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大路却替她接了下去道“只可惜我太贪心·就好像恨不得将他所有的金弹
      子全都弄走才过隐。”
      
        梅汝男道“但那也不能怪你。”郭人路道“水怪我怪谁?”
      
        梅汝男道“人都有弱点,无论谁都难免有贪心的时候。”燕七道“何况你贪
      心也并不是为了你自己,若不是为朋友你怎麽会欠那许多债呢?”
      
        郭大路忽然笑了笑,道“其实你们根本用不安慰我我心里根本不难受“
      
        梅汝男道“哦?”
      
        郭大路道,“这些黄金虽变成了废铁·但我这次来也并不是完全没有收获。
      ”
      
        梅汝男勉强笑厂笑道“不错·你总算还剩下颗金弹子。”翱大路道“我收获
      的并不是这金弹子。”梅汝男道“是什麽?”
      
        郭大路道“是个很好的教训。”
      
        他看弹子上刻的那句话慢慢的接道“对我来说·这教力也许比世上所有的黄
      金郡有价值得多。”
      
        梅汝男看他,过了很久才婿然笑道“现在我刁明白为什麽有人那样喜欢你了
      ,因为你的确是个很可爱的人。”
      
        郭大路道“你现在才知道?”
      
        梅汝男道“嘱。”翱大路笑道“我却早就知道了。”燕七忽然道“只可惜另
      外有件事你还不知道。”
      
        郭大路道,“哪件事”
      
        燕七道“在那些馈主眼睛里你唯可爱的购候·就是还钱的时候若没钱还你知
      不知道他们会怎麽样对付你?”
      
        郭大路的笑容早巳不见了·苦脸摇头道“不知道。”
      
        他只知道无论多好的教训都不能拿去还债的。
      
        悔妆男眨了眨眼,问道:“你们欠了人家很多的债麽?”
      
        燕七道“咽。”
      
        梅汝男道“欠了多少?”
      
        燕七轻叹道“也没有多少只不过万把两银产。”
      
        梅汝男好像倒抽了口凉气·站在那里怔了半天忽然道“金大叔一定还在等训
      我,我不能再耽误厂,回头见。”
      
        这句话还没说完她的人已跃上了马。
      
        郭大路看她打马而去忍不住长长叹了口气,哺哺道“为什麽别人听到你欠了
      债·就立刻会落荒而逃呢?”
      
        燕七沉思·缓缓道“因为她也想给你个很好的教训。”郭大路道“什麽教训
      ?”
      
        燕七道:☆个人慈温计开心心的活·最好就不要欠债。”
      
        郭大路慢馒的点了点头道“一个人若想朋友喜欢你,最好也不要欠债。”
      
        这的确是个很好的教训值得每个人都中牢记在心里。
      
        假你若已为朋友欠厂债呢?
      
        燕七忽然道“我看你不如还是先避避风头涸到别的地方去躲儿天再说。”
      
        郭大路瞪眼道“你叫我溜”
      
        燕七道“你答应过别人两天之内把债都还清的·怎麽能空手回去?”郭大路
      道“你以为我会做这种丢人的事?”
      
        燕七道“可是你却欠了债。”
      
        郭大路道“欠债是一回事溜又是另外回事欠了债总可以还的,但若欠了债之
      後溜那就不是个人了。”
      
        燕七看他撬然笑道“你的确是个人。”
      
        郭大路笑道“而且是个很可爱的人·只不过穷点而已。”
      
        这也是原则问题。
      
        个人若耍守自己的原则,有时却也并不太容易的。
      
        但你若无论在任何情况百都能守得住自己的原则·那麽你就会发现不但活时
      比较不安心,就算死了,也绝不会闭不上眼睛。
      
        个人只要能安安心心的活,安安心心的死穷一点又有什麽关系?
      
        当然假如能阔一点·也不是什麽坏事。
      
        “你是穷是富?”这问题并不重要。
      
        重要的问题是“你究竟是不是个人呢?”
      
        富贵山庄水远是老样子无论你怎麽看都看不出有点富贵的气象来,
      
        但今天早上却好像有点不同。
      
        冷冷落落的富贵山庄大门外今天居然停几匹骡马。
      
        还有』个穿很光鲜的小颐正在任门外的树卜乘凉。
      
        燕七远远就看到了不由得吸了口气苦笑道盾来你的债主们已经在里面等了。
      ”郭大路道“咽。”燕七道“你准备怎麽打发他们?”
      
        郭大路道“我只有种法子。”燕七道“什麽样子?”
      
        郭大路道“说老实话。”
      
        初升的阳光照在他脸卜,他的脸明朗、坦诚仿佛也在发光。
      
        他接道“我准备老者实实的告诉他们现在虽然没钱还但以後定会想法子还他
      们的……这法子也许不好可是我却不想不出别的法子。”
      
        死七看他·微笑道“你当然想不出因为这中就是最好的法予以上绝没衍更好
      的法子。”
      
        债主公有六个。六个债主都站在院千里等。
      
        郭大路─进去就大声道“各位抱歉得狠我现在虽然没有钱还给他们可是……
      ”
      
        他还没有说完已有人打断厂他的话。
      
        个性钱的老板抢道“郭大爷难道以为我们是来要债的麽?”
      
        郭大路怔厂怔道“你们难道不是?”
      
        钱老板笑道“我们生伯这里的东西不够用·所以特地汲为大爷送来的。”欢
      乐英雄
      
        郭大路呐呐地道“可是……可是我欠了你钳的帐呢?”
      
        另一个姓张的老板也抢说道“帐早已有人还清了。”
      
        钱老板陪笑道“那只不过是个小数目。”
      
        郭大路怔了中晌,忍不住问道“那些帐究竟是谁还的?”
      
        张老板笑道“老实说我们也不知道究竟是谁还的。”郭大路更觉怪问道“怎
      麽会连你们也不知道的?”
      
        钱老板道“今天早卜我起床就看到外面的桌上放好几堆银于…““
      
        郭大路忍不住问道“好儿堆?银子怎麽会是论堆的?”
      
        钱老板道“因为那些银封都不样·有的是济南封也有的是京城封一堆雄的都
      分开了,但下面却都压张纸条说明是郭大爷还帐的。”
      
        张老板道“那想必是郭大爷的朋友,知道郭大爷最近手头不便所以特地带了
      银子来又怕郭大爷不肯收所以特地送到小号去。”
      
        钱老板赔笑道“郭大爷的朋友,想必都是够义气的江湖好汉我们虽然是小本
      生意的可也不是什麽势利小人。”
      
        张老板也随笑道“所以我们早就菠来了。”
      
        他们当然要早赶来遇那些半夜里能在他打家出入自如的江湖好汉他们怎麽敢
      不巴结?
      
        何况还有大把的银子可赚呢?
      
        郭大路却证住了简直就象是丈父的金刚摸不脑。
      
        燕七怪然道“你贸收下的银子共有几堆?”钱老板道“共有卡堆不但还帐足
      足有余还有剩〔的。”
      
        张老板道“所以这两个月郭大爷无论要什麽都只管到小号米
      
        钱老板笑道“现在我商也不敢再打扰就此告辞厂。”
      
        於是个个就打躬作揖。退了出去。
      
        退到大门外·还在感叹,窃窃私议“想不到郭大爷居然有这麽多好朋友中
      
        “那当然是因为郭大爷平时做人够义气。”
      
        “交朋友本来就是义气换义气,象郭大爷这种朋友我也愿意交的。”
      
        等到入全都走光了·郭大路才吐出口气道“我是不是真的很够义气”
      
        燕七眨眨眼·徽笑道“好像是的否则怎麽会有人替你来还债
      
        郭大路道“原来并不是每个人听说你欠了债·都会落荒而逃的。”
      
        燕七道“的确不是。”
      
        郭大路叹道可是我这些够义气的朋友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呢?”
      
        燕七道“你想不出?”
      
        郭大路道“打破我的头也想不出。”燕七道“那你就不必想了。”
      
        郭大路道“为什麽”
      
        燕七道“因为那些人说的话都很有道理交朋友本就是义气换义气他今天来替
      你还债,自然因为你以前也做过对他们够义气的
      
        郭大路苦笑道“假我却还是想不出是淮”
      
        燕七道“有很多人都有可能,譬如说,红蚂蚁、林夫人、梅汝男还有那些骗
      过你的强盗他们若知你被人逼债逼得娶跳河都可能偷储来替你还债的。”
      
        他忽然又接道“就连金大帅和圈梅沥都有可能的。”
      
        郭大路道“为什麽”
      
        燕七媚然道“因为你中但是个很好的朋友,而且真是个很可爱的人。”
      
        郭人路笑了,哺哺道“也许真的就是他们·想不到他们还记得
      
        他的笑充满厂欢乐和感激。
      
        他感激的倒不是他们为他还厂债他感激的是他订的友情。
      
        这世上只要有友情存在就永远有光明。
      
        你看现在阳光正照遍大地·到处都闪耀金光就好像上天特地为这世上懂得珍
      借友情的人,撤下了片黄金。
      
        这本来就是个黄金世界只看你懂不懂得如何去分辨什麽才是真正的黄金?什
      麽才是真正值得珍借的
      
        金大帅的问题
      
        有种人好像命中注定就是要比别人活得开心就算是天大的问题他也随时都可
      以放到边去。
      
        郭大路就是这种人。
      
        是谁替他还的帐?
      
        为什麽要替他还账?
      
        这些问题在他看来,早巳不是问题了。
      
        所以他躺上床立刻就睡,睡就睡到下午直到王动到他屋里来的时候他才醒。
      
        上动的行动还不太方便所以起进来就找了个最舒服的地方华下就算他行动方
      便的时候无论走到什麽地方也都立刻会找个最舒服的地方坐下去的。
      
        无论谁的屋子里怕都很少有比床更加舒服的地方。
      
        所以王动就叫郭大路把脚缩起来峡·斜倚在他的脚跟。
      
        郭大路就把个枕头工厂过去让他垫背然後揉眼睛道“现在是什麽时候了?”
      
        王动“还早距离吃晚饭的时候·还有半个多时胶。”郭大路叹了口气贿哺道
      “其实你应该让我再多陋半个时辰的。”
      
        王动也四厂气,道“我只奇怪,你怎麽能睡得?”
      
        郭大路好像更奇怪张大了眼睛道“我为什麽睡不?”
      
        王动道“你若是旨动脑髓想想也许就会睡不厂。”
      
        郭大路道“有什麽好想的?”
      
        王动通“没有?”
      
        翱大路摇摇头道“好像没有。”
      
        王动道“你已知道是谁替椒还的帐?”
      
        郭大路道“不管是推替我还的帐反正帐已经还清了他打既然不愿意泄露自己
      的身份·我还有什麽好想?”
      
        王动道“你能不能稍微动动脑筋?”
      
        翱大路笑了道“能,当然能。”
      
        他果然想了想·才接道“最可能替我还张的人就是林夫人。”
      
        他们那次遇见林夫人的经过後来已告诉过王动。
      
        王动道“林夫人就是你卜次说的卫夫人?”
      
        翱大路点点头道“她既然林太平在这里当然会源人随时来工听我们欠了债当
      然会服人来还的。”
      
        他接又道“可是她不愿林太平知道她巴找到这地方所以才瞒我们的。”
      
        干动道船合理。”
      
        郭大路笑道“当然合理,我就算懒得动脑筋但脑筋并不比别人差。”
      
        王动道“除了林夫人第二个可能替你还帐的是谁呢?”
      
        郭大路道“八成是酸梅汤。”王动道“为什麽是她?”
      
        郭大路道“我看见她听我何欠了帐,友刻就落荒而逃心里觉得很奇怪踞为她
      本不是这种人。”
      
        于动道“所以你认为她定又回去向金大帅借厂钱赶到前面来替你先把张还了
      ?”
      
        邹人路道“中错因为她本来就喜欢燕七又怕燕七不肯接受她的好意所以才故
      意那样做。”
      
        王动道“可是她怎麽知道你欠了谁家的账呢?”
      
        郭大路道“那很容易打听得出你总该知道,酸梅汤是个多麽机灵的女孩子。
      ”
      
        王动馒馒的点了点头道“也很合理。”
      
        郭大路笑道“你看这问题是不是很简单我不费吹灰之力随随便便就想出了两
      个。”
      
        王动道“莫忘了还有第叁个人。”
      
        郭大路道“这个人定是…─小
      
        说到这里他忽然说不下去了。坎乐英醒
      
        因为他本来想到很多人都有可能·但仔细想这些人又都不大可能。王动道“
      骗过你的那些小蹦,就算没有把你当瘟生笨蛋,就算心里很感激你·也不会有这
      麽多钱来替你还帐的。”
      
        翱大路道“那些人简直穷得连裤子都没得穿否则我义怎麽会大发慈悲?”
      
        王动道“也不能算上梅汝男,他被你在肚子上打了拳不还你两拳已经客气的
      了。”
      
        郭大路苫笑道“所以我就算被债主逼死他也不会掉滴眼泪的。”
      
        上动道“掉眼泪小侗比还债方便也便宜得多。”郭大路道“所以这第叁个人
      也绝不可能是他。”
      
        王动道“非日不可能是他,也绝小可能是别的任何人。”
      
        翱大路道“为什麽?”
      
        上动道“因为别的人就算知道你在这里也不可能知道你在被人逼债。”
      
        郭大路道“假如有人听到我们跟催命符和十叁把大刀他们决斗的事知道我们
      有人受了伤,就赶到这里来呢?”
      
        王动道“来干什麽”郭大路道“也许是到来看热闹·也许是想赶来帮我们的
      忙·报我们的思。”
      
        王动道“报恩?”
      
        郭大路道“譬如说沼口些红蚂就可能会来报我订的不杀之思。”
      
        王动终于又点点头,道“这也很合理。”
      
        郭大路含笑道“既然很合理岂非就没有问题吗?”
      
        上动道“真正的问题就在这里。”
      
        他脸色很严肃·很沉重。
      
        郭大路忍不住道“真正的问题?什麽问题?”
      
        王动道“既然可能有人赶来看热闹赶来报恩·就也可能有入进来找麻烦,赶
      来报仇。”
      
        郭大路道“报仇严
      
        王动道“你认为我们对那些蚂蚁有东杀之思说不定他们却反把我订当仇人呢
      ?你想到我们放他们走的时候为什麽石会想想我们将他们打得落花流水的时候?
      ”
      
        郭大路怔住厂。
      
        王动道“何况,催命符和十叁把刀他商说不定也有够义气的朋友,听到他仍
      裁在这里就狠能赶来替他们的报仇。”
      
        郭大路四了口气,道:“很合理。”
      
        王动道“你虽然没有在江湖中混过,可是我们却不同无论谁在江湖中混的时
      候都难免会在有意无意间得罪些人这些人若知道我订的行踪也很可能殷来找我仍
      算算旧张。”
      
        郭大路叹了口气·苫笑道“看来我的脑筋实在不能算很商明。”
      
        王动道“但这些人还不能算是最大的问题。”
      
        郭大路吓了跳道“这还不算?”
      
        王动道“最大的问题是·既然已有很多人知道我们的行动就表示我们不幸已
      中名了。”
      
        他叹了门气、接道“个人出了名之後大大小小的麻烦立刻就会缀来的。”
      
        郭大路道“什麽麻颅?”
      
        士动道“各种麻烦,你想都想不到的麻烦。”
      
        郭大路道“譬如说有人听说依的武功高就想来找你较量较量就算不肯动手他
      们也会想出各种法子通你非动手不可。”
      
        郭大路苦笑道“这点我倒明白。”
      
        天动道“你明白?”
      
        郭大路叹道“这就好像我逼金大帅出手样只不过我倒未想到报应来得这麽快
      。”
      
        王动道“除了来拢你比武较量的人之外我你来帮忙的也好找你来解决问题的
      也好,找你来借路费盘缠的也好这些人随时随剔会找上门来你根本就不知道他们
      什麽时候会来。”
      
        他又叹了口气接道“个人若在江湖中成了名要想再过天清静的日子只伯都不
      太简单的。”
      
        郭大路也叹了口气哺哺道“原来成名也并不是件很榆快的
      
        王动道“也许只有种人才觉得成名很愉快。”郭大路道还没有成名的人。”
      
        他忽又叹道“其实真正有麻烦的人也许并不是你跟我。”郭大路道“你是说
      ·燕七腿林太平?”
      
        王动道“不错。”
      
        郭大路道“他们的麻烦为什麽会比我韶多?”
      
        王动道因为他们都有不足为外人道的秘密。
      
        郭大路从床上跳了起来,大声道“不错蔬七的确有个很大的秘密他总是不肯
      告诉我。”
      
        王动道“你到现在还没有猜出来?”
      
        郭大路道“你难道已猜出来了”
      
        互动忽然笑厂笑道“看来你非但脑筋不太高明眼圈也…。小他忽然停住了口
      。
      
        有人来了。
      
        郭大路灾剔也听到有人走进外面的院子。还不止个人。
      
        他慢慢的从床扩溜下去·慢慢道“你说的果然不错·果然已有入找上问来了
      。”
      
        王动只有苦笑。
      
        因为他实在也没有想到人居然来得这麽快。
      
        来的是什麽人?
      
        会为他们带来什麽样的麻烦?
      
        来的共有五个人。
      
        後面的四个人身材都很魁伟衣都很华丽看起来很到悍很神气。
      
        可是和前面那个人比,这四个人简直就变得好像四只小鸡。
      
        英实前面那个人也并不比他们商很多,但却有种说不出的气派就算站在万个
      人里你还是眼就会看到他。
      
        这人昂首阔步顾盼自雄连门都没有敬就大摇大摆的定进了院子·就好像个百
      战而归的将军·回到自己家来似的。
      
        王动当然知道这不是他的家,郭大路也知道。
      
        他本来已准备冲出去的若有麻烦上门他总是第一个冲出
      
        可是这次他一看到这个人就立刻又缩了回来。
      
        王动皱了皱眉道“弥认得这个人”
      
        郭大路点点头。王动道“这人就是金大帅?”
      
        郭大路道“你也认得他?”
      
        王动道“不认得。”
      
        郭大路道“不认得你又怎麽知道他是金大帅?”
      
        王动道“这人若不是金大帅谁是金大帅”
      
        翱大路苦笑道“不错他的确狠有点大帅的样子。”
      
        金大帅站在院子里背双手四面打量忽然道“这院了该招了。”
      
        後面愿的人立刻射身道“是。”
      
        金大帅道“那边的月季和牡丹都应该浇点水草地也该剪剪。”
      
        限班门道“那边树下的几张藤椅,府该换上石墩子随便把树枝也修修。”
      
        跟班门道“是。”
      
        王动在窗户里看忽然问道“这里究竟是谁的家?”
      
        郭大路道你的。”
      
        王动叹了口气,道“我本来也知道这是我的家现在却有点糊
      
        郭大路忍不住要笑,却又皱起眉,道“燕七怎麽还不出去?”
      
        七动道“也许他跟你样看见金大帅就有点心虚。”
      
        郭大路道“金大帅又不认得他·他为什麽会心虚?”
      
        五动目光闪动突然问道“你柯没有想到个问题?”
      
        郭大路道“什麽问题?”
      
        干动道“燕七打暗器的手法已可算得是流的接暗器的手法当然也不错“
      
        郭大路道“想必不错。”
      
        王动道“那末他自己为什麽不去找余大帅呢?为什麽要你去?”
      
        郭大路怔了怔道“这……我倒没有想过?”
      
        王动道“为什麽不想?”
      
        郭大路苦笑道“因为……因为只要是他要我做的事我就好像觉得是天经地义
      ·应该中我去做的。”
      
        王动看他·摇头就好像大哥哥在看自己的小弟弟。
      
        个被人将糖葫芦骗走的小弟弟。
      
        郭大路想了想才又道“你的意思就是说·他自己不左找金大帅,就因为生伯
      金大帅会认出他来?”
      
        王动道“你说呢?”
      
        郭大路还没有说出话突听金大帅沉声喝道“是什麽人鬼鬼祟祟躲在屋子里喷
      咕·还不快出来。”
      
        王动又看了郭大路一服,终于馒馒的推开门走出去。郭大路既然不肯动他就
      只有动了。
      
        金大帅瞪他道“你躲在里面确咕些什麽?”
      
        王动淡谈道“我根本不必躲,你也管不我在嚼咕些什麽。”
      
        金大帅厉声道“你是什麽人?”
      
        王动道“我就是这地方的主人·我高兴坐在那里高兴说什麽就可以说什麽。
      ”
      
        他笑了笑,淡淡道“一个人在自己的家里就算高兴脱了裤千放屁别人也管不
      。”
      
        他平常说话本没有如此刻薄的现在却好像故意要杀杀金大帅的威风。
      
        谁知金大帅反丽笑…卜下下看了他几眼笑道“这人果然象是个姓王的。”
      
        王动道“我并不是象姓王的我本来就是个姓王的。”
      
        金大帅道“看来你怕就是王老大的儿子”
      
        工动道“王者大?”
      
        金大帅说道户王老大就是王潜石·也就是你的老于。”
      
        上动反倒怔佐了。
      
        土潜石的确是他父亲他当然知道他父亲的名字。
      
        但别人知道王潜石这名字的却很少。
      
        大多数人都只知道王老先生的号王逸齐。
      
        知道王潜石这名字的人当然是王潜石的故交。
      
        王动的态度立刻变了变得客气得多试探问通“阁下认得家父?”
      
        金大帅也不回答他的话却大步走上了回廊。
      
        郭大路这屋子的门是开的。
      
        金大帅就昂然走了进来大马金刀往椅子上坐就坐在郭大路的面前。
      
        郭大路只有勉强笑了笑道“你好”
      
        金大帅道“咽·还好总算还没有被人气死。”
      
        郭大路乾咳几声道“你是在找我的?”
      
        金大帅道“我为什麽要来找你?”
      
        郭大路怔了怔道“那末·大帅到这里来,是干什麽的呢?”
      
        金大帅道“我难道不能来?”
      
        郭大路笑道“能当然能。”
      
        金大帅冷冷道“告诉你,我到这里来的时候你怕还没有生出来。”
      
        这人肚子里,好像装肚子火药来的。
      
        郭大路并不是伯他·只不过实在觉得有点心虚。
      
        无论如何,他做的那手实在令人服贴,那教训也没有错。
      
        郭大路既然没别的法子对付·只好溜了。
      
        谁知金人帅的眼睛还真灾他的脚刚动,金大帅就喝道“站任”
      
        郭大路只有陪笑道“你既然不是来找我的要我留在这里干什
      
        金大帅道“我有话问你。”郭大路叹了口气道“好网吧”金人帅道“你们晚
      上吃什麽?”
      
        他问的居然是这麽样的个问题。
      
        郭大路忍不住笑道“我刚嗅到红烧肉的味道·大概吃的是竹葡烧肉。”
      
        金大帅道“好炔开饭我饿了。”
      
        郭大路又址住了。
      
        现在他有点弄不清谁是这地方的士人了。
      
        金大帅又喝道“叫你开饭你还站在这里发什麽果?”
      
        郭大路看看上动。
      
        王动却好像什麽都看不见什麽都听不见。
      
        郭大路只有叹息哺哺通“是该开饭了我也饿得要命。”
      
        饭开始上桌·果然有苟侥内。
      
        金大帅也不客气屁股就坐在上座上。
      
        王动和郭大路就只有打横相陪。金大帅刚举起筷子忽然问道“还有别的人呢
      ?为什麽不来吃饭?”
      
        郭大路道“有两个人病厂只能喝粥。”
      
        金大帅道“还有个没病的呢?”
      
        这地方的事他知道得倒还清楚。
      
        郭大路支吾苦笑道“好像在厨房里。”
      
        燕七的确在厨房里。
      
        他不肯出来因为太赃,所以不想见人。
      
        既然他这麽说·郭大路就只能听因为若再问下去。燕七就会瞪眼睛。
      
        燕七瞪眼睛·郭大路就软了。
      
        金大帅道“他又不是厨子,为什麽躲在厨房?”
      
        郭大路叹厂口气·道“好,我去叫他。”
      
        谁知他刚站起来·燕七已垂头走了进来·好像本就躲在门口储听。金大帅上
      〔看了他两眼道“坐。”
      
        燕七居然就真的垂头坐卜这人今天好像也变乖厂
      
        金大帅道“好吃吧。”
      
        他狼吞虎风卷浅云般厂子就把桌上的莱扫空了。郭大路他们乎连伸筷千的机
      会都很少。
      
        碟子底全都朝了大之後金大帅才放了筷子,双虎虎有威的眼睛,从王动看到
      郭大路·从郭大路看到燕七忽然道“你们去打跳的主意主意是雄出的?”
      
        燕七垂头道“我。”
      
        金大帅道“哼我就知道是你。”
      
        燕七的头垂得更低。
      
        金大帅日光转向郭大路道“你能接得佳我五发连殊弹,这种手沈江湖中已少
      见得很。”
      
        郭人路忍小住笑了笑道“还过得去。”金大帅道“这手法是谁教给你的?”
      
        工动通“我。”金大帅道“我就纫通是你。”
      
        干动忍不住问道“你怎麽知道的?”金大帅道“我不但知道他是你教的也知
      道你是谁教的。”王动道“哦?”
      
        金大帅突然沉下了胎道“你父亲教给你这手法时·还告诉了·你些什麽话?
      ”王动道“什麽话都没有。”
      
        金大帅道“怎麽会没有?”
      
        王动道“因为这手法不是他老人家传授的。”☆
      
        金大帅厉声道“你说谎。”
      
        王动也沉下了脸冷冷道“你可以听到我说各种话却绝不会听到我说谎。”
      
        金大帅盯他,过了很久,才闷通;“若不是你父亲教的?是谁教的?”
      
        王动道“我也不知道是谁。”
      
        金大帅道“你怎会不知道?”
      
        王动道“不知道就是本知道。”
      
        金大帅又开始盯他又过了很久雹然长身丽起道“你跟我出去。”
      
        他大步定到院子里。王动也慢慢的跟了出去这个人今天好象也变得有点奇怪
      。
      
        郭大路叹了口气悄悄道“我现在习知道这位大帅是来干什麽的厂。”
      
        燕七道“峨?”
      
        郭大路道“我破广他的连珠弹他心里定很不服气所以还想找教我的人比划比
      划。”
      
        他嘴里说话,人也站了起来。
      
        燕七道“休想干什麽?”
      
        郭大路道“工老人腿上的伤还没有好我怎麽能看他…─“
      
        藻七打断他的话·冷冷道“你最好还是坐。”
      
        郭大路道“为什麽?”燕七道“你难道还看不出,他来找的是王动·不是你
      ?”
      
        翱大路道☆可是王动的腿……”
      
        燕七道“要接他的连珠弹并不是用腿的。”
      
        夜色清朗。
      
        金大帅看王动走过来忽然皱了皱眉,道“你的腿?……”王动冷冷道“我很
      少用腿接暗器·我还有手。”金大帅道好”
      
        他忽然伸出手。立刻就有人捧上了金弓革囊。
      
        金大帅把抄过金弓。
      
        就在这刹那突然间满天金光闪动。
      
        谁也投看清他是怎麽出手的。
      
        郭大路倒拍了口凉气道“这次他出乎怎麽比上次还要使得多?”
      
        燕七淡谈道:“也许他不想替你买棺材。”
      
        郭大路道“他既然不肯用杀手对付我,为什麽要用杀手对付王动?难道他和
      王动有仇?”
      
        这问题连燕七也回答不出了。
      
        他虽已看出金大帅这次来必定有个狠奇怪的目的·却还是猜出这目的是什麽
      ?
      
        就在郭大路替王动担心的时候,忽然间满天金光全不见斤。
      
        干动还是好好的站,手上两只网里装满了金弹子。
      
        谁也没看清他用的是什麽手法,甚至根本没看清他出手。
      
        郭大路又叹厂口气哺响道“原来他手法也比我高明得多。”
      
        燕七道“这手法绝不是一天练出来的·你凭什麽能在天里就能全学会,难道
      你以为你真是天才”郭大路道“无论如何这手法的决窍我总已懂得。”
      
        燕七道“那只不过因为师傅教得好。”
      
        翱大路笑道“师傅当然好但徒弟总算也不错否则岂非也早就进了棺材?”
      
        频七看他忽也叹了口气道“你几时若能把这吹牛的毛病改掉·我就、─。”
      郭大路道“就怎麽…。.是本是你把你那秘密告诉我”
      
        燕七忽然不说话了。
      
        他订说了十来句话金大帅还是在院子里站。
      
        工动也站。
      
        两个人我看你你看我。
      
        又过了中天,金大帅忽然将手里的金弓往地上甩大步走厂进来重重的往椅子
      上坐。
      
        燕七和郭大路也坐在那里,看他。
      
        又过了半天,金大帅忽然大声谊“酒呢?你们难道从来不喝酒的?”
      
        翱大路笑了笑,道“偶而也喝的只不过很少喝每天员多也只不过喝四五次而
      已。喝得也不太多一次最多也只不过喝七八斤。”
      
        酒子已上了桌。
      
        今天早上当然也有人选了酒来·他订没有喝,因为他们还不是真正的酒鬼。
      
        还没弄清金大帅的来意,他们谁也不愿喝醉。
      
        但金大帅却先喝了。
      
        他喝酒也真有些大帅的气派仰脖子就是大脑。
      
        他既已喝厂郭大路义怎甘落後。
      
        就凭他喝酒的样子看来迟早总有大也会有人叫他大帅的。
      
        舍大帅看他门气喝了七八碗酒,忽然笑厂笑道“看起来你次果然呵以喝得下
      七八斤酒的。”
      
        郭大路斜眼膘他道“你以为我在吹牛?”
      
        金大帅道“弥本来就不象是个老实人。”
      
        郭大路道“我也许不象个老实人但我却是个老实人。”
      
        金大帅道“你的朋友呢?”
      
        郭大路道“他们比我还老实。”
      
        金大帅你从来没有听过他们说谎?”
      
        郭大路道“从来没有。”
      
        金大帅瞪他看厂很久·忽然转向王动道“你那手法真不是你老于教的?”工
      动道“不是。”
      
        金大帅道“是谁教的?”
      
        王动道“我说过,我也不知道他是谁。”
      
        金大帅道“怎麽会不知道?”
      
        王动道“他从来没有告诉过我。”
      
        金大帅道“你至少总见过他的样子”
      
        王动道“也没有·因为他教我的时候总是在晚上而且总是蒙脸。”
      
        金大帅目光闪动道“你是说,有个不知道身份的神秘蒙面人每天晚上来找你
      ”…“
      
        王动道“不是来找我是每天晚上在坟场那边的树林里等我。”
      
        金大帅道“就算刮风下雨他也等”
      
        王动道“除了过年的那几天就算在冷得眼涸都可以冻成冰的晚上他也会在那
      里等。”
      
        金大帅道“他不认得你·你也不知道他是谁但是他却每天等你·为的只不过
      将自己的武功教给你·而且绝不要体点报酬对不对?”
      
        王动道“对。”
      
        金大帅笑道“你真相信天下有这麽好的事?”
      
        王动道“若是别人讲给我听,说不定我也不会相信·但是世上却倡偏有这种
      事我想不情也不行。”
      
        金大帅又瞪他看了半天道“你有没有跟踪过他看他佐在那里?”
      
        王动道“我试过,但却没有成功。”
      
        金大帅道“他既然每天都来,当然绝不会佐得很远。”
      
        天动道“不错。”
      
        金大帅道“这附近有没有别的人家?”
      
        王动道“没有山上就只有我们家人。”
      
        金大帅道“你们怎麽会住在这里的?”
      
        王动道“因为先父喜欢清静。”
      
        金大帅道“这附近既没有别的人家,那蒙面人难道是从棺材里爬出来的?”
      
        王动道“他也许佐在山萨。”
      
        金大帅道“你有没有去找过?”
      
        王动道“当然去找过。”
      
        金大帅道“但你却找不出个人象是有那麽高武功的”
      
        王动道“山厂佐的人也并不太多假如真有那麽样的商手你至少总可以看出点
      行踪来的对不对”
      
        王动道“咽。”
      
        金大帅道“你说他既然每天晚上都在教你武功,白天总要睡!
      
        觉的,在这种小城里,一个人若是每天白天都在睡觉·自然就难免要被人注
      意,对不对?”
      
      
        王动谊;“昭。”
      
        金大帅道“既然如此·你为什麽找不出呢?”
      
        王动道“也许他根本不住在城里。”
      
        金大帅道“既不是任在山上,又不是住在城里他还能佐在什麽地方呢?”
      
        王动道“真正的高手·无论在什麽地方都可以睡觉。”
      
        金大帅道“就算他圈在山洞里睡觉·但吃饭呢?无论什麽样的
      
        王动道“他可以到城里买饭吃、”
      
        金大帅道“一个人若是每天都在外面吃饭,但却没有人知道他佐在那里岂非
      更加的要被人注意”
      
        王动也回瞪他·看了很久冷冷道“你知不知道你从走进大门後直到现在一共
      问了多少句话了?”
      
        金大帅道,“恢是不是嫌我问得太多”
      
        王动道“我只不过奇怪你为什麽一定要问这些跟你点关系也没有的问题。”
      
        金大帅忽又笑了笑变得仿佛狠神秘,一口气又喝了叁碗酒,才缓缓地说道“
      你想不想知道那蒙面入是谁”
      
        王动道“当然想。”
      
        金大帅“既然想,为什麽不问?”
      
        王动道“因为我就算问了也没有人能回答。”
      
        金大帅馒馒的点了点头道“不错·这世上的确很少有人知道他是谁。”
      
        王动道“除了他自己外根本没有别的人知道连─个人都没有。”
      
        金大帅道“有个。”
      
        王动道,“谁”
      
        金大帅道“我”
      
        这句话说出来,连燕七都怔佐了。王动怔了半晌,道“你知不知道已经是多
      久以前的事?”
      
        金大帅道“不知道。”王动道“但你却知道他是什麽人?”
      
        金大帅道“不错。”
      
        王动道“你既然汲有看见过他甚至连这件事是什麽时候发生都不知道·但你
      却知道他是谁?”
      
        金大帅道“不错。”
      
        王动冷笑道“你真相信天下会有这种事”
      
        金大脑道“我想不信都不行。”
      
        王动道“你凭什麽能如此确定”
      
        金大帅汉有回答这句话,又先喝了叁酒才缓缓地问道“你知不知道我的连珠
      弹轮连发多少?”
      
        王动道“二十个。”
      
        金大帅道“你知不知道又十一发连珠弹中哪几发快?四几发慢?又有几发是
      变化旋转的?几发是港备互相捷击的?”王动道“不知道。”
      
        金大帅道“你连这点都不知道怎能接得佐我的连熬弹呢?”
      
        王动又怔佐。
      
        金大帅“我以连珠弹成名,至今已有叁十年江湖中人能闪避招架的人已不多
      ·侗你却随随便便就接任了。”
      
        他叹了曰气,义道“非但你接住厂·连你教出来的人都能接任简直就拿我这
      连珠弹当小孩玩的样你难道点也不觉得奇怪?”
      
        上动又怔厂半晌沉吟道“这也许只因我的法子用对了。”
      
        金大帅忽然拍桌予·道“不错你用的不但是最正确的种法子也是最巧妙的种
      手法这种手法不仅可以破我的连珠弹甚至可以说是天下所有暗器的克屋。”
      
        上动只有听因为连他自已实在也不知道这种手法竟是如此奥妙。
      
        金大帅看他·又问道“你知不知世上会这种手法的人有几
      
        上动摇摇头。
      
        金大帅道“只食个。”
      
        他又长长叹息厂声缓缓道“我找这个人·已经找厂十几年
      
        王动道“你……你为什麽要找他?”金大帅道“因为我平中与人交手败得最
      惨的次,就是败在他手☆。”王动道“你想报仇?”
      
        金大帅道“那倒并小完全是为了报仇。”
      
        王动道“是为什麽?”
      
        金大帅道“我的连珠弹既然有人能破自然就有缺点但是我想了几十年,还是
      想不出其中的关键在那里。”
      
        王动道“他既然能破你的连珠弹,想必就定知道你的缺点。”
      
        金大帅道“不错。”
      
        王动道“你认为那蒙面人就是他?”
      
        金大帅说道“绝对是他绝不可能再有第二个人,你接我连珠
      
        王动目中已露出急切盼望之色。
      
        但郭大路却更急·抢道“你说来说去这个人究竟是谁呢?”
      
        金大帅凝视王动宇字道“这个人就是王潜石就是你的父亲。”
      
        就算催命符从坟墓里伸手出来将他把抓住的时候王动脸上的表情也没有现在
      这麽惊讶。
      
        但郭大路却比他更惊讶抢道“你说那蒙面人就是他的父
      
        金大帅道“绝对是。”
      
        郭大路道“你说他父亲不在家里教他功夫·却要蒙起脸在外面的树林子里等
      他”
      
        金大帅道:“不错。”
      
        郭大路想笑义笑不出,却四了口气,道“你真相信世上有这种怪事?”
      
        金大帅道,“这件事并个能算奇怪。”
      
        郭大路道“还不算奇怪?”
      
        郭大路道“有什麽道理?”
      
        金大帅拨淡地道“我本来也想不通的但看到他位在这种地方就想出了点看到
      你们这些朋友又想出了第二点。”
      
        郭大路道“你先说第点。”金大帅道“工满石少年时还有个名字叫王伏雷那
      意思就是说就算是天上击下来的雷电他也样能接得任。”
      
        他又尽杯接道“这名字虽然嚣张但他二十叁岁时已被武林中公认为天下接暗
      器的第高手,就算狂妄些别人也没话说。”
      
        大家都在听·连郭大路都没有插口。
      
        金大帅道“等他年纪大了些,劲气内政才改名为王潜石那时他已经很少在江
      湖中走动了,又过了两年,就忽然失综。”
      
        到这时郭大路才忍不住插口道“那想必是因为他已厌倦了江湖间的争杀所以
      就退隐到林下这种事自古就有很多·也不能算奇怪。”
      
        金大帅摇了摇头·道“这倒并不是最主要的原因。”
      
        郭大路道“哦?”
      
        金大帅道“最主要的是,他结了个极厉害的仇家,他自知绝不是这人的敌手
      所以才隐姓埋名·退隐到这种荒僻的地方。”
      
        王动突然道“他的仇家是谁”
      
        金大帅道“就因为他不愿让你知道他仇家是谁,所以才不肯亲自出面教你武
      功。”
      
        王动道“为什麽?”
      
        金大帅道“因为你若知道他过去的事迟早总会听到他结仇的经过·你若知道
      他的仇家是谁·少年人皿气方刚·自然难免要去寻仇。”
      
        他叹了口气道“但他这仇家实在太可怕非但侮绝不是敌手,江湖中只伯还没
      有个人能接得住他五十招的。”
      
        王动脸上全无表情,道’我想知道这个人究竟是谁?”
      
        金大帅道“现在你知道也没有用了。”
      
        王动道:“为什麽?”
      
        金大帅道“因为他纵然已天下无敌,却还真有几样无法抵抗的算。”
      
        王动道“什麽事”
      
        金大帅道“者、病、死”
      
        王动动容道“他病死了?”
      
        金大帅长叹道“古往今来的英锥豪杰·又有港能够逃得过这关呢?”
      
        王动道“可是他究竟”一“
      
        金大帅打断了他的话道“他的人既已死了名字也随长埋于地下,你又何必再
      问。”
      
        他不让王动开口,很快的接又道“自从到了这里之後王伏雷这个人也已算死
      了所以就算在自己的儿子面前·也绝口不肯再提武功。”
      
        郭大路道“这是第一点。”
      
        金大脑道“看到你们这种朋友就可以想见王动小时候必定也是个狠顽皮的孩
      予。”
      
        翱大路虽没有说话,但脸上的表情卸已无异替王动承认了。
      
        金大胸道“顽皮的孩子随时都可以闯祸,王潜石生伯自己的儿子会吃亏,又
      忍不住想教他一些防身的武功。”
      
        他笑了笑道“但若要个顽皮的孩子好好的在家学武,那简直比收伏一匹野马
      还困难得多,所以王潜石才想出这个法予,既不必露自己的身份,又可以激起王
      动学武的兴趣孩子们对一些神秘的事兴趣总是特别浓厚的。”
      
        翱大路笑道“莫说是孩子·大人也样。”
      
        黑勤颤的晚上坟场旁的荒林,还有蒙面的武林高手”一”
      
        象这麽样的神秘的事只伯连考头子都无法不动心。
      
        金大帅道“这件事现在你们该完全明白了吧。”
      
        郭大路道“还有一点不明白。”
      
        金大帅道“峨?”
      
        郭大路道“王老伯的心意·你怎麽会知道的?”
      
        金大帅道“因为我也是做父亲的人。”
      
        他长叹,接道“父亲对儿子的爱心和苦心,也只有做父亲的人才能体会得到
      。”
      
        王动突然站起来冲了出去。
      
        他是不是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去痛哭场?
      
        燕七本就直垂头的,现在郭大路的头也垂了下去。
      
        “做儿子的人,为什麽总要等到已追悔莫及时才能了解父亲对他的爱心和苦
      心呢?”
      
        金大帅看他们忽然举起酒杯大声道“你们难道从来不喝酒的?”
      
        世上的确有很多奇怪而神秘的问题都…定有答案的·就正如地下一定有泉水
      和黄金,世上定有公道和正义人间定有友情和温暖。
      
        你就算看不到听不到,找不到,也绝不能不相信它的存在。只要你相信·就
      总会找到的天。
      
        “世上有没有从来不醉的人?”
      
        这问题最正确的答案是“有。”
      
        从来不喝酒的人,就绝不会醉的。
      
        只要你喝·你就会醉,你若不停的蝎下去,就非醉不可。所以郭大路醉了。
      
        金大帅的头好像在不停的摄来摇去。
      
        他忽然觉得金大帅连点都不象是个大帅·忽然觉得自己才真的是个大帅而且
      是个大帅中的大帅。
      
        金大帅也在看他·忽然笑道;“你的头为什麽要不停的摇?”
      
        翱大路大笑道“你看这个人明明是他自己的头在摇还说人家的头在摇。罗
      
        金大帅道“人家是谁?”
      
        郭大路道“人家就是我。”
      
        金大帅道“明明是你为什麽又是人家?”
      
        郭大路想了想忽又叹了口气道“你知不知道你最大的毛病是什麽?”
      
        金大帅也想厂想·问道“是不是我的酒喝得太多了?”
      
        郭大路道“石是酒喝得太多是问话太多简直叫人受不。”
      
        金大帅大笑·道“好吧·我不问说不问就不问……我能不能再问最後次?”
      
        郭大路道“你问吧。”金大帅道“你知不知道我这次来究竟是为什麽?”
      
        郭大路想了想·大笑道“你看这个人?他自己来要于什麽连他肉己都不知道
      ,却反而要来问我,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奥,我怎麽知道?”
      
        金大帅好像根本没听见他在说什麽,眼睛望自己手里的空碗就好像随时要哭
      出来的样于。过了很久力缓缓道“我在家里又练了十年连珠弹以为已经可以对付
      王伏雷了谁知连他的儿干都对付不了我…。我……”
      
        他忽然跳起来仿佛也想冲出去找个没人的地方痛哭场。
      
        郭大路道“等等。”
      
        金大帅瞪眼道“还等什麽?等再丢次人?”
      
        郭大路指桌上大沥碗里的金弹子道“你要走也得把这些东西带走。”
      
        汤碗里装的本是红烧肉,是他将金弹子倒进去的。
      
        金大帅道“我为什麽要带走?”
      
        郭大路道“这些东西本来是你的。”
      
        金大帅道“谁说是我的?你为什麽不问问它看它姓不姓金?”
      
        郭大路怔住了。
      
        金大帅突又大笑·道“这东西既不是红烧肉也不是肉丸子,
      
        郭大路道“你以後难道不用连珠弹了?”
      
        金大帅道,“谁以後用连珠弹,谁就是龟孙子。”
      
        他大笑跟跟路跪的冲了出友冲到门口突义回过头道“你知不知道我以前为什
      麽喜欢用金弹子打人?”
      
        郭大路道“不知道。”
      
        金大帅道咽为金子本是人人都喜欢的若用金子打人别人总是想接过来看看就
      忘了闪避要接住它总比避开它困难些何况金于还能使人眼花织乱,所以无论谁用
      金子做暗器定会占很大的便宜。”
      
        郭大路道“现在你为什麽不用了呢?”
      
        金人帅又想厂想道“因为占便宜就是吃亏,吃亏才是占便宜。”
      
        郭大路笑道“看来你并没有喝醉你说话还清楚得很。”
      
        金大帅瞪眼道“我当然没醉谁说我喝酚了谁就是龟孙子的孙子中
      
        金大帅终丁走了。
      
        他的确点也没有醉,只不过醉了八九分而巴。
      
        翱大路呢?
      
        他正在看看碗里的金弹子发怔,怔了半天才叹了口气哺哺道“以上有些东西
      真奇怪,你想要它的时候·个也没有不想它的时候偏偏来了大堆你说要命不要命
      。”
      
        鬼公于
      
        假如你佐在个很荒僻的地方。
      
        假如有个人在半夜叁更里来敲你的门但客气的对你说“我又累又渴又错过了
      宿头想在你们这里借宿宵,讨点水喝。”
      
        那麽只要你是个人你就定会说“请进。”
      
        郭大路是个人。
      
        他平时就是个很豪爽、很好客的人喝了酒之後就比平时更豪爽·更好客十倍
      。
      
        现在他喝了酒,而且喝得真不少。
      
        金大帅刚走了投多久,他就听到敲门就抢出去开门。
      
        敲门的人就客气的对他说“我又累又渴又错过了宿头’想在这里借宿宵,讨
      点水喝。”
      
        郭大路本来当然应该说“请进。”可是这两个宇他竟偏偏说不出口来。
      
        看见了这个人他喉咙就好像忽然被塞住了简直连个字都说不出。
      
        来敲门的是个黑衣人。
      
        这人满身黑衣·黑裤子、黑靴子,脸上也蒙块黑巾只露出双乌黑有光的眼睛
      身後还背柄乌躇的长剑。
      
        柄五尺多长的剑。
      
        门口没有灯。
      
        这人摔简的站在那里简直就好像是黑暗的化身。
      
        看见这个人·郭大路的酒意就好像已经清田了叁分。
      
        再看到这人的剑,他酒意就清醒了叁分。
      
        他几乎忍不住要失声叫了出来
      
        “南宫丑”
      
        其实南宫丑究竟是什麽样子,他并没有真的看见过。
      
        他看见的是梅汝男。
      
        虽然他的装柬打扮甚至连身上佩的剑都和梅汝男那次和棍子他们在麦老广的
      烧腊店里出现时,完全一样。
      
        但郭大路却知道他绝不是诲独男。
      
        那倒并不是因为他比梅汝男更高一点更痘点究竟是为什麽呢?连郭大路自己
      也不太清楚。
      
        梅汝男穿上黑衣服的时候伤佛也带种凌厉逼人的杀气。
      
        这人却没有。
      
        他既没有杀气也没有人气,简直连什麽气都没有,你就算田他脚·他好像也
      不会有点反应。
      
        但郭大路却可以保证,无论谁都绝不敢去沾他根手指。
      
        他睁子很黑、很亮,和普通练武的人好像并没有什麽不同。
      
        但也不知为了什麽,只要他看你一眼你克刻就会觉得全身不舒服。
      
        他正在看郭大路。
      
        郭大路只觉得全身不舒服·就好像喝醉酒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样手心里流冷
      汗头疼得恨不得拿把刀来将脑袋砍掉。
      
        躁衣人看他显然还在等他的答复。
      
        郭大路却似已忘厂答复。
      
        黑衣入什麽话都没有再说,忽然转过身,慢慢的走了。
      
        他走路的样子也很正常,只不过定得特别馒而已每走一步,都要先往前面看
      一眼才落脚·就好像生伯脚踩空·跌进个很深的水沟里又好像生伯踩死了地上的
      蚂蚁。
      
        像他这样子走路·走到明天下午·怕也走不到山下去。
      
        郭大路忽然忍不住道:“等等。”
      
        黑衣人头也不回道“不必等了。”
      
        郭大路道“为什麽?”
      
        黑衣人道“这里既不便我也不勉强。”
      
        这几句话说完他才走出了两步。
      
        郭大路大笑道“谁说这里不便?附近八百里内,绝没有比这里更欢迎客人的
      地方了,你快请进来吧。”
      
        黑衣人还在犹豫过了很久才慢慢的转过头。
      
        郭大路又等了很久他才走回门口道“阁下真请我进去?”
      
        他说话也慢吞吞的但用的字却很少别人要用十个宇才能说完的话他最多只用
      六七个字。
      
        郭大路谊“真的请进。”
      
        黑衣人道“不後悔?”
      
        郭大路笑道“为什麽耍後悔?阁下莫说只借宿宵就算任上二五个月我订也是
      样欢迎的。”
      
        他的豪气又发作了。
      
        黑衣人道“谢。”
      
        他终于傻慢的走进院子·眼睛只看前面的路别的什麽地方都不看。
      
        燕七和上动都在窗户里看他两人的神色也显得很惊讶。
      
        黑农人走到长廊上就停下。
      
        郭大路笑道“先请进来喝杯酒吧。”
      
        黑衣人道“不。”
      
        郭大路道“你从来不喝酒?”
      
        黑衣人道“有时瞩。”
      
        郭大路道“什麽时候才赐?”
      
        黑衣人道“杀过人後。”
      
        郭大路怔了怔贿购道“这麽样说来你还是石要喝酒的好。”
      
        後来他日己想想又觉得很好笑。
      
        郭先中居然叫人不要喝酒,这倒真是平生第遭。
      
        黑衣人就地布廊上·不动了。
      
        郭大路道“後面有客房你既然不喝酒就请过去吧。”
      
        黑衣人道“不必。”
      
        郭大路又证了怔·道“不必?不必干什麽?”
      
        黑衣人道“不必去客房。”郭大路遁“你难道就睡在这里?”黑衣人道“是
      。”
      
        他似已懒得再跟郭大路说话馒慢的闭起了眼睛,倚在廊前的柱子上。
      
        郭大路忍不住道“你既然要睡在这里,为什麽不躺下?”
      
        黑衣人道“不必。”郭大路道“不必躺下?”
      
        黑衣人道“是。”
      
        郭大路说不出话了·脸上的表情就好像看到了匹会说话的马样。
      
        “马不会说话。”
      
        “但只有马才站睡觉。”
      
        “他是匹马?”
      
        “不是。”
      
        “你看是什麽人?”
      
        “南富丑”
      
        燕七点点头这次总算同意厂郭大路的话。
      
        黑衣人倚在廊卜按于亡竟似真的睡了他这人本身就象是根柱于直、冷、硬没
      有反应没有感情。
      
        郭大路叹厂口气,道“这人若不是南宫丑天下就绝不可能再有别的人是南窝
      丑厂。”
      
        王动忽然道“无论他是马也好是南宫卫也好都跟我们点关系都没有。”
      
        郭大路道“有。”
      
        王动道“有什麽关系?”
      
        郭大路道“象瘸宫丑这种人,若没有日的怎麽会到这里来?”
      
        王动道,“他为什麽不能来”郭大路道“他为什麽要来?”
      
        王动道“无论那种人,晚上都要找个地方睡觉的。”
      
        郭大路道“你真认为他是来睡觉的?”
      
        王动道“他正在睡觉。”
      
        郭大路道“象这样子睡觉·什麽地方不能睡为什麽偏偏要到这里来睡?”
      
        王动道“无论他为的是什麽他现在总是皮睡觉所以……”
      
        郭大路道“所以怎麽样?”
      
        王动道“所以我们大家都应该去匝觉。”
      
        这就是他的结论。
      
        所以他就去睡觉了。
      
        王动说要去睡觉的时候·你无论想叫他去做任何别的事都不行。
      
        但郭大路却还站在窗口看。
      
        燕七道“你为什麽还不去睡?”
      
        郭大路道“我锡看看,他是不是真的睡了能睡多久?”
      
        燕七咬境层说道“但这是我的房间我要睡了。”
      
        郭大路道“你睡你的,我又不会吵你。”
      
        燕七道“不行。”
      
        郭大路道“为什麽不行?”
      
        燕七道“有别人在我屋里我睡不。”
      
        郭大路笑了道“你以後若娶了老婆·难道还要她到别的屋里去睡觉?”
      
        燕七的脸仿佛又有些红了瞪眼道“你怎麽知道我定要娶老婆伊
      
        郭大路道“因为世上只有两种人不娶者婆。”
      
        燕七道“田两种人?”
      
        郭大路笑道“一种和尚种是半男不亥的人·你总不是这两种人吧。”
      
        燕七有些生气了道“就算我要娶老婆,也不会娶个像你这样的臭男人吧。”
      
        他中来有些生气的但说完了这句话,股却反而更红了。
      
        郭大路忽然把将他披了过来·悄声道“你看那边墙上是什
      
        燕七刚准备甩脱他的时候已看到对面墙头上伸出一个脑袋来。
      
        夜色很暗。
      
        他也没有看清这人的股长得什麽样子只看见双烟炯有光的瞪睛四面看了看。
      
        幸好这屋里并没有燃灯所以这人也没有看见他们四面看了几眼忽然又缩了回
      去。
      
        郭大路轻轻的冷笑道“你看我猜的不错这人非但不怀好意而且来的还不止他
      一个。”
      
        燕七道“你认为他是先到这里来卧底的?”
      
        郭大路道“定是。”
      
        那黑衣人虽然还是站在那里,动也不动,但燕七却也不禁看得
      
        没有动作往往也是种很可怕的动作。
      
        燕七就算真的想睡觉·现在也早巳忘得干乾净净。
      
        也不知过了多久突听郭大路闻闻道“奇怪真奇怪。”
      
        燕七道“什麽事奇怪?”
      
        郭大路道:“你身上为什麽一点也不臭?”
      
        燕七这才发觉他站得离郭大路很近几乎已靠在郭大路怀里。
      
        幸好屋里没有灯也看不出他脸上是什麽颧色·什麽表情。
      
        他立刻退出了两步·咬田唇·道:“我能不能不臭?”
      
        郭大路道“不能。”
      
        燕七忍不住问道“为什麽”
      
        郭大路道“因为我从来没看过你洗澡·也没看过你换衣服,你本来应该臭得
      要命才对的。”
      
        燕七道“放屁。”
      
        郭大路笑道“放屁就更臭了。”
      
        藏七狠狠的瞪他好像狠想给他一个耳利於,幸好就在这时墙外忽然有个人轻
      烟般掠了进来。
      
        他当然不会真的象烟一样但却真轻,掠叁丈後落在地上居然连一点声音都没
      有。
      
        他身子不但轻·而且特别痉小简直战小孩子的身材差不多。
      
        可是他脸上却已有了很长的胡子,几乎已和乱松极的头发连在一起遮佐了大
      半个脸只能看到双狐狸般狡猾的限睛。
      
        他眼睛四下转,就盯在倚柱子的黑衣人身上。
      
        黑衣人还是没有动也没有睁开眼睛。
      
        这人忽然招手墙外立刻就又掠人了叁个人来。
      
        这叁个人的身材当然高大些但轻功却都不弱·叁个人都是轻装身夜行靠手上
      都拿兵器。
      
        个人用的是判官笔·个人用的是弧形剑·个人用的是链予枪,那枯瘦的老人
      也亮出了一对双环。
      
        四种都是很犀利·也狠难练的外门兵器。
      
        能用这种兵器的人武功绝不会差。
      
        但黑衣人还是不动的站·连一点反应都没有。
      
        四个人的神情都很紧张,眼睛瞬也不瞬的盯在他身上·步步向逼了过去,显
      然随时都可能使出杀手,一下子就要他的命。
      
        郭大路看了燕七眼·意思象是说“原来他们并不是同路的。”
      
        燕七点点头。
      
        两个人都按兵不动心头都有同样的打算,要看看这四个人用外门兵器的夜行
      盗怎麽样来对讨这神秘的黑衣人。
      
        谁知就在这时大门忽然开了。
      
        郭大路本来明明记得已将大门接上了现在不知怎的竟义无声无恩的开了。
      
        个穿碧绿长衫的人手里摇折扇施施然走了进来。
      
        他穿得很华丽·神情很蒲洒看来就象是个走马章台的花花公
      
        郭大路看清他的脸时却不禁吓了跳。
      
        那简直就不象是张人的脸就连西藏喇嘛庙里的魔鬼面具都没有这张脸可阳。
      
        因为这确是张活生生的脸而且脸上还有表情。
      
        种令人看了之後睡了都会在半夜里惊醒的表情。
      
        郭大路若非亲眼看到简直不相信这麽样个人身上会长这麽张股。
      
        那四个用外门兵器的人,居然还没有发觉又有个人进来了。
      
        这绿衫人的脚步轻得就好像根本没有沾他似的飘飘然走到那用判官笔的人背
      後用手里的折扇轻轻拍这人的肩。
      
        这人立刻就象只中矿箭的兔子般跳了起来凌空个翻身落在那描瘦老人的旁边
      。
      
        他们这才看见厂这绿衫人脸上立刻充满厂惊骇之意。
      
        郭大路又和燕七交换了个眼色“原来这些人也不是─路来的。”
      
        这些人就象是正在演出无声的哑剧·恫却实在很神秘、很刺激。
      
        绿衫人手里还在轻摇折扇·显得从容得很。
      
        那四个用外兵器的人却更紫张,手里的兵器握得更紧。
      
        绿衫人忽然用手里的折扇指了指他们·又向门外指了指。
      
        这意思显然是叫出去。
      
        四个用外门兵器的人对望了眼那老人咬了咬牙摇了摇头用手里的钢环指了指
      这栋屋子又向他们自己指了指。
      
        他的意思显然是说“这地盘是我们的·我们不出去。”
      
        绿杉人忽然笑了。
      
        无论谁都不可能看到这样子的笑。
      
        无论淮看到这样子的笑都一定会为之毛骨棘然。
      
        四个用外门兵器的人脚步移动已站在起额上冒光显见已是满头冷汗。
      
        绿衫人折扇又向他们手里的兵器指了指好像是在说“你们一起卜来吧”
      
        四个人对望了贩,象是已准备出手·但就在这时·绿衫人忽然间己到了他们
      面前。
      
        他手里的折扇轻轻在那用链子枪的人头上一敲。
      
        敲得好像井水重。
      
        仍这人立刻就象是滩泥般软软的倒厂下去个大好的头颅竞口被敲得裂开飞溅
      出的血浆在俭包中看来就仿佛是片落花。
      
        他倒卜左的时候弧形剑已划向绿衫人的胸膛。
      
        剑走轻灵滑、狠而且快。
      
        但绿衫人更快。他伸手,就听到“嚎”声接又是“隙”声。
      
        弧形剑“叮”的掉在地上这人的两只手已开腕折断只剩下层皮连在腕了卜。
      
        他本来还是站的恫看丁看自己这双手,突然就晕厂过士。
      
        这乔过足瞬间的事。
      
        另外两个巴吓得面无人色,两条腿不停的在弹琵琶。
      
        那老人总算沉得住气忽然向绿衫人弯了弯腰·用钢环向门外指了指。
      
        游都看得出他巴认输厂已准备要走。
      
        绿衫人又笑了笑点厂点头。
      
        这两人立刻将地上的两个’体始起来大步奔了出去。
      
        他们刚走出门绿衫人身形闪,忽然阎也已到了门外。
      
        门外发生了什麽事·郭大路并没有看见只听到两声惨呼。
      
        接,几样东西从门外厂进来跌在地原来正是对判官笔对钢环。
      
        但判官笔已断成四截钢环也已弯曲根本已不象是个钢环。
      
        郭大路倒抽厂口凉气看燕七。
      
        燕七眼睛里似也有些惊恐之色。
      
        这绿衫人的武功不但高,而且高得邪气。
      
        最可怕的是·他杀起人来,简直就好像别人在切莱似的。
      
        无论谁看到他杀人的样子,想不流冷汗都不行。
      
        但那黑衣入还是汲看见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动没有睁开眼来。
      
        院子里发生了这麽多事就在他晰前死了这些人,他还是连一点反应都没有。
      
        就算天下的入都在他面前死光了·他好像也不会有点反应。
      
        这时那绿杉人又施施然从门外走了进来·手里轻摇折扇显得又筋洒、又悠困
      。
      
        着有谁能看得出他刚口气杀了四个人,那才是怪事。
      
        他有意无意向翱大路他们那窗口隐了眼,但还是笔直走到了黑衣的面前。
      
        走廊前有几缀石阶。
      
        他走到第二级石阶就站佐看黑衣人。
      
        郭大路忽然发现这黑衣人不知在什麽时候也张开眼睛来了也正在看他。
      
        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你那样子看来本该狠滑稽的。
      
        但郭大路却连点滑稽的感觉都没有,只觉得手心里有点发冷。
      
        连他手心都已沁出了冷汗。
      
        又过了很久,绿衫人忽然道“刚‘恶鸟’康同已带他的兄弟来过了。”
      
        这是他第一次开口,原来他不但风度田圈,说话的声音也很好听。
      
        只要不看他的脸,只听他说话,只看他的风姿,真是伎浊世佳
      
        黑衣人“哼。”
      
        绿衫人道“我生伯他们打扰了依的清梦已打发了他们。”
      
        黑衣人道“哼。”
      
        绿衫人道“你莫非也已知道他们要来,所以先在这里等他们?”
      
        黑衣人道“他们不配。”
      
        绿衫人道“不错这些人的确不配你出手那末你是在等谁呢?”
      
        黑衣人道明公子。”
      
        绿衫人笑道承蒙你看得起·真是荣幸之至。”
      
        原来他叫做鬼公子。
      
        郭大路觉得这名字真是再恰当也没有了。
      
        但这黑衣人是谁呢?
      
        “是不是南宫丑?他为什麽要在这里等这鬼公于?
      
        鬼公子又道“你在这里既然等我的,莫非已知道我的来意?”
      
        黑衣人道“哼”
      
        鬼公于道“我们以前也见过面·彼此直都很客气。”
      
        黑衣人道“你客气。”
      
        鬼公子笑道“不错,我对你当然很客气,但你却也曾找过我的麻烦。”
      
        黑衣人道“哼。”
      
        鬼公于道“哼。”
      
        鬼公于道“这次我希望大家还是客客气气的见面容客气气的分手。”
      
        黑衣人道“哼。’
      
        鬼公子道“我只要问这里的主人几句话,立刻就走。”
      
        黑衣人道“不行”
      
        鬼公子道:“只问两句。”
      
        黑衣人道“不行”
      
        鬼公子居然还是客客气气的微笑道“为什麽不行·难道你和这里的主人是朋
      友?”
      
        黑衣人道“不是。”
      
        鬼公于笑道“当然不是,你和我一样·从来都没有朋友的。”
      
        黑衣人道“哼。”
      
        鬼公于道“既然不是朋友·你为什麽要管这闲事呢?”
      
        黑衣人道“我已管了。”
      
        鬼公予目光闪动,道“莫非你也在跟我打样的主意?”
      
        黑衣人道“哼。”
      
        鬼公于道“偿命符的钱是不是在这里不定·我商又何必为此伤了和气?”
      
        黑衣人道“滚”
      
        鬼公于笑道“我不会滚。”
      
        黑衣人道“不滚就死”
      
        鬼公于道“谁死难活也还不一定·你又何必要出手?”
      
        他看来居然还是点火气都没有,一直都好像是忍气吞声·委曲求全。
      
        无论谁来看都绝对看不出他出手的样子。
      
        但在那边窗门看的郭大路和燕七·却突然同时道“看,这人要出手了”
      
        说到第叁个字时鬼公子果然巴出手。
      
        也就在同刹那问黑衣人的双手指握住厂肩後的剑柄。
      
        他两只手全都举起整个人前面都变成了空门,就好像个完中不设防的城市等
      散军长驱直入。
      
        鬼公子的折扇本来是以判官笔的招式点他前胸墓机人的这时折扇突然泅开·
      扇沿随洒之势自他的小腹刺向咽喉。
      
        这的变化看来好像并没有什麽特别精妙之处,其实就在这折扇撤之间出手的
      方向招式的路数就好像他手里突然问巴换了种兵器。
      
        这突然巴由点变成了划攻势也突然由点变成厂面。
      
        贝变化之精妙奇突实在能令他的对手无法想象。
      
        黑衣人背後倚柱了站的地方本来是个退无可退的死地。
      
        再加上他双手高举空门全露只要是个稍微懂得点武功的人对敌时都绝不会选
      择这种地方再术会选择这种的姿势。
      
        他的剑长达六尺·在这种情况下根本就没法子拔山来。
      
        别人根本就没法了拔比米。
      
        黑衣人有。
      
        个人若选择丁个这麽坏的地势这麽坏的姿势来和人交手他若水是笨蛋就定柯
      他自己独特的法十。
      
        鬼公于‘扇划出,黑农人身子突然转·变成面对楔子好象要和这柱予拥抱样
      。
      
        他虽然堪堪将这一避升了目却背部完伞卖给厂对方。
      
        这法子更是笨不可云。
      
        连鬼公子都不禁怔厂怔。他乎生和人交手至少也有的叁百次其中当然有各式
      各样的人有的很高明也有的很差劲。
      
        但象这样笨的人他倒还真是平生第次见到。
      
        谁知就在这时·黑衣人的手突然用力向柱子上报两条腿也同时向柱子上顶·
      腹部向後收缩臀部向後突起。
      
        他的人也箭一般向後窜了出去·整个人象是突然自中间折成了两截·手和腿
      都叠到起。
      
        也就在这时剑光闪。
      
        一柄六尺长的寒机剑已出鞘。
      
        这种拔刨的法子不但奇特己极,而且诡秘已极。
      
        鬼公子想转身追击时,就发现这柄寒机剑的剑尖正在指他。
      
        黑衣人的整个身子都在长刨的後面已连点空门都没有了。
      
        最笨的法子突然已变成了最绝的法子。
      
        鬼公干突然发现自己巳连一点进击的机会都没有。
      
        他只有退身形闪退到授予後。
      
        柱於是圆的黑衣人的剑太长也绝对无法围柱予向他进击。
      
        他只要贴桂子转·黑衣人的剑就不可能刺到他。
      
        他就可以等到第☆次进逝的机会。
      
        这正是败中求胜、死中求活的法子,这法子实在不错。
      
        鬼公于贴决柱子上只等黑衣人从前面绕过来。
      
        黑衣人还在格子的另边连点动静都没有。
      
        难道他也在等机会?
      
        鬼公子松了口气他不怕等不怕耗时间反正他已先立於不败之地。
      
        黑衣人要来攻就得从前面绕大圈子他却只要贴梭子转小圈·两个人体力的消
      耗,相差最少有叁四倍。
      
        那麽用不多久,黑衣人体力就会耗尽他的机会就来了。
      
        这笔帐他算得很清楚,所以他很放心。
      
        他好像听到杜于後面有“骂”的响就象是啄木鸟在啄树的
      
        他并没有留意。
      
        但就在迫一刹那他突又觉得背脊上一凉。
      
        等他发觉不妙时已感觉到有样冰冷的东西刺人了他的背脊。
      
        接,他就看到这样东西从他前胸穿了出来。
      
        截闪乌光的剑尖。
      
        鲜血正滴滴从刨尖上滴下来。
      
        你若突然看到戴剑尖从你的胸膛腹穿出来你会有什麽感觉呢?
      
        这种感觉怕很少有人能体会得到,
      
        鬼公子看这段剑尖脸上的表情显得很惊讶·好像突然看到了样狠奇怪,很有
      趣的事。
      
        他呆呆的看了两瞪·张胜突然因恐惧而扭曲变形,张大了瞪象是想放声大喊
      。
      
        可是他的减声还没有发出来,整个人就突然冰凉田硬。
      
        完全田硬。
      
        远远看过来好像他还在凝视自已胸前的刨尖沉思。
      
        鲜血还在不停的自刨尖滴落。
      
        滴得很侵越来越馒……
      
        他的人还是保持同样的姿势种说不出有多麽诡秘可怖的姿势。
      
        燕七已转过头不忍再看。
      
        郭大路的眼睛虽然张得很大其实也并没有真的看见什麽。刚才那─幕·已经
      把他看得呆住了。
      
        他清清楚楚的看见·黑衣人鼓气作势突然一剑刺人了柱子。
      
        他也清清楚楚的看见,剑尖投入按于,突然又从鬼公子的前胸穿出。
      
        他实在很难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件事是真的。
      
        你听来也许会立刻相信但若亲眼看到反而很难相信。
      
        这是柄什麽剑这是什麽剑法?
      
        郭大路叹了口气等他眼睛再能看到东西时就发现黑衣人不知何时已将刨拔了
      出来。
      
        但鬼公子的人却还留在剑尖上。
      
        黑衣人正用剑尖挑鬼公于的体馒馒的走了出去。
      
        个看不见面目的黑衣人·肩上扛柄六尺长的剑。
      
        剑锋发乌光刨尖上姚个僵硬扔曲的绿衣人……
      
        夜色凄清,庭院寂静。
      
        假如这纵然只不过是阉图画看见这幅画图的人·也一定会毛骨惊然的。
      
        何况这并不是图画。
      
        郭大路忽然觉得很冷突然想找件衣服披起来。
      
        他只希望今天晚上发生的这件事只不过是场田梦而已。
      
        现在梦已醒了。
      
        黑衣人已走了出去院子里已没有人。
      
        还是同样的院子,同样的夜色他哺哺道“现在到这里来的人·若能想象到刚
      这里发生过什麽事情我就佩服他。”
      
        王动忽然道“刚这里发生过什麽事?”
      
        郭大路道“你不知道。”
      
        王动通“不知道。”
      
        郭大路道“刚这里难道什麽都没有?”
      
        王动道“没有。”
      
        郭大路笑了·道“不错·已经过去了的事根本就阻从未发生过汲什麽两样。
      ”王动道“答对了。”
      
        郭大路道“所以你最好莫要多想想多丁反而烦恼。”
      
        王动道“又答对了。”燕七忽然道“这次不对。”
      
        王动道“哦”
      
        藏七道“因为这件事无论休想不想·都样会有烦恼。”
      
        郭大路道“什麽烦恼?”
      
        燕七叹了口气道“现在我还看不出·也想不出所以我才知道那定是很大的烦
      恼。”
      
        他们忽然同时闭上了嘴。
      
        因为这时那黑衣人又慢慢的走了进来·穿过院子·走上石阶,站在楔子前。
      
        他背後的长剑已入箱。
      
        郭大路忍不住道“我去问问他。”他不等别人开口已跳出窗子·冲了过去。
      
        黑衣人俺柱于闭眼睛似又睡。
      
        翱大路故意大声咳嗽,咳得自已的嗓子真的已有些发痒了。
      
        黑衣人这才张开眼,冷冷的看他冷冷道“看来你应该赶快去找个大夫才对。
      ”
      
        郭大路勉强笑了笑道“我用不找大夫,我自己也有专治咳赎的药。”
      
        黑衣人道“哦。”
      
        郭大路道“我无论有什麽大大小小的毛病,一喝酒就好。”
      
        黑衣人道“哦。。郭大路道“现在你是不是也想喝两杯了。”
      
        黑衣人道“不想。”
      
        郭大路道“为什麽?你刚不是已经……已经杀过人了吗?”
      
        黑衣人道“港说我杀过人?”
      
        郭大路怔厂怔道“你没有?”
      
        黑农人道“没有。”
      
        郭人路道“刚你杀的那……”黑衣人道“那不是人严郭大路汾然道“那不是
      人?要什麽样的人才能算是人?”烈女人道“这世的人很少。”郭大路又笑·道
      “我呢?能不能算是人?”
      
        黑衣人道“你要我杀你?”
      
        郭人路日光闪动返“你若小杀我怎麽能得到催命符的贼赃烈衣人道世里没有
      贼赃这里什麽都没有。”
      
        郭大路道“你知道?”熙女人道“咽。”
      
        郭大路道“那末你为什麽来的?”
      
        黑农人道“错过宿头来借宿一宵。”郭大路道“可是刚』你却为这件事杀“
      那个不是人的人?”
      
        黑衣人道“不是为这件事。”
      
        郭人路道“你是为厂我们杀他的?”黑衣人道“小是。”翱大路“你为了什
      麽?”黑衣人冷冷道“我要睡了我睡的时候·不喜欢别人打扰。”!
      
        他果然又慢馒的闭起眼睛冉也不说个宇。
      
        郭大路看他看他肩後的剑竟然觉得自己很走运。
      
        第飞犬早黑衣人果然不见了。
      
        他什麽也没有带走什麽也没有留下只留卜了接了上的个洞。
      
        郭大路看柱子卜的这个洞,忽然笑道“你知不知道我在想什
      
        燕七摇摇头。
      
        郭大路道“我想我实在很走运。”
      
        燕七道“走运?为什麽?”
      
        翱大路道“因为我卜次遇见的那黑衣人,不是这个。”
      
        燕七沉吟道“但这次你还是遇见厂他。”
      
        郭大路道“这次我也没有倒毒,他对我们非但连点恶意都汲行而且还好像是
      特地来帮我订的忙的。”燕七道“他是你的朋友?”
      
        郭大路道“不是。”
      
        燕七道“是你儿子?”郭大路笑道“我若有这麽样个儿子中发疯也差不多了
      。”
      
        燕七道“你以为他真的无意中到这里来的帮了我们个忙之用就小声不响的走
      了非但不要我打道谢连我们的酒都不肯喝杯。”
      
        他摇头冷笑道“你以为天下真有这麽样的好人好事?”
      
        郭大路道“你的意思是不是说他定还另有目的?”
      
        燕七道“是。”
      
        郭大路道“他的目的是什麽呢?”
      
        燕七道“本细道。”
      
        郭大路道“就因为你不知道,所以才认为他定会为我们带来很多麻烦的是不
      是?”蔽七道,“是。”郭大路道“你想这麻烦什麽时候会来呢?”
      
        燕七目光凝视远方缓缓道“就因为你不知通那是什麽麻烦否则就也用本担心
      了。”
      
        神秘的南宫丑
      
        世上并没有真正“绝对”的事。
      
        同样的件事你若由不同的角度去看就往往会有不同的结
      
        若有个迷路在荒山中的旅入夜半来敲问求宿体只要还有点同情心就“绝对”
      应该收容他的。
      
        来的若是个蒙面的黑衣人,你是不是收容他就不一定了。
      
        就算收容他,也“绝对”应该有戒心的多多少少总会提防
      
        但来的这黑衣人若是昨天晚七刚为你出过力帮过你忙的·那情况是不是又完
      全不同了呢?
      
        情况不同做法当然也就会改变。
      
        只有原则才是不变的。
      
        有些人无论做什麽事·无论怎麽去做都有定的原则。
      
        郭大路他们的原则是什麽呢?
      
        他们很容易就会忘记别人的仇恨·却很难忘记别人的恩情。
      
        你只要对他们有过好处,无论在什麽情况下·他们都一定会想法子报答你。
      
        只要是他们答应过的话,无论在什麽情况下·都定会想法子做到的。
      
        就算打破头也要去做到。
      
        他们绝不会找藉口来推逐自己的责任·更不会厚脸皮赖帐。
      
        无论遇什麽样的事,他们都绝不会逃避。
      
        夜半又有人来敲门。
      
        敲门声很急。
      
        第个听到敲门声的,也许是藏七,也许是王动·但第一个抢去应门的·却定
      是郭大路。
      
        来的还是昨夜那神秘的黑衣人。
      
        他还是幽灵般站在那里,缓缓道“荒山迷路·错过了宿头不知是否能在这里
      借宿一宵?”
      
        郭大路笑了道“能,当然能,莫说只借宿一宵就算在这里佐年也设问题。”
      
        黑衣人道“真的没问题?”
      
        郭大路道“一点问题也没有不管你是不是错过了宿头你随时来我们随时欢迎
      。”
      
        黑衣人道“阁下虽如此只伯别人……”
      
        郭大路抢道别人也样你既然来了就是我们的客人。”
      
        黑衣人道“哪种客人?”
      
        郭大路道:“我们的客人只有一种。”照衣人道“主人却有很多种。”
      
        翱大路道“哦?”
      
        黑衣人道“有种主人随时都会逐容的。”郭大路笑道“那种主人这地方绝没
      有·你只要进了这道除非你自己愿意出去否则就绝不会有任何人要你走的。”
      
        黑衣人忽然长长叹息一声道“看来我果然没有敲错门。”
      
        他这才馏侵的走了进来穿过院子·走上长廊。
      
        他走路的姿势还是没有变样子也没有变但却至少有样事变了变得话多了起来
      。
      
        在这片刻之间,他说的话比昨天一晚上加起来都多了两叁倍。
      
        夜虽已很深,但还有两叁问屋子灯光是亮的。
      
        林太平好像还在看书。燕七呢?他在屋里做什麽,从来都设别人烟道,因为
      他总是喜欢将门窗颧关得很蟹。
      
        熙衣人看窗上的灯光忽然道你的朋友都佐在前面?”
      
        郭大路点点头,笑道“我住的是最後间·离吃饭的地方员近。”
      
        最後闯房,不但灯还没熄门也是开的。
      
        黑衣人走过去·站在门口过了很久才缓缓道“有件事阁下虽然未说,想必也
      早就知道。”
      
        黑衣人道“哪件事?”
      
        黑衣人道“没有人真能站睡觉的。”
      
        郭大路笑了道“连坐睡都很难。”
      
        从拜的问里望进去可以看到屋里的张大床。
      
        黑衣人看这张床·忽又叹息声道“但还有些事阁下却想必不会知道。”郭大
      路道“哦伊
      
        黑衣人缓缓道“阁下绝不会知道,我已有多久未曾在这麽大的张床上,安安
      稳稳的睡过宵了。”郭大路笑笑,道德件事我的确不知道侗却知道另外件
      
        黑衣人道“哦?”
      
        郭大路道“我知道你今天晚上定可以在这张床上,安安稳稳的陋宵。”
      
        黑衣人雹然回头,道“真的?”
      
        郭大路道“当然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