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利地震            
              (德国)  克莱斯特

  1647年,在智利王国的首都圣地亚歌发生了一次强烈地震。这次地震使成千上
万的人死于非命。就在发生地震的这一瞬间,一个说是犯了罪受到控告的名叫赫罗
尼莫。鲁赫拉的西班牙青年,正好站在囚禁他的监狱的柱子旁边,想要悬梁自尽.

    唐。恩里克。阿斯特隆是这个城市最富裕的贵族,曾聘请赫罗尼莫任家庭教师,
大约在一年以前把他辞退了;因为他同阿斯特隆唯一的女儿唐娜。何塞法关系亲呢。
老贵族阿斯特隆已经非常明确地告诉过女儿,不准她再同赫罗尼莫。鲁赫拉有任何
来往;但是,阿斯特隆的骄傲的儿子不怀好意,暗中窥伺,向父亲告发了这对情侣
的一次秘密约会,这使阿斯特隆大为震怒,一气之下便把女儿送进了圣母山上的卡
美尔派修道院。赫罗尼莫利用侥幸的机会在这里同何塞法重新建立了联系,并且在
一个幽静隐秘的夜晚把修道院的花园变成了享受极度幸福的乐园.

    耶稣圣体节那天,修女们的游行队伍刚刚向前走动,新近进修道院的姑娘们跟
在后面,就在教堂钟响的时候,不幸的何塞法感觉阵痛,晕倒在大教堂的石阶上。
这一意外事件引起了极大的轰动,人们立刻把这个年轻的罪女送进监狱,根本不管
她产后虚弱,她刚刚满月离开产褥,就根据大主教的命令对她进行最严厉的审判。
在这个城市里,人们非常愤怒地谈论这件丑闻,并且以尖刻的言词攻击发生这件丑
行的修道院。修道院院长嬷嬷过去由于这个年轻姑娘举止端庄无可指责,曾经对她
十分疼爱,但是现在无论是阿斯特隆家庭出面求情,还是院长嬷嬷存心搭救,都无
法减轻按照修道院的法规对姑娘进行的严厉惩罚。唯一可能的办到的事情,便是通
过总督的命令对原判的火刑改为斩首,即使这样,圣地亚哥的太太小姐们对此还表
示了极大的愤慨.

    在行刑队伍将要经过的街道两旁所有的窗口都被人租赁,屋顶也被拆除。这个
城市虔诚的女儿们纷纷邀请自己的女伴,情同手足地欢聚在一起,共同观赏这出为
天主报仇的好戏。在这期间,赫罗尼莫也已身陷囹圄。当他得知事态发生突变,几
乎失去知觉。他企图越狱,但无法成功:不管他怎样想尽各式各样大胆的方法,到
处都撞着门闩和墙壁,他设法锉断窗上的铁栏,可惜被人发现,结果对他的监禁更
加严厉。他跪倒在圣母像前,以无限的热诚祈求她--现在她是唯一能拯救他的人了.
可是那可怕的日子已经来临,他心中确信自己的处境已经完全无望。伴送何塞法前
往刑场的钟声敲响了,绝望占据了他的心灵。他憎恨生活,决定用一根偶然留下来
的绳子悬梁自尽。正如上面已经说过的那样,他刚巧站在墙边的柱子旁,把绳子系
在嵌入柱子接缝中的铁扣上,这条绳子将要使他脱离这个充满苦难的世界。就在这
时,突然一声巨响,仿佛天崩地裂,这个城市的绝大部分顿时应声倾坍,一切有生
命的东西全都埋葬在废墟之下.

    赫罗尼莫。鲁赫拉惊骇得目瞪口呆;同时,他的整个知觉仿佛已被击得粉碎,
他当时立刻抱住他本来想用以自尽的柱子,免得跌倒在地上。大地在他的脚下摇动,
监狱的所有墙壁全都裂开,整座房屋已经倾斜,正朝街道倒去,只因为倒得缓慢,
与对面倒过来的房屋碰到一起,偶然构成了一个拱形,才阻住了监狱房屋的全部倒
塌。赫罗尼莫毛发悚然,浑身颤抖,双膝象要折断一样,他滑过已经倾斜的地板,
爬出由于两座房屋倒下时相撞,在监狱的前壁打开的豁口。他刚好逃到屋外,就发
生第二次地震,整条街道原来已经受到剧烈震动,这时完完全全崩塌。他失魂落魄,
不知道如何才能逃出这次巨大的浩劫,他匆匆走过瓦砾和断梁,向最近的一个城市
奔去,这时死神从四面八方向他袭来。这儿有一座房屋正在倒塌,砖石远远地飞到
四处,把他赶到旁边的一条街上;那儿火焰熊熊,从一切屋脊中涌出一股股浓烟,
十分可怕,又将他赶到第三条街上。这儿躺着一堆被砸死的人,那儿瓦砾底下还有
人在呻吟;这儿燃烧着的房屋顶上有人在向下呼救,那儿人们和牲畜在波浪里挣扎;
这儿勇敢的援救者正在努力救助别人,那儿有一个人脸色死白,默默地举起颤抖的
双手伸向天空。等到赫罗尼莫赶到城门口,爬上城外的一座小山,他便失去知觉,
晕倒在山坡上.

    在最严重的丧失知觉的状态中,他大概昏迷了一刻钟,后来他清醒过来,背向
城市站起来。他摸摸自己的前额和胸口,对于自已的境遇,不知怎么办好;从海上
吹来一阵西风,吹醒了他复苏的生命,他极目远眺,看到了圣地亚哥周围繁花似锦
的郊区,感到一种不可言状的喜悦。只是到处可以看见惊惶失措的人群,使他心
中非常苦闷;他不明白,究竟是什么事情把他和他们引到这里来的.一直等到转过身
子,看见了身后已经倾覆的城市,他才想起自己经历过的可怕的瞬间。

    他深深地伏下身去,把前额贴在地上,感谢天主神奇地拯救了他;同时仿佛这
刻印在他心头的可怕的印象,把他过去所有的印象统统从心中排除出去,他因自己
还能享受这充满着五光十色的诗般景象的可爱生活,而喜极泪下.

    接着,他看到手上的戒指,忽然想起了何塞法,想起了与她的事有关的他坐过
的监狱,在那里听到的钟响,以及监狱没有倒塌前一瞬间的情形。他胸中又充满了
无限的忧郁;他悔恨刚才做过的祈祷,而且觉得这位统治万物的神明非常可怕。到
处都是携带救出的财物从城门里涌出来的人群,他混入这些人中间,鼓足勇气怯生
生地打听阿斯特隆女儿的下落,不知她是否已经处死;但是没有人给他详细的答复。
有一个妇女背着沉重的行李,压得她的脖颈几乎弯到地上,怀里还系着两个孩子。
这个妇女从旁边走过时说,她好象亲眼看见阿斯特隆的女儿已经斩首处死。赫罗尼
莫转回身来;他计算了一下时间,对执行死刑的事不能再产生怀疑,便在一片孤寂
的树林里坐下,沉浸在极度悲伤之中。他希望,自然的破坏力最好重新降临到他的
头上。他不明白,为什么他竟然逃脱了他凄苦万状的心灵寻求的死神,而且恰好是
在那样的瞬间,当时死神正从各个方面自动出现在他的面前来拯救他。他下定决心,
即使现在这片橡树被连根拔起,树梢向他身上倒下,他也决不再动一动了.

    等他痛痛快快地哭过一场之后,在热泪之中又升起一线希望,他站起身来,走
遍郊野的四面八方。他找遍了人们聚集的每一个山颠;他寻遍了还有逃难的人群正
在行走的每一条道路;只要哪个地方有妇女的衣衫在风中飘动,他的颤抖的双脚就
迈向那里;但是都没有找到阿斯特隆的可爱的女儿。落日即将西沉,他的希望也随
之快要幻灭。这时他走到一座山崖的边缘,望到一个宽阔的,只有很少人来到的峡
谷。他穿过一队一队的人群,犹豫不决,不知该干什么,他正要转身走去,忽然看
见流灌这片山谷的泉水边有一个青年妇女,正在泉水里给一个孩子洗濯。看见这番
景象,他的心快要跳出来了;他满怀预兆地跃过岩石,向下走去,喊着:“噢,神圣
的圣母呵!”那少妇听到声音,胆怯地回头张望,这时他认出了她是何赛法。这两
个不幸的人由于上天的奇迹得到了拯救,他们互相拥抱,感到何等的欢乐啊!

    原来何赛法在押赴刑场的路上,忽然间房屋轰隆隆倒塌下来,整个行刑队伍顿
时四下逃散。当时离刑场已经很近。她起初非常惊惶,就向着最近的城门奔去;但
是不久她又恢复了神志,便转过身来,向修道院奔去,那里有她幼小的,孤苦伶仃
的孩子。她发现整个修道院已处于熊熊烈火之中,修道院院长嬷嬷在何赛法生命的
最后时刻曾经答应过她,要替她照料好这个婴儿,此时正站在门前,呼喊人们救出
这个孩子。何赛法勇敢地冲过向她扑来的阵阵浓烟,闯进四壁已在坍塌的房屋,仿
佛所有的天使都在冥冥中庇护着她,她很快就带着孩子走出门来。丝毫未受损伤。
院长嬷嬷在她头上合拢双手向她祝福。她正要投入院长嬷嬷的怀中,这时房屋的一
部分山墙倒塌下来,把院长嬷嬷和几乎所有的修女都统统砸死,情形极其凄惨。何
赛法看到这番可怕的景象,吓得倒退几步;她匆匆地合上了女院长的眼睛,惊恐万
状地带着上天又一次赐给她的,从毁灭中抢救出来的亲爱的孩子,逃离了这个地方。
她走了没有几步路,就碰到大主教的尸首,有人刚才把这具粉身碎骨的尸首从大教
堂的瓦砾堆里拖了出来。总督的宫殿也已倒塌,曾经审判过她的法院正在燃烧,她
父亲的住宅所在的地方变成了一个湖泊,沸腾着红色的蒸气.

    何赛法集中她所有的力量,镇静下来。她抑制住心中的悲伤,抱着她劫后余生
的孩子,勇敢地从这条街走到那条街;当她走近城门口时,看见赫罗尼莫曾在里面
悲叹过的监狱,也已变成一片废墟。她一见这个景象几乎站不住了,神情恍惚,就
要在街角上晕倒下来;可是在这一瞬间,一座由于剧烈的震动已经完全散了架的房
屋在她后面倒塌下来,驱使她赶紧逃命,这一吓反而使她有了力气;她亲吻了一下
孩子,擦掉眼里的泪水,不再去注意周围的惨象,来到城门口.

    等她到了郊外很快就断定原来往在崩坍的房屋里的人,未必个个都被砸死。在
下一个叉道口上,她停住脚步翘首张望,看看除了小菲利普外她在世界上另一个最
亲爱的人是否还会在她面前出现。因为没有这样的人过来,而来的却是纷纷嚷嚷的
一批批人群,她又继续前行,然而又一再回头,一再待;她流下了无数的眼泪,最
后悄悄地来到松树荫遮掩的幽暗的山谷,想为她以为已经去世了的爱人的灵魂祈祷
祝福,不料在这山谷里看到了他--最亲爱的人,真是幸福极了,仿佛这山谷就是伊
甸乐园。现在她无限感慨地把所有一切经过都讲给赫罗尼莫听,讲完了以后,把孩
子递给他,让他亲吻。

    赫罗尼莫把孩子抱过来,爱抚着他,感到一种不可名状的父亲的欢乐,孩子看
到陌生人的面孔哭了起来,他就非常亲热地在他的小嘴上吻个不停。这时,美丽无
比的夜幕低垂,充满着温和而馥郁的芳香,银光熠熠,异常宁静,这样的景象只有
诗人的梦幻才能想象出来。沿着山谷的泉水边,在皎洁的月光下,人们到处用苔藓
和树叶做成柔软的卧床,在经历了这么痛苦的一天之后,想躺下来休息,可怜的人
们都还在悲叹:有的损失了房屋,有的失去了妻儿,有的丧失了所有的一切,所以
赫罗尼莫和何赛法便悄悄地走进一片更为稠密的丛林,免得他们心灵上隐秘的喜悦
妨碍别人。他们找到了一棵亭亭华盖似的石榴树,它结满飘着清香果实的枝杈向四
周远远地伸展,树梢上有一只夜莺在欢乐地歌唱。就在这里赫罗尼莫靠着树干坐下,
何赛法拥在他的怀里,菲利普放在她的膝间,他们盖着赫罗尼莫的大衣安静地休息
了。他们还没有入梦之前,月光下的树影已经从他们身上移去,月亮失去光辉,晨
曦已经来临。因为他们谈了无数的事情,谈到了修道院的花园,谈到了两人囚居的
监狱,谈到了他们彼此为对方所受的各种痛苦,但是当他们想到,有多少苦难降临
到世界上来,他们才有今天的幸福,他们是多么的激动啊!他们决定,等到地震一
停,他们就动身到康塞普西翁去,何赛法能个非常知已的女友在那里,她希望从这
位女友处借到一些钱,然后从那里乘船去西班牙,赫罗尼莫在西班牙有母亲方面的
亲戚,到了那儿他们就可以过上幸福的生活了。办法决定之后,他们一再热烈地亲
吻,然后才入睡.

    他们一觉醒来,太阳已经高高升起,他们看到临近的许多人家都已经升了火准
备早餐。赫罗尼莫也正在想着,怎样才能为他的家属找到食物,这时有一个衣冠楚
楚的青年男子抱着一个婴儿向何塞法走来,谦逊地问她:“她是否愿意让这个可怜
的孩子暂时在她这里吃一口奶,因为孩子的母亲受了伤,躺在那边树下。何塞法一
眼看出他是个熟人,不免有些慌乱;对方却误解了,又继续说到:“只要吃一会儿
工夫就够了。唐娜。何塞法,这个孩子自从我们大家遭遇不幸的那个时候起,还没
吃过一口奶呢。她便回答说:“刚才我沉默不语,---是因为别的原因,唐。费尔南
多;在这样可怕的时候,谁也不会拒绝把自己所有的东西和别人分享的."说着便接
过这个陌生的孩子,抱在怀里给他喂奶,而把自己的孩子交给赫罗尼莫,唐。费尔
南多对于这样的善心好意非常感激,问他们是否愿意同他一起参加到那群人当中去,
那里现在正在火旁准备早餐。何塞法回答说,她很乐意接受这个提议,因为赫罗尼
莫对此也不反对,她就跟着费尔南多来到他的家属所在的地方。在那里她受到唐。
费尔南多的两个小姨子最热忱和最亲切的接待,她认识这两位年轻的,值行尊敬的
太太。唐。费尔南多的夫人唐娜。埃尔维莱由于脚部受了重伤躺在地上,她看见自
己饿极了的孩子躺在何赛法的怀里吃奶,非常亲切地把她拽到自己身边坐下。费尔
南多的岳父唐。佩德罗肩膀受了伤,他也慈爱地向她点头致意.

    在赫罗尼莫和何赛法心中产生了一些奇妙的感想。他们看到人家以这样的信任
和好意招待他们,他们真是不知道,对于过去的事情,对于刑场,对于监狱,对于
钟声,应该怎么想法,他们是否是在做一场梦呢。人们的心自从被那可怕的打击震
撼以后,仿佛统统都已互相和解。人们对于地震以前的事,什么都回忆不起来了。
只有唐娜。伊莉莎白,昨天早晨一个女朋友曾经请她一起去看行刑的场面,可是她
谢绝了邀请,她现在有时以一种梦幻的目光看着何赛法;但是人们一谈到新的悲惨
的事件时,才将她几乎脱离当前世界的灵魂又重新招引回来。有人谈到,城市在第
一次大地震以后,立刻看到街上挤满妇女,当着男人的面生下了孩子;僧侣们手里
拿着耶稣钉在十字架上的圣像四处乱跑,并且叫喊着:世界末日来临了;有一个卫
兵按照总督的命令要一座教堂的人撤离,但有人回答说:智利已经没有总督了;总
督在这最可怕的时刻,不得不下令竖起绞架,以制止盗窃横行;有一个无辜的人从
一座燃烧着的房屋的后门逃了出来,被房屋的主人随便轻率地抓住,立刻也被送上
了绞架.

    何赛法热心地替唐娜。埃尔维莱护理创伤,埃尔维莱趁大家谈得热闹的时候,
利用机会问何赛法:在这可怕的日子里她是怎样度过的。何赛法心情沉重地向她扼
要地谈了一些经过情况,她看到泪水从这位夫人的眼眶中涌出,心里说不出的高兴;
唐娜。埃尔维莱抓住她的手,紧紧地握着,并示意要她别说下去了。何赛法觉得自
己真是幸福无比。一种她不能自制的感觉告诉她,已经过去的昨天不论它给世界带
来多大的苦难,却也是上天从没有赐与这个世界的一件大恩惠。的确,正是在这悲
惨的瞬间,人类的所有物质财产遭到毁灭,整个自然界险些儿全部沉沦,而人类的
博爱清神却象一朵美丽的鲜花,开放出来。在目力所及的原野上,各个阶层的人们
混杂躺在一起,有王侯和乞丐,有贵妇人和农家女,有官吏和雇工,有修士和修女,
他们互相同情,互相帮助,他们从地震中抢救出来赖以活命的东西,都高高兴兴地
分给别人,仿佛这场普遍的灾难,将所有死里逃生的人,都结成了一个大家庭.

    现在人们所谈的,并不是茶余饭后聊天助兴的那些毫无意义的闲话,而是关于
伟大行为的事例:平时聚会时不大为人重视的一些人,这时却表现得象罗马英雄一
样的伟大;勇敢无畏的行为,藐视危险欣然赴难的举动,自我克制勇于牺牲的精神
不胜枚举比比皆是。他们仿佛把自己的生命看得毫无价值,可以随便抛掉,又可以
一抬脚步重新找回来似的。确实,没有一个人在这一天不碰到某种动人的事情,或
者自己没有做出某种侠义的行为,所以,在每个人的痛苦的心胸里混杂了这么多甜
蜜的喜悦,以致于就象何赛法认为的那样,人们普遍幸福的总和,是否一方面所减
少的数目,就是另一方面所增加的数目,这话根本讲不清楚。赫罗尼莫和何赛法两
人把观察到的这些事情在心里默默地仔细思考之后,他便挽着她的手臂,以一种难
以用言语形容的欢畅心情,带着她在浓荫覆盖的石榴树林中走来走去。他对她说,
人们的心情既然处于这样的情绪之中,周围环境也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他便想放
弃原来的决定,不再乘船前往欧洲;总督在他的事情上面总是表现得乐于帮忙,倘
若总督还活在世上,他将跪在总督面前求情,他希望(这时他吻了她一下)同她一起
留在智利。何赛法回答,她也有同样的想法,倘若她的父亲还在人间,她也不再怀
疑会和父亲言归于好;可是她劝赫罗尼莫与其跪在总督面前求情,倒不如先去康塞
普西翁,从那儿给总督写一封请求宽赦的信件为好,因为那里好歹离港口很近,如
果好,请求宽赦之得到预期的结果,那么再返回圣地亚哥也很容易。赫罗尼莫稍微
考虑了一下之后,对这一聪明谨慎的计划表示赞同。他又带着她在林间小路漫步了
一会儿,对光明幸福的未来充满着憧憬,然后同她一起回到那些朋友身边.

    这时已是下午,地震逐渐减弱,分散成一堆一堆的逃难者的情绪也稍稍平静下
来,这时消息已经传开:在这次地震中唯一得到幸免的圣多米尼克教堂里,修道院
的院长神父将亲自主持一次庄严隆重的弥撒,祈求上苍不要再降灾祸。人们已经从
各处纷纷动身,匆匆忙忙地象潮水一样涌向城里。在唐。费尔南多这群人中也已提
出了这个:他们是否也应该去参加这一隆重的仪式,是否也要加入到大家的队伍里
面去。唐娜。伊莉莎白带着几分忧虑,提醒大家别忘了昨天在教堂里发生过多么不
幸的事件;再说象这样一种感恩弥撒,日后一定还会多次举行,那时候再参加,人
们的心情就会更加愉快更加平静,因为危险已经过去了。何赛法立刻兴奋地站起来
说,她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迫切地想要匍匐在造物主的面前祈祷。因为天主这样奇
妙地发挥了他那不可思议的神威。唐娜。埃尔维莱热烈地表示赞成何赛法的意见,
她坚持主张,大家应该去听弥撒,并且要唐。费尔南多率领大家一同前去,于是所
有的人,包括唐娜。伊莉莎白在内都从坐的地方站了起来.

    但是,人们看见唐娜。伊莉莎白呼吸十分急促,出发的准备,做得迟迟疑疑,
问她身体有什么不舒服,她回答说,她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唐娜。埃尔维莱便安慰她,并且劝她,留在她和她有病的父亲身边。何赛法说:“
唐娜。伊莉莎白,那么请您替我带着这个小宝宝,您看,他又跑回到我的身边来了。"
“很好,”唐娜。伊莉莎白回答说,并准备把他接过来;可是孩子因为受到这种不
公平的待遇,伤心地哭了起来,说什么也不肯让唐娜。伊莉莎白抱他,因此何赛法
便微笑着说,那她就把他带在身边吧,接着亲热地吻他,又使他安静下来。唐。费
尔南多看到何赛法的行为举止十分高贵娴雅,非常满意,便向她伸出胳臂;抱着小
菲利普的赫罗尼莫,则领着唐娜。康斯坦彻,他们当中其他的一些人都跟在后面,
队伍就是以这样的次序走向城里.

    队伍一走,唐娜。伊莉莎白就悄悄地和唐娜。埃尔维莱谈话,语气十分激烈,
队伍几乎还没有走出五十步远,人们就听到唐娜。伊莉莎白叫喊“唐。费尔南多!”
的声音,并且看到她迈着忙乱的步伐追赶队伍。唐。费尔南多停住了,回过头等候
着她,依然紧紧地挽着何赛法,这时唐娜。伊莉莎白走到相当的距离就站住了,仿
佛等着他迎上前去,唐。费尔南多问她,有什么事。唐娜。伊莉莎白虽然露出不情
愿的样子,却还是走近他的身旁,在他耳边悄说了几句话,但时没让何赛法听见.“
是这样的吗?”唐。费尔南多问道,“那么由此会发生什么灾祸呢?“唐娜。伊莉莎
白带着一副惊惶失措的面孔又在他耳边说了几句。唐。费尔南多的脸上由于愤慨泛
起一阵红晕,他答道,那好吧,叫唐娜。埃尔维莱放心好了!说完带着何赛法走了.

    他们来到圣多米尼克教堂时,已经可以听到管风琴奏出的悦耳动听的音乐,教
堂里万头攒动,人山人海。拥挤不堪的人群一直站到大门外面的教堂广场上,孩子
们攀在高墙上的画框架上,手里拿着帽子,眼里充满着期待的目光。所有的枝形吊
灯都向下放射出光芒,大厅里的柱子在薄暮中投下神秘的影子,教堂最后面的巨大
的,装有彩色玻璃的蔷薇形花窗,在夕阳的映照下,象晚霞一样发出五彩缤纷的光
辉。现在管风琴停止演奏,整个会场一片静寂,仿佛谁都是哑巴,不会发出一点声
响。还从来没有一座天主教的教堂,象今天圣地亚哥的圣多米尼克教堂一样,有这
样热情的信仰火焰升向天上;也从来没有一个人的心灵,会比赫罗尼莫和何赛法的
心灵,产生更加炽烈的信仰热诚!

    庄严的典礼从讲道开始,年龄最大的唱诗班神甫当中的一个穿着节日的法衣,
站在讲台上谆谆训诫。他举起颤抖的,被法衣裹着的双手,高高地伸向天空,对于
人们还能在世界上这块变成废墟的地方向天主喃喃祈祷,表示对神明的颂扬,赞美
和感恩。他描述了因全能的天主的示意所发生的事情:末日审判也不可能比它更加
可怕;当他说到昨天的地震时,用手指着教堂的一道裂缝,说这仅仅是末日审判日
的预兆,整个会场里的听众都产生一阵毛发悚然的感觉。他接着以神甫惯有的口才,
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地谈到这个城市道德沦丧,伤风败俗;他攻击了一些即使在索
多姆和戈莫拉也不会发生的严重罪行。他说这个城市所以没有从地面上完全消灭,
只是由于天主无比宽厚,慈悲为怀。赫罗尼莫与何赛法这两个不幸的人,听了这些
说教已觉心肝皆摧,神甫却接着详细地叙述了发生在卡美尔派修道院花园里的罪恶
行为,这些话就象尖刀一样刺透他们已经碎裂的心窝。神甫继续说道,这样的罪行,
居然在世上有人姑息,这简直是亵渎天主,他用尽了诅咒的言词,指出了犯罪者的
名字,并要求把他们的灵魂交给狱里的魔王!

    靠着赫罗尼莫手臂的唐娜。康斯坦彻浑身颤抖,叫道:“唐。费尔南多!”可是
费尔南多尽可能地用着重的口吻悄声的语气回答,在这两者并行不悖的情况下:“
您别吭气,唐娜,您连眼珠也不要转动,假装您已经晕过去失去了知觉,接着我们
就离开教堂。“然而不等唐娜。唐斯坦彻采取这个巧妙的脱离危险的计策,便有一
个声音打断了神甫的说教,大声喊道:“圣地亚哥的公民们,你快身远点,亵渎上
帝的人就站在这里!”惊讶的人群立刻在他们身边围了一大圈,这时另一个声音惊
慌地问道:“在哪里?"--第三个人回答道:”在这里!“说着便怀着满腔神圣的义愤,
凶残地抓着何赛法的头发要把她拖倒,如果没有唐。费尔南多扶住她,她一定抱着
费尔南多的儿子一起摔倒在地.

    “你们发疯了吗?”这个年轻的绅士喊叫起来,一面用手臂抱住何赛法说:“
我是唐。费尔南我。奥尔梅斯,你们大家都认识的本城城防司令的儿子."“你是唐。
费尔南多。奥尔梅斯?“一个补鞋匠站到他的面前叫道,这个补鞋匠曾经为何赛法
补过鞋,对她本人的认识程度,至少同对她纤细的双脚一样清楚。“谁是这个孩子
的父亲?”他以种厚颜无耻的傲慢神情转向阿斯特隆的女儿问道。唐。费尔南多听
他这么一问,脸色变得苍白。他一会儿怯生生地看看赫罗尼莫,一会儿扫视一下周
围的人群,看是否有人认识他。何赛法为这可怕的形势所迫,嚷道:“这不是我的
孩子,佩德里约师傅,你别误会”,说这话的时候,她的心中感到非常恐惧,看着
唐。费尔南多。她又说:“这位年轻的先生是唐。费尔南多。奥尔梅斯,本城城防
司令的儿子,你们大家都认识城防司令!“鞋匠问道:“你们这些公民中有谁认识
这个年轻人?“周围站着的好几个人反复地喊道:”谁认识赫罗尼莫。鲁赫拉?请站
出来!"恰巧在这时候,小胡安因被吵嚷声所惊,从何赛法胸前扑向唐。费尔南多的
怀中。于是一个声音叫喊道:“他是父亲!”另外一个声音说:“他就是赫罗尼莫。
鲁赫拉!”第三个声音说:“他们就是亵渎上帝的罪人!”所有聚集在教堂里的天主
教徒们都高喊:“拿石头砸死他们!拿石头砸死他们!“这时赫罗尼莫说话了:“住
手!你们这些没有人性的家伙!如果你们要找赫罗尼莫。鲁赫拉,那他就在这里!
放开那个人,他是无辜的!”

    狂怒的人群听了赫罗尼莫的话心里糊涂,都愣住了,好几双手放开了唐。费尔
南多。也就在这时,一个官阶相当高的海军军官赶了过来,他挤开骚乱的人群,问
道:“唐。费尔南多。奥尔梅斯!您这儿出了什么事了?“费尔南多现在完全自由了,
他以一种真正富有英雄气概的沉着镇静回答说:“啊,您看,唐。阿隆索,这伙杀
人的魔鬼!倘若不是这位可敬的人自称是赫罗尼莫。鲁赫拉来平息这些发狂的群众,
我早就没命了。可否请您把他和这位年轻的太太保护性地拘留起来;至于这个卑鄙
的家伙,“说着他一把抓住佩德约师傅,“也请您逮捕,整个骚乱都是他煽动起来的!”

    鞋匠叫喊起来:“唐。阿隆索。奥诺莱哈,我问问您的良心,这个姑娘是不是
何赛法。阿斯特隆?“唐。阿隆索是非常熟悉何赛法的,现在迟迟不作回答,因而
有些人的怒火又重新燃起,他们喊道:“她就是何赛法,她就是何赛法!"”处死她!”
于是何赛法把赫罗尼莫一直抱着的小菲利普连同小胡安一起交给唐。费尔南多的怀
里,说:“您走吧,唐。费尔南多,您把您的两个孩子救出去,让我们听天由命好了
!”唐。费尔南多接过两个孩子说,他宁可不活,也不能听任他的同伴受害。他向
海军军官借了他的宝剑,便挽着何赛法的手臂,并叫后面的一对人----赫罗尼莫和
唐娜。康斯坦彻----跟着他。人们看见他们作了这些准备以后,倒起了敬畏之心,
为他们让开了路,他们果真走出了教堂,以为已经脱险.

    可是他们刚走到同样也挤满了人群的教堂门前的广场上,跟在他们后面的发狂
的人群中有一个声音便叫喊起来:“公民们,这个是赫罗尼莫。鲁赫拉,因为我是
他的生身父亲!”说着举起大头棒,把唐娜。康斯坦彻旁边的赫罗莫用力一击,打
倒在地.”圣母玛丽亚!“唐娜。康斯坦彻叫喊起来,想逃到她姐夫的身边;可是一
片叫骂声,已经响起:”修道院里的淫妇!“从另一边又打来一棒,把她打死在赫罗
尼莫的旁边.”你这魔鬼!”一个陌生人叫喊起来:“她是唐娜。康斯坦彻。哈莱斯
啊!”鞋匠回答说:“他们干吗要欺骗我们!快去找出真正的淫妇,把她弄死!“唐。
费尔南多一眼瞥见康斯坦彻的尸体,不由得怒火中烧;他拔出宝剑,挥动着,向引
起这一惨事的杀人狂砍去,如果后者不是转过身体避开这愤怒的一击,必定被劈成
两半。但是因为唐。费尔南多根本不可能制服向他涌来的人群,何赛法便喊道:“
唐。费尔南多,您带好您的两个孩子,再见吧!"----又道:“杀死我吧,你们这些
嗜血成性的野兽!”说着自动跳到那群凶手中间,为了结束这一场争斗,佩德里约
师傅举起大头棒把她打死,何赛法的鲜血溅得他满身都是,“快把这个私生子跟她
一起送进地狱去!“他嚷道,不嫌杀人不够又重新逼了过来.

    唐。费尔南多,这位天神般的英雄,现在背靠着教堂站着;他的左手抱着两个
孩子,右手握着宝剑。一剑砍下,寒光所至就有一个人倒在地上;一头狮子也不可
能比他防卫得更好。已经有七个嗜血成性的人死在他的面前,这群魔鬼般的暴徒的
头目自己也受了伤。但是,佩德里约师傅不肯罢休,直到他从唐。费尔南多的怀中
抱过一个孩子,抓住孩子的脚在空中旋转,然后把他在教堂柱子的一个棱角上摔得
粉身碎骨方才住手。这时广场上鸦雀无声,所有的人都纷纷离去.

    唐。费尔南多看见他的小胡安,脑浆迸裂,躺在自己的面前,举目仰望天空,
感到不可名状的痛苦。那位海军军官又出现在他的身边,想法安慰他,并向他声明
,在这次不幸事件中,他袖手旁观,没有挺身而出,虽然也有一些情况可以为他辩
解,但还是感到十分后悔;可是唐。费尔南多说,对他是无可指责的,他只是请求
海军军官,现在帮他把尸体搬走.

    在夜幕初降的昏暗中,他们把所有的尸体都抬到唐。阿隆索的家里,唐。费尔
南多跟在后面,在小菲利普的脸上滴了许多眼泪。他也在唐阿隆索家里过夜。对于
这次不幸事件的全部经过,长期以来他用了许多虚构的情节,瞒着他的夫人,一则
因为她在病中,二则因为他也不知道,她对于他在这次意外事件中的态度将作如何
评价;但是过了不久,偶然间来了一个客人,把这件事情的全部经过都告诉了她,
这位贤惠的夫人只是暗地里痛哭一场,宣泄她母性的悲痛。一天早晨,她带着残余
的晶莹的泪水疫入丈夫的怀抱吻他。于是,唐.费尔南多把菲利普同胡安相比较时,
想到他如何获得这两个孩子子的经过,他似乎觉得应该高兴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