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怨的青春  


                               席慕容 著


  卷 一    引 子

    在年轻的时候,如果你爱上了一个人,请你,请你一定要温柔地对待他。
    不管你们相爱的时间有多长或多短,若你们能始终温柔地相待,那么,所有的时刻都将
是一种无瑕的美丽。
    若不得不分离,也要好好地说声再见,也要在心里存着感谢,感谢他给了你一份记忆。
    长大了以后,你才会知道,在蓦然回首的刹那,没有怨恨的青春才会了无遗憾,如山冈
上那轮静静的满月。

          诗 的 价 值
若你忽然问我为什么要写诗
为什么 
不去做些别的有用的事
那么 
我也不知道该怎样回答
我如金匠 
日夜捶击敲打只为把痛苦延展成薄如蝉翼的金饰
不知道这样努力地把忧伤的来源转化成光泽细柔的词句是不是 
也有一种美丽的价值

          如 歌 的 行 板
一定有些什么是我所不能了解的
不然 
草木怎么都会循序生长而侯鸟都能飞回故乡
一定有些什么是我所无能无力的
不然 
日与夜怎么交替得那样快 
所有的时刻都已错过 
忧伤蚀我心怀
一定有些什么 
在叶落之后是我所必须放弃的
是十六岁时的那本日记还是 
我藏了一生的
那些美丽的如山百合般的秘密

           爱 的 筵 席
是令人日渐消瘦的心事
是举箸前莫名的伤悲
是记忆里一场不散的筵席
是不能饮不可饮 
也要拼却的一醉

            盼    望
其实 
我盼望的也不过就只是那一瞬
我从没要求过 
你给我你的一生
如果能在开满了栀子花的山坡上与你相遇 
如果能深深地爱过一次再别离
那么 
再长久的一生不也就只是 
就只是回首时那短短的一瞬

           年 轻 的 心
不再回头的不再是古老的辰光
也不只是那些个夜晚的星群和月亮
尽管 
每个清晨仍然会开窗探望每个夏季 
仍然会有茉莉的清香
可是 
是有些什么已经失落了
在拥挤的市街前
在仓皇下降的暮色中
我年轻的心啊会有茉莉的清香
可是 是有些什么已经失落了
在拥挤的市街前
在仓皇下降的暮色中
我年轻的心啊永不再重逢

             蚌 与 珠
无法消除那创痕的存在
于是 
用温热的泪液
你将昔日层层包裹起来
那记忆却在你怀中日渐晶莹光耀 
每一转侧都来触到痛处
使回首的你怆然老去
在深深的静默的 
海底


                       卷 二    初 相 遇

    美丽的梦和美丽的诗一样,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常常在最没能料到的时刻里出现。
    我喜欢那样的梦,在梦里,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一切都可以慢慢解释,心里甚至还能
感觉到,所有被浪费的时光竟然都能重回时的狂喜与感激。胸怀中满溢着幸福,只因你就在
我眼前,对我微笑,一如当年。
    我真喜欢那样的梦,明明知道你已为我拔涉千里,却又觉得芳草鲜美,落英缤纷,好象
你我才初初相遇。

             缘    起

就在众荷之间
我把我的一生都交付给你了
没有什么可以斟酌可以来得及盘算是的 
没有什么可以由我们来安排的
啊
在千层万层的莲叶之前
当你一回眸
有很多事情就从此决定了
在那样一个 
充满了花香的 
午后

     一 个 画 荷 的 下 午

在那个七月的午后
在新雨的荷前 
如果如果你没有回头
我本来可以取任何一种题材
本来可以画成 
一张完全不同的素描或是水彩

我的一生 
本来可以有不同的遭逢 
如果在新雨的荷前你只是静静地走过
在那个七月的午后 
如果如果你没有 
回头

    十 六 岁 的 花 季
在陌生的城市里醒来
唇间仍留着你的名字
爱人
我已离你千万里
我也知道十六岁的花季只开一次
但我仍在意裙裾的洁白
在意那一切被赞美的
被宠爱与抚慰的情怀
在意那金色的梦幻的网
替我挡住异域的风霜
爱原来是一种酒
饮了就化作思念
而在陌生的城市里
我夜夜举杯
遥向着十六岁的那一年

             惑
我难道是真的在爱着你吗
难道 
难道不是在爱着那不复返的青春
那一朵还没开过就枯萎了的花
和那样仓促的一个夏季
那一张还没着色就废弃了的画
和那样不经心的一次别离
我难道是真的在爱着你吗
不然 
不然怎么会爱上那样不堪的青春

            疑    问

我用一生来思索一个问题
年轻时 
如羞涩的蓓蕾
无法启口
等花满枝丫却又别离
而今夜相见
却又碍着你我的白发
可笑啊 
不幸的我终于要用一生来思索一个问题

                           卷 三      年 轻 的 夜

    有的答案,我可以先告诉你,可是,我爱,有些答案恐怕要等很久,等到问题都已经被
忘记。
    到那个时候,回不回答,或者要回答些什么都将不再那么重要,若是,若是你一定要知
道。
    若是你仍然一定要知道,那么,请你往回慢慢地去追溯,仔细地翻寻,在那个年轻的夜
里,有些什么,有些什么,曾袭入我们柔弱而敏感的心。
    再那个年轻的夜里,月色曾怎样清朗,如水般的澄明和洁净。

           我 的 信 仰
我相信 
爱的本质一如生命的单纯与温柔
我相信 
所有的光与影的反射和相投
我相信 
满树的花朵只源于冰雪中的一粒种子
我相信 
三百篇诗反复述说着的 
也就只是年少时没能说出的那一个字
我相信 
上苍一切的安排我也相信 
如果你愿与我一起去追溯
在那遥远而谦卑的源头之上
我们终于会互相明白

             山    月
            --旧作之一
在山中 
午夜 
松林象海浪
月光替松林剪影
你笑着说 
这不是松
管它是什么 
深远的黑 
透明的蓝一点点淡青 
一片片银白
还有那幽幽的绿 
映照着 
映照着林中的你 
在 
你的林中
你殷勤款待
因为你是富豪
有着许许多多山中的故事
佛晓的星星 
林火 
传奇的梅花鹿
你说着 
说着
却留神着不对我说 
那一个字
我等着 
用化石般的耐心
可是 
月光使我聋了 
山风不断袭来
在午夜 
古老的林中
百合苍白

             山    月
            --旧作之二
我曾踏月而去只因你在山中而在今夜诉说着的热泪里犹见你微笑的面容
丛山黯暗我华年已逝想林中次次春回 依然会有强健的你挽我拾级而上而月色如水 芳草凄
迷

             山    月
            --旧作之三

请你静听    月下有商女在唱后庭(唱时必定流泪了吧)
雨雪霏霏 如泪如泪(唱歌的我是不是商女呢)
不知道 千年的梦里都有些什么样的曲折和反复    五百年前 
五百年后有没有一个女子前来  为你含泪低唱    而月色一样满山青春一样如酒

           无 悔 的 人
她曾对我许下一句非常温柔的诺言  而那轮山月曾照过她在林中 年轻的皎洁的容颜
用芳香的一瞬 来换我今日所有的忧伤和寂寞
在长歌痛苦的人群里  她可知道 我仍是啊无悔的那一个

             诀    别
不愿成为一种阻挡不愿 让泪水沾濡上最亲爱的那张脸庞
于是 在这黑暗的时刻  我悄然隐退  请原谅我不说一声再会  而在最深最深的角落里
试着将你藏起  藏到任何人 任何岁月也无法触及的 距离

          溶 雪 的 时 刻
当她沉睡时  他正走在溶雪的小路上  渴念着旧日的星群 并且在冰块互相撞击的河流前
藏到任何人 任何岁月也无法触及的 距离

          溶 雪 的 时 刻
当她沉睡时  他正走在溶雪的小路上  渴念着旧日的星群 并且在冰块互相撞击的河流前
轻声地呼唤着她的名字  而在南国的夜里  一切是如常的沉寂  除了几瓣疲倦的花瓣
因风落在她的窗前


                            卷 四      警    告

    其实,水笔仔是很早就在那里了,为了要给我们一个及时的警告,它到得比我们任何一
个人都早。
    我们终于携手前来,却不知道水笔仔长久的等待。我们以为一切的快乐和欣喜都是应该
的,以为山的蓝和水的绿都不足为奇,以为,若是肯真心相爱,就永远不会分离。
    其实,水笔仔是很早就在那里了,可是,海风吹起我洁白的衣裳,岁月正长,年轻的心
啊,无法了解水笔仔的焦虑和忧伤。

           泪 · 月 华
忘不了的 是你眼中的泪  映影着云间的月华
昨夜 下了雨  雨丝侵入远山的荒冢  那小小的相思木的树林  遮盖在你坟山的是青色的荫
今晨 天晴了  地萝爬上远山的荒冢  那轻轻的山谷里的野风  佛拭在你坟上的是白头的草
黄昏时  谁会到坟间去辨认残破的墓碑  已经忘了埋葬时的方位
只记得哭的时候是朝着斜阳  随便吧  选一座青草最多的放下一束风信子  我本不该流泪
明知地下长眠的不一定是你  又何必效世俗人的啼泣
是几百年了啊  这悠长的梦 还没有醒  但愿现实变成古老的童话  你只是长睡一百年 
我也陪你  让野蔷薇在我们身上开花  让红胸鸟在我们发间做巢  让落叶在我们衣褶里安息
转瞬间就过了一个世纪
但是 这只是梦而已  远山的山影吞没了你  也吞没了我  忧郁的心回去了 
穿过那松林林中  有模糊的鹿影  幽径上开的是什么花
为什么夜夜总是带泪的月华

             远    行
明日
明日又隔山岳  上岳温柔庄严  有郁雷发自深谷  重峦叠嶂  把我的双眸遮掩
再见 我爱让我独自越过这陌生的涧谷  隔着深深的郁闷的空间  我的昔时在哭

             自    白
别再写这些奇怪的诗篇了  你这一辈子别想做诗人  但是属于我的爱是这样美丽
我心中又怎能不充满诗意
我的诗句象断链的珍珠  虽然残缺不全  但是每一颗珠子仍然柔润如初
我无法停止我笔尖的思绪  像无法停止的春天的雨  虽然会下得满街泥泞
却也洗干净了茉莉的小花心

             四    季

                1
让我相信 亲爱的这是我的故事就好像 让我相信花开 花落就是整个春季的历史

               2
你若能忘记 那么我应该也可以把所有的泪珠都冰凝在心中或者 将它们缀上那夏夜的无垠
的天空

               3
而当风起的时候  我也只不管紧一紧衣裾  护住我那仍在低唱的心不让秋来偷听

               4
只为 不能长在落雪的地方终我一生 无法说出那个盼望我是一棵被移植的针叶木  亲爱的
你是那极北的冬日的故土

             为 什 么
我可以锁住我的心 为什么却锁不住爱和忧伤
在长长的一生里 为什么欢乐总是乍现就凋落  走得最急的都是最美的时光

***********************
 卷 五    谜    题
***********************

    当我猜到谜底,才发现,筵席已散,一切都已过去。
    筵席已散,众人已走远,而你在众人之中,暮色深浓,无法再辨认,不会再相逢。
    不过只是刹那之前,这园中还风和日丽,充满了欢声笑语,可是我不能进去。他们给了
我一个谜面,要我好好地猜测,猜对了,才能与你相见,才能给我一段盼望中的爱恋。
    当我猜到谜底,才发现,一切都已过去,岁月早已换了谜题。

             短    歌
在无人经过的山路旁  桃花纷纷地开了并且落了
镜前的那个女子  长久地凝视着镜里她的芬芳馥郁的美丽  而那潮湿的季节 和那柔润的心
就是常常被人在太迟了的时候才记起来的那一种 爱情

             青    春
               --之三
我爱 在今夜回看那来时的山径才发现 
我们的日子已经用另一种全然不同的方式来过了又走了
曾经那样热烈地计划过的远景
那样细致精密地描好了的蓝图
曾经那样渴盼着它出现的青春
却始终始终没有来临

          昙 花 的 秘 密
总是要在凋谢后的早晨  你才会走过才会发现 昨夜就在你的窗外
我曾经是怎样美丽又怎样寂寞的一朵
我爱 也只有我才知道你错过的  昨夜曾有过 怎样皎洁的月

             距    离
我们置身在极高的两座山脊上  遥遥的彼此不能相望  却能听见你温柔的声音
传来云雾缭绕 峡谷陡峭小心啊 你说 我们是置身在一步都不可以走错的山脊上啊
所以 即使是隔着那样远那样远的距离  你也始终不肯纵容我 
始终守着在那个年轻的夜里所定下的戒律
小心啊 你说我们一步都不可以走错可是 
有的时候严厉的你也会忽然忘记也会回头来殷殷询问荷花的消息 
和那年的山月的踪迹
而我能怎样回答你呢林火已熄 悲风凛冽我哽的心终于从高处坠落你还在叮咛 
还在说小心啊 我们我们一步都不可以走错
所有的岁月都已变成一篇虚幻的神话 任它绿草如茵 
花开似锦也终于都要纷纷落下在坠落的昏眩里有谁能给我一句满意的解答
永别了啊  孤立在高高的山脊上的你如果从开始就是一种错误 那么 
为什么为什么它会错得那样的 美丽

           白 鸟 之 死
你若是那含泪的射手我就是 那一只决心不再躲闪的白鸟
只等那羽箭破空而来  射入我早已碎裂的胸怀  你若是这世间唯一唯一能伤我的射手
我就是你所有的青春岁月所有不能忘的欢乐和悲愁
就好象是最后的一朵云彩隐没在那无限澄蓝的天空
那么 让我死在你的手下就好象是 终于能死在你的怀中

           致 流 浪 者
总有一天 你会在灯下翻阅我的心 而窗外夜已很深 很静
好像是 一切都已过去了年少时光的熙熙攘攘尘埃与流浪 山风与海涛都已止息 
年也终于老去
窗外 夜雾漫漫所有的悲欢都已如彩蝶般飞散 岁月不再复返
无论我曾经怎样固执地等待过你 也只能给你留下一本薄薄的 薄薄的 诗集

*******************************
卷 六    回 首 的 刹 那
******************************

    在我们的世界里,时间是经、空间是纬,细细密密地织出了一连串的悲欢离合,织出了
极有规律的阴差阳错。而在每一个转角,每一个绳结之中其实都有一个秘密的记号,当时的
我们茫然不知,却在回首之时,蓦然间发现一切脉络历历在目,方才微笑地领悟了痛苦和忧
伤的来处。
    在那样一个回首的刹那,时光停留,永不逝去。在羊齿和野牡丹的荫影里流过的溪涧还
正年轻,天空布满云彩,我心中充满你给我的爱与关怀。

           十 字 路 口
如果我真的爱过你  我就不会忘记
当然 我还是得不动声色地走下去说 
这天气真好  风又轻柔  还能在斜阳里疲倦地微笑说 
人生真平凡  也没有什么波折和忧愁
可是 如果我真的爱过你  我就不会忘记
就是在这个十字路口  年轻的你我 曾挥手从此分离

          青 春 的 衣 裾
我式一条清澈的河流绕过你的沙洲  在那个晴朗的夏日  有着许多白云的午后
你青青的衣裾在风利飘摇  倒映在我心中又象一条温柔的水草
带着甜蜜的痛楚  我频频回顾  我将流过不再重回  此生将无法与你再相会
我知道 冬必将来临  芦花也会凋尽  两岸的悲欢将如云烟  只留下群星在遥远的天边
在冰封之前  我将流入大海  而在幽暗的孤寂的海底  我会将你想起还有你那 
还有你那青青的衣裾

             给 青 春
并不是我愿意这样 老去的只是白天  黑夜不断地催促将你从我身边夺去到 
连我伸手也再无法构及的距离

        悲 剧 的 虚 与 实
其实 并不是真的老去  若真的老去了 此刻再相见时 我心中如何还能有轰然的狂喜
因此 你迟疑着回首时  也不是真的忘记  若真的忘记了 月光下你眼里那能有柔情如许
可是 又好像并不是真的在意 若真的曾经那样思念过 
又如何能云淡风轻地握手寒喧然后含笑道别 静静地目送你 再次 再次的离我而去

             山 百 合
与人无争 静静地开放一朵芬芳的山百合  静静地开放在我的心里
没有人知道它的存在  它的洁白  只有我的流浪者在孤独的路途上时时微笑地想起它来

             艺 术 家
你已用泪洗净我的笔  好让我在今夜画出满池的烟雨
而在心中  那个芬芳的角落  你为我雕出一朵永不凋谢的荷
浮生若梦  我爱何者是实 何者是空  何去何从

          永 远 的 流 浪 者
你尽管说吧  你尽管说吧  说你爱我 或者不爱你  尽管去选择那些难懂的字句 
把它们反反复复地排列开来  你尽管说吧  列蒂齐亚 你的心情我都会明白
你尽管变吧  变得快乐 或者冷漠  你尽管去试戴所有的复杂的面具
走一些曲折的路  你尽管去做吧  列蒂齐亚 你的心情我都会明白
人世间尽管有变迁  友朋里尽管有难测的胸怀 我只知道  列蒂齐亚 你
是我最初和最后的爱
在迢遥的星空上我是你的 我是你的永远的流浪者  用漂泊的一生 
安静地守护在你的幸福和你温柔的心情之外
可是 列蒂齐亚
漂流在恒星的走廊上  想你 却无法传递流浪者的心情啊  列蒂齐亚 你可明白

**********************
 卷 七    前 缘
**********************

    人若能转世,世间若真有轮回,那么,我爱,我们前生曾经是什么?
    你若曾是江南采莲的女子,我必是你皓腕下错过的那一朵。你若曾是那个逃学的顽童,
我必是从你袋中掉落的那颗崭新的弹珠, 在路旁草丛里,目送你毫不知情地远去。年若曾
是面壁的高僧,我必是殿前的那一炷香,焚烧着,陪伴过你一段静穆的时光。
    因此,今生相逢,总觉得有些前缘未尽,却又很恍惚,无法仔细地去分辨,无法一一地
向你说出。

             试    验
               --之一
他们说 在水中放进一块小小的明矾就能沉淀出 所有的渣滓
那么 如果如果在我们的心中放进一首诗是不是 也可以沉淀出所有的 昨日

             试    验
              --之二
化学课里 有一种试纸遇酸变红 遇碱变蓝
我多希望在人生里能有一种试纸可以 先来替我试出那交缠在我眼前的种种 悲 欢

          悲 喜 剧
长久的等待又算得了什么呢假如 过尽千帆之后你终于出现(总会有那么一刻的吧)
当千帆过尽 你翩然来临斜晖中你的笑容 那样真实又那样地不可置信白 洲啊 白 洲我
只剩下一颗悲喜不分的心
才发现原来所有的昨日都是一种不可少的安排都只为了 好在此刻让你温柔怜惜地拥我入怀
(我也许会流泪 也许不会)
当千帆过尽 你翩然来临我将藏起所有的酸辛 只是在白 洲上啊 白 洲上那如云雾般依
旧飘浮着的是我一丝淡淡的哀伤

        出 岫 的 忧 伤
骤雨之后就像云的出岫 你一定要原谅一定要原谅啊 一个女子的无端的忧愁

             禅    意
              --之一
当你沉默地离去说过的 或没说过的话都已忘记我将我的哭泣也夹在书页里 好像我们年轻
时的那几朵茉莉
也许会在多年后的一个黄昏里从偶然翻开的扉页中落下没有芳香 再无声息窗外那时 也许
会正落着细细的细细的雨

             禅    意
              --之二
当一切都会过去我知道 我会慢慢地将你忘记
心上的重担卸落请你 请你原谅我生命原是要
不断地受伤和不断地复原世界仍然是一个在温柔地等待着我成熟的果园
天这样蓝 树这样绿生活原来可以这样的安宁和 美丽
卷 八    与 你 同 行

    我一直想要,和你一起,走上那条美丽的小路。有柔风,有白云,有你在我身旁,倾听
我快乐和感激的心。
    我的要求其实很微小,只要有过那样的一个夏日,只要走过,那样的一次。
    而朝我迎来的,日复以夜,却都是一些不被料到的安排,还有那么多琐碎的错误,将我
们慢慢地慢慢地隔开,让今夜的我,终于明白。
    所有的悲欢都已成灰烬,任世间那一条路我都不能,与你同行。

          此 刻 之 后
在古老单纯的时光里一直 有一句没说完的话
像日里夜里的流水是山上海上的月光反复地来 反复地去
让我柔弱的心始终在盼望 始终找不到栖身的地方
而在此时 你用静默的风景 静默的声音把它说完
我却在拦阻不及的热泪里发现 此刻之后青春终于一去不再复返

             山    路
我好像答应过要和你 一起走上那条美丽的山路
你说 那坡上种满了新茶还有细密的相思树我好像答应过你在一个遥远的春日下午而今夜 
在灯下梳起我初白的发忽然记起了一些没能实现的诺言 一些无法解释的悲伤
在那条山路上少年的你 是不是还在等我还在急切地向来处张望

             饮 酒 歌
向爱情举杯吧当它要来的时候我所能做的也只有如此了
迎上前来 迎上前来是那不可置信 袭人的甜美气息啊拂过 然后消失怎样描述 有谁会相
信
向爱情举杯吧当它要走的时候我所能做的也只有如此了

             际    遇
在馥郁的季节 因花落因寂寞 因你的回眸而使我含泪唱出的不过是一首无调的歌
却在突然之间 因幕起因灯亮 因众人的鼓掌 才发现我的歌 竟然是这一剧中的辉煌

             诱    惑
终于知道了在这叶将落尽的秋日终于知道 什么叫做诱惑
永远以绝美的姿态出现在我最没能提防的时刻的是那不能接受 也不能拒绝的命运
而无论是哪一种选择都会使我流泪使我 在叶终于落尽的那一日深深地后悔

           妇 人 的 梦
春回 而我已经回不去了尽管仍是那夜的月 那年的路和那同一样颜色的行道树
所有的新芽都已挣出而我是回不去的了当所有的问题都已不能提起给我再美的答案也是枉然
(我曾经那样盼望过的啊)月色如水 是一种浪费我确实已无法回去
不如就在这里与你握别(是和那年相同的一处吗)请从我 持的笑容里领会我的无奈 领会
年年春回时 我心中的微微疼痛的悲哀

             野    风
就这样俯首道别吧世间那有什么真能回头的河流呢
就如那秋日的草原 相约着一起枯黄萎去我们也来相约吧相约着要把彼此忘记
只有那野风总是不肯停止总是惶急地在林中在山道旁 在陌生的街角在我斑驳的心中扫过
扫过啊 那些纷纷飘落的如秋叶般的记忆

           请 别 哭 泣
我已无诗世间也再无飞花 无细雨尘封的四季啊请别哭泣
万般 万般的无奈爱的余烬已熄重回人间猛然醒觉那千条万条 都是已知的路 已了然的轨
迹
跟着人群走下去吧就这样微笑地走到尽头我柔弱的心啊请试着去忘记 请千万千万别再哭泣

             结    局
当春天再来的时候遗忘了的野百合花仍然会在同一个山谷里生长在羊齿的浓荫处仍然会有昔
日的謦香
可是 没有人没有人会记得我们和我们曾有过的欢乐和悲伤
而时光越去越远 终于只剩下几首佚名的诗 和一抹淡淡的 斜阳
卷 九    最 后 的 一 句

    再美再长久的相遇,也会一样地结束,是告别的时候了,在这古老的渡船头上,日已夕
暮。
    是告别的时候了,你轻轻地握住我的手,而我静默地俯首等待,等待着命运将我们分开。
    请你原谅我啊,请你原谅我。亲爱的朋友,你给了我你流浪的一生,我却只能给你,一
本,薄薄的诗集。
    日已夕暮,我的泪滴在沙上,写出了最后的一句,若真有来生,请你留意寻找,一个在
沙上写诗的妇人。

             咏 叹 调
不管我是要哭泣着或是 微笑着与你道别
人生原是一场难分悲喜的演出 而当灯光照过来时我就必须要唱出那最最艰难的一幕请你屏
息静听 然后再热烈地为我喝采
我终生所爱慕的人啊曲终人散后不管我是要哭泣着或是 微笑着与你道别
我都会庆幸曾与你同台

       灯 下 的 诗 与 心 情
不是在一瞬间 就能脱胎换骨的生命原是一次又一次的试探
所以 请耐心地等待我爱 让昼与夜交替地过去让白发日渐滋长让我们慢慢地改变了心情让
焚烧了整个春与夏的渴望终于熄灭 换成了一种淡然的逐渐远去的酸辛
月亮出来的时候也不能再开门去探望也能 终于由得它去疯狂地照进所有的山林

          揣 想 的 忧 郁
我常揣想 当暮色已降走过街角的你会不会忽然停步忽然之间 把我想起
而在那拥挤的人群之中有谁会注意你突然阴暗的面容有谁能知道你心中刹那的疼痛
啊 我亲爱的朋友有谁能告诉你我今日的歉疚和忧伤距离那样遥远的两个城市里灯火一样辉
煌

             习    题
在园里种下百合在心里种下一首歌
这样 就可以重复地 温习
那最初的相遇 到最后的别离从实到虚 从聚到散
我们用一生来学会的那些课题啊从浅到深 从易到难

          美 丽 的 心 情
假如生命是一列疾驰而过的火车快乐和伤悲 就是那两条铁轨在我身后 紧紧追随
所有的时刻都很仓皇而又模糊除非你能停下来 远远地回顾
只有在回首的刹那才能得到一种清明的酸辛 所以 也只有在太迟了的时候才能细细揣摩出 
一种无悔的 美丽的 心情

             散    戏
让我们 再回到那最起初最起初的寂寞吧
让我们 用长长的并且极为平凡的一生来做一个证明让所有好奇好热闹的人群都觉得无聊和
无趣
让一直烦扰着我们的等着看精彩结局的观众都纷纷退票 颓然散去这样 才能回复到最起初
最起初的寂寞吧
到那个时候 舞台上将只剩下一座空山山中将空无一人 只有好风好日 鸟喧花静到那个时
候白发的流浪者啊 请你请你 足静听
在风里云里 远远地互相传呼着的是我们不再困惑的年轻而热烈的声音

          雨 中 的 了 悟
如果雨之后还是雨如果忧伤之后仍是忧伤请让我从容面对这别离之后的别离 微笑地继续去
寻找一个不可能再出现的 你

        给 我 的 水 笔 仔
若你 能容我 在浪潮的来与去之间在这极静默 屏息的刹那若你 能容我写下我蕞后的一
句话
那两只白色的水鸟仍在船头回旋 飞翔向海的灰紫色的山坡上传来模糊的栀子花香
一生中三次来过渡次次都有同样温柔的夕暮这百转千回的命运啊我们不得不含泪向它臣服
在浪潮的来与去之间在洁净的沙洲上我心中充满了不舍和忧伤可是 我的水笔仔啊请容我 
请容我就此停笔
从今以后 你就是我的最后的 一句
也许有些人将因此而不会再互相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