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衣人金毛携的轻功就算比他强·被冲过来的郭人路挡了挡也是万万追不上
      他的。
      
        突听一声低陀:“下去。”
      
        房脊後突然出现了两个人·挡住了风栖悟的去路。
      
        其中有个人好像只挥了挥手凤牺梧就被震出,在房脊因跪倒退原路退回:“
      砰”的跌下院子刚好跌在那两名捕快的身上。
      
        房脊後的两个人轻轻一掠·也已落人院中,一个面容冷摸喜怒不形于色一个
      斯斯文文秀气得如少于。
      
        王动和林太平也来了。
      
        郭大路刚妨稳就拍手笑道:“我们的王老大果然有两下子。”
      
        王动道:“不是我。”
      
        不是他自然就是林太平。
      
        这小姑娘似的人竟有这麽大的本事?”
      
        谁也看不出却又不能不相信。
      
        这时风栖悟已被人象裹综于似的绑了起来。
      
        金毛狮仰天吐出口气·笑道:“追踪了叁十年·今天总算才将这条老狐狸抓
      住。”
      
        郭大路道:“赃物一定就在烧烤房里·随时可以搬出来。”
      
        金毛狮笑着道:“这就叫人赃并获当真是功德圆满。”
      
        郭大路道:“你也用不着谢我若是一定要谢就谢谢他吧。”
      
        他指着林太平·笑道:“我这位朋友长得虽然秀里秀气喝起酒来部象是个大
      水缸。”
      
        金毛狮眼睛膘着棍子道:“我们可真该谢谢他们才是你说该怎麽谢呢?”
      
        棍子沉着脸,道:“拿下来统统拿下来。”
      
        郭大路几乎跳了起来道:“你说什麽?”
      
        棍子沉声道:“这四人窝赃收赃纵不是风栖悟的同党也是江洋大盗统统给我
      五花大绑带回去严刑播问不怕他不招。”
      
        郭大路简直肚子都要气破气极了反而笑了道:“我倒要看看谁敢来动我。”
      
        棍子厉声道:“你敢拒捕。”
      
        王动忽然道:“不敢。”
      
        棍子道:“既然不敢还不柬手就缚。”
      
        王动道:“我们虽不敢拒捕只可惜你不是捕侠·而是强盗。”
      
        燕七道:“比强盗还凶。”
      
        王动道:“你们苦苦追踪风栖悟·根本不是为了他的人·而是为了他的钱。
      ”
      
        燕七道:“个捕头每月的新傣有多少?能养得起你们?就凭金大爷身上的这
      套衣服只伯连将军都穿不起。”
      
        王动道:“何况要雇这位只仁兄这样的职业杀手花费也不在少,官家自然是
      不会出这种钱的。”
      
        燕七道:“但贼赃却多得根天下到处有贼所以贼赃也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王动道:“小贼不妨拿回去邀功领赏,像凤栖悟这样的大贼·不如就索性自
      己留下了。”
      
        燕七道:“像这样的贼抓一个至少可以吃上个两叁年。”
      
        王动道:“但留着我们总有泄露风声的天所以不如也索性杀人灭口。”
      
        燕七道“你们做的事虽然比强盗凶·但却不犯法这真妙极了。”
      
        王动道“我早就说过黑吃黑反而有趣,就怕吃到鼻子里去。”
      
        两人一搭一档连郭大路和林太平都听得怔佐了江湖小这种见不得人的勾当他
      懂得实在没有燕七他们多。
      
        棍子几乎想发作却都被金毛狮拦住。
      
        等他们话说完金毛狮才笑道:“你们说的一点也不错我全部承认。”
      
        他指着棍子笑道:“这人在开封、洛阳济南、天津每个城里都有个家每个家
      里都有老婆单凭份捕头的薪樟·能养得起麽。”
      
        棍子板着脸道:“你的老婆也小比我少。”
      
        郭大路怒道:“只可措你们这些老婆眼看都要做寡妇了。”
      
        金毛狮笑道:“你们叮细道我为什麽要将这些事说给你们听。”
      
        他指着墙头道:“这坐有〈十张强弓四十把快刀·这些人都是我过命的兄弟
      他们会不会放你们走?”
      
        棍子冷冷道:“乱箭穿心而死,那滋昧可不太好受。”
      
        金毛狮道:“何况还有这位我不惜重资请来的黑仁兄。”
      
        他笑了笑接看也:“你们当然也知迫他不姓黑他那柄剑中少就可以对付你们
      网二个所以我看你们不如还是听话些好至少此也死得痛快点。”
      
        郭大路怒道:“放你妈的屁。”
      
        金毛狮变色道:“先杀了他以敬效尤。”
      
        黑衣人员手站在旁边此刻忽然道:“你要谁钉疮。”
      
        金毛狮道:“当然是你。”
      
        棍子道乐─个多加黄金叁白两。”
      
        黑衣人道:“好”
      
        他忽然反手拔刨剑一闪已刺入』金七狮的肩头。
      
        不是长剑是短剑
      
        四尺检曲剑鞘中装着的竟只个过是柄尺七寸长的短剑。
      
        金毛狮本来也不是容易对付的角色他中但既想不到黑衣人会向他出手,更想
      不到有这麽短的一柄剑。
      
        棍子大惊之卜喝道:“射”
      
        喝声中他身形已掠起。
      
        但别人怎麽会放他走。
      
        郭大路燕七,两个往上一夹·棍子斜斜冲出。
      
        王动本来没有动。
      
        现在忽然动了只动了一动。
      
        这一动之准之快·也简直叫人没法子形容。
      
        棍子只觉眼前一花·自己的手上就好像忽然多了付手拷。
      
        墙头上的人呼啸一声抛弓的抛弓丢刀的丢刀眨眼间就逃得一个不剩·他们得
      到的好处还不值得他们拼命。
      
        然後每个人的眼睛都瞪着那黑衣人谁也小知道这人究竟是怎麽回事。
      
        金毛狮的目中更似已要冒出火来咬着牙道“你拿了我的金子却反过来咬我一
      口你这种人简直连狗都不如。”
      
        黑衣人淡谈道:“我本来就不是狗。”
      
        金毛狮道:“久闻‘剑镀游魂’南宫丑是条好汉,说一不下所以我们才不惜
      重金请你来,怎知终日打雁的人今日倒被雁啄了眼。”
      
        黑衣人道:“你们本来就瞎了眼。”
      
        金毛狮道:“你……你难道……
      
        黑衣人道:“你以为我真是南宫丑?”
      
        金毛胸道:“你不足南宫丑是谁?”
      
        黑衣人道:“也是个专找人麻烦的人只不过这次是特地来找你们麻烦的。”
      
        金毛狮道:“你究竟是谁??
      
        黑衣人道:“你的头顶土司提督老爷早巳知道你们有毛病了所以特地请我来
      调查调查你们究竟是什麽花样。”
      
        他发出声短促闹尖锐的冷笑接着道:“现在你自己供出了自己的罪状真凭实
      据全都有了这是不是也叫做人赃并获、功德圆满”
      
        金毛狮瞪着他,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
      
        个人这才向上动他们护了拱手笑道“无论那行里都有败类同门里不例外们中
      四位下次见到捕快时莫耍以为人人都和他们一样。”
      
        郭大路含笑道:“实不相瞒我也几乎就做过捕快。”
      
        四衣人道:“今日之事全仗着四依仗义援手这叁个人我观存就想带回去交差
      了。”
      
        燕七道:“请便。”
      
        郭大路忽然拍了拍风栖悟的肩笑道:“其实进了监牢反而会更舒服些那些包
      管一文钱都用不着花。”
      
        风栖悟翻了翻白服,除了翻白眼外他还能做什麽别的?”
      
        黑衣人道:“至於这贼赃……”
      
        郭大路道:“贼赃自然该入库充公。”
      
       
      
        燕七和郭大路全都笑了。
      
        王动
      
        郭大路失笑道:“你这人做事倒真是神出鬼设·究竟是什麽时候来的?什麽
      时候做了奎元馆的夥计?”
      
        王动谈谈道:“难得被郭大少请次客,若是睡过了头,错过机会岂非冤枉得
      很?倒不如索性头天晚上就赶来睡在这里等也免得走路。”
      
        燕七笑道:“好主意·王者大做事果然是十拿九稳能请到这麽诚心诚意的客
      人做主人的也一定感动得很。”
      
        郭大路满肚子苦水吐也吐不出·只有嘿嘿的乾笑,贿哺道:“我实在感动得
      很,简直他妈的感动极了。”
      
        王动道:“现在还没到你感动的时候,等我们吃起来那才真要你感动四。”
      
        燕七道:“不错非他妈的要他感动得限泪直流不可。”
      
        奎元馆地方不小有楼上楼下两层楼下也有十七八张桌子。
      
        晚上桌于就都拼在一起·店里的夥计就在桌子上打铺。
      
        店里共有七个夥计·现在正一个个睡眼捏松的爬起来,纷纷招呼着王动,显
      得既又亲切。:“王大哥等的人已经来了麽?”:“还不快起来招呼王大哥的客
      人”
      
        郭大路眼睛发直真想问问王动什麽时候又做了这些人的大哥?
      
        他忽然发觉王动这人做事不但神出鬼没而且交朋友也有两手他自己就永远汲
      法子阻饭铺的夥计交上朋友。
      
        燕七已忍不住问道这地方你以前常来麽?”
      
        王动道:“这还是第一次。”
      
        燕七的眼睛也直了心里也实在佩服得很,一天晚上就能够将饭铺里的夥计弄
      得这麽服贴可真不是件容易事。”
      
        王动道:“你们要吃什麽,说吧·我这就叫他们去起火。”
      
        燕七道:“给我来碗婉鸡面·煮叁个蛋下去,再煎两个排骨有曰鱼和看肉也
      来两块。”
      
        王动道:“我也照样来一份好了郭大少呢?”
      
        郭大路又圃了口口水道:“我……”
      
        他的话还没有说出口燕七已抢着道:“他不要·他已经吃得快服死了。”
      
        郭大路又急又气又恨,恨得牙痒痒的,手也痒痒的恨不得持拳头塞到这多理
      蟹的醚里去。
      
        燕七眼珠子直转好像在偷偷笑,忽又问道:“林太平呢?来了没有?”
      
        王动道:“也来了还在楼上睡大觉。”
      
        燕七笑道:“看不出他睡觉的本事例也不小。”
      
        楼上非但没有人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屋角里有几张桌子拼在起,桌上的确铺着被,但被窝却是空的。
      
        燕七道:“他的人呢?”
      
        王动也在发怔道:“我刚刚下楼的时候他明明还睡在这里的·怎麽一下子人
      就不见了?”
      
        燕七道:“你没看到他厂楼?”
      
        王动摇摇头,眼睛耵着扇窗于。
      
        燕七笑道:“看来这人做事也有点神出鬼没又不要他付帐,他溜什麽?”
      
        他眼睛也随着王动向那扇窗子看过去。
      
        楼上共有八扇窗于,只有这扇窗於是开着的。
      
        燕七又道:“刚这扇窗於是不是开着的?”
      
        王动道:“没有我不喜欢开着窗于睡觉我怕着凉。”他悄悄的走向窗口。
      
        窗下就是奎元馆的後门·後门对着条小河·河上有条小桥。
      
        河水虽然又脏又臭小桥虽然又破又旧但现在太阳刚升起·淡淡的阳光照着河
      水河水上的晨罗还未消散徽徽的风吹着河醉的垂柳·风中隐隐传来鸡哺看来倒真
      还有几分诗情画意。
      
        杀风景的是,桥对面正有个背着孩子的妇人蹲在河衅洗马桶。
      
        燕七皱了皱眉又皱了皱鼻子大声道:“这位大嫂刚有个人从这扇窗户里下去
      你瞧见了没有?”
      
        妇人拾起头瞪了他眼又低下头璃哺道:“大清早的,这人莫非擅见鬼了麽?
      ”
      
        燕七碰子一鼻子灰·只有苦笑着哺闻道:“这小子到哪里去了?莫非掉在河
      里淹死了麽?”
      
        郭大路肚于越来越空虚火上升正想找个人出出气,板着脸道:“淹死一个少
      一个就怕他淹不死。”
      
        王动眼角园着他,道:“这人今天早上怎麽这麽大的火气,难道昨天晚上还
      没有把火气放出去?”
      
        燕七吃吃笑道:“人家昨天晚上又有臭又有女菩萨,就算有天大的火·也该
      出得干乾净净。”
      
        王动道:“女菩萨?臭?难道昨天晚上他睡在破庙里的?那就不如到这里来
      睡桌于了。”
      
        郭大路的脸一下子就涨得通红幸好这时夥计已端着两碗面上楼,好大的两碗
      面,还外带两大碟园鱼排骨。阵阵香味随着热气往郭大路鼻子里钻你叫郭大路怎
      麽还受得了?
      
        郭大路忽然集中精力全心全意的盯着桌子下面·就好像桌子下面正有几个小
      妖怪在演戏。
      
        燕七和王动嘴里虽在吃着面眼也不由自主随着他向桌子下瞧了过去,
      
        郭大路就趁着这机会飞快的伸出手·往最大的块排骨上莎了过去。
      
        谁知他的手刚摸到排骨双筷了突然乎空飞过去,“彼”的,在他手背上重重
      的敲了下。
      
        燕七正在斜眼园着他带着笑道“刚吃了十七八样东西;还想偷人家的肉·难
      道真是饿死鬼投胎?”
      
        这小子当真是天生的一双贼眼。
      
        郭大路涨红着脸汕汕的缩回了手璃闻着:“不知好歹好心替他赶苍蝇·他反
      而要咬我口。”
      
        燕七道:“这麽冷的天·哪来的苍蝇?”
      
        王动道:“苍蝇虽没有·至少臭总有几个。”
      
        这两人今天也不知犯了什麽毛病时时刻刻都在找郭大路的麻烦随时随地都在
      跟他作对。
      
        郭大路只好不理不睬个人发了半天怔·忽然笑道:“你们知不知道我在想什
      麽?”
      
        没有人说话,因为嘴里都塞满了肉。
      
        郭大路只好自己接着道:“我在想这碗面的味道一定不错。”
      
        燕七喝口面汤把由送下肚·才笑道“答对了我们真还很少吃到这麽好吃的面
      。”
      
        郭大路道:“你知不知道这碗面为什麽特别味道不同?”
      
        燕七眨眨眼道:“为什麽?”
      
        郭大路悠然道“因为这碗面是用河里的水煮的·洗马桶的水酥通当然特不同
      了。”
      
        燕七居然不动声色反而嘻嘻道:“就算是洗脚水煮的面,也比饿着肚子汲有
      面吃好。”
      
        郭大路怔了半晌忽然跳起来,张开双手,大叫道:“我也要吃,非吃不可谁
      再不让我吃,我就要拼命了。”
      
        林太平坐着在发怔。
      
        他已回来了很久发了中天怔好像在等着别人问他:“怎麽会忽然失踪?到哪
      里去了?于什麽去了??
      
        倡偏没有人问他就好像他根本没有离开过似的。
      
        林太平只有自己说出来,他先看了郭大路一眼才缓缓道:“我刚看到了一个
      人你们永远都想不到是谁。”
      
        郭大路果然沉不住气了问道:“那个人我队不认得?”
      
        林太平道:“就算不认得至少总见过。”
      
        郭大路道:“究竟是谁?”
      
        林太平道:“我也不知道他是谁因为我也不认得他。”
      
        郭大路又怔住了苦笑着道:“这人说的究竟是哪一国的话?你们谁能听得懂
      他在说什麽?”
      
        林太平也不理他,接着义道:“我虽不认得他的人却认得他那身衣服。”
      
        郭大路忍不住又问道:“什麽衣服?”
      
        林太平道:“黑衣服。”
      
        郭大路笑了道:“穿黑衣服的人满街都是,你随便从骡里都能找到几十个。
      ”
      
        林太平道:“除了他的衣服外我还认得那人的那柄剑。”
      
        郭大路这才听出点名堂来了互刻追问道:“什麽样的剑?”
      
        林太平道:“尺七寸长的剑却配着四尺长的剑圈。”
      
        郭大路吐出口气道:“你什麽时候看到他的?”
      
        林太平道:“你们来的时候。”郭大路忽然笑了道:“你认为这件事很奇怪
      ?”
      
        林太平道:“你认为不奇怪?”
      
        郭大路道:“他本来就是要到县城里来交差的你若没有在这里见到他那才奇
      怪。”
      
        林太平道:“他本来应该将金狮、棍子、风栖梧和那批贼赃都交到衙门里去
      是不是?”
      
        郭大路道:“是。”
      
        林太平道:“但衙门里劫没有听说过这件事,这两天根本没有人押犯人来。
      ”
      
        郭大路这才觉得有点吃惊道:“你怎麽知道的?”
      
        林太平道:“我已经到衙门里去打听过了。”
      
        郭大路想了想道:“也许他准备将犯人押到别的地方去。”
      
        林太平道:“没有犯人。”
      
        郭大路皱眉道:“没有犯人是什麽意思?”
      
        林太平道:“没有犯人的意思就是金沥子、棍子、风栖梧·已经全不见了,
      那批贼赃也不见了·我一直迫踪到他落脚的地方·那地方只有他一个人。”
      
        郭大路怔住了。
      
        燕七和王动也怔住了。
      
        林太平将郭大路面前的酒一饮而尽·淡谈道:“现在你认为这件事奇怪不奇
      怪?”
      
        郭大路道:“奇怪。”杀人与被杀桌子已拉开·棉被已收定。
      
        至元馆客人上座的时候已经快到了。但现在楼上卸还是只有他们四个人。四
      个人动也不动的坐在那里就象是四个木头人。
      
        会喝酒的木头人。
      
        壶里的酒就象是退潮般消失了下去,大家你杯,我一杯·自已倒,自已喝谁
      也不去招呼别人。
      
        然後燕七、王动、郭大路就象是约好了似的,同时大笑了起来。
      
        他们就算是白痴,现在也知谊这次又上了别人个大当。
      
        那黑衣人根本就不是官差也不是什麽提督老爷派来调查金狮子和棍子的密探
      ·他也是黑吃黑。
      
        被人骗得这麽惨本是很恼火的事。
      
        但他们却认为很可笑。
      
        燕七指着郭大路笑道:“王老大说的一点也不错,该聪明的时候你反面糊涂
      了,不但檄添而且笨不但笨而且苯得要命。”
      
        郭大路也指着他笑道:“你呢?你也并不比我聪明多少。”
      
        林太平一直在旁边路费的看着他们等他们笑声停下来,才问道:“你们笑完
      了没有”
      
        翱大路隅着气,道:“还没有笑完,只不过已没有力气再笑。”
      
        林太平谊:“你们认为这件事狠可笑?”
      
        王动忽然田了翻自眼道:“不笑怎麽办?哭麽?”
      
        这就是他们做人的哲学
      
        他衡会笑敢笑,也懂得笑。
      
        笑不但可以令人欢偷也可以增加你对人生的情心和勇气。:“笑的人有福了
      因为生命是用于他商的。”
      
        林太平看来却笑不出。
      
        郭大路道:“你为什麽不跟我盯样笑?”
      
        林太平谊:“若是笑就能解决问题·我定比你们笑得还厉害。”
      
        郭大路道:“笑就算不能解决问题至少总不会增加烦恼。”
      
        他又笑了笑接着道:“何况你若学会了用笑去面对人生,渐渐就会发觉人生
      本没有什麽真正不能解决的问题。。
      
        林太平道:“无论你笑得多开心还是样被人骗。”
      
        郭大路道:“你不笑还是样被人骗了既然已被骗为什麽不绍?”
      
        林太平不说话了。
      
        郭大路道:“你究竟有什麽问题?”
      
        燕七道:“你为什麽对这件事如此关心”
      
        林太平沉默了半购道:“因为那人就是真的南富丑。”
      
        燕七道:“你怎麽知道?”
      
        林太平道:“我就是知道。”
      
        郭大路道:“南富丑和你又有什麽关系”
      
        林太平道:“没有关系就因为没有关系所以我才要……”
      
        郭大路道:“要怎麽样?”
      
        林太平道:“要杀了他。”
      
        郭大路看看燕七又看看王动道:“你们听见他说的话没有?”
      
        王动动也中动。
      
        燕七点点头。
      
        郭大路道:“这孩子说他要杀人。”
      
        王动还是不动。
      
        燕七又点点头。
      
        郭大路馒馏的回过头看着林太平。
      
        林太平脸上点表情也没有。
      
        郭大路道:“你刚巳看见他?”
      
        林太平遭:“是。”
      
        郭大路忽然笑了,道:“那麽你刚为什麽不杀了他?”
      
        林太平脸上还是点表情也没有他脸上就象是颤上了个面具。
      
        铁育色的面具,看来似乎已有点可怕。
      
        他一字宇道:“我已经杀了他。”
      
        壶里又添满了酒,因为王动吩咐过:“看到我们的酒壶空了就来加满。”
      
        至元馆里的夥计对王动很服贴。
      
        每个人都瞪大了眼睛望着酒壶。
      
        郭大路忽然笑了笑,道:“酒不是用眼喝的。”
      
        预七道:“我的田狠忙。”
      
        翱大路谊:“忙什麽?”
      
        蔬七道:“忙着把想说的话吞回肚了里去。”
      
        客人已渐渐来了这里已不是说话的地方。
      
        郭大路端起酒杯又放下道:“郭大少难得请次窖”…“
      
        燕七道:“这次便宜了你·我们走吧。”
      
        林太平第个站了起来土动居然也站了起来。
      
        郭大路的手已伸到他面前。
      
        王动看看他·道:“你想干什麽?想要我替你看手相?”
      
        郭大路勉强笑了笑,道:“不必看了我是天生的夯命最要命的是只要我想请
      客袋子里就算有钱也会飞走。”
      
        王动道:“你想问我借钱付帐?”
      
        郭大路乾咳了几声道:“你知道,我昨天晚上干的是件很费钱的事。”
      
        王动本来想笑了,但看了林太平眼·却叹了口气·道:“你找错他。”
      
        郭大路憎然道:“你的钱也花光了?”
      
        王动道:“昭。”
      
        郭大路道:“你…”你怎麽花的?”
      
        王动道:“我昨天晚上千的也是件很费钱的事。”
      
        郭大路道:“你在於什麽?”
      
        王动道:“世上只有件事比找女人更费钱那就是赌。”
      
        郭大路道:“你输光了?输绘了谁?”
      
        王动道:“这饭铺里的夥计。”
      
        郭大路怔了半晌忍不住笑了道:“难怪他们对你这麽服贴贩铺里的夥计对冤
      大头总是特别服贴的·何况你若把钱输给我我也一样服贴你。”
      
        王动道:“冤大头不止我个。”
      
        郭大路道:“还有谁?”
      
        王动看看林太平·又看看燕七。
      
        郭大路踢起来,道:“难道你灯的钱都输光了?”
      
        没有人出声,沉默就是答复。
      
        郭大路又一屁股坐了下去,苦笑道:“如此说来,这些夥计岂非全发了财?
      ”
      
        王动道:“他们也发不了财他们迟早也会翰给别人的。”
      
        郭大路馏促的点着头,闻购道:“不错,来得容易去得侠怎麽来的怎麽去。
      ”
      
        王动道:“但我们对人类总算也有点贡献。”
      
        郭大路道:“什麽贡献?”
      
        王动道:“钱流通得越快,市面越繁荣,人类就是这样进步的。”
      
        郭大路想了想苦笑道:“你说的话好像总有点道理。”
      
        王动道:“所以你也不必难受。”
      
        翱大路道:“我难受什麽?我又没有翰…。“
      
        王动道:“抱歉的是我们把你的钱也一齐输了。”
      
        郭大路怔佐。
      
        王动道:“破庙里的泥菩萨就算陪人睡觉·也不会收钱的。”
      
        郭大路的眼睛馒侵的变圆了,道:“你们知道?”一”你们早就串通好了的
      ……偷我的小伯就是“…“
      
        他手指忽然直戳到燕七的鼻子上大叫道:“就是你。”
      
        燕七道:“答对了。”
      
        郭大路把揪佐他衣襟咬着牙道:“你为什麽做选种事?”
      
        燕七不说话脸却似有点发红。
      
        王动谈淡道:“他也是为你好,他不想朋友得花柳病。”
      
        郭大路的手馒馒放开屁股又坐在椅子上手摸着头哺哺道:“天呀…天呀,你
      怎麽会让我交到这种好朋友的?”
      
        他忽又踢起来,咬着牙道“你盯既然知道四个人都已囊空如洗,为什麽还要
      在这里大吃大喝?”
      
        王动道:“为了要让你高兴。”
      
        郭大路忍不佳叫了起来道:“让我高兴?”
      
        王动道:“个人请客的时候·总是特别高兴的是不是?”
      
        郭大路双手抱头道:“是是是我真高兴真他妈的高兴得不如死算了。”
      
        个夥计忽然走过来,道:“王大哥不必为付帐的事发愁这里的帐已算滑了。
      ”
      
        郭大路叹了口气,道:“想不到这里总算有个良心好的人。”
      
        这夥计脸红了红,笑道:“我本来的确想替王大哥结帐,只可俗有人抢着先
      把帐会了。”
      
        王动道:“是谁”
      
        这夥计道:“就是坐在那边角上的那位客人。”
      
        他回过身,想指给他们石又征伎。
      
        那边角上的桌子上还摆着酒莱,人却已不见了。
      
        郭大路走在最後面,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拍了拍那送客下楼的夥计肩膀,道:
      “我有件事想问问你。”
      
        这夥计道:“请说。”
      
        郭大路道:“你赢了这麽多钱准备怎麽花呢?”
      
        这夥计道:“我不准备花它。”
      
        郭大路瞪着他就好像忽然看到个圣人似的。
      
        这夥计忽又笑了笑道:“我准备用它作本钱再
      
        马车不能山,他们就走上山。
      
        他们走得很慢。
      
        因为他们知道无论走得多慢,总还是会走到的。
      
        天已渐渐黑了。
      
        他蔚也绝不担心。
      
        因为他们知道天很快还会亮的。
      
        所以他们心中充满了欢偷·就连林太平眼睛都明亮了起来。
      
        他们终于看到了王动那栋房于虽然是栋又旧又破的房子但在这夕阳田脆的黄
      昏时看来也美丽的似宫殿。
      
        每个人都有座宫殿他的宫殿就在他心里。
      
        奇怪的是,有些人却倔偏找不到。
      
        王动尖锐曲面容也变得柔和起来忽然笑了笑问道:“你们猜猜我回去後·第
      件事想于什麽?”
      
        郭大路和燕七同时抢着道:“上床睡觉。”
      
        王动道:“答对了。”
      
        但人生中时常也会发生意外的。
      
        他们还没有走到那栋屋子·忽然看到窗千里亮起了灯光。
      
        开始时是对着门的那扇圈子。
      
        然後每扇窗子都接着有灯光亮起。
      
        灯光明亮
      
        他们又怔佐。
      
        燕七道:“屋千里有人?”
      
        郭大路道:“会不会有朋友来看你?”
      
        王动道:“本来是有的自从我将最後一张椅子卖掉了後朋友就忽然全都不见
      了。”
      
        他淡谈的笑了笑·接着道:“他们也许全都和我一样懒伯来了之後没地方坐
      。”
      
        这淡谈的笑容·正象征着他对人生了解得多麽深刻。
      
        所以他对任何人都没有很大的要求。
      
        他给的时候从没有想到要收回来这也许就是他为什麽活得比别人快乐的原因
      之。
      
        燕七皱眉道:“那麽是谁点的灯呢?”
      
        郭大路笑道:“我们何必猜?只要进去看看岂非就知道了?”
      
        这本来也是种很正确的态度但这次却错了。 他们进去看了,还是不知道。
      来路不明的书生陵☆坐没有人。
      
        灯就象是自己燃着的。
      
        崭新的铜灯亮得象黄金。
      
        崭新的铜灯摆在崭新的梨花木桌卜崭新的桌予摆在崭新的波揪地毯上铜灯旁
      边还有鲜花什麽都有。
      
        只要是你能在一间屋子里看到的东西这屋子里就样样俱全。
      
        这里就像是出现了奇迹。
      
        唯一还没有改变的就是王动的那张大床。
      
        但冰上也换了崭新的被褥被上还放着花朵。
      
        郭大路站在门口,看得眼珠于都快掉了卜来。哺哺道:“我们是个是企错了
      地方?”
      
        燕七苫笑道:“没有走错别的地方绝没有这麽大的床。”
      
        郭大路叹道“看来这地打真象是有神仙来照顾过了不知道星个是安神仙?”
      
        燕七道:“看来量老大下也和蔼永样是个考户感动了天卜的仙子。”
      
        郭人路道“仙子说不定是来找我的我也足个孝子“
      
        燕七道:“你是个傻子。”
      
        他们暇里虽这麽样说心里却都已明白定有个人将这些东西送来这人也许就是
      那在奎九馆替他们讨帐的人。
      
        他们这麽说只不过是在掩饰心里的惊疑和不安。
      
        因为他们猜不出这人是淮更猜不出这人为什麽要做这些事。
      
        上动慢慢的走到床边慢慢的脱下鞋子很快的躺了下来。
      
        他无论做什麽事时都慢条斯理点也不着急只有销下去时纫快得很·快得要命
      。
      
        郭大路皱眉道:“你就这样睡了麽?”
      
        王动打了个呵欠呵欠就算他的回答。
      
        郭大路道:“你知不知道这些东西是推送来的?”
      
        王动道:“不知道。我只知道累了就要睡觉。”
      
        这些东西是仙亥送来的也好,是恶鬼送来的也好他都不管。就算天下所有的
      仙女和恶鬼全都来了也不能叫他不睡觉。
      
        他只要闭上眼睛好像就立刻能睡得着。
      
        郭大路叹了口气道:“我倒还真佩服他。”
      
        燕七咬着酮唇道:“我到後面的院子去看看也许人在那里。”
      
        後面的院严里还有排属於就是那天酸梅汤他们住的地方。
      
        前面这排屋于除了正厅和花厅外·还有七八间的房除了上动睡的这间外还有
      了间屋于里也摆着很舒服的床。
      
        郭大路瞒哺道:“他居然还知道我们有四个人住在这里想得真周到。”
      
        突听燕七在後面院子里大叫道:“你们快来看看,这时有个……有个……”
      
        有个什麽东西他竟好像说不出来。
      
        郭大路第个冲出众林太平也在後面跟着。
      
        院子里已打扫得很乾净·居然还从哪里移来』竿修竹丛菊伦燕七小站在菊花
      丛中看着样东西发呆。
      
        他看着的赫然是口棺材。
      
        崭新的棺材。
      
        棺头上仿佛刻着行字仔细看上面刻的赫然竟是“南富』二抠”。
      
        林太平突然电身冰冷连噶唇上的血色都褪得干乾净净。
      
        郭大路心里也有点发毛忍不住问道:“你在什麽地方杀他的?”!
      
        林太平道“就……就在外面。”
      
        郭大路道:“什麽地方外面。”
      
        林太平道:“他位的屋户外面。”
      
        郭大路道:“你杀了他後有没有把他的体埋起来?”
      
        林太乎咬着嘴唇摇摇头。
      
        郭大路叹道:“你倒具是管杀不管埋。”
      
        林太平的样子就好像义要哭出来了。
      
        燕七道:“无论谁第一次杀人的时候都难免心掂意乱杀人之後怕连看都不敢
      再看一眼哪里顾得了别的。”
      
        郭大路道:“你这倒好像是经验之谈。”
      
        燕七道:“你莫忘了,我虽然没有杀过人·至少被人杀过。”
      
        郭大路叹了口气,道:“你杀他的时候,旁边还没有别的人?”
      
        林太平又摇摇头。
      
        郭大路道:“若没有别人,是谁把他尸身装进棺材里?这棺材又是谁送来的
      ?”
      
        他忽然笑了笑又道:“总不会是他自己肋进棺材再将棺材送来的吧。”
      
        郭大路有个毛病无论什麽时候都忍不住要开开玩笑。
      
        他自己也知道这玩笑开得并不妙。
      
        林太平的脸色变得更惨·咬着嘴唇,呐呐道:“我.…我本不是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棺材里忽然“略”的响。
      
        接着又是“略”的响。
      
        燕七和郭大路的脸色也不禁变了。:“莫非棺材里的死人已还魂”
      
        郭大路拍了拍林太平的肩,勉强笑道:“用不着害怕他活着时我们都不怕死
      了怕什麽?”
      
        燕七道:“既然不怕·就索性打开棺材·让他出来吧。”
      
        他好像真的要去将棺材打开。
      
        郭大路忍不住道:“等等。”
      
        燕七道:“你不是不怕的吗”
      
        郭大路道:“我当然不怕,只不过……只不过…─☆:“降·降略”这次棺
      材里竟一连串的响了起来,而且声音比刚才更大真的好像死人急着要出来。
      
        胆子小的人,此刻怕早已被吓得落荒而逃了。
      
        林太平忽然道:“让我来开这口棺材他反正是来找我的。”
      
        郭大路道:“你不能去,还是让我来。”
      
        他口里说着话·人已跳了过去。
      
        其实他心里也很怕·也许比别人还伯得厉害,这若是他自己的事·说不定已
      溜之大吉。
      
        但林太平是他的朋友·只要是朋友的事,他就算伯得要命也会硬着头皮挺上
      去。
      
        燕七瞧着他目光又变得狠温柔忽然道:“你不怕被鬼抓去”
      
        郭大路道:“谁说我不怕的?”
      
        他田里在说“怕”,手已将棺材盖起。:“田”的一样活生生的东西从棺材
      里窜了出来。
      
        从棺材里跳出来的这样东西也在叫·“汪汪汪”的叫。
      
        是条狗黑狗,活生生的黑狗。
      
        郭大路怔在那里,接着汗·想笑却笑不出口过了很久,才长长吐出口气苦笑
      着道:“这玩笑实在开得不高明·只有白痴才会开这种玩笑。”
      
        燕七道:“他绝不是白痴·也绝不是在开玩笑。”
      
        郭大路道:“不是开玩笑是什麽?”
      
        藏七道:“这人不但知道林太平杀了南宫丑·而且还知道林太平住在这里。
      ”
      
        郭大路叹道:“他知道的事确实不少可是他为什麽要这样做的?”
      
        燕七也叹了口气道:“也许他另有用意也许他只不过吃饱了饭没事做丽己不
      管是为了什麽·他既然已做了就绝不会停止。”
      
        郭大路道:“你认为他定还要做些别的事?”
      
        燕七点点头道:“所以我们只要能沉任气,就一定会等得到他的。”
      
        他也拍了拍林太平的肩笑道:“所以我们现在还是去睡吧放着那麽好服的床
      不睡才真的是白痴。”
      
        只听王动的声音远远从屋子里传出来道:“答对了。”
      
        第二天早上郭大路是被一串铃声吵醒的。
      
        他醒的时候铃声还在“叮叮当当”的响好像是从花厅那边传过来的。
      
        每个人起床时火气总比平时大些尤其是被人吵醒的时候。
      
        这就叫做“下床气”。
      
        郭大路忍不住吼了起来道:“是谁在穷摇那鬼铃销?手痒麽”
      
        他叫的时候好像听到王动也在叫。
      
        铃声却还是不停。
      
        郭大路跳起来赤着脚冲出去哺陶地道:“定是燕七那小予他的手好像随时随
      地都会痒。”
      
        只听一人笑道:“我的手痒时想打人却绝不摇铃。”
      
        燕七也出来了身上的衣服居然已穿得整整齐齐。
      
        这个人好像每天都是穿着衣服睡觉的。
      
        翱大路揉了揉眼睛作了个苦笑又皱着眉说道:“总不会是林太平吧除非他真
      的是被鬼迷住了。”
      
        铃声还在响。
      
        这时他们听得很清楚的确是从花厅里传出来的。
      
        两个人对望了一眼同时冲了进去。
      
        林太平的确在花厅里但摇铃的却不是他。
      
        他只不过站在那里发怔摇铃的是条猫。
      
        黑猫。
      
        个铃挡用绳子吊在花架卜绳予的另头就绑在这黑瞄的脚
      
        黑猫不停的跳铃销不停的响。
      
        花』’中的桌子卜摆着大桌的东西都是吃的东西有鸡、有鸭、有包子、有馒
      头、还有大酒。
      
        黑猫播铃·原来是叫他们来吃早饭。
      
        郭大路忍不住又揉揉眼睛道:“我的眼睛有毛病麽?”
      
        燕七道:“你的眼睛只有在看到女人时才会有毛病。”郭大路苦笑道“也许
      这是条亥黑猫。”
      
        燕七道:“是公的。”
      
        郭大路道:“你怎麽知道??
      
        燕七道:“因为他看来并不喜欢你。”
      
        郭大路眨眨眼道:“就算是母的也不会喜欢我喜欢的定是王老大。”这次轮
      到燕七不懂了·忍不住问道“为什麽”
      
        郭大路道:“母猫都喜欢懒猫。”
      
        突听王动的声音在後面道:“我看这条猎定是女的。”
      
        这次郭大路和燕七都不遭了几乎同时问道:“为什麽?”
      
        王动道:“因为它会做饭。”
      
        猫当然不会做饭。
      
        郭大路撕下条鸡因塞进嘴里又拿出来·道:“鸡还是热的。”
      
        燕七道:“包子也是热的。”
      
        郭大路道:“看来这些东西送来还不久。”
      
        燕七道:“答对了。”郭大路道“是谁送来的呢?难道也是那个在奎元馆替
      我们付钱的人”
      
        燕七道:“又答对了。”
      
        郭大路谊:“他为什麽要这样拍我们的马屁,难道真是我乾儿
      
        颓七道:“眯隙”…昧眯……”
      
        翱大路道:“你几乎变成一条猫了,我可听不懂溯说的话。”
      
        颓七“窿际”一笑,道:“我是在跟你的于儿子说话。
      
        他将每样东西都撕了点放在盘子上那黑猫已跳了过来燕七轻轻抚着它脖子上
      的毛道:“这些东西都是你送来的·你自己先尝点吧。”
      
        郭大路也笑了道:“这人好孝顺,看来倒好像是这条猫的乾儿其实他当然也
      知道痈七这样做是为了要试试这些东西里有没有嚣。
      
        燕七做事好像总是特别细心看来却偏倔又不象是个细心的
      
        细心的人没有那麽脏的他简直就从来不溉澡。
      
        食物中没有毒郭大路的鸡腿已下了肚。
      
        燕七道“看来这人对我们倒没有什麽恶意只不过有点毛病丽
      
        翱大路道“不但有点毛病,是有很多毛病·毛病不大的人怎麽会做这种事?
      ”
      
        他吞下个包子,忽又道“这人一定是个亥的。”
      
        苑七道“你怎麽知道?”
      
        田大路理“只有女人才舍做这疯疯摄田的事。”
      
        苑七咬着田曰居然也点了点头,才说道“她这麽样做说不走是因为看上了你
      ,要讨好你·因为”一。”
      
        翱大路笑了忍不住问道“因为什麽?因为我很有男子气?还是因为我长得俊
      ?”
      
        燕七道“都不是。”
      
        郭大路道“是因为什麽呢?”
      
        燕七谈谈道“只不过因为她是个病疯田田的女人,也只有疯疯田园的女人才
      会爱上你。”
      
        郭大路想板起脸·却又忍不住笑了,道“疯女人至少总比没有女人好。”
      
        窗外阳光普照大地,在这种天气里别人无论说什麽他都不会中气尤其不会对
      燕七生气。
      
        他喜欢燕七。
      
        他渐渐觉得自己在这堆朋友中最喜欢的就是燕七。
      
        奇怪的是藏七却侗偏好像处处都要愿他作对,随时随地都要机会臭臭他。
      
        更奇怪的是·燕七越臭他他越喜欢燕七。
      
        王动总是在旁边看着他们臭来臭去他看着他们的时候,眼瞪里总是有种很特
      别的笑意。
      
        郭大路的手刚将包子送到切里去就去拿酒杯。
      
        燕七瞪了他下眼道“酒鬼你难道就不能等到天黑再喝酒吗”
      
        郭大路笑了笑居然将酒杯放下来哺哺地道“谁说我要喝酒·我只不过是想用
      酒来源漱口而已。”
      
        就在这时他们忽然听到外面有人在馒声长吟“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有
      家停车坐看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好片风光呀·好一处所在。”
      
        郭大路又笑笑,道“来了个酸丁。”
      
        王动道“不是一个,是叁个。”
      
        郭大路道“你怎麽细道?”
      
        王动还没有说话,外画果然有另一人的声音道“公于既然喜欢这里·咱们不
      如就在这里歇下吧我走得腿都酸了。”
      
        又有人道“不知道这家的主人是谁?肯不肯让我们进去坐
      
        这两人的声音听来还是孩子,,但孩子也是人,来的果然是叁个
      
        郭大路叹了口气,道“好灵的耳朵·虽然只不过是条檄猎·耳朵还是比人灵
      。”
      
        “隙”的一声那黑猫已窜了出去。
      
        猫的耳朵果然特别灵·连王动自己都不禁笑了。
      
        只听那位公于道“高门掩而不闭灵奴已来迎客看来这家主人不但好客而且,
      还必定风雅得很”一。风雅得狠。”
      
        郭大路忍不住笑道“风雅虽未必好客却倒是真的。”
      
        他第个迎了出去。
      
        旭日新鲜得象刚出护的馒头,令人看着不由自主从心底升出一种温暇之意。
      
        在这麽好的天气里,无论谁都会变得份外友善的。
      
        郭大路脸上带着友善的微笑望着门外的叁人。
      
        两个垂图童予一个背着个书箱个铣着担子站在他们主人身後两张小脸被晒得
      好像是个熟透了的苹果。
      
        他们的主人是个文质彬彬的书生·年纪并不太大,长得非常英俊·而且风度
      田田·温文有札。
      
        这麽样叁个人·无论谁看到都不会讨厌的。
      
        郭大路笑道“你们是游山来的?倒真是选对了天气。”
      
        书生长揖·道“小可无端冒昧,打扰了主人情趣·怨罪怨罪。”
      
        郭大路道“也不是主人·是客人,所以我才知道这里的主人好客。”
      
        书生笑道“却不知主人在何处?是否能容小可一见”
      
        郭大路道“这里的主人虽好客却有点病。”
      
        书生理“不知主人有何病小可对歧黄之道倒略知二。”
      
        郭大路笑道“他的病伯是治不好的他得的是懒病。你若想见他,只好自己进
      去。”
      
        书生微笑道“既然如此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他走路也很斯文简直有点弱不禁风的样子·但那两个垂男童予身上背的书箱
      和担子却好像不太轻。
      
        轻轻操翅子的一个走在最後面一路走·担子里一路叮叮的响。
      
        翱大路摸了摸他的头,道“你这担子里装的是什麽呀?重不重?”
      
        这孩子大限睛眨眨·道“不太重只不过是些涵瓶子·茅台洒都是用瓶子装的
      :我们公于最爱喝酒,还喜欢作诗我不会作诗我只会喝酒。”
      
        郭大路笑了·问道“你也会喝酒?你多大中纪了呀?”
      
        这孩子道“十四了明天就十五。我叫钓诗,他叫扫俗我们家公子姓何人可何
      我们是从大名府来的。因为我们的主人喜欢游山玩水,所以我们成年难得在家里
      。”
      
        郭火路每问一句话·这孩子至少要回答七八句。
      
        郭大路越看越觉得这孩子有趣·故意逗着他又问道“你为什麽叫钓诗?诗又
      不是鱼,怎麽能钓得起来。”
      
        钓诗撇了撇嘴好像有点看不起他道“这典故你都不懂吗?因为酒的别名又叫
      做“钓诗钩”我总是替公于背酒所以叫钓诗,因为读书能扫掉人肚子里的俗气所
      以他做扫俗。”
      
        酸梅汤道“女人也样。”
      
        酸梅汤道“个女人,若是看了个男人想要嫁给他也样会做出很多莫名其妙的
      事来的。”
      
        她的脸忽然红了垂着头道“我…”我今年已经十八了。”
      
        十八岁的女孩子,通常都会想到件事。
      
        嫂人。
      
        十八岁的女孩子有哪个不怀春?
      
        这本是很正常的事。
      
        郭大路又笑厂道“你没有病·男人当婚亥大当嫁,谁也不能说你有病。”
      
        他挺了挺胸又道“却不知你看上的人是谁?”
      
        燕七蹬了他眼冷冷道“当然是你。”
      
        郭大路笑道“那倒不─定。”
      
        他嘴里虽说“不定”脸上的表情却已是十拿九稳了。
      
        像他这样的男人就算打锣都找不到的。
      
        酸榔汤若没有看上他·还能看上谁?
      
        酸梅沥的确正在看着他·但却摇了摇头,掩着嘴笑道“也许是际也许水足你
      我现在还不能说。”
      
        郭大路道“为什麽?”
      
        酸梅汤道“因为现在还没有到时候。”
      
        郭大路道“时才到时候?”
      
        酸梅汤眼波流动又低着头·道“我总要先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汲好这是你的终
      生大事我总不能不特别小心。”
      
        郭大路道“你现在还看不出?”
      
        酸梅汤道“我─…我还想再等等,再看看。”
      
        燕七冷冷道“我看你还是快点看吧·有人已经快急死了。”
      
        郭人路陪笑道“没关系你慢慢的看好人总是好人越看越好看。”
      
        酸梅汤媚然道“我看出来之後,定第个告诉你。”
      
        燕七忽然站起来,报头走了出去。
      
        郭大路道“你为什麽要走呢?大家齐聊聊天不好吗?”
      
        燕七道“有什麽好聊的?”
      
        郭大路道“你难道没有话说?”
      
        燕七谊“我只有句话说。”
      
        他头也不回·冷冷的接通“现在的女孩子脸皮的确越来越厚厂。”
      
        郭大路看热七走出去才摇了摇头笑道“这人的脾气虽然有点怪代门是个处人
      瞪贴娘你千万不能生他的气。”
      
        酸御汤踞然道“找个姓酸我姓梅。”
      
        郭人路道“梅花的悔?”
      
        酸梅汤点从头·道“我叫悔汝男。。”
      
        郭大路笑道“又是梅花,又是兰花简直可以开花店了。”
      
        酸梅沥笑道“不是☆花的竿是男人的男。”
      
        郭大路道“梅汝男这名字倒有点怪。”
      
        搞汝男道“光父替我取这名字的意思就是告诉我你要象个男人不能报报捏捏
      的想做什麽事就去做想说什麽就说出来。”
      
        王动忽然道“今筹九泉之下有灵定会觉得很高兴。”
      
        梅汝男道“为什麽?”
      
        王动道“因力你的确没响辜负他的期望。”
      
        悔汝男的脸红了道“你…─你认为我做事真的很像男人?”
      
        王动道“你足女人?”
      
        梅汝男忍个任笑了。
      
        郭大路也笑道“你做事的确比很多男人还象男人譬如说
      
        他将声音压得很低很低悄悄道“我耀那朋友燕七有时就很象女人不侗有点娘
      娘胶·而且常常会无缘无故的发脾气。”
      
        梅汝男道“你队为女人常会无缘无故的生气?
      
        郭大路只笑不说话。
      
        梅汝男道“女☆也跟男人中若生气定有缘故的只不过男人不如道而已。
      
        她笑了笑接道“其实男人并不如他们自己想得那麽聪明。”
      
        郭大路想说话却又忍住。
      
        他决心不跟她争辩要争辩也等她说出她看上的那个人之後再争辩。
      
        到那时他就会告诉她男人至少总比她想象中聪明得多。
      
        到那时她…定就会相信了。
      
        郭大路面上露出了笑容好像已想象到那时候的碗肠风光酸拇汤正镇在他的怀
      里告诉他“那个人”就是他。
      
        “那时人就会知道究竟是谁聪明了。”
      
        郭大路笑得几乎连嘴都合不起来。
      
        林太平也在笑。
      
        他是不是也在想同样的事呢?
      
        中人若不会自我陶醉,也就不能算是个真正的男人。
      
        也许根本不算是个人。
      
        人之所以比畜牲强也许就因为人会自我阳醉畜牲不会·
      
        梅汝男忽又道“其实个男人能有点站娘腔也不错。
      
        郭大路道“为什麽?”
      
        梅汝男道“那种人至少不会狠野蛮八粗鲁,而且一定比较温柔体贴。”
      
        郭大路忽然战了起来一扭扭的走出去忽又回头·问王动道“你看我是不是也
      有点妨娘腔呢?”王动道“你是男人?”
      
        郭大路大笑道“我本来以为是的现在连自己也有点弄不清楚。”
      
        五
      
        月亮。月亮很亮。
      
        圆圆的月亮挂在树梢。
      
        燕七个人坐在树下,痴痴的发怔。
      
        郭大路忽然也走过来坐在他旁边。
      
        燕七皱了皱眉瞪起了眼道“你来干什麽?”
      
        郭大路道“来聊聊。”
      
        燕七板脸道“你跟我有什麽好聊的,你为什麽不去找那梅始娘?”
      
        郭大路摸摸下巴,道“你好像不太喜欢她。”
      
        燕七道“喜欢她的人已经够多了,用不我再去凑数。。
      
        郭大路没有说话。
      
        燕七横了他一眼,道“今天下午,你们好像聊得很开心嘛。”
      
        翱大路道“昭。”
      
        燕七道“既然聊得那麽开心何必来找我?”
      
        翱大路忽然笑了道“你在吃醋。”
      
        藏七的脸好像红了红道“吃醋?我吃谁的酷?”
      
        郭大路笑道“你知道她喜欢的人一定是我你却很喜欢她所以“一””
      
        燕七不等他的话说完,站起来就要走。
      
        郭大路拉佐他的手他用力甩开·郭大路又拉住道“我是来找你谈正经事的。
      ”
      
        颓七皱眉道“正经事?你嘴里还说得出什麽正经事?”
      
        郭大路道,“你好像说过,这附近有个姓梅的人家·有个大少爷叫万人’梅
      汝甲。”
      
        燕七道“我说过。”
      
        南宫丑的秘密
      
        郭大路道“你想梅汝男会不会是梅汝甲的妹妹呢?”
      
        燕七道“是不是都和我没关系。”
      
        郭大路道“梅家是不是和风栖梧有仇?”
      
        燕七道“不清楚。”
      
        郭大路道“我想定是的所以梅汝男才会用计除掉风栖梧可是她和南富丑是不
      是也有仇?南富及是不是她救走的?她将南宫丑救走?是不是为那批珠宝?”燕
      七道“你为什麽不问她己去?”
      
        郭大路叹了口气道“她自己既然没有说,我问也问不出的。”
      
        燕七冷笑道“我看你是水敢问。”郭大路道“不政?”
      
        燕七道“你伯得罪她们她生气所以……”
      
        他忽然闭嘴腿拉得老长。
      
        郭大路回过头就看到梅汝男走过来。
      
        她脸上带甜笑眼睛又大又亮笑道“那些事你们本来就该问我的我怎麽会生气
      。”
      
        痈七板脸冷冷道“我们刚说的话你会听见了?”
      
        梅汝男低下头道“我不是故意想来偷听的,我是来告诉你们晚饭已港备好厂
      。”
      
        燕七道“来得倒真巧。”
      
        他本已站了起来现在已报头就走梅汝男看他走远刁叹了口气苦笑道“我又没
      有得罪他他为什麽看见我就走?”
      
        郭大路笑道“也许因为他喜欢你。”
      
        梅汝男眨了眨眼·道“育欢我?为什麽反而躲我呢?”
      
        郭大路道“也许就网为他巳看出你喜欢的人不是他。”
      
        梅独男低头过了很久忽然笑了。郭大路道“你笑什麽”
      
        梅独男抿嘴笑道“我笑你订男人,总是该问的话不问,该说的话不说。”
      
        郭大路道“我想问你的那些事,你”一。”
      
        梅汝男打断了他的话拉起他的手·笑道“走我们吃饭去那些事吃完饭我再告
      诉你。”
      
        郭大路道“现在为什麽不告诉我?”
      
        梅汝男道“我伯你听厂吃不下饭去。
      
        她按翱大路走进屋于,拉得很紧,坐下来後好像还舍不得放
      
        王动在她的予林太平也在盯她的手·燕七想故意装做看不见却还是忍不住偷
      偷膘了眼。
      
        郭人路心里真是说中出的舒服·所以这顿饭吃得特别多。
      
        他抹嘴的时候·梅汝男忽然道“你韶猜的都没有错我是梅汝甲的妹妹我们家
      的确跟风栖梧有仇只可惜直找不他所以才想出这法子。”
      
        她笑了笑,接道“我们早巳算准棍予和金田子一定能将风栖梧从窝里掏出来
      他们是官差,找人自然比我们方便得多。”
      
        说到这里她忽然叹了口气才接道“直到这里为止你们都还没有猜错。”
      
        郭大路道“以後呢?”
      
        梅汝男道“以後的事·你们就全都猜错了。”郭大路怔了怔道“我们猜错了
      四些事?”梅汝男道“第·那黑衣人并不是南富丑。”郭大路道“水是南宫丑是
      谁??
      
        梅独男咬嘱唇过了很久才萨定决心·道“是我哥哥。”
      
        这句话说出来·大家都吃了一惊,郭大路简直忍不住要叫了起来。
      
        林太平也不禁失声道“你哥哥?他为什麽要做那种事呢?”
      
        梅汝男垂下头谊“江湖中人都以为我们拖家是武林世家一定是家购万贯因为
      我们家的排场一向都很大江湖上的朋友只要找到我们·我们从没有让他们失望过
      。”
      
        她神情变得很凄凉镊然道“其实自从先父去世之後我订家早已变得外强中干
      ,非但没法子接济别人连自己的日子都过得很艰苦,所以…。
      
        王动道“所以你们不但想要风栖梧的命还想要他的钱。”
      
        梅汝男点点头·道“不错我 们计划本是双管齐下·我到这里来作案的时候
      我哥哥早巳找到棍子和金狮子·而且做了他们的保镍。”
      
        郭大路道“象棍子和金携子那麽精明的人怎麽会随随便便相信他就是南宫丑
      ?怎麽会随随便便就用他做保镊呢?”
      
        掏汝男道“第因为他们根本也没见过南宫丑·第二,因为我哥哥身上带样南
      宫丑的信物,第叁因为他们根本想不到会有人冒充甭富丑。”
      
        郭大路道“第四·因为你们的运气不错。但是你哥哥身上怎麽会有南宫丑的
      信物?”梅汝男道“因为他是我哥哥的朋友。”
      
        郭大路叹了口气·苦笑道“看来你哥倒也是个天才居然能交到这种朋友。”
      
        梅汝男的脸红了红、道“他本来就喜欢交朋友,而且喜欢帮人家的忙·江湖
      中得过他好处的人,也不知有多少。就因为他朋友太多、太慷慨,所以我们家才
      会一天比一天穷。”
      
        郭大路笑道“不错守财奴就永远不会缺钱用早知他是这麽样的一个人我那拳
      就该打得轻点的。”
      
        梅汝男的脸沉了下来·缓缓道“我还要告诉你两件事。”
      
        郭大路道“你说。”
      
        梅汝男道“第一我不喜欢别人在我面前侮辱我哥哥第二若非他用的兵器不顾
      手挨揍的不是他是你。”
      
        “石人”梅汝甲用的兵刃是石器这点郭大路也听说过。郭大路只好笑笑,道
      “却不知那真的南富丑武功如何?”
      
        拇狡男谈谈道“你遇见的若真是南富丑现在也许就不会坐在这里了。”
      
        郭大路道“不坐在这里在哪里?”
      
        梅独男道“躺·就算没有躺在棺材里,至少也绕在床上。”
      
        翱大路大笑·只不过笑得多少已有点不自然了。
      
        幸好梅汝男已接道“我们的计划从头到尾都进行得很顾利直到……”
      
        她看了林太平一眼,林太平道“直到我无意中看到了他。”
      
        梅汝男叹了口气道“我真希望那天你们没有到城里去·没有看到他。”
      
        林太平道“他生伯我们还要追查他的秘密,所以想来把我们杀厂灭口。”
      
        悔汝男凄然道“他是我们梅家的独生于绝不能让我们梅家几百年的声名毁在
      他手上。”
      
        王动叹道“所以他宁可承认自已是南宫丑也不肯说出自己的真实的身份来他
      宁可死,也不能丢人是麽?”
      
        梅汝男点点头·眼圈儿已红了。
      
        王动忽然长叹了口气,道“做个武林世家的独生子,的确有很多不足为外人
      道的痛苗。”
      
        郭大路道“世上也许只有种人比他更痛苦。”
      
        王动道“四种人?”
      
        郭大路道“他的婉妹。”
      
        梅汝男膘了他眼·似笑非笑似怨非怨看来真是说不出的动人。
      
        林太平痴痴的看她忽然道“那口棺材是弥送来的?”
      
        梅汝男道“昭。”
      
        林太平道“为的是什麽?”
      
        梅汝男叹道“我细道你杀了人之盾心里定狠难受送那口空棺材来为的就是告
      诉你你杀的人并没有死。”
      
        林太平的样子更痴了·哺闻道“无论如何我总该谢谢你。”
      
        郭大路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梅汝男也叹了口气道“你真该谢谢他,他对你真不
      错。”
      
        燕七直没有开口忽然冷冷道“但棺材上还是写南富丑的名字。”
      
        梅汝男道“无论如何我总不能出卖我哥哥。”
      
        她眼圈儿更红了接道“我虽然知道他做的不对但也只能在暗中阻止。一。”
      
        燕七道“所以你一直不敢露面。”
      
        梅汝男路然道“我不敢露面‘也不能露面。但我还是尽我所有的力量来讨好
      你们只希望你们能看在我的面上原谅他。”
      
        燕七道“他的人呢?”
      
        梅汝男道回家了。”
      
        燕七道“是你把他救走的?”
      
        梅汝男道“当然是我,他是我赡亲的哥哥我总不能看他受苦……”
      
        她忽然始起头,道“假如你们还不肯原谅他·也不必再去找他·可以来找我
      ,我愿意承当切过错。”
      
        林太平忽然站了起来大声道“无论别人怎麽说我总认为你没有错。”
      
        郭大路道“谁说她错了谁就是混蛋。”
      
        王动道“我只能说她简直不是个人。”
      
        林太平立刻红了脸连脖子都粗了,瞪眼道“你说她不是人?”
      
        王动叹道“她的确不足人因为像她这麽样有勇气的人我还没见过。”
      
        郭大路拍手道“点也不错这些话她本来根本不必告诉我们的·但她却点也没
      有隐瞒这种勇气谁能比得上?”
      
        燕七道“你也比不上?”
      
        郭大路叹道“若换了我·我倒真未必敢将这种事当面说出来。”
      
        燕七忽然笑了笑道“你现在总该知道,女人并没有你想象中那麽差劲吧。”
      
        郭大路道“非但不差劲简直伟大。”
      
        梅汝男眼圈又红了道“你们‘·…你们真的都不怪我?”
      
        郭大路道“怪你?谁敢怪你?我们简直应该跪厂来跟你磕头。”
      
        王动道“若不是你·我们就算没有被毒死也饿死了。”
      
        梅汝男垂下头道“其实我哥哥也并不是……”
      
        郭大路抢道“你也用不为他解释,我们也不怪他。”
      
        梅汝男道“真的”
      
        郭大路道“我若是他说不定也会这麽样做的。”
      
        王动道“我做得也许比他更凶。”
      
        郭大路道“我只担心你哥哥·他以後若知道你跟他捣蛋定会气得要命。”
      
        梅汝男苦笑道“他现在就已知道。”郭大路怔了征道“他知道後怎麽样??
      
        梅汝男道“气得要命。”郭大路道“你怎麽办?”
      
        梅汝男道“我就溜了。”
      
        郭大路皱眉道“但你迟早总要回去的·那是你的家。”
      
        杨汝男又垂下头,不说话了。
      
        王动忽然笑了笑,道“她若回去·当然一定要受罪,但是她却可以不回去。
      ”
      
        郭大路道“为什麽?”
      
        王动微笑道“个女孩子嫁了人之後就可以不必回娘家。”
      
        郭大路恍然失笑道“不错她若出了嫁,就不是梅家的人了,她哥哥就再也管
      不她。”
      
        王动道“所以她就不能不赶快出嫁。”
      
        郭大路道“嫁给谁呢?”
      
        王动悠然道“当然是嫁给她喜欢的人,也许是你,也许是我。”
      
        郭大路忽然怔住厂。
      
        他忽然发现梅汝男在偷偷的笑。
      
        梅汝男直垂头红脸,静静的坐在那里·好像很难受、很伤心的样子·但田角
      却已情不自禁露出了微笑。她笑得就象是只刚偷来了八只鸡的小狐狸。
      
        郭大路终于恍然大悟,原来这四个大男人全都上了她的当了。
      
        在这种下无论她喜欢的人是谁看来都已非娶她不可。
      
        这小狐狸已在不知不觉中将他们全都套任套佳了他们的脖子·现在只要她的
      手一提,就有个人被她吊起来吊辈子。
      
        “看来亥人的确要比男人想象中聪明得多。”
      
        只不过她想吊的人究竟是谁呢?
      
        王动还在笑笑得也象是只狐狸老狐狸。
      
        他好像已知道自己绝不会被吊起来的。
      
        他好像还知道一些郭大路不知道的事忽又笑了笑·道“我们这些人虽然并不
      是什麽大英族、大豪杰,但也绝不是忘思负义的胆小鬼对不对?”
      
        林太平道“对。”
      
        王动道“所以梅妨娘若是有什麽困难,我盯就定要想法子替她解决·对不对
      ?”林太平道“对。”
      
        他又是第个抢说话的
      
        郭大路看他暗中叹了口气“到底是年青人随时随地都会热情过度,别人刚准
      备好绳子他就抢往自己头上套。”他这口气还没有完全叹出来,就发觉
      
        林太平道:“不喜欢?梅始娘难道还配不上他?”
      
        王动道“配不配得上是回事·喜不喜欢又是另外回事。”
      
        林太平道“你怎麽知道他不喜欢?”
      
        王动道“因为他还没有变成果子也没有变成哑巴。”
      
        林太平眨眨眼他听不幢。
      
        王动也知道他听不懂,所以又解释道“有个很聪明的人说过句很有道理的话
      ·他说·无论多聪明的人若是真的喜欢七一个女人他在她面前也‘定会变得呆头
      呆脑的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
      
        他有意无意问向燕七看了看笑道“但他在梅始娘面前说的话还是比别人多…
      …”
      
        燕七打断厂他的话冷冷道“这只因有的人天生就是多嘴婆。”
      
        王动笑笑,不说话厂。
      
        没有人愿意做多嘴婆平时也没有人会认为他是多田婆但今天他却好像有点变
      了说的话至少比平时多好几倍。
      
        林太乎本就在奇怪“这入今天为什麽变得如此多嘴?这些话究竟是说给谁听
      的?
      
        林太平只知道件事若没有特别的原因王动连嘴都懒得动。
      
        月光很美。
      
        也许很少有人会注意到·但冬天的月光并不定就不如春天的月光那麽动人,
      冷天的月光也样能打动少女的心。
      
        圆圆的月亮挂在树梢,梅汝男就站夜树下。月光照她的脸,她的眼睛。
      
        她的眼陷比月光更美。
      
        就连郭大路也不能不承认她的确是个很好看的女孩子·尤其是她的身材·郭
      大路几乎从来也没有见过身材这麽好的女子。
      
        她好像比郭大路第次看到她的时候更漂亮了这也许是因她的衣服也许是因为
      她的笑。
      
        她今天穿的不再是想布衣服窄窄的腰身·长长的裙子衬得她的胺更细风姿更
      迷人。
      
        她又在看郭大路笑·笑得更甜。☆
      
        郭大路本来最欣赏她的笑现在却几乎连看都不敢去看一眼。
      
        亥孩于的笑就象是她的衣服首饰、姻脂花粉样全都是她们用来诱男子量钩的
      饵。聪明的男人员好连看都不要看。
      
        郭大路那天若已幢得这道理今天又怨会蕴上这麽多麻颅
      
        他暗中叹了口气侵吞吞的走过去忽然道“你哥哥真的酒量
      
        梅汝男笑道“假的,他平常根本很少喝酒。”
      
        郭大路苦笑道“那就更麻烦了。”
      
        梅汝男道“有什麽麻烦?”
      
        郭大路笑道“我本来还想见面就先想法子把他穆醉的免得他想起昨天的事故
      意找我的麻烦。”
      
        梅汝男赐然道“你若怕他找你麻烦不妨躲他些·等过几天他的气平了後,再
      去见他。”!
      
        郭大路道“你不是急要我回去见他吗??
      
        梅汝男限睛忽然瞪得很大瞪他·道“你以为“…’你以为
      
        她忽然笑了笑得弓了腰。
      
        郭大路怔住·限睛也已发直也在瞪她呐嘲道“不是我
      
        梅汝男笑得连话都说不出了,只能不停的摇头。
      
        郭大路忍不住道“不是我是谁”
      
        梅汝男好不容易停住笑喘口气道“是预七。”
      
        郭大路叫了起来道“燕七?’一”你看上的人是燕七?”
      
        梅汝男点点头。
      
        郭大路这才真的征佐了。
      
        其实他根本就不想蹬梅汝男成亲根本就不想跟任何人成亲。
      
        梅汝男看上的既然不是他他本该大大的松口气觉得很开心牙对。
      
        但也不知为了什麽现在他忽然又觉得很难受、很失望·甚至有点酸溜溜。过
      了很久,才将门酸气吐出来摇头闻闻道“我实在不伍你怎麽会看上他的?”
      
        梅汝男眼波流动笑道“我觉得他很好样样都好。”
      
        翱大路道“连不洗澡那样也好?”
      
        梅汝男道“有个性的男人,在没有成亲的时候常常都不修边阉的,但等到有
      了个妻子照顾他的时间他就会变了。”
      
        她眼睛发光就象做梦似的·痴痴的笑道“老实说,我从小就喜欢这种不拘小
      节的男人这种人才真的有男子气。那种成天打扮得油头粉脸的男人我看就要吐。
      ”
      
        郭大路看她的眼睛忽然觉得这双眼睛简直点也不美简直就好像圈子的眼睛一
      样。
      
        梅汝男道“我也知道他总是在躲我,好像很讨厌我·其实真正有性格的男人
      都是这样子的。那种一见了女人就象苍绳见了血的男人·我更讨厌。”
      
        郭大路的脸好像有点发热·乾咳了几声道“这麽样说来你是真的报喜欢他”
      
        梅汝男道“你连一点也看不出?”
      
        郭大路叹了口气,苦笑道“我只觉得你好像跟我特别亲热。”
      
        梅汝男媚然道“那不过是我故意逗他生气了。”
      
        郭大路道“你既然喜欢他,为什麽反而要逗他生气?”
      
        梅汝男道“就因为我喜欢他所以才要逗他生气·这道理你也不懂?”
      
        郭大路苦笑道“这麽样看来个男人还是莫要被女人看上的好,若是永远都没
      有女人看上他,他活得反而开心些。”
      
        梅汝男眨眼,道“你现在很开心麽?”郭大路道“当然很开心简直开心极了
      。”
      
        郭大路走进来的时候就算瞎于也能看得出他点也不开心。
      
        假如他出去的时候看来象是个被押』☆法场的囚犯那麽他现在这样子看来简
      直就象是个死人。也许只不过比死人多口气而已。
      
        一大曰又酸又苦的冤气。
      
        屋子里的情况几乎还是和他刚离开完全一样王动还是在喝酒林太平还是直发
      怔燕七还是故意装作看不见他。
      
        郭大路把王动手里的酒杯抢了过来大声道“你今天怎麽回事?变成了个酒子
      吗?”
      
        土动笑笑道“好朋友的喜酒当然要多喝』杯在你难道舍不得?”
      
        郭大路本来也想笑笑的却笑不出来,用服角膜燕七,道,“这里倒的确有个
      新郎佰,但却不是我。”
      
        王动好像并不觉得意外只谈谈的问道“不是你是谁”
      
        郭大路没有回答。
      
        他已转过身瞪大了眼睛·看燕七。燕七忍不住道“你看什麽?”
      
        郭大路道“看你。”
      
        颓七冷笑谊“我有什麽好看的你只伯看错了人吧。”
      
        郭大路叹了口气,道“我正是想找出你这人究竟有甚麽好看的地方,会有人
      看上你。”
      
        燕七却皱眉道“谁看上了我?”
      
        郭大路谊“新娘子。”
      
        燕七开始有点吃惊了谊“新娘子跟我又有什麽关系?”
      
        郭大路总算笑了笑道“新娘子若是跟新郎棺没有关系跪谁有关系?”
      
        藏七的眼睛也瞪了起来道“谁是新郎棺?”
      
        郭大路道“你。”
      
        藐七呆住了。
      
        开始时他显得很吃惊後起忽然变得很欢喜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就好像面前
      忽然掉下个大元宝似的。”
      
        郭大路眨眨眼·道“原来你也很喜欢她。”
      
        燕七不说话·直笑。
      
        郭大路道“你若是不喜欢她·为什麽笑得这麽开心?”
      
        燕七不回答反问道“她的人呢?”
      
        郭大路淡谈道“正在院子里等新即信你最好不要刊☆她等得太急。”
      
        燕七没有让她等郭大路的话还没有说完他已腕起来冲厂出云。
      
        郭大路看他·慢慢的摇头·闻哺道“看来新郎惰比新腕子还急“玉动忽然笑
      道“你是不是很不服气?”
      
        郭大路瞪厂他眼冷冷道“我只不过觉得有点奇怪。”
      
        工动道“有什麽好奇怪的?”
      
        郭大路道“我只奇怪为甚麽每个女人的限陷都毛病。”
      
        王动道“你认为这妨娘小眼看上燕七的?你认为他很丑?”
      
        郭大路想了想,道“其实他也不能叫做太丑·至少他的眼睛并不丑。”
      
        事实上燕七的眼睛非但不丑而且很好看尤其是在眼睛带笑意的时候·看来就
      象是春风中清澈的湖水。
      
        王动道“他鼻子很丑吗”?
      
        郭大路又想了想道“也不算是很丑·只不过笑起来的时候就象个肉包子。”
      
        燕七笑的时候鼻子总是要先轻轻的皱起来·但那非但不象个包子,而且反显
      得很俏皮很好看。
      
        王动道“他的田狠丑”
      
        郭大路忽然笑了道“我很少看到他的赡。”
      
        王动道“为什麽?”
      
        郭大路笑道“他的切好像比金毛狮子狗的嘴还要小。”
      
        王动道“小嘴很难看?”
      
        郭大路只好搔搔头·因为他并不是个会昧良心说话的人。
      
        王动道“他什麽地方难看?”
      
        郭大路想了很久,忽然发觉燕七从头到脚实在都长得很好。
      
        就连他那双脏中中的手,都比别人长得秀气些。
      
        郭大路只好叹了口气道“他若是常洗洗操·也许并不是个狠难看的人。”
      
        王动忽又笑了道“若真的不洗个澡你也许会吓瞒。”
      
        郭大路也笑了,道“我倒真希望他什麽时候能让我吓一跳。”
      
        王动道“你既然也觉得他不错·那麽梅姑娘看上他·又有什麽不对呢?”
      
        郭大路叹道“对对极了。”
      
        他忽然听到院子里发出一声尖叫。
      
        是拖汝男在叫叫得就象一个被人踩到尾巴的猫。
      
        郭大路纳起来,象是想出去看看却又坐下播头笑道“我知道新郎棺都很急却
      还是没想到燕七会急得这麽厉害。”
      
        他这句话刚说完就看到燕七走了进来。
      
        个人走了进来。
      
        郭大路道“新娘子呢?”
      
        燕七道“没有新娘子。”
      
        郭大路道“有新郎棺,就有新娘子。”
      
        燕七道“也没有新郎馆。”
      
        郭大路看他·忽又笑了道“新娘於是不是已经被新郎棺吓题了?”
      
        他忽然发现燕七脸上有叁条长长的指甲印,就好像是被猫抓的。
      
        燕七却点也不在意反面好像狠伯快,眨限·笑道“她的确已经走了但却不是
      被我吓走的。”
      
        郭大路道“不是?你没有动手动脚她为什麽会叫?”
      
        拥七笑笑·道“我若真的动手动脚,她还会走吗”
      
        郭大路只有承认“不会。”
      
        因为他也知道个女人若是喜欢了一个男人时,就伯他不动手动圆、
      
        “可是她为什麽要走呢?”
      
        藻七道“因为她忽然改变了主意不想愿给我了。”
      
        郭大路悟然道“她改变了主意?怎麽会的”
      
        燕七道“因为…。.因为我对她说了句话。。
      
        郭大路摇头道“我不情个女人若已打定了主意要嫁给你你就算说叁干六百句
      话,她也不会改变主意。”
      
        他又笑道“你几时看过有人肯让巴钓上手的鱼沏走的”
      
        燕七笑道“也许她忽然发现这条鱼刺太多,也许她根本不喜欢临危。”
      
        翱大路道“天厂没有个喜欢吃鱼的猫。”燕七道她不是猫。”
      
        郭大路看他的险笑道;“若不是猫怎麽会抓人呢?”
      
        郭大路当然知道女人不但也会抓人,而且抓起人来比猫还凶。
      
        猫抓人总还有个理由·女人却中同。
      
        她高兴抓你就抓你。
      
        郭大路只有件事想不通“你究竟是用什麽法子让她改变主意的”
      
        燕七道“我什麽法于也没有用,只不过说了句话而己。”
      
        郭大路道“说的什麽话?”
      
        燕七道“那是我的事,你为什麽定要问?”
      
        郭大路道“因为我也想学学。”
      
        燕七道“为什麽要学?”
      
        郭大路笑道“只要是男人谁不想学?”
      
        燕七道“那我更不能告诉你了。”
      
        郭大路道“为什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