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衣人道“阁下能让我一直睡到天亮?”
      
        郭大路微笑道“就算睡到中午也无妨·我保证绝没有人会来打扰。”
      
        黑农人看他眼睛里发光忽然长长揖再也不说别的,就大步走了进去而且关起
      了。
      
        然後,屋里的灯也熄灭了。
      
        灯已灭了很久郭大路才慢慢的转过身·坐在门外廊前的石阶
      
        富贵山庄里并不是没有别的空房别的空床。
      
        但他却偏偏要坐在这里好像已准各要替这黑衣人守夜一样。
      
        紫衣女
      
        夜很凉石阶更凉但他不庆乎因为他的心是热的。
      
        长廊上响起了阵很轻的脚步声个人轻轻的走了过来。
      
        他没有回头,因为他知道来的是谁。
      
        来的当然是燕七。
      
        他披件很长的袍子袍子拖在地上·他也在石阶上坐下来。
      
        繁星满天银河就象是条发光的丝带·牵中星和织女星就仿佛这丝带上的两鼓
      明珠。
      
        天上有比他们更亮的屋但却没有比他们更美的。
      
        因为他们不象别的星那麽无情。
      
        因为他们不是神,他仍也有和人类同样的爱情和苦难。
      
        他订的苦难虽多,距离虽远但他们的爱情却永远存在。燕七忽然轻轻叹了口
      气道观在你总该已知道了吧?”
      
        郭大路道“知道什麽?”
      
        燕七道“麻烦你昨天晚卜还想不能的·现在却已经来了“
      
        郭大路笑了笑道“把自己的床让给客人睡夜并不能算麻烦。”
      
        额七道“这能不能算是麻烦,还得看来的客人是个什麽样的
      
        郭大路道“他是个什麽样的人?”
      
        燕七道“是个有麻烦的人而且麻烦还不小。”
      
        郭大路道“哦?”
      
        燕七道“就因为他知道自已有麻烦所以才躲到这里来。”
      
        郭大路道“哦”
      
        燕七道“就因为他今天晚上要躲到这里来所以昨天晚上才先来替我们做那些
      事就好像要租房子的人,先来付订金样。”
      
        郭大路道“哦?”
      
        燕七道“你用不装傻·其实这道理你早也就知道了。”
      
        郭大路道“我知道什麽”
      
        燕七道“你知道今天晚上定会有人来找他所以才会守在这里准备替他挡住。
      ”
      
        郭大路沉默了半晌缓缓道“昨天晚上有人来找我们麻烦的时候是谁替我衡挡
      住的?”
      
        燕七道“是他。”
      
        郭大路道“那末,今天晚上就算真有人要来找他麻烦,我们为什麽不能替他
      挡挡。”
      
        燕七道“那也得看是什麽样的麻烦。”
      
        郭大路道“不督什麽样的麻烦都样,我们既已收下了他的订金就得把房子租
      给他。”
      
        燕七也沉默了中晌才缓缀道“你看他武功比你怎麽样?”
      
        郭大路道“好像比我高明些。”
      
        燕七道“现在我们这里能出乎的只有两个人,他挡不住的麻烦我们能挡得住
      ?”
      
        郭大路道“我们总得试试。”
      
        他说“试一试”的意思就是说已港备拼命了。
      
        燕七道“他若是个强盗·是个杀人的凶手呢?你也替他挡住?”郭大路道“
      那完全是两回事。”
      
        燕七道“什麽两回事?”
      
        郭大路道:“别人为什麽找他·是回事我为什麽要替他挡住又有另回事。”
      
        燕七道“你为的是什麽?”
      
        郭大路道“因为他今天晚上是我的客人·因为我已答应过他让他安安稳稳的
      睡夜。”
      
        颓七道“别的你都不管?”
      
        郭大路道“反正今天晚上我管的就只这一样。”
      
        藏七瞪他·咬田唇“你”。”你究竟是个什麽样的入?”
      
        郭大路道“我就是个这样于的人,你早就应该钢道的。”
      
        燕七田他突然跺了跺脚,站起来,扭头就走·
      
        走了两步·又停下,将身上进的袍予一拉·甩在他身上。
      
        郭大路笑了,道休伯费冷,就最好替我找瓶疆来。”
      
        燕七咬嘴唇·狠棍道“我怕你冷?我怕冻不死你。”
      
        袍子又宽又大,也不知是谁的。
      
        燕七的屋予里面好像总是会出现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以前他每隔一阵予总耍失踪几天,近来这毛病似已渐渐改了,但郭大路总觉
      得他还是有点神秘蹬每个人都有点距离。
      
        像他何这麽好的朋友·这种距离本来应该早巳不再存在。
      
        袍子很旧了也很脏而且到处都是补钉·但却点也不臭。
      
        这也是郭大路一直都狠奇怪的事。
      
        燕七好像从来都没有洗过澡但点也不臭。
      
        而且他身上虽然脏但屋予里却总是收拾得于乾净净。
      
        郭大路下定决心·明天定要问他句“你究竟是个什麽样的人呢?”
      
        现在颓七屋子里的灯也熄了但郭大路知道他绝不会真睡的。
      
        郭大路将袍子披在身上心里立刻充满了温暖之意,因为他也知道燕七嘴里无
      论说得多麽硬但只要是他的事燕七就…定比谁都关心,比谁都急。
      
        夜很静风吹墙角的夹竹桃花影婆婆。
      
        郭大路真想找点酒来喝喝,但就是这时·他忽然听到阵奇异的乐声。
      
        乐声轻妙飘忽开始的时候仿佛在东边忽然又到了西边。
      
        接·四面八方好像都响起了这麽奇异的乐声。
      
        “来了找麻烦的人中竞来了。”
      
        郭大路只觉得全身发热连心跳都变得比平常快了两叁倍。
      
        来的究竟是个怎麽样的人?他当然猜不出。
      
        但他却知道那定是个很厉害的角色,否则黑衣人又怎会怕得躲起来?
      
        来的人越厉害这件事就越刺激。
      
        郭大路眼睛瞪得大大的身上被曲袍子也掉了下来。
      
        突然“砰”的一声大门被撞开。
      
        两个卷发见田,勾鼻碧眼穗赤上身的昆仑奴,突然在门口出现,身上只穿条
      绣金的撒脚裤,左耳上接个很大的金环。
      
        他们手里捧卷红毡·从门口一直铺到院子里,然後就凌空个翻身,同时退了
      出去连陨角都没有膘郭大路眼,就好像院于里根本没有人似的。
      
        郭大路虽已兴奋得连汗都冒了出来却还是沉住了气。
      
        因为他知道好戏定还在後头。
      
        这两个昆仑奴来得虽奇突诡秘·但也只不过是跑龙套的主角定还没有登场。
      
        门外果然立刻又有两个人走了进来。
      
        两个打扮得奇形怪状的蛮女满头黑发梳成了七八卜根小辫子东一根西根随乐
      声播来摇去。
      
        两人手上都提很大的花篮,正用嫩藕般的物臂将朵朵五颜六色的鲜花撤在红
      毡上。
      
        两个人都长得很美,短裙下露出截买白晶节的小腿。
      
        腿上戴串金铃随舞姿“叮叮当当”的响。
      
        郭大路眼睛张得更大厂。
      
        只可惜他们郊也眼角都没有袜这边膘眼,撤完了鲜花也凌中个翻身,退了出
      去。
      
        “看来这件事不但越来越刺激而且也越来越有趣了。”
      
        无沦什麽事,具增,若有美女参加总是特别刺激有趣的。
      
        何况美女好像也越来越多了。
      
        四个长裙曳地高召堆云的宫装少女手提四盏宫灯爱袋而来。
      
        四个人郁是风姿绰约美如天仙·刚停下脚步,那两个身高腿长的昆仑奴就抢
      架胡庆自门外大步网人。
      
        胡床上斜倚个紫农贵妇手里托个亮银水烟袋·悠悠闲闲的吸轻烟云雾般四傲
      绸缴她的面目如在云雾里。
      
        她手里架根很长的龙头扬杖床边还有保儒少女,正在轻轻的替他捶腿。
      
        郭大路暗中叹了口气。
      
        他虽然看不到这紫衣贵妇的面目但看到这老杖看到这睡腿的少女·无论谁都
      已能猜得出她年纪定已不小。
      
        这真是唯美中不足的事。
      
        事情发展到这里·直都很有趣,主角若也是个花容月貌的美人岂非就更十全
      十美了?
      
        幸好郭大路一向很会安慰自己“无论如何,这老太婆一定是个狠了不起的角
      色,只看到她这种气循,江湖中只伯已很少有人能比
      
        所以这件事毕竟还是很有趣的。
      
        至於这老太婆是什麽人?怎麽会和那黑衣人结下了仇?
      
        仇恨究竟有多深郭大路是不是能挡得佐?
      
        这几点他好像连想都汲有想。
      
        事情既然巴饱揽在自己身上·反正挡不住也要挡的想又有付麽用?
      
        所以他索性沉住了气等别人不开口他也不开口。
      
        别的人也没有开口。
      
        过了很久那紫衣妇人嘴里突然喷出了口浓烟箭般向郭大路喷厂过来。
      
        好浓的姻。
      
        郭大路虽然喝酒,部从不抽烟被呛得几乎连眼泪都流了出来几乎忍不住要骂
      了。
      
        假个人若能将口烟喷得这麽直这麽远你对她还是客气点的好。
      
        烟雾还未消散,只听人道“你是什麽人叁更半夜的坐在这里干什麽?”
      
        声音又响又脆,听起来倒不象老太婆的声音,但也并不好听·问起话来更是
      又凶又横就好像公差在问小偷似的。
      
        郭大路叹了口气苦笑道“这里好像是我的家·不是你的个人坐在自己的家里
      ,总不该犯法吧。”
      
        他话未说完又是门烟迎面喷了过来。
      
        这口姻更浓·郸大路被呛得忍不住咳嗽起来而且脸上好像被针在剩。
      
        只听这人道“我问你句你就答一句最好少玩花腔明白了吗?”
      
        翱大路摸脸·苦笑道“看样子我想不明白也不行。”
      
        荣衣贵妇道“南富丑在哪里·像侠点去叫他缀出来。”
      
        那黑衣人果然是南宫丑。
      
        郭大路又叹了口气道“抱歉得狠我不能叫他滚出来,”
      
        紫衣贵妇道“为什麽?”
      
        郭大路道“第,因为他不是球·不会滚第二因为他已睡,无论谁要去叫酸他
      都得先做件事。
      
        紫衣贵妇道“什麽事”
      
        郭大路道“先让我倒下去。”
      
        紫衣贵妇冷笑道“那容易。”
      
        这叁个宇还未说完·烟雾中突然飞来一条人影·寒光闪直取郭大路咽喉。
      
        这人来得真快,幸好郭大路的反应也不慢。
      
        可是他刚躲开这一剑第二剑又跟来了·一剑接剑·又狠又快。
      
        郭大路避开第四剑时才看出这人原来竟是那捶腿的株儒少女。
      
        她身高不满叁尺·用的剑也最多只有一尺六七但捌法却辛魏诡秘已可算是江
      湖中的流身手。
      
        只可措她的人实在太小·剑实在太短
      
        郭大路忽然抄佐了那件长袍·随手撤了出去。
      
        袍子又长又大,就象是一大片乌云样,那麽小的一个人要想不被它包佐实在
      很难。
      
        这少女“田哼”─声娇喘道“以大欺小不要脸不要股。”
      
        话才说完人巴退了回去。
      
        郭大路苦笑道“不要脆至少也总比不要命好。”
      
        紫衣贵妇冷笑道“你敢来管我的闭事,还想要命麽?”
      
        冷笑声中,那两个卷发见男的昆仑奴已出现在他面前·看来就象是两座铁塔
      似的。
      
        郭大路又叹了口气璃响道“小曲实在太小·大曲又实在太大·这怎麽办?”
      
        他不等这两人出手·身子突然往前一冲·已自他们的肋下游鱼般钻了出去·
      一步就窜到胡床前·笑通“还是你不大不小,你若不是太老了些刚刚好愿我能配
      得上。”
      
        紫衣员妇冷笑道“你说我太老了吗?”
      
        这时她面前的姻雾已渐渐消散·郭大路终于看到了她的脑。
      
        他居然忍不住惊呼了一声就象是看到了鬼似的,一步步往後
      
        他从未想到看见的居然是这麽样张脸。
      
        一张又漂亮,又年青的脸,虽然又徐姻腊又抹粉,尽量打扮成大人的样子·
      却还是掩不住脸上的稚气就正如者太婆永远设法子
      
        这气派奇大,又抽烟,又要人捶腿的“者太婆”,竟是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
      。
      
        郭大路实在大吃了一惊。
      
        紫衣亥已馒慢的从胡床上站了起来
      
        双眼睛铜铃般瞪他。
      
        他步步往後退。
      
        紫农女就步步逼前来手里居然还技那根龙头杖。
      
        这小站娘明明又年青、又漂亮、为什麽偏偏要做出老太婆的模
      
        看她至多也只不过十六七岁又怎会有那麽深厚的功力·就连她手下个小丫头
      ·都有那麽高的剑术·那两个昆仑奴当然也绝不会是容易对付的角色。
      
        这小姑娘是凭什麽能服得住这些人的呢?
      
        她又怎会和成名已在二十年以上的南宫丑结下了仇恨?
      
        以南富丑的名声和剑法为什麽对这小姑娘怕得要命?
      
        郭大路实在想不通·现在他根本也设工夫想。紫衣亥的眼睛虽美瞪你的时候
      ,却好像老虎要吃人似的冷冷道“我老不老?”郭大路道“不老点也不老。”
      
        郭大路道“你是禾是想跟我配对?”
      
        郭大路道“术……不想。”
      
        他说的倒不是假话,象这样的女摄子也没人能受得了的。紫衣女道“你想中
      想要命?”
      
        郭大路道;“想。”
      
        紫衣女道“想要命就去叫南富丑滚出来。”
      
        郭大路道“弥叫他滚出来干什麽?”
      
        紫衣女道“要他的命。”
      
        郭大路道“定要在今天晚卜杀他?”
      
        紫衣亥道“是。”
      
        郭大路道“定要在今天晚上杀他?”
      
        紫衣女道“因为我说过·天亮前若还杀不了他·就饶他命。”
      
        郭大路道“你说过的话要算数别人说的话也样不能不算数的。”紫衣女道“
      你说过什麽?”
      
        翱大路道“我说过·今天晚上要让他安心睡觉睡到天亮所以…─“
      
        紫衣女道“所以怎麽样?”
      
        郭大路道“所以你要杀他就得先杀了我。”
      
        紫衣女道“你是他的朋友?”
      
        郭大路道“不是。”
      
        紫衣女道“你知不知道他做过多少坏事?”
      
        郭大路道“不知道。”
      
        紫衣亥道“但你还是要为他拼命?”
      
        郭大路道“不错。”
      
        紫衣女冷笑道“你以为我不敢杀人?”
      
        郭大路勉强笑了笑,道“你看来的确不象会杀人的样子。”
      
        紫衣文冷玲道“我九岁时已开始杀人·每个月至少杀个·你算算已有多少个
      了。”
      
        郭大路倒抽了口凉气,道“好像已有七八十个了吧。”
      
        紫衣女道“所以再多加你个,也没关系。”
      
        郭大路叹了口气还未说话·突听人玲冷道“你若要杀他,就得先杀了我。”
      
        这堆是燕七的声音是林太平。
      
        夜色凄清林太平不知何时已走了过来脸色苍白如纸。紫衣女瞪眼道“你是谁
      ?”
      
        林太平冷冷道“你用不管我是谁,你既已杀了七八十个人再多加个也没关系
      。”
      
        紫衣人冷冷笑道“想不到这里不怕死的人还真不少。”
      
        林太平道“的确不少。”
      
        紫衣女道“既然如此我就成全了你。”
      
        她身子转予里的龙头杖突然“分花娜柳”向林太平刺了过去。
      
        她用的竟是剑法。
      
        不但是剑法·而且是剑法中最轻盈的种。
      
        这麽长这长重的根杖,在她一双自生生的小手里,竞变得好像没有四两重。
      
        郭大路大喝道“你的病还没好让我来。”
      
        但这时他想抢出手·都已来不及了。
      
        紫衣亥已闪电般向林太平攻出了七招剑走轻灵,变化无方。
      
        林太平的人已被围住。
      
        他体力显然还未恢复似已无还手之力。
      
        但紫衣女密如抽丝的剑法却倔煽沾不到他一片衣角。
      
        突听声清啸·九尺长的杖笔直插入地上·紫衣亥的人却已在杖上风车般向林
      太平卷了过去。
      
        这她竟以杖作骨干,以人作武器招式变化之诡异更出入想象。
      
        林太平脚步错动,连退了九步。
      
        紫衣女突又一声清啸冲天而起杖仍插在地上她手里却多了柄精光四射的短剑
      。
      
        剑本来藏在胡杖中的·到了她手里,她的人与剑就似已溶合为连人带剑向林
      太平刺了过去。
      
        这招更是妙绝、险绝。
      
        郭大路的冷汗已被吓了出来他若遇这能避开的希望实在不多。
      
        但林太平却似乎对她招式的每种变化都早巳熟悉得很。
      
        她的剑如经天长虹刚飞到林太平面前林太平身子突然一转·向前冲出·已拔
      出了地上的杖。
      
        紫衣女长啸不绝凌空翻身,回剑反刺。
      
        林太平头也不回随手将胡杖一扬。
      
        只听“挣”的─声·火星四溅短剑竟已没人杖里。
      
        紫衣女的身子却已冲天擦起,凌空田了四个耀斗,才飘飘落下来落在胡床前
      看林太平发征。
      
        郭大路也看得怔任厂。
      
        刚林太平挥起的杖若有半分偏差紫衣女的剑只伯已刺人他的胸膛。
      
        紫衣亥出手的方向部位他竟算得连半分都不差,就好像他愿紫衣女交手过几
      百次·她还未出手他就已知道了。
      
        只见林太平随手将杖往地上一插,掉头就走。
      
        冒名者死
      
        紫衣女忽然大声道“等一等。”林太平冷冷道“还等什麽?”
      
        紫衣女咬田唇道“你”…你难道这麽样就想走了?”
      
        她好像突然变得很激动·连手脚都在发抖。
      
        林太平迟疑终于慢馒的转过身·道:“你想怎麽样?”
      
        紫衣文道“我“一“我…。’我想问你句话。”
      
        林太平道“你问吧。”
      
        紫衣亥握紧了双手·道“你是不是……”
      
        林太平忽然打断了她的话·道“是。”
      
        紫衣女跺了跺脚,道“好那末我问你你那天为什麽要逃走?”
      
        林太平道“我高兴。”
      
        紫衣女的手握得更紧·连嘴唇都发白了颤声道“我有哪点配不上你你定要让
      我那样子丢人”
      
        林太平冷玲道“是我配不上你丢人的也是我,不是你。”
      
        紫衣文道“现在我既然已找到了你你准备怎麽办?”
      
        林太平道“不怎麽办。”
      
        馈衣女道“你还是不肯回去?”
      
        林太平道“除非你杀了我,抢我的体回去否则就休想。”
      
        续衣女眼睛发红田唇都已咬出血来·恨根道“好,你放心我绝不会找人来通
      你回去的但总有一天·我要叫你跪来求我总有天……”
      
        她语声硬咽已完全忘记来找南宫丑的事了突又跺了跺脚凌空个翻身掠出墙外
      。
      
        愿她来的人眨眼间也全都不见。
      
        只留下满地香花卷红毡。
      
        夜更深·灯光远,黑暗中看不出林太平面上的表情。
      
        有些事,既不便问也不必问。
      
        过了很久,林太平才转过头,勉强向郭大路笑了笑道“多谢。”
      
        郭大路道“应该是我多谢你才对,你为什麽要谢我?”
      
        林太平道“因为你没有问她是谁,也没有问我怎麽认得她的。”
      
        郭大路笑了笑·道“你若想说,我不必问你若不想说我又何必网。”
      
        林太平叹了口气,道“有些事·不说也罢。”
      
        他馒馒的转过身走回屋里。
      
        翱大路看他瘦削的背影心里实在觉得很惭愧。
      
        因为他不问·只不过因为他已猜出这贫次女是谁·他知道的事远比林太平想
      象中多得多。
      
        有些事是他在瞒林太平不是林太平瞒他。那次他和燕七遇见林太平母亲的事
      ,直到现在·林太平还被蒙在鼓里。
      
        虽然他们是好意但郭大路心里总还是觉得有点不舒服。
      
        他从来没有在朋友面前隐瞒过任何事无论为了什麽原因都没
      
        有风吹过吹起了地上的残花。
      
        然後他就听见了燕七的声音。
      
        燕七轻轻道“现在你想必已细道那位策衣猫娘是谁了?”
      
        郭大路点点头。
      
        他当然已猜出她就是林太平未过门的妻子·林太平就是为了不愿要这麽样个
      妻子,才逃出来的。
      
        燕七叹道“直到现在我才完全明白他为什麽要逃出来。”郭大路苦笑道“象
      那样的女孩子连我都受不了,何况小林?”
      
        燕七道“原来你也有受不了的女孩子。”
      
        郭大路道“当然有。”
      
        燕七道“她长得不是很美吗?”
      
        郭大路道“长得美又有什麽用?男人看女孩子·并不是只看她张腔的。”
      
        燕七眨眨眼,道“男人怎麽样看女孩子?”
      
        翱大路道“要看她是不是温柔贤慧,是不是促得体贴丈夫·否则她就算长得
      愿天仙样·也不见有人喜欢。”
      
        燕七用眼角膘他·道“你呢?你喜欢什麽样的女孩于?”
      
        郭大路笑道“我喜欢的女孩子愿别的男人不样。”燕七道“哦?”
      
        郭大路道“若有个亥孩子真的能了解我关心我她就算长得丑点凶点·我还是
      样全心全意的喜欢她。”
      
        燕七嫡然笑·垂下头从他身旁走过去走到墙角的花短的
      
        佼色仿佛忽然义变得温柔起来。
      
        墙角的巧药什得正艳燕七轻抚花瓣上的露庆过了很久才回过头就发现郭大路
      好像真都在凝视他。
      
        他轻轻皱厂皱眉·道“我又不是女人·有什麽好看的?你为什麽老是盯我?
      ”
      
        郭大路道“我。…我觉得你今天走路的样子好像跟平常有点不同。”
      
        燕七道“有什麽个同?”
      
        郭大路笑道“你今天走路的样子,好像特别好看简直比亥孩子走路还好看“
      
        燕七的股似又有些红了·却故意板起了脸,冷冷道“我看你近来好像也有点
      变了。”
      
        郭大路道“哦?”
      
        燕七道“你最近好像得了种莫名其妙的毛病·总是会做些莫名其妙的事说些
      莫名其妙的话真该替你找个大夫来看看才对。”
      
        郭大路怔了半晌目中竞真的露出了种忧郁恐惧之色竟真的好像个人知道自己
      染上大病的样于。
      
        燕七却又笑了源然道“但你也用不太扭心其实每个人多多少少都有点毛病的
      。”郭大路道“哦?”
      
        燕七道“你知木知道毛病员大的是谁?’
      
        郭大路道“不知道。”
      
        燕七道“就是那伎五妓娘。”
      
        郭大路道“五姑娘是谁?”
      
        燕七道“五妨娘就是刚来的那女孩子她姓五叫玉玲残。”
      
        郭大路道“玉玲斑?”
      
        燕七道“你以前难道从来没有听说过她?”
      
        郭大路道“没有。”
      
        燕七四了口气·摇头道“看来你真是孤陋寡闻一点学问也没有。”
      
        郭大路道“我也看得出她毛病实在不小但是我为什麽一定要听说过她呢”
      
        燕七道“因为她九岁的时候就已经是江湖中的名人了。”
      
        郭大路道“九岁?你是说九岁?”
      
        燕七点点头,道“她家世显赫而且从小就是个女神童,据说还未满两岁的时
      候,就已经开始练武,五岁时就已把招式变化最繁复的套‘七七四十九式回风舞
      柳刨’学全了。”
      
        郭大路道“她说她九岁的时候已杀过人听你这麽讲她说的话好像并不假。”
      
        燕七道“点也不假,她九岁的时候非但真的杀过人·而且被杀的还是江湖中
      个很有名气的剑客。”
      
        郭大路问道“从那时以後她每个月都要杀个把人?”
      
        燕七道“那也不假。”
      
        郭大路忍不佐笑道“世上顾有这麽多人送去给她杀?”
      
        燕七道“不是别人送去是她自己去找别人。”郭大路道“到哪里去找?”
      
        燕七道“到各处去找。只要她听说有人做了件该杀的事就立刻会进去找那个
      人算帐。”
      
        郭大路道“难道她每次都能得手?”
      
        燕七道“她自己武功高低你刚力巳见过厂再加上那两个昆仑奴和两个蛮女也
      都是等的高手甚至连那四个挑灯的婶女,武功都不弱,所以只要她找上去就很少
      有人能逃避得了。”
      
        郭大路道“难道就没有人管管她?”
      
        燕七通“她父亲死得很早,毋亲是江湖中员难惹的母老虎对这宝女儿向干依
      曰顺点;女。”
      
        她叹厂口气接又道“何况她杀的人本来就该杀,所以江湖中老辈的人非但没
      有责备她,反而只有夸奖她。”
      
        郭大路道“所以她十叁四岁的时候就已成为江湖中源头最大武功也最高的文
      孩子杀的人越多武功自然也越高。”
      
        郭大路道“就因为如此所以连南富丑这样的人知道她要来找麻烦的时候都只
      有躲起来不敢露面?”
      
        燕七道“答对了。”
      
        郭大路道“南富丑当然已知道她和小林的关系所以才会躲不露面?”
      
        燕七道“答对了。”
      
        郭大路道“但南富丑若不是真的很该死她也不会来找他的?”
      
        燕七道:“不错她以前从来也没有找错过入。”
      
        郭大路长长叹了口气苦笑道所以错的并不是她是我。”
      
        燕七道你也没有错。”
      
        他柔声接道“有思必报诺干金本来是男子汉大丈夫的本色你这麽样做绝没有
      人会怪你。”
      
        郭大路道“只有一个人会。”燕七道“谁?”
      
        郭大路道“我自己。”
      
        天已快亮了。
      
        翱大路身上还被那件袍子,个人坐在那里,看乳白色的晨雾馒馒的从院子里
      升起听晓风自远方传来的鸡蹄。
      
        然後他就听到开门的声音。
      
        他没有回头脑上也没有什麽表情。
      
        一阵根轻很慢的脚步走到他身质停尸。
      
        他还是没有回头只谈淡的问了句“你睡得还好麽?”
      
        黑衣人就站在他身後·凝视他的脖子·道“卜年来我从未睡得如此安适过。
      ”
      
        郭大路道“为什麽?”
      
        黑衣人道“因为从来没有像你这样的人替我在门外看守过。”
      
        郭大路笑了笑,道“没有人为你看门你就陋不?”
      
        黑衣人道“有人替我看门我也一样睡不。”
      
        郭大路道“为什麽?”
      
        黑衣人道“因为我从不相信任何人。”
      
        翱大路道“但你却好像很信任我。。
      
        黑衣人忽然笑了笑,道“看来·你好像也狠信任我。”
      
        郭大路道“怎见得?”
      
        黑衣人缓缓道“因为除了你之外·从没有别的人敢让我站在他背後。”
      
        郭大路道“哦?”
      
        黑衣人道“我并不个君子·我常常在背後杀人的。”
      
        郭大路馒馏的点了点头,道“背後杀人的确方便得多。”
      
        黑衣人道“尤其是在这点头的时候?”
      
        郭大路道“在点头的时候?”
      
        黑衣人道“每个人後颈上,都有一处最好下刀的地方你只有找到这地方才能
      刀砍下他的脑袋来这道理有经验的刽于手都明白。”
      
        郭大路又馒慢的点厂点头,道“的确有道理狠有道理。”
      
        黑衣人又沉默了很久·才缓缓地道‘“你─直没有睡?”
      
        郭大路道“我若睡了你还能陋麽?”
      
        黑衣人又笑了。
      
        他的笑声尖锐而短促就好像刀锋在蘑擦。
      
        他忽然走到郭大路前面来了。
      
        郭大路道“你为付麽让我站在你背後?”黑衣人道“因为我不愿被你诱惑。
      ”
      
        郭大路道“诱惑?”黑衣人道“我若瞄在你背後看到你再点头时,手会痒的
      。”
      
        郭大路道“你手痒的时候就要杀人?”
      
        黑衣人道“只有次是例外。”
      
        郭大路道“哪次?”
      
        黑衣人道“刚那一次。”
      
        这句话说完他忽然头也不回的大步走了出去。郭大路看他直到他走到门口忽
      然道“等一等。”
      
        黑农人道;“你还什麽话要说?演说的似已全都说完了。”
      
        郭大路通“我只有句话要问你。”
      
        黑衣人道“问。”
      
        郭大路慢馒的油起来,字字道“你是不是南富丑?”
      
        黑衣人没有回答也没有回头,但郭大路却可以看得出他肩内硼肉似已突然强
      硬。
      
        风也似乎突然停了院子里突然变得死寂无声。
      
        过了很久,郭大路才缓缓道“你若不愿说话,点点头也行但你可以放心我从
      来没有砍人脑袋的经验,也绝不会在背後杀人。”
      
        还是没有风·没有声音。
      
        又过了很久黑衣人才缓缓道“十年来你是第七个问我这句话的人。
      ”
      
        郭大路道“前面那六个人是不是全都死了?”
      
        黑衣人道“禾错。”
      
        郭大路道“他打就是因为问了这句话才死的”
      
        黑衣人道“无论谁要问这句话,都得付出代价,所以弥员好还是先考虑考虑
      再问。”
      
        郭大路叹了口气,道“我也狠想考虑考虑只可惜现在我已经问过厂。?
      
        黑衣人粹然回身目光刀般瞪他厉声道“我若是南宫丑又如何?”
      
        郭大路淡淡地道“昨大晚卜我巳答应过你只要你走进这扇门就是我的客人,
      绝没有人会伤害你也没有人会赶你出去。”
      
        黑衣人道观在呢?”
      
        郭大路道“现在这句话还是同样有效我只术过想留你多位些时候而已“
      
        黑衣人道“住到什麽时候?”
      
        郭大路又是淡淡道:“往到你想通自己以前所做的事都不对。任到你自己觉
      得惭愧、仟悔的时候你就可以走厂。”
      
        黑农人的瞪孔似在收缩厉声道“我若不肯又如侗?”
      
        郭大路笑矿笑道“那也很简单。”
      
        他馒慢的走过去微笑道“我脖子後面是不是也有处比较容易卜刀的地方。”
      
        黑衣人道“每个人都有。”
      
        郭大路道“你若能找出来刀砍厂我的脑袋也可以走了。”
      
        黑衣人冷笑道“我已用不再找。”
      
        郭大路道“你刚刁就巴找厂出来?”
      
        黑衣人道“刚我未曾萨手,是为了报答你昨夜之情但现在
      
        他身子突然向後路人巴箭般审了出去。
      
        郭大路竟也跟审了过去。
      
        黑衣人竟也跟窜了过去。
      
        黑衣人凌中翻剑已出圈七尺长剑如激秋水。
      
        突然间,“呛”的声。
      
        这柄秋水般的长剑上·竞义多厂个剑横。
      
        剑鞘是从郭大路的长袍下拿出来的。
      
        黑衣人身子往後窜,他也因窜出·黑衣人的长剑出圈他就拿出了袍子下的剑
      瞪,往前面套,套佐了黑衣人的刨。
      
        剑长七尺剑蹭却只有叁尺七寸。
      
        但黑衣人的剑既已被套佐就再也无法施展。
      
        他身子还是在往後退因为他已没法子不退郭大路双手握住剑鞘用力往前送他
      长刨若不撒手就只有被直推得往後退。
      
        他长刨若是撤手,那麽就势必要被自己的剑柄打在胸膛上。
      
        他身子本就是往後退的现在想改变用力的方向·再往前推已不可能·所以现
      在根本已身不由主。
      
        郭大路往前推☆尺他就得枪盾退尺。
      
        只听“砰”的声他身子已被推撞在墙上。
      
        郭大路还是用双腕握住剑期将他的人紧紧地顾在墙上。
      
        这时他退无可能,妖剑更不能撒手只要撒手,剑柄就会重重的打上他的胸膛
      。
      
        这情况之妙,若非亲眼看到的人只伯谁也想象不出。
      
        郭大路笑道;“这一你大概没有想至过吧”
      
        黑夜人咬牙,道“这算是什麽功夫?”郭大路笑道“这根本就不能够算是什
      麽功夫,因为这种功夫·除厂对付弥之外对付别的人根本就没有用。”
      
        他好像还生伯这黑农人不懂所以又解释道“因为世上赊厂你之外绝没有别的
      人会用这种法子拔剑的。”
      
        黑衣人冷冷道“你特地想出了这麽一来对付我的?”郭大路道“答对。”
      
        黑衣人又道“你其实早巳存心要将我购在这里的了?”
      
        郭大路笑道“其实留在这里也没什麽个好至少每天都可以安心睡觉。”
      
        黑衣人道“哼”
      
        郭大路道“只要你肯答应我留下来我立刻就放手。”
      
        黑衣人道“哼”
      
        郭大路道“哼”是什麽意思?”
      
        黑衣人冷笑道“现在我虽然无法杀你但你也拿我无可奈何·只要你松手我还
      是可以立刻冒你于死地。”
      
        郭大路道“那倒也并非完全不可能。”
      
        黑农人道“所以你休想以此要胁我·我就算肯答应,也得等你先放开手再说
      。”
      
        郭大路看了他半购忽又笑了笑·道“好我不妨再情任你次只要你…。☆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还没有放手竟然看到一样东西从黑衣人的胸膛钻了出来。
      
        一段剑尖
      
        刨尖上还在滴血。
      
        黑衣人看这段剑尖泪中的表情就和鬼公于临死前完全一样。郭入路也看得怔
      住了。
      
        只听黑衣人喉里“格格”作响仿佛想说什麽却又说不出。
      
        郭大路突然大喝声凌空掠起掠出墙外。
      
        这柄剑果然是从墙外刺进来的,穿过了黑衣人的胸膛,剑柄还留在墙外。
      
        但只有剑柄没有人。
      
        风又吹起、山坡上野草如波浪般起伏·但却看不见半条入影。
      
        剑柄上系块白绸子也在随风卷舞。
      
        翱大路想去拔剑却又发现自因上还写七个因溃淋漓的宇
      
        “冒名者死
      
        南富丑。”
      
        剑尖上血渍已千黑衣人却仿佛还在垂首疑视这段剑尖又仿佛还在沉思。
      
        那神情也正和鬼公予死时完全一样。
      
        燕七、王动、林太平都远远的站在走廊上看他体。
      
        他来得奇突死得更奇突。!
      
        但员奇突的还是,原来连他也不是南宫丑。
      
        郭大路站在他身旁看他胸上的刨尖,似乎也在沉思。
      
        燕七悄悄走过去道“你在想什麽?”
      
        郭大路叹了口气道“我在想他既不是南宫丑,为什麽要替南官丑背这曰黑田
      ?”
      
        燕七道“什麽黑锅?”
      
        郭大路道:“他若不是南宫丑·玉玲斑就不会杀他,他根本就不
      
        燕七道“你是不是为他难受”
      
        郭大路道“有点。”
      
        燕七道“但我却只替南宫丑难受。”
      
        郭大路道“为什麽?”
      
        颓七道“他冒了南宫丑的名在外面也不知杀了多少人做了多少坏事,南富丑
      也许连影子都不知道所以你本该说,是南富丑替他在背黑锅,不是他替南宫丑背
      黑锅”
      
        郭大路想了想终于点了点头,却还是叹息道“但无论如何·他总是我的客人
      总是死在我们院子里的。”
      
        燕七道“所以你还是在为他难受?”
      
        郭大路道“还是有点。”
      
        燕七道‘“体刚若真的松了手,不知道他现在会不会替你难受?”
      
        郭大路道我若松开了手他难道就会乘祝杀我?”
      
        燕七道“你以为他不会?”
      
        郭大路叹道“无论你怎麽说·我还是觉得·人总是人总有些人性的,你虽然
      看不见,摸不但却也绝不能够不相信它的存在否则你做人还有什麽意思?”
      
        燕七凝视他忽也叹息丁声柔声道“其实我又何尝不希望你的看法比我正确?
      …·。”
      
        郭大路始起头通视云天深处沉缄了很久忽又道“现在我也在希望件事。”
      
        燕七道‘“你希望什麽?”
      
        郭大路道“我只希望有一天我能看到真的南富丑看他究竟是个怎麽样的入─
      一、”
      
        他眼睛里发光,缀缓接道“我想,他一定比我以前看到的任何人都神秘得多
      ,可伯得多。”
      
        但世上是不是真的有南宫丑这麽样的一个人存在呢?
      
        谁也不知道·谁也没有见过。
      
        春去何处?
      
        没有人知道南宫卫的下落,正如没有人能知道春的去处。
      
        但春去还会再来南富丑却’宝无消息。
      
        现在春已将去。
      
        院子里的花虽开得更艳只可惜无论多美的花,也不能将春留
      
        天气巴渐预热了起来。
      
        王动的伤势虽已好了但人却变得更懒整天躺在佑椅上,几乎连动都不动。
      
        除了他们为那黑衣人下葬的那天…“
      
        那天虽近清明却没有令人断魂的雨。
      
        天气好得很他们从墓地上回来王动又象往常样,走在最
      
        红娘子没有来。
      
        她的伤虽也巳快好了却还是整天把自己关在房子里现在不是王动在躲她·她
      反而好像总是在躲王动。
      
        女人的心总是令人捉授不透的。
      
        这并不奇怪。
      
        奇怪的是郭大路最近好像也总是布躲燕七。
      
        燕七和林太平在前面走·他就傲洋洋的在後面跟王动。
      
        半路上王动找了个有树荫的地方坐厂来仰了个傲腰,打了个呵欠。
      
        他也跟坐下来伸个懒腰打了两个呵欠。王动笑“·看他微笑道“最近你好像
      变得比我还懒。”
      
        郭大路道“准规定只有你才能最獭的?我能不能比你獭一点?”王动道“不
      能。”
      
        郭大路道“为什麽不能?”
      
        王动道:“因为你最近本该比谁都有劲。”
      
        郭大路道“为什麽?”
      
        王动道“你还记不记得那天燕七说你的话?”郭大路道“不记得。他说的话
      我为什麽定要记得?”
      
        这人就好像刚吞下犬吨火药啊于都装满了火药气。
      
        干动并不在意还是徽笑道“他说·我仍这四个人之中本来以你的武功最差的
      。”
      
        郭大路道“你们都有好师傅我没有。”
      
        王动道“可是自从那天你跟那黑衣人交过手之後他才发现我们的武功虽然比
      你高但若真和你打起来·也许全都不是你的对
      
        郭大路冷冷道“他说的话,也许连他自己都不相信。”
      
        王动道“但我相信因为我的看法也跟他样。”
      
        郭大路道“哦?”
      
        工动道“你武功虽然不如我们·但是和人交手时却能随机府变制敌视先若食
      句老话来说你正是个天赋异察·百疆难遇的练武好材料所以……”郭大路道所以
      我们应该打梁来试试看对不对?”
      
        他的火药昧还很重王动还是不理他,徽笑道“所以你应该振作起精神来再好
      好的练练功夫若能够找个好师博以後说不定就是天下武林的第面手。”
      
        郭大路忽然长长叹了口气,道“现在我倒并中想伐个好师傅想找个好丈夫。
      ”
      
        王动道“为什麽?”
      
        郭大路咬园己的手指甲·道“因为…。‘因为我有病。”
      
        王动动容道“你有病什麽病”
      
        郭大路道“一种狠奇怪的病。”
      
        王动道“你以前为什麽没有说赵过?”
      
        郭大路道“因为我─一─我不能说。。
      
        他的确满脸都是痛苦之色并不象足在开玩笑的样子。
      
        王动居然也没有再问。
      
        因为他知道问得越急·郭大路越不会说的。
      
        他既然不问郭大路反面憋不住了,反而网他:“你难道没有发现最近我有点
      变了?”
      
        王动皱岿沉吟说道:“田·好像有那麽一点。”
      
        郭大路四道“那就因为我有病。”
      
        王动试探道“你知不知道你的毛病在哪里?”
      
        郭大路指自己的心口·道“就在这里。”
      
        王动皱眉道“你得的是心病”
      
        郭大路的脸色更痛苦。
      
        王动道“心病也有很多种据我所知最厉害的一种就是相思病你难道得了相思
      病?”
      
        郭大路不停的叹气。
      
        王动却笑了,道;“相思病并不丢人的·恢为什麽不肯说出来?说不定我还
      可以替你去作媒呢。”
      
        郭大路用力咬牙·又过了很久,忽然把抓住王动的肩道“你是不是我的好朋
      友?”
      
        王动道“当然是。”
      
        郭大路道“好朋友是不是应该互相保守秘密?”
      
        王动道“当然应该。”
      
        郭大路道“我有个秘密·已憨了很久再不说出来只伯就要发疯了可是…”可
      是我想说出来,又伯你笑我。”王动道“你。…你得的难道是”…侵花柳病?”
      
        郭大路道“不是。”
      
        王动松了口气、道:“那就没关系了你尽管说出来,我绝不笑你。”
      
        郭大路又犹豫半天才劳脸道“相思病也不只种,我得的却是最见不得人的那
      种。”
      
        王动道“为什麽见不得人?勤窥淑亥,君子好逐·求之不得·碾转反侧那本
      是天经地义的事,有什麽丢人?”
      
        郭大路道“可是……可是…。我这相思病并不是为女人得的。”
      
        王动也怔信厂,怔了半天·才试探问道“休相思的难道是个男人?”
      
        郭大路点点头简直好像要哭出来的样子。
      
        王动好像很害伯的样于,故意压低了声音,悄悄道,“不会是我吧?”
      
        郭大路看他,也不知是想哭,还是想笑·只有板脸道“我的病还没有这麽重
      。”
      
        王动却似又松了口气·笑道“只要不是我就没有关系了。”
      
        他忽又压低声音道“是不是林?”
      
        郭大路道“你见了活鬼。”
      
        王动又皱想了半天,才展颜笑道“我明白了你喜欢的是燕
      
        郭大路不说话了。
      
        王动悠然道“其实我早就已看了出来你老是喜欢跟他在起。”
      
        郭大路苦脸道“以前我还并没有觉得有什麽不对还以为那只不过因为我们是
      好朋友但後来…。’後来……”
      
        王动眨了眨眼·道“後来怎麽样?”
      
        郭大路通“後来…。後来就术对了。”
      
        王动道‘“什麽地方不对”
      
        郭大路道“我也说不出来究竟什麽地方不对·反正只要我跟他在起的时候心
      情就特不样。”
      
        王动道“有何样?”
      
        他倒真是打破砂锅问到底连点都不肯放松。
      
        郭大路道“不样就是不样反正─一“反正就是不样。”
      
        他说了也等於没说。
      
        王动好像已忍不住要笑出来了但总算还是忍任·正色道“其实这也不能算丢
      人的事。”
      
        郭大路道“还不丢人?像我这样一个男子汉·居然…。“
      
        王动道“有这种毛病的人你也不是第个。断袖分桃·连皇帝者于都有这种嗜
      好·而且千古传为佳话我看你倒不如索性跟他
      
        郭大路跳了起来,瞪他怒道“原来你不是我的朋友我看错了你。”
      
        他扭头就想定了。
      
        王动却拉佳了他道“别生’别生气我这只不过是在试试你的·其实我也早已
      看出来,燕七这个人有点不对了。”欢乐荚战
      
        郭大路怔了怔·道“他有什麽不对?”
      
        王动好容易才总算没有笑出来板脸道“你难道没有看出他这人有点邪气?”
      
        郭大路道“邪气?什麽邪气?”
      
        王动道“我们虽然是这麽好的朋友,但他部还是象防偷似的防我们睡觉的时
      候定先把门窗都拴上,对不对?”
      
        翱大路道“对。”
      
        王动道“他每次出去的时候总是偷偷的溜走,好像生怕我订会跟他似的·对
      不对?”
      
        郭大路道“对。”
      
        王动道“他好像从来没洗过澡;但身上却并小太臭·穿的衣服虽然又脏又破
      但屋庐里邮比谁都乾净……你说这些地方是不是都有点邪气”
      
        郭大路脸色似乎有些发白·迟疑道“你的意思难道是说他
      
        干动道“我什麽都没有说,也没有说他是魔教的人。”
      
        他忽然大声咳嗽、以为若再不咳嗽·只伯就要笑出来了。
      
        郭大路的脸色却更发白,嘴里翻来覆去的念两个宇“魔教─一─魔教。一。
      ”
      
        王动咳嗽厂中天才总算忍住笑声又道“我只不过听说魔教中有几对夫妻很奇
      怪。”
      
        郭大路道“什麽地方奇怪”
      
        王动道“这几对夫妻文大是男人,太大也是男人。”
      
        翱大路就象是忽然中厂一根冷箭似的,整个人都跳厂起来把抓化了土动嘎声
      道“你……你定要帮我个忙。”
      
        王动道“怎麽帮法?”翱大路道“想法子大吵架。”
      
        王动通“大吵架?怎麽吵法?”
      
        郭大路道“随便怎麽吵都役关系吵得越厉害越好。”
      
        王动道“为什麽要吵?”
      
        郭大路道“因力吵过之後我就可以走厂之。”
      
        王动的脸色也变了变似乎觉得自己这玩笑开得太大丁,过“半晌,才勉强笑
      道“其实你也不必要走·其实他……。
      
        他好像要说出什麽秘密,但郭大路却打断了他的话抢道
      
        郭大路道“然後我就在山下等他只要他出去我就可以暗巾限踪看看他究竟到
      些什麽地方去愿些什麽人见面。”
      
        他长长叹了口气接道“无论如何我也要查出他究竟有什麽秘密。”
      
        土动沉吟·道“你为什麽不在家里等?”
      
        郭大路道“因为我若就这样缀踪他定会被他发觉的。”王动道“难道你想到
      山下去易容改扮?”
      
        郭大路道“嘱。”
      
        王动道“你馏得易容术?”
      
        郭大路道“小懂但我却有我的法子。”
      
        土动歪头考虑了半天·缓缓道“你既然已决心要这麽做也未尝不可只不过…
      …”
      
        郭大路道“只不过怎麽样?”
      
        王动道“我们要吵就得吵得象个样子·否则他绝石会相信的。”
      
        韶大路道“不错。”
      
        土动道“所以我们就要等机会绝不能就这样无缘无故的吵起
      
        郭大路道“要等什麽样的机会呢?”
      
        工功笑了笑道“我虽然不太爵欢跟别人吵架但要找个吵架的机会倒并不太困
      难。”郭大路道“为什麽?”
      
        上动道“因为你本来就常常不说人话的。”郭大路也笑“道“若是燕七在这
      里我现在就可以跟你吵起来“
      
        王动道“现在我只担心件事。”
      
        郭大路道“担心什麽?”
      
        王动道“我怕他帮你跟我吵吵完了跟你起走。”
      
        郭大路眨了眨跟,道“这点你倒用不担心。”
      
        王动道“哦?”
      
        郭大路道“我既然能跟你吵难道就中能跟他吵麽?”
      
        王动又笑了,道“当然能。有时你说的话足足;〈“的人,无论谁跟你吵起
      来我都不会觉得很奇怪的。”
      
        郭大路还没有开口突然听到一声惊呼从那边的树林中传了出来。
      
        一个少女的声音在放声大叫“救命呀、一。救命”
      
        男人听到女孩子叫“救命”,大多数都会立刻赶过去。
      
        就算他并没有真的准备去救他至少也会赶过去看看。
      
        每个男人’生中,多多少少总会幻想过一两次“英雄救美”这种事的,只可
      借事实上这种机会并不太多面已。
      
        现在机会来了,郭大路怎麽肯饶过。
      
        郭大路不等王动有所行动就已经跳了起来直冲过去。
      
        只可惜他好像还是迟了步。
      
        他身子刚跳起来就看到个人箭也似的冲人了树林。
      
        叫“救命”的女孩子,大多数都不会长得太丑·但象现在叫救命的这个亥接
      厂这麽样漂亮的倒也并不太多。
      
        这女孩子年纪不大最多也只不过十七八岁梳两根油光水滑的大辫子·更显得
      俏皮伶俐。
      
        她手里提个花篮’张白生生的瓜子脸吓得面无人色,正围棵树在打转。
      
        个满脸胡子的彪形大汉脸上带狞笑,围树迫。
      
        他迫得并不急,因为他知道这亥孩子已经是他口中的食物已经休想逃出他的
      掌心。
      
        他再也想不到半路上竟会杀出个程咬金来。
      
        宰好来的这程咬金,只不地是年青小伙予,长得也跟大勉娘差不多。
      
        所以,不等林太平开口他反而先吼了起来大声道“你这免患子谁叫你来的?
      若是撞走了老于的好事当心者子把你的脑袋拧下来。”
      
        林太平沉脸·道“什麽好事?”
      
        大汉狞笑道“老子在於的什麽事·你小於难道看不出?”
      
        那小站娘已躲到林太平背後喘气·颤声道“他不是好人,他…。’他要欺负
      我。”
      
        林太平淡谈道;“你放心,现在已经没有人能欺负你了。”
      
        大汉怒吼道“难道你这个免扇子还想多管闹事不成?”
      
        林太平道“好像是的。”
      
        大汉狂吼一声·饿虎扑羊般向林太平狠摄扑了过来。
      
        看来他也是练过几天功夫的不但下盘很穆而且出手也很快。
      
        只可倍他遇的是林太平。
      
        林太平挥手·他就已象野狗被踢了一腿“骨碌碌”滚了出去。
      
        他又惊又怒,确里大骂,看样子还想爬起来·再拼拼。
      
        谁知後面已有个人把秋佐了他的衣领把他整个人拎了起来。
      
        这人不但力气大,身材饱不比他矮·只用只手拎住他·他居然连点反抗的法
      子都没有。
      
        郭大路总算赶来了,拎他走到林太平面前·微笑道“伤说应该怎麽打发这小
      於?”
      
        林太平道“那就得看这位站娘的意思了。”
      
        那小姑娘惊魂未定身子还在发抖。
      
        郭大路冲她挤了挤眼·笑道“这人数负了你我们把他宰了喂狗你说好不好?
      ”
      
        小姑娘惊呼声,吓得人都要晕丁过去,一下子倒在林太平身
      
        郭大路大笑,道,“我月不过是说玩的,象这种臭小於连野狗都不肯嗅嗅的
      。”他挥手·赐道“滚吧,滚得越快越好·越远越好。”
      
        用不他说这大汉早已连滚带爬的跑了。
      
        小妨奴这时才松了口大气,红股站了起来盈盈拜倒道“多谢这位公于相救,
      否则…─‘否则…。“
      
        她眼圈又开始发红,连话都说不出了,象是恨不得抱佐林太平的脚来表示自
      己心里有多麽感激。
      
        林太平的脸也红了。
      
        郭大路笑道“救你的又不是这伍公子一个人,我也有份你为什麽不来谢谢我
      ?”
      
        小姑姐的脸更红,更不知道应该搞麽办才好。
      
        幸好这时颐七已鼓来·瞪郭大路,道“人家已经受了罪,你还要欺负她?”
      
        他将这小始娘从地上拉起来,又道“他这人也有点毛病·你用不理他。”
      
        小姑娘垂头·道“多……多谢。”
      
        燕七道“你个小姑娘家怎麽会跟那种人到这种地方来呢?”
      
        小姑娘头垂得更低吸哺道“我是个卖花的·他说这地方有人要把我这一篮子
      花都买下来·所以……所以我就跟他来了。”
      
        燕七叹了曰气·道“这世卜男人坏的比好的多下次你千万要小心。”
      
        林太平忽然开口问道“你这篮子花,共值多少钱?”
      
        卖花站娘道“叁。一“叁“☆““
      
        林太平道“好我就给你叁银子·这篮花我全买下来。”
      
        卖花女抢起头,看他温柔的目光中充满了感激。
      
        林太平却又红脸·钮过头左反而好像不敢面对她。
      
        翱大路看看林太平又看看这卖花亥忽然问道“小姑娘你贵
      
        卖花姑婉却好像很怕他的样子他开口·这小妨娘就吓得退厂两步。
      
        郭大路谊“你是不是佐在山下?是不是最近才搬来的?我以前怎麽没见过你
      ?”
      
        卖花姑娘红脸,垂头,咬蹲唇,‘句话也术说。
      
        郭大路笑笑道“你怎麽不说话呀?难道是个哑巴?”
      
        卖花姑娘象是想说什麽·但还是什麽都没说·忽然扭头就跑。
      
        只见她两条大辫子在背後甩来甩去跑出去很远忽又回过头来·膘了林太平眼
      把篮子里的花全都拿出来·放在地上,道“这些花全都送给你。”
      
        话还没有说完,脸更红跪得更侠好像生怕别人会追过去似四。
      
        郭大路笑道“这小始娘胆子真小。”燕七冷冷道“看见你那副穷凶极恶的样
      千胆于再大的女人也样会被你吓跑。”
      
        郭大路道“我只小过问了她两句话而已又没有怎麽样。”
      
        燕七道“人家姓什麽叫什麽八在什麽地方又欠你什麽事?你有什麽好问的?
      ”
      
        郭大路笑道“我又不是自己要问。”颓七道“你替准问?”
      
        郭大路向林太平咖了哑晚,笑道“你难道没看见我们这位多情
      
        林太平好像根本没听见他在说什麽·眼睛还盯在小妨姬身影消失的地方竟似
      有些痴了。
      
        替大还没有去远早上☆的风里还带春寒。
      
        郭大路推开门深深吸厂口气院子春风就似已全都扑人他什里。
      
        每天起得最中的人定是他因为他觉得将大好时光消磨在床上实在是件很浪费
      的事。
      
        但今天他推开门的时候·却发现林大平已经站在院子里。
      
        站在院厂里发怔。
      
        郭大路轻轻咳嗽了几声他没听见郭大路义敲了敲栏秆·他也没听见。
      
        他眼睛直勾勾的在墙角的一从领药上☆巳里却不知在想什麽?郭大路轻轻走
      过去·突然大声道“早。
      
        林太平这回终于听见了·同时也吓了一跳回头看见郭大路才勉强笑道“早。
      ”
      
        郭大路盯他的脸道“看你眼睛红红的足不是昨天晚上没睡好”
      
        林太平支吾道“昭。”
      
        郭大路又道“你看来好像有点心事究竟在想什麽?”
      
        林太平道“我在想……春天好像已经过去了。”郭大路点点头·道“不错,
      春天已经过去了,昨天刚过去的;”
      
        林太平道“昨大过去的?”
      
        郭大路微笑道“你难道不知道麽?昨天那位小站娘跑走的时候春天岂非也已
      跟她一起走了麽?”
      
        林太平的脸红了,郭大路故意叹了口气响闻道“春天到哪里去了呢?谁知道
      ?若有人知道去处又何妨唤取归来同住。”
      
        林太平红脸谊“你能不能少说几旬缺德话”
      
        郭大路笑道“我这话难道就错了麽?你难道不想将春天留住?”
      
        林太平道“我”一。”
      
        他忽然停住了口,因为这时春风忽然传来了一阵悠扬的太声“小小姑娘,清
      早起床,
      
        提花篮儿上市场。
      
        穿过大街,走过小巷
      
        卖花卖花,声声嚷。
      
        花儿虽美、花儿虽香、
      
        没有人买怎麽样
      
        提花篮儿,空钱袋。
      
        怎麽回去见爹娘?”
      
        歌声又甜又美又有些酸酸的不但林太平听痴了·就连郭大路都己听得出神。
      
        过了很久他才轻轻叹了口气·哺哺道“看来春天并没有去远现在又回来了。
      ”
      
        他忽然用力推林太平,笑道“你还不出去还怔在这里干什
      
        林太平红脸道“出去干什麽?”
      
        翱大路眨了眨眼道“人家昨天送了你那麽多花今天你至少也该对人家表示点
      意思呀。”
      
        林太平还在犹豫印终于还是半推半就的·被郭大路推了出
      
        雾已散阳光满地。
      
        个手提花篮的小站娘、正踩满地阳光·馒馒的走过来。
      
        她始起头·忽然看见林太平,满地阳光忽然全都到了她股上。
      
        也许还有半在林太平脸上。
      
        郭大路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那小站娘悄悄的退了回去。
      
        掩上门,将他们留在门外。
      
        春风温柔的就象是情人的眼波。
      
        郭大路微笑心里觉得愉快极了,背负起双手·在院子里慢掘的蹬步。
      
        他本来并不想找燕七去的·但指起头来时·忽然发觉已到了燕七门外。
      
        如此美的春光,怎能不让朋友来同事?
      
        郭大路终于伸出手轻轻的敲门。
      
        汲有回匝。
      
        敲门声再大,还是没有回应。
      
        颓七怎会睡得这麽死?
      
        郭大路大声唤道“太阳已经晒在头上了,还不起来”
      
        门里静悄悄的·点声音也没有。
      
        背後却有了声音·是王动的声音。
      
        王动道“他不在後面院子,也不在厨房。”
      
        郭大路的脸色已有些变了忍不住用力去推门。
      
        门根本是虚掩的。
      
        郭大路推开门一院子春光好像都已被他推了出去。
      
        屋予里没有人。
      
        床上的被褥,还整整齐齐的叠在那里,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
      
        非但燕七的人不在屋于里他的一些零星东西也全都不见了。
      
        郭大路站在那里手脚冰冷。
      
        王动的眉也皱了起来购响道“看样子他好像是昨天晚上走的。”
      
        郭大路道“咽。”
      
        王动道“这次他为什麽把东西也带走了呢?为什麽连句话都没有留下来?”
      
        郭大路突然转身用力抓住了王动的肩,道“昨天晚上你有没有告诉他什麽?
      ”
      
        王动道“你想我会告诉他什麽?”
      
        郭大路道“我跟你说的那些话。”
      
        王动道你以为我是那种入?”
      
        郭大路道“你真的什麽都没有说”
      
        王动叹了口气接道“现在我们已用不吵架了否则就凭这句话我已经可以跟你
      吵起来。”
      
        郭大路怔了半阑终于也长叹了口气馒慢的松开手。
      
        王动勉强笑了笑,道“其实你也用不急以前他也溜出去过·过几天就会回来
      的。”
      
        郭大路摇据头·苦笑道“你自己刚也说过,这次不同。。
      
        王动道“可是他根本没有原因耍不辞而别。”
      
        郭大路低下头·道“也许…。’也许他也愿我一样,也觉得有点不对了所以
      “一“所以,还是不如走厂的好。”
      
        王动犹豫道:“其实你们根本也并没有什麽不对劲。”
      
        郭大路苦笑道“还没有?”
      
        王动谊“其实他……他…。☆
      
        郭大路道“他怎麽样?”
      
        王动凝视他过了半晌,忽又摇了摇头·道“没怎麽样,没怎麽样……”
      
        他不等说完话就掉头走了。
      
        郭大路道“你到哪里去?”
      
        王动道“去找杯酒喝喝。”
      
        其实王动也并不是个能将话藏在心里的人只不过觉得·有些话还是不要说出
      来的好。
      
        因为他觉得·有些事郭大路也是不知道的好知道得多了反而更烦恼。
      
        只可惜不知道也同样烦恼。
      
        现在春天才真的去远厂。
      
        春去何处从来没有人知道
      
        “小小妨娘清早起床。
      
        提花篮儿,上市场……”
      
        甜美的歌声·每天清晨都能听得到。
      
        只要听到这歌声林太平就觉得春天已回来厂。
      
        但郭大路的春天却巴去不返。
      
        燕七的人也和春风样·去就无踪影,一去就无消息。
      
        “他到哪里去了?为什麽句话都不留下?”
      
        郭大路决心要将这原因拢出来。
      
        所以他也走了。
      
        走的时候只留下了一句话“不找到他,我绝不回来”
      
        富贵山庄中的笑声少了天气虽一天比天热但在王动的感觉中这地方却似天比
      一天冷。
      
        没有郭大路的消息·没有燕七的消息·也没有春天的消息。
      
        只有那甜美的歌声还是每天都可以听到。
      
        除此之外唯一令人稍觉偷快的就是红娘子的伤也已痊愈。
      
        有天她和林太平陪王动坐在屋擅卜。
      
        苍弯本来碧加洗但忽然间,乌云已连天面起。
      
        接夏日的雷雨就已倾盆而落。
      
        雨水重般从屋搪上倒挂而下,墙角的残花也已不知被雨水冲向何处。
      
        王动看据上的雨忽然长叹了声·哺哺道“春天真的已经过去厂。”
      
        红娘子柔声道“现在虽已过去了,但很快就会再来的。”
      
        林太平道“木错春天无论去得多远,都定会回来的。”
      
        王动道“定?”
      
        林太平道“定”
      
        同是天涯沦落人
      
        雷雨。
      
        雨点乱石般打在郭大路身上。
      
        他终于醒厂。
      
        陋巷、低墙他醒来才发觉自己睡在墙角的泥泞中·至於他是怎麽会睡在这里
      的?已睡了多久?这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他只记得昨夜先跟东城的兄弟们起去蹦西城老大的赌场打得那里鸡飞狗跳塌
      溯徐。
      
        然後东城的老大就特地为他在小冬瓜的妓院里大摆庆功宴二叁十个弟兄轮流
      撞他的酒。
      
        东城老大还当众拍胸脯表示只要他能把西城那帮打垮以後西城那边的地盘就
      归他後来两个人好像还磕头拜了把子。
      
        再後面的事他就更记不清了好像是小冬瓜的妹妹小蜜桃把他扶回去的正在替
      他脱靴子脱衣裳。
      
        可是他忽然却不肯一定要走要出去找燕七。
      
        小蜜桃想拉他反而挨了个耳刮子。
      
        然後他就发现自已绸在这里中间那一大段完全变成了空自。
      
        严格说来,这半个多月的日子·究竟是怎麽过的,他也弄不清。
      
        他本是出来找燕七的,但人海茫茫·又到颐里去找呢?
      
        所以他到了这里後就索性留了下来每天狂漂乱醉。有天大醉後,和东城的老
      大冲突了起来两人不打不相识这打,竟成了朋友。
      
        那时东城老大正被西城帮压得透不过气,郭大路就拍胸脯,保证为他出气。
      
        所以他就田东城的弟兄们混在起了。每天喝酒、赌钱、打架、
      
        但为什麽每次大醉後他都要一个人溜走,第二天醒来时·不是倒在路上就是
      躺在阴沟里?
      
        个人若要折磨别人也许很难但若要折磨自己就很容易
      
        他是不是在故意拆磨自己?
      
        好大的雨,雨点打在人身上,就好像石子般。
      
        郭大路挣扎·勉强站起来,头疼得仿佛随时都会裂开来舌头上也象是长出了
      层厚厚的青苔。
      
        这种日于过得真的有意思吗?
      
        他不愿想。
      
        他什麽事都不愿想·员好立刻有酒·再开始喝·最好每天都没有清醒的时候
      。
      
        仰起膀子想接几口雨水来喝,雨点虽然很多很密,能落到地嘴里的,却偏偏
      没有多少。
      
        世上岂非有很多事都是这样子的?
      
        你看明明可以得到的却偏偏得不到。你愤怒、痛苦·用自己的头去檀墙·把
      自己折磨得不成人形,却还是点用也没有。
      
        郭大路用力挺起了胸膛胸膛里心口上·就象是有针在刺。
      
        明明不该想的事·为什麽偏偏又要想呢?
      
        强雷声,闪电击下。
      
        他咬了咬牙大步向前走,刚走了两步,忽然看到前面一扇小门“呀”的一声
      开了。
      
        个排衣垂留的小丫头手里撑把花油伞正站在门口·看他盈盈的笑,笑起来两
      个酒窝好深。
      
        有个这麽甜的小妨炮·对你笑·任何男人都免不了要上去搭汕搭汕的。
      
        但郭大路现在却没有这种心情,他现在的心情·简直比他的样子还糟。
      
        但郭大路却迎了上来·甜甜的笑道“我叫心心。”
      
        她不等别人开口第一句话就说出了自己的名字这种事倒也少见得很。
      
        郭大路看了她两眼,慢侵的点了点头,道“心心好好锯中。”
      
        他不等话说完,又想走厂。
      
        谁知心心却还是不肯放过他·又笑道“我认得你。”郭大路这才觉得有点奇
      怪转过身停下来道“你认得我?”
      
        心心眨眼·道“你是不是郭家的大少爷?”
      
        郭大路更奇怪忍不住问道“你以前在哪里见过我?”
      
        心心道“没有。”
      
        翱大路道“那末你怎麽认得我的?”心心赡然道“你去问问我们家小姐就知
      道。”郭大路道“你们家的小姐是谁?”
      
        心心道“你看见她时·就细道了。”郭大路道“她在哪里?”心心抿嘴笑,
      道“你跟我来·就什麽事全知道“。”
      
        她转过身走进了那扇小门,又回头向郭大路招了招手“来呀。”
      
        郭大路什麽话都没有说大步走了进去现在他的好奇心已被引起休想不叫他进
      去都很难了。
      
        门里是个小小的院子棚紫藤花在暴雨中看来显得怪可怜的。
      
        屋摄下接叁两只鸟笼·黄驾儿正在笼子里咳哎的吵好像正在怪她们的主人太
      不体恤·为什麽还不把我订带人香闺里。
      
        心心走上网廓用一狠白生生的小手指,轻轻在笼子上弹,陷眼道“小鬼吵死
      人厂今天小姐房里有客人你们再吵,她也术会踩你仍的。”
      
        她又回孵问郭大路笑·媚然道“你看,你还没进去她们已在吃醋了。”
      
        郭大路也只好笑了笑。
      
        现在她心里除了好奇之外,又多了种说不出是什麽滋味的感觉仿佛有点甜酥
      酥的。
      
        但这究竟是怎麽回事他仍然如在十里雾中,连一点影予都摸不。
      
        “难道我忽然交上姚花运了麽?”
      
        只不过·丫头虽然俏并不一定就表示小姐也很圈亮。
      
        那伎小姐若是母夜叉·你说怎麽办?
      
        门上挂的湘纪竹的子当然是天气开始热了之後刚换上去的。
      
        门里梢无人声。
      
        心心掀起子媚然道“你先请里面坐我去请小姐来。”
      
        里面是个精致高雅的小客厅·地上还铺厚厚的波斯毡。
      
        连郭大路都不由自主·先擦了擦脚底的泥,才能走得进去。
      
        “象这种地方的主人·为什麽要请我这麽样个客人进来?”
      
        那当然定有目的。
      
        什麽目的呢?
      
        郭大路看了看自己·全身上上厂卜连五钱银子都不值。
      
        他对自己笑了笑索性找了张员舒服、最乾净的椅子坐下来。
      
        桌上有壶茶·还是新泡的。几个小碟子里,摆很精美的茶食。
      
        郭大路替自已倒了碗茶边喝茶…边吃杏脯就好像是这地方的老客人似的点也
      不客气。
      
        然後·他就听到阵“叮叮当当”的环响声心心终于扶他们家的小姐进来了。
      
        郭大路始头看了眼·眼睛就已发直。
      
        郭先生并不是没见过女人的毛头小伙子但象这样的美人·倒还真是少见渊。
      
        若不是这样的美人,又怎配住这样的地方?
      
        郭大路嘴里含半片杏脯,既忘了吞下去也忘了拿出来。
      
        不知什麽时候,这位小姐也坐下来了,就坐在他对面张宜喜宜嗅的脸上仿佛
      还带点红晕·也不知是姻脂,还是害羞双明如秋水般的眼波正脉脉含情的看他。
      
        郭大路开始有点坐立不安了,想开口说话,一个不小心却将嘴里含的半片杏
      脯咽在喉咙里。
      
        心心忍不住“唉防”一笑开始笑☆就再也停不尸来接肚子·吃吃的笑个不停
      。
      
        小姐瞪了她一眼仿佛在怪她笑得不该但自己也忍不住为之摄然。
      
        郭大路看她商突也大笑起来。
      
        他笑的声音反而比谁都大·你只有在听到这笑声的时候,才能感觉到他是真
      正的郭大路。
      
        无论多麽严肃多麽巡她的场面只要郭大路一笑五刻就会轻松起来。
      
        这位羞人答答的小姐,终于也开口说话了。
      
        她的声畜就和她的人同样温柔·菜声道“这地方虽然不太好但郭大爷既然已
      来了·就不要过於拘束”一。”
      
        郭大路打断了他的话笑道“你看我象是个拘束的人吗?”
      
        小姐媚然道不象。”
      
        心心也笑道“条是小姐刚托人从普洱捎来的,郭大爷多喝两杯也好醒醒酒。
      ”
      
        郭大路道“茶的确不错你部错了。”
      
        心心怔了怔道“我什麽地方错了?”
      
        翱大路道“无论多好的菜·也不能醒酒。”
      
        心心道“要什麽才能醒酒?”
      
        郭大路道“酒。”
      
        心心笑道“再喝酒岂非更醉?”
      
        郭大路道“你又铝了·只有酒才能解酒这叫做还魂酒。”
      
        心心眨眨眼道“真的?”
      
        郭大路道“这法子是我积数年经验得来的·绝对错币丁。”
      
        小姐也笑道“既然如此·还不快去为郭大爷斟酒。”
      
        酒来了、是好酒。
      
        菜当然也水债。
      
        郭大路开怀畅饮·真的好像已将这位小姐当做老朋友·点也不客气。
      
        这值小姐居然也能喝两杯,酒色染红了她的双颓看来更艳光照人。
      
        郭大路睛直勾勾的不住她连酒都似已忘记瞩厂。
      
        小姐低下头轻轻道“郭大爷若再喝卡杯,我陪杯。”
      
        二杯酒眨眼间就下了肚,郭大路忽然道“我有件事要告诉你。”
      
        小姐道“请说。”
      
        郭大路道“第,我不叫郭大爷·叫郭火路·我的朋友都叫我
      
        小姐媚然道“有些人永远都不会老的。。
      
        郭大路道“也有些人永远都不会变成大爷。”
      
        他又喝厂杯酒,才接道“我只不过是个穷光蛋而且又赃又臭你却是位於金小
      姐·而且不认得我为什麽要请我来喝酒?”
      
        小姐眼波流动道“同是天涯沦落人若是没缘又何必认得。”
      
        心心抢通“我份家小姐姓水闺名叫柔青现在你们总该已认得了吧。”
      
        郭大路抚掌笑道“水柔青·好名字值得喝二大杯。”水柔青逐酋道“多谢。
      ”
      
        郭大路饮而尽她,过了很久忽又道“我的肠子是直的无论有什麽那都是存不
      住的。”
      
        水柔青婿然道“我看得出你是个豪气如云的大丈夫。”
      
        郭大路道“那末我问你是不是有人欺负了你你要我替你出
      
        心心又抢道“我们家小姐足不出户怎麽会有人欺负她?”
      
        郭大路道“你是不是遇了件很困难的事要我替休去解决”心心道“也没有。
      ”
      
        郭大路缓缓地道“我既然来厂又喝了你们的酒·无论什麽事,只要你们开口
      我定尽力去做。”水柔青柔声道“只要你有这样的心意,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郭大路瞪她,道“你真的没有什麽事求我?”
      
        水柔青道“夏的没有。”郭大路道哪末·你为仍麽对个又赃又臭的穷光蛋这
      麽好?”
      
        水柔青抢起头,看她眼液如醉。
      
        被她这样子看的人能不醉的又有几个?
      
        心心看郭大路,又看看她的小姐忽然笑道“有句话郭大爷不知道有没有听说
      过。”
      
        郭大路道:“你说。”心心道乐子重英豪,美人喜欢的也是真正的英雄。”
      
        水柔青的脸更红,娇嗅轻啤道“小鬼再乱嚼舌·看我不撕你的嘴。”
      
        心心笑道“我也是直肠子心里有什麽话也存不住。”
      
        水柔青红脸站起来真的象是要去拧她。
      
        心心却己吃吃的娇笑溜姻跑了出去·跑出去时还没有忘记替他们关上门。
      
        水柔青垂首站在那里又忍不住偷偷膘了郭大路眼。
      
        郭大路还在盯她。
      
        她的脸已红得象是秋夕的晚霞。
      
        醉了。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不醉的人也该醉了。
      
        郭大路忽然握住了水柔青的子。
      
        她的手冰冷脸却是火烫的。
      
        郭大路正想搂她还没有楼她她已“图吁”声,倒人他怀
      
        窗外是盛夏窗内却是浓春。
      
        春色浓得化也化不开。
      
        有些人虽然素不州识但只要见面,就好像铁遇见磁石样立刻会紧紧粘佳。
      
        水柔青粘在郭大路身上她的肌肤柔软、光滑如丝缎。
      
        她的腰胶盈盈握。
      
        郭大路握她的腰忽然轻轻叹息哺哺道“我不横真的不债。”
      
        水柔青轻轻道“有些事本来就是没法子解释的本来就没有人懂。”
      
        郭大路道“你以前既没有看见过我也不知道我是个怎麽样的人为什麽这样千
      对我?”
      
        水桑青道“我虽然没有看见过你却中已知道你是个怎麽样的
      
        郭大路道“峨?”
      
        水柔青的身了粘得更紧缓缓道“这澳天来城里的人谁不知道肉远地来了个天
      不怕地不怕的好汉。”
      
        郭大路苦笑道“好汉?你谰不知道好汉是什麽意思?”
      
        水柔青道“我听你说。”
      
        郭大路道“好汉的意思,有时候就是流氓无赖。”
      
        水柔青婿然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好汉就是好汉。”
      
        郭大路笑了,轻抚她的胺胶,笑道“你真是个奇怪的亥人。”
      
        水柔青道“所以我才会喜欢像你这麽样奇怪的男人。”
      
        这句话没说完她的脸又红了。
      
        郭大路凝视她道“我以前作梦也设想到会遇见你这样的女人,更没有想到会
      愿你这样子在一起。”
      
        水柔青的脸更红轻轻道“只要你愿意我就永远这样子跟你在一起。”
      
        郭大路又凝视厂她很久·忽又轻轻叹了口气·翻了个身·张大了眼睛瞪屋顶
      。
      
        水柔青道“你在叹气?”
      
        郭大路道“没有。”
      
        水柔青道“你在想心事?”
      
        郭大路道“没有。”
      
        水柔青也翻了个身伏在他胸膛上轻抚他的脸·柔声道“我只问你·你愿不愿
      意永远跟我这样子在起?”
      
        郭人路沉默,沉默厂很久才字宇道“不愿意。”!
      
        水柔青柔软的身干突然僵硬嘎声道“你不愿意严
      
        郭大路道“不是不愿意是不能。”
      
        水柔青道“不能?为什麽不能?”
      
        郭大路慢慢的摇了摇头。
      
        水泵青道“你摇头是什麽意思不喜欢我?”
      
        郭大路叹道“像你这样的亥人若有男人不喜欢你那人定有毛病,可是……”
      
        水桑青道“可是什麽?”
      
        郭大路苫笑道“时是我有毛病。”
      
        水柔青看他·美丽的眼睛里充满了掠讶之色。
      
        翱大路道“我是个男人,已有很久没接近过女人你是个非常美的女人而且对
      我很好这地方又如此温柔,我们又喝了点酒在这种情况下,我怎麽能不动心,所
      以─…“
      
        水柔青咬嘴属道“所以你耍了我?”
      
        郭大路叹患,道“可是我们之间并没有什麽真的感情。我─一“我”一。”
      
        水荣青道“你怎麽样?…’。难道伤心里在想另一个人?”
      
        郭大路点点头。水柔青道“你跟她真曲有感情?”
      
        郭大路点点头,忽又摇摇头。
      
        水柔青道“到底是不是真的有感情”
      
        郭大路叹道“我也不知道那是种什麽样的感情,我不知道我看不见他的时候
      时时刻刻都在想他。你虽然又美、又温柔我虽然也报喜欢你但在我心里无论谁也
      无法代替他。
      
        水柔青道“所以你还只有去找他?”
      
        郭大路道“非找到不可。”
      
        水柔青谊“所以你要走?”
      
        郭大路闭上眼睛点厂点头。
      
        水柔青看他眼睛里并没有理怨反而似也鼓感动。
      
        过了很久她才长叹息了声幽幽的道“世上若有个男人也象这样子对我我─一
      。我就算死也竹心了。”
      
        郭大路柔声道“你迟早定也会找到这麽样个人的。”
      
        水柔青摇摇头,道“永远术会。”
      
        郭大路道“为什麽”
      
        水柔青也沉默了很久·忽然道“你是个很好的人我从来也没有见到你这样的
      好人所以我也愿意对你说老实话。”
      
        郭大路听。
      
        水柔青道“你细小知道我是个什麽样的人?”
      
        郭大路道“你姓水叫水柔胃是位干金小姐而且温柔美丽。”
      
        水柔青道“你错严我并不是什麽干金小姐只不过是个……是个……”她咬嘴
      唇突又氏长叹息道“我只不过是个妓女。”
      
        “妓女”郭大路几乎从床〔直跳起来大声叫道“你不是。”
      
        水柔青笑得很凄凉,道“我是的。不但是·而巴是这地方身价最高的名妓,
      不是掷千金的王孙公子就休想做我的入幕之宾。”
      
        郭大路怔住,怔厂半天哨哺道:“但我并不是什麽天孙公子·而且身上连一
      金都没有。”
      
        水柔青忽然站起来打开了妆台的抽屉·捧了把明珠道“你虽然没有为我‘掷
      于金但却已有人为你买下了我。”
      
        郭大路更吃惊,道:“是什麽人?”
      
        水柔青道“也许是你的朋友。”
      
        郭大路道“难道是东城的老大?”
      
        水柔青淡谈道“他还不配到我这里来。”
      
        郭大路道“那麽是谁?”
      
        水柔青道“是个我从未见过的人。”翱大路道“什麽样的人?”
      
        水桑青道”是个麻子。”
      
        郭大路糟然道“麻予?我的朋友里连一个麻于都没有。”
      
        水柔育道,“但珍殊却的确是他为体讨给我的。”
      
        郭大路吃惊得连话都说不出了。
      
        水柔青道:他叫我好好的侍候你无论恢要什麽都给你。”
      
        郭大路道“所以你才“。。”
      
        水柔青不计他说下去又道“但他也算出来你狠可能不愿留下来的。”
      
        郭大路道“哦?”
      
        水柔青道“等到你不愿留厂来的时候他才要告诉你件事。”
      
        郭大路道“什麽事?”水柔育道“件很奇怪的事。”
      
        她馒馒的接道“几个月以前这里忽然来了个很奇锤的客人跟你样穿得又脏又
      破·我本来想膛他出去的。”郭大路道“後来呢?”
      
        水栗育道“可是他进来就在桌上摆下了百两黄金。”
      
        郭大路道“所以休就让他留下来了?”
      
        水柔青眼目中露出丝幽怨之色·淡淡地道“我本来就是个做这种事的女人只
      认金子不认人的。”
      
        郭大路叹道“我明白·可是……可是你并不象这样曲女人。
      
        水柔青忽然扔过头仿佛不愿让郭大路看到她膛上的表情。
      
        过了很久她才慢馒的接道:“世上本来就有很多富家小乒喜欢故意装成这种
      样矛·来寻欢作寻找别人汗心这并不奇怪。”
      
        郭入路道“奇怪是什麽呢?”
      
        水柔育道“奇怪的事他花了百两黄金,却连碰都没有碰我只不过在这里洗了
      个澳丽民还穿了我套衣服走厂。”
      
        郭大路道“穿了你套衣服?”
      
        水柔青点点头。郭大路道“他究竟是男是女?”
      
        水柔青道“他来的时候本是个男人八日穿上我的农服後简直比我还好看。”
      
        她苦笑接道“老实说我虽然见过许许多多奇怪的人·有的人喜欢要我用鞭子
      抽他用脚踩他·可是·像他这样的人,我倒是从来没有见过到後来连我都分不清
      他究竟是男是亥。”
      
        郭大路又怔住但眼睛却已发出厂光。
      
        他似已隐隐猜出她说的人是谁了。
      
        水柔青道“这些话我直到现在才说出来·只因为那麻子再叁嘱咐我,你若愿
      意留下来·我就永远不能把这件事告诉你。”
      
        郭大路道“你…“你知不知道那奇怪的客人叫什麽名字?”
      
        他似已紧张得连手都在发抖。
      
        水柔青道“她并没有说出他的名字来只告诉我他姓燕燕子的燕。”
      
        郭大路突然跳起来用力握她的肩·嘎声道“你知不知道他现在在什麽地方”
      
        水柔青道“不知道。”
      
        郭大路倒退了两步似已连站都站水伎了,“嘴”的又坐到床上。
      
        水柔青道“可是她最近又来过一次。”
      
        郭大路立刻又象中了箭般跳起来大声道“最近是什麽时候?”
      
        水柔青道“就在前十来天。”
      
        她接又道“这次她来的时候样子看来好像有很多心事·在我这里喝了很多酒
      ,第二天就穿了我套衣裳走了。”
      
        郭大路更紧张,道“你知不知道他走到什麽地方去了?”
      
        水柔青道“不知道。”
      
        郭大路好像又要倒了下去。
      
        幸好水柔青很快的接又道“但她喝醉了的时候说了很多醉话说她这次回去之
      後·就永远不会再回来我永远再也不会见到她。”
      
        郭大路道“你”一“你没有问过她·她的家在田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