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大路叹了口气晌贿道“看来这人的毛病比燕七还大这盘棋他不输才是怪事
      。”
      
        这局棋果然是王动输了。
      
        他中来明明已将燕七的棋封死,但不知怎麽来,他竞莫名其妙的输了。
      
        输厂七颗于。
      
        土动看棋摄发了半天怔忽然道“来,再下局。”
      
        燕七道“不来了。”
      
        王动道“非来不可,一局棋怎麽能定输赢?”
      
        蔬七道“再厂十局,你还是要输。”
      
        王动道“谁说的”
      
        郭大路抢道“我说的因为你不但有毛病,而且毛病还不小。”
      
        王动站起来就要走。
      
        郭大路拉佳了他大声道“为什麽我仍一提起这件事·你就要落荒而逃?”
      
        王动道“我为什麽要逃?”
      
        郭大路道“那就得问你臼己厂。”
      
        燕七悠然道“是呀个人心里若没有亏心的地方别人无论说什麽他都用不逃的
      。”
      
        王动瞪他衡·忽然用力坐下去道“好你们要说。大家就说个清楚我心里有什
      麽亏心的地方?”
      
        郭大路道“我先问你,是谁要她留下来的?”
      
        王动道“不管是谁反正不是我。”
      
        郭大路说道“当然不是你,也不是我·更不是颓七。”
      
        没有人要红娘子留下来是她自己愿意留下来的。
      
        她本来可以走。
      
        若换了别人·在那种情况下·定会先逼她说出那批藏宝的下落,然後很可能
      就杀了她。
      
        但郭大路他汀不是这种人。
      
        他们绝不肯杀个已没有反抗之力的人,更不愿杀个女人。
      
        尤其不会杀个不但没有反抗之力·更有悔罪之心的女人。
      
        任何人都看得出红娘子已被感动了被他衡那种伟大的友谊感动厂。
      
        她已明白世上最痛苦的事并不是没有钱而是没有朋友。
      
        她忽然觉得以前所做的那些事,所得的唯代价就是孤独和寂
      
        国为她已是个二十多岁的女人。
      
        她已能了解孤独
      
        红嫂子凄然道哦若勉强留下来不但他心里难受·我也难受我想来想去,才决
      定还不如走厂好。”郭大路道“可是你…─你有没有打算港备到哪里去呢?”红
      娘子道“没有打算”
      
        她不让别人说话人员快的接又道“但你们可为放心·像我这样的人有很多地
      方都可以去的所以你们为了他为了我,都最好不要拦住我。”
      
        郭大路看看燕七燕七在发怔。
      
        红娘子看他们日中仿佛充满了羡慕之意柔声道“你们若真的将我当做朋友·
      就希望能记住句话。”
      
        燕七道“你说。”红娘子凝注远方缓缓地道“世上员难得的·既不是名声也
      不是财富而是人与人之间的真情,你若得到了就千万要珍侩,千万莫要辜负了别
      人辜负了自己…。“她声音越说越低,低低曲接道“因为只有一个曾经失去过真
      情的人,才懂得它是多麽值得珍借才会了解失去它之後是多麽寂寞多麽痛苦。”
      
        燕七眼圈儿真的红了忽然道“你呢?你以前是不是以真倍在对待他”
      
        红娘子沉默丁很久才轻轻道“我本来连自己也分不清。”
      
        燕七道“现在呢?”
      
        红娘子道“我只知道他离开後,我总是会想起他我。…找过很多人可是却没
      有个人能代替他。”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她忽然以手掩面狂奔而出。
      
        郭大路想过去拦阻。
      
        但燕七却拦住了他潞然道“让她走吧。”
      
        郭大路道“就这样让她走?”
      
        燕七幽幽道“走了也好,不走彼此间反而更痛苦。”
      
        郭大路道“我怕她会……会……”
      
        燕七道“你放心她绝乖会做出什麽事来的。”郭大路道“你怎麽知道?”
      
        燕七道“因为她现在巴知道王老大对她确是真心的这已足够。”
      
        翱大路道“足够?”
      
        燕七道“至少这已足够使个女人活下去。”
      
        她目中也已泪珠满眶轻轻接道“个女人中中·只要有个男人的确是真心对她
      的她这中就没有白活。”
      
        郭大路凝视他良久良久道“你对女人好像厂解得很多。”
      
        燕七扭过头目光移向远方。
      
        天空碧蓝阳光灿烂。
      
        碧蓝的天空下忽然有道浅紫色的烟火冲天而起。
      
        燕七皱了皱眉道“这种时候,怎麽会有人放烟火?”
      
        燕七回过头·就看见王动也正站在屋摄卜,看这道烟火。
      
        风吹过来紫色的烟火随风顺散。
      
        郭大路道“只要人家高兴随时随地都可以放烟火·这点也不稀奇。”
      
        燕七似在沉思,贿贿道“是不是就好像随时随地都可以放风第样?”
      
        郭大路没有听清楚正准备问他说什麽。
      
        忽然阎王动已冲到他订面前,道“她呢?”
      
        “她”自然就是红娘子。
      
        郭大路道“她已经走了因为她觉得你……”土动大声打断了他的话道“她什
      麽时候定的?”
      
        郭大路道“刚走……”
      
        这两个宇刚说完王动的人已横空掠起只闪就掠出墙外。
      
        郭大路笑了道“原来他对她还是很好·她根本不必定的。”
      
        他摇头,笑道“女人为什麽总是这样喜欢多心?”
      
        燕七脸上却连丝笑意也没有沉声道“你以为那烟火真是放玩的?”
      
        郭大路道“难道不是?”
      
        燕七叹了口气,道“江湖中的勾当,看来你真的连点也不懂。”郭大路道“
      我本来就不是个老江湖。
      
        燕七道“假如我们要对付个人,你在这里守他我在山下你有了他的消息时,
      用什麽法子来通知我中
      
        郭大路道“不会的。”燕七道“不会的?谈是什麽意思?”
      
        郭大路道“这意思就是说象这种情况根本就不会有。”
      
        燕七道“为什麽?”
      
        郭大路眨眨眼道“因为你若在山尸守,我定也在山下。”
      
        燕七服睛里露出了温柔之色,但脸却板了起来道“我们现在说的是正经事你
      能不能好好地说甸正经话”郭大路道“能。”
      
        他想了想才接道“山和山下的距离不近我就算大喊大叫你也未必听得到。”
      
        燕七冷冷道“聪明聪明你真聪明极了。”
      
        郭大路笑了·义想了想才说道“我可以叫别人去通知你。”燕七道“若没有
      别的人呢?”
      
        郭大路道“我就自跑下山去。”
      
        燕七瞪他板脸道“你脑袋里装的究竟是什麽?稻草?木
      
        郭大路笑道“除了稻草和木头之外,还有脑门子想逗你生气的念头·我总觉
      得你生起气来的样子·像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
      
        他不让箍七开口抢又道“其实我当然明白你的意思你认为那烟火也跟风第样
      是江湖中人传递消息的讯号。
      
        燕七还在蹬他过了很久才长长叹严门气道“我总有天非被你活活气死不可。
      ”
      
        就亦这时山萨忽然也有道紫色的旗花烟火冲天而起。
      
        郭大路的神色也变得正经起来了道“以你看,是本是有江湖人到了我们这里
      ?”
      
        颓七道“而且还不止个。”
      
        郭大路道“你认为他们是来对付红娘子的?”
      
        燕七道“我不知道·但王老大邦必定是这麽想法所以他才会赶过左。”
      
        郭大路动容道“既然如此,我们还等在这里干什麽?”
      
        燕七道“因为我还要段你商量一件事。”郭大路道“什麽事?”
      
        燕七道“这次你能不能不要跟我·让我个人去……”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郭大路巳用力摇头道“不能。”燕七皱皱眉道“我们若全
      走了谁留在这里陷小林?”
      
        他订当然不能将林太平个人图在这里。
      
        经过了卜次的教刀後现在无论什麽事,他们都份外小心。郭大路沉吟道“这
      次你能不能让我走你留在这里?”燕七也立刻摇头道“不能。”
      
        郭大路道:“为什麽?”
      
        燕七的声音忽然变得温柔起来道“你的伤本来就没有完全好再加止你又死不
      要命·不等伤好之後就个人偷偷溜下去喝酒翱大路道“谁个人偷偷喝酒?难道我
      没有带酒回来…─”
      
        燕七沉脸道“不管怎麽样你现在还中能跟别人交手。”
      
        郭大路道“谁说的?”
      
        燕七瞪眼道“我说的你小服气?”
      
        郭大路道“我……我……”
      
        燕七道“你若不服气。先因我打架怎麽样?”
      
        郭大路摊开双手,苦笑道“谁说我不服气我服气得要命。”
      
        他捧起那张摆棋盘的小桌子,贿陶道“你快众吧我左找小林下盘棋他的狗屎
      棋刚好跟我差不多。”
      
        燕七看他企过去目光又变得说不出的温柔温柔得就象是刚吹融大地上冰雪的
      春风样。
      
        现在正是春天。
      
        春天本就是属刁☆多情儿女订的季仿。
      
        春天不是杀人的季节。
      
        春天只适于人析来听音乐般的碉瞅鸟语多情盯吁·绝不适于听到掺呼。
      
        但就在这里他听到一声惨呼。
      
        一个人垂死的惨呼。
      
        世上有些地方的春天到得总好像特别迟些。
      
        还有些地方甚至好像永无春天。
      
        具实你若要知道春天是否来了用不去看枝头的新绿,也用不去问春江的野鸭
      。
      
        你只要问你自已。
      
        因为真正的春天既不在绿校卜·也不在暖水中。
      
        真正的春天就在你的心里。
      
        钢刀下是久还没有春天的,
      
        血泊中也没有。
      
        个人卧在血泊中呼吸已停止·垂死前的惨呼也已断绝。
      
        刀还被紧紧握在他手。
      
        柄雪亮的鬼头刀开恶,沉重!
      
        九个人,九柄刀
      
        风中弥漫令人呕吐的血腥气春天本巳到了这暗林中,现存即似又已去远。
      
        九个人手里紧握刀将红娘子围信
      
        九个到悍、矫健、目光恶毒的黑衣人个已倒卧在皿油,户。
      
        红够子看他介·脸亡又露出了那种“救营救难”的据笑纤纤的手指向血泊中
      指了指媚笑道“这位是老几?”
      
        亡个人紧咬牙只有个最瘦的黑衣人从牙缝里吐出两个中“者八。”
      
        红旗子搬手指道“第个死的好像是老六·然後是老二、老九、老卜浴加亡老
      八唉十二把大刀如今已只剩下八把刀厂。”
      
        黑衣人道“不错十二把刀已有五兄弟死在你们手里。”
      
        他喉阎发出蚜留般的低吼,历声道“但八把刀还是兄弟足够将你剁成肉呢“
      
        红娘子笑了笑声如银铃。
      
        八个人中有叁个忽然不由白主,向後退了中步。
      
        红娘子银铃般的笑道美人由活色生香的才好像我这麽样个活色生香的美人剁
      成肉泥岂非可俗?”
      
        她眼波流动从倒退的叁个人脸膘过媚笑道“你们总该知道我有些什麽好处的
      ,为什麽中告诉你的兄弟们?你们真自私……死人已中会说话你们难道也不会?
      ”
      
        这二人脸色都变了突然挥刀扑过来。
      
        那最瘦员高的黑衣人忽然声低吮“住手”
      
        他显然是这十二刀的第把刀,晚声出口刀灾刻在半空中停
      
        红娘子娇笑道:“你们看、我就知道体们的赵老大也舍不得杀双的·他虽然
      不是个怜香惜玉的人但个亥人的好坏·他至少还懂
      
        赵老大沉脸缓缓道“你很好,我的确舍不得杀你因我舍不得你死得太快。”
      
        红娘子眼波流动,笑得更媚柔声道“你要我什麽时候她我就什麽时候死你要
      我怎麽死你知道什麽事我都情愿为你做的。”赵老大道“好·很好。”
      
        个人要做者大话就不能太多。
      
        因为越不说话,说出来的话就越有价值。
      
        赵老大也不是个喜欢多话的人他说话简短晒有效
      
        “你杀了我们五个兄弟我们砍你五刀这笔帐就从此抵销。”
      
        红娘子眨眨眼道“只砍五刀?”赵老大道“赐。”
      
        红娘子道、“连利息都不要?”
      
        赵老大道“嘱。”
      
        红娘子叹了气“这阅也不能算石公平我也很愿意答应叫可况现在你们八个对
      付我个·我想不答府也不行。”
      
        赵老大道“恢明白最好。”
      
        红娘子道“我虽然很明白只可惜一样事。”
      
        赵者大道“什麽事?”
      
        红娘子道“我怕疼。”
      
        她看他们手里的刀股上露出可怜中号的表情,说道“这麽
      
        赵老大道“不瘩。”
      
        红娘子道“真的不疼?”
      
        赵老大道“至少第二刀就不会疼了。”
      
        红娘于好像还听不懂的样子道“你保证?”
      
        赵老大道“我保证。”
      
        红娘子道“有你保证我当然放心得很·但我也有个条件。”
      
        赵老大道“你说。”
      
        红娘子道“第刀定要你来砍。”
      
        她冰淋琳的双眼睛瞪赵者大·义道“因为我不信任别人,只信任你。”
      
        赵老大道“好。”
      
        他慢慢的走过来脚步很重几乎已可听到脚底探碎沙石的声
      
        刀还是垂的。
      
        他的手宽大面授削,手背上根根青筋凸起。
      
        他已使出了十分力。
      
        “第二刀绝不会疼的。”
      
        这一刀砍下去·任何人都不可能再有疼的感觉不可能再有任何感觉。
      
        红娘子居然闭上了眼睛·脸亡还有带那种令人销魂的微笑道“来吧快来。”
      
        刀光闪带尖锐的风声砍下来。
      
        红娘子突然自刀光下钻过闪动的刀光中飞起一片乌丝。
      
        她头发已被削去厂大片。
      
        可是她的手,却已托起了赵老大的肘,另只手就按住他肋下的穴道上。
      
        谁也没有分辨出那是什麽穴,但谁都知道那必定是个致命的穴退。
      
        每个人的脸上看来都象是被人重重在小腹子上踢了脚。
      
        红娘子还是在笑。
      
        那种要命的笑。
      
        她银铃般笑道“你现在总该明白我为什麽定要你先动手了吧因为我早就知道
      你的手会软的我早巳知道你已看上了我。”
      
        赵者大的手并没有软
      
        他那刀还是很快很狠。
      
        只不过他刀砍下时竟忘了刀下的空门在个已闭上限等死的女人面前谁都难免
      会变得粗心大意些的。
      
        他义得到个教训
      
        “你若要杀人得随时随刻防备别人来杀你。”
      
        这当然不是件愉快的事。
      
        “你若要杀人得准备过生紧张痛苦的日子。”
      
        赵老大叹了口气·道“弥想怎麽样?”
      
        红娘子笑道“也不想想麽样只不过想跟你谈笔生意。”
      
        赵老大道“什麽生意?”
      
        红娘子道“用你的条命,来换我的条命。”
      
        赵老大道“怎麽换?”
      
        红娘子笑道“这简单得很我若死了你也休想活。”
      
        赵老大道“我若死了呢?”
      
        红娘子甜甜的笑道“你若死了我当然也活不下去但我怎麽舍得让你死呢?”
      赵老大想了想道“好。”
      
        谁也没听懂这“好”宇是什麽意思只看见他手里的刀突又砍
      
        刀砍在他自己的头广。
      
        红娘子是个老江湖。
      
        老江湖若已托佐了个人的手时当然已算准了他手里的刀已无法伤人。
      
        红娘子算得很难,只不过忘了件事。
      
        赵老大手里的刀虽没法子砍她,却还是可以弯回手砍自己。
      
        她只顾保全自己的命就忘了保全别人的命。
      
        她以为别人也愿她样总是将自己的命看得比较重些。
      
        却忘了有些人为了爱或仇根是往往会连自己性命都不要的
      
        爱和仇恨的力量技校比什麽都大。
      
        大得绝非她所能想象。鲜血飞溅。
      
        暗赤色中带乳白色的血浆飞溅出来雨点般溅在红娘子脸上。
      
        红娘子的眼险已被血光掩住只看到赵者大的一双充满了愤怒和仇恨的眼睛忽
      然死鱼般凸了出来然後就被皿光掩住。
      
        她立刻听到片野兽落人陷跳时的惊怒吼声。
      
        凄厉的刀风,四面八方向她砍下来。
      
        她跃起闪避·勉强想张开眼睛。但她还是连刀光都看不见只能看得到中血光
      。
      
        她再跃起只觉得腿上凉好像并不太疼·但这条腿上的力量却突然消失。
      
        她身子立刻要往下沉。
      
        她知道这…沉下去就将沉人无边的黑暗万劫不复。
      
        奇怪的是她心里并没有感觉到恐惧,只觉得有种奇异的悲哀。
      
        她忽然又银赵了王动。
      
        个人在临死前的刹那心里在想什麽?
      
        这句话也许没有人能答理。
      
        因为每个人在这种时候想起的事都绝年会相同。
      
        她想的是工动想起了干动那张冷冰冰的股也想起了王动那颗火热的心。
      
        她脸上忽然露出丝徽笑就好像觉得只要能听到这啸声·死活都无关紧要。
      
        啸声清亮如鹰映九霄盘旋而卜。
      
        红娘子的人也已沉下。
      
        她忽然有了种放松的感觉·觉得已可以放松切因为这时一切事都已无关紧要
      。
      
        她就这样沉厂下来倒在地上其至连眼睛都懒得张开,幸好她眼睛没有张开。
      
        她若看到现在的情况心也许会碎,肠也许会断·胆也许会裂。
      
        闪亮的刀光交织砍向红娘子。突然间…个人带长啸自林梢冲下·冲人刀光。
      
        他似已忘了自已是个有血有肉的人·也忘了刀是用以杀人的。他就这样冲入
      刀光。
      
        刀光中又溅起了血光。
      
        有人在惊呼“鹰中王。”四艳还没有死。”
      
        有人在恐驾“现在就要他死。”
      
        王动当然可能死这点他知道。
      
        但他也知道只要他活就没有人能在他面前要红浪子死。
      
        以他的血肉之躯挡住了杀人的刀挡住了红娘子的身前。
      
        刀虽锋利而沉重但他绝不退後。
      
        这种勇气不但值得尊敬,而且可怕非常的可怕。
      
        燕七来的时候,他身上已有了七八处刀伤每道创口都窿流血。
      
        任何人的勇气往往都随流出来。
      
        他没有。
      
        燕七看到他的时候·心虽没有碎·肠虽没有断侗鲜血已冲上头顶。冲上咽喉
      。
      
        在这瞬阎他忽然也忘厂自己的死活。
      
        勇气是从哪里来的呢
      
        有时是为了荣誉有时是为了仇恨·有时是为了爱情有时是为厂朋友。
      
        无论这勇气是怎麽来的都同样值得尊敬都同样可贵。
      
        四
      
        郭大路也来了。
      
        无论为了什麽无论在征何情况下他都不会让朋友拼命自己却留在屋里下棋的
      。
      
        只可借他来的时候血战已结束。
      
        地上只有九柄刀。
      
        有的刀躺在血泊中,有的刀嵌在树上,有的刀锋已卷·有的刀已斩断。
      
        王动正在看红娘子腿上的刀伤已浑忘了自己身的刀伤。
      
        燕七静静看他们目光中也不知是欣喜,还是悲伤。
      
        郭大路悄悄走过去·悄悄道人呢?”
      
        预七也同时在问“人呢?”郭大路道“你问的是谁?”
      
        燕七道“小林。”
      
        郭大路说道“我当然不会留下小林个人在屋里的。”
      
        颓七道“你带他来了?”
      
        郭大路点点头·回答道“他就坐在那边的大树上面。”
      
        从那里的树上看过来可以看到这里的举动,但这里的人却看不见他。
      
        躲藏不但要有技巧,也是种艺术。
      
        “在正确的时间里·找个正确的地方。”这就是“躲藏”这两个字全部意义
      的精粹。
      
        郭大路道,“我问的是那些拿刀的人。”
      
        燕七道“他们都走了。”
      
        郭大路在地上拾起把刀,掂了掂带笑道“难怪他们要将刀留下厂。这麽重的
      刀拿在手里·的确跪不快。”
      
        燕七道“不错因为他们本就不是常常会逃走了人。”郭大路道“你认得他们
      ?”
      
        燕七道“不认得但却知道个叁把大刀在关内关外都很有名。”
      
        郭大路道“有名的强盗?”
      
        燕七道“也是有名的硬汉。”
      
        郭大路道“但硬汉这次却逃厂。”
      
        燕七道:“你以为他打怕死?”
      
        郭大路道“若不怕死为什麽要逃?”
      
        燕七看王动道“他们怕的并不是死·而是有些人那种令人不能不害怕的勇气
      。”
      
        他慢慢的接道“也许他们根本不是害陷而是感动……他行也是人,每个人都
      可能有被别人感动的时候。”
      
        郭大路沉默了半晌忽又问道“他们怎麽潮道红娘子在这里?”
      
        燕七道“催命符他们死在这里的消息江湖中已有很多人知道。”
      
        郭大路叹了口气·道“江湖中的消息,传得倒真快。”
      
        燕七道“江湖人的耳朵本来就很灵何况仇恨往往能使个人的算朵更灵。”
      
        郭大路道“他析的仇结得这麽深?”
      
        燕七道“十叁把刀和催命符本来也可算是同夥仍红娘子胡出卖了他们。有一
      次他蔚被人围攻的时候红娘子居然……”
      
        郭大路忽然打断了他的话,道“这种狗咬狗的事·我懒得听。”
      
        燕七道“你想听什麽?”
      
        郭大路看王动和红娘子目中渐渐露出种柔和的光辉缓缓道“现在我想听一听
      可以令人心里快乐曲事片火决乐的消息·臀如说…─“
      
        燕七看他·目光也渐渐温柔·柔声道“臀如说什麽?”
      
        郭大路道“譬如说春天的消息。”
      
        燕七的声音更温柔·道“你已用不再问春天的消息。”
      
        郭大路道“为什麽”燕七道“因为春天已经来了。”
      
        翱大路眨眨眼·笑道“已经来了麽?在哪里?我怎麽看不见?”
      
        燕七转头去看王动和红娘子泵声道“你应该看见的·因为它就在这里。”
      
        郭大路的声音也很温柔·轻轻道“不错它的确就在这里。”
      
        他看曲却是藏七。
      
        王动的眼睛。
      
        他忽然发现淳天就在燕七的眼睛里。
      
        黄金世界
      
        病人是种什麽样的人呢
      
        这名词也象很多别的名词样有很多种不同的解释。
      
        有的人解释
      
        病人就是种生了病的人。
      
        这种病人当然无可非议但却还不够十分正确。
      
        有时没病的人也是病人。
      
        譬如说受厂伤的人中了毒的人体能不能把他仍算做病人
      
        不能。
      
        还是春天。
      
        王月,正是草任鸯它的浓春。
      
        白雪已溶尽。地上一片绿。
      
        郭大路正坐在绿荫下发怔。
      
        他是真在发怔因为连燕七走过来的时候他都没有注意。
      
        痈七本来可以吓跳·本来也很想吓他眺的。
      
        但是看到他的样子,燕七就不忍吓他了。
      
        他是什麽样子呢
      
        一脸吃也汲吃饱,睡也没陋足的样子而且已瘫了很多。
      
        燕七轻轻叹了口气悄悄地走过去,走到他面前时,股上就露出笑意问道“喂
      恢在发什麽怔?”
      
        郭大路始起头,看了他半天忽然道“你知不知道病人是种俘麽样的人?”欢
      乐英够
      
        燕七道“是种生了病的人。”
      
        郭大路摇播头。
      
        燕七道“不对?”
      
        郭大路道“至少不完全对。”
      
        燕七道“要怎麽说才算对?”
      
        郭大路想厂想道“在孩子打的眼中·只要是统在床上不能动的人就是病人这
      种人并不定有病。”
      
        燕七道“你也不是孩子。”
      
        郭大路叹了口气,道“在我眼中看来病人只不过是种特别会花钱的人。”
      
        燕七道“这是什麽话?”
      
        郭大路道“这是真话。”
      
        他说的确实是真话。
      
        病人虽然不能喝酒,但却要吃药。
      
        不但吃药·而且还要吃补品·这些东西通常都比酒贵。
      
        燕七当然也知道这是真话因为这地方现在有叁个病人。
      
        林太平的伤还没好·又多了红娘子和王动。
      
        燕七板起了脸道“就算真是实话你也不该这麽样说的。”郭大路苦笑道“我
      的确不该这麽样说的,但却不能不说。”
      
        燕七道“为什麽?”
      
        郭大路道“因为我现在已经侠变成个死人了。”
      
        燕七道“死人?”
      
        郭大路望面前的叠东西苦脸道“照这样下去用不两天,我想不跳河都不行。
      ”
      
        他面前摆的是大叠帐单。
      
        帐单的意思就是别人要问他要钱的那种单子。
      
        郭大路从中间抽出张,念道“精纯燕窝五两纹银力二两
      
        他将这单子重重摔,长叹道“’个鸟做的窝居然能这麽值钱,早知这样子我
      蔚不如变成只乌算了也免得被药铺的人来逼帐。”
      
        燕七一笑道“你本来就是只鸟呆鸟。”
      
        郭大路叹气的声音更长道“我相信就算是真的呆鸟·也绝不会来管帐。”
      
        燕七眨眨眼道“谁叫你来管帐的?”
      
        郭大路指臼己的鼻子·说道“我我这只呆鸟。”
      
        的确是他自己抢关要管帐的。
      
        林太平、红娘子和王动都已不能动能动的人只剩下他愿燕七两个要做的事却
      有很多。
      
        燕七问他道“你是要管家还是管帐?”
      
        郭大路连想都没有想·就抢说“管账。”
      
        在他想来管帐比煮药侥粥侍病人容易得多也愉快的多。
      
        现在他才知道自己错厂·错得很厉害。
      
        郭大路苦笑道“我本来以为天下再也没有比管帐更容易的事
      
        燕七眨眨眼道“哦?”翱大路道“因为以前那几个月里,我们根本没有帐可
      管。”
      
        燕七笑道“就算有账也是笔糊涂帐。”
      
        郭大路道“点也不错。”
      
        他又四了门气☆接道“那时我仍有钱就去吃点喝点没钱就憋,就算整天不吃
      不喝都没关系。”
      
        燕七道:“那时我们至少还可以大饮儿齐出主意去找钱。”
      
        郭大路道“但现在却不同厂。”
      
        燕七慢慢的点了点头也不禁长叹了声,道“现在的确个问
      
        病人既不能饿,更不能吃药。
      
        所以不管他们有钱没钱,每天都有笔固定的开支是省不了的。
      
        那笔开支还真不少。
      
        出支意去找钱的人反而连个都没有了。
      
        燕七要忙照顾病人·郭大路要拼命动脑筋赊帐。
      
        郭大路叹道“我只奇怪件事。”
      
        燕七道“什麽事?”
      
        郭大路道“我虽然没有在江湖中混过人目江湖好汉的故事却也听过不少怎麽
      从来没有听过有人为钱发愁的?”
      
        他苦笑又道“那些入好像随时郁有大把夕☆把的银子往外掏那些银子就好像
      从天上掉下来的。”
      
        燕七想了想·道“以後若有人说起我们的故率·也绝不会说我们为钱发愁的
      。”
      
        郭大路道“为什麽?”
      
        燕七道“因为说故事的人总以为别人不喜欢听这些事。”
      
        郭大路道“侗这却是真事。”
      
        燕七道“真事虽然是真事但这世上敢说真话的人却不多。。
      
        郭大路道“为什麽不敢说?伯什麽?”
      
        燕七道“怕别人不听。”
      
        郭大路道“难道那些说故事的人都是呆子·难道他们不明白真事也…样有人
      喜欢听的“
      
        他想了想·又补充道“那些神话传说般的故事听起来也许比较过瘪些但真的
      事却定更能感动别人只有真能感动人心的故事才能永远存在。”
      
        燕七笑了笑道“这些话你最好去说给这些说故事的人去听、”郭大路道“你
      是不是懒得听?”
      
        燕七道“是。”郭大路道“你想听什麽?”
      
        藏七道“我想听听我们现在究竟已亏空了多少?”
      
        郭大路叹了口气道“不多还不到万两银子”
      
        万两银子的亏空在某些人眼中看来的确不算多。
      
        在郭大路有钱的时候看来·这亏空也不能算多。
      
        问题并不在亏中了多少而在你有多少。
      
        燕七道“这万两银子的帐·是不是都急要还的?”
      
        郭大路道“要帐的人已经逼得我要眺河了,你说急不急?”藏七道观在我们
      手头还剩多少”
      
        郭大路叹道“不少“一“再加二钱就可以凑足两银子了。”
      
        燕七也开始发怔。
      
        两银子和万两银子的差别,就是差九干九百九寸‘九两银子
      
        这笔帐人人都会算的。
      
        所以燕七只有发征。
      
        怔了半天他才长长叹了口气,道“现在我才总算明白穷的意思厂。”
      
        郭大路道“你直到现在才明白?”
      
        颓七点点头道“因为以前我们虽然没钱但也不欠别人的债所以那还不能算穷
      。”
      
        郭大路叹道“现在我只要能不欠别人的债我情愿在地卜爬二天叁夜。”
      
        燕七道“只可借你就算爬叁年·也爬不出万两银子来。”
      
        郭大路道“用不万两只要九干九百多两就行。”
      
        燕七道“问题是你怎麽去弄这九干九百多两银子呢”
      
        郭大路苦笑道“我没有法子。”
      
        燕七道“我也没有。”
      
        郭大路眨厂眨眼道“我们为什麽不能够去做强盗?”
      
        燕七道“因为我们不是做强盗的人。”
      
        郭大路道“要哪种人才能做强盗?”燕七道“不是人的那种人。”郭大路道
      “我们能不能劫富济贫?”
      
        燕七道“不能。”
      
        郭大路道“为什麽不能?劫富济贫的义不是强浇只能算是储激、英雄。”燕
      七道“你想去劫淮?”
      
        郭大路道“那些为富不仁的奸商剥削老百继的贪官污吏。”
      
        燕七道“劫完厂去济难的贫呢?”郭大路道“当然是先救咱们自己的急济咱
      “自己的贫。”
      
        燕七谈淡道“那就不是英雄是狗熊了。”他接又道“就因为以内良多人有这
      种狗熊想法所以世上才会有这麽多强播。
      
        也许世上大多数强盗州正都是从这种自己骗臼己的想法中来的。
      
        郭大路想厂想,苦笑道“照你这麽样说看来我们只有条路对以走。”
      
        燕七道“四条路?”
      
        郭大路道“赖帐。”
      
        燕七道“你知不知道要哪种人才能赖帐?”
      
        郭大路知道所以他叹了口气道不要脸的那种人。”
      
        燕七道你能不能赖帐?”
      
        郭大路道“不能。”
      
        何况他就算能赖帐也不行。
      
        王动他们的伤还没有好,还需要继续吃药继续进补。
      
        你赖了这次帐·下次还有谁赊给你?
      
        生财之道
      
        郭大路又叹了口气道“照这样说来我们岂非已无路可走?”
      
        燕七道“谁说我佰已无路可走?路本是人走出来的,只要你有决心只要你肯
      走·就定有路走。”
      
        郭大路道“这道理我明白,而且也说给别人听过·可是现在
      
        郭大路道“现在我只相信件事。”
      
        燕七道“哪件事?”
      
        郭大路道“今天我若还没有把欠的钱拿去送给人家今天我订就得断炊。”
      
        世上有很多道理都很好。
      
        只可惜无论多好的道理也卖不了九干九百九十九两银子。
      
        连两银子都卖不厂。
      
        刚是个发怔,现在是两个人。
      
        两个人发怔比个更难受。
      
        郭大路简直已受不厂,站起来兜厂十七八个圈子·忽然叫厂起来,道“我想
      起句话来厂。”
      
        燕七用眼角膘厂他一眼道“一旬利麽话?”
      
        郭大路道“句很有用的话。”
      
        燕七道“有什麽用?”
      
        郭大路道“至少可以用来救急。”
      
        燕七道“这麽样说来·我倒也想听听了。”
      
        郭大路道“朋友有通财之义这句话你想必也听过的。”
      
        燕七道“你想去找别人借钱。”
      
        郭大路道“不是去找别人,是去找朋友。”
      
        燕七道“这世上只有种人的朋友最少·你知不知道是哪种
      
        郭大路道:“哪种人?”
      
        燕七道“就是想去找朋友借钱的那种人。”
      
        郭大路道“我也不想去找很多朋友·想去找个。”
      
        燕七道“等你想去找朋友开口借钱的时候你也许就会发现自己连个朋友都没
      有。”!
      
        郭大路道“可是像我们这种朋友“…“
      
        燕七道“若是像我们这种朋友根本就用不等你开口。”
      
        郭大路道“所以你认为天下根本就没有弥可以开口借钱的朋
      
        燕七道“个也没有。”
      
        郭大路道“我却认为有个、”
      
        燕七道“谁?”
      
        郭大路道“酸梅沥。”
      
        燕七扳起厂脸连话都不说了。
      
        郭大路道“我不是要你去开口,我可以去,我总算帮过她的忙。”
      
        燕七又冷笑道“世上也只有种人会犬找女人借钱。”
      
        郭大路道“你说的是哪种人?”
      
        燕七冷冷道“呆子只有呆子刁会认为女人肯储‘万两银子给他。”
      
        郭大路道“我也知道亥于总比男人小气些,但在她的服巾看米万两银子应该
      算不了什麽的。”燕七道“的确算不了销麽·只不过是灯两银子而已。”
      
        郭大路道“可是她并不小气。”
      
        燕七道“再大方的女人也不会借钱给男人的。”
      
        郭大路道功什麽?”
      
        燕七道,“因为女人的想法不同。”
      
        郭大路道“有什麽不同?”
      
        燕七冷冷道“她打总认为肯向亥人开口借钱的男人定是最没出息的男人。旨
      借钱给男人的女人·也样没出息。”
      
        郭大路怔了半天,忽然笑了笑道“其实女人的想法究竟怎麽样也只有文人自
      己才知道你又本是个亥人。”
      
        燕七板脸,道“我当然不是。”
      
        郭大路笑道“所以你也不知道·所以我还想去试试。”
      
        燕七道“若是去碰钉子呢?”
      
        郭大路叹厂口气·道“就算碰钉子,碰的也是石头钉子·总比碰别人的铁钉
      于好。”
      
        他忽又笑了笑哺购道“假如世上还有金于、银钉子·我倒情愿去多蹬几个。
      ”
      
        燕七的眼睛忽然亮了·忽然跳起来大声道“你总算说了旬真有用的话了“
      
        郭大路反而怔任呐响道“我说了什麽?有什麽用?”
      
        燕七道“这句话非但真有用而且还真值钱。”
      
        郭大路更听不懂。
      
        热七已从地上捡赵厂七八块石头·道“你知不纫道我的暗器功夫不错?”郭
      大路摇央道“术细道·你又没有用暗器来对付过我。”
      
        藏七道“我若用暗器对付你你能不能接任?”
      
        郭大路道“不定。”
      
        燕七道“你想不想试试看?”
      
        郭大路道“不想。”燕七道“不想也不行·你非试不可。”
      
        他手里的石头忽然以“满天花雨”的手法向翱大路打了过去。
      
        真打厂过去点也不客气。
      
        暗器中有种“满天花雨”的手法·江湖中几乎人人都知道都听过。
      
        但真正看过这种手法的人已不多,真会用这种手法的当然更少。
      
        现在郭大路总算看到了。
      
        燕七非但真会用这种手法,丽民还用的真不错。
      
        七八块石子暴雨般向郭大路打了过来。
      
        郭大路转身、错步·避开了两叁块石头,又伸手接任了叁四块却还是有两块
      打在他身亡,打得他叫起来。
      
        他瞪燕七,大声道“你这是什麽意思?”
      
        苑七笑道“也没什麽别的意思,只不过想要你去嫌几千两银子回来陌已。”
      
        郭大路又怔了怔道“用什麽去赚?”
      
        燕七道“用弥的手。”
      
        他笑了笑接又道“你的手已经蛮灵的了,能接任我四件暗器的人已不多只要
      再练几次·去赚几千两银子简直易如反掌。”
      
        郭大路看自己的手·越看越溯徐。
      
        他实在看不出这双手凭什麽能蛾几千两银子…。’若要他这双手去输个几千
      两银子那倒真是易如反掌
      
        他把傲于就输过几千两。
      
        燕七又在那里捡石头。
      
        郭大路忍不住问道“你究竟想要我去干什麽?去掷银子骗人的钱?”
      
        燕七笑道“掷般于你还能去骗谁的钱?你就是输王之王。”
      
        燕七笑道“输得更快的法子,确实没有了这次我是要你去赢的。”
      
        郭大路道“输王之王怎能源得了?”
      
        燕七道“只要你能一厂子将我所有暗器接住,我就包你能赢得
      
        郭大路道“若还是输呢?我拿什麽输给人家?”
      
        燕七叹了口气,道“这欧你若还是输只伯就连命都得输出去
      
        郭大路苦笑道“我好像只有条命可输。”
      
        燕七道“所以你非想法子接住我的这些暗器不可,若是你的手接不住·用昭
      去咬也得咬住它。”
      
        要接任用“满天花雨”这种手法发出的暗器并不是件容易事。
      
        郭大路接了叁次身上已摄了七下子虽然不太重假也打得骨头隐隐发疼。
      
        这次燕七居然点也不心疼·又在那里满地捡石头了。
      
        郭大路只有在旁边看发怔。
      
        直到现在为止,他还摸不清颓七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麽药若是换厂别人·怕
      早就不干了。
      
        可是他信任燕七。
      
        他相信就算天底下的人都要来整他的冤技·燕七也绝不会帮人家。
      
        院子里的小石头并不多,燕七手里捧满把还觉得不够又跑到墙角那边去捡了
      。
      
        郭大路摸肩头上被打得又鞍又疼的地方,忍不佳叹了口气。
      
        要他下于就接佐这麽多暗器他实在没把握。
      
        风中带花香对面的桃花已快开放郭大路抬起头,忽然看到王动正坐在窗口向
      他招手。
      
        等燕七捡好石头转身他已跑到王动那边去了两个人个在窗里个在窗外,指手
      划脚晒噶咕咕也不知在说些什麽。
      
        燕七只有等。
      
        等了者半天·才看见郭大路施施然走了过来背负双手股上的表情好像很得意
      的样千。
      
        王动还坐在窗口朝这边看脸上也带笑,笑得好像很神秘。燕七忍不佳,问道
      “憋跟淮两个?”
      
        燕七道“你跟王动。”
      
        郭大路道“哦你说干动呀他要我告诉你今天晚上他想吃排骨婉萝〉。”
      
        谁都看得出他在说谎。
      
        郭大路说起谎来,膛上好像挂招牌样。
      
        颓七瞪了他眼冷冷道“说谎的人小心牙齿被人打掉。”
      
        郭大路笑嘻嘻道“你试试看。”
      
        燕七通“好。”
      
        这下于他非但打出的石头更多·而且用的力量也更大。
      
        力量用得大,石头的来势也当然更急。
      
        郭大路的身子滴溜溜转她手里忽然多厂两样银光闪闪的东西,就好像小孩子
      捉职蚜用的那种带柄的兜网。
      
        十来块又急义快的坛蝗石就好像蜗鲜样几乎全被他捞进网里。
      
        漏网的最多也只不过有两叁块丽已郭大路轻轻松松的就躲开
      
        这丫子燕七连眼睛看得好像有点发直,瞪眼道“这是什麽玩意儿?”
      
        翱大路笑嘻嘻道你看这玩意儿怎麽样你佩服不佩服?”
      
        燕七道“是不是王老大刚教绘你的?”
      
        郭大路得意洋洋,道“就算是他教给我的也得要我这样阴明
      
        燕七撇了撇嘴道“你几时变得聪明起来了?”
      
        郭火路笑道“我本来就不笨只要是好玩的花样我中推会。”
      
        燕七伸出乎道“拿来给我看看。”
      
        郭人路双手友刻缩回背後道“不行。”
      
        燕七道“好你再试试这个。”
      
        这次他发昭器的手法更快更绝。
      
        十来块小石头,好像都变成活的·都带翅膀还长眼睛·专找郭大路身上最弱
      的地方打。
      
        谁知道郭大路手里的两只网也好像中就等在那里了。
      
        这次十来块石头能漏出网的居然只有块。
      
        郭大路大笑道“现在你总该佩服我厂吧?”燕七瞪眼·终于也抿嘴笑,道看
      来你的确不笨。”
      
        郭大路更得意、道:“老实说、接暗器的手法·我以前并没有认真练过·只
      因为……只因为什麽你猜不猜得出?”
      
        燕七道“猜不出。”
      
        郭大路道“只因为我的手天生就比别人快眼睛也天生就比别人尖所以根本不
      用练。”
      
        燕七淡淡的说道“所以冰才会接那大娱蚁下子。”
      
        郭大路居然点也不脸红还是带笑道“那不算,现在你再叫他来试试。”
      
        他眼珠于转了转又笑道“听说江湖好汉都有个能叫得响的外号现在我倒想出
      个外号给我倒真合适。”
      
        燕七道“什麽外号?”
      
        郭大路通“干譬如来鬼影子摸不快手人醉侠。”
      
        燕七也忍不住笑厂道“我倒也有个名号,给你更合适。”
      
        郭大路道“你说来听听。”
      
        燕七道“笨手本脚,醉了满地爬输工之王大呆鸟。你说这个外号适台不适合
      ?”
      
        金子与面子
      
        这家人的大门是朝南开的双门环在太阳下闪闪发光。
      
        郭大路进这条巷子就看见了这双门环。
      
        过了很久他眼睛还是盯这双门不就好像辈子没有看见过环似的。
      
        事实上·他这辈子的确很少有机会看到这麽稀奇的事。
      
        每家人都有大门每个大门卜都有门环。
      
        这点也不稀奇。
      
        稀奇的是这家人大门上的门环,竟是用黄金铸成的。
      
        郭大路在看这门环的时候,燕七就看他
      
        最近这两人身上就好像已百根绳子将他行串佐厂郭大路在那里燕七就在那里
      。’
      
        过了很久郭大路才叹了口气,道:“这家人一定是个暴发户。”燕七眨眨眼
      道“暴发?”郭大路道“只有暴发户才会做这种要。…
      
        燕七道“这种什麽事?”
      
        郭大路道“鱼种简直可以叫人笑掉大牙的事。”
      
        颠七道“你错厂。”
      
        郭大路道“我哪点锚了?”燕七道“这家人非但不是暴发户而目还是江湖中
      有数的几个趾家大族之。”郭大路道“哦?”施七缓缓的道“用会千做门环强然
      很俗气·很可笑,可是池
      
        郭大路道我就觉得很可笑。”
      
        燕七道“那只因为你不知道他是谁。”
      
        郭大路道“我知道。”
      
        藏七道“你真知道?”
      
        郭大路道“他是个人·‘个满身铜臭财大气粗·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有钱的人
      。这种人我既不想认得他也不想跟他交朋友。这种人无论干什麽,都愿我点关系
      也没有。”
      
        燕七笑了笑·道“只可措这种人现在却偏偏搬恢有点关吧?”
      
        燕七笑道“那倒还不至於我们还没穷到这种地步”
      
        郭大路松了口气,道“那米你叫我赶了半天的路赶到这里来难道就是为了看
      这对门环的?”
      
        颓七道“也不是。”
      
        郭大路又有点担心的样子·看燕七·道“我知道你定没有什麽好主意所以直
      都不肯痛痛快抉的说出来。”
      
        燕七笑道“你放心至少我总不会把你卖给人家的我还舍不得哩。”
      
        他的脸好像有点发红。
      
        郭大路却显得更担心·道“个人若没有做亏心事绝不会脸红的。”
      
        燕七邀“谁的脸红丫?”
      
        郭大路道:“你。”
      
        颓七转过头道“我看你眼睛发花才是真的。”
      
        郭大路眼珠于直转忽然道“我明白厂。”
      
        热七道“你明白了什麽?”
      
        郭大路道“定是这家人有个没出嫁的者姑娘你想要我来用美男计。”
      
        燕七忍不住“映昧”声笑了道“你觉得自己很美?”
      
        郭大路道“虽然不太美却正是亥人见就喜欢的那种男人。”
      
        燕七叹了口气道“你倒真是马不知股长。”
      
        郭大路也叹了口气·道“只可错你不是女人,否则也定看卜我的。”
      
        燕七的脸好像又红了红却故意板脸道“我若是女人现在就脚把你踢到阴沟里
      去。”
      
        郭大路道“无论你怎麽说反正我这次绝不上你的当。”
      
        燕七道“上什麽当?”
      
        郭大路道“那老姑娘定又丑又怪说不定还是个大麻子所以才会图不出去她就
      算有八百两银子的嫁妆,也休想叫我娶她。”
      
        燕七用眼睛横他冷冷道“她若长得又年青又标致呢?”
      
        郭大路笑了,道“那倒可以商量商量港叫你析是我的好朋友呢为了朋友我什
      麽事都肯做的。”
      
        燕七道“现在我想要你做件事不知道你旨不肯?”郭大路道“你说。”
      
        燕七道“我想请你到阴沟前面去照照自己的脸·然後再买块臭豆腐来头撞死
      。”
      
        这条巷于很宽,忽然间辆四匹马拉的大马车,很快的冲人厂巷子。
      
        虽然这条巷了很宽但郭大路和燕七若是小闪避得快还是免不厂要被撞倒。
      
        郭大路跟已经冲过去的马车恨根的道“这条路又不是他个人的他凭哪点这麽
      横冲直撞?”燕七道“只凭’点。”郭大路道“哪点?”
      
        燕七道“就凭这条巷于本就是他个人的。”
      
        郭大路怔厂怔·这才发现甚于里果然就只有那家人。
      
        马车已经停在这家人的大门外本来静静的大门里立刻有十来个人快步奔厂出
      来几个人用最快的速度卸下了拉车的马另外几个人就将马车推上了石阶两旁的车
      道上推了进去。
      
        车窗里好像有个人往外伸了伸头看厂郭大路他们眼。郭大路却没有看清这个
      人的脸只觉他的眼睛好像比普通人明亮些。燕七道“看样子怕是金大帅回来了。
      ”
      
        郭大路道“金大帅是谁?”燕七道“就是你说的那个财大气租的人。”
      
        郭大路道“我果然没有说错吧。”他冷笑义道“金大帅哼你听这名字,就该
      知道他是个怎麽样的人了。”
      
        燕七道“有钱人并不见得就不是好人。”
      
        郭大路道“但他凭什麽要叫大帅?”
      
        燕七道“第一因为他本就有大帅的气源第二☆因为别人喜欢叫他大帅。”
      
        郭大路道“看样子你好像也狠佩服他。”
      
        燕七道我能不能佩服他?”
      
        郭大路道“能当然能─…‘可是我能不能佩服他呢?”
      
        燕七道“不能。”
      
        郭大路道“为什麽本能?”
      
        燕七道“你不是向都很佩服弥自己的吗?”郭大路道“嘿嘿。”
      
        燕七道“所以你也应该佩服他因为他跟你本是同样的人也很豪爽,很大路。
      ”
      
        郭大路道“嘿嘿。”
      
        燕七道“嘿嘿是什麽意思?”郭大路道“嘿嘿的意思就是我不相信。”郭大
      路道“我根本就不想看见他。”
      
        燕七道“可是你却非去看他不可。”
      
        郭大路道“为什麽?”
      
        燕七道“因为你不去看他就只有去看那些债主的脸色了。”
      
        天下还有什麽比债主的脸色更耀看的?
      
        想到那些人郭大路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呐呐地道“你……你难道要我去跟个不
      认得的人开口去借钱?”燕七道“我知道你的脸皮还没有那麽厚。”
      
        郭大路道“那麽你叫我去看他干什麽?”
      
        燕七沉吟道“武林中有很多怪人譬如说那位酸拖汤的父亲。”
      
        郭大路道“你是说那位叫‘石神’的老前辈?”
      
        燕七点点头道“你知不知道‘石神’这名字是怎麽来的?”
      
        郭大路道“因为他只用石头做的兵器而且用得很好。”燕七道“答对了。”
      
        他接又道“但石器本是上古时人用的因为那时人们还不横得炼铁成钢现在什
      麽样干奇百怪的兵器都有了,他却偏偏还喜欢用又笨又重的石头兵器你说他是不
      是个怪人?”
      
        郭大路道“是。只不过……他跟这金大帅又有什麽关系呢?”
      
        燕七道“金大帅跟他样也是个怪人,用的兵器也很奇怪。”
      
        郭大路道“他用什麽兵器?”
      
        燕七道“他只用金子做的兵器而且是纯金做的。”
      
        翱大路眨了眨眼好像已有点明白他的意思了。
      
        燕七道“他最善用的兵器就是金弓神弹弹发连环亡手就是叁七二十颗江湖中
      还很少有人能躲得开。”郭大路道助于也是金的?”
      
        燕七道“纯金。”
      
        郭大路通“你想要我去跟他动手接任他那些金弹拿回来还账?”
      
        燕七笑道“据说他的金弹子每蹈至少有好几两重而且发就是二十颗你只要能
      接任他叁四发就不必再看那些债主的脸色
      
        郭大路用力摇厂摇头道“我不干这种事我绝不干。”
      
        预七道“为什麽?”郭大路道“没有为什麽,不干就是不干。”
      
        燕七服珠子转淡淡笑道“哦……我明白了你是伯……”
      
        郭大路大声道“我怕什麽?”
      
        燕七悠然道“你当然不是怕他只不过是怕脖而巴。”
      
        郭大路怔了怔道“怕胖?”
      
        燕七道“金子虽然比铁软·但五六两颗的弹子若打在人身上还是很疼的。”
      
        郭大路道“哼。”
      
        燕七道“疼起来就会肿肿起来就胖了,胖起来就不太好看。”
      
        他又谈淡地笑厂笑接道“所以你就算不去我也不会怪你的你若忽然胖起来别
      人说不定还会以为你吃了发猪药。”
      
        郭大路瞪他瞪了半天板脸道“滑稽滑稽·真他妈的滑稽得要命。”
      
        颓七道“个人若肿了起来那才真的滑稽。”
      
        郭大路又瞪了他眼扭头就走。
      
        燕七却拉住了他道“你到职里去?”
      
        郭大路冷冷道“我最近饿得太瘦了·本来就要想法子变胖
      
        燕七赡然笑·道“你难道想就这样冲进去,找人家去打架?”
      
        郭大路道“我还能用什麽法子去跟人家打架?难道跪去求他”
      
        额七笑道“你就算真的跪求他,他也未必会出手的。”
      
        翱大路道“哦?”
      
        颓七笑道“二十颗弹子毕竟要值不少钱他又没发疯,怎麽会随随便便就用来
      打人?何况,万一真打死了人也不是好玩的。”
      
        郭大路几乎要叫了起来道“刚逼我要我去的是你·现在拦我不要我去的也是
      你·你究竟在搁什麽鬼?”
      
        燕七道“我并不是不要你去。只不过要去找金大帅交手·也得要有法子。”
      
        翱大路道“什麽法子?”燕七道“你想想要什麽样的人才能令金大帅出手呢
      ?”
      
        郭大路道我想不出也懒得想。”
      
        燕七道,“只有两种人?”
      
        郭大路道“哪两种人”
      
        燕七道“第种当然是他的仇家·若是有仇家找以去·他当然会定期出手的只
      可惜。一─你朋他点仇恨也没有。”
      
        他叹息好像觉得很遗憾的样子。郭大路板脸造“难道要我去把他的老婆抢来
      ·先制造点仇很”
      
        燕七吃吃笑道“据说他老婆又胖又丑而且是个母者虎·你若真把她抢走厂金
      大帅说不定还会非常感激你。”
      
        郭大路道“哼哼滑稽滑稽。”燕七道“容好除此外还有种法子。”
      
        郭大路道“哼”燕七道“武林中人谁也不愿向别人低头示弱的所以,若苟人
      光明堂垦的找上门去找他比武较量,他就没以法子不出手丁”
      
        他忽然从怀里抽出张红色的拜贴,婿然地说道“但这人当然囚得是个有名有
      胜的人譬如说·你笨手笨脚,醉了满地爬·输王之王大呆鸟这种人’…“你说是
      不是?”
      
        全红的拜贴很考究。
      
        亡面端正正的写菊个狠响亮的名字“千臂如来鬼影子摸不·诀手大醉侠郭大
      路拜。
      
        金公馆的门房年纪巴狠大,满脸都是老肝巨猾的样子接过这张拜贴自己先看
      了看。脸上居然连一点吃惊的样子都没有,只是谈淡的问道“这位郭大侠现在在
      哪里?”
      
        郭大路道“就在这里。”
      
        老门房这才抬起头看了他两眼,乾笑道“原来阁下就是郭大侠失敬失敬。”
      
        郭大路道“哼。”
      
        老门房皮笑肉不笑的看他,又道“郭大侠人到这里来是不是想找我们老爷较
      量暗器的功夫”
      
        郭大路道“你怎麽知道?”
      
        者门房笑得就象只者狐狸·悠然道“每个月里总有几依大侠要来我若还看不
      出阁下是来干什麽的,那才是怪事。”
      
        郭大路沉下脸!道“你既看出来丁·还不快去通报?”
      
        老门房又上上下下打量了他几眼道“看起来郭大侠今天好像还没有喝醉吧?
      ”
      
        郭大路冷冷道:“大醉侠也并不定是天天要喝醉的,”
      
        老门房道“那末我劝郭大侠不如快回去的好。”
      
        郭大路道“为什麽?”
      
        老门房笑得更气人,淡谈道“因为到这里来的大侠实在太多了我们家老爷说
      ·他看见大侠就头晕·早就吩咐过我什麽样人他都见,连乌龟王八蛋、强盗小偷
      都可以请进去可是大侠嘛─一─嘿嘿他是绝不见的。”
      
        拜贴又回到燕七手上。
      
        翱大路气得满脸通红,道“这都是你出的好主意我辈子也没丢过这种人,尤
      其是那老狐狸就好像把我看成个贼似的·满脸皮笑肉不笑的样子简直可以把人活
      活气死。”
      
        燕七眨了眨眼道“你为什麽不给他两巴掌”
      
        郭大路道“因为我本来就是个贼我做贼心虚人家不给我两巴掌已经很客气了
      我怎麽还好意思去揍人?”
      
        燕七笑了。
      
        他笑的样子当然比那老门房好看得多。
      
        看见他的笑翱大路的火气好像小了些。
      
        燕七笑道“原来你的脸皮并不太厚,比城墙还薄一点。”
      
        郭大路叹了口气,苦笑道“所以我现在想快点走,越快越好。”
      
        燕七又拉住了他,道“你急什麽我还有别的法子。”
      
        郭大路好像吓了跳·苦脸道“你能不能不出别的主意了”
      
        燕七道“不能。”
      
        郭大路用手掩佐耳朵,道“我能不能不听?”
      
        燕七道“不能。”
      
        他用力扳开丫郭大路的手吃吃笑道“这主意比刚的好得多你非听不可。”
      
        翱大路苦笑道“你那不太好的在意已经快把我的人都丢光这好主意我怎麽受
      得了?”
      
        燕七道“际真的认为这件事做得丢人?”
      
        郭大路只有叹气。
      
        燕七道“我问你,大殿蚁用暗器打你,你若接住了,会不会再送回去给他?
      ”
      
        郭大路道“我又没有疯为什麽还要送回去给他?难道还想他再拿来打我”
      
        燕七道“这就对了。”
      
        郭大路道“哪点对了?”
      
        燕七道“他若用暗器来打我们·只要我们能接佐他的暗器就是我什的本事·
      对不对?”
      
        郭大路道“对。”
      
        燕七道“个人若凭自己的本事赚钱就没什麽好丢人的对不对?”郭大路道“
      对。”
      
        燕七道“现在已经有几点是对的了?”
      
        翱大路道“叁点。”
      
        燕七道“那末你还有什麽话说?”
      
        郭大路道:“没有了。”
      
        燕七道“你还想不想听我的主意?”
      
        郭大路又叹厂口气苦笑道“简直想得要命。”
      
        其实明知付不出钱·还要去赊账也是件丢人的事。
      
        但郭大路却硬头皮去赊了。
      
        他本来是个员要面子的人,为什麽会做这种事呢
      
        当然是为了朋友。
      
        无论谁这生中若交个肯为他丢人的朋友死了也本算冤校。
      
        老狐狸与大醉侠
      
        郭大路并不喜欢篙人也不太会骂人嗓门可真大。
      
        他站在金家的人门口骂人连巷于外面的燕七都听得清消楚楚。
      
        巷附近有棵大白杨树树下有个石墩子。
      
        燕七就处在石墩户上,听郭大路骂人·脸上带很欣赏的表情就好像夜听个名
      角隅成似的。
      
        因为郭大路明的不是他。
      
        郭大路骂的是金大帅。
      
        “姥金的,你明明是个人为什麽要躲在屋里做宿头乌龟呢?你怕什麽难道你
      鼻子已经被人打否了所以不敢出来见人?”
      
        燕七越听越得意因为这些话是他教给翱大路的。
      
        “金大帅既然不肯见你,你就站在他门口去骂骂到他出来为
      
        这种法严就叫做骂战本来也是种很占老的战路面且通常郁很有效,
      
        两中对垒的只要方坚守不出另万就会派人去骂战·驾得对方受不了出来迎战
      时就算成功了。
      
        据说港葛亮就这样留过蘑燥。
      
        郭大路本不肯这样做侗燕七切话就动了他。
      
        “连港葛先生都能用这种战略你为什麽不能?”
      
        既然这是种战略并不是泼皮无赖的行径,所以郭大路就去骂厂而且骂得真痛
      快。
      
        金大晰只要能听得见水被他骂出来才是怪事。
      
        怪事年年都有的。
      
        郭大路的嗓门骂起人来,连于条街外的人都不会听不见。
      
        但金家的大门却偏倔还是连点动静都没有。
      
        金大帅难道是个聋子?
      
        别人还没有被骂出来·郭大路自己反而先沉不住气了。燕七教给他的话,他
      已经翻来理去骂了好几遍别人还没有听腻他自己却已经骂腰了,想找几句新鲜些
      的话来骂骂偏偏又想不出。
      
        就在这时那老奸巨猾的门房已施施然走了出来手里还搬张椅子。
      
        张狠舒服的藤椅。
      
        这老狐狸居然将藤椅搬到郭大路的面前来轻轻的放了卜去,脸上还是那种皮
      笑肉不笑的样子连点火气都没有。
      
        郭大路征了征,忍不住道,“炮这是干什麽”
      
        老门房笑嘻嘻道“这是我仍家老爷特地叫我送来的。”
      
        郭大路道“他听见我在骂他没有?”
      
        老门房道“我们家老爷年纪虽不小耳朵却还没有聋。”
      
        郭大路道“他叫你送这张藤椅来于什麽?”
      
        老门房道“他是伯郭大侠骂得太累了所以请郭大侠坐下来骂还说郭大侠若骂
      得曰渴时,无论要茶要酒,都只管吩咐,我立刻就为郭大侠送来。”
      
        他又笑了笑接道“到这里来的大侠虽然多。但骂人却还没有个驾得比郭大侠
      更精彩的所以我们家老爷希望郭大侠多骂些时候假如还能骂得大声点那就更好了
      。”
      
        郭大路看这张藤椅·发了半天怔连句话都不说钮头就
      
        那者门房还在後面大笑“郭大侠要走了麽不送不送以後有空的时候还请郭大
      侠随时过来,这里不但有菜有酒还有专治嗓哑的药。”
      
        郭大路简直连鼻子都快气歪了。
      
        燕七看他摇头道‘“我叫你去气别人的,你自己反面气得半死,这又何苦呢
      ?”
      
        郭大路恨恨道“你若看见那老狐狸的样子·不被他活活气死才怪。”
      
        燕七道“他无论说什麽你都当他在放屁不是就没有气了吗?”
      
        郭大路道“我无论说什麽她都当我在放屁才真的。”
      
        燕七眨眨眼,道“他真的骂你是在放屁”
      
        郭大路道“虽然没有说出口来,但那样子却比说出来更可恨。”
      
        燕七道“你居然受得了?”
      
        郭大路道“受不了也得受。”
      
        藐七道“为什麽?”
      
        郭大路道“因为我本来就是在放屁。”
      
        燕七笑了。他笑的样子当然还是比那老门房好看得多·却已经好像没有以前
      那麽好看了。
      
        郭大路看他,板脸道“你究竟还有多少好主意索性次说出来算了。”
      
        燕七道“你还想听?”
      
        郭大路道“听死算了听死一个少个。”
      
        燕七忽也叹了口气·苦笑道“只可惜我也汉文意了。”
      
        郭大路冷冷道“像你这佯的天才儿童怎麽会变得没有主意了呢?”燕七叹道
      “你说那门房是老狐狸依我看金大帅才真正是个老狐狸。”
      
        郭大路冷冷道“你币是说他一向很豪爽,很大方的吗?”
      
        燕七道“他真的跟你动手时·劳打不你就得赔出好几百两金于若打伤了你也
      得赔好几百两银子的医药费。”
      
        他又叹了口气道“我看金大帅最近一定上了不少次当,学了不少次乖,所以
      总算已想这道理了怎麽肯再上当呢?”
      
        郭大路道“他不上当我就上当了。”
      
        燕七赐然道“其实你也不能算上当·你总算痛痛快抉的骂了次人。”
      
        郭大路道“我能不能再骂次?”燕七道“这次你想骂谁?”
      
        郭大路道“骂你。”
      
        忽然间一骑马驰来郭大路已气得什麽事都不感兴趣了也馏得回头去看眼·站
      在他对面的燕七却低下了头好像不愿被马上的人看见马上入的眼睛却偏偏很尖这
      匹马刚冲人巷于突然声长嘶人立而起。
      
        马上人好俊的骑术组绳勒·人已跃起,凌空个翻身,轻飘飘的落在郭大路他
      们面前身衣服比梅予还红红得耀眼。欢乐荚醒
      
        金大帅
      
        酸梅汤,梅汝男。
      
        郭大路只觉得眼前亮失声道“是你·你怎麽到这里来厂?”
      
        梅汝男笑道“我正想问你商你们两个人怎麽会跑到这里来的?”燕七道“我
      们在等你。”
      
        梅汝男道“你怎麽知通我会来?”
      
        燕七道“我会算。”
      
        梅汝男娇笑轻轻打厂他拳吃吃的笑道“你呀,你说的话我连个字也不倍·因
      为你是个─一─”
      
        燕七突然掩佐了她的嘴巴脸卜仿佛又有点发红,急道“你若敢胡说八道,看
      我不撕破你的嘴。”
      
        郭大路看得义怔佐了。
      
        燕七明明已拒绝了酸梅汤的婚事酸梅汤中该恨死他才对。
      
        购个人见了面为什麽这样亲热呢?
      
        梅汝男眼珠子直转看看他义看看燕七抿嘴笑道“好·我小说可是我也不听你
      的·小郭说话比你靠得住。”她友刻就义问道“小郭我问你你们来干什麽的?”
      
        郭人路乾咳了网声勉强笑道“什麽也不下只小过……只不过来逛逛而巳到这
      里来逛逛总不算犯法吧?”
      
        梅汝男笑道“我还在我娘肚子里的已经常常到这里来玩厂”
      
        燕七看看郭大路邻大路想说话·又忍体。
      
        梅汝男道“你们究竟在打什麽在意?我猜得对不对?”燕七道环对。”
      
        梅汝男咀道“那麽我宝个主意也就不必说出来了。”
      
        郭大路又忍不住抢问道“什麽主意?”
      
        梅汝男谈淡道“既然依 们并不是为此而来的我说了也是白说。”
      
        郭大路道“我们若是为此而来的呢?”
      
        梅独男道“那未我也许还能替你们出个主意·帮你们个忙。”郭大路道“那
      麽我就告诉你·你完全猜对了你简直就是个活活的话葛亮。”
      
        悔汝男“唉陈”笑,道“我就知道·还是你比他老实些。”
      
        郭大路道“但你的主意呢?你不说可不行。”
      
        梅独男背负双手馒慢的跪起方步来,就好像真的将自己当成厂诸葛亮。
      
        燕七冷冷的道“我就知道你这个人从来不说老实话。”梅汝男笑道“随便你
      怎麽样激我都没有点用的·我不说就是不说。”郭大路道“要怎麽样你才肯说?
      ”
      
        掘汝男道“要有条件。”郭大路道“什麽条件?”
      
        梅汝男眨了眨眼道“到手的买卖见面分半·这句话你们总该听说过“
      
        郭大路笑了,道“原来你想黑吃黑。”
      
        梅汝男道“其实我的心并不太黑也不想真的分半只叁七折帐就行了。”
      
        郭大路道“你的主意若也不灵呢?”
      
        梅汝男道“灵不灵当场试验。”
      
        郭大路笑笑道“我看你该改行去卖狗皮膏药才对。”
      
        梅汝男道“这狗皮膏药你们买不买?”郭大路道“不买也是口不买。”
      
        梅浊男媚然‘笑道“我不卖也是白不卖。”
      
        高墙。
      
        梅汝男带燕七和郭大路从後面转到这黑巷子里来。
      
        这条巷子当然比前面窄得多,巷底有个窄窄的黑漆门。
      
        燕七道“这就是金家的後门?”
      
        梅汝男点点头道“墙里面就是金家的後园开了春·金大叔就从前面的暖阁搬
      到後园来往了。”
      
        郭大路听。
      
        梅汝男道“现在我就从这里跳墙进去·你要在後面追我。”
      
        郭大路道“然後呢?”
      
        梅汝男道“然後我就会找到金大叔,告诉他你欺负了我要他替我出气。”
      
        郭大路道“然後呢?”
      
        梅汝男道“金大叔一向最疼我看见你追去,定就会用连珠弹对付你。”
      
        郭大路道“然後呢?”
      
        梅汝男道“没有然後了只耍你能接得住他的连珠弹,立刻就变成厂个小阔人
      。”
      
        郭大路道“若接不住呢?”
      
        梅汝男笑了笑,道“那就说不会定变成个死人厂。”郭大路道“死人?”
      
        梅汝男点点头道“他既已知道你在欺负我对你出手自然绝不会客气。”郭大
      路道“你呢”
      
        梅汝男道“我?我当然只能在旁边看。”郭大路道“我若阔了,你就来找我
      分账我若死了·你总该替我买口棺材的。”郭大路道“所以无论我怎麽样你都连
      点损失都没有。”
      
        梅汝男笑道“当然没有否则我为什麽要替你出主意?”
      
        郭大路长叹了声哺哺道“好它意·这麽好的主意真亏你怎麽想得出的。”梅
      汝男道“女人中就绝不肯做亏本的生意。”
      
        郭人路叹道“女人唉女人。”梅汝男道“你究竟干不干?”郭大路苦笑道“
      不干也是白不干。”
      
        梅汝男道“你此厂可不能怨我。”
      
        郭大路道“我若真死了·感檄你还来不及怎麽会怨你?”
      
        梅汝男道“感激我?”
      
        郭大路道“死人既不必再看债主嘴脸,也不必再听女人噶咳·岂非比活穷受
      罪好得多。”
      
        梅独男道“真的?”
      
        郭大路道“假的。”
      
        郭大路从来没有觉得活是在受罪。
      
        他一向活得很快乐。
      
        无论在什麽情况下他都能找到有意义的事做无论他做什麽都做得很起劲所以
      他很快乐。
      
        若等到他真的想死的时候世上的人就算没死光剩下的也定没有几个。
      
        普通人家的墙丈四已经算很高厂但这道墙却至少有两丈梅汝男抬起头打量了
      几眼道“你没有把握能上得去?”
      
        郭大路道“马马虎虎。”
      
        梅汝男道“马马虎虎是什麽意思?”
      
        郭大路道“就是大概还可卜得左的意思因为我虽然没有把握·却有勇气。
      
        梅汝男道“在轻功的秘诀里有。”
      
        这倒不是胡吹。
      
        翱大路无论做什麽事,最大的秘映却正是“勇气”这两个宇。”
      
        梅汝男看他咀息道“我只希望你莫要撞破头才好。”
      
        郭大路道“就算撞破头我也会上去。”拖汝男媚然名道“好我先卜去看看·
      打招呼你就快追来。”
      
        郭大路道“你有把握能上得去?”
      
        梅汝男道“没有。”
      
        她又笑厂笑道“我既没有把握也没有勇气可是我有法子。”
      
        郭大路道“什麽法子?”
      
        梅汝男道“就是这个法子。”
      
        她忽然跳上郭大路的肩,再从郭大路肩上跳起,就跳上墙头。
      
        郭大路又叹了口气·陶闻道“女人用的法子为什麽总是要男人吃亏呢?”
      
        燕七淡谈道“那只因为大多数男人都太笨。”
      
        郭大路道“你难道不是男人?”
      
        燕七笑了笑道“也是男人可是我不笨。”
      
        梅汝男已经在上回招手了。
      
        郭大路作势想跳起忽义停扩来回顾看燕七。
      
        燕七道“你还等什麽?”
      
        郭大路道“我这去说不定真的会变成个死人,所以……”
      
        燕七道“所以怎麽样?”
      
        郭大路道“所以你现在总该将那个秘密告诉我了吧?”
      
        燕七道“不行。”
      
        郭大路道“为什麽还本行?”
      
        燕七道“因为这次你绝对死不了的。”
      
        郭大路道“你有把握?”燕七叹道“说你笨你果然真笨。”他看郭大路·口
      光忽然变得很温柔·轻轻道“我苔没把握怎麽会放心让你去呢?”
      
        “你夏笨。”
      
        梅汝男看郭大路摇头·道“你真是笨得要命。”
      
        郭大路瞪眼道“你凭什麽也说我笨?”
      
        悔汝男道“因为你本来就笨。”
      
        郭大路道“我哪点笨?”
      
        梅汝男道“那点都笨·你为什麽不能变得稍微聪明些呢?”
      
        郭大路道“我能不能不聪明?能不能笨点?”梅汝男道“当然能。”
      
        她伸手拍了拍郭大路的肩头,媚然道“因为有很多女接子都喜欢笨点的男人
      所以你尽管笨吧。”
      
        郭大路道“你是不是那很多亥孩子其中之?”
      
        梅汝男笑道“我不是我也不敢。”
      
        她膘了墙下的燕七眼吃吃的笑燕子般的飞了出去。
      
        她当然不会飞可是她身被的确有如茄子般美妙轻盈。
      
        郭大路站在墙头仿拂已有了些痴了。燕七咬嘴唇·轻轻跺了跺脚道“笨蛋,
      还不快追上去”
      
        郭大路看他·仿佛看出了什麽又仿佛什麽都没有看出来,仿佛想说什麽却又
      什麽都没有说。
      
        到员後他才问了旬“你等不等我?”
      
        燕七道“笨蛋·我当然等你。”
      
        郭大路道“等多久。”
      
        燕七道“多久我都等。”
      
        郭大路这才笑了笑道“你放心,我一定能追得上绝不会追锗人的。”
      
        燕七站在墙下·仿佛也有些痴子。
      
        也许不是痴是醉。
      
        她眼波轻迷脸上泛红晕,不是醉是什麽?
      
        她醉的义是什麽?
      
        金大帅。
      
        …个叫大帅的人无论他是小是真的大帅·至少总有些大帅的派头。
      
        金大帅的源头果然不小。
      
        他很高,比大多数人都要高中个头。
      
        不但高而医魁传、健壮。
      
        金子与教训
      
        高大魁伟的人看来总特别显得气势凌人虎虎有威。虽然已经有五十多岁仍站
      在那里腰杆仍然笔直眼睛仍然有光胡子虽然留得不太长,却很浓、很黑。他身上
      穿的衣服当然也定剪裁合身,料子中贵你就算不知道他是金大帅也绝不会将他看
      成个无名小卒。 郭大路一眼就看出是金大帅。
      
        梅汝男逃过去的时候他小站在屋子前面的桃树下欣赏树上新发的桃花咽里仿
      佛还在低岭诗句。
      
        这依大帅看来还是个风雅之上。
      
        当看到他梅汝男眼睛里就好像已有厂眼泪整个人都几乎扑到他身上也不知说
      厂些什麽。
      
        郭大路听不见她说的话,却看见金大帅面广巳砚山怒容厉声道“就是他?”
      
        梅汝男不停的点头不停的流泪。翱大路看得又好笑又佩服“文人好像全都大
      中就是会演戏的。”
      
        再看金大帅的怒容更盛,瞪郭大路厉声退,“你想逃?”
      
        郭大路道“我并没有逃呀不是好好的站在这里麽?”
      
        金大帅道“好好“…你好”
      
        他似已气得连话都说不出了。郭大路道“这次你说对了,我本来就好好的。
      ”金大帅大吼声道“气死老夫也。”
      
        郭大路道“气死个少个。”
      
        金大帅两眼翻白好像随时都要气晕过去的样子。
      
        幸好梅汝男已及时过来扶住了他。
      
        她不知什麽时候·已从屋里取出了柄金光闪闪的巨弓,还有个!
      
        沉匈甸的魔皮口袋。
      
        金大帅把接过了巨弓,整个人就好像立刻变了·为之精神抖擞,更有气派也
      变得年青了很多。
      
        郭大路本来存心想气他,现在也不敢大意了。
      
        成名的高手手上已有了成名的武器你在他面前若还敢大意不把命送陷才怪。
      
        只听金大帅大喝声“”
      
        这个宇喝出,满天金光飞舞流动如暴雨挟带狂风向郭大路射厂过来。
      
        金大帅的连珠神弹果然不是好玩的。
      
        幸好郭大路早已有了准备。金大帅的连珠弹固然快他接得也快。
      
        天上若有金子掉下来,无论谁都不会接得太慢的,何况他本来就有点真功夫
      。
      
        梅汝男在旁边看忽然大声道“贪吃的猪要先摈宰的。”
      
        郭大路也不知是没听见还是没听懂。
      
        他身卜有两个很大的口袋手里的网接满了就倒在口袋里。
      
        金大帅的连珠弹发二十弹每发过後,总要停下来喘门气正好给他个机会·将
      网里的金弹装入口袋。
      
        无论多麽大的口袋,也不像人的欲望绝中会装不满的。
      
        翱大路走的时候袋里己装满了舍弹子。
      
        直等口袋装满,他才乘金大帅喘气的时候溜丁。
      
        他当然想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但也不知为了什麽他身法似已没有刚快。
      
        幸好金大帅的体积太大,年纪也不小就算来追也未必迫得
      
        郭大路刚眺下来的时候,记得墙角下有曰水井。
      
        他记忆力居然不错居然还没有被金光闪花了眼所以很快就找到了这曰井。
      
        燕七当然定就在外面等他。
      
        “没有然後了,只要你能接得住他的连珠弹立刻就变成了个小阔老。”
      
        阔老就用不再看债主的脸色。
      
        郭大路摸了摸口袋里的金弹子忍不住笑了,抬头看了看墙头後退了两步双臂
      一振“燕子穿云”奋力向上‘跳。
      
        刚他就是用这身法眺上墙的现在他当然也很有把握。
      
        谁知谊这次竟不对了。
      
        这次他用的力气比刚更大但跳到顶点时,距离墙头至少还有六七尺脑袋几乎
      檀到墙上几乎真的撞破了个大洞。
      
        虽然没有撞出个大洞,却也跌了个四脚朝天。
      
        “这是怎麽回事呢?”
      
        难道他轻功忽然问就退步了这麽多?
      
        郭大路摸脑袋·觉得这实在有点邪门·他实在想不通。
      
        想不通就只有再试试。
      
        还有样脑袋又几乎被撞破个大洞·又跌了个四脚朝天。
      
        他忽然发现臼己往上跳的时候腰畔的门袋里好像有双手在将他往下拉。
      
        口袋里当然没有子,只有金弹子。
      
        郭大路终于想通这是怎麽回事厂。
      
        辙金弹子若有四两·四卜较金弹子就是十斤。
      
        无论谁身亡多丁二叁十斤重量·轻功都要大大打个折扣的。
      
        刚他若是少接两发现在也许就已经跳上墙已经和燕七见圆。
      
        可是这也没关系,总有法子想的。
      
        墙角草很长·很密。
      
        “我苍将这些金弹子藏在草叶里绝不会有人想得到的。
      
        谁能想得到有人会将已到手的金子抛在乱草里呢?
      
        郭大路又笑厂立刻将身上的两个以袋解下来藏在深草里。
      
        然後他就跳上了墙。
      
        他很佩服自己。
      
        他觉得自己做事实在很有决断很有思想·也很有魄力。
      
        若是换了别人现在定还在墙下伤脑髓,那就说不走会被金大帅追上了。
      
        象这麽样有思想的人将来不发财才是怪事。
      
        燕七果然就在外面等他。
      
        郭大路口气说完了这件事的经过忍不住笑道“你是不是也很佩服我?”
      
        燕七道“现在就佩服你还嫌太早了些。”
      
        郭大路道“太早?”
      
        燕七道“现在金弹子还在别人家里。
      
        郭大路笑道“那容易……酸梅汤的马核上不是有’圈长绳于
      
        燕七点点头,他刚也看见广。
      
        翱大路道“现在我再进去,将那两个口袋系在绳子上你就在墙外面把它拉出
      来……你说这容易不容易?”
      
        燕七道“容易。”
      
        郭大路笑道“个人只要有思想无论多团难的事,都会变成很容易的。”燕七
      忍不住笑道“所以你向都很佩服你?”郭人路道“我想不佩服都不行。”梅汝男
      的马就系在前面的树下,鞍度果然接圈绳于。’
      
        郭大路在墙外等了半天听到墙里面并没有什麽动薛才跳了进去。
      
        那两个门袋果然还在原地未动。
      
        郭大路对自己的判断觉得很满意。
      
        他看燕七在外面将这两个口袋拉上厂墙头再拉下去。
      
        然厉他就听见燕七在外面低唤道“我已经接位了弥出来吧。”
      
        郭大路这才松厂口气大功终于告成·想到他去还债时,那些债本对他巳结的
      样子他简直耀不住从心里笑了出来。
      
        於是他纵身跃轻轻松松的就上了墙。
      
        这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燕七已到了巷口的树下站在那匹马旁边等他。
      
        他走过去的时候,酸梅也从前面赶来了。
      
        郭大路忍不住问道“金大帅呢?”
      
        梅汝男抿暇笑道“他差点没被你活活气死现在已回屋去编
      
        郭大路道“你现在就溜出来·不怕他疑心。?”
      
        梅救男道“没关系,我分完帐之後再回去·也还来得及。”
      
        她踢然笑又道“好在他的钱已多得花不完,我们分一点来花花也不算罪过。
      ”
      
        燕七忽然道“我们说好了·是叁七分帐的是不是?”
      
        梅汝男道“点也不错。”燕七道好,你分七成我们只叁成”
      
        梅汝男怔任了。
      
        郭大路几乎跳了起来·失声道“什麽?你要分给她七成?”
      
        燕七谈谈道“她若要十成我就全给她。”
      
        郭大路道“你”…你是不是中了暑?是不是有点头晕?”
      
        燕七道“发晕的是你,不是我。”
      
        他忽然将那两个口袋往郭大路手里一丢。
      
        郭大路一个没留心没接任以袋里的弹严就洒了地。
      
        不是金弹子是铁弹子。
      
        郭大路看颗颗黑助勤的铁弹子在地止乱滚连眼珠于都好象凸了出来。
      
        燕七淡谈道“究竟是谁晕你总该明白了吧。”
      
        郭欠路吃吃道“可是我─一。我国才明明看到是金弹子曲。”
      
        燕七叹了口气道“看来这人不但头晕,而且眼花。”
      
        郭大路怔了半晌提起口袋一抖忽然看到颗金光闪闪的弹子滚出来。
      
        只有颗真的是金弹于。
      
        梅汝男捡起来看了看忽然道“你们看,这上面还刻字。”
      
        郭大路道“刻的是什麽字?”
      
        梅汝男看这颗金弹子表情好像很奇怪过了很久·才长叹了口气,苦笑道“你
      还是自己来吧。”
      
        金弹子只荆一行宇“人若是太贪心,到手的黄金也会变成股铁。”
      
        贪吃的猪总是先挨宰的。
      
        想到梅汝男的这句话再看看金弹子上刻的这句话,郭大路脸上的表情就好像
      刚吞下厂叁斤发了霉的黄莲。
      
        燕七看看他·再看看梅汝男苦笑道“金大帅想必早已知道我们的来意了。”
      
        梅汝男道“喂”
      
        燕七道“丽且他也已看出,你是帮我射去骗他的。”
      
        梅汝男道“可是他却在故意装糊涂因为…。☆
      
        梅汝男接道“因为他本来就很爽很大路,就算明知道我订想骗他点钱用他也
      不在乎只可惜…”’
      
        她看了郭大路眼就没有再说厂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