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七笑了笑,道“因为那是我的秘密若被你学会我还有什麽戏喝?”
      
        郭大路叹了口气哺陶道“我还以为你是我朋友哩谁知始连
      
        王动忽然打断了他的话道“朋友之间难道就不能有秘密??
      
        郭大路道“那也要看是什麽样的秘密。”
      
        王动道“秘密就是秘密所有的秘密都样。”
      
        郭大路道“这麽样说来你也有秘密??
      
        王动点点头道“你呢?你难道没有?”
      
        郭大路想了想·终于勉强点厂点头。
      
        王动道“别人若要问你的秘密·你肯不肯说”?
      
        郭大路又想了想终于勉强摇了摇头。
      
        王动道“那麽你就也不能问别人的。”
      
        他躺厂下去。
      
        他躺卜去的时候就表示谈话巴结束。
      
        只有正确的结论才能使谈话结束。
      
        王动的结论通常都很正确。
      
        每个人都有秘密。
      
        每个人都有权保留自己的秘密、这是他的自由。
      
        郭大路的秘密
      
        秘密是什麽呢?
      
        秘密就是你唯可以独自享受的东西。
      
        它也许能令你快乐也许令你痛苦它无论是什麽,都是完全属扩你的。
      
        它若是痛苫·你只有独自承受,若是抉乐你也不能让人分享。
      
        连最好的朋友也不能。
      
        因为假如有第二个人知道这秘密·那就不能算是秘密厂。
      
        有些秘密的确是种享受。
      
        当你刚吃了顿好饭·统了个热水澡·身上穿件宽大的旧衣服个人坐在舒服的
      椅子上面对窗外满天夕阳的时候你忽然想起秘密心里就会不由自主泛起种温暖之
      意……
      
        你的秘密假如是这种·就不妨永远保留它·否则就不如快些说出来吧。
      
        郭大路坐在据下已经厂很久。
      
        只要还有样别的事可做他就不会坐在这里。
      
        有的人宁可到处乱逛看别人伍路上走来走去看野狗在墙角打架也不肯关在屋
      子里。
      
        郭大路就是这种人。
      
        但现在他唯能做的事就是坐在这里发怔。
      
        搪下结根根的冰柱·有长有短也不知有多少根。
      
        郭大路却知道共有六十叁根,二十六根比较长,叁十七根比较短。
      
        因为他已数过十七次。
      
        天气实在太冷街上非但看不到人连野狗都不知躲到哪里去
      
        他活了二十多年·过了二十多个冬天但却想不起来哪天比这几天更冷。
      
        个人真正倒霉的时候好像连天气都特别要缀他作对。
      
        他常常都很馏霉·但却也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倒霉过。
      
        阅霉就象是种传染病个人真的倒霉·跟他在起的人也绝不会走运的。
      
        所以他并不是个人坐在这里。
      
        燕七、王动、林众乎也都坐在这里也都正在发怔。
      
        林太平忽然问道“你们猜这里共有多少根冰柱子?”
      
        燕七道“六十叁根。”
      
        王动道“☆十六根长叁十七根短。”
      
        郭大路忍不住笑了道“原来你衡也数过。”
      
        燕七道“我已数过四十温。
      
        王动谊“我只数过叁遍·因为我舍不得多数。”
      
        郭大路道“舍不得?”
      
        王动道“因为我要留慢馒的数。”
      
        郭大路想笑·却已笑不出来。
      
        这话虽然狠可笑但却又多麽可怜。
      
        郭大路忽然站起来,转过身,看屋子中央的张桌子。
      
        紫擅木的桌子·镶整块的大理石。
      
        郭大路哺哺道“不知道我现在还有没有力气将这桌子拾到娘舅家去?”
      
        王动道“你没有。”
      
        郭大路眨眨眼道“要不要我来试试?”
      
        王动道“你根本不必试☆”
      
        郭大路迢“为什麽?”
      
        王动道“我也知道你当然能拾得起一张空桌于,但桌上若压很重的东西那就
      不同了☆”
      
        郭大路道“这桌上什麽也没有呀。”
      
        王动道“有。”
      
        郭大路道“有什麽?”
      
        王动道“面子而且不是我个人的面子是我们大家的面子。”
      
        他谈淡的接道“我们不但收了人家的租金还收了人家的保管费现在若将人家
      的东西拿去当了以後还有脸见人麽?”
      
        郭大路叹了口气,苦笑道“不错这桌子我的确指不起来。
      
        王动道“世上最重的东西就是面子所以这张桌子只有一种人能拍得起来。”
      
        郭大路道“哪种人?”
      
        王动道“不要股的人。”
      
        林太平叹了口气道“那种人通常都是吃得狠饱的。”
      
        燕七道“猪通常也都吃得很饱的“林太平笑了道“所以个人若要顾全自己的
      面子·有时不得本亏待自己的肚子面子毕竟比肚了雷要得多。”
      
        颊七道“因为人不是猪只有猪才会认为肚子比面子重要。”林太平道“所以
      有人宁可饿死也不愿做丢人的事。”
      
        干动道“但我们并没有饿死是不是?”
      
        林太平道“是。”
      
        王动道“我们虽然已有好几天都没有吃饱侗总算已摄到现
      
        郭大路拯胸,道“谁也不能不承认·我们的骨头确比大数人都硬些。”
      
        王动道“只要我们肯提下去,总有天能握到转机的。”
      
        郭大路展颧笑道“不错冬天既已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王动道“只要我们能据到那天我们还是样可以抬起头来见人,因为我们既没
      有对不起别人也没有对不起自己。”
      
        林太平迟疑·终☆忍不住道“我们能换得过去吗?”
      
        郭大路抢道“当然能。”
      
        他走过去揽住林太平的肩·笑道“因为我们虽然什麽都没有了,但至少还有
      朋友。”
      
        林太平看他心里忽然泛起一阵温暖之意。
      
        他忽然觉得自己已有足够的勇气。
      
        无论多麽大的困难无论多麽冷的天气他都已不在乎。
      
        他忽然跑了出去。
      
        直到晚上他才回来手里多了个纸包。
      
        他举起这纸包,笑道“你霄猜,我带了什麽东西回来?”破乐英蝗
      
        郭大路眨眨醒,道:“难道是田头?”
      
        林太平笑道“答对了。”
      
        纸包里果然是馒头。
      
        四个大温头,每个馒头里居然还夹块大肥肉。
      
        郭大路欢呼道“林太平万岁”
      
        他拿起个馒头又笑道“我实在佩服,现在就算杀了我我也变不出半个馒头来
      。”
      
        燕七盯林太平道“这些馒头当然不是变出来的?”
      
        林太平笑了笑道:“也许是天上掉下来的。”
      
        他拿了个馒头给王动。
      
        王动摇摇头道“我不吃。”
      
        林太平道“为什麽?”
      
        王动叹了口气道“因为我不忍吃你的农服。”
      
        郭大路刚咬了口馒头,已怔住。
      
        他这才发现林太平身上的衣服巳少于件员厚的件。
      
        林太平穿的衣服本就不多。现在他嘴唇巴冻得发自,但嘴角却带很怕快的笑
      容,道“不错我的确将衣服当厂,换了这四个馒头,因为我很饿·个人很饿的时
      候,将目已的衣服拿去当总没有人能说他不对吧。”
      
        王动道“那麽你就该吃完了再回来也免得我们”…“
      
        林太平打断了他的话,道“我没有个人躲偷偷的吃·只因为我很自私?”
      
        王动道“自私”
      
        林太平道“因为我觉得四个人在起吃·比我个躲吃升心得多。”
      
        这就是朋友。他有福能同享有难也能同当。
      
        个人若有了这种朋友,穷点算得了什麽·冷点又算得了什麽?
      
        郭大路慢慢的嚼馒头·忽然笑道“老实说我这辈子从来也没吃过这麽好吃的
      东西。”
      
        林太平笑道“你说的话不老实·这只不过是个冷馒头。”
      
        郭大路道“虽然是个冷馒头,但就算有人要用全世界的大色大
      
        古力作员巢肉来换我这冷馒头我也不肯换的。”
      
        林太平的眼圈忽然好像有些红了·抓住郭大路的手道“听了你这句话,我也
      觉得这馒头好吃多了。”
      
        有些话的确就象是种神奇的符纪不但能令冷馒头变成美昧·令冬天变得温瞪
      ,也能令枯燥的人生变得多姿多采。
      
        你若也想学会说这种话就要先学会用真诚对待你的朋友。
      
        郭大路忽然叹了口气,道“只可借我这件衣服太破。”
      
        林太平道“破衣服并不丢人。”
      
        郭大路叹道“只可惜那活剥皮绝不会这麽想否则“一─”
      
        燕七笑笑道“否则你早就脱下来去换酒了对不对?”
      
        郭大路苦笑道“答对了。”
      
        燕七忽然站起来往外走。
      
        郭大路道“用不去试你的衣服比我还破。”
      
        燕七不理人很快的走出去又狠快就回来了。
      
        回来的时候,提壶水。
      
        藏七道“寒夜客来茶当酒·茶既然可以当洒水为什麽不能?”
      
        郭大路失笑道“想不到你倒很风雅。”
      
        燕七笑道“个人穷得要命的时候·想不风雅也不行。”
      
        这就是他们对人生的态度。
      
        有酒的时候他们喝得比谁都多没有酒的时候他们水也样喝。
      
        他们喝酒的时候很开心喝水也样开心。
      
        所以他们活得比别人快乐。
      
        但喝酒和喝水至少总有种分别。
      
        酒越蝎越热水越喝越冷。
      
        尤其是在这种天气里喝冷水。
      
        郭大路忽然站起来开始翻跟斗。
      
        燕七笑道“你干什麽?”
      
        郭大路道“我有经验,动动就会热起来的,你们为什麽不学学我?”
      
        燕七摇摇头,道“因为我也有经验动得快,饿得也快。”’郭大路笑道“你
      想得太多了只要现在不冷又何必……”
      
        这句话他没有说完。
      
        他忽然看到有样东西从他面前掉了下来。
      
        金子并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而是从郭大路好里掉下来的,
      
        他正开始獭第六个因斗正在头朝下,脚朝上的时候这金子就从他怀里掉了下
      来。“当”的,掉在他面前。
      
        金子掉在地上,会发出“当”的声就表示这金子很重。
      
        这的确是根很粗曲金链子上面还有个金鸡心。
      
        这金鸡心至少比真的鸡心大倍。
      
        个穷得好几天没吃饭的人·身上居然会掉出这麽多金子来简直是件令人无法
      相信的事。
      
        但王动他们却无法不相信,因为他们叁个都看得很清楚。
      
        他们只希望日己没有看见。
      
        他们实决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
      
        林太平连自已的衣裳都拿去当了郭大路身上却还藏条这麽粗的金镊子。
      
        个身上藏金链子的人居然还在朋友面前装穷居然还装得那麽象。
      
        这算是什麽朋友?
      
        他们实在不愿相信郭大路会是这样的朋友。
      
        王动突然打了个呵欠,哺哺道“个人吃饱了·为什麽总足想睡觉呢?”
      
        他去睡了从郭大路面前走过去好像既没有看见这条金链子也没有看见郭大路
      这个人。
      
        林太平打了个网欠,哺稿道这麽冷的天气·还有什麽地万比破窝里好?”
      
        他也去睡厂·也好像什麽都没有看见。
      
        只有颓七还坐在那里坐在那里发怔。
      
        又过了很久·郭大路的脚才馒馒的从上面落下来馒慢的把身子站直。
      
        他身子好像已难再站得直。
      
        没有星,没有月,只有一盏灯。
      
        盏很小的灯因为剩下的女』油也已不多。
      
        但这条金链子在灯下看来还是亮得很。
      
        郭大路低头看这条金链子,闻哨道“奇怪为什麽金了
      
        燕七淡淡道“也许这就是金子的好处否则为什麽会有那麽多人将金子看得比
      朋友还重?”
      
        郭大路又怔了半天忽然始起头道“你为什麽不亥睡”
      
        燕七道“我还在等。”
      
        郭大路道“等什麽?”
      
        燕七道;“等听你说…。“
      
        郭大路大声道“我没有什麽好说的·你们若把我看成这种人,我就是这种人
      。”
      
        燕七凝视他过了很久很久才慢慢的站了起来·慢馒的走出云。
      
        郭大路没有看他。
      
        外面的风好大·好冷。
      
        灯已将暗,忽然间·也不知从哪里卷出了阵冷风吹熄灯。
      
        但金镊子还在发光。
      
        郭大路垂头,看这条金摄予,又不知过了多久他才馒倡的弯下腰·拾起了这
      金链子。
      
        他捧这金链子·捧在掌心。☆
      
        他限泪突然泉涌而出,一超粒滴在掌心。
      
        冰冷的金链子火热的限泪。
      
        他忽然跪下去终于哭厂起来尽量不让自己哭出声音。
      
        因为他不愿别人听到他的哭声。
      
        这是他的秘密也是他生中员大的痛苦他不愿别人知道这秘密,也不愿别人分
      担他的痛苦。
      
        所以没有人知道他痛苦得多麽深多麽深刻。
      
        那虽然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但现在他只要想到还是会心碎。
      
        他知道自己终生要背负痛苦,至死都无法解脱。
      
        刚的事也令他痛苦。
      
        他本来宁死也不愿失去这些朋友。
      
        但他并没有解释·因为他知道他们不会原谅他,因为连他自己都无法原谅他
      自己。
      
        也许世上有种真正的病苦那就是不能向别人说的痛苦。
      
        “不能说“─“我怎麽能说?…。
      
        “我怎麽还有脸留在这里?”
      
        外面的风更大更冷。
      
        他咬紧牙悄悄擦干眼泪·站起来外面的世界无论多冷酷无情他都已准备独自
      去承受。
      
        他做错厂事,就自己承当、既不肯解释·也不肯告饶。
      
        就算在朋友面前也不肯。
      
        可是上天知道他实在将朋友看得比自己生命还要重。
      
        “朋友仍,再见吧·总有天,你们会了解我的。到那天我们还是朋友可是现
      在……”
      
        他眼泪又在往下流。
      
        就在他伸手去擦眼泅的时候看到“燕七。
      
        不但看到了燕七也看到了王动和林太平。
      
        他们不知什麽时候又走进了这屋子静静的站在那里,静静的看他。
      
        他看不见他订脸卜的表情只看到他们叁双发亮的眼睛。
      
        他也希望他们莫要看到他的脸,他脸上的泅痕。
      
        他轻轻咳嗽了几声道“你们不是己匪了吗?”
      
        林太平道“我们睡不。”
      
        郭大路勉强笑了笑,道“睡不也该躺在被窝里在这种天气世上还有什麽地方
      比被窝里更好?”
      
        王动道“有。”燕七道这里就比被窝里好。”
      
        郭大路道“这里有田点好??
      
        王动道“只有点。”
      
        燕七道“这里的朋友·被窝里没有。”
      
        郭大路忽然觉得阵热意从心里冲上来,似已将喉头塞住。
      
        过了很久他才能说得出话来。
      
        他垂下头道“这里也没有朋友我已不配做你们的朋友。”
      
        王动道“谁说的?”
      
        燕七道“我也没有说。”
      
        王动道“我们到这里来,想说‘句话。”
      
        郭大路握紧了拳道“你……你说。”
      
        王动道“我们了解你也相信你,所以无论发中厂什麽事你
      
        这就是朋友。
      
        他们能分享你的快乐·也能分担你的痛苦。
      
        你若有困难他们愿意帮助。
      
        你若有危险他们愿意为你挺身而出。
      
        就算你真的做错厂什麽事他们也能源解。
      
        在这种朋友面前·你还有什麽秘密不能说的?
      
        四
      
        外面的风还是狠冷很大。
      
        屋了里还是很黑暗。
      
        但此时此刻他们所能感受到的却只有温暖和光明。因为他们知道自已有朋友
      ,有了真心的朋友。
      
        有朋友的地方就有温暖就有光明。
      
        “无论发生厂什麽事,你都是我们的朋友。”
      
        郭大路的观在沸腾。
      
        他本来宁死也不愿在别人面前流泅但现在眼泪已又流出。
      
        他本来宁死也不愿说出自己心里的痈苫和秘密但现在却愿说
      
        没有别的人能令他这麽做·只有朋友。
      
        他终于说出了他的秘密。
      
        郭大路的家乡有很多美丽的女孩子最美的个叫朱珠。
      
        他爱上了朱珠,朱珠也爱他。
      
        他全心全意的对待朱珠他对她说愿意将自己的生命和切都献给她。
      
        他不象别的男人只是说说就算了。
      
        他真的这麽样做。
      
        未珠狠穷,等到郭大路的双亲去世时她就不穷了。
      
        因为他知道她是属於他的她也说过,她整个人都属於他的。
      
        为了让她信任他·为了让她快乐他愿意做仟何的事。
      
        然後他就发现了样事。
      
        朱珠并不爱他。就象很多别的亥人样·她说的话,只不过说说而已。
      
        她答应嫁给他,除了他之外谁都不嫁。
      
        他们甚至已决定了婚期。
      
        可是在他们婚期的前天她已先嫁了·嫁给了别人。
      
        她出卖了郭大路所给她的一切,缀那人私奔了。
      
        这条金链子就是她给他的订情之物。
      
        也是她给他的唯一的样的东西。
      
        没有人开口·谁也不知道该说什麽。
      
        还是郭大路自己先打破了沉默。他忽然笑笑,道“你。永远猜不至她是跟谁
      跑了的。
      
        林太平道“谁?”
      
        郭大路道“我的马夫。”
      
        他大笑,接道“我将她当做天下最高贵的人,简直将她当做仙女,但她却跟
      我最看不起的马夫私奔了,你们说·这可笑不可笑?”
      
        不可笑。
      
        没有人觉得这种事可笑。
      
        只有郭大路个人直不停曲笑·因为他生伯自己不笑就会
      
        他’直不停的笑了很久忽然又道“这件事的确给了我个很好的教训。”
      
        林太平道“什麽教训?”
      
        他也并不是真的想问、只术过忽然觉得不应该让郭大路一个人说话。
      
        他觉得目己应该表示出自己非常关心。
      
        郭大路道“这教训就是男人绝不能太尊重女人·你若太尊重她她就会认为你
      是呆子认为你不值一文。”
      
        燕七忽然道“你错了。”
      
        郭大路道“谁说我错了?”
      
        燕七道“她这麽样做并不是因为你尊敬她一个女人若能做出这种事来只有一
      个原因。”
      
        郭大路道“什麽原因?”
      
        燕七道“那只因她天生是个坏女人。
      
        燕七沉默了很久终于馒慢的点了点头·苦笑道“所以我并不怪她,只怪自己
      ,只怪我自己为什麽看错了人。”
      
        王动忽然道“这种想法也不对。”
      
        郭大路道“不对?”
      
        王动道“你一直为这件事难受·只因你一直在往员坏的地方去想总觉得她是
      在欺骗你·总觉得自己被人家甩了。”
      
        郭大路道“本来难道不是这样子?”
      
        于动道“你至少应该往别的地方想想。”
      
        郭大路道“我应该怎麽想”
      
        王动道“想想好的那一面。”
      
        郭大路苦笑道“我想不出。”
      
        王动迢“你有没有亲眼看到她和那个马夫做出什麽事?”
      
        郭大路道“没有。”
      
        王动道“那麽你又怎麽能断定她是和那马夫私奔的?”
      
        郭大路怔了怔·道“我。─“并小是我个人这麽想每个人都这麽想。”
      
        王动道“别人怎麽想你就怎麽想?别人若认为你应该去吃屎·你去不去?”
      
        郭大路说不出话了。
      
        王动道“每个人都有偏见。那些人根本就不厂解她·对她的看法怎麽会正确
      ?何况,就算是很好的朋友,有时也常常会发生误会的。”
      
        他笑厂笑馒慢地接道“譬如说刚那件事我们就很可能误会你’认为你是个小
      气鬼认为你不够朋友。”郭大路道“但她的确是和那马夫在同一天突然失踪的。
      ”
      
        王动道“那也许只不过是巧合。”
      
        郭大路道“天下哪有这麽巧的事?”
      
        王动道“有。不但有,而且常常有。”
      
        郭大路道“那麽他们为什麽要突然走了呢?”
      
        王动道“那马夫也许因为觉得做这种事没出息所以想到别地方去另谋发展。
      ”
      
        郭大路道“朱珠呢?她又有什麽理由要走?我其至连花轿都已准备好了。”
      
        王动道“怎麽不可能有别的理由?那天晚上,也许突然发生了什麽你不知道
      的变化通得她非走不可也许她根本身不由主·是被人绑架走的。”改乐英蟹
      
        林太平忽然道“也许她一直都很想向你解释,却直没有机
      
        燕七叹了口气道“世上极痛苦的事也许就是明知道别人对白己有了误会自已
      明明受了冤枉却无法解释。”
      
        林太平道“更痛苦的是别人根本就不给他机会解释。”
      
        干动道“最痛苫的是有些事根本就不能对别人解释的譬如说……”
      
        翱大路长叹道“譬如说刚那件事,我本来就不愿解释的刚才你们来的时候我
      若已走了你们说不定就会对我直误会下麽。”
      
        王动道“不错·现在你已想通了麽?”
      
        郭大路点点头。
      
        王动道“件事往往有很多面你若肯往好的那面去想才能活得快乐。”
      
        燕七道“只可惜有的人馅偏不肯偏偏要往最好的地方去想偏偏要钻牛角尖。
      ”
      
        王动道“这种人非但愚麓丽民简直是自己在找自已的麻烦自己在虐待自己。
      我想弥总不会是这种人吧?”
      
        翱大路笑了大声道“准说我是这种人我打扁他的鼻子。”
      
        所以体心里要有什麽令你痛苫的秘密员好能在朋友面前说出采。
      
        因为真正的朋友非但能分享你的快乐·也能化解你的痛苦。
      
        郭大路忽然觉得舒服多了·愉快多了。
      
        因为他已没有秘密。
      
        因为他已能看到事情光明的面。
      
        夜深梦网时他就算再想到这种事也不再痛苦最多只不过会有种淡谈的忧郁。
      谈淡的忧郁有时甚至是种享受。
      
        五
      
        “你们虽然分别了说不定反而能活得更快乐些。”
      
        “她说不定也找到很好的归宿至於你”…若没有发生这变化你现在说不定每
      天都在抱筏子、换尿布而且说不走每天为了柴米油盐吵架,”
      
        “但现在你仍都可以互相怀念怀念那些甜蜜的往事怀念对方的好处以後若能
      再相见就会觉得更快乐。”
      
        “以後就算不能相见也无妨·因为你至少已有了段温够的回忆,让你坐在炉
      边烤火时能有件令你温暖的事想想。”
      
        “每个人都有目已的命运你既不能勉强也不必勉强。”
      
        “所以你根本没有什麽事好痛苦的。”
      
        这就是王动他们对这件事员後的结论。
      
        从此以後他们谁也没有再提起这件事,也没有再提起那金链
      
        因为他们了解郭大路的感情了解这金镊子在他心里的价值。
      
        有些东西的价值往往是别人无法衡量的。
      
        王动还期在床卜,忽然听到郭大路在外面喊“娘舅来了。”
      
        郭大路没有娘舅。
      
        “娘舅”的意思就是那当铺的老板“活剥皮”。
      
        活剥皮当然并不姓活事实上也不太剥皮,他最多也不过刮刮你身上的油水而
      已当然刮得相当彻底。
      
        奇怪的是越想刮人油水的人越长不胖。
      
        他看来就象是只风干了的野兔子·总是驼背眯眼睛说话的时候总是用眼角看
      你好像随时随地都在打量你身上的东西可以值多少银子。
      
        王动他们虽然常常麽拜访他但他还是第次到这里来。
      
        所以王动总算也勉强起了床。
      
        象活剥皮这种人若肯爬半个多时辰的山·去“抨访”个人的时候通常都只有
      一种理由。
      
        那理由通常都和黄鼠狠去拜访鸡差不多。
      
        土动走进客厅的时候郭大路正在笑问“是田阵风把恢吹来的难道你想来买王
      动的这栋房子”
      
        他知道王动至少有二十几种法子想将这房子卖出去,只可惜看来他就算白送
      给别人别人都不要。
      
        活剥皮的头摇得就象随时都会从脖子上掉下来于笑道“这麽大的居子·我怎
      麽买得起?自从遇见你财』之後我简直连老本都快赔光了·不卖房千已经很运气
      。”
      
        郭大路道“假如他肯便直卖呢”
      
        活剥皮道“我买来干什麽?”
      
        郭大路道,“依所以再转让给别人,也可以自己任进来。”
      
        活剥皮笑道“没有毛病的人·谁肯住进这种地方来?”
      
        郭大路还想再兜兜生意,活剥皮忽又道“你们现在是不是狠缺钱用”
      
        王动笑道“我们哪天不缺钱用”
      
        活剥皮道“那你们想不想平自既五百两银子”
      
        “当然想。”
      
        但无论谁都知道活剥皮的银子绝不会是容易嫌的,从老虎头上拔根毛也许反
      倒容易些。雌公鸡身上根本就没有毛可拔。
      
        只不过五百两银子的诱惑实在太大。
      
        郭大路眨眨眼道“你说的是五百两?”
      
        活剥皮道“整整五百两。”郭大路上上下扣量他几眼,道“你是不是喝醉了
      ?”
      
        活剥皮道“我清醒得很只要你们答应·我现在就可以先付半定金。”他‘向
      报信任这些人·因为他知道这些人虽然文不名但说出来的话却重逾干金。
      
        郭大路吸了叹气道“这银子要怎麽样才能嫌得到呢?”
      
        活剥皮道“很容易,只要你们跟我到县城里去走超,银子就到手了。”
      
        郭大路道“走趟?怎麽走法?”
      
        活剥皮道“当然是用两条腿走。”
      
        郭大路走了两步·道“就这麽样走?”
      
        活剥皮道“昭。”
      
        郭大路道“然後呢?”
      
        活剥皮道“然後你们就可以带五百两银子走回来。”
      
        郭大路道“没有别的事了?”
      
        活剥皮道“没有。”
      
        郭大路看看王动笑道“走销就能田五百两银于这种事你听说过没有?”
      
        王动道“没有。”活剥皮道“有很多事体们都没有听说过,但却并不是假曲
      。”
      
        王动道“你赔本也不是假的。”
      
        活剥皮叹了口气,道“最近生意的确越来越难做了,当的人多赎的人少断了
      当的东西又卖不出去·我要的利钱又少。”
      
        王动点点头显得很同情的样予。
      
        郭大路却忍不住问道“既是赔本的生意,你为什麽还要做呢”
      
        活剥皮叹道“那也是没法子唉谁叫我当初选了这行呢?”
      
        王动道“所以那五百两银子你还是留自己慢慢用吧。”
      
        活剥皮抢道“那不同那是我自己愿意让你们嫌的。”
      
        王动淡淡的道“你的钱来得并不容易我仍只走一趟,就要你五百两这种事我
      翁怎麽好意思做呢。”
      
        活剥皮苍白的脸好像有点发红。乾咳道那有甚麽不好意思?何况·我要你们
      陪我走这趟·当然也有田葱的。”
      
        王动道“什麽用意?”
      
        活剥皮又乾咳了几声,勉强的笑道“你可以放心,反正不会要你们去当强盗
      也不会要你们去杀人。”
      
        活剥皮憎然道“五百两银予你不想要?”
      
        王动道“不想。”
      
        活剥皮道“为什麽?”
      
        王动道“没有原因。”
      
        活剥皮怔厂半晌·忽又笑道“你一个人不去也没关系我还是
      
        蔬七忽然道“他不是个人。”
      
        活剥皮道“你也不去?”
      
        燕七道“我也不宏而且也没有原因不去就是不去。”
      
        林太平笑道“我本来还以为只有我个人不肯去,谁知大家都样。”
      
        活剥皮急了大声道“我的银子难道不好?你 们难道没拿过?”
      
        王动淡淡道哦们若要你的银子,自然会拿东西去当的。”
      
        活剥皮道“我不要你订的东西·只要你蔚』跟我走趟·就绘你们五百两银子
      你什反而不肯?”
      
        王动道“是的。”
      
        活剥皮好像要跳了起来大声道“你们究竟有什麽毛病?……我看你们迟早总
      有天会要饿死的。一。像你们这种人若是不穷那才真是怪事。
      
        王动他衡的确有点毛病。
      
        他们的确宁可穷死、饿死但来路不明的钱他们是绝不肯要切。
      
        拿东西去当并不丢人,他们几乎什麽东西都当过。
      
        但他们只当东西不当人。
      
        他们宁可将自己的裤子都拿去当但却定要保佐自己的尊严良心。
      
        他订只做自己愿意做而且觉得应该做的。
      
        每个人都要上厕所的而且每天至少要去七八次。
      
        这种事既不脏也职滑稽·只不过是件很正常、很普通而且非做不可的事所以
      根本已不值得在我蔚的故事中提起。
      
        假如有人要将这种事写出来·那麽个十万字的故事至少可以写成二十万宇。
      
        但这种事有时却又不能不提是上厕所。
      
        他回到客』’里的时候发现燕七和林太平的神情好像都有点特别·好像心里
      都有话要说却又不想说。
      
        所以王动也不问他向很沉得住气,而且知道在这种情况下你如果想问·就不
      如等他们自己说出来。
      
        燕七果然沉不住气·忽然道“你为什麽不问?”
      
        王动道“问什麽?”
      
        燕七道“你没有看到这里少了个人。”
      
        王动点点头·道“好像是少了个。”
      
        少了的个人是郭大路。
      
        燕七道“你为什麽不问他到哪里去了?”
      
        王动笑笑道“他到哪坦克去都没关系,但你如果定要我问我问问也没关系。
      ”
      
        他慢馒的坐下来·四面看了看·才问道“小郭到哪里去丫?”燕七忽然冷笑
      了声道“你永远猜不到的。”
      
        工动道“就因为猜不到·所以才要问。”
      
        燕七咬瞪唇,道“去追活剥皮活剥皮走他就追了出去。”
      
        王动这才有点奇怪皱皱眉道“去追活剥皮于什麽?”
      
        燕七闭嘴脸色有点发青。王动看他,璃哺道“难道他为五百两银子,就肯去
      做活剥皮的跟班?”
      
        他摇了摇头道“这种事我绝不信小郭绝不是这种人。”
      
        燕七冷冷道“这种事我也不愿意相信但却不能不相信。”
      
        王动道“为什麽?”
      
        误会燕七道“因为我亲眼看到的。”
      
        王动道“看到什麽?”
      
        燕七道“看到他跟活剥皮晒咕了半天,活剥皮拿出厂锭银子给他他就跟林太
      平定厂。”
      
        干动怔厂怔道“你没有追过去问?”燕七冷笑道“我追去干什麽?我又不想
      做活剥皮的跟班。”
      
        林太平忽然叹厂口气,道,“假如只不过是做缀班跟他到城!
      
      四月日点分!里去走趟倒也没什麽关系但我看这件事绝不会如此简单。”
      
        当然不会如此简单。
      
        假如活剥皮真的只不过想找个愿班·为了五钱银子就肯做他跟班的人满街都
      是他又何必定到这里来找他行?
      
        林太平接道“活剥皮自己也说过,他这样做必定另有用意我看他绝不会干什
      麽好事。”
      
        燕七道“能让活剥皮这种人心甘情愿拿出五百两银子来的只有种事。”
      
        林大乎道“哪种事?”
      
        燕七道“既五千两银子的事。”
      
        林太平道“不错若非一本万利的事·他绝不肯掏腰包拿出五百两银于来中
      
        燕七道“真正能本万利的也只有种事。”
      
        蔬七道“见不得人的事。”
      
        林太平道“不错·我看他不是去偷就是去骗,义生伯别人发觉後对他不客气
      所以才来找我们做他的保镊。”
      
        他叹了口气接道“这道理郭大路难道想不到麽?”
      
        燕七冷笑道“连你都能想得到他怎麽会想不到他又不比别人笨。”
      
        王动直在注意他脸上的表情此刻忽然道“体若认为他不该去,为什麽不拦他
      ?”
      
        蒸七冷冷道“个人若是自已想往泥坑跳,别人就算想拉也拉不住的。”王动
      道“所以你就眼看他跳下去?”
      
        燕七咬嘴唇道“我……我……”
      
        他忽然转身冲了出去眼睛尖的人就能看到他冲出去的时候已经泪汪汪·好像
      气得快哭出来了。
      
        王动的眼睛很灾。
      
        他个人坐在那里发厂中天怔忽也叹了口气·哺闻道“爱之深责之切·看来这
      句话倒真是一点也不错。”
      
        林太平道“你在说什麽?”
      
        王动笑笑,道“我在说·到现在我还是不信小郭会做这种事,你呢”
      
        林太平迟疑道“我…”我也不太相信。”
      
        王动道“你至少总还有点怀疑·是不是?”
      
        林太平道“是的。”
      
        王动道“但燕七却点也不怀疑已认定了小郭会做那种事,你可知道为了什麽
      ?”
      
        林太平想厂想,道“我也有点奇怪·他和小郭的交情本来好像特别好。”
      
        王动叹了口气道“就因为交情特别好所以才相信些。”
      
        林人平又想了想·道“为什麽呢?我不值。”工动道“朱珠忽然失踪·我。
      都想到可能有别的原因·但小郭却想不到·所以就往最坏的地方去想,那又是为
      了什麽呢?”
      
        林太平道“因为他对朱珠用情太深所以“…☆王动道“所以脑筋就不清楚丁
      对不对?”
      
        林太平道“对。”
      
        爱情可以令人盲目这道理大多数人郡知道。
      
        王动道“你老对一个人用情很深·那麽你对他的判断就不会正确因为体平时
      只能看到他的好处但只要有了个小小的变化和打击伤就立刻会自责自怨,用得患
      失,所以就忍不住要往最坏
      
        林太平忽然笑了笑道“你的意思我遭·只不过这比晚却好像不太恰当。”
      
        王动道“峨?”
      
        林太平笑道“你怎麽能拿朱殊和小郭的事来比?小翱对朱珠的情感怎会跟燕
      七对小郭的情感样?”
      
        王动也笑了。
      
        他好像已发觉自己说错了话,又好像觉得自己话说得太多。
      
        所以他就不说话了。
      
        只不过他还在笑而且笑得很特别。
      
        直等看到藏七从院子里往外走的时候·他才开口道“你想出
      
        燕七眼睛还是红红的勉强笑道“今天天气好了些,我想出去打打猎。”
      
        林太平站起来·笑道“我也去今天再不出去打猎只伯就真的要饿死了。”
      
        王动笑笑。道“小郭身上既然有了银子、就绝不会让我们饿死·休为什麽不
      等他回来?”
      
        燕七立刻沉下了胜“我为什麽要等他回来”
      
        王动道“就算为了我,行不行?”
      
        燕七低下头站在院子里。
      
        天虽已放晴·风却还是冷得刺骨。
      
        王动却仿沸点也不觉得冷·站在那里呆了很久·才冷冷道“他苦不回来呢?
      ”
      
        王动又笑笑道“他若不回来我就请你们吃狗肉。”
      
        林太平忍不住道“这种天气到职里找狗去?”
      
        王动道“用不找,这里就有条。”
      
        林太平道“狗在田里?”
      
        王动指自己的鼻子道“在这里。”
      
        林太平眨眨眼忍住笑道:“你是狗?”
      
        王动道:“不但是狗、而且是条土狗。”
      
        林太平终于忍不住笑了。
      
        郭大路却不笑谈淡的接道“个人若连自己的朋友是四种人都分不出不是土狗
      是什麽?”
      
        王动不是土狗。
      
        郭大路很快就回来了而且大包小包的带了大堆东西回来。
      
        小包里是肉·大包里是馒头最小包里是花生米。
      
        既然有花生米,当然不会没有酒。
      
        没有花生米也不能没有酒。
      
        郭大路笑道“我现在已开始有点怀念麦老广了自从他走这里就好像再也找不
      出一个卤莱做得好的人。”
      
        王动道“至少还家个。”
      
        郭大路道“谁?”
      
        王动道“你假如你开家饭馆子生意一定不错。”
      
        郭大路笑道“这倒是好主意只时描还有样不对……”
      
        王动道“哪样?”
      
        郭大路退,“我那饭锅生意再好,开不了二天也得关门。”
      
        王动道:“为什麽?”
      
        郭大路笑道“就算我肉己没有把自己吃垮,你们也会来把我吃垮的。”
      
        燕七突然冷笑道“放心·我绝不会去屹你的。”
      
        郭大路本来还在笑但看到他冷冰冰的脸色不禁怔了怔道“你在生气,我又有
      什麽地方得罪了依?”燕七道“你己心里明白。”
      
        郭大路苦笑道“我明白什麽?我点也不明白。”
      
        燕七也不理他忽然走到王动面前道“你虽然不是土狗,但这里却有条走狗土
      狗还没关系企狗我却受不了。”
      
        郭大路瞪大了眼睛,道“谁是走狗?”
      
        燕七还是不理他·冷笑往外走。
      
        翱大路眼珠予转,好像忽然明白了超过去拦住了他,道“你以为我做了活剥
      皮的走狗像以为这些东西是我用他给我的定金买来的?”
      
        燕七冷冷道“这些东西难道是天上掉下来的、地上长出来的不成”
      
        郭大路看他·过们良久忽然长长叹了口气购闻的道“好·好…。你说我是走
      狗·我就是走狗…“你受不了我·我走。”
      
        他慢慢的走出去走过王动面前。
      
        王动站起来象是想拦住他·却又坐了下去。
      
        郭大路走到院子里抬起头树上的积雪一片片被风吹下来洒得他满身都是。
      
        他站不动
      
        雪在他脸上溶化沿他面颊流下。
      
        他站不动。他本来是想走远些的·但忽然间走不动了。
      
        燕七没有往院子里看他也许什麽都已看不见。
      
        他的眼隋又红了突然跺了跺脚往另扇门冲过去。
      
        于动的手却已伸过来拦住厂他道“体先看看这是什麽?”
      
        他手上有样东西是张花花绿绿的纸。
      
        燕七当然知道这是什麽这样的纸他身上也有好几张。
      
        “这是当票。”
      
        卡动道“你再看清超吨当的是什麽”
      
        当票上的宇就和医生开的药方样·简直就象是鬼画符若非很有经验的人连个
      宇都休想认得出。
      
        燕七很有经验·活剥皮的当票他已看过很多。
      
        “破旧金链子条破旧金鸡心枚共重七两九钱。押纹银五十两。
      
        明明是全新的东西到了当铺里·也会变得又破又旧。
      
        天下的当铺都是这规短·大家也见怪不怪但金链子居然也有“破旧”的就未
      免有点太说不过去了。
      
        燕七几乎想笑,只可措实在笑不出。
      
        他就好像被人打了耳光整个人都怔住。
      
        王动淡淡笑道“中票是我刚从小郭身上摸出来的我早就告诉过你们我若是改
      行做小偷·现在早就发财了。”
      
        他叹了口气·哺哺道“只可惜我实在懒得动。”
      
        燕七也没有动但眼泪却已慢慢的从面颊上流厂下来─…’
      
        “就算是最好的朋友,有时也会发生误会的。”所以你假如跟你的朋友有了
      误会定要给个机会让他解释。
      
        “一件事往往有很多面·你若总是往坏的那面去想就是自己在虐待自己。”
      所以你就算遇打击也该看开些·想法子去找那光明的圆
      
        谁也没有想虐待别人也不该虐待自己。
      
        这就是王动的结论。
      
        王动的结论通常都很正确。
      
        正确的结论每个人最好记在心里。
      
        世上本没有绝对好的事也没有绝对坏的。
      
        失败虽不好但“失败为成功之母”。
      
        成功虽好·但往往却会令人变得骄傲、自大那麽失败又会愿来了,
      
        你交个朋友当然希望摄他成为很亲近的朋友。
      
        朋友能亲近当然很好但太亲近了,就容易互相轻视也当然发生误会。
      
        误会虽不好但若能解释得清楚彼此间就反而会了解得更多,情感也会变得更
      深一层。
      
        四
      
        无论如何,被人冤枉的滋昧总是不太好受的。
      
        假如说世上还有比彼人冤枉了次更难受的事·那就是连被人冤棱了两次。
      
        燕七也被人冤摄过,他很明白郭大路此刻的心情。
      
        他自己心里比郭大路更难受。
      
        除了难受外还有种说不出的滋昧除了他自己外谁也不知道最什麽滋味想好好
      的去大哭场。
      
        他已有很久没有好好的哭过,因为一个男子汉是术应该那麽哭的。
      
        唉要做个男子汉,可实在不容易。
      
        他当然知道现在应该去找翱大路·但去了之後说什麽呢?
      
        有些话他中愿说有些话他不能说·有些话他甚至不敢说。
      
        他心里正乱糟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忽然看到只手伸出来手上拿杯酒。
      
        他听到有人在对他说“你喝下这杯酒去,我们就讲和好不好?”
      
        他的心跳·抬起头就看到了郭大路。
      
        郭大路脸上并没有生气的表情也没有痛苦之色还是象往常一样,笑嘻嘻的看
      他。
      
        这副嘻皮笑脸,吊儿郎当的样子燕七平时本来有点看不惯。
      
        古蛰作
      
        两人心里都打定主意以後定要想法子问问对方,这份轻功是怎麽练出来。
      
        他俩好像都忽然变得很想知道对方的秘密。
      
        屋搐上也结冰技,窗于自然关得很紧。
      
        幸好屋予里生火·所以就得将上面的小窗予打开透透气。
      
        从这小窗子里望进去正好将屋于里的情况看得清清楚楚。
      
        屋子里除了活剥皮外,另外还有两个穿很华丽、源头很大的人·脸色阴阴沉
      沉的,就好像全世界的入都欠了他盯的钱没还。
      
        燕七眼就看出这两人非但武功不弱,而且一定是老江湖了,其中有个人脸上
      还带条长长的刀拖,使得他看来更可伯。
      
        另个人脸上虽没有刀疤·但手臂却断了一条只空空的袖子扎在腰带上腰带还
      斜插一柄弯刀。
      
        这样子的弯刀江湖中并不多见·只乘下条手臂的人还能用这种弯刀手底下显
      然狠有两下予☆
      
        而且,若不是经常出生人死的人身上也不会带这麽重的伤。
      
        经常出生人死的人还能活到现在·派头还能这麽大就一定不是好惹的郭大路
      想不通活剥皮怎会和这种人有交易。
      
        活剥皮已将包袱解开将林太平那件衣服姚了出来送到这两人面前的桌于上脸
      上带得意的表情,就好像在献宝似的。
      
        林太平这件破衣服究竟是什麽宝贝?
      
        刀疤大汉拿起衣服来仔仔细细看了一遍又交给那独臀人。
      
        他在翻衣服的时候·郭大路也看到衣角的衬里上好像绣样水西却看不清楚绣
      的是字还是花?
      
        独臂人也将这衣角翻开看了看·倡慢的点点头道“不错是他的衣服。”
      
        活剥皮笑道“当然不会错的在下做生意向可靠。”
      
        独臂人道“他的人在哪里?”
      
        活剥皮没有说话却伸出了手。独臂人道“你现在就要?”
      
        活剥皮笑道“开当钥的人都是现货交易两饱想必也知道的,”
      
        独臂人冷冷道“好给他。”
      
        刀疤大汉立刻从下面提起个包袱,放在桌上时“砰”的一响。
      
        好重的包袱。
      
        “能令活剥皮先贴出五百两银子的只有一件事就是煤无严两银子的事。”
      
        燕七的话显然没有说错包袱里的银子至少也有五千两。
      
        郭大路看了燕七眼心里总算明白厂。
      
        这两人定在找林太平而且找得很急,竟不借出五千两银子悬赏。
      
        活剥皮早已知道这件事但直等看到林太平的衣服时,才发现林太平是他啊要
      找的人。
      
        所以他就要林太平赔他到城里来走疆好将林太平当面交给这两个人能亲自将
      人送来,赏银自然更多了。
      
        但林太平究竟做了什麽事值得别人花这麽大功价钱来找他呢?
      
        一看到银子活剥皮忽然变得可爱极了,笑得连眼睛都已看中刀洒鼠汲道“他
      径田军体现在总对以说下℃☆?”
      
        无论林太平做厂什麽事他既然要躲这两人就不能让这曲人找到他。
      
        郭大路已准备从窗子里冲进去了。
      
        谁知就在这时·活剥皮的脸上的笑容忽然馏佐。
      
        他眼睛直勾勾的瞪门口张大了田·却说不出话来·那表情就好像突然被人塞
      了满嘴泥巴。
      
        翱大路顺他目光看过去,也立刻吃了惊。
      
        门门也不知何时走进了个人。
      
        这人只不过是个很经通的老太婆并没有甚麽令人吃惊的地方,盯啤口大路却
      做梦也想不到会在此时此地看到她。
      
        他刚明明还看到她提桶垃圾站在利源当筋门口的。
      
        然後他韶就坐咕车到这里来,路上并没有停留,这老太婆是怎麽来的,难道
      是飞来的吗?活剥皮更象是见了鬼似的嘎声道“你…─响陈干什麽?”
      
        老太婆手里掺盏碗,慢吞吞的企进来摇头叹气道构:吃药的时候已到了为什
      麽总是忘记呢?我特地替你送来侠喝去吧。”活剥皮接过益碗只听得盖于在碗上
      路咯”的作响。
      
        他不但手在发抖连冷汗都流了出来。独臂人和刀疤大汉脸上还是点表情也没
      有直冷冷的看这老太婆此刻突然同时出乎两道乌光向这盖碗上随射丽出。
      
        他们的出手都石慢。
      
        说知乌光刚览到老太婆面前就忽然不见于。
      
        这老太婆明明连动都没动。
      
        刀疤大汉脸色也有点变了。
      
        独臂人却还是面无表情,冷笑道“想不到阁下原来是伎高人好蚜极了。”
      
        者太婆忽然笑了笑道“不好点也不好。”
      
        独臂人道“有什麽不好?”
      
        老太婆道“有什麽好?你们遇见我就要姻霉了还有什麽好?”
      
        独臂人舀然长身而起厉声道“你究竟是什麽人?敢来管我们的闹事?”老太
      婆道“谁管你们的事?标们的事还不配我来管,请我管我巡不管跪上来求我,我
      也不会管“
      
        老太婆说话总有点瞒醚四四的。独臂人道“那麽你来干什麽?”老太婆道“
      我来要他吃药。快吃·吃完了药就该睡觉了。”
      
        活剥皮愁眉苦脸捏鼻子将药吃了下去。
      
        老太婆道“好回去睡觉吧。”
      
        她就象拉儿户似的拉活剥皮就技外走。
      
        突然问刀光闪独臂人已凌空飞起柄雪亮的弯刀当头劈厂米。
      
        敢凌空出乒的人刀法自然不弱。
      
        但“』光闪就不见了。
      
        柄再亮的弯刀忽然断成丁两截“当”的掉在地上。
      
        梅农独臂人身边。
      
        独臂人不知为厂什麽已跪在地上跪在这老婆面前·满头大汗仿佛用力想站来
      恫用尽全身力气还是站小起来。
      
        老太婆叹了门气购哺道“我早就说过你们的事就算跪下来求我我也不管的这
      人居然汲听见·港道从朵比我还聋麽?”
      
        她瞒瞒四四的说话,蹋栅走厂出去。
      
        活剥皮乖乖构跟在後面连大气都不敢山。刀疤大汉也己满头大计忽然道“前
      辈请等等。”
      
        老太婆道“还等什麽?难道你也想来跟我碴个头不成?”
      
        刀疤大汉道“前辈既然己伸手来管这件事在产也没什麽话好说!盼前辈能销
      厂个名号在尸等回去也好向中人交代。”
      
        老太婆道“你想问我的名字?”刀疤大汉道“汇想请教。”老太婆道“你还
      不配知道我的名字我说你也不会知通。”
      
        她忽又接道“恫你却可以回去告诉你那主人就说有个老朋友劝他,小孩子怪
      可怜的最好莫要逼得太紧否则连别人都会看不惯。”
      
        她慢慢走出。
      
        刀疤大汉充刻追出来·追到门口·似乎还想问她什麽。
      
        但门外连个人影都没有这老太和活剥皮都已忽然不见厂。”
      
        这烧饭的老太婆原来是位绝顶的高手武功巴高得别人连做梦都想不到。
      
        难怪那天金狮和棍子到当铺里去搜查·回来时态度那麽恭敬他们若不是吃厂
      这老太婆的哑巴亏·就是巳看出她是准了。
      
        郭大路和燕七现在总算巳明白
      
        枫他们纫有件事更想不通·两人对望了眼同时向後棕出。
      
        後面有裸树大树。
      
        树上没有叶子只有积雪,
      
        燕七只好蹭在树柳上郭大路却庇股贬了卜左然後就象足挨厂刀似的跳了起来
      。
      
        雪冷得象刀。
      
        燕七叹矿门气摇播头道“你坐左的时候难道从来也不看看屁股卜面是什麽?
      ”
      
        郭大路苦笑道我汲注意我在屈心半。”树枝很糊他也在燕七身旁蹲丫下来道
      “我在想那老太婆她明明烃值很了中起的武林高手为什麽要在活剥皮的当铺当老
      妈
      
        燕七沉吟道“也许她也和风栖梧样在躲避别人的追踪。”
      
        郭大路道“这理由中听好像很充足仔细想却有很多地方说不通“
      
        燕七道“哦?”
      
        郭大路道“世界这麽大有很多地方都叮以躲避别人的退踪尤莫是像她这样的
      高手为什麽要去做别人的者妈子听别人的指烤受别人的气”
      
        他面摇头又接道“就算她要做人家的老妈子·也府该找个像样点的入找个像
      样点的地方为什麽偏偏选上活剥皮?”
      
        燕七道,“你报不通?”翱大路道“实在想小通。”
      
        燕七道“你想不通的事别人当然也定想不通丁。”郭大路笑笑·道“若连我
      也想不到,能想通的人怕很少。”燕七道“也许她就是要人家想不通呢?”
      
        郭大路道“但想不通的事还有很多。”
      
        燕七道“你说来听听。”
      
        郭大路道“看她的武功天下怕很少有人能是她的对手。”
      
        燕七也叹了口气道“她武功的确很高我非但没有看过武功这麽高的入简直连
      听都没有听说过。”
      
        郭大路道“所以我认为她根本就用不怕别人·根本就用不躲。”
      
        燕七道“莫忘记强中更有强中手一山还有山高。”郭大路道“这只不过是句
      巴者掉牙的锚话。”
      
        燕七道“老掉牙的话往往是最有道理的话越者越有道理。”
      
        林太平的秘密
      
        郭大路道“假如她真的在躲避别人的迫踪·行动至少应该秘密些假我们每次
      去当铺的时候都看到她里里外外的企进走出点瞳没有石敢见人的样于。”
      
        枷也道“那时你看不看得出她是个怎样的人?”郭大路道“别人既然看本出
      她是谁她为什麽不敢见人?”
      
        郭大路道“你认为她也和风栖梧样易容改份过?”
      
        痈七道“江湖中会易容改扮的人,并不止风捆梧一个。”
      
        郭大路道“那麽金携和棍子为什麽眼就看出她是谁了呢?”
      
        燕七道“你怎麽知道他们看出来了”郭大路道“他们若没有看出来对活剥皮
      为什麽前据後恭冲
      
        燕七眨眨眼·道“那麽依你看来这究竟是怎麽回事?”
      
        郭大路道“依我看她和活剥皮定有点特别的关系,也许是活剥皮的老朋友,
      也许是活剥皮的亲戚·体说有没有道理?”藏七道“有道理。”
      
        郭大路笑道“想不到你居然也承认我有道理。”
      
        燕七忽然也笑了道“因为我的看法本来也是这样的。”
      
        郭大路怔了怔道“你的看法既然早就跟我一样刚为什麽要跟我擒杠?”
      
        蔬七道“因为我天生就喜欢跟你抢杠。”
      
        郭人路瞪眼看了他半天,道“假如我说这雷是白的呢?”
      
        燕七笑道“我就说是黑的。”
      
        无论体多聪明·多能干但有时还是会突然遇见个克星无论你有多大的本事,
      一遇见他就完全使不出来了。
      
        燕七好像就是郭大路的克星。
      
        郭大路硬是对他没法了。
      
        过了半晌他忽又笑厂笑·道“至少有件事你总中能中承认的。”燕七道“什
      麽事”
      
        郭大路笑道“活剥皮这次连个人的皮都没有剥到。”
      
        燕七道“你义错了。”郭大路苦笑道“我义错了。”
      
        燕七道“活剥皮这次总算剥了一个人的皮。”
      
        郭人路道“剥了准的皮?”
      
        颓七道“他日己的。”
      
        林太平究竟是什麽人?
      
        为什麽有人肯花好几千两银于来找他?
      
        找他干什麽?郭大路道“你看这些人为什麽要找林太平呢?”
      
        这次他好像已学乖了白己居然没有发表意见。
      
        燕七沉吟道“你肯花互六干两银子去找个人为的会是什麽呢?”
      
        郭大路笑道“我根本就中会做这种事。”
      
        燕七膘了他眼道“假如我忽然失踪了,若要你花五千陶银子来找我你肯不肯
      ?”郭大路想也不想立刻道“当然肯。为了你就算叫我拿脑袋去当都没关系“
      
        燕七的眼睛亮了。
      
        个人的眼睛只有在非常快乐、非常得意时才会亮起来的。
      
        郭大路道“因为我仍是好朋友所以我才肯。但林太中却绝不会是那两人的好
      朋友·他根本就不会交这种朋友。”
      
        燕七点点头·道“假如有人杀了我你是不是也肯花五千两银子找他呢?”
      
        郭大路道“当然肯我就算拼了老命也要找到那人替你报仇”
      
        他忽又摇头道“但林大平却绝没有杀过人他以为臼己杀了南富丑之後那种痛
      苦的样子绝不是装出来的。”
      
        燕七道“假如有人枪了你五万两银子要你花五千银子找他
      
        翱大路道“但林太平来的时候身上连分银予调没有何况他根本也不象那种人
      。”
      
        燕七笑了笑,道“现在不是我找你擒杠是你在找我始枉了。”
      
        郭大路也笑了道“因为我知道你心里也定不会真的这麽想。”
      
        燕七叹了口气苦笑道名实说我根本就想不出他们找林太平为的是什麽?”
      
        郭大路笑道“虽然想不出却问得出的莫忘记我已从棍子那里学会了很多种问
      话的法子。”
      
        屋子里的灯还亮既没有看到有人进去也没有看到有人出聚。
      
        他们正想去问个明白,窗于忽然开厂。
      
        一个人止站在窗口招手。
      
        他们正弄不清这人是在向谁招手的时候·这人已笑道“树卜定很冷,两伎为
      什麽不进来烤烤火呢?”
      
        火很旺。
      
        坐在火旁确比田在树卜舒服多了。
      
        刚在窗口向他仍招手的人现在也已坐了下来。
      
        这人既不是那股上有刀疤的大汉·也不是那看来很凶恶的独臂
      
        这人刚根本就中枉这屋千里。
      
        刚在这屋于里的人,现在已不知到什麽地方去了。郭大路既没有看见他们走
      出来也没有看见这个人走进去。
      
        绷大路只有一点值得安慰的地方。
      
        这人从头到脚无论从那里看都比刚两个人顺眼碍容。
      
        最重要的是,这人是个女人。
      
        每个人都有自己套独特的法子来将女人分成好几等好几类。
      
        无论你用哪种法子来分她都可以算是第一等的亥人。
      
        她虽然已不太年青,但看来还是狠美,很有风韵。
      
        世上的确有种女人可以令你根本就不会注意她的年纪。
      
        她就是这种女人。
      
        美丽的女人大多都很高傲很不讲理只有很少数是例外。
      
        她就是例外。
      
        奇怪的是,象这麽样个女人怎麽会忽然在这屋予出现呢?
      
        她和刚那两个人有什麽关系?和这件事又有什麽关系?
      
        郭大路当然想问·却直没有机会。
      
        他每次要问的时候都发现自己先已被人问这麽样个女人在问你话曲时候·你
      当然只有先围答。“我姓卫。”她微笑道“你们两位呢?”
      
        她的笑容让人根本没法子拒绝回答她的话。
      
        郭大路抢道“我姓郭。他姓燕燕于的燕。”
      
        燕七瞪了他眼·卫夫人已笑道“林太平的朋友我都认得怎麽育没有见过你们
      两依?”
      
        翱大路又想抢问答忽然发现燕七的眼睛正在瞪他。
      
        他只好低下头去咳嗽。
      
        燕七的眼睛这才转过来看卫夫人,淡淡道“你怎麽知道我们是林人平的朋友
      ?”
      
        卫夫人道“两伎冒风雪从当铺地方赶到这里来·又冒风雪在外面等了那麽久
      ·当然术会是为了那当筋老板。”
      
        燕七道“为什麽不会?”
      
        碉夫人赡然道“龙交龙风交风耗子的朋友会打洞什麽人交什麽样的朋友这点
      我至少还能看得出来。”
      
        燕七眨眨眼道“这麽样说来你当然也认得林太平?”
      
        卫夫人点点头。
      
        燕七笑了笑·道“其实这句话我根本就中该问的你连他的朋友都完全认得当
      然也跟他很熟了。”卫夫人微笑道“的确可以算很熟。”
      
        燕七道☆卜次你见到他的时候,不妨替我们问声好,就说我们很想念他。”
      
        卫夫人道“我也很想见他面所以特地来请教你们两位。”
      
        燕七道“请教什麽?”
      
        卫夫人道“我想请两位告诉我·他这两天在什麽地方?”燕七好像很惊讶道
      “你阻他比我《熟得多怎麽会不知道他在什麽地方?”
      
        卫夫人笑了笑,道“无论多熟的朋友也常常会很久不见面的。”
      
        燕七叹了口气道“我还想请你带我蔚去看看他哩。”
      
        卫夫人道“你们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燕七道“若连你都不知道·我们怎麽会知道?他的朋友我们连个都不认得。
      ”
      
        他忽然站起来供拱手,道“时候不早,我们也该告辞丁。”
      
        卫夫人淡淡笑道“两恢要走了麽·不送不送。”
      
        她居然也点阻拦的意思都没有·就这样看他们走了出去。
      
        刚走出这客栈、郭大路就忍不住道“我真佩服你你真有一手。”
      
        燕七道“哪手?”
      
        郭大路道“你说起假话来,简直就腰真的完全样。”
      
        燕七瞪了他服道“我也很佩服你。”
      
        翱大路道“佩服我什麽?”
      
        燕七冷玲道“像你这样的人倒也很少有只要见到好看的女人你立刻就将中辰
      八字都忘了简直恨不得把家谱都背出来。”
      
        郭大路笑了道“那只因为我看她并不象是个坏人嘛?”
      
        燕七冷笑道“坏人股上难道还接招牌麽?”!
      
        郭大路道,“她若真的有恶意,怎会随随便便就让我们走?”
      
        燕七冷笑道“不让我们走义能怎麽样?难道她还有本事把我们留卜来?”郭
      大路四厂口气道“你若以为她是个普通文人,你就错了。”
      
        燕七道“哦?”
      
        郭大路道“我们的举一动·她
      
        生气就非追广不可。
      
        本来是这黑夜人在盯他的梢现在反而他在盯这黑衣人了。
      
        燕七也只有陷他追。
      
        路旁有片积雪的枯林·枯林里居然还有灯光。
      
        黑夜人身形在树林里闪·忽然不见厂。
      
        灯光还亮。
      
        灯光是从栋屋子里照出来的黑衣人想必已进入了这屋子。
      
        翱大路咬牙恨根道“你在外面等,我进去看看。”
      
        燕七没有说话也没有拉伎他。
      
        郭大路若是真的想做‘件事,那就根本没有人能拉得住。
      
        就算他要去跳河燕七也只有陪他跳。
      
        亮灯的那间屋子门居然是开的灯光从门里照出来。
      
        郭大路冲过去刚冲到了曰又怔位。
      
        屋于里生盆火火盆旁坐个人。
      
        火烧得狠瞪人长褥真美。
      
        卫夫人。
      
        她看到郭大路连点惊奇的样于都没有微笑·道“外面定很冷你们为什麽不进
      来烤始火?”
      
        她好像直在等他订似的。
      
        四
      
        除厂她之外屋子里还有个人。
      
        个黑衣人。
      
        郭大路看见这黑农人·火气又上来了邀不住冲了过去·大声叫道“你为什麽
      ‘直任後面盯我?”
      
        黑衣人眨了眨眼,道“是我在盯你?还是你在盯我?”
      
        他的眼睛居然很亮。
      
        郭大路道“当然是你在盯我。”
      
        黑衣人笑道“你知不知道这是什麽地方?”郭大路道“不知道。”
      
        黑衣人道“那麽找吉诉你这是我的家。。
      
        郭大路道“你的家?”
      
        黑衣人笑道,“若是我在盯你,怎麽会盯到我自己的家里来丁?”
      
        郭大路又怔住。
      
        他忽然发觉这黑衣人不但眼睛狠亮·而且笑得也很甜。
      
        这黑衣人原来是个穿黑衣服的女人·而且最多也只不过卜六七岁。
      
        郭大路就算有很多道理,也全都说不出来了。卫夫人笑道“两位既然来“请
      坐请坐。”
      
        火盆旁还有两张椅子。
      
        燕七坐下来·忽然笑道“你好像早就知道我们要来早就在等我们了。”
      
        卫夫人微笑道“你们要走我拉不住你们要来·我也挡不住的。”
      
        燕七道“我份现在若又要走厂呢?”卫夫人道“我还是只有句话。”
      
        燕七道“什麽话”
      
        卫夫人道“不送不送。”
      
        燕七道“侗你还是会要这位小妹妹在後面盯我订的梢。”
      
        黑衣少女瞪眼道“谁要盯你们的梢那条路你们能走我为什麽不能走?你们随
      随便便就可以往我家里闯我难道就不能跟你们走条路?”燕七冷笑道“原来你只
      不守凑巧殿我们同路。”
      
        黑衣少女道“点也水错。”
      
        燕七道“这倒真的很巧”
      
        卫夫人淡谈笑道“等你年纪再大些时·就会发现天尸凑驹的事本来就很多。
      ”
      
        燕七道“这麽样看来你巳打定主意要从我们身上找到林人
      
        卫夫人笑道“那就得看你们是不是知道他在哪里了。”
      
        燕七遭“我们若是铡道呢?”
      
        及夫人微笑道“只要你们知道我迟早也会知道的。”燕七忽然向郭大路眨眨
      眼道“个人的腿若是被绳子捆伎还能中能盯梢?”
      
        郭大路道“好像不能了。”
      
        燕七笑道“答对厂。”
      
        他袖中忽然多出条绳子,向黑衣少女的腿上缠了过去。
      
        这条绳子就象蛇样义侠义准而只还好像长眼睛似的。
      
        只要他绳子出手就很少有人能躲得开。
      
        黑衣少女根本没有躲·因为绳了已到了卫夫人的手里。
      
        她的手慢馒的伸了出来绳子的去势虽很快但不知为了仍麽绳子却已到了她手
      里。
      
        燕七的脸色变了·只有他力知道这是怎麽回事他只觉绳子卜
      
        他从来不相信世上真有这麽可怕的内功。
      
        现在他相信了。
      
        卫夫人徽笑道“其实你就算真将她两条腿都捆起来·也没有用的。”
      
        燕七沉默了半胸长长叹了曰气道“的确没有用。”
      
        卫夫人道“至少应该先捆上我的腿。”燕七道“不错。”
      
        卫夫人笑道“但我可也保证世上绝没有…个人能捆佐我的腿。”
      
        燕七道“我绝对相信。”
      
        他忽又笑了笑·道“但·我也可以向你保证件事。”卫夫人道“什麽事?”
      
        燕七道“我虽然捆不住你们的腿部可以拥住另外个人的腿找只要拥住这人的
      腿你们就算有大大的本事也休想追出林太平的下落“卫夫人笑道“你旬算捆任继
      的腿呢”燕七道“我自的。”
      
        无论多没用的人中少都能将自己的腿捆任这也是件毫无疑问的事。
      
        燕七拥任了自已的腿。
      
        他身上的绳子还真不少。他好像很喜欢用绳子作武器。
      
        卫夫人也怔住厂,怔了半才展颜笑道“不错这倒的确是个好交怠,连我都不
      能不承认这是个好主意。”燕七道“过奖过奖。”
      
        卫夫人道“你若将日己捆在这里我的确没法子退出林太平的下落来。”
      
        郭大路道“我用不捆自己的腿他的腿就跟我的腿样。”
      
        卫夫人道“这麽样看来你也决心不走了。”
      
        郭大路道“好像是的。”
      
        卫夫人道“我本来也已准备将你衡用绳子捆起来通你们说出林太平的卜落你
      们不说就不放你们走的。”
      
        她居然也叹厂口气苦笑道“谁知依们竟自己捆起厂自己。”
      
        郭大路笑道“这就叫先下手为强。”
      
        卫夫人道“只可惜後下手的也未必遭殃田殃的也还是你们自
      
        郭大路道“哦?”
      
        卫夫人道“你们总不能在这里呆辈子吧?”
      
        郭大路笑道“那倒也说不走。”
      
        他四周看厂看又笑道“这里又暖和又舒服至少比我们任的那破屋于舒服多了
      。”
      
        卫夫人目光闪动道:“称们任的是个破屋于?”
      
        郭大路道“你用不探口风天厂的破属於很多你若想间问的去找·找到你进棺
      材里也找不宽的。☆
      
        卫夫人又叹了口道“我只不过觉得有点奇怪而己。”
      
        郭大路道“你奇怪什麽?”
      
        卫夫人道“林太平从小就娇生惯养,怎麽会在一间破屋子过得卜去呢?”
      
        郭大路道“因为我们那破屋于里有样东西是别的地方找不到
      
        卫夫人道“你们那里有什麽?”郭大路道朋友。”
      
        只要有朋友再穷两破的屋于都没关系。
      
        因为只要有朋友的地方·就有温瞪就有快乐。
      
        没有朋友的地方就算遍地都堆满了黄金在他们服中看来也只不过是坐用黄金
      建成的牢狱。
      
        口夫人沉默了很久才又轻轻叹息了声道“看来你们虽然行点儿奇怪倒都是很
      够朋友的人。”
      
        郭大路道“我们至少总不会出卖朋友。”卫夫人问道“无论等到什麽时候·
      都不会出卖朋友?”
      
        郭大路点点头。
      
        卫夫人又笑了悠然道“好我倒要看看你们能等到几时?”
      
        黑暗的地狱
      
        天亮厂。
      
        桌上摆满了很多点心每种都很好吃。
      
        吃不但是种享受也是种艺术。
      
        工犬人很懂得这种享受,也很懂得这种艺术。
      
        她吃得很慢也咆得很美。
      
        无论她在吃什麽的时候·都会令人觉得她吃的东西非常美味。
      
        何况这些点心水来就全都是美味。
      
        吃来是美味,嗅起来也定很香。
      
        郭大路已忍不住开始在悄悄的咽口水。酒意来·肚子就好像饿得特别快
      
        饿肚子看别人大吃大喝这种滋味有时简直比什麽刑罚都难
      
        郭大路忽然大声道“主人独个儿大吃大喝却让客人饿子在旁边看这好像不是
      待客之道。”
      
        卫夫人点点头道“这的确不是待客之道·但你们是我的客人
      
        郭大路想了想叹息苦笑道“不是。”
      
        卫夫人道“你们想不愿做我的客人呢?”
      
        郭大路道“不跟。”
      
        卫夫人道“为什麽?为了林太平?”
      
        郭大路也长长叹厂口气道“谁叫他是我何的朋友呢。”卫夫人笑了笑·道“
      你们虽然很够朋友,却也够笨的。”郭大路道“哦?”
      
        !夫人道“直到现在你们还没有问我为什麽要找林太平。”次乐英摄
      
        郭大路道“我们根本不必问。”
      
        飞夫人道“为什麽不必问?仍们怎知道我找他是好意还是恶意?也许我找他
      只水过是为了要送点东西给他呢?”
      
        郭大路道“我只知道件事他若不想见你我们就不能让你找到他无论你是好意
      还是恶意·都是样的。”
      
        夫人道“你怎麽知道他不愿见我?”
      
        郭大路道“因为你找他找得太急消良象不怀好意的样子否则你就该让我订问
      去台诉他·再叫他来找你。”
      
        卫大人笑道“看来你们还小太耀只不过有一点笨而已。”
      
        翱大路道“哦?”
      
        』夫人道“你们就算怕我也暗砷追踪不问去也就是厂还足可以到别的地方去
      的义侗必自己把自己捆在这里呢?”
      
        郭大路想了想看看燕七道“她说的话好像有点道理我们为什麽还不走呢?”
      
        门夫人道“阂为我现在巴中让你衡走丁。”郭大路道“你自己说过我们随时
      都可以走的。”
      
        卫夫人道“我现在巳改变了主意。”
      
        她笑了笑·接道“你知道女人总是随时都会改变主意的。”
      
        郭大路叹道“你看不是女人就好了。”卫灾人道“有什麽好?”
      
        郭大路盯她面前的烧卖和蒸饺,道“你若是男人·我至少可以厚脸皮枪你的
      东西吃。”
      
        卫夫人微笑道“你为什麽不把我当做男人来试试看?”
      
        郭大路看看燕七燕七眨了眨眼。
      
        卫夫人又道“你们两个人不妨起过来枪。”
      
        燕七笑了笑道“我的脸皮没有他厚还是让他个人动手吧。”
      
        郭大路阻了口气通“‘个人饿得要命的时候脸皮想不厚些也不行厂。”
      
        他身子灾然掠起向那张摆满了点心的桌子扑了过去。十指箕张弯曲如鹰爪用
      的居然是鹰爪功中招极厉害的“飞鹰搏免”。
      
        用“适鹰愿兔”这种招式来抢蒸饺未免是件很可笑的事。
      
        但’个人若是饿极了再可笑的事也样能做得出来的。
      
        卫夫人笑道“你的鹰爪功倒不错。”
      
        她嘴里轻描淡写的说话手里的筷子忽然轻轻往前顺点。
      
        她用的是双荡翠镶的筷子这种筷子往往碰碰就会断
      
        筷子在郭大路右手中指上轻轻一点。
      
        筷子没有断。
      
        邪大路的人却像是断了,突然从半空中落了下来眼看就要跌什摆满了点心的
      桌子上。
      
        退夫人手里的筷子忽然夹住了他的腰带他整个人的重量都已价公这双碰就断
      的筷子上。
      
        筷千还是没有断。
      
        羽夫人的手悬在空小,用筷子央他就象是夹个虾米似的。
      
        燕七看呆夕。
      
        卫夫人微笑道“这麽大个饺子够你呛了。”
      
        话术说完郭火路的人巳向热亡巴厂过火。
      
        燕仁想去接·没有接作两个人撞·全都跌介地上。
      
        这了很久郭大路还没有爬起来只是眼睁睁的看卫夫人。
      
        他好像也看呆了。燕七忽然道“你知不知道她用的这招叫什麽功夫?”
      
        郭大路摇摇头赦七道“你既然会鹰爪功·就应该知道其〈有招叫老鹰抓
      
        郭大路点点头。
      
        燕七笑道“她这招就是从‘老鹰抓鸡中变化来的叫做‘筷子挟鸡。”郭大路
      咀了口气晒哺道“我究竟是鸡还是饺子呢?”燕七道“是鸡肉锦子饺子。”
      
        郭大路也笑了·道,“想不到你懂得的事倒还真不少。”
      
        他身产突然又箭般窜了过火。
      
        这次他没有问桌于上面伸手胡窜人了桌予底卜。
      
        正夫人正微笑在听他们说话好像汇听得很有趣的样子。
      
        她既没有想到郭大路说说会忽然又审了过来更没有想到这人会往桌子底尸窜
      。
      
        桌于底下又没有点心这人到尸面去十什麽呢?想检骨头麽?
      
        饺子又没有骨头呀。
      
        卫夫人也不禁觉得有点奇怪就在这时桌上的点心突然凭空跳丁起来。
      
        翱大路的手在桌于底下拍桌上的点心就跳起了七八尺高,
      
        燕七的歹挥本来捆在他腿上的绳子突义长虹般飞出·长蛇般卷就有七八样点
      心被他卷了去。
      
        郭大路也已从桌于底下窜出。
      
        燕七‘松手点心掉下来叁四个郭大路伸手接了两叁个月司时张大了瞒个软软
      的儒米烧卖正好不偏不伤掉在他嘴里。
      
        这下虽然并不是什麽厂个起的武功但却配合得又紧凑,义灼妙、简直令人叹
      为观止。
      
        卫夫人居然也叹息了声,说道“看了你们这两手功夫,我就算让你们晚点东
      曲也算值得了。”
      
        郭大路叁口两口就将烧荚吞卜去笑道“这人倒总算还有点民心。”
      
        他开始吃第二个烧卖的时候燕七也已吞下厂个包产。
      
        能吃得这包子可真不容易所以嚼在嘴里的滋昧也象是特别好燕七笑道“这包
      子真好吃却不知是用什麽做馅的?”
      
        卫夫人微笑道“包子和烧卖都有两种蹈。”
      
        郭大路道“那两种?”
      
        卫夫人道:“一种是虾仁鲜肉的。”郭大路道“还有种付麽肉:”
      
        卫夫人道“老鼠肉毒老鼠。”
      
        老鼠中来是可以吃的但毒老鼠吃下去却能要人的命。
      
        郭大路吃下左的烧企·好像已停在嗓子服上·再也不下去。
      
        他本来还想问问·他吃的侥要是耶种馅做现在却已用不问他忽然觉得四肢发
      软脑袋发绿。
      
        再看颓七张脸竟巴变成死灰色而且渐激发黑。
      
        卫夫人还在微笑。
      
        郭大路正想过去·忽然觉得她象已是已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张股渐渐变得模
      糊不清·渐渐空看那看不见厂。
      
        他只觉得燕七已冲过来炮位厂他夜他乌旁道“临死之酗我有个秘密要食诉休
      。郭大路殖“什……叶秘密?”
      
        燕七道“我“──”
      
        他还没有说出自己的秘密·就已倒下。
      
        就算他说出,郭大路也听不见了。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这句话并不太对。
      
        有的人并不太在乎财宝绝不会为了钱拼命却往往会为厂好吃而死。
      
        你是不是觉得这种死法很冤梗?
      
        等你俄得发晕时·说不定也会觉得不如死了算厂。
      
        但他们为什麽会挨饿呢?
      
        朋友当然是为了朋友。
      
        “为朋友丽死的人,是绝不会下地狱的。”
      
        但朋友若都在地狱里他们也许宁可下地狱,也不愿上天堂。
      
        自占艰难喉死。
      
        死的确可以算是最可伯的事了。
      
        那意思就是你已完了已完全消减了从此不再有希望你的肉体很快就会腐烂你
      的姓名也很快就会被人淡忘。
      
        脏土还有什麽比死更可怕的呢?
      
        死了若还得下地狱那当然更可怕。
      
        但地狱究竟是什麽样子谁也不知道。
      
        那地方想必很黑暗,非常黑暗……
      
        黑暗。
      
        黑暗得让你非但看不见别人·也看不见自己。
      
        郭大路连自己都看不见。
      
        他只感觉到自己的眼睛已睁开了。
      
        但自己究竟在什麽地方?究竟是不是存在?他却完全本知道。
      
        “不知道”的本身就是种恐惧也许就是人类最大的恐惧。
      
        人们恐惧死亡·岂非也正因为他根本不知道死兰究竟是什麽样予的。
      
        郭大路也不能不思惧几乎已恐惧得连动都不能够动
      
        恐惧本教是人类永远无法克服呐高戈
      
        过了很久郭大路才听到自己身旁仿佛有个人在呼吸。
      
        但那究竟是不是人的呼吸声他还是不知道。
      
        在如此黑暗中任何人都已无法再对自已有信心。
      
        幸好他还能相信’件事蔬七活时既然跟他在起就算死厂也‘定还是会跟他起
      。
      
        有些朋友好像永远都分不开的无论死活都分不开。
      
        所以郭大路壮起胆子道“颓七…。’是不是弥?”
      
        义过半晌黑暗中力响起个很虚弱的声响“是小郭吗?”
      
        郭大路总算松丁口气。
      
        只要台肋友跟他在起无论死活都没关系了。
      
        他身子开始往那边移动终户摸到了只手·只冰冷的手。
      
        郭大路道“这是个是你的予?”
      
        手动了动立刻将郭大路的手握紧。
      
        然後听到燕七虚弱的声音道“这是什麽地方?”
      
        郭大路道“不知道。”
      
        燕七道“我们是不是还活?”
      
        郭人路叹了门气道“不知道。”
      
        燕七也叹了口气道“看来你活时是个糊徐人死了也是个糊涂鬼。”
      
        郭大路却笑了笑道“看来你活时要臭我死了也要臭我。”
      
        燕七没有说话却将郭大路的手握得更紧。
      
        他平时本是个很坚强的人但现在却象是要倚赖郭大路了。
      
        也许他本就在倚赖郭大路了、只不过平时直在尽力控制臼己个人只有到了真
      正恐惧的时候才会将自己真正的情感流露出来。
      
        郭大路沉默厂半晌忽又问道“你猜我现在最想知道什麽?”
      
        燕七道“想知道这里是什麽地方?”
      
        郭大路道“不对。”燕七道“摄知道我们究竟是不是还活?”
      
        郭大路道“也不
      
        郭大路膘厂他服也不敢多说话了。
      
        白衣少亥道、“等两位咆饱厂我就带两位去见这里的主人他直都在等两依。
      ”
      
        燕七霍然站起来道“我现在已经饱了。”
      
        白衣少女眼波流动婿然道“你怎麽看到我就饱呢?”
      
        燕七淡谈道“因为你长得比只蹄膀还可爱。”
      
        梅花白再曲廓雕柱。
      
        白衣少女板脸在前面带路,既不说话也不笑了。
      
        她的确很甜、很美但的确稍微胖厂点。
      
        “燕七居然拿她来比蹄膀倒是亏他怎麽想得出来的。”郭大路看燕七·想笑
      又不敢笑。
      
        阂为燕七的脸包还是不太好看也不知为了什麽他好像很讨厌亥人,尤其时厌
      摄翱大路开玩笑的女人。
      
        “他以前定也吃过女人的亏·上过女人的当。”
      
        郭大路决定以後定要设法开导开导他告诉他女人并不是每个都讨厌的其中偶
      砸也有几个比全部男人都心爱得多。
      
        氏廓巳走尽。
      
        尽头处珠低垂·他衡刚走过去就听到子里有人在笑道“你们又来了麽?请进
      请进。”
      
        卫夫人这赫然又是卫夫人的声音
      
        原来这里的主人还是她。
      
        她下毒、扮鬼甚至不借将攻城的大炮都搬来对付他们可是她现在又救了他们
      而且还拿好酒好菜来招待他订。郭大路和燕七而面糊四实在猜不透她究竟在打什
      麽正意。
      
        卫夫人的笑容还足那麽高贸那麽动人。
      
        她看郭大路和燕七还带微笑道“你份也不必问我究竟在于什麽赛意我的主意
      本就从没有别人能猜得到的。”
      
        郭大路四厂口气道“这切话我相信。”
      
        卫夫人道“这有件事你也不妨相信。”
      
        郭大路道“什麽事?”
      
        卫夫人又道“你们现在已可以走了随时都可以走,无论到那里去我都绝不会
      泥人跟踪你订的。”
      
        郭大路怔了怔通“你中想要我们的命了?”
      
        卫夫人道“不想。”
      
        郭大路道“你也不想知道林太平的萨落了?”卫夫人道“至少目前巳木想。
      ”
      
        郭大路道“你费了那麽多事来对付我订,现在却随随便便就让我们走厂?”
      
        卫夫人道“不错。”
      
        郭大路又叹了口气道“这句话我实在不能相信。”
      
        卫夫人道“连我的话你都不情?”
      
        卫夫人道“你知道我是什麽人?”
      
        郭大路道“我知道你是个很有钱、很有地位、也狠有本事的人但这种人说的
      话通常都未必可靠。”
      
        卫夫人凝视他忽然笑了,道“你们定觉得我做的事很奇怪但你们若真汇知道
      我是什麽人之盾就不会奇怪厂。”
      
        燕七忍不住问道“你究竟是什麽人?”卫夫人☆个宇个字道“我就是林人平
      母亲。”
      
        这句话说出来郭大路和燕七义大吃了惊。
      
        他们实在不敢相信却又不能不相信。
      
        卫夫人这生中就算也会说过谎现在却绝不象是说谎的样子。
      
        郭大路道“我就相信你真是林太平的母亲但雌亲义怎会中知儿子的下落呢?
      ”
      
        卫夫人轻轻的叹息了声,酪然道“这就是做毋亲的悲哀儿于长大了之後,做
      的事往往就不是母亲所能了解的了。”
      
        她忽又笑了笑接道“这也许只因为他已渐渐变成了个男
      
        郭大路温小住问道“他究竟做了什麽?”
      
        卫夫人叹道“他什麽也没有做只不过从家里逃了出左。”
      
        郭大路怔道“从家里逃了出去?为什麽要逃?”卫夫人道“他进婚。”
      
        郭大路憎然道“逃婚?”
      
        卫夫人苫笑道“我看他年纪沥渐大厂就替他订下厂门亲事谁知道他竟在婚礼
      前的天晚上偷偷的逃了出去。”
      
        郭大路怔了半陶忍不住笑了,道“我明白了他定不再欢那个女孩子。”
      
        卫夫人道“那亥接于他连见都没有见过。”
      
        郭大路又不禁觉得奇怪道“既然没有见过,他怎麽知道那女被子好不好呢?
      ”
      
        卫夫人道“他根本不知道。”
      
        卫夫人叹道“只因那门亲事是我替他下来的所以他就不喜欢“
      
        郭大路又笑了·道“者婆是白己的,本就该自己来选才对。你若旨先他看看
      那女孩子他也许就不会逃厂。”
      
        他神色突然变得很严肃又道“这并不是说他不孝顺你但个男人长大了之後多
      多少少总该有点白己的主怠否则他又怎麽能算是男人。”
      
        卫夫人慢慢的点了点头,道“我本来也很生气小隧後来想了想反咖觉得有点
      高兴。”
      
        热七忽然道“你的砌应该高兴因为像他这麽样有主见的男人世上还木多。”
      郭大路道“现在显然中多仍以後定会慢慢多起来的。”
      
        大人展额通所以我现在已改变主意,并个出要遥他的去成亲了“
      
        她门光凝视远力慢慢的接道“我想个男核子在成反的时候能个人在外砌闯荡
      闯荡磨练磨练自己对他这生总是有好处的“郭大路叹“门气片笑道“这些活你居
      早点说出来多好。”
      
        卫夫人笑道“我以前没有说山来只因为我还有点不放心。”
      
        郭大路道“不放心什麽?”
      
        卫夫人道“不放心他的朋友。”
      
        郭大路道“你那麽样做只不过是在试探我们?”卫夫人笑道“你们既然是他
      的好朋友想必也不会怪我的。”郭大路道“现在你放心了没有?”
      
        卫夫人棠声道“现在我已知道他的朋友非但不借为他战饿为他死而且还能为
      他拒绝各种诱惑在我看来·那比死还圈难得
      
        她叹息,义道“他能交到这种朋友真是他的运气,我还有什麽不放心舶。”
      
        “摄子长大了虽已不再属☆
      
        郭大路他们对望了‘眼已发觉这件事越来越小简单了。
      
        燕七道“风第刚放卜去没多久他们的人也许还没有走远。”
      
        郭大路道:“对我们到四面去找找看。”
      
        燕七道“他们想必有五个人我们员好也不要落单。”
      
        他们围坟场绕了圈·又看到山坡下的那问小木屋。
      
        他们就是在这小木屋里找到酸梅汤的。
      
        “放风第的那吨人会不会躲在这小木屋里?”
      
        叁个人心里不约而同都在这麽想·翱大路已第个冲了过去。
      
        燕七失声道“小心。”
      
        他的话刚出门郭大路已踢开门闯了进去。
      
        木屋还是那木屋恫木属里却已完全变了样子。
      
        酸梅汤在这里烧饭用的锅灶现在已全不见了本来很脏乱的问小木屋现在居然
      已被打妇得干十净净连一点灰尘都没有。
      
        屋予正中摆张桌于。
      
        桌子上摆五双筷子五只酒杯,还有五柄精光耀服的小刀。
      
        刀刃薄而锋利刀身弯曲形状很奋特。
      
        除此之外屋户里就再也没有别的。
      
        郭大路刚拿赵柄刀在看燕七已菠厂进来跺脚道“你做事怎麽还是这麽粗心大
      意随随便便就闯了进来屋子里百有人呢?你难道就不怕别人暗算你?”
      
        郭大路笑道“我不怕。”
      
        燕七道“你不怕我怕。”
      
        这句话刚出口他自己的脸忽然红了·红得厉害。
      
        率好别人都没有切意。
      
        林太平本来也在研究桌上的刀此刻忽然道“这刀是割肉用
      
        郭人路道“你怎麽知道?”
      
        林太平道哦见过塞外的胡人最喜欢用这种刀割肉。”
      
        郭人路道“他们难道是来自塞外的胡人?”
      
        林太平沉吟道“也有时能只不过胡人只用刀,不用筷了。”
      
        燕七白中忽然掠过阵惊恐之意道“这里只有刀没有肉他们准备荆什麽肉?”
      郭大路笑道“总不会是准备割王动舵肉吧。”
      
        他虽然在笑但笑得已很不自然。
      
        燕七好像忍不佳机伶伶打了个寒嘿,道“我们还是赶快回去吧只留卜王老大
      个人在家里我实在有点小放心。”
      
        郭大路变色道“对我们莫要中厂别人调虎离山之计。”
      
        愿到这里,叁个人同时冲厂出去。
      
        他们用最快的速度掠过坟场,燕七突又停下来失声道“不对。”
      
        郭大路道“有什麽不对?”
      
        燕七脸色发白道“那五个稻草人刚好像就在这里的。”
      
        郭大路忽然也忍不住机伶伶打了个寒酸。
      
        那迁个稻草人刚的确是在这里的,但现在巴不见了。
      
        蓝天白云夏是难得的好天气。
      
        但天上的风等也不见了。
      
        他们用最快的速度跑回去到了门口又怔佐。
      
        五个稻草人赫然在他们门口·还是披麻,戴孝,手里还是提哭丧掇·只不过
      胸口却多厂张纸条子上颐还好像写中。
      
        很小的字很难看的清。
      
        风吹纸条子就被吹得策筋直响又好像是用针线缝在稠革人的麻衣上的。
      
        林太平第个赶到伸手就去处。
      
        纸条子居然缝得很中他用了点力才总算将它扯了卜来。
      
        就在这同刹那问·稻草人手里提的哭丧棒也突然蹲起向林太平的腹部打了过
      去。
      
        率好林太平经验虽差·反应却不馒凌空一个翻身巴将哭丧棒避开。
      
        谁知哭丧棒弹起来时棒头上还有…点乌光打厂出来。
      
        林太平只避开厂哭促棒却好像未避开哭丧棒的暗器。
      
        他只觉右边胯骨亡麻好像被蚊子盯了口似的。
      
        等他落到地上时人竟已站不住丫。
      
        眨阻间条右腿已变得完全麻木,他身子也倒了下去
      
        郭大路变色道“毒针”
      
        他共才说了两个字,这两个字说完燕七已出手奶风·将林太平右边胯骨上凹
      面的穴道全都点位另只手已臼靴简里油出柄乙首。
      
        刀光闪,林太平的衣裳已被割开,再闪,已将林太中伤只的那块肉挖了出来
      ·鲜血随溅出。
      
        黑色的血
      
        郭大路眼睛都看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