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苏之行            

    重庆的天气,已经暖和了。我一回到李子坝,曾三姐和韩嫂就是一阵埋怨:“看你都瘦
成啥样子了?还要命不要啊?丢下乖乖的两个儿女不当回事,哪有像你这样当妈的?宁儿、
彬儿,这回莫让你妈跑了,看着她点!”

    彬儿到底是男孩子,一玩起来,就忘了给他的任务;宁儿却当成了一回事,真的成天像
个尾巴一样跟着我,寸步也不离。我没办法,只好趁三姐她们不注意,带着宁君出去,去找
服装店的工人们。大家一听说我回来,邀邀约约地都来了,乱哄哄地说:“陈先生啊,你这
一走,可把我们苦了!重庆现在失业这么严重,有的大服装社都垮了,我们到处都找不到活
路,这日子咋过嘛?”

    我问:“林先生呢?我可是托过他的啊。”

    陈树安一愣:“陈先生你还不知道啊?你刚走了没几天,重庆的卫戍司令部就来抓人,
说你是……还把我们的铺子封了,林先生差点也被抓了去。后来我们听说,他去了万县,李
司令和雷旅长也不在重庆,我们的铺子就这么垮了。”

    我听他提到李大哥,心里一阵难过,连忙转了话题说:“我当然是想把服装店再开起
来,可是我现在是扯红了的人了,不能再出面,你们大家想想办法,说该咋办?”大家七嘴
八舌地说:“这有啥子问题,你明地不出来,暗地给我们当老板不是一样的吗?”一个女工
说:“现在满街都是服装店,我们不做服装了,做另外的好不好?比如化妆品、雪花膏之类
的,成本低,工艺简单,又赚钱。”另一个接口说:“还可以染色嘛,现在重庆敢接这种活
路的店家不多,我们这里染过,有信誉的……”

    陈树安等她们闹过了,才慢吞吞地说:“看你们这群鸦雀子,闹够了没有啊?就晓得摩
登红、雪花膏,我们这些老裁缝不做衣服,还吃不吃饭嘛?”

    大家都笑了起来,最后决定由我起草个简章,名字还是中亚实业社,老牌子,在重庆有
信誉,只是不打我的名字就是了,业务呢,仍然有服装缝纫,兼营染色做化妆品什么的,生
意由我来总管,能用的关系都用起来,大家也想办法出去找活。这样没几天,我们的中亚社
又撑起来了,只是现在我不能把全部精力都投入进去,隔几天去一下,剩下的时间都要用来
处理山上的善后工作。

    不几天,陈亮佐下来了。他说从山上和我们分手之后,一路都是敌人的卡子,他在邻水
没有找到人,就赶紧到了大竹后山去看我们的伤员,帮着安排好了就去了刁大哥那里。亮佐
很感慨地说:“我们走了这一趟,把同志们的情绪都基本安定下来了,大姐你的功劳不小
啊。”

    我叹了口气:“我们牺牲的人太多了。我算了一下,自从你大哥牺牲,刘湘迎蒋介石进
川以来,华蓥山区就成了他们的‘剿匪重点区’,我们的党员和主要干部牺牲了近四百人,
枪支损失了大约两千多支,那么大的声势,那么多的队伍,基本上都打散了。十年了,一切
要重振旗鼓,不容易了啊。”亮佐说:“大姐,这是大形势,红军走了,党中央和所有的关
系一下子都找不到了,所有的根据地都被敌人杀得血淋淋的,受损失的不仅仅是我们啊。我
们群龙无首,只得自己摸着干,能够这样去清理人枪和安顿人心,已经尽力了。现在要紧的
是看下一步怎么办?”

    我说:“我已经给吴绍先去信了,约他来,我们好好商量一下。”

    我又说起唐俊清的事,问亮佐知不知道他的消息,亮佐摇摇头。我实在放心不下,说:
“这么久没音信,怕是又遇到什么麻烦,你干脆去一趟,看看吧?”

    亮佐点点头,说行。

    不久,谭老五又下来了,说:“刁大哥把渠河的水道都疏通了,我们山上和大竹那边的
伤员同志缺吃少药的,能不能再搞两条船,在渠河上跑运输?”

    我想了好久,才说:“船的费用太大,实业社才开张,不可能拿出许多钱来。干脆这样
吧,华蓥山上多的是竹子和树子,你们能不能砍些下来,扎成筏子放漂下重庆?”

    谭老五说:“当然可以,只是过滩的时候很危险。”我说:“这事你去找找刁大哥,看
他能不能找两个可靠的滩师,要好脚手,工钱不少他的就是了。”

    谭老五又走了,唐俊清还是没有消息。我找人带信去找玉珍来一趟,回信说她回家清理
财产去了。

    七月十几上,吴绍先才来了。我把清理队伍的情况给他谈了,问他找组织关系的事有没
有着落。

    绍先摇摇头说:“据我们了解,现在整个四川的党组织都破坏了,连原来川西特委军委
委员车耀先①同志的关系都没接上,都是自己根据党的大方针在行动。我们几方面的领导人
都碰了头,有些事情现在来和你商量。”

    我点点头:“你说。”

    吴绍先擦了根火柴,点燃了烟,又接着说:“现在形势起了变化。日本人步步进逼,从
东北打到了华北。我们的党中央已经发出《停战议和一致抗日》的通电,在这种民族存亡的
紧急关头,蒋介石也有抗日的可能,所以我们党已经把反蒋抗日的方针,改成了逼蒋抗日,
看来我们现在不能和他们打了。再说他们在统治区的兵力这么强大,我们遭了这么惨重的损
失,也没有力量和他们硬拼。”

    我咬了咬嘴唇,没说话,只抽烟。

    吴绍先看看我的脸色,停了一下才继续说:“老大姐,这并不是说我们就认输了。只是
因为形势的需要,我们必须隐蔽起来。我们就这么一点人了,抛撒不得啊,现在分散开去,
好好保存下来,将来一有什么事情,才有人的。那时候,我们照样要在战场上和他们相
见。”

    我点点头说:“你放心,你大姐这么多年的老党员了,懂。”吴绍先笑了:“晓得你
懂,还给你说个事情,你听了要沉住气哟。”

    “又出什么事了?”

    吴绍先摇摇头:“廖大哥在的时候,是不是跟你说过到苏联去学习的事?”

    “是说过啊,只是后来……”

    “后来廖大哥出事了,这件事就放下了是不是?现在形势平静下来,我们一清理,和这
件事有关的人都还在,你就动身吧。同志们都说在这些年的武装斗争中,你已经显示了自己
很高的军事才能,希望你到苏联去好好学习军事本领,回来我们还有得仗打的。这月二十四
号,你到千厮门新新茶社,有人和你联系。”

    “谁?”

    “车耀先同志。”

    这辈子还能去苏联,这真是我做梦也没想到的!那天晚上,我翻来覆去地睡不着,眼前
总是晃动着玉璧的身影。当初我们约好,我先去学个一年半载的就回来,他再去;还说好临
走时要见上一面的,要么是我上华蓥去,要么是他下山到重庆来,没想到那次分离,竟成了
永诀……记得那个夜晚,月色很好,我们相偎在床上一直谈到天亮,谈到牺牲的同志们,谈
到眼前的斗争形势,也谈到了孩子们。我说我走了,孩子怎么办,送回家去吗?玉璧说这些
年来敌人斩草除根,孩子们躲都躲不了,还送回去做什么?还说他天长地久地不和孩子们见
面,现在孩子见到他都不亲热,将来恐怕会认不得他这个爸爸了。

    现在,我要继续他的事业,真的要去苏联了。两个没有爸爸的孩子,眼看又要离开我这
个本来就不称职的妈妈……还有山上那么多的同志们,吴绍先虽然说他们会安排,可是……
唐俊清为什么还没有消息?是出事了还是隐蔽起来了?去苏联,那么远的路……第二天,我
一大早起来,正要去和徐清浦商量,急冲冲走进一个人来。

    我一看,是玉珍,连忙一把将她拉进里屋:“玉珍啊,可把你等来了,快说,你唐大哥
怎么样了?”

    玉珍呆呆地说:“死了。”

    “死了?!怎么死的?德敏呢?她怎么样了?”“也死了。”

    “玉珍,你别问一句说一句,你给我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我们走了之后,李文清他们到处说这件案子是你在教唆德敏闹,硬说唐大哥是从华蓥
山下来的共产党,是廖玉璧的贴身跟班,那法官就软了。德敏拿着我留给她的那笔钱,到处
磕头作揖说好话,又在衙门口摆地状,加上我们走了,敌人抓不住证据,地方上的士绅们又
都出来议论纷纷的,最后才把唐大哥放了出来。李文清和陈素英做了亏心事,害怕,就去算
命。城里那个叫刘神仙的瞎子故意气他,说他们总有一天要死在仇人手里头。于是他们就一
不做二不休,拿钱买通了那连长,在唐大哥和德敏回合川的路上拦住了他们,把他们打死
在、打死在一口堰塘边……”

    我紧紧地捏着拳头,半天说不出话来。

    玉珍抬起头来,看着我怯生生地说:“大姐,荣群和亮佐他们还要我给你说个事,他们
一气之下,拿枪把那两个不要脸的东西打死了,说是没有征得你们那个组织的同意,要惩要
罚他们都愿意。”

    我挥着拳头大声喊:“谁要罚他们了?打得好!要罚就罚我,要不是我当初拦着他们,
早就把这两个祸害打了,还能让他们来害人?都是我姑息养奸,是我害了他们俩口子,是我
害了他们啊……”

    玉珍看我直打自己的头,吓坏了,连忙一下子跪到了地上,拉着我的手泪水花花地说:
“三孃啊,你别这样,这不能怪你啊。广安城里那么多的人捉你,你都没跑,你卖了三姑爷
留给你的枪去救唐大哥,你还冒了那么大的风险到牢里去看他,你是在用自己的命去换唐大
哥的命啊!唐大哥是好人,德敏也是好人,还有三姑爷和仁勇大哥他们都是好人,可是如今
天下大劫,恶人当道,好人也是在劫难逃啊!”玉珍越哭越是伤心,伸出双手,仰天大嚎起
来:“老天爷啊,你不公道啊,你连这样的好人都不放过?唐大哥和德敏,连个孩子都没
有,你就忍心让唐家一门绝了后啊……”我喊了声玉珍,一下子抱住她,也哭了起来。

    窗外的月亮,悄悄地躲进了云层中。

    转眼之间,七月二十四号到了。我按照吴绍先的嘱咐,早早到了千厮门新新茶社,等人
来和我接头。我选定一个靠河边的位置坐了下来,按约定的暗号,穿着一件白色上衣,一条
青裙子,还放了一把白绸的折扇在面前的桌子上。吴绍先告诉我,会面时间是中午十二点,
如果过了时间还没有人来,就不能再等了,两天之后再在原地方见面。

    我看看表,才十点,心里觉得好笑,这么早来坐在这里,这两个钟头怎么过啊?我买了
一包瓜子慢慢地嗑,快嗑完了还没有人来;又买了一张报纸来看,看着看着突然想到约定的
暗号没有看报纸这一条,要是错过了怎么办……就这样心惶惶的,一直等到了十二点,正在
四处张望,一个人走了进来。

    这人四十来岁的年纪,个子不高,脚有点跛,外穿一件蓝色的长衫子,里面是白色的上
衣和裤子。他一只手拿了根深色的拐杖,另一只手拿了一只没装上烟丝的烟斗,正和我要对
的暗号相符。

    我站起身来,正要喊“舅舅”,他却先跟我打招呼:“玉屏,你来得早啊。”

    这就是大家非常敬重的车耀先同志。

    我四面看看,茶客们大都回家吃饭去了,茶馆里很清静。我们面向河边轻轻地交谈着,
一直谈了两个多钟头。说起玉璧,车耀先同志也很难过,长叹一声说:“要不是老廖牺牲,
你们现在早就到陕北了。”接着又对我说:“玉屏,你的情况我都知道,你是经过多年实际
锻炼的老同志了,你在最困难的时候经受住了考验,所以我们才让你去继续完成这个任
务。”

    我听了这话,鼻子一酸,眼泪一串串地往下掉。车耀先沉默了一阵,等我冷静下来才转
了话头说:“现在去苏联,从陕北这边走很困难,你只能和一位叫老汪的同志一起,从万县
到宜昌换船去上海,然后从海上经朝鲜再到苏联的西伯利亚。你可以带个小铺盖卷,再带一
口皮箱,沿途要尽量少露面,一切都由老汪负责,连船票都不要你管。如果发生了什么情
况,马上派人回来联系。”他说着,就从衣包里拿出五十元钱说:“你去做几件衣服,打扮
得漂亮些,最近路上很紧,装成阔太太好掩护。记住,二十八日,老汪会来找你。”

    我接过了钱,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车耀先又说:“玉屏啊,现在能有这样的机会,不容易哟,我们以后的路还长得很呢,
以后不管是跟谁打,都非常需要军事人才,希望你能在短期内学有所成,胜利归来。”

    我看着他,说:“我一定不辜负组织上的希望。”他笑了笑:“这几天你要好好准备一
下哟,两个孩子怎么安排?”

    我迟疑了一下说:“舅舅你放心,我会安排好的。”

    他点点头说:“你放心地走,我们组织上晓得照顾他们的。”说完就出门坐上一辆黄包
车走了。我看着他的背影,不由得又想起了我自己那个厚道而又细致的亲舅舅,只觉得眼睛
有些发潮。

    这么多年以来,我一直记着这一幕。

    我出了茶馆,就去了都邮街,买衣料。说实话,我这人年轻的时候,就喜欢穿,尤其喜
欢穿那些质地好的面料。这一去,不知道要去多久,单的夹的都得准备一些。我选了半天,
最后选定了一截枣红的印度绸,一截豆沙色的华尔纱,另外买了一截绿色的细毛呢料,准备
做一件夹短大衣,其它的只有等到了上海再说。眼下正是大热天,衣服做多了,别人要起疑
心。

    选好了衣料,我就去了服装社,只说是有个朋友,在上海有一批化妆品原料,愿意和我
们一起做,很赚钱的,得赶快去进货,赶在秋天旺季做出来才行;另外顺便也可以看看有没
有什么好的服装面料,现在重庆市面上的秋冬面料缺得很呢。

    大家听说我要去上海,都高兴得很。陈树安赶着给我量尺寸,一边说:“陈先生,我还
没有正正经经地给你做过衣服呢,你这么好的身材,真该好好做几套穿穿。”女工们在一边
叽叽喳喳,都说:“大姐,你是最有办法的人,我们可是等着你回来大赚一笔啊。”

    我听了,在心里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回到李子坝,宁君已经在门口张望,亚彬见我回来,老远就张开翅膀飞过来,扑在我怀
里喊妈妈,嘟着小嘴说韩嫂不给他买洋画儿。我拉着他那脏脏的小手,轻轻地拍打着说:
“看你成天在地上拍洋画儿,脏得像个小叫化儿,还不快去洗……”一边却从包里摸出钱
来。亚彬见了,一把抢了过去,欢呼着跑去买洋画儿了。我一抬头,看见曾三姐倚在门口看
着我笑,说:“这么多年了,就这几个月才像个正正经经当妈的。”

    这一夜,我张了几次口,话都没说出来。脑子里老是曾三姐的那句话:就这几个月才像
个正正经经当妈的。

    第二天一晃就过去了,我还是没开腔,曾三姐看我闷闷的,问了几次是不是有什么事,
我都岔开了。睡到半夜,一算明天就是二十六号了,万一老汪提前来了,这一去天长地久
的,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不给三姐说清楚怎么行。正想着,有人把灯拉开了,我一下子
爬起来,曾三姐已经站在了我的床前。

    “玉屏,你有心事没给我说。”

    我一把拉她在床边坐下,长叹了一口气说:“是有事,我要到上海去一趟,去进点
货。”

    她说:“不对,进货哪里犯得着这样,你是要出远门。又要去干他们男人的那些事
情。”

    我不说话了,半天,点点头。

    我们相对无言,好久她才说:“玉屏,我是个无能无志的妇道人家,我不懂你们的那些
事,可是我知道你和玉璧都是了不起的好人。现在玉璧不在了,可是他的那些事还在你心里
牵肠挂肚的,既然这样,我就不拦你了,你把两个娃娃都交给我,就放心地去吧。好人总是
应该有好报的,老天爷睁着眼,清清楚楚的。”

    我一把拉住她的手,喊了一声“三姐”……二十八号晚上,老汪来了,说是票已经买
好,今晚十二点上船。先到万县,然后换船去宜昌,跟我同行的还有一位和我很熟的刘老太
太,要去宜昌看女儿,在一起有个照应。

    晚上十点,两个孩子睡得甜甜的,我不敢惊动他们,轻轻地亲了一下他们的小脸蛋,就
和老汪一起出门了。走了好远,忍不住回过头去,还看见曾三姐呆呆地站在门口,一动也不
动。

    老汪是船上的工人,把我们安排好,就下机房去了。这是间三等舱,上上下下一共十六
个人,除了四个女客之外,其余的全是男客。七月重庆的天气,热得不得了,船老板为了多
卖钱,连过道都坐满了人,地下到处都是痰、油泥、瓜子皮,男人都只穿一条短裤,满舱里
又脏又臭。刘老太太年纪大了,好睡,我却闷得不行,干脆到外面船头上去乘凉。江上的风
大,吹着我的头发,我想起了十三年前的那个夜晚,玉璧抛下新婚燕尔的我独自去了成都。
我和玉洁还有远光大哥他们,也是乘这样的船去南京读书。那时候,我们都还是满脑子的幻
想,什么读书救国啊,体育救国啊,一副“看当今世界,舍我其谁”的傻模样。如今真的成
了一个职业革命者了,真的为了我们多灾多难的祖国拿起了枪,才晓得“救国”这两个字的
分量有多重。她是要儿女们用鲜血去祭奠的啊。

    下午三点多钟,船到了万县,我们要在这里换船,再买票到宜昌。

    老汪常来常往的,对这里很熟悉,带着我们从杨家街口上岸,边走边说:“南津街有一
家叫“茂生祥”的旅馆,老板姓熊,是自己人,我们的人常常住他那里,没出过事情。”

    说话间,旅馆就到了,我举头一看,怎么招牌上写的“茂林”两个字。老汪一看,也愣
了。正在这时候,却听见有人喊:“玉屏呀,陈玉屏——你在哪里……”我急忙回头一看,
原来是刘老太太东看西看地迷了路,一路喊着在找我。

    陈玉屏这名字在川北一带扯得太红,我早就不用了,可是老太太记着,改不过口来,真
拿她没办法。

    老汪回过头来对我说:“来都来了,先就在这里住下来再说吧,反正只住一晚上。我得
先去看看明天的船票,迟了就买不到了。”于是我们就走了进去。帐房里一个老先生,看见
有客人进来,连忙招呼伙计把我们送到一个干干净净的房间里,又是送茶又是送水的,接着
就拿来了一个登记簿子说:“先生娘,你登个姓名。”

    我接过来,写上了陈联诗三个字,然后写上由重庆来,到宜昌去教书。那老先生接过
来,恭恭敬敬退了出去。

    我关上门,正准备洗脚,却听见有人在敲门,一边喊着陈联诗、陈联诗。我一愣,没开
腔,却又听见那人在喊“诗姐”。我连忙趿上鞋,跳过去把门打开,一看果然是林竹栖。他
又惊又喜地一把抓住我说:“哎呀,诗姐,我好想你啊,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会面,真是难
得难得!”

    这人真是,大庭广众之中,口口声声想你想你的,也不怕人笑话!我连忙让他进屋来,
说:“你怎么到万县来了?”他说:“诗姐,说来都不好意思……”

    我说:“快别说了,我都知道了,你差点替我进了卫戍司令部,真是连累你了。你在这
里干什么呀?”

    他看看门外,悄悄说:“原来这里开旅馆的熊老板被捕了,可是这里我们来往的人太
多,没个地方不行,于是我就顶了下来,改成了‘茂林’字号,当上了老板。”

    我听了这话,心里一热。我知道林竹栖还不是党员,可是这些年来他舍生忘死地为我们
做了不少事情,真是难得啊。

    林竹栖要招待我吃饭,去买菜了。老汪过来,提了一个大包说:“这是刘老太太的东
西,放在这里你看着,她要跟我去看船票。”

    我说:“这老太太也真是的,哪里是去看船票,又想去挤热闹吧?”

    老汪无可奈何地笑了笑,走了。

    老汪刚出去不到十分钟,突然闯进来四个宪兵,指着我问:“你是岳池人吗?”

    我说:“不是,我是重庆人。”

    其中一个酸溜溜地一笑:“别哄我们了!陈玉屏,我们走一趟吧。”说着就把我和刘老
太太的东西全部收在一起,推推搡搡往外走。

    刚到大门口,就碰到老汪急冲冲地进来,一眼看见我,目瞪口呆的。我连忙给他使了个
眼色,他悄悄一缩头,往侧边的小门溜走了。

    我被带到宪兵营的稽查室,几个家伙就出去了。一会儿,我听见隔墙有人在问:“人拉
到没有?”

    “拉到了,可是她说她叫陈联诗。”

    “陈联诗?不对吧?报的是陈玉屏啊。”

    “她这种人,本事大得很,没听说过吗?双枪陈三姐呢,在川北一带,只要有她的一张
片子,就会畅通无阻,换个名字有什么稀奇?”

    “不对,陈联诗我认识。”

    我心里一沉。认识我的人太多了,这人是谁呢?

    第二天,我被叫到隔墙审讯室,抬眼一看,上面坐的人眼熟,只是一时想不起来。他一
见我,嘿嘿一笑说:“果然是你,还记得我吗?”

    我说眼熟,一时想不起来了。

    旁边一个宪兵说:“这是我们陈营长。”

    那人笑笑说:“我叫陈有先,那年你在梁山教书,我的儿子是你的学生,你的国文教得
很好,他现在还记着你呢。”

    他这么一说,我果然记起来了。我在梁山教书时,是认识这么一个人,他那孩子成绩不
错,时常受到我的表扬。陈有先说:“我晓得你在梁山教书的情况,他们这些人道听途说
的,可能是弄错了。你自己写个口供,我帮你转上去,转到万县县政府,到时候取个保就可
以出去了。”我说:“既然是弄错了,为什么不放我出去?还要取保做什么?”

    他笑笑:“本来就该没事了,可是一搜你的行李,怎么从一双老太婆穿的尖尖鞋里搜出
一小团鸦片烟丸子来。这就不是我们管的事了。反正我这里帮你说说话,其它的事情你自己
去说清楚。”

    看来都是刘老太太闯的祸,她在街上乱喊一气,又在鞋里藏鸦片烟丸子。她吃那东西,
而且上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