借佛化险            

    这些天,各地的游击队拿到了通行证,陆续向广安集中,分散驻在广安城四周的乡场
上。雷忠厚派他的弟弟雷忠信带了一部分人,驻扎在恒兴场一带;李荣华派他的手下钱公
武,带了一些人,驻扎在代市场;渠县的唐虚谷也来了,驻在转洞桥;陈伯斋把他的一个营
从代市场开过来,编入了我这个支队。另外,郑起和有一两千支枪,也是一支很有势力的队
伍,只是党员太少,我们就派夏林去联络,给他们灌输革命思想,必要的时候策动起义。后
来郑起和果真起义了,这说明夏林的工作是有成果的。

    到处都有我们的人,天天都有人来总队部联系工作,每顿煮稀饭都要煮一斗米。要和红
军会师了,大家都成天说说唱唱的,兴致高得很。

    一天,玉璧和老刘政委来了,后面跟着一个穿长衫子的人。我一看,原来是杨云禄,许
久不见,不晓得他又从哪里钻了出来。杨云禄要在我的营部里协助整军工作,我一听,心头
就起了个大疙瘩。果然没几天,在门口负责警卫的李仲生就不断给我反映,说这个人不守制
度,天天都要出营门,不晓得在什么地方逛。

    我说他是上面派来的人,总是干工作嘛,管他到哪里逛。又过了一天,李仲生又跟我
说:“大姐,不对啊,这两天我看见苏连清和杨云禄,成天叽叽咕咕的。”

    又过了一天,邻水的队伍开来了,杨云禄突然跑来问我:“你们的部队,总共有多少
人?”

    我很诧异,心想你是来做政治工作的,这么多天了,怎么还不晓得有多少人?于是就说
我只管我这一摊,具体数字,你去问老刘政委。

    他说:“邻水那边的人不够。”

    邻水的同志今天才来汇报情况,都没谈到这个问题,他凭什么说邻水的人不够?

    他见我没开腔,又说:“邻水那边很重要,那边作根据地,比这边好。”

    这哪里像什么组织上派来的人?尽开黄腔!邻水那边,哪有这边富足,哪有这边的群众
基础好。我们在这一片苦心经营了整整十年,如今扯起了这么大的阵仗,多不容易。再说我
们把队伍集聚在这里,是要借路和红四方面军会师,连邻水的人都开了过来,还说邻水比这
边重要?

    他像发命令似地说:“你们这部分人,要立刻开到邻水去。”

    我问他开到邻水去做什么,去攻城吗?他盛气凌人地说:“你别管,我指挥。”

    我盯着他,真想吐他一脸口水。

    他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指着我说:“你们这支队伍困难多啊,你知道吗?都是各县
调来的,团不拢!不调出去要出问题的!”

    出问题?出什么问题?是姚生荣的队伍出了问题?是叶济的态度有了变化?金积成和唐
俊清天天都在下面转,怎么就没听他们说?我立刻把他两个找来,把杨云禄的话说了一遍。
金积成说:“撞到他妈的鬼了,大家的情绪都很高,哪里来的谣言!”

    这事过了没两天,又出了一件事。我们的队员刘子雄到叶济那里办事吃饭时,和叶济的
一个叫陈厚儿的兵,因为几句话打了起来,陈厚儿一枪打掉了刘子雄半边耳朵,刘子雄捂着
耳朵在广安城里撵了两条街。我立即叫人把刘子雄找了回来,又派唐俊清去给叶济解释。刘
子雄很委屈,说:“那家伙侮辱我,说看我们饿得造孽,赏块肉给我吃,居然还开枪打我!
我宁输脑袋不输耳朵,非打下他的耳朵不可!”我说:“我们堂堂正正不受人家的欺侮,这
当然是对的。只是怎么能打架,在城里撵了两条街,人家会怎么看我们?现在老百姓就是说
我们纪律好,和军阀的兵不同,你咋能破坏这个印象……”正说着,郑涛带着陈厚儿过来
了,说是叶旅长叫来道歉的。

    我说道什么歉,我们的人也有不对,现在都是一家人了,有什么话说得清楚的,打架多
伤和气。

    陈厚儿嬉皮笑脸的,上来拍拍刘子雄的肩膀,说:“就是嘛,你哥子我兄弟,都是出来
混口饭吃,你为你的老板,我为我的老板,大家都穿一色衣服,当丘八。”

    刘子雄一听又毛了:“谁跟你是一色人物?你才是丘八,老子当的是自卫军!你是为军
阀,我是为老百姓,不要扯在一起!”

    陈厚儿说:“你为老百姓?那你们投靠我们杨军长做什么?你这衣服,这枪,这吃的用
的,哪一样不是我们发的?等两天,你们就要跟我们一样,开上前线去填红军的炮眼儿,一
样当炮灰……”

    刘子雄眼睛一瞪,当胸就掀了陈厚儿一掌:“你说什么?

    老子今天要打就打烂,非割下你那耳朵不可!”我们赶紧把刘子雄招呼住,一回头却看
见杨云禄来了,在一旁阴阳怪气地说:“看嘛,我说要出事就是要出事嘛!人家是主人,我
们现在是人家招募的队伍,你刘子雄是什么人?你要跟他撞,简直是拿鸡蛋碰石头。”

    他这话一说,陈厚儿气焰更盛。刘子雄眼睛瞪得鸡蛋大,呼呼地出着大气,看样子马上
就要发作。我赶紧盯了刘子雄一眼,唐俊清一把把他拉走了。郑涛也斥责陈厚儿,一边向我
道歉,把这家伙带走了。我心里冒火,转身就走。唐俊清赶上来说:“这杨云禄搞啥名堂?
组织上派他来干啥的?不但不主持正义,反在一边看笑话,还要来火上加油,这简直是胡
闹!还把我们比成什么鸡蛋,把军阀比成什么石头,放他妈的屁!大姐,我看这家伙,要坏
事,我们恐怕要向组织上汇报。”

    第二天,我正要派人回长生寨去请几位领导过来,江万顺就来了,说要带着队伍回武
胜。

    我觉得奇怪,说:“老江,你好好的,为啥又想要回武胜?”他很不高兴地说:“为啥
子?我们干革命,就是要打土豪,打地主,打军阀,可是队伍开出来这么久了,我们一次也
没打仗,成天在敌人鼻子底下磨皮擦痒的,憋得慌。”说完转身就走。

    江万顺的女人江胡氏自从跟我从监里出来之后,就一直跟着她男人,这回也跟着来了。
我把江胡氏喊来,问她:“老江这几天发什么疯,怎么又要带队伍回武胜?”她说:“大姐
呀,哪里是他要回去,他是为难。这几天杨云禄和苏连清他们过来,老跟他叽叽咕咕,要老
江跟他们到邻水。老江说到邻水不如回武胜,冲着气就来找你了。”我说:“这老江也真是
糊涂,这种事情怎么能冲气?队伍调动要等上面的命令才行,哪能随便乱动,否则要犯错误
的。”

    江胡氏连忙说:“大姐你放心,我会挡他的。”

    我把这个情况告诉了陈亮佐,亮佐说几个领导都不在这里,出了这么多事情,要赶快去
汇报才行。我说你要在这里负责接待,就我去吧。

    我连夜赶回长生寨,把发生的一系列事件都汇报了。刁大哥听说自己的部下要回武胜,
很冒火:“这个江万顺,还了得,无组织无纪律!当初生怕不要他来,现在又要做过场。这
杨云禄到底是干什么的,怎么到处戳烂事啊?上次在三块石我们要打叛徒,他来阻拦,这次
正在关键时刻,他又来泼冷水。我要把江万顺弄回来对质,看他到底放了什么烂药。”老刘
政委问:“江万顺过去表现怎么样?”

    刁仁义说:“表现一直不错嘛,是个贫农,打仗很勇敢,还在争取入党,他女人在余家
场事变中和大姐一起被捕,坐了一年的牢,都没有影响情绪。”

    老刘政委说:“那就这样吧。江万顺,马上调回长生寨。杨云禄的情况,王老师你写个
报告给组织上反映一下,要快,今晚上就写。”

    王道纯点头答应了。玉璧对我说:“你回去对他说,叫他放规矩点,不要乱跑,出了事
情我们不负责。还要注意监视他的行动。”

    我笑笑说:“这事怕做不到。他现在架子大得很,要不是我忍性好,夏林、金积成早把
他撵了。”

    果然,江万顺调回长生寨后,杨云禄就不住这边了,只是托人带了个信过来,说住苏连
清那边,了解情况方便些。我想,苏连清现在是姚生荣二营的人,住在城边负责广安城内的
治安,我管不了,就把陈亮佐叫来,把老刘政委和玉璧的话给他交代了。他在姚生荣那里当
支部书记。

    第二天,陈伯斋来跟我说,他要请两天假,把留在代市场的一些后勤人员带过来,免得
兄弟部队的人去了,磕磕碰碰的起摩擦。我叫他带两个人一道,路上要小心。谁知他刚出去
了一会儿,就转来了,神情紧张地对我说:“大姐,出事了。”

    我问出了什么事。他说:“我刚走到河边上,就看见几个人在打架,把一个女人往河里
拖。下去一问,才知是钱公武手下一个叫李芬的兄弟伙,女人被人拐走了,‘拐子’就是杨
森手下一个局长何鲜的亲兄弟。这边李芬不肯罢休,钱公武就派人去办交涉,那边何鲜的兄
弟不肯交人,两边就在河边打起来,钱公武的人要把那对男女掀下河去。我怕影响不好,就
把人带回来了。这在我们的治安范围内,出了事情,我们要负责任的。”

    他停了停,又说:“钱公武是李荣华李大哥的部下,这事要是处理不好,也对李大哥不
好。”

    陈亮佐说:“这事还是请钱公武来,我们商量一下再说。”

    等了一阵,钱公武来了,李芬的女人也被带了进来,后面跟了许多看热闹的人。我把看
热闹的人轰出去,关上门,这才发现,李芬的女人妖娆得很。

    钱公武见了我,一抱拳说:“大嫂,给您添麻烦了。这个女人,坏得很,看不起我们,
想去当官太太。何鲜的兄弟仗势欺人,两个都不是好东西,要不是你挡住,我的人早把他们
掀下河了。”

    我走到那女人面前,说:“你到底愿意跟哪个?”她撇着嘴,说:“李芬又穷又歪,经
常不落屋,还通共,我就是不跟他。”

    我瞪了她一眼,心想这种眼浅皮薄的东西,留下来一定是祸害,陈伯斋真不该管这个闲
事,于是就对钱公武说:“钱大哥,对不起,因为这五十里之内,属我们的治安范围,所以
把她挡回来了,现在人交给你,随你去处置。”

    第二天,陈亮佐来告诉我,钱公武把何鲜的兄弟捶了一顿,又叫他出了一百二十块钱,
一对银戒指,写了张保状,把那女人领走了。

    我一听就说糟了,这事恐怕要扯大。

    果然,当天下午,何鲜的兄弟就去广安县衙门告状,说土匪把他女人抢了,敲了一百二
十块钱和一对银戒才放出来,还告我们把土匪窝起来。县府就派了四个法警,指名来要钱公
武和陈伯斋。

    我说我们这里没有这两个人。

    杨云禄说:“怎么没有?这关系到我们部队的荣誉,有没有都该让人家清嘛。”

    我气极了,在桌子上大拍一巴掌:“你说什么?让人家清?清谁?谁是土匪?没有我的
命令,看谁敢进我的营门!”

    李仲生把腰间的两支枪一下子扯出来,守卫的队员们哗地散开,在营门口站成一排,全
都把枪举起来。杨云禄怔了怔,灰溜溜转身走了。那四个法警不敢造次,也走了。

    我松了口气,转身叫金积成赶快把陈伯斋找来,连夜送走。金积成找了一转,没找到,
我正在着急,陈亮佐气喘喘跑来说:“大姐糟了,苏连清找了几个人,悄悄把陈伯斋绑了,
听说已送过河,要送县衙门。”

    金积成一跌脚,说:“唉呀,送进城就麻烦了,大姐,赶快想办法。”

    我说:“老金,快追,不准他们过河边的卡子。”说罢就带了夏林和十几个人追去。谁
知追到河边,才知道人已经过河了。金积成毛了,朝守卡子的队员大吼:“你他妈的饭桶!

    你不晓得那苏连清是坏人?咋让他把陈伯斋押过河?”那队员嚅嚅地说:“我们也看着
不对头,可是一看杨……杨云禄也跟着,说他是领导,出了事他负责。他们又那么多
人……”

    夏林一下子跌坐在河边的石头上,摇着头说:“完了完了,陈伯斋完了!都怪大哥当时
手软,在三块石没一起毙了苏连清这个混帐!”我说:“莫说泄气话,赶快设法救人。亮
佐,叶济在没在城里?”

    亮佐想了想,说:“不在,好像连杨汉印都不在,只有他女人和老太太在家。何鲜的兄
弟和衙门都勾结好了,陈伯斋这一去凶多吉少,说不定还要坏我们全局的大事。”

    我一听杨汉印的老岳母在家,突然想起李希白给我说过这老太太爱管事,就说:“这样
吧,都过河去。亮佐你去叫姚生荣来,你们几个去挡住不准他们动手;夏林、老金跟我去找
余老太太。唐俊清,你赶快到长生寨,把几位领导请来。”

    我带着三个人,直奔杨汉印的公馆。杨汉印的女人和余老太太正在床上吃鸦片,见我急
冲冲的进来,忙起身迎住,问:“陈营长,你出了什么事吗?”

    我坐下来,把事情的大致经过说了一遍,然后说:“老太太,陈伯斋是我的参谋,我在
这里用脑袋担保,他不会去抢人。老太太你是吃斋信佛的人,常言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
屠。如今杨旅长不在广安,我又是客位,奈何这县衙不得,不晓得他们会干出什么名堂,只
有来求您了……”老太太从烟床上坐起来,说:“杨旅长不在,就无法无天了吗?这些畜
生!难怪我昨晚上做了个梦,梦到糊墙壁,上面糊得光光生生的,就是下面糊不住,原来是
他们在下面给我捣乱。”

    我说:“老太太,事情很紧急,麻烦您老人家这就走一趟,去晚了说不定我的人就没命
了。他们会夹着仇气黑打了的。”说完和余太太就扶着老太太往外走。刚转过一条街,就听
见前面乱哄哄的,过去一看,正是跟我进城门的几个队员拦住了苏连清和杨云禄,后面是押
着陈伯斋的那四个法警。杨云禄一见我,就直往后面躲。苏连清躲不住了,索性一昂头,不
理我。

    老太太问:“陈营长的参谋在哪里?”

    五花大绑的陈伯斋一下子站了出来。

    老太太一指那四个法警:“把人给我放了。”

    那四个人看看苏连清,不敢动手。苏连清不认识老太太,昂着头说:“人是我绑的,衙
门里的传票来传的,人家有公文,哪能说放就放?”

    老太太走到苏连清面前,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说:“你是什么人?”

    苏连清还是昂着头,说:“姚营长的人,专门负责这广安城内治安的。”

    老太太又说:“你们那个姚营长,归不归杨旅长管呢?”

    苏连清一听这话,噎住了,这才放下眼皮,好生看着眼前这位傲气十足的老太婆。余老
太太盯住苏连清,慢慢地说:“你晓不晓得,杨旅长又属哪个管?”

    苏连清打了个愣:“杨……杨军长。”

    老太太又说:“还有哪个?”

    苏连清不敢说了,后退一步,只摇头。余老太太逼住他说:“你咋连这点都不晓得?还
有我嘛。杨旅长不在,他的一切事情都归我担代,你把人,给我放了。”

    苏连清还想说什么,只听得一阵跑步声,姚生荣来了,后面紧跟着陈亮佐。姚生荣推开
众人,看见陈伯斋被五花大绑绑在那里,伸手一个耳光,把苏连清打得倒退了好几步:“你
这个东西,尽瞒着我干这些事!来人,把老陈的绳子解下来,将就把他给我绑了!”说着转
过身来,对老太太一抱拳说:“对不起,余老太太,都怪我平时管教不严,惊动了您老人
家,还望您在旅长面前,替我美言。”

    余老太太一笑说:“哪里哪里,都是何鲜这个蠢东西,纵容他那二流子兄弟。等到旅长
回来,会好好教训他的。”

    我们把老太太送回府上。我心里实在感激这位浑身鸦片烟味的老太婆,说了不少感谢的
话。老太太接过女儿递来的茶,喝了一口放下说:“陈营长,我看出来了,他们准是欺侮你
是女人家,才敢这么放肆。我们女人不帮着女人说话咋行?今天这事,莫说是你占到有理,
就是没得理,我也要帮你扳过来。”

    我说:“依得老太太的威风,真好比佘太君再世,也只有您才镇得住今天这个堂子。”
老太婆更得意了:“你这话说得没志气!我看你镇不住,就是煞气不够!拿出我们女人的威
风来嘛,这世界上的哪个男人不是女人管住的?是不是余儿?”余儿掩住嘴,只是吃吃地
笑。

    走出杨府来,夏林不服气地直哼哼:“什么女人管男人,分明是被我们大姐捏在手里耍
弄了,还得意,这个鬼老太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