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实在想不到燕七应变竟如此抉·出手更抉。
      
        “我已死过七次。”·
      
        直到现在·郭大路才相信燕七这句话不假。
      
        只有死过七次的人才能有这麽快的应变力这麽丰富的经验。
      
        林太平已疼得冷汗都流了出来☆但还是没有忘记手里的那纸条。
      
        他咬紧牙根·喘息道“看这纸条上写的是什麽?”
      
        纸条上密密的写了行蝇头小宇“你若不是王动·就是个替死鬼”
      
        风夜吹。
      
        稻草人被风吹得摇摇晃晃的好像在对他们示威。
      
        郭大路的火气忽然上来了忽然拳向那稻草人打了过去。
      
        稻草人当然不会还手也不会闪避。
      
        翱大路拳刚打上去,燕七已拦腰将他抱住·他这拳虽然没有判实还是打了。
      
        他拳头打在稻草人胸口上时·也好像被蚊子口。
      
        他只觉拳头上痒痒的还有点发麻中指的骨节上已多了个黑
      
        燕七的刀实在这黑点上挑·流出来的血也已变成黑的。
      
        毒血还带种说不出的腥臭之气。
      
        但燕七却不嫌臭也不嫌脏竟心口的将毒血全都吮吸了出
      
        郭大路连眼泪郁几乎耀不住要流厂出来。
      
        他忽然发现燕七对他已并不完全是友情·而是种比友情更深比友情更亲密的
      感情。
      
        侗他也说不出这种感情是什麽。
      
        直到燕七站起来,他还是没有说话连个感激的字都没有说。
      
        他心里的感激也水足任何字能说出来的。
      
        燕七长长砒出口气轻轻道“你现在觉得怎麽样了?”
      
        翱大路苦笑道“我只觉得自已是个呆子·不折不扣的呆子。”
      
        林太平直在看他仍·忽然也长长叹了口气,道,“你的确是个呆子“
      
        他脸色巴比刚好看多了但一条腿还是动也不能动。
      
        燕七并没有替他吮出伤口里的毒血可是他点也不埋怨,更没有责怪之意·仿
      佛也觉得这是应该的。
      
        难道他已看出了什麽?看出厂些只有郭大路看不湖的秘密?
      
        燕七的股似又红了,很快的转过身用刀实挑开了稻草人身上的麻衣。
      
        郭大路这才看到稻草上插满了尖针,针头在阳光下发乌光,就连果子也看得
      出每根针上的毒都足以要人的命。
      
        刚若不是燕七拉住他他那一拳若是实实的打了上去·就算还能保住性命这只
      手也算报销了。
      
        林太平现在当然也已想到纸条上的线连哭丧棒的机簧,他拉纸条就将机簧发
      动。
      
        这稻草人生身上下仿佛都埋伏杀人的毒针。
      
        郭大路长长叹了口气苦笑遁“个稻草人居然能将我们两个大活人打倒,这种
      事我若非自己遇见·无论淮说我也不会相信。
      
        林太平道:“稠草人已经这麽厉害了,做这稻草人的人岂非型百怕?”
      
        郭大路道“若不是很可怕土老大又怎会那麽吃惊?”
      
        燕七面色已发白,道“现在稻草人巴来了·不知道他们自来了没有?”
      
        林太平失声道“你们进去看看王老大用不管我我的于还能动。”
      
        郭大路什麽也没有说,只是伸手将他架了起来。燕七已冲丫进去高呼道“工
      老大…─王动”
      
        没有回应没有声音。
      
        王动已不见厂。
      
        床上的被褥凌乱王动却不在床上也不在屋于里。
      
        郭大路他们前前後後都找遍还是找不到他的人。
      
        他们都很解王动。
      
        能叫王动从账上爬起来的事巳不多能叫他个人出去的事更
      
        “这里莫非出发生过什麽事?王动莫非已…─“
      
        耶木路连想都不敢想。
      
        林太平续在王动的床上苍白的脸又已急得发红·大声道“我已告诉过你们·
      用不管我·快去找王老大。”
      
        郭大路也发急了大声道“当然要去找,仍你叫我从前到哪里友找?”
      
        林太平怔住。
      
        他看看燕七,燕七也在发怔。
      
        现在他析已有两个人受了伤·但却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
      
        这件事到现在为止还是连点头绪都汲有。
      
        现在他们只知道点这些人的确和王动有仇而且仇必定极深。
      
        但知道这点又有什麽用?简直跟完全不知道没有什麽两样。
      
        就在这时走廓上忽然响起一阵脚步声。
      
        脚步声很轻很慢。
      
        郭大路他们几乎连心跳都已停止。
      
        来的绝不是稻草人。
      
        稠单人不会度路
      
        燕七向郭大路打厂个眼色,两个人身子一闪同时躲到门後。
      
        圆步声越来越近终于停在门外。
      
        燕亡乎里的巴首已扬起
      
        』是虚掩的,只手在推门。
      
        燕七手腕翻·巴首闪电般挥了出去划向这只手的脉门。
      
        床卜的林太平忽然大喝道“佐手”
      
        喝声起热七的手立刻硬中生停住·刀锋距离报门这只手的腕脉还不及半少。
      
        但这只手还是很稳定,还是慢侵的把门推开。
      
        这只手上☆的神经就象是铁铸的。
      
        门推开,王动倡慢的走厂进来另只手上提酒。
      
        燕七手上的刀锋在闪光。
      
        林太平躺在床上无论谁都可看湖他受了伤。
      
        但上动却好像什麽都没看见脸上还是点表债也没有。这人全身上下的抑经好
      像是铁铸的。
      
        他授慢的走了进来·慢侵的把酒放在桌子上。
      
        第个沉不住气的是郭大路·大声问道“你到那里去了?”
      
        上动淡淡的道“买酒去了。”
      
        他回答得那麽目然好像这本是天厂员合理的事。
      
        “买酒左厂。”这种时候他居然买酒去了。
      
        郭大路看他,简直有点哭笑不得。
      
        王动掌拍开了酒上的封泥嗅了嗅仿佛觉得狠满意·围角这才田出一丝笑容、
      道:这酒还不错,来大家都来喝两杯。”
      
      
        郭大路忍不住道“现在我不想喝酒。”
      
        王动道“不想赐也得喝·非不可。”
      
        王动道“为什麽?”
      
        荚动道,“因为这是我替你们钱行的酒。”
      
        郭大路失声道“钱笔?为什麽要替我们饯行?”
      
        工动道“因为你们马上就要走了。”
      
        郭大路跳了起来道“谁说我们要走。”
      
        王动道:“我说的。”
      
        燕七抢道“但我们并不想走。”
      
        王动沉下了脸,冷冷道“不想企也得走你们难道想在我这里赖辈于。”互动
      铁青脸道“你们住在这里·付过房钱没有?”
      
        郭大路道“没有。”
      
        王动冷笑道“既然如此你们凭什麽赖不走?”
      
        燕七忽然道“好走就走。”
      
        他真的说走就走只不过走过郭大路面前的时候,向翱大路挤歹筋眼圈。
      
        翱大路眼珠于转·道“对走就走汲什麽厂个起。”
      
        他居然也说走就走好像连片刻都耽不住了。
      
        林太平怔了怔道“你们连酒都不喝厂吗?”
      
        郭大路道“既然巳被人赶厂出去还有什麽脸喝酒。”
      
        森太平看看王动。
      
        王动脸上还是点表情也没有·冷冷道“不赐就不喝酒放在这里难道还会发霉
      麽?”
      
        林太平面“我留下来好不好?我走不动。”
      
        王动板脸道“走不动就爬出去。”
      
        林太平怔了半晌·终于叹了口气拐拐的因他们走了出
      
        王动地在那里,冷冷地看他们走出门连动都不动。
      
        过了半购·只听“砰”的声,也不知是谁将外面的大门重重的关了起来。
      
        王动忽然捧起桌上的酒子“咕硼咕田”─口气喝了七八门才停下来,抹了抹
      切,哺田道:“好酒这麽样的好酒居然有人不喝
      
        他望手里的洒子‘双冷冰冰的眼睛忽然红了就象是随时都可能有眼用要流下
      来。
      
        燕七头也不回的走到大门外忽然停住。
      
        郭大路走到他身旁也忽然停住。
      
        林太平跟出来,“砰”的,生生的关上门瞪他们道“想不到你们真的说走就
      走。”
      
        郭大路看看燕七。
      
        燕七什麽话也不说却在大门外的石阶上坐了卜来面对稻草人。
      
        郭大路立刻也跟坐了卜来也看稻草人,哺哺道“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糯草
      人不但会放风第·还会杀人你说奇怪不奇怪?”林太平道“奇怪。”
      
        他也坐厂下来只手还是紧紧的接伤口。
      
        现在他总算也明白郭大路和燕七的意思了·所以也不再说什麽。
      
        也不细过了多久才听到王动的脚步声慢慢的走出来·穿过院千定到人门口重
      重的插上了门曰。
      
        突然间门门又拔了出来,大门霍然打开。
      
        上动纳在门门·张大了跟睛瞪他们。
      
        燕七、郭大路、林太平叁个人一排坐在门外,谁也没有回头。
      
        王动忍不住人声道“你们为什麽还不走?坐在这里干什麽?”
      
        叁个人谁也不理他。
      
        燕七只是原了郭大路一眼·道“我们坐在这里犯不犯法?”
      
        翱大路道“不犯法。”
      
        林太平道“连稻草人都能坐在这里·我们为什麽不能?”
      
        王动厉声道“这里是我的大门口·你们站在这里就挡住了我的路。”
      
        燕七又膘了郭大路眼道“人家说我们挡住了他的路。”
      
        郭大路道“那麽我们就坐开些。”
      
        二个人起站了起来走到对面又排坐了下来面对大
      
        燕七道“我们处在这里行不行?”
      
        郭大路道“为什麽不行这里既不是人家的屋于也不挡路。”
      
        林太中道“丽且高兴坐多久就华多久。”
      
        十动瞪他们。
      
        他们却左顾有盼就是不去看七动。
      
        正动人声道“你们坐在这里究竟想干什麽?”
      
        翱人路道“什麽也个十只不过坐坐丽已。”
      
        燕七道“我们高兴坐在哪里就坐在哪里谁也管不厂。”
      
        林人中通“这里好凉快。”
      
        燕七道“义凉快义舒服。”
      
        郭大路道“而且绝不会有人来找我们收租金。”
      
        干动突然报头度了进去“肿”的又将门重重的关了起来。
      
        燕七看看郭大路·翱大路看看林太平,叁个人赵笑了。
      
        虽然笑了,侗笑容中还是带些优酗之色。
      
        太阳已卜厂山。
      
        春天毕竟还来得没有这麽早白天还是很短。
      
        太阳下山,天色眼看就要暗了起来。
      
        天色─暗,这里就会发生些什麽事?谁都不知道·甚至还猜都不敢猜。
      
        燕七悄悄拉起了郭大路的手道“你的伤怎麽样了?”
      
        郭大路道“不妨事,朋样还是可以揍人。”燕七这才转向林太平道“你呢”
      
        林太平道“我的伤口已渐渐有点发痛。”
      
        燕七吐了口气,道“那就不妨事了。
      
        被毒药瞪器打中的伤口若巴在发疼就表示毒已拔尽。
      
        郭大路却还是有点不放心,所以又问道“痛得厉不厉害?”林太平笑了笑道
      “还好虽然不见得能跳墙卸也照样还是可以揍人。”
      
        燕七道“你们饿不饿?”
      
        郭大路道“俄得想把你吞下去。”
      
        燕七也笑了·道“但你肚子慑的时候也照样可以揍人的对不对?”
      
        郭大路笑道“答对了。”
      
        天色果然暗厂下来。
      
        千个人神情看来已渐渐有点紧张。
      
        但现在他仍已准备准备揍人。
      
        郭大路握紧了拳头瞪大了眼睛,道“现在真是万事惧备只欠乐风。”
      
        林太平忍不住问道“东风是什麽?”
      
        郭大路道“就是挨揍的人。”
      
        就在这时他已看见了个人。
      
        四
      
        个抱酒子的人。
      
        大门忽然又开了王动抱酒子走了出来。
      
        这次他没有理他们,却在大门口的石阶上坐下来。
      
        四个人面对面的坐谁也不说话。
      
        第个骸不住的人当然还是郭大路。
      
        他叹厂口气哺闻道“我记得刚好像有人要请我们喝酒的。”
      
        王动既不答腔·也不看他忽然将酒子向他抛了过去。
      
        你无论将什麽东西抛向郭大路,他都可能接不住,但酒子
      
        抛过来的若是个酒子·就算睡的他也照样能够接住。
      
        他口气灌下了好几口,才递绘燕七燕七喝了几口又传给林太平。
      
        王动忽然道“受了伤的人若还想喝酒·定是活得不耐烦了。”
      
        林太平道“谁说我受了伤我只不过被条小咬了一口而已。”
      
        王动忍不住问道“什麽?”
      
        王动忽然冲过去·将酒予抢了过来,铁青脸道“你们究竟想在这里坐到什麽
      时候?”
      
        郭大路又憋不住了,大声道“坐到有人来找你的时候。”
      
        王动道“淮说有人要来找我?”
      
        郭大路道“我说的。”
      
        王动道“你恕麽细道”
      
        郭大路道、宝稻草人告诉我的。”
      
        他用田角曰王动·笑道:“这稻草人不但会放风等,还会说话,你说奇怪不
      奇怪?”
      
        王动脸色突又变了,馒馒的退了回去坐到石阶上。
      
        四下静得狠,只有子里的酒在璃。
      
        燕七忽然道’子里的酒也在说话你听见了没有?”
      
        郭大路道“它在说什麽?”
      
        燕七道“他说有个人的手在抖抖得它头都发晕了。”
      
        王动霍然站起来瞪他。
      
        他还是不看上动。
      
        叁个人东张西望什麽地方都去看就是不看王动。
      
        突然间点火星电了过来·射在第个稻草人的身上。
      
        “蓬”的声稻草人中刻燃烧了起来。
      
        火光是惨碧色的还带缕缕轻烟。
      
        王动变色道“快退,退回屋里去。”
      
        他挥手将酒子抛绘了郭大路·转身抱起了林太平·人已冲进大门。
      
        王动终于动了。
      
        他不动则已·动起来就比谁都快。
      
        郭大路也动了,先放那酒再动。
      
        因为他并没有向屋子里退·反而向火星射来的方向扑了过去。
      
        他扑过去·燕七自然也跟。
      
        工动大喝道“快退网来,那边去术得了。”
      
        郭大路没听见·就好像忽然变成了聋子。
      
        他听不见,蔽七就也听不见。
      
        林太平叹了口气道“这人就喜欢到去不得的地方去你现在难道还不知道他的
      毛病?”
      
        栋房子假如被人称做“山痊\最低限度也得有几样员起码的条件
      
        这房子绝不会太小。
      
        这房子就算没有盖在山上·至少也得盖在山麓下。
      
        房子的大门外大大小小总有片树林子。
      
        “富贵山庆”虽然‘点也术富贵至少总还是个“山庄”。所以门外也有片树
      林刚那点火星好像就是从树林里射出来的。
      
        郭大路沉声道“那点火星是从那棵树後面射出来的?”
      
        燕七道“我没看清楚你呢?”
      
        郭大路道“我也汲看清。。
      
        天色中已很暗树林里当然更暗看不见人影·也听不见声畜。
      
        燕七道“我看我们还是先回去跟王老大商量商量再说吧。”
      
        郭大路道“人家不蹬我们商量我们自己商量又有个屁用。”
      
        他田里说出脏话的时候·就表示他火气真的已上来了。
      
        燕七道“逢林莫入·你难道连江湖中的规矩都不横?”
      
        郭大路道“我不擅。我本就不是者江湖江湖中的那些破规矩我样也不横。”
      
        他身子突然向前一扑已冲入了树林。
      
        暗林中仿佛有寒光闪动。!
      
        郭大路眼睛还没有看清·人已扑了过去。
      
        然後他就看见了把刀。
      
        把弯刀。
      
        一把割肉的刀。
      
        刀钉在树止,钉张纸条子。
      
        纸条卜当然有字很小的字,就算在臼天也未必能够看得清。
      
        郭大路刚想伸手拔刀手己被燕七拉住。燕七的脸色苍白·瞪眼道“你上了一
      次当还不够?还要上第二次?”
      
        他又急又气郭大路却笑了。
      
        燕七道“你笑什麽”
      
        郭大路道“我笑你。”燕七忍不住道“你笑个屁。”
      
        他嘴里有脏话骂出来的时候,就表示他实在已气得要命。
      
        郭大路不笑了·正色道“他们就算还想让我上当也应该换个新鲜点的法子怎
      麽会用那老套难道真拿我们当呆子。”
      
        燕七板脸道,“你以为你不是呆子?”
      
        郭大路叹了口气,苦笑道“好,你叫我不动手,我就不动手但过去看看总还
      没关系吧。”
      
        他真的背负双手走了过去。
      
        手不动·只用限睛看看的确好像不会有什麽关系。
      
        但纸条上的字实在太小他不能不走得近些。
      
        他终于已可隐约看出纸条卜的宇了“小心你的脚”一。”
      
        他看清这五个字的时候·脚厂软人已往下面掉了下去。
      
        地上有个陷断。
      
        燕七失声道小心。一。”
      
        喝声中☆他也已冲过去·拉伤了郭大路的手。
      
        郭大路手上使劲·人已乘势跃起。
      
        他轻功不弱·眺得很高。
      
        只可借跳得超高,就越糟糕。
      
        只听树叶“哗啦啦”响,树上忽然有面大网罩了下来。
      
        好大的面网。
      
        郭大路就算长有翅膀就算真是只鸟·也难免要被窜住。
      
        何况他身子已跃在半空就好像是自已往这网子里跳一样无论挤那边逃都来不
      及了。
      
        非但他躲不开燕七也躲不开。
      
        眼见两个人都要被罩在网里忽然问条黑影飞了过来就好像是个炮弹似的简直
      抉得无法思议。
      
        黑影从他们头卜掠过伸手,就已将这面网捞佐了。
      
        这黑影并不是炮弹是个人。
      
        是林太平。
      
        林太平伸手捞佐了这面网身子还是炮弹般往前飞又飞出了两干丈·去势才缓
      厂下来。
      
        这时郭大路和燕七也已退了出左只见林太平一只手抓根横枝只予抓佐那面大
      网·凭空吊在那里,还在不停的晃来晃去。
      
        郭大路的心也还在跳·忍不住长长叹厂口气苦笑道“这次若不是你·我只伯
      就真的巴自投罗网厂。”
      
        林太平笑了笑道“你用不谢我。”
      
        郭大路道“不谢你谢谁。”
      
        林太平道“谢你背後的人。”
      
        郭大路转过头才发现王动铁青脸站在他身後。
      
        林太平笑道“我早就说过我已经不能跳增了。”
      
        郭大路道“那麽你刚……”
      
        林太平道“刚是王老大用力把我掷过来的否则我那有这麽快?”
      
        世上的确没有那麽快的人,若不是借了王动掷之力·谁都不可以有这麽快。
      
        郭大路伯伯原了王动一眼赔笑道“看来王者大的力气倒真不
      
        林太平道但王老大却很佩服你。”
      
        郭大路道“佩服我?”
      
        林太平道“他的力气虽大,你的胆子更大。”
      
        郭大路瞪了他服道“你难道定要象猴子样吊在树上说话?”
      
        林太平笑道“我早就想下去了只可借我的腿不听话。”
      
        王动直没有开口·燕七也没有。
      
        两个人都在瞪郭大路。
      
        郭大路只有苦笑道“看来我今天非但连件事都没有做对,连话都没有说对过
      句。”
      
        燕七这才叹了口气道“你这句话总算说对了。”
      
        五
      
        屋予里倔起了灯。
      
        桌上除了灯之外,还有张纸条、一把刀和酒。
      
        因为郭大路到最後还是忍不住要将这把刀从树上拔下来当然更忘不厂将那酒
      也带回来。
      
        这人长得虽不象牛却实在有点牛脾气。
      
        他居然还很得意笑道“我早就说过拔刀没关系的,早就细道他们这次要换个
      新鲜的法子这法子是不是新鲜的很?”
      
        燕七冷冷道“新鲜极了比网里的鱼还新鲜。”
      
        他拿起了桌上的刀,接又道“我现在才知道这把刀是港备割什麽肉的了。”
      
        郭大路眨眨眼道“是不是割鱼肉?”
      
        燕七道“你总算又说对了句。”
      
        郭大路道“那麽我不如索件就做条醉鱼吧。”
      
        他捧起酒于嘴里还哺哺道“醉虾既然是江南的美味·醉鱼的滋味想必也水错
      。”
      
        但他的酒还没有喝到嘴王动突然又将酒子枪了过去。
      
        郭大路怔了怔,道“你几时也变成了个和我样的酒鬼了。”
      
        王动道“这酒喝不得。”
      
        翱大路道“刚还喝得现在为什麽喝不得?”
      
        王动道“因为刚是刚现在是现在。”
      
        燕七限殊于转了转道“你刚将这坛洒效在那里的?”
      
        郭大路道“门口。
      
        燕七道“刚我们都在树林里门口是不是没有人?”
      
        郭大路道“是的。”
      
        燕七道“所以这酒现在已喝不得。”
      
        郭大路道“难道就在刚那会儿工夫里已有人在这酒里卜了毒?”燕七道“刚
      那一会儿工夫·已足够在八十酒里下毒了。”
      
        郭大路失笑道“你们也未免将那些入说得太可怕了难道他们真的是无孔不入
      连点害人的机会都不会错过麽?”…王动也不说话忽然走到门外将手里的酒重重
      往地上一顿。
      
        子粉碎·酒流得满地都是。一
      
        郭大路叹了口气,闻闻道;“真可惜好’…。”
      
        他声音忽然停顿人也突然怔住。
      
        条很小很小的蛇正从碎裂的酒子里慢慢的爬了起来。
      
        这条蛇小得出奇但越小的蛇越毒。
      
        郭大路脸色也变了忍不住又长长叹了口气购璃道“看来这些人倒真是无孔不
      入。”
      
        燕七突然失声道“无孔不入赤练蛇。”
      
        他吃惊的看王动,又道“是不是无虱不入赤练蛇?”
      
        王动铁青脸·馒馒的转回身走回屋于里在灯醉坐下。
      
        这次他居然没有躺到床上去。
      
        燕七又追了过来迫问道“是不是他?……究竟是不是他”
      
        王动又沉默工很久终卫☆慢慢的点了点头。
      
        燕七长长吐出口气步步往後退忽然间编了下去。
      
        这次是他躺到床上去厂
      
        郭大路也追了过来·追问是“无兄不入赤练蛇是什麽玩意?”
      
        燕七道“是个人。”
      
        他不但人已象是软厂·连说话都变得有气无力的样子。
      
        郭大路道“是个什麽样的人你认得他?”
      
        燕七苦笑道“我若认得他·还能活到现在才是怪事。”
      
        他忽又跳起冲到土动面前道“可是你一定认得他?”
      
        王动又沉默了很久,忽然笑了笑·道“我现在还活。”
      
        燕七四道“认得他的人居然还能活·可真不容易。”
      
        王动脸广的笑容渐渐消失,终于叹了声“的确不容易。”
      
        郭大路几乎要叫了起来道“你们说的究竟是人?还是蛇?”
      
        燕七道“人。。
      
        郭大路道“这人的名字叫赤练蛇?”
      
        燕七道“而且无孔不入,那意思就是说·你只要有一点点疏忽他就能毒死你
      。”
      
        郭大路道☆点点疏忽?任何人都难免有点点疏忽的。”
      
        燕七叹厂曰气道“所以他苫要毒死你·你只有条路可走。”
      
        郭大路道“那条路?”燕七道“被他毒死。”
      
        郭大路也水禁倒抽厂口凉气道“刚那些害人的花样·就全都是他现出来的?
      ”
      
        燕七道“这人卜毒的功夫虽然已可算是天下第但别的本事却本大怎麽样。”
      
        郭大路松了口气道“那我就放心多了。”
      
        燕七道“只对借除了他之外,还有别人。”
      
        郭大路道“还有谁?”燕七道“干手于眼娱蛆神。”郭大路道“干手干眼”
      
        燕七道“那意思就是说这人收发暗器时,就好像有─干只手·于只眼睛样·
      据说他全身卜卜郁是暗器连鼻于都能发出昭器
      
        郭大路膘巨动眼忽然笑道“好极厂,我只要‘见到这人的面就先打扁他的鼻
      子再说。”厢七眨眨眼道“但你若见到救劳救难红娘子只伯就舍不得打厂。☆
      
        郭大路道“救苦救难红娘子?这名字听起来倒象是个大好人。”
      
        燕七道“她的确是个好人知道世人大多在苗难中所以心想要叫他蔚早点超生
      。”
      
        郭大路叹息道“这麽样听来·她又不象是个好人了。”
      
        燕七道“你就算从八十万个人里面,也挑不出这麽样‘个好人来。”。
      
        郭大路道“她又有什麽特别本事?”
      
        燕七板股·冷冷道:“她的本事,你最好不要知道。”
      
        郭大路眨眨眼道“她是不是个狠漂亮的女人?”
      
        燕七道“就算是现在也已是个者太婆了很摄亮的者太婆。”
      
        郭大路道“她已有七八十岁?”
      
        燕七道“那倒没有。”
      
        郭大路道“五六十?”
      
        燕七道“好像还不到。”
      
        郭大路道“四十上下?’
      
        燕七道“怕差不多。”
      
        郭大路笑道“那正是狼虎之年怎麽能算老太婆呢”
      
        燕七瞪了他眼·道“她年纪大小和你又有什麽关系?你又心什麽?”郭大路
      道“我几时关心厂?”
      
        燕七道“不关心为什麽笑得就象是条土狗?”
      
        郭大路道“因为我本来就是条上狗。”
      
        燕七又瞪了他眼自己也忍不住笑厂。
      
        郭大路立刻又乘机问道“听你这麽说·她的本事定是专门用来对付男人的。
      ”
      
        燕七又板起了脸道“我也不知道她究竟有什麽本事只知道男人死在她手上的
      可真不少,”
      
        林太平‘直靠在旁边的椅子上养神·忽然道“那吨稻草人是不是她做的?”
      燕七道“不是。”
      
        林太平道“不是她是谁?”
      
        燕七道“见送终催命符。”
      
        林太平皱了皱眉道“偿命符?”
      
        燕七道“这人不但有肚子鬼士意晒还有双巧手易容改扮、消息机关、稻巧昭
      器、奇门兵刃·可说是样样精通。”
      
        郭大路目光闪动·哺哺道一我明白了。”
      
        燕七道“你明白了什麽?”
      
        郭大路道☆条蛇、只娱蛆、一只蝎子·道催命符现在只差只者鹰了。”
      
        林太平忽又选民“刚我跟王老大进入树林的时候,正好看到条人影·从那涵
      网藩下的树梢上飞了起来。”
      
        燕七道渔网本就不会目己从树上落下来的树上当然有人。”
      
        郭大路道“那人到那里去?”
      
        林太平苦笑道“那时我已被王者大用力掷了出去怎麽还顾得
      
        燕七道“巴冲天霸王鹰”
      
        郭大路一拍巴掌道“五个风等,五个人现在总算全了。”
      
        燕七道“这五个人中不但轻功要算霸王鹰最高·据说武功也是地最高。”
      
        郭大路道“以我看这五人中最难对何的还是那救苦救难的红娘子。”
      
        林太平道“为什麽?”郭大路道“因为我们都是男人。”
      
        燕七冷冷道“男人若不好色他便有天大的本事也使不出来的。”
      
        郭人路长叹道“但天下的男人又有几个夏不好色呢?”
      
        土动直沉脸坐在那里逐动都没有动。
      
        能不动的时候他绝不会动的。
      
        燕七搬了张凳子,在他对面坐斤下来道“你看到厂那些风第也就知道他们是
      来找你麻烦的厂。”郭大路也搬了张凳子过来,道所以你要赶我们走,因为你知
      道这五个人无论到了那里都会将那地方搞得一场糊涂。”
      
        燕七道“你不愿将我们也扯入了那淌于塌糊涂的浑水里众,所以才要赶我订
      走。”
      
        郭大路道“但你却不知道我订早已在那淌予浑水里了。”
      
        燕七道“从认得你的那天开始我们已经在里面了。”
      
        翱大路道“因为我们是朋友。”
      
        燕七道“所以你无论在什麽地方我们也定在那里。”
      
        郭大路道:“所以你现在才想赶我们走已经太远了。”
      
        王动看他们,一直没有说话。
      
        他知道自己现在已经用不再说什麽。
      
        他生伯自己开口就会有热泪夺眶而出。朋友
      
        这两个字是多麽简单却义多麽高贵。
      
        王动捏紫双手,一宇宇道“你们的确都是我的朋友。”
      
        这句话就已足够。
      
        你只要真正懂得这句话的意义,就已什麽都不必再说。
      
        燕七笑了林太平也笑了。
      
        翱大路紧紧握起王动的手。他蔚只要能听到这句话·也已足够。
      
        他蔚既然没有问起这五人怎会和王动结的仇也没问这麻烦是从哪里来。
      
        王动不说他们就不问。
      
        现在他订唯的问题就是“怎麽样将这麻颅打发走?”
      
        燕七道“我看到那只风第就知道有麻烦来厂。”
      
        万动道“那风第本是种警告。”
      
        燕七道“他们既然要找你的麻烦,为什麽还要警告你让你防备?”
      
        王动道“因为他们不想要我死得太快。”
      
        他脸色发育慢慢的接道“因为他们知道个人在等死时的那钟恐怖比死还痛苦
      得多。”
      
        燕七叹了门气道“看来这麻烦当真不小。”
      
        卫动道“的确不小。”
      
        郭大路忽然笑了笑道“只措他们还是算错了点。”
      
        燕亡通“哦?”
      
        郭大路道“他们虽然有五个人,我们也有四个,我们为什麽要恐怖?为什麽
      在痛苦?”
      
        燕七道“但他打至少总比我何占了点优势。”
      
        郭大路道“哦。”
      
        燕七道“明枪易躲暗箭难陆这句话你难道不摄?”
      
        郭大路道“我值可是我不怕。”燕七瞪他道“你伯什麽?”
      
        郭大路道“怕弥。”
      
        燕七忍不住赐然‘笑,却又立刻板起了脸扭转厂头。其实他当然也田得郭大
      路的意思·因为他自己也样。像他们这种人就怕别人对他订好只伯被别人感动。
      
        你若能真的感动他们,就算要他们将脑袋切下来给你·他订也不会皱皱眉头
      的。
      
        郭大路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拖,这种人也没有什麽了不起除了鬼鬼祟祟的
      暗中害人外我看他们的真功夫也有限的很。”
      
        他接又道“现在的问题只不过是他们是什麽时候宋呢?”
      
        王动道“不知道。”
      
        郭大路道“你也不知道?”
      
        王动道我只知道他们若还没有送我的终就绝不会走。”
      
        郭大路又笑了笑,道“现在是谁送谁的终还难说得很。”
      
        这就是郭大路可爱的地方。
      
        他水远都那麽自信那麽乐观。
      
        这种人就算明知天要塌下来·也不会发愁的,因为他认为个人只要有信心无
      论什麽困难都可解决。
      
        他不但自己有信心同时也将这信心给厂别人。
      
        干动的脸色也渐渐开朗了起来忽然道“他们虽然占了点优势但我也有法子对
      付他们。”郭大路抢问道“什麽法子?”
      
        王动道“睡觉。”郭大路怔了怔失笑道“这种法子大概也只有你想得出来。
      ”
      
        王动反问道“这法子有什麽术好?这就叫以逸待劳。”
      
        郭大路柏尹道“对·要睡现在就睡养足了精神好对付他们。”燕七道“但要
      睡也得分班睡。”
      
        郭大路道“不错·我跟你防守上半夜·到叁更时再叫王老大和林太平起来。
      ”
      
        林太平忽然道“这样子不行还是我跟你一班的好。”
      
        郭大路道“为什麽?”
      
        林太平原了藏七一眼道“你们两个人的话太多·田得商兴起来·怕别人进了
      屋子都不知道。”
      
        燕七忽然走了出去阑为他的脸好像忽然又有点发红了。
      
        翱大路道“还是我跟燕七一班的好两个人谈谈说说,才不会固觉。”
      
        他瞒里说话人巴愿了出去。
      
        无论别人说什麽,他还是非跟燕七班不可。
      
        这两人身上就好像有根线连的。
      
        林太平看他们走出去忽然笑了,朗赡道:“我有时真奇怪,小郭为什麽会这
      麽笨。”
      
        王动也在笑微笑道“你放心·他绝不会再笨很久的。”
      
        林太平道“其实我因希望他再多笨些时候。”
      
        王动道“为什麽?”
      
        林太平笑道“因为我觉得他们这样子实在狠有意思。”
      
        七
      
        客厅里狠暗。
      
        燕七走进客厅·坐了下来。
      
        郭大路也走进客厅,坐厂下来。
      
        星光照进窗户照燕七的眼睛。
      
        他的眼睛好亮。
      
        郭大路在旁边看忽然笑道“你知不知道你的眼睛有时看来蝴象女人。”
      
        燕七板脸道“我还有什麽地方象亥人?”
      
        郭大路笑道“笑起来的时候也有点象。”
      
        燕七冷冷道哦既然很像女人你为什麽还要老跟我呢?”
      
        郭大路笑道“你若真是个女人我就更要跟你了。”
      
        燕七忽然超过头·站了起来找火石点起丫桌上的灯。
      
        他好像点不敢和郭大路单独坐在黑暗里。
      
        灯儿亮起将他的影子照在窗户上。
      
        郭大路忽然把将他拉了过来好像要抱佐他的样子。燕亡失声道“你……你十
      什麽?”
      
        郭大路道“你若站在那里岂非刚好做那下手于眼大螟蚁的活靶子?”
      
        他眼珠干转眼睛忽然亮了起来,哺哺道“这倒也是个好中意。”
      
        燕七瞪了他服道“你还会有什麽好主意?”
      
        郭大路道“那大娱败既然喜欢用暗器伤人我们不如就索性替他找几个活靶子
      来。”
      
        燕七皱眉道“你想找淮做他的活靶子?”
      
        郭大路道“稻草人。”
      
        他接又道“我们去把那些稻草人搬进来·坐在这里,从窗户外面看来·又有
      谁能看得出它们是本是活人”
      
        燕七皱的眉头展开了。
      
        郭大路道“那大娱蚁只要看到窗户上的人影就一定会手痒的。”
      
        燕七道“然後呢”郭大路道“我们在外面等,只冕他的手痒我们就有法子对
      讨他。”
      
        燕七沉吟,淡淡道“你以为这主意很好”
      
        郭大路道“就算不好也得试试,我们总不能一直在这里等死,总得想法子把
      他钳引出来。”
      
        燕七道“莫後了那些稻草人也一样会伤人的。”
      
        郭大路道“无论如何稻草人总是死的总比活人好对付些。”
      
        燕七叹了口气道“好吧这次我就听你的看看你这笨主意行不行得通“
      
        郭大路笑谊“笨主意币少总比没有主意好些。”
      
        稠草人的影子映在窗户上从外面看来的确和真人差不多。
      
        因为这些稻草人不但穿衣服还戴帽子。
      
        佼已很深风吹在身卜就好像刀割。
      
        郭大路和燕七虽然躲在屋于下避风的地方还是冷得发抖。
      
        燕七忽然道“现在要是有点酒喝,就不会这麽冷了。”
      
        郭大路笑道“想不到你也有想喝酒的时候。”
      
        燕七咀道“这就叫近墨者黑个人若是天天跟酒鬼在起,迟早总要变成个酒鬼
      的。”
      
        郭大路笑道“所以你迟早也总会有不讨厌女人的时候。”
      
        燕七忽又板起脸不再说话。
      
        过了半颐,郭大路又道“我总想不通·象王老大这种人怎麽会和那大蜕吸、
      赤练蛇结下仇来的?而且仇恨竟如此之深。”
      
        燕七冷冷道“想不通员好就不要想。”
      
        郭大路道“你难道不觉得奇怪?”
      
        燕七道“不觉得。”
      
        郭大路道“为什麽?”
      
        燕七道“因为我从来不想探听别人的秘密·尤其是朋友的秘密。”
      
        郭大路只好不作声了。
      
        过了很久突然听到“咕”的声。燕七动容道“是什麽东西在叫?”
      
        郭大路叹了口气苦笑道“是我的肚子。”
      
        他实在饿得要命。
      
        又过了很久突然又听到“格”的声。
      
        郭大路道“这次又是什麽在响?”
      
        燕七咬嘴唇,道“是我的牙齿。”
      
        他已冷得连牙齿都在打战。郊大路道“你助然伯冷为什麽不靠过来点?”
      
        燕七道“嘘”
      
        郭大路道“这是什麽意思?”
      
        燕七道:“就是叫你莫要出声的意思你的图劳老是不停·那大娱蚁怎会现身
      。”
      
        郭大路果然不敢出声了。
      
        他什麽都不伯·也不怕那些人来,只伯他析不来。
      
        这样子等下去·实在叫人受不了。
      
        最令人受不了的是谁也不知那些人什麽时候会出现也许要等上好几天·也许
      就在这刹那间
      
        郭大路正想将手里提的渔网盖到燕七身卜去。
      
        这渔网又轻又软但却非常结实也不知道是什麽做的林太平将它带了回来郭大
      路就准备用它来对付那大娱船。准备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渔网虽轻·但燕七心里却充满温暖之意。
      
        突然间·条人影箭般自墙外窜了进来凌空个翻身满天寒光闪动,已有二四卜
      件暗器暴雨般射人了窗户。
      
        这人来
      看她死,所以我们应该送她回去。”
      
        这法子虽不好但也算没有法子中唯的法子。
      
        燕七皱眉道“问题是谁送她回去呢?”郭大路通“哼。”
      
        他虽然什麽都没有说但眼角却在膘王动。
      
        当然是王动应该送她回去。
      
        只耍这人还有点点良心就不该眼看她死在这里。
      
        滥知上动还是连点反应也没有,就好像根本听小懂就好像是个白痴。
      
        上动当然不是臼痴。
      
        他是在装傻。
      
        郭大路又忍不住大叫起来道“好你们都不送她回去我送她回去“
      
        他用尽平生力气跳了起来。
      
        燕七五刻紧紧抱佐了他。
      
        王动回过头看他们日光中又是悲痛又是怜惜。
      
        谁也不知道他心里究竟在想什麽。
      
        过了很久,他终予跺了跺脚·道“好我送她回去。”
      
        他转过头,刚想抱起红奴子。
      
        林太平突然箭般窜过来用力将他檀撞得退出七八尺破跌在墙角。
      
        就在这时林太平已翘起了工娘子。
      
        王动突然变色大声道“你想干什麽”
      
        林太平打断了他的话道“只有我才能送她回去燕七要照顾小郭,你是他的眼
      中钉你去了他蔚绝不会放过你。”
      
        他嘴里说话人已走了出去。
      
        灭动跳起来冲过去大声喝道“快点放下她,快……”
      
        喝声中·林太平突然声惊呼。
      
        那奄奄息的红娘子已毒蛇般自他怀中弹起凌空…个翻身拣出厂二文眨眼间就
      没人黑暗中。
      
        只听她银铃般的笑声远远传来道“胜王的王八蛋·你见死不救你好没良心,
      你简直不是个好东西。”
      
        说到最後句话·人已走远只剩下那比银铃还清脆悦耳的笑卢飘荡在风里。
      
        好冷的风。
      
        摄魂的银铃。
      
        林太平倒在雪地里前胸已多了点乌黑的血迹。
      
        没有人动。
      
        没有人说话。
      
        连员後丝甜笑也终于被冷风吹散。
      
        也不知过厂多久·王动终于倡慢的走出去将林太平抱厂回来。
      
        他的脸色比风还冷比夜色还阴暗。
      
        郭大路泅已流下。
      
        燕七看他也己泪流满面柔声道“你用石难受·这也不能怪你。”
      
        他不说这句话还好说出来郭大路怎麽还能忍得伎怎麽不受得了?
      
        他突然象是个孩子般·失声痛哭了起来。
      
        又不知过了多久·王动才侵慢的拍起头道“他还没有死。”
      
        燕七又惊又喜失声道“他是不是还有救?”灾乐英雄
      
        七动点点头。
      
        燕七道“要怎麽才能救得了他?”
      
        这句话说出来他脸色又变了。
      
        因为他已想到世上也只有种法子能救得了林太平。
      
        最可怕的种法子。
      
        他看王动目中巳不禁露出恐惧之色因为他知道王动在想什麽。
      
        王动当然也知道他在想什麽脸似反倒很平静谈谈地道“你应该知道要怎麽样
      才能救得了他。”
      
        燕七用力摇头道“这法子不行。”
      
        于动道“行。”
      
        燕七大声道“绝对不行。”
      
        王动道“不行也得行因为我们已别无选择的余地。”
      
        燕七突然倒了下去倒在椅子上似乎再也支持不下去。
      
        郭大路正瞪大了眼睛在看他们他脸亡还带泪痕忍不住问道“你们说的究竟是
      个什麽法子?”
      
        没有回答,没有人厅曰。郭大路急道“你们为什麽中告诉我”
      
        燕七终令轻轻叹厂口气道“你就算知道了也没有用的。”
      
        郭大路道“为什麽没有用?若不是我乱出卞意林太平也不会变成这样厂我比
      谁都难受,比谁都急想救他。”
      
        上动冷冷道“你现在只能救个人。”
      
        郭大路道“谁?”
      
        上动道“你自己。”
      
        燕七柔声道“你受的伤很不轻若再胡思乱想,怕连你自己的命都很难保佐。
      ”
      
        郭人路瞪他们,忽然道“我中的暗器是不是也有毒?”
      
        燕七道“咽。”
      
        郭大路道“是谁救工我的?”
      
        燕七道“王老大。”
      
        郭大路道“王老大既然能解得了我的中毒为什麽就不能解林太平的毒?”
      
        燕七又不肯口厂。郭大路道“他们暗器上的毒应该是同路的是不是?”
      
        燕七又沉默厂很久才长长叹息了声道“你为什麽要问得这麽清楚”
      
        郭大路大声道“我为什麽不能问清楚?你们若再不告诉我我就……我就……
      ”
      
        他用力捶床铺,气得连话都说不出了。
      
        燕七咬厂咬牙道“好我咨诉你你中的毒,和林太平巾的藩的确都是赤练蛇的
      独门毒药·所以也只有他的独门解药才能救得了。”
      
        郭大路道“但王老大…─☆
      
        燕七道“王者大准备脱离他析的时候他就巴经偷偷地藏起了点赤练蛇的独门
      解药以防万。”郭大路道“解药呢?”
      
        燕七中字道“救你的时候已用完工。”
      
        郭大路先声通“全都用完了?”
      
        燕七道“连点都没有剩。”
      
        他呸嘴属,缓缓道“那些解药本是准备用米救他自己的人口却全都用来救了
      你我本来以为他还留…点·深知他却中伯你中的毒太深生怕解药的份量小够所以
      ……”
      
        说到这里他也眼眶发红再也说不下去这件事本只有他知道·因为那时林太平
      还在外面守望。
      
        郭大路捏紧双拳黄豆般大的冷汗已流了股·过了很久·才购哺道“林太平足
      我害的唯能救他的解药也被我用光我真有办法真了不起……”
      
        燕七绍然道“这本是谁也想不到的事·你并没有要我们……”
      
        郭大路嘶声道“不错·我并没有要你们救我你们自己非这样子做不呵但你们
      为什麽不想想这样子叫我怎麽能安心活得厂去?”
      
        王动沉脸·道“你非活卜去不可我既已救厂你你想死也不行。”
      
        郭大路道“但林太平─一。”
      
        上动沉声道“你用不担心他我既能救你·当然也有法产救他“
      
        郭大路咬牙道“现在我总算已知道你要用什麽法子了。”
      
        于动道“哦”
      
        郭大路道“你想问赤练蛇去要解药是不是?”
      
        他又咬牙道“刚你不肯去·只不过因为你太了解红娘子厂·但现在为了林太
      平就算要用你的命去换解药·你也非去不可的☆”
      
        王动谈谈的笑了笑·道“你以为‘巴冲天鹰中土是个这麽好的
      
        郭大路道“我不认得什麽鹰中王只认得王动,也很了解王动是个怎麽样的人
      。”王动道“哦?”郭大路目中又有泪光道“王动这个人的脸看来虽然义冷又硬
      具实他的心肠却比豆腐还软比火还热。”
      
        王动沉默终于缓缓地道“你既然很了解我·就应该知道我苔想做件事便淮也
      拦不住我的。”
      
        郭大路道“你也应该很厂解我我若想做件事时也没有人能拦得位的“
      
        王动道“你想做什麽?”郭大路道“友向赤练蛇要解药。”
      
        燕七动容道“你怎麽能去?”
      
        郭大路道俄非去不可,而且也只有我能去。”
      
        燕七道“恫你的伤……”
      
        郭大路道“就因为我受了伤,所以你们更要让我去。”
      
        他不让别人说话接又道“现在我们只剩下两个人两个人去对付他们叁个己很
      吃力所以你们绝不能再受伤了,西则我们大家都只有死路条。”
      
        燕七道“这话虽然有道理叮是……”
      
        郭大路又打断了他的话道“可是我订义绝不能看林太平中毒而死所以只有让
      我去我反正已受伤已出不厂力,何况
      
        他笑厂笑,接道“赤练蛇他们至少也算是个人·总本会对个完全无回手之力
      的人卜毒手吧。”
      
        王动冷笑道“你以为他们不会杀你?”
      
        郭大路谊“想必不会的。”
      
        王动道“是你了解他们?还是我?”
      
        翱大路道“是你。”干动道“那麽我告诉你他们不杀的只有一种人。”
      
        郧欠路遏“哪种入”
      
        王动道“死人。”
      
        突然间,风中又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燕七冲出·就看到一只淡黄色的风等自夜空中慢慢飘落下来。
      
        风第是方的上面还用朱笔画了弯弯曲曲的花纹。
      
        现在燕七已知道这并不是风第,丽是道见就送终的催命椅。
      
        催命符上写的是什麽·谁也看不懂。
      
        只有到过地狱的人才看得懂。
      
        王动看得横。
      
        淡黄色的风箩上画满了朱红色的符咒红得就象是血就象是地狱中的火。
      
        上动凝视冷淡的目光中不禁露出了恐惧之意。
      
        燕七没有看这风第,只在看王动的眼睛他虽然看不懂风第上的符况却看得遭
      王动眼睛里的神色:
      
        他忍不住问道“这上面写些什麽?”
      
        王动沉默了很久还是没有回答却又推开窗于·望窗外的吸色。
      
        星已渐稀夜已将尽。
      
        灰檬潘的夜色中又有只风第正冉冉升起。干动轻轻叹息了声道“天快亮了。
      ”
      
        燕七道“天定会亮的。”
      
        王动道“我也定要走的。”
      
        燕七失色道“为什麽?”
      
        工动道“因为天亮之前,我若还没有赶到那风等下面林太平就得死。”
      
        天快亮了。
      
        曙色带给人衡的,本是光明、欢乐和希望。
      
        但现在带给王动他们的却只有死叁。
      
        “天亮之前,王动若还没有站在那风答下等林太平就得死。”
      
        这就是那贸咒止写的意思。
      
        这意思就是说,王动已非去不可·非死不可。
      
        郭大路大声“我早就说过,只有我能去,谁也休想拦住我。”
      
        王动谈淡道“好休可以去·但无论你去不去·我还是非去不面。”
      
        郭大路道“我既已去了你为什麽还要去?”
      
        王动道“因为他仍要的是我·不是你。”
      
        燕七抢道“你去了他们也未必会将解药给你你应该比我更明白。”
      
        王动道“我明白。”
      
        燕七道“这不过只是他们的诱兵之计只不过是个圈套他们定早已在那里布下
      了埋伏·就等你去上钩。”
      
        王动道“这点我也比你明白。”
      
        燕七道“〈民你还是要去?”
      
        王动道“你要我看林太平死?”
      
        林太平呼吸已微弱牙关己咬紧脸上已露出厂死色。
      
        无论谁都能看得出他巳离死不远。
      
        燕七摄然道“我们不能看他死人民也不能眼看你去送死”王动谈淡笑道“你
      怎麽知道我定是去送死?说不定我很快就能带解药间来呢?”燕七瞪他·道“你
      这是在骗我们?还是骗你己?”
      
        王动终于叹了口气道“我也知道能回来的希望不大·但只耍有分希望我就得
      左。”
      
        热七道“苔连分希望都没有呢?”
      
        王动道“找还是要去。”
      
        这切话他说得斩钉截铁已全无转圈的余地。
      
        燕七突然站起来·大声道“好,你占我也陪你去。”
      
        干动慢慢的点了点头·道“好你也左能去的都去就让不能左的留在这里等别
      人米宰割吧。”
      
        燕七说不出话米厂。
      
        郭大路忍不仆道“你究竟要我们怎麽做?为什麽不乾脆说比来?”
      
        干动道“我个人去你析带林太平到山下去等我。”郭大路道“然後呢?”
      
        工动道“然後你们想法千去准备辆马车·无论去储去抢都定要并到“
      
        郭大路道“然後呢?”
      
        王动道“然後你们就坐在马车里等太阳下山後·我苔还没
      
        王动笑了笑,笑得已有些凄凉道“天地之大哪里你们不能
      
        郭大路也惧慢的点了点头·道“好好主意这种主意真亏你怎麽想得出来的”
      
        王动道,“这虽然不能算是好主意,却是唯一的主怠。”
      
        郭大路道“很好,你为了林太平去拼命,却让我们象狗样央尾巴逃走,你是
      个好朋友·却要我们做畜牲。”王动沉胎道“你难道还有别的主意?”
      
        翱大路道我只有个主意。”
      
        王动道“你说。”
      
        郭大路道“要活,我订开开心心的活在起要死,我村也要痛痛快伙的死在赵
      。”
      
        翱大路就是郭大路既不是于动也中是燕七。
      
        他也许没有王动镇定冷静也许没有燕七的钒智聪明。
      
        但这人加真他妈的痛快·真他妈的有种。
      
        四
      
        风欧过的时候死灰色的冷雾刚刚自荒家间升起。
      
        鬼火已消失在雾里。
      
        谁说这世上没有鬼?谁说的?
      
        此刻在这雾中飘荡的岂非正是个连地狱都拒绝收留的游魂?
      
        谁也看不清他的脸。
      
        因为他的脸色是死灰色的似已和这凄迷的冷雾融为一体鼻子已融入雾里嘴也
      融人雾里。
      
        只剩下那双鬼火般的眼睛。
      
        眼睛里没有光‘也分不出黑白但却充满厂恶毒之意仿佛正在沮世上所有的事
      、所有的人。
      
        无论这双眼睛看到什麽地方,那地方立刻会沾上不样的翅运,
      
        现在,这双眼睛正在馒慢的环顾四方每座荒家每片积罕他都绝不肯错过。
      
        然後他眼睛里才露出丝笑意。
      
        谁也想象不出这种笑意有多麽恶毒、多麽可怕。
      
        就在这时迷雾里又响起了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不是银铃是摄魂的铃声。
      
        红娘子幽灵般出现在迷雾里,带笑道“都准备好了吗?”
      
        这游魂慢握的点了点头道“除非人不来来了就休想活回红娘子服被流动道“
      你想他会不会来?”
      
        这游魂道,“你说呢”红娘子眨眼,道“为什麽要我说?”游魂道“你比我
      “了解他。”
      
        红娘子笑盈盈走过来,用眼色膘他道“你现在还吃醋?”
      
        游魂道“哼”
      
        红娘子道“你以为我真的对他有意思?”
      
        游魂目中的恶毒之意更深道“他在的时候·你从来没有陪过我天“红娘子道
      “你难道巴忘是谁叫我那麽做的?”
      
        游魂不说话。
      
        红娘子冷笑道“你为了要拉拢他,叫我去赔她睡觉现在反来怪我了你有良心
      没有?”
      
        游魂道“没有。”
      
        红娘子又笑了道“想不到你偶尔也会说句老实话。”
      
        游魂通“你呢?”
      
        红娘子道“我在你颁前说的句旬都是实话。”
      
        游魂道“我着不叫你去陪他睡觉,你难道不会去?”
      
        红娘子道“还是样会众。”游魂道“为什麽?”
      
        红娘子婚然道“因为我喜欢陪男人睡觉。”
      
        游魂咬牙道“陷什麽样的男人睡觉?”
      
        红娘子“除了你之外什麽样的男人都喜欢。”
      
        游魂目中的恶毒之色已变为痛苦但眼睛却反而亮了。
      
        红娘子看他的跟睛道“你的话问完了吗?”
      
        游魂突然一把揪佳她的头发,反手重重据她的股,嘎声道“你这陇人。”
      
        红娘子既不惊惧也不生气·反而笑得更甜·道“我本就是个贱人但你却比我
      更践。”
      
        游魂又重掘她的脸。
      
        红娘子还在笑,道“你不但喜欢我去陪别的男人睡觉,还喜欢问我,天天问
      我这些话你已不知问过多少次了。”
      
        她不让游魂的,接又道“因为你喜欢这些话·喜欢被我折磨·只有我在折磨
      你的时候·你才是个人你才会快活。”
      
        游魂喉咙低嘶声·用力将她拉了过来。红娘子吃吃的笑道“你是不是又想”
      ─。”
      
        突听人冷冷地道“现在不是你秆打情骂俏的时候。”
      
        声音冷得象冰。
      
        因为这声音本就是从积雪下发出来的。
      
        红娘子笑道“原来他已经到积雪里面去了。”
      
        张脸交然从地上的积罕中露出来。
      
        张比死人还可怕的脸。
      
        红娘于道“卜面怎麽样?”
      
        赤练蛇道“很凉快。”
      
        红娘子笑道“做止比你那里更凉快的地方,的确再也找不到
      
        赤练蛇道“你是不是也想钻进来陪我睡觉?”红娘于道“只要你有耐心在下
      面等我迟中总会进去的。”
      
        游魂冷笑通“只可惜他对你没胃口。”
      
        赤练蛇服看天突然道“时候已不早·你还是快去死吧。”
      
        游魂道“你想他会不会来?”红娘子道“会的。”
      
        游魂抢道“为什麽?”
      
        红娘子道“因为他除了你订之外,对别的朋友都不错。”
      
        游魂也仰头看了看天色。
      
        曙色已臼。
      
        世上的孤魂野鬼都巴到厂应该回去的时候。
      
        游魂道“我要去死厂。”
      
        红娘子道“你赶快去死吧。”
      
        游魂慢馒的走过去走到旁边座荒坟前日怀中取出个瓷瓶放在坟头上。
      
        然後他的人突然消失在坟墓里。
      
        红娘子长长叹了口气,闭闻道“他若永远在里面不出来那有多好。
      ”
      
        赤练蛇道“有什麽好?”
      
        红娘子垂首看他眼瞪水琳淋的柔声道“只剩下我们两个人还不好?”
      
        赤练蛇冷冷道“那也得等天下的女人都死光丫再说。”红娘于冲过去口口唾
      在他股上根根道“你是不是人?”
      
        赤练蛇阴侧侧一笑·道“不是。”
      
        这句话没说完这张脸巳隐没在积雪里。
      
        红娘子发了半天怔好像突然有了很多心事。
      
        过了很久她身形突又掠
      
        她说话的对象是王动,除了王动外·她没有看过别人。
      
        燕七的眼睛却在瞪郭大路。
      
        所以郭大路的田也只好闭上了。
      
        过了很久,王动才开口道“刚你是从哪里说起的?
      
        红娘子道“从我给你机会让你单独和赤练蛇说话的时候。”
      
        王动道“你知不知道我为什麽跟他说那些话”
      
        红娘子道“不知道。”
      
        王动道“所以我一定要从你们叁个人中·找出是谁拿走那些东西的人来。”
      红娘子道“你跟赤练蛇说那些话·为的就是要试探他?”
      
        工动道“不错他若是拿走那些东西的人就绝不会那麽做丁。”
      
        红娘子道“你怎麽知道那人不是大殿蚁?”
      
        王动道“他假如是的就不会那麽冒险有厂几千万两身家的人坐在屋榴下生怕
      有瓦会掉下来打破他的头。”
      
        红娘子勉强笑了笑,道“你为什麽不说得简单些?‘千金之子坐不乖堂’这
      切话我也听得懂的。”
      
        上动道“知道那吨东西藏处的只有五个人除掉二个·就只剩下你和崔老人。
      ”
      
        红娘千道判旦你还是不能确定我和崔老大究竟谁才是真汇拿走那些东西的人
      。”
      
        上动道“那时我还不能确定但我已有把握迟早总会找出入米的。”
      
        红娘子道“你真有把握?”王动道嘴我知道赤练蛇绝中是崔老大的敌手只要
      有举动就必死无疑。”
      
        红娘子道“你倒也看得很准。”
      
        王动道“第☆,我知道你和崔老大之问,也必定有个人要死的。”红娘子道
      “为什麽?”
      
        王动道“因为无论谁拿走那些东西,都绝不会让另个人活
      
        红娘子道“为什麽”
      
        王动道“因为我们五个人之中只要还有─个人活·他就不能安心事受那笔财
      富现在五个人等於只剩下个正是他最好的机会。”
      
        红娘于叹了口气·道“这机会的确太好工。”王动道“他巳等门良久,好容
      易才等到这机会,当然绝不肯轻易错过“
      
        红娘子道“若换厂你,也定舍不得错过。”
      
        王动道“何况以前他还可以将责任推在我身上现在既已找到厂我他的秘密就
      迟早要被揭穿,就算他不想杀别人·别人也定
      
        红娘子缓缓道“我本来的确不愿他蔚找到你·可是…。“
      
        她笑了笑笑得狠凄凉轻轻的接道“可是我心里却又希望他们能找到你也好让
      我看看·这几天来你已变成什麽样子了?日子过的还好麽?”
      
        郭大路终于忍不住道“他日子过得很好虽然穷点却还是照样很快乐。”
      
        红娘子慢慢的点厂点头购贿道“你们的确都是他的好朋友的确是比他以前那
      些朋友好得多。”
      
        她沉默了很久才接道:“你算来算去早巳算准了最後必定只有一个人剩下来
      ·也算准了他就是拿走那些东西的人。”
      
        王动道“这算法本来就好像加等於二那麽简单。”
      
        红娘子道“难道你赴约去的时候就已算准了?”
      
        郭大路道“若非如此我们怎麽能放心让他去赴约?”
      
        红娘子叹道“我早就该想到的我早就看出你们中是那种看见朋友有危险就储
      偷溜走的人。”
      
        王动“他们的确不是。”
      
        红娘子道“但是我有几点想不通。”
      
        王动道“你可以问。”
      
        红娘子道“你巾计被擒,难道也是故意的”
      
        王动淡淡道“我只知道那地方绝不会突然冒出个荒坟来。”
      
        红娘子通“你故意被他们抓佐难道不怕他们当时就杀了你”
      
        王动道“怕总是有点伯的。”
      
        红娘子道“但你还是照样要友做?”
      
        王动道“因为我已猜到你们绝不会就只为厂要杀我而来定还另有目的。”
      
        红娘子道“你已猜出是什麽目的?”
      
        王动道“所以你就叫他们在这里等?”
      
        王动道“不错。”
      
        红娘子道“你有把握能诱我们到这里来?”王动道“只有点不太多。”
      
        红娘子道“但你还是要这麽样做?”
      
        王动道“个人若只肯做绝对有把握的事那麽他就连样事都做不成。”农乐英
      雄
      
        红娘子道“哦?”
      
        王动道因为世上本没有绝对有把握的事。”
      
        红娘子道“你要他们藏在这里,难道就不怕事先被我仍发现麽?”王动道“
      这种机会很少。”
      
        红娘子道“为什麽?”
      
        王动道“这得分几种情形来说。”
      
        红姬于道“你说。”
      
        王动道“第一种情况是叁个人都同在这里的时候。”
      
        红娘子“咽。”
      
        王动道“这时叁个人之中至少有两个人以为藏宝就在桌下,当然绝不肯让别
      人先得手的就算有人要过来看看也必定有人会阻止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必是
      安全的。”
      
        红娘子道“第二种情况呢?”
      
        王动道“那时已只剩下两个人了就臀如说是你和崔老大。”
      
        红娘子道“不用譬如·本来就是我们。”
      
        王动道:“那时你已决心不让崔者大再活,他就算想要来看看·你也必定会
      先下手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也是安全的。”
      
        红娘子道“第叁种情况当然是已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王动道“不错。”
      
        红娘子道“那点你穴道的地方还是被点位的。”
      
        王动道“是的。”
      
        红娘子道“我若先发现他们藏在那里岂非还可以先把他们封死在里面?”
      
        王动笑道“可是你明知藏宝不在那里·怎麽会过去看?你根本连注意都不会
      注意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他订也是安全的。”
      
        红娘子道“你真的算得那麽精那麽难?”王动道“假的。”
      
        他笑了笑接道“人算不如天算谁也不能将件事算得万无一失的。”
      
        红娘子道“但你还是冒这个险”
      
        王动道“这本是我仍的孤注一绑员後击。”
      
        红娘子长长叹了口气,苦笑道“你们的胆子也未免太大了。”
      
        王动道“我们的胆于并不大计谋也没有你们精密甚至连力
      
        红娘予道“但徐抒却股了。”
      
        王动道“那只因为我们有样你们没有的东西。”
      
        红娘子道“友情。”
      
        他慢慢的接道“这样东西虽然是看不见摸不但力量之大,却足你们永远也梦
      想不到的。”
      
        红娘子在听。
      
        她不能不听因为这些话都是她从来没听见过的。
      
        工动道我们敢拼命敢冒险也因为我们知道自己并不是孤立无助的。”
      
        他目光转向燕七和郭大路接道“个人若知道自己无论在利麽情况百都有真正
      的朋友站在他一边和他同生共死、共患难他立刻就会变得有了勇气,有了信心。
      ”
      
        红娘子垂下头仿沸又苍老了许多。
      
        工动道“我本来也想要他们走但他贸只说厂句话就令我改变了主意。”
      
        红娘子忍不住问“他们说丁什麽?”
      
        王动道“他什告诉我我们要活就快快乐乐的活在起要此,也痛痛快侠的死在
      起,无论是死是活,都没什麽了不起。”
      
        这句话也是红娘子从未听说过的。
      
        她几乎不能相信可是现在她不能不信。
      
        她看面前的叁个人
      
        个满身负伤,能站得依已很不容易。
      
        个纤弱瘦小显得既饥饿、又疲倦。
      
        就连王动也样。
      
        若说只凭这叁个人,就能将赤练蛇、催命符和红娘子置于死地这种事简直不
      可思议。
      
        但这件不可思议的事,现在却已成为事实。
      
        他们凭的是什麽呢?
      
        红娘子垂下头突然觉得阵热血一涌几乎忍不〈关要流下泪来。
      
        她已不知有多久未曾真正流过眼泪几乎已忘了流?目是什麽感
      
        燕七直在看她,目中渐渐露出同情之色忽然道“你从来没有朋友?”
      
        红娘子摇摇头。
      
        燕七道“那绝不是因为朋友不要你而是因为你不要朋友。”
      
        红娘子道“可是我…”少
      
        燕七道“用你自已的真心诚意。”
      
        郭大路忍不住道“你打叁个人中只要有半分真心诚意,今天就定还快快乐乐
      的活。”
      
        邪不胜正。
      
        正义必定战胜强权。
      
        为道义友情而结合的力量必定战胜为利害而勾结的暴力。真理与友情必定水
      远存在。
      
        这不是口号。绝不是。
      
        你们若听说郭大路和王动他们的事·就会知道这绝不是口号,就算你商没听
      说也无妨。
      
        因为世上象翱大路和王动这样的人随时随地都存在的只要你肯用你的诚心诚
      意去寻找就一定可以找到这样的朋友。春到人问早上。
      
        金黄色的阳光穿破云层照上窗户。
      
        风吹过窗户,流动自远山带来的清新芬芳。
      
        早上永远是可爱的永远充满了希望。
      
        但你也用不咒诅夜的黑暗若没有黑暗的丑闻又怎能显得出光明的可爱?
      
        香大。
      
        金黄色的阳光穿破云层·照卜校头。
      
        风吹过柔枝枝头上已抽出了几芽新绿。
      
        溶化的积雪中已流动春天的清新芬劳。
      
        春天永远是可爱曲永远充满了希望。
      
        但你也用不咒因冬的严酷若没有严窃的寒冷,又怎能显得出春天的温暖?
      
        春天的早上。
      
        林太平正期在窗下,窗於是开的·有风吹过的时候就可以闻到风自远山带来
      的芬芳。
      
        他手里拿卷书,眼睛却在凝视窗外枝头上的绿芽。
      
        就躺在这里他已獭了很久。
      
        他受的伤并不比郭大路重中的毒也并不比郭大路深。
      
        可是郭大路已可到街上买酒的时候他却还只能在床上躺。
      
        因为他的解药来得太迟了。
      
        毒已侵入了他的内脏侵蚀了他的体力。
      
        人生本就是这样予的有幸与不幸。
      
        他并不埋怨。
      
        他已能了解·幸与不幸也不是绝对的。
      
        他虽然在病却也因此能享受到病中那─份谈谈的闲阂的·带几分清愁的幽趣
      。
      
        何况还有朋友们照顾和关心呢。
      
        人生本有很多种乐趣,是定要你放开胸襟放开眼界後才能预略到的。
      
        他叹了口气,闭上眼睛。
      
        门轻轻的被推开了个人轻轻的走了进来。
      
        个布衣钡裙不施脂粉·显得很乾净、很素的妇人。
      
        她手里托个木盘,盘上有碗热腾腾的强两碟清淡的小菜
      
        林太平似乎已睡。
      
        她轻轻的走进来·将木盘放下·像是生伯惊醒了林太平充到轻轻的退了出去
      。
      
        但想了想之盾她义定进来托起木盈只阑她生伯粥凉了对搁人不宜。
      
        这妇人是谁?
      
        她做事实在太周到太小心。
      
        积雪溶尽大地已在阳光下渐渐变得温暖乾燥。
      
        院子里的地上摆叁张藤椅局闲棋。
      
        王动和燕七正在下棋。
      
        郭大路在旁边看忽而弄乔椅卜的散藤忽晒站起来走几步忽而伸长脖子去陇望
      墙外的远山。
      
        总之他就是坐不住。
      
        要他静静的坐在那里下棋除非砍断他的条腿,要他静静的坐在旁边看别人下
      棋,简直要他的命。
      
        现在王动的白干已将黑模封死燕七手里拈枚黑子正在大伤脑额,正不知该怎
      麽样做两个眼将这盘棋救活。
      
        郭大路直在他旁边晃来晃去。
      
        燕七瞪了他眼忍不住道“你能不能坐下来安静下子?”
      
        郭大路道“不能。”
      
        燕七恨根道“你不停的在这里吵吵得人心烦意乱·怎麽能下棋?”
      
        郭大路道“我连话都没说一句几时吵过你?”
      
        燕七道“你这样还不算吵?”
      
        郭大路道“这样子就算吵?王老大怎麽没有怪我吵他?”
      
        王动淡淡道“因为这盘棋我已快赢了。”
      
        燕七道“现在打劫还没有打完·谁伊咋赢还是不定哩。”
      
        郭大路道“定。”
      
        燕七瞪眼道‘“你懂得什麽”
      
        郭大路笑道“我虽然不横下棋侗却懂得输了棋的人·毛病总是特别多些的。
      ”
      
        燕七道“谁的毛病多?”
      
        郭大路道“你所以输棋的人定是你。”
      
        王动笑道“答对了。”
      
        他笑容刚露出来·突又僵住。
      
        那青衣妇人正穿碎石小路定来手托的木盘上有叁碗热条。
      
        王动扭过厂头不去看她。
      
        青衣妇人第盏菜就送到他面前柔声道“这是你最喜欢喝的香片刚泡好的。
      
        王动没听见。
      
        青衣妇人道“你若想喝龙井我还可以再去泡、壶。”
      
        王动还是投听见。
      
        青衣妇人将盏茶轻轻放到他面前道”今天中午你想吃点什麽?包饺子好不好
      ?”
      
        王动突然站起来远远的走开了。
      
        青衣妇人看了他的背影,发了半天怔仿佛带满怀委曲,满胶幽怨。
      
        郭大路温不住道:“包饺子好极了,怕太麻烦了些,”
      
        青衣妇人这才回过头来侵慢的走回去走了两步又忍不住回过头看了王动眼。
      
        王动就好像根本没有感觉到她这人存在。
      
        青衣妇人垂卜头·终于走了虽然显得很难受,却点也没有埋怨责怪之意。
      
        王动无论怎麽样对她她都可以逆来顺受
      
        这又是为了什麽?
      
        郭大路目送她走人屋子後·才长长叹了口气道“这个人变得真快。”
      
        燕七道“瞩。”
      
        郭大路道“别人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看这句话并不太正确·她这个
      人岂非就彻彻底底的完全变了。”
      
        燕七道“因为她是个女人。”
      
        郭大路道“亥人也是人这句话岂非是你常常说的。”
      
        燕七也叹了口气道“但女人到底还跟男人不同。”
      
        郭大路道“峨?”
      
        燕七道“女人为了个她所喜欢的男人,是可以完全将自己改变的,男人为厂
      喜欢的女人就算能改变─段时候改变的也是表面。”
      
        郭大路想厂想·道“这话听来好像也有道理。”
      
        燕七道“当然有道理我说的话,句旬都有道理。”
      
        翱大路笑广。
      
        燕七瞪眼道“你笑什麽?你不承认?”
      
        郭大路道“我承认无沦你说什麽我都没有不同意的。”
      
        这就叫物降物青菜配豆腐。
      
        郭大路天不怕·地不怕但一见到藏七·他就没法子了。!
      
        这时上动才走回来坐厂还是脸色铁青☆
      
        翱大路道“人家好心送茶来给你你能不能对她好一点?”
      
        王动道“不能。”郭大路道报导你真的看见她就生气?”
      
        王动道“哼。”
      
        郭大路道“为什麽?”
      
        王动道“哼。”
      
        郭大路道“就算红贩予以前不太好但现在她已经不是红娘子厂你难道看不出
      她已完全变丫个人?”
      
        燕七立刻帮腔道“是呀·现在看见她的人有谁能想得到她就是那救营救难的
      红娘子?”
      
        的确没有人能想到。
      
        那又小心、又周到、又温柔、又能忍受的青衣妇人·居然就是
      
        郭大路道“有谁能够想得到,我情愿在地上爬圈。”
      
        燕七道“我也爬。”
      
        王动板股·冷冷道“你们若要满地乱爬·也是你们曲事我管不。”
      
        燕七通“可是你…。“王动谊笼局棋你认输了没有?”颓七道“当然不认输
      。”
      
        王动道“好那麽废话少说,快下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