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大路叹了口气道“幸亏我是个又聪明又有胆量的大好人
      
        藏七笑抢道“否则你又怎麽能娶到我这麽好的老婆呢?”
      
        郭大路叹道“到现在我才发现我好真是天生的对。:欢乐英控
      
        燕七道“你现在才发现?”
      
        郭大路笑道“因为我现在才发现我们两个人的脸皮都够厚的。”
      
        现在这属於才真的象是个洞房了甚至比你想象中的洞房还要甜蜜美丽。
      
        他们够资格享受。
      
        因为他们的情感受得住考验他们能有这麽样天·可真是小容易。
      
        钻石要经过琢磨才能发得出光芒。
      
        爱情和友谊也样。
      
        经不住考验的爱情和友演,就象是纸做的花既没有花的鲜艳和芬芳,也永远
      结不出果实。
      
        树上已结出果实,春天虽已远去但收获的季节却己快来了。
      
        燕七坐在树下,摘下了头上的马连坡大草帽做扇子·贿哨道“好热的天气上
      老大想必更懒得动了。”
      
        郭大路的目光通视向远方道“这些日子来他和小林不知道在干什麽。”燕七
      道“你放心·他们绝不会寂寞的,尤其是小林。”
      
        郭大路道“为什麽?”
      
        燕七婿然笑·道你难道忘记了那个卖花的小姑娘?”
      
        郭大路也笑了·立刻又听到厂那清脆的歌声“小小狱娘,清早起床
      
        提花篮儿上市场
      
        穿过大街,走过小巷
      
        卖花卖花声声嚷……”
      
        歌声当然不是那卖花的小始姻唱出来的,唱歌的是燕七。
      
        她轻摇草帽曼声丽歇·引得路上的人都切转头瞪大了眼睛来瞧她。
      
        郭大路笑道“你莫要忘记你现在身上穿的是什麽衣服?”
      
        她身上穿的还是男人打扮·但眠声却清脆如黄黄出谷。
      
        燕七却笑道“没关系反正我就算不唱别人也样能看出我
      
        翱大路道“你以前呢?’
      
        燕七道“以前不同、”
      
        郭大路道,“有什麽不同。”
      
        燕七笑道“以前我比较胜,…。’狠胜大家都觉得女人总应该比男人乾净。
      ”
      
        郭大路道“其实呢?”
      
        燕七瞪歹他服,道“其实亥人本来就比男人乾净。”
      
        这条路是回富贵山庆的路。
      
        他们并没有忘记他何的朋友他啊要将自己的快乐让朋友分享。
      
        “上老大和小林若知道我们……我们已经成为夫妻·定也会很高兴的。”
      
        “不知道小林会不会吃酸。”
      
        说完了这句话他就开始跑燕七就在後面追。
      
        他们既然没有乘车也没有骑马,在路上笑·跑追,就象是两个该子。
      
        快乐岂非总是能令人变得年青的?
      
        跑累厂,就在树阴里坐下来,买一个烙饼就当午饭吃。
      
        就算是淡而无陈的硬麦饼,吃在他们嘴里也是甜的。
      
        郭大路居然已经有好几天没喝酒厂,除厂他们临走前的那天,南富丑为自己
      的亥儿和女婿饯行,非但他破例喝了半杯而还英要他们放量赐个痛快·所以他们
      全醉了。
      
        燕七微笑道“我爹爹自己现在虽不能喝酒了,却很喜欢看别人咽秽
      
        郭大路笑道’他以前的酒量定也不错。”
      
        燕七道“何止不错·十个郭大路也未必能喝得过他一个。”
      
        郭火路道“哈。”
      
        燕七道“暗是什麽意思?”郭大路道“哈的意思就是我非但不服气,而且不
      相信。”
      
        燕七道“只可惜他现在老了,而且旧伤复发·已有多年躺在床上不能动,否
      则他不把你灌得满地乱爬才怪。”
      
        提起了她父亲的病痛·她眼睛里也不禁露出了悲伤之色。
      
        郭大路也轻轻叹息了一声道:“他实在是个很了不起的人,我欲顾英醒想不
      到他会让我们走的。”
      
        燕七道“为什麽?”
      
        郭大路道“因为……因为他实在太寂寞,若是换了别人,定会要我们赔他。
      ”
      
        燕七道;“可是他不同,他从不愿为了自己让别人痛苦,无论多麽难以忍受
      的事他都宁可个人独自忍受。”
      
        她眼睛里又发出了光显然固自己有这麽样一个父亲而骄傲。
      
        郭大路叹道“说老实话我从来也没有想到他是个这样子曲
      
        燕七道“从前你以为他是什麽样的人?”
      
        郭大路呐呐道:“你知道江湖中的传说·将他说得多麽可怕。”
      
        翔七道“现在呢?”
      
        郭大路叹息道“现在我才知道江湖中的那些传说才真正可怕·他居然能忍受
      了这麽多年就凭这点,已不是别人能比得上的厂。”
      
        燕七绣然道“这也许只因为他已没法不忍受。”
      
        郭大路道“幸好他还有朋友我看到神驼严他们对他的忠实和友情总忍不住要
      替他觉得欢喜感动。”
      
        燕七沉默中购忽然道“你知不知道他们以前是想怎麽对讨他的?”
      
        郭大路摇摇头。
      
        燕七道“他们以前也是心想要来杀他的·可是後来·经过了几次生死缠斗之
      後他们才发现他并不是传说中那样的人·也被他的人格所感动所以才成了他的朋
      友。”
      
        她笑工笑笑得狠凄凉·又有些得意·接道“为了他·台罗汉甚至不措背叛了
      少林,不惜做‘个终生再也见不得天日的叛徒。”
      
        郭大路道“人岂非也就因为有这种伟大的感情所以才和畜牲中同”
      
        燕七道“这种感情也唯有在生死患难之中才能显得出它的伟大来。?
      
        他商说的不错。
      
        个人也唯有在生死患难之中才能显得出他的伟大来。
      
        南宫丑能博得神驼子他们的友情历付出的代价是何等惨摘只怕也不是别人能
      想象得到的。
      
        若不是在生死关头中宁愿牺径自己来保全别人·别人又怎知人格的伟大?又
      怎会为了他牺牲一切?
      
        这其中·当然也有段令人掠心动魄、悲伤流泪的故事。
      
        这故事已不必再提。
      
        因为我们现在要说的·是令人欢乐曲故事。
      
        这世上悲伤的故事已够多。
      
        已大多。
      
        四
      
        未到黄昏巳近黄昏。
      
        日色虽已西沉但碎石路上仍然是热供烘的·摸随手。
      
        前面的树荫下有个模楼慌停的妇人手里牵个孩子·背也背孩子正垂头伸出手
      ·站在那里向过路人乞讨。
      
        郭大路立刻定过去摸出块碎银子摆在她手里。
      
        他从未错过任何个乞巧,纵然他只剩下这块碎银·也会毫不考虑就施舍给别
      人。
      
        燕七看温柔的目光中·带赞许之色。
      
        她显然也以自已有这洋的丈夫丽骄傲。
      
        这妇人嘴里肉璃的说感激的话·正想将银子捕在怀里·有意无意间括起了头
      看了郭大路眼。
      
        她苍白健摔的股上立亥发生了种无法描叙的可怕变化。
      
        她那双无神而满布血丝的眼睛也立刻死鱼殷凸了出来就好象有把刀突然插入
      了她的心脏。
      
        翱大路本来还在微笑但笑容也渐渐冻结·脸上也露出了慷骇的表情失声道“
      是你?”
      
        那妇人立刻用双手蒙住了脸·叫声道“你走,我不认得你。”
      
        郭大路的表情已中惊骇变为怜惜,长叹道“你怎会变成这样子的?”
      
        妇人道“那是我的事和你汲关系。”
      
        她虽然想勉强控制住自己但全身都已抖得象是风中的勉光。
      
        郭大路的目光垂向那两个发育不全、满脸鼻涕的孩子理然问道“这是你愿他
      生的麽?他的人呢?”
      
        妇人口抖,终于忍不佳放声大哭起来,掩面痛哭道“他骗了我骗去了我的私
      房钱·又和别的女人跑了·却将这两个孽种留下来给我,我为什麽这麽苦命…“
      为什麽?”欢乐英雄
      
        没有人能替她解答·只有她自已。
      
        她这种悲惨的疆遇岂非正是她自己找来的。
      
        郭大路叹息也不知该说什麽。
      
        燕七馒慢的走过来无言的握住了他的手让他知道无论遇什麽事她都是站衣他
      这边的总是同样信任他。
      
        女人所能给男人的·还有什麽能比这种信任和了解更能令男人感激?
      
        郭大路猜疑,道“你已知道她是谁了?”
      
        燕七点点头。
      
        女人对自已所爱的男人,仿佛天生就有种奇妙敏锐的第六感。
      
        她早巳感觉出这妇人和她的丈夫之间,有种很不寻常的关系冉听厂他们说的
      话就更无疑问了。
      
        这妇人显然就是以前欺骗了郭大路,将他抛弃了的那个亥人。
      
        翱大路长长叹息道“我实在没想到会在这里看见她更没有想到她已变成这样
      于。”
      
        燕七柔声道“她既然是你的朋友·你就应该尽力帮助她。”
      
        这切人忽然停产哭声,始起头·蹬她、道“你是什麽人?”
      
        燕七的目光柔和而平静道“我是他的妻子。”
      
        这妇人股上又起厂种奇特的变化·转头瞪郭大路诧声道“你巴经成了亲?”
      
        郭大路道“是的。”
      
        这妇人看了看他义看了看燕七,日中突然露出了种忽毒的嫉妒之色忽然一把
      揪住了郭大路的衣襟大声道“你本来要娶我的怎麽能和别人成亲?”
      
        郭大路动也不动,脸色已苍白如纸这种情况他实在不知道应该怎麽样匝付。
      
        燕七却将他的手握得更紧凝视这妇人道“是你离升了他,不是他不要你,以
      前的事你自己也该记得的。”
      
        妇人的目光更恶毒,狞笑道“我记得什麽我只记得他曾经告诉过我,他水远
      只喜欢我个人,除了我之外,他绝不再娶别的女人。”
      
        她又作出要流泪的样子抽动嘴角大声道“可是他却骗了我,骗了我这个苦命
      的女人你们大家来评评理“一─”
      
        路已有人围了卜来,带轻蔑和憎恶之色,看郭大路。
      
        郭大路苍白的脸又已变得赤红连汗珠于都己冒了出来。
      
        但燕七的神色却还是很平筋·缓缓道“他并没有骗你从来也没有骗过你只叮
      借你己不是以前那个人了·你自己也该明白。”
      
        这妇人大叫大跳道“我什麽都不明白·我不想活了……我就是死也要愿这狠
      心的男人死在起,”
      
        她头向郭大路撞了过去·赖在地』☆,再也不肯起来。
      
        遇见了这种会撒泼使赖的女人无论谁都无法可施的。
      
        郭大路简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只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燕七沉吟忽然从身广拿出了条金链子遇到这妇人画前道“你认不认得这是什
      麽?”
      
        倒人瞪眼怔了半晌才大声道“我中然认得这本来也是我的。”
      
        燕七道“所以我现在还给你只不过希望你知道,为了保存这条金链子他不猎
      挨饿挨骂,其至不惜被朋友耻笑他这是为了什麽你也该想得到的。”
      
        妇人看这条金链户日中的怨毒之色渐渐变为羞愧。
      
        她毕竟也是个人。
      
        人多多少少总有些人性的。
      
        燕七道“你换这条金链子已叼好好的做点小生意好好的养你的孩子以後你定
      还会遇好男人的只要你不再欺骗别人别人也不会来续骗你。”
      
        妇人的身子又开始颤抖转过头·去看她的孩歹。
      
        被子脸上满是惊恐之色撇嘴想哭·却又吓得连哭都不敢哭湖声。
      
        燕七柔声道“莫忘记你已是母亲,已应该替你的孩子想一想他将来也会长大
      的·你应该让他觉得、因为有你这样个母亲而骄傲。”
      
        妇人颤抖突又伏在地上放声痛哭起来痛哭道“老天……各天你为什麽又要让
      我看见他。一。为什麽?”
      
        这问题也没有人能为她解答只有她自己。
      
        你栽下去的是什麽样的种子就定会得到什麽样的收获。
      
        你栽下去的若是砂石就永远莫要期望它能斤出美丽的花朵。
      
        黄昏。欢乐英醒
      
        夕阳已由绚烂而转为乎挣。
      
        郭大路馒馒的走在道旁·心情显然也和他脸色同样沉重。
      
        燕七没有说话没有打扰他。
      
        她知道每个人都有他需要一个人稳静的时候这也是一个做人妻子的女人所最
      需要了解的。
      
        也不知过了多久郭大路才沉声道“你什麽时候将那金链子陵出来的?为什麽
      不告诉我?”
      
        燕七笑了笑道“因为我根本就没有赎出来。”
      
        郭大路道“你没有?”
      
        燕七道’刚我给她的金链子根本不是你的那条。”
      
        郭大路僧然道“不是?”
      
        燕七微笑道“那是梅兰姐妹私下里送给我的贺礼。”
      
        翱大路道“那你为什麽要拿出来,为什麽要这样做?”
      
        燕七笑道“因为我也是个女人我对女人总比你解得多。”
      
        郭大路道“你是说她看到了这条金链子·就会想起我以前对她总算不错,所
      以才肯放过我?”
      
        颓七抿嘴笑道“金链子看起来都是差不多的连你都已经分不清了·又何况抛
      。”
      
        她笑得很怕快。
      
        因为这金链子只不过是个象征象征以前的那段往事。
      
        现在他们既巳连这金链子都分不清了显然已将昔日的情感和怨损全都淡忘。
      
        无论多大方的亥人都不愿自己的丈夫还将往事藏在心里的。
      
        郭大路道“可是看到我的时候·就应该已经想起以前……”
      
        燕七打断了他的话·道“她那样子对弥并不是为以前的事而是因为嫉妒。”
      
        郭大路道“嫉妒?”
      
        燕七道“也不是嫉妒你·是嫉妒我。看看她自己的日子·再看看他什她更悔
      恨自己以前为什麽要那样做。”
      
        她叹了口气,接道“个人对自己诲促的时候往往就会莫名其妙的对别人也怀
      恨起来·根不得全世界的人都和她样病苦。”
      
        翱大路叹道“所以她就想破坏我份。…
      
        燕七道“她恨你·只不过因为她知道自己已永远无法再得到你
      
        郭大路道“可是她看到了那条金链子时为什麽忽然又变了呢?”
      
        燕七道“因为金链子和你不同。”
      
        她固然笑接道“金链子不但比你好看而且她知道自己定可以得到。”
      
        郭大路道“那是不是因为金链子已经在她的手里厂?”
      
        燕七笑道“答对了”
      
        世卜的确只有女人才了解亥人。
      
        女人向只相信自己已拿在手里的东西就算她明知还有百条金链子可以去拿她
      也绝不肯用手里这条去换的。
      
        也没有几个女人肯将自己的金链子·送给丈夫以前的情人
      
        只有员聪明的女人才会这样做。
      
        她只用条金链子,已换取她文夫对她的信任和感激也换来她自已的生幸福。
      
        郭大路凝视他的妻子、情不同禁·握住了她的手柔声道谢谢你。”
      
        燕乞眨眼笑道“谢谢我?……谢谢我那条金链严?”
      
        郭大路摇摇头道“你应该知道我谢的是什麽?”
      
        燕七的确知道。
      
        他感激的当然不是条金链子悯是她的了解和体谅。
      
        那比所有的金链予加起来还要珍员得多。
      
        个懂得了解和体谅的妻子永远是男人最大的幸福和财富
      
        也永远只有最幸运的男人才能得到。
      
        情人?仇人?
      
        世上是不是真有天生幸运的人呢?
      
        也许有·但至少我并没有看见过。
      
        我当然也看见过幸运的人但他们的幸运却都是用他们的智慧、决心和勇气换
      来的。
      
        幸运就象是烙饼样,要用力去揉用油去煎,用火去拷,纪中会从天上掉卜来
      。
      
        幸运的人就象是新娘子样无论走到那里都定会被人多瞧几眼。
      
        无论多平凡的人·且做了新娘子就好像忽然变得特别了。
      
        王动、林太平、红娘子叁个人站做排·颓七,从头看到脚又从脚看到脸。燕
      七的脸已被看得象是刚摘下的山里红·红得发烫,忍不住垂下头道“你们又不是
      不认得我,我看什麽?”
      
        红娘子赡然道“因为你实在已经比以酗好看叁干六百倍。”
      
        燕七的脸更红,道“但我还是我这一点都没有变。”
      
        王动道“你变了。”
      
        燕七道“什麽地方变了?”
      
        林太平抢道“以前你是我的朋友现在却已变成我的嫂子,以前你是燕七,现
      在却已经变成了郭太太这变得还不够多”
      
        燕七咬嘴唇道“我还是颓七,还是你们的朋友。”
      
        红娘子吃吃笑道“但这个燕七至少已经比以前乾净多了。”
      
        郭大路忍不住插口道“答对了她现在每天都洗澡。”
      
        他的话刚说完红娘子已笑弯腰。
      
        燕七狠狠瞪了他一眼红脸道“你少说几句话行不行?又没有人当你哑巴。”
      
        红旗子失笑道“若能少说几句话·就不是郭大路了。”
      
        郭大路于咳了两声·挺起胸道“其实我现在也变了·你们为什麽不看我?”
      
        王动皱眉,道“你什麽地方变了?我怎麽看不出?”
      
        郭大路道“我难道没有变得好看些?”
      
        王动上上下下看了他几眼摇头·道“我看不出“☆
      
        郭大路道“至少我总也变得乾净了些。”
      
        红娘子忍住笑道“现在你也天天洗澡?”
      
        郭大路道“当然·我”…“
      
        这次,他的话还未说出口红娘了已又笑得弯下了腰。
      
        燕七赶紧仍岔大声道“这地方怎麽好像少了个人?”
      
        林太平她道“谁?”
      
        燕七眨眼笑道“当然是那个清早起床·就提花撅上市场的筋娘。”
      
        红娘子笑道“这个人当然少不了的。”
      
        燕七道“她的人呢?”
      
        红娘子道“义上市场去了但却不是提花篮,是提菜篮因为我们的林大少忽然
      想吃新上市的菠菜炒百腐。”
      
        燕七也忍住笑·叹了口气道“想不到她小小的年纪,就已经这麽样懂得温柔
      体贴。”
      
        红娘子道“天生温柔体贴的人,无论年纪大小,都样温柔体贴的。”
      
        她用眼角瞪林太平,又道“那就好像天生有福气的人样你说是不是?”
      
        林太平的脸也红了忽然大声道:“体们少说几句行不行,我也不会当你订是
      哑巴的。”
      
        郭大路悠悠道:飞不行若能少说几句话,就不是女人了。”
      
        王动道“答对了。”
      
        晚霞满天☆
      
        暮风中又传来悠扬清脆的缆声“小小姑娘清早起床。
      
        提花键儿·上市场”…’欢乐英巴
      
        苑七和红娘子对望了一眼忍不住笑邀“小小始娘已经从市场回来了。”
      
        红娘子笑道“而且,她的花篮里还装满了育莱豆腐。”
      
        只听一个银铃般清脆的声音笑道“不止菠菜豆腐·还有洒。”
      
        小小始娘果然已回来厂挽个竹篮子站在门口右手果然还提大酒。
      
        她好像已没有以前那麽害羞☆只不过脸上还是有点发红。
      
        王动道“洒?什麽酒?”
      
        小小够姬赐然道“当然是喜酒·我在山下看到他们两位亲热的样子就知道应
      该去买些喜酒回来了”
      
        燕七眨眼·道“是淮的喜酒?是我们曲还是你们的?”
      
        小小站娘“田哼”声红脸腕了沿墙角跑到後院,
      
        燕七和红娘于都笑得弯下了腰。
      
        林太平忽然四万门气哺响道“我真不值为什麽你蔚总喜欢欺负老实人?”
      
        王动道“因为老实人巳越来越少·再不欺负欺负,以後就没有机会了。”
      
        这不是结论。
      
        喜事里若没有酒就好像菜里没有盐样。
      
        这句话当然是个很聪明的人说的“可惜他忘厂说下面的句:肚子里若有了酒
      ·头就会疼的。
      
        第二天早上起来郭大路的头已疼得要命
      
        他当然巴不是第‘个起来的人他刚刚发现睡觉有时也不能算是浪费光阴。
      
        他起来的时候林太平和服小妨娘口经在院子里嚼田咕咕也不知在说些什麽。
      
        无论说什麽他仍都样觉得很有趣,很开心。
      
        春天的花虽已谢厂但夏天里的花又盛开。
      
        他们就站在花丛前初升的阐光照他们幸福晒愉快的脸
      
        他们也压和初升的太阳样,充满厂光明和希望。
      
        郭大路看他俩头疼就仿拂已好了些。
      
        燕七悄悄的走了出来·依假在他身夯只于娩漆黑的长发
      
        天地间,片和平宁醉生命实在是值得人们珍措的。
      
        过了很久·燕七才轻轻道“你在想什麽?”
      
        郭大路道“我在想另外两个人,”
      
        燕七道“谁?王动和…。“
      
        郭大路点点头,叹息道“我在想,不知要等到田一天,他们才会这样子亲热
      。”
      
        燕七凝视她的丈夫,良久良久才柔声道“你知道我为什麽喜欢你?”
      
        郭大路没有说话在等听。
      
        他喜欢听。
      
        燕七柔声道“因为你在你自已幸福的时候,还能想到朋友的幸福因为你无论
      在什麽时候·都不会忘记你的朋友。”
      
        郭大路眨眼,道“你错了有时我也会忘记他们的。”
      
        燕七道“什麽时候?”郭大路俏俏道“昨天晚上。…“
      
        她的话还未出燕七的股已飞红拿起他的手狠狠咬了一曰。只听林太平笑道腿
      不到我们的郭大嫂居然还会咬人的。”
      
        他们两个人不知何时巳转过身子正在看这两个人微笑。
      
        翱大路笑道“这你不就横了·没有被女人咬过的男人,根本就不能算做男人
      。”林太平道“这是哪国的道理?”郭大路道“我这国的·但你说不定很快也会
      到我这‘国来
      
        小站娘的股也已随红,垂下头道“我去准备早点去‘·。”郭大路大笑,道
      “多准备点也好塞佐我们的蹭。”
      
        现在正是早饭的时候。
      
        湛蓝色的苍官下·乳白色的炊烟四起。
      
        郭大路指起头·哺埔道“这地方怎麽忽然热闹起来了·是本是又报来了很多
      户人家?”
      
        林太平道“没有呀“
      
        郭大路望自山坡上丹起的蚊姻道“若没有人家,颐来的炊姻?”欢乐英雄
      
        林太平也在望炊烟升起的地方道“昨天下午我还到那边去逛过连家人都没有
      。”
      
        燕七沉吟·道“就算昨天晚上有人搬来也不会忽然一下于搬来这麽多家。”
      林太平道“何况这附近根本连任人的地方都没有。”
      
        燕七道“只不过露天下也可以起火的。”
      
        翱大路道“为什麽忽然有这麽多人到这里来起火呢?难道真阉得没事做了?
      ”
      
        只听人缓缓道“你们在这里猜猜到明年也猜不出结果来的为什麽不臼己出去
      看看。”
      
        干动汇施施然从门外走了进来脸上还是什麽友情都没有。
      
        郭大路第个迎上去·抢问道“你已经湖去看过了?”
      
        王动道“瞩。”
      
        郭大路道“烟是从哪里来的?”
      
        干动道“火。”
      
        郭大路道“谁起的火?”
      
        王动道“人。”
      
        郭大路道“什麽样的人?”
      
        王动道“有两条腿的人。”
      
        翱大路叹了口气,苦笑道“看来我这样问下左,问到明年也样问不出结果来
      的还是白已出入看看的好。”
      
        上动道“你早该出去看看了。”
      
        富贵山庄的後面是山脊根本就无路可通前面的山坡上☆竟在夜间搭起了八座
      巨大的帐速。
      
        胀篷的形式根奇特,有几分象是关外牧民用的蒙古包又有儿分象是行军骏扎
      用的营帐。
      
        每座帐篷前都起厂堆火。
      
        火上烤整只的肥羊,用铁条穿慢慢的转动。
      
        个精赤上身的大汉正将已调好的作料用刷子刷在羊身上动作轻柔丽仔细,就
      象是个母亲在为她第’个男儿洗澡─样。
      
        烤肉的香气当然比花香更浓。
      
        早餐的桌于上也有肉。
      
        他们刚从外面转了圈回来本该都已经很饿。
      
        但除了郭大路外,别人却好像都没有什麽胃口。
      
        每个人心里都有数那些账篷当然不会是无缘无故搭在这里的。
      
        这些人既然能在一夜间不声不响的搭起八座如此目大的帐篷来世上只伯就很
      少还有他们做不到的事了。
      
        频七终于长长叹了口气道“看来我们又有麻烦来厂。”
      
        红娘子目中也充满了忧郁之色,道“而且这次的麻烦还不小。”
      
        燕七道“却不知这次的麻烦是谁惹来的?”
      
        郭大路五刻道“这次绝不是我的。”
      
        燕七道“哦?”
      
        郭大路道“我还葱不起这麽大的麻烦来。”
      
        他忽又笑了笑道“我这人向是小麻烦不断·大麻烦没有。”
      
        藏七道“你怎麽知道这次麻烦是大是小?”
      
        郭大路道“若不是为了件很大的事,谁肯在别人门口搭起这麽大的八座帐篷
      来?”燕七道“但直到现在为止。我。还看石出有什麽麻烦。”
      
        郭大路道“你看不出?”
      
        燕七道“人家只不过是夜外面的空地上搭了几座帐篷烤目己的肉又没有来源
      我仍。”
      
        郭大路道“你看没有麻烦?”
      
        燕七道“咽。”
      
        郭大路道“刚是谁说又有麻烦来了的?”
      
        燕七道“我。”
      
        郭大路道,“炼怎麽忽然又改变了主意?”
      
        燕七踞然笑,道“因为这地方太闷了我想跟你抢始杠。”
      
        郭大路道“我若说没有麻烦呢?”
      
        燕七道“我就说有。”
      
        翱大路叹了口气·苦笑道“看样子我想不跟俭治杠都不行。”
      
        燕七笑道“答对了。”
      
        一个女人若想找她的丈夫始杠每☆刻中部可以找得出八次机会来。
      
        但推杠有时也不是坏事那至少可以让看他们括杠的人心情轻松些。欢乐英雄
      
        所以他们掳杠,别的人都笑了。
      
        红娘子笑道“不管怎麽样,至少人家现在还没有找上我们我们何必自找烦恼
      ?”
      
        只可借现在已用不他们去找烦恼已经进了他们的门了。
      
        门外已有个人慢促的走了进来。
      
        这人很高、很瘦,身上穿件颜色很奇特的长衫竟是惨碧色的。
      
        他脸色也阴沉的象是衣裳样双眼睛却骸淡无光象是两个没有底的洞连眼自和
      眼珠子都分不出,竟是个瞎子。
      
        但他的脚步却狠轻,就好像在脚底下生了双眼睛终不会踩石头更不会掉进洞
      。
      
        他背负双手慢慢的走了进来,脸色虽阴沉,神态却很悠闭。
      
        郭大路忍不住问道“阁下是不是来找人的?找谁?”
      
        碧衫人好像根本没听见。
      
        郭大路皱眉道“难道这人不但是个瞎子,还是个聋子?”
      
        墙角下的花圃里·夏季的花开得正艳。
      
        这碧衫人沿花圃走过去,义走了回来深深的呼吸。
      
        他虽已无法用眼睛来欣赏花的鲜艳却还能用鼻子来领略花的芬芳。
      
        也许他能领略的有眼陌的入反而领略不到。
      
        他沿花圃来回走了两遍’句话汲说·又馒馒的走了出去。
      
        郭大路松了口气,道“看来这人也并不是来钱麻烦的,只不过到这里来闻闻
      花香而已。”
      
        燕七道“他怎麽知道这里有花?”郭大路道“他鼻子当然比我《灵得多。”
      
        燕七道“但他是从哪里来的呢”
      
        翱大路笑道“我又不认得他,我怎麽知道?”
      
        王动忽然道“我知道。”
      
        郭大路道“你知道?”
      
        王动点点头。
      
        郭大路道“你说他是从哪里来的?”
      
        王动道“从笼里。”
      
        郭大路道“你怎麽知道?”
      
        王动的脸色仿佛狠沉重缀缓道“因为别的人现在根本已不可能走到这里来我
      们也汲法子走到别的地方去了。”
      
        郭大路道“为什麽?”
      
        王动道“因为那八座帐篷已将所有的通路全都封死。”
      
        郭大路动容道“休是说他们在外面搭起那八座张篷·为的就是不让别的人到
      这里来·也不让这里的人出去?”
      
        王动不再开口眼睛盯外面的花圃神情却更沉重。
      
        郭大路忍不住也跟他回头瞧了一眼脸色也立刻变了。
      
        本来开得正好的鲜花就在这片刻之间竟已全都枯萎。
      
        嫡红的花瓣竟已赫然变成乌黑色的有风欧时就瓣瓣蔡厂厂来。郭大路失声道
      “这是怎麽回事?是不是刚那个人放的毒?”
      
        王动道:“哼“
      
        郭大路道“难道这人是条毒蛇只要他走过的地方连花草都会被毒死”
      
        王动道“怕连毒蛇也没有他毒。”
      
        燕七通,“和错我本来以为那无孔不入赤练蛇已是天下使毒的第高手可是他
      和这个人比好像还差了很多。”
      
        郭大路道,“还差很多?”
      
        这句话并不是问燕七的,他问的是红娘子。红娘子叹了口气道称练战下毒得
      用东西帮忙还得下在食物或水里、兵刃暗器上,但这人下毒却连点影子都没有,
      仿佛在呼吸间就能将人毒死。”
      
        郭大路不再问了。
      
        若连红娘子都说这人下毒的手段比赤练蛇高·那就表示这件事已绝无疑问。
      
        现在的问题是这人究竟是谁?为什麽要到这里来把他们的花毒死?
      
        这问题还没有答案,第二个问题又来了。·门外又有个人走了进来。
      
        这人狠矮、很胖身卜穿件鲜红的衣服圆圆的脸上满面红光好像比他的衣裳还
      红。
      
        他也背负双手施施然走厂进来,神情看来也很悠闲。欢乐英雄
      
        这次没有人再问他是来干什麽的了但却都睁大了眼睛看抛。
      
        院子里的花反正已全被毒死看你还有什麽花样玩出来。这红衣人居然也好像
      根本没有看见他们,在院予里攫慢蹬了一圈就扬长而去非但没有说句话也没有玩
      一点花样。
      
        但地上却已多了圈脚印每个脚印都很深,就象是用刀刻出来的。
      
        郭大路叹了口气·看燕七问道“我情愿让大象来踩我一下子也不愿被这人踩
      上一脚你呢?”
      
        燕七道:“我两样都不愿意。。
      
        郭大路忍不住笑道“你这人比我聪明得多了。”
      
        他并没有笑多久,因为门外已又来了个人。
      
        这次来的是白衣人身白衣如雪脸色也冷得象冰雪。
      
        别人都是慢馒的走进来他却不是。
      
        他身子轻飘飘的,阵风吹过,他的人已出现在院子里。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又有道青虹色的剑光冲天而起横飞过树梢·闪而汲。
      
        树上的叶子立刻雪花般飘落了下来。
      
        白衣人抬头看了眼突然长饱展,向上面招了招手·漫天落叶立刻不见了。
      
        他的人也立刻不见了就象是突然被阵风吹了出去。
      
        也就在这里只听门外有人沉声道“王动王庄主在职里?”
      
        两丈外的白杨树下妨个白发苍苍的褐衣老人手里拿张大红赖于·正目光灼灼
      的看他们,
      
        他们六个人排站在门口·就好像特地走出来让别人看的。
      
        褐衣者人的目光,从他们脸上一个个看了过去·才沉声道“哪位是王座主?
      ”
      
        王动道“我。”
      
        褐衣老人道;“这里有请站张,是专程送来请王庆主的。”
      
        王动道“有人要请我吃饭。”
      
        褐衣老人道“正是。”
      
        王动道“什麽时候?”
      
        褐农老人道“就在今晚。”
      
        王动道“什麽地方?”
      
        褐衣老人道“就在此地。。
      
        王动道“那方便得很。”
      
        褐衣老人道“不错·的确方便得很王庄主只要一出门·就已到了。”
      
        王动道主人是谁呢?”
      
        褐衣老人道“主人今夜必定在此相候·王庄主必定可以看到的。”
      
        王动道“既然如此又何必专程送这请帖来?”
      
        褐衣老人道“札不可康,请帖总是要的·就请王庄主收下。”
      
        他的手抬,手上的请站就慢馒的向王动飞了过来,飞得很稳很慢简直就好像
      下面有双看不到的手在托一样。
      
        王动又笑了笑才谈谈地说道“原来阁下专程送这请骸来·为的就是要我们看
      看阁下这手气功的。”
      
        褐衣老人沉脸冷冷道“王庄主见笑了。”
      
        王动也沉下了脸道“刚还有几佼也都露了手狠漂亮的武功阁下认不认得他们
      ?”
      
        褐衣老人道“认得。”
      
        王动谊“他们是谁?”
      
        褐衣老人道“王庄主又何必问我?”
      
        王动道“不问你问谁?”
      
        褐衣老人忽然也笑了笑目光有意无意间膘了林太平一眼。
      
        郭大路也不禁跟看了林太平一眼,这才发现林太平的脸色竟已苍白得全无血
      色,神情就仿佛王动那次忽然看见天上的风第一样。
      
        这些人难道是来找林太平的
      
        褐农老人已走了。
      
        他走的时候王动助没有阻拦也没有再问。
      
        每个人都已看出今天来的这些人必定和林太平有点关系。
      
        谁也没有去问他大家甚至连看都避免去看他,免得他为难。
      
        郭大路甚至问壬动,道“你说他刚露的那手是哪种气功?”
      
        王动道“气功就是气功只有种。”
      
        郭大路道“为什麽只有一种。。
      
        王动道“亥儿红有几种?”欢乐英雄
      
        耶大路道“只有种。”
      
        王动道“为什麽只有种?”
      
        郭大路道“因为女儿红已经是最好的洒无论什麽东西最好的都只有种。”
      
        王动道“你既然也明白这道理为什麽还要来问我?”
      
        郭大路眼珠子转了转道“依我看,最可怕还是刚那剑那简直已经和传说中能
      取人首级于千里之外的御剑术差不多了。”
      
        王动道“还差得多。”
      
        郭大路道“你看过御剑术没有?”
      
        王动道“没有。”
      
        郭大路道“你怎麽知道还差得多?”
      
        王动道“我就是知道。”
      
        郭大路叹了口气·苦笑道这人怎麽忽然变得不讲理厂。”
      
        王动道“你几时看见我讲过理?”
      
        郭大路道“很少。”
      
        他们说的当然是,为的只不过是想让林太平觉得轻松些。
      
        但林太平的脸部还是苍白得全无皿色甚至连双手都紧张得紧紧握在起个人来
      来回回在院于里转了几圈忽然停下脚步大声说道“我知道他什是谁。”
      
        没有人开胶·但每个人都在听。
      
        林太平看地上的脚印道“这人叫强龙·也正是天外八龙中硬功员强的个。”
      
        王动皱眉道“天外八龙?刚出现的那叁个人全都是天外八龙中的人?”林太
      平道“全都是。”
      
        王动道:“是不是陆上龙王座前的天龙八将?”
      
        林太平道“天外八龙也只有‘种。”
      
        王动道“你怎麽知道的?”
      
        林太平道“我就是知道。”
      
        壬动看了看郭大路·两个人都笑了·郭大路道“这就叫报还!
      
        报,而且还的真快。”
      
        林太平目中却露了痛苦之色紧握双手来来回回又转了几个圈子突又停下脚步
      大声道“他们也知道我是谁。”
      
        郭大路忍不住笑道“这就用不他们告诉我了·我也知道。”
      
        林太平盯他·目光好像狠奇怪道“你真的知道?”
      
        郭大路道“当然。”
      
        林太平道“我最谁?”
      
        这本是最容易回答的句话,但郭大路反倒被问得楞佐了。
      
        林太平忽然长长叹息了一声脸上的表情更痛苦缓缓道“没有人知道我是谁甚
      至连我自己都不想知道。”
      
        郭大路忍不住问道“为什麽?”
      
        林太平看自己紧握的手道“因为我就是陆上龙王的儿
      
        这句话说出来连王动都露出了惊讶之色。
      
        郭大路也怔佐吃惊的程度简直已和他听到预七是南宫丑的亥儿时差不多。
      
        工娘子勉强笑了笑道“令尊纵横天下,气盖当世武林中谁不敬仰?”─。”
      
        林太平突然打断了她的话大声道“我”
      
        红娘子怔厂证,道“你?”
      
        林大平咬牙,道“我只希望没有这麽样个父亲。”
      
        郭大路皱了皱眉道“你就算很不满他替你订下的亲事,也不谈……”
      
        林太平突又打断了他的话道“替我订亲的也不是他。”
      
        翱大路也怔了征道“不是?”
      
        林太平目中已有泪盈眶垂头,道“我五岁的时候他就巳离开我们从此以质我
      就没有再见过他面。”
      
        郭大路道“你─…‘你直跟令堂的?”
      
        林太平点点头,眼泪已将夺眶丽出。
      
        郭大路不能再问也不必再问了。
      
        他看了看燕七,两个人心里都巳明白,象陆上龙王这样曲男人甩掉个女人并
      不是件奇怪的事。
      
        但被抛弃的女人若是自己的母亲,做儿子的心里又会有什麽感觉?
      
        每个人心里都对林太平很同情却又不敢表露出来同情和怜悯有时也会刺伤别
      人的心。
      
        现在能安慰林太平的也许只有那小小姑娘一个人了。
      
        大家正想暗示她,留下她个人来陪林太平,坦忽又发现这小欢乐英醒舶娘脸
      上的表情竟也和林太平差不多。
      
        她的脸色也苍白得可怕·垂头,咬嘴唇·连田唇都快咬破
      
        这纯真善良曲小小姑娘·难道也会有什麽不可告人的秘密?
      
        林太平忽然在哺哺自语道“他这次来·一定是要逼我跟他回去他生伯我会走
      。所以才先将出路全都封死。”
      
        郭大路忍不住道“你难备怎样办呢?”
      
        林太平紧握双拳道’我绝不缀他回去·自从他离开我们的那天我就已没有父
      亲。”
      
        他擦干了泪痕持起头·脸上露出了坚决的表情看王动他们☆一宇宇道“无论
      怎麽样这件事都和你们没有关系所以今天晚亡你韶』也不必去见他我……”
      
        那小小妨娘忽然道“你也不必去。”
      
        林太平也怔佐·怔门良久才忍不住问道“为什麽我也不必去?”
      
        小小姑娘道“因为他耍找的也不是你。”
      
        林太平道“不是我是谁?”
      
        小小妨姬道:“是我。”
      
        这句话说出来,大家更吃惊。
      
        比闻世的陆上龙王怎麽会特地来找个卖花的小够娘?这种事有谁相信。
      
        但看到这小妨娘的脸色,大家又不能不搐。
      
        她就象是已忽然变成了另个人·已不再害羞了·眼睛直视林太平缓缓地道“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这本来也是个很容易回答的话但林太平也被问得怔佐。
      
        小小站娘看他·嘱角露出了丝凄凉的笑意,缓缓接道“没有人知道我是谁甚
      至连我自己都不想知道。”
      
        这句话也是林太平刚说过的,她现在又说了出来,大家本该觉得狠可笑,
      
        可是看到她现在的样子无论谁都笑不出来的。
      
        若不是有颓七在旁边郭大路几乎已忍不住过去握起她的手·问她为什麽要如
      此悲伤,如此难受。
      
        她还年青·生命又如此美丽,又有什麽事是不能解决的呢?
      
        林太平已过去握起她的手,柔声道“无论他是什麽样的人郁无妨·我只知道
      ·你就是你。”
      
        小小妨娘就让自己冰冷的手被他握·道“我知道你说的是真心话只不过你还
      是应该问清楚我是谁的”
      
        林太平勉强笑了笑道“好我问你究竟是谁呢”
      
        小小始娘闭上眼睛缓缓道“我就是你未来的妻子·你母亲未来的媳妇但却是
      你父亲以前的仇人。”
      
        林太平忽然全身冰冷紧握的手也慢慢的放开·垂下……
      
        他的心也跟起沉下·仿佛已沉到他冰冷的胸心里,正被他自己践踏。
      
        玉玲斑
      
        她竟然就是玉玲斑。
      
        没有人能相信这是真的事没有人愿意相信。
      
        这温柔善良纯真的小筋娘真就是那凶狠泼辣骄横的支煞星
      
        每个人的目光都盯在她脸上。
      
        她垂头,发已凌乱心也似巳碎了。
      
        郭大路心里突也不禁有了怜悯之意,长长叹了口气苦笑道“你是他母亲选中
      的媳妇·却是他父亲的仇人?世上田有这麽复杂的关系?你……你一定是在开玩
      笑。”
      
        他当然也知道这绝不是玩笑,但却宁愿相信这不是真的。
      
        玉玲斑笑得更凄凉路然道“我明白你的好意只可惜世上有些事就倔偏是这样
      子的。”
      
        郭大路道期还是不倍。”
      
        五玲斑垂头,道“陆上龙王和我们玉家的仇恨·已积了很多年,二十年前就
      发过誓定要亲限看到玉家的人全都死尽死绝。”
      
        郭大路失声道“你父亲是不是他……”
      
        他不敢问出来因为如果玉玲斑的父亲真是死在陆上龙王的手里,杀父的仇握
      ,就没有别的人能够解得开了。
      
        玉玲斑却摇了摇头·道“我父亲倒不是死在他手上的。”
      
        她目中又露出了怨恨之色·冷冷接道“因为他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设法子再
      杀一个已经死了的人。”
      
        郭大路松丁口气又忍不住皱了皱眉·道“你母亲…。“
      
        玉玲斑道“我母亲不姓五姓卫。”
      
        郭大路道“姓卫?难道是林夫人的姐妹?”
      
        玉玲斑点点头谊“就因为这关系所以他才放过了我母亲但他却不知道那时我
      母亲腹中已有我,我还是姓五的。”欢乐英雄
      
        郭大路叹道“後来他当然巳知道有你这麽样一个人了,”
      
        五玲戏道“所以我一直都在躲他,他在北边,我就不到北边来他在南方,我
      就不到南边去他的名气比我大·我躲他·总比他钱我容易。”
      
        郭大路苦笑啪哺道“我早就说过·一个人太有名也不是件好事。”
      
        玉玲斑道“也并不太坏。”
      
        郭大路道“其实,你形亲本不该让你成名的,你若果真的是个很平凡的小鼓
      娘他也许就永远找不到你了。’
      
        五玲斑咬牙道“那麽样的活·和死又有什麽分别?”
      
        郭大路道“世上有很多人都是那麽样活,而且活得很好。”
      
        玉玲瑰道“但我们灭家从来没有那样的人·玉家的声名也不能从我这代断绝
      。”
      
        郭大路道“现在你母亲呢?”
      
        玉玲斑默然道“已经在去年去世了。”
      
        她咬嘴唇·道“她临死的时候还伯陆上龙王放不过我·所以特地去找她的妹
      妹。…☆
      
        郭大路道“是她去找林夫人的?”
      
        玉玲斑点了点头道“她希望林夫人能够化解开我们两家的冤仇·只可惜林夫
      人自己也无能为力,所以”一。”
      
        郭大路道“所以她刁’将你许配给她的独生予,希望你们两家的怨仇能从这
      婚事中化解。”
      
        玉玲斑道“我想她─定是这意思。”
      
        郭大路用眼角膜林太平长叹道“只可惜她的儿子却不明白母亲的好意。”
      
        玉玲斑凄然笑道“下一代的人总是不能厂解上代的好意,就连我也样·我本
      来也样不愿做他们林家的媳妇。”
      
        她不敢去看林太平,但她的眼波还是情不自禁,向林太平膘了
      
        林太平整个人都似已冰冷僵硬忽然道“那未你为什麽要到这里来找我?”
      
        玉玲斑笑得更凄凉·幽幽道“你不明白?”
      
        林太平大声道“我当然不明白。”
      
        玉玲斑咬嘴唇,勉强忍田不让眼泪流下,又问了旬
      
        林太平道“不明白”
      
        五玲戏身子突然颤抖嘶声道“好我告诉你我这麽做·只为了我跟你说过总有
      天要让你求我嫁给你的。”
      
        林太平胸口象是忽然被人重重一击·连站都已无法站稳。
      
        玉玲斑自己也象是要倒了下去。
      
        也小知过了多久林太平才咬牙字字道“现在我已明白了…☆─总算明白了严
      
        他没有再说别的话,忽然转身冲进厂自己的房门里。
      
        “砰”的门关起,
      
        天玲现也开没有再看他·但眼泪却巴悄悄的流了下来─…·
      
        人就是人
      
        为什麽暴风雨来临前总是出奇的沉闷平静?
      
        晴空如洗碧万里。
      
        没有暴风雨。
      
        暴风雨在人们的心里。
      
        只有这种暴风雨引的灾祸·才是最可伯的。
      
        走廓下静得可以听见王动在屋于里的呼吸声。
      
        他的呼吸声很沉重竞似已睡了能在这种时候睡的人真有本事。
      
        郭大路和燕七也不知到哪里去了,新婚夫妻的行动·在别人眼中看来总好像
      有点神秘。
      
        只有红娘子陪玉玲斑两个寂寞的人·两颗破碎的心。
      
        玉玲斑痴痴的望远方远方什麽都没有·她眼睛也什麽都没
      
        她整个人都似已变成空的。
      
        红娘子忽然长长叹息了声,道“我知道你刚在说谎。”
      
        玉玲斑茫然道“说谎?”
      
        红娘子道“你这次来找他并不是为了要报复·并不是为厂要他跪求你。”
      
        玉玲聪道“我不是?”
      
        红娘子道“以前你也许不愿做林家的媳妇但现在却已愿意做林太平的妻子·
      我看得出。”她长长叹息道“侗我却不懂·你为什麽不肯告诉他呢?”
      
        玉玲魏咬瞒唇,道“你既然看得出,他也应该看得出。”
      
        红娘子叹道“你还不了解男人,尤其是他这种男人他看来虽柔弱其实却比谁
      都刚强。”
      
        玉玲斑道“哦?”
      
        红娘子道“但最刚强的人有时也往往是最脆弱的人·别人只要有点点地方伤
      害到他他的心就会碎了。”
      
        玉玲斑道“你认为我伤害了他”
      
        红娘予道“你不该对他那样说的·你应该老实告诉他,现在你对他的情意让
      他知道你的真心他才会以真心待你。”
      
        五玲斑凄然笑道我明白你的意思我本来也想这麽样做的可是…。“
      
        她垂下头垂得狠低轻轻的接道“现在无论怎麽样做,都已太迟厂”─。”
      
        红旗子看她目中充满了拎借的同情·仿佛已从这倔强孤独的少女身上·看到
      了她自己的影子。
      
        不错现在已太迟了。
      
        机会一错过是永不会再来的。
      
        红授予勉强笑了笑,道“也许现在还来得及·也许你应该对他用点手段对付
      男人有时是要用些手段的·只要他娶了你☆你就是林家的媳妇陆上龙王想必也不
      会…─小
      
        玉玲斑突然始起头打断了她的话道“你不必再说了我已有我的打算,无论如
      何,陆上龙王也是个人我为什麽定要伯他?”
      
        她神情虽然仍很悲伤但目中已充满了倔强自傲的表情。
      
        她本就是个不肯低头的人。
      
        红娘子垂下头·知道自己的确已不必再说厂,也不能再说下去。
      
        玉玲斑忽又提起她的手·柔声道“无论怎麽说我还是一样感激你的好意。”
      
        红银子道“我也知道。”
      
        玉玲班道“但你却有件事不横。”
      
        红娘子道,“你说。”
      
        玉玲瑚望王动的窗口轻轻地问道“你的确很能了解别人但却为什麽好像偏倡
      不能了解他呢?”
      
        红娘子笑了笑也笑得很凄凉,过了很久,才幽幽的叹了口气道“这也许只因
      为他本来就不是个人否则现在又怎麽睡得呢?”欢乐英雄
      
        王动真的睡了麽
      
        属於里为什麽忽然没有了他的呼吸声?
      
        陆上龙王斜倚在他的虎皮软摄上盯王动就象要在他脸上钉出两个洞来。
      
        连王动自己都觉得脸上似已被钉出两个洞来。
      
        他从未看见过这麽样的眼睛从来未看见过这麽样的人。
      
        他想象中的陆上龙王也不是这样子的。
      
        陆上龙王应该是个什麽样的人呢
      
        当然定很高大、很威武很雄壮紫面眨露狮鼻海口也许已满股白发但是腰干还
      是挺得笔直就好像你在图画中看到的天神样。
      
        他说话的声音也定象是洪钟巨鼓可以震得你耳朵发麻等到他怒气发作时,你
      员好的法子就是远远离开他。
      
        王动甚至已准备好来听他发怒时的吼声。
      
        可是他想错了。
      
        他看到陆上龙王·就知道无论谁想激起他的怒火都很不容
      
        只有从不发怒的人才真正可怕。
      
        他脸色是苍白的头发狠稀胡子也承长须发都修饰得光洁而整齐双手也保养得
      很好·令人很难相信这双手是杀过人的。
      
        他穿很简单因为他知道已不必再用华丽的衣着和珍贵的珠宝来熔耀自己的身
      份和财富。
      
        王动进来的时候·他并没有站起来无论谁进来他都不会站起采。
      
        无论谁都不会怪他失礼。
      
        因为他只有条腿
      
        这纵横天厂傲视武林的当世之雄·竟是个只有‘条腿的残废。
      
        巨大的帐篷里,静寂无声·除了他们两个人外也没有别的人。
      
        王动已进来很久只说了四个宇“在下王动。”
      
        陆上龙王连个字都没有说若是换了别人·─定会认为他根本没有听见自己的
      话。
      
        但王动并没有这麽想,
      
        王动知道他必定是要拿定主意後才开口。
      
        有种人是从来不会说错句话,他显然就是这种人。
      
        奇怪的是这种人偏偏通常是说错一万句话也没关系的。
      
        王动在等站在等。
      
        陆上龙王终于伸出手,指了指对面的一张狼皮垫·道“坐。”
      
        王动就坐下。
      
        陆上龙子又指了指皮垫旁的小几上的金横,道“酒。”
      
        王动摇摇头。
      
        陆上龙王目光灼灼道“你只和朋友喝酒。”手动道“有时也例外。”
      
        陆上龙王道“什麽时候?”
      
        王动缓缓道“想敷衍别人的时候但我并不想敷衍体。”
      
        陆上龙天道“为什麽?”
      
        干动道“我从不敷衍值得我尊敬的人。”
      
        陆亡龙王盯他又过了很久忽然笑了笑道“你来早了。”
      
        王动道“我本不是来喝酒的,”
      
        陆上龙干慢馒的点了点头·道“你当然不是。”
      
        他端起面前的五杯缓缓酸了曰目光突又刀锋般转向工动道“你在看我的腿?
      ”王动道“是。”
      
        陆上龙王道“你定在奇怪,有谁能够砍断我的腿。”
      
        王动道“是。”
      
        陆上龙王道“你想不想知道足谁?”
      
        王动道,“不想。”
      
        陆上龙王道“为什麽?”
      
        王动道“因为无论他是谁·现在想必都早已经死厂。
      
        陆上龙王忽又笑笑·道“看来你并不是多话的人。。
      
        王动道“我不是。”
      
        陆上龙王道“我喜欢说话少的人这种人说出的话通常比较可靠。”
      
        王动道“通常都是的。”陆上龙王道:“好,现在你不妨说出你是想来干仍
      麽的厂。”
      
        他不等王动开口,突又冷冷道“最好只用一句话说出来。”欢乐英雄
      
        王动道“你不能杀玉玲班。”
      
        陆上龙王沉下了脸道“为什麽不能?”
      
        王动道“你若想叫林太平活下去·就不能够杀玉玲斑。”
      
        陆上龙王道“我若杀了玉玲斑,林太平就会为她死”
      
        王动道“你不信?”
      
        陆上龙王道你信?”
      
        王动道“我若不信就不会来。”
      
        陆上龙王道“你相信世上有肯为别人死的人?”
      
        王动道“不但有而且很多。”
      
        陆上龙王道“说两个给我听。”
      
        王动道“林太平·我”
      
        陆上龙王笑了,
      
        王动道“你不信?”
      
        陆上龙王道“你信?”
      
        王动道“你不妨和我打赌。”
      
        陆上龙王道“赌什麽?”
      
        王动道“用我的条命赌五玲斑的一条命。”
      
        陆上龙王道“怎麽瞎?”
      
        王动道“林太平若不愿为玉玲斑死,你随时可以杀了我。”
      
        陆上龙王道“否则呢”
      
        王动道“你就可以走了。所以无论输赢你都毫无损失。”
      
        陆上龙王冷笑道“毫无损失?”一”这麽想的人定还有两条腿。”
      
        王动道“我就是被人砍断一条腿·也只会去找他不会去找他的女儿。”
      
        陆上龙王目光更锋利又看了他很久才缓缓道“你能证明林太平肯为她死?”
      
        王动道我不能你能。”
      
        他馒馒的接道“可是我相信他一定很快就会到里来的。”
      
        果然又有人来了。来的不是林太平·是红娘子、郭大路和颓七。
      
        他们进来的时候王动已本在这帐篷里。
      
        看他们脸上的表情·显然和王动刚同样惊异无论谁也想不到陆上龙王会是这
      麽样个人。
      
        他们来的目的也和王动样·因为他好对朋友也同样有情感和信心。
      
        “信心”确实是样很神奇的东西·好像永远都不舍令人失望的
      
        友情也一样。
      
        林太平并没有令他们失望。
      
        陆上龙王斜倚在虎皮软损上·看林太平。
      
        这是他亲生的儿子,他的独生子·他已将近有十五年未曾见过地。
      
        可是他在看他的时候就好像和看王动时并没有什麽两样。
      
        过了很久·他才伸出手指厂指王动刚坐过的狠皮垫道
      
        林太平没有入樊。
      
        他的身广已僵硬冷而僵硬·但他的眼睛却仿佛是潮湿的。
      
        他面对的,是他的父亲十五年未曾见过一面的父亲。
      
        他眼泅还未落尸已狠不容易。
      
        陆上龙王股卜还是全无表情但眼角却似忽然多了几条皱纹终轻轻口息了声道
      “你大了,倾看来有自的主意。”
      
        林太平的嘴还是闭得很紧。
      
        陆上龙王道“你若不愿说话为何要来?”
      
        林太平又沉默了半响才缓缓道“我知道你从来不愿听废话。”
      
        陆上龙王道“是的。”
      
        林太平道“你是不是定要五家的人全都死尽死绝?”
      
        陆上龙王道“是的。”
      
        林太平道“现在玉家已只剩下个人。”陆上龙王道堤的。”
      
        林太平的手也已握紧宇字道“你若杀了她我也定要杀‘个林家的人。”
      
        陆上龙王沉下了脸道“你要杀谁?”
      
        林太平道“我自己。”
      
        陆亡龙王盯他眼角的皱纹更深。
      
        这是他的儿予他骨中的骨血中的血·这少年身体里活的血也和他是样的·样
      的倔强·样的骄傲。
      
        谁也不能改变这事实,连他自己都不能。欢乐英雄
      
        陆上龙王长长叹息了声道“你应该知道林家人说出的话是永无更改的。”
      
        林太平道“我知道所以我才这麽说。”
      
        他忽又接道“我也知道她和你并没有仇恨甚至从来没见过你。”
      
        陆上龙王道“她又是你的代麽人?你为什麽定要她活下去?”
      
        林大平道“因为她活下去·我才能活尸去。”
      
        陆上龙王道“你们的情感已如此深?”
      
        林太平咬唇,道“本来我也不知道的……”
      
        陆上龙王打断了他的话,问道“你什麽时候才知道?”
      
        林太平道“你要杀她的时候你杀了她你真的会很愉快?”
      
        陆上龙王沉默。
      
        林太平道“你臼己也不能确定是不是?但我却可以保证,你杀了她之後定比
      不杀她时更难受。”
      
        陆上龙王沉脸道“你真的甘心为她死”
      
        林太平道“死并不容易但也不是什麽太困难的事。”
      
        陆上龙王道:“她呢她是不是也肯为你做同样的事?”
      
        林太平沉默。
      
        陆上龙王道“你也不能确定是不是?”
      
        林太平缓缀道“那也许因为他们家的人·并没有要杀我并没有将你们上一代
      的执根算在我们下☆代人的身上。”
      
        陆上龙王目光闪动突然道“好我答应你,可是我有条件。”
      
        林太平道“什麽条件?”陆亡龙王道“她若也肯为你顿牲自己,那就证明你
      们的情感已足够深厚我就让她走。”
      
        林太平道“否则呢?”
      
        陆上龙王冷冷道“否则你就该明白,她根本不值得你为她死。”
      
        林太平的手握碍更紧、道,“你难道是在阻我赌?用她的命来赌?”
      
        陆上龙王道“这至少赌得很公平·因为无论胜负都由她自己来决定。”
      
        林太平道“我怎知是否公平?”
      
        陆上龙王道“我保证你一定可以看到的但你也定要答应我件事。”
      
        林太平在听。
      
        陆上龙王道“未到胜负之前你绝不能插手无论谁都不能插手。”他目光如刀
      锋,宇字接道“否则这场赌就算你们输了。”
      
        帐篷後垂重暗得很·从外面根本无法看到里面来。
      
        但内的人却可以看得见前面发生的事。
      
        工动、红娘子、郭大路、燕七都已在这里也已听到林太平所说的每句话每个
      宇。
      
        他订觉得很安慰,因为林太平并没有令他们失望。
      
        可是五玲拢呢?
      
        现在不但她自己的性命,已被她自捏连林太平的性命都已被她捏在於里。
      
        这也是林太平自己下的决定显然他对她也同样有信心。
      
        她会不会今他失望?
      
        他们听到陆上龙王义在问“你知不知道她以前是个什麽样的
      
        林太平的问答根简单“那已是以前的事我就算知道·也已辰
      
        陆上龙王道“她用了什麽手段使你能如此信任她”林太平道“她用门口多种
      手段仅有效的却只有一种。”
      
        陆上龙王道“哪种?”
      
        林太平道“她说了真话。”
      
        他一字字缀缓接道“她本不必说的也没有人通她可是她说了真话。”
      
        也不知为了什麽,听了这句话红娘子的头忽然乘卜。
      
        然後林太平也走了进来看他们目光中充满了感激。
      
        他的朋友也没有令他失望。
      
        八个人静静的站在张篷前冷静得就象是八个石头人。
      
        这正是陆上龙王座闭的天龙八将其中无论任何个人,都足以威震…方。
      
        但玉玲斑的眼睛里却好像根本没有看见他钳。
      
        她身上穿的还是那件卖花女的青布衣裳·昂头·从他订之间走过去走入帐篷
      。欢乐英维
      
        她脸色很平静、但目中却充满了决心。
      
        然後她就看见了陆上龙王。
      
        陆上龙王并没有让她坐但看她的时候目光却极锋利。
      
        玉玲斑也没有等他开口。就大声道“你知道我是谁?”
      
        陆上龙王点点头。
      
        五玲霸道“我已是玉家最後的个人·你只要杀了我·就可以达成你的心愿。
      ”
      
        陆上龙王沉默了很久才缓缓道“那并不是我的心愿。”
      
        五玲斑道;“不是?”
      
        陆上龙王淡谈道“那不过是我说过的句话。”
      
        玉玲斑道“你说的每句话都已做到。”
      
        陆上龙王道“还未做成的只有这旬。”
      
        五玲斑道“你现在也许很快就会做到了。”
      
        陆上龙王道“也许”
      
        五玲魏道“也许的意思就是说不定。。
      
        陆上龙王道“你难道还敢和我交手?”
      
        玉玲斑冷笑道“为什麽不敢,难道你以为自己真的很厂不起?”
      
        她不让陆上龙王开口人民快的接又道:☆个人若连自己的妻子和儿子都无法
      照顾·再了不起也有限得根。”
      
        陆上龙王居然并没有被激怒淡淡道“他们能照顾自己。”
      
        玉玲蹬冷笑道“那是他们的事你呢你有没有尽到你的责任?世上做父亲和丈
      夫的人·若都跟你一样,女人和孩子只伯就已快死光了。严
      
        陆上龙王的脸终于沉了下去沉声道“你来就是为了说这些话?”
      
        玉玲斑道“我只是提醒你你还有个妻子和儿子,你最好莫要忘记他们因为他
      们也并没有忘记你。”
      
        陆上龙王冷冷遁“现在你已经提醒过了。”
      
        玉玲斑长长吐出口气道“不错该说的话我也全都说完了。”
      
        她忽然挺起胸,双手抱拳·道“请。”
      
        她明知自己面对的是天下无激的陆上龙王明知恢外还有威震八方的天龙八将
      在等·可是她神情卸丝毫没有畏惧。
      
        她身上虽然纤弱苗条但却充满了决心和勇气此刻这一挺胸
      
        陆上龙王忽然笑了笑·道“体今年已经有多大年纪?”
      
        玉玲威虽然不知道他为什麽忽然问出这句话·还是回答道;“十七。”
      
        陆上龙王道“你从几岁开始练武的?”
      
        玉玲斑道“四岁。”
      
        陆上龙王冷笑道“你只不过练了十叁年武功·就已敢来与我交
      
        玉玲斑也冷笑道“我就算只练过一天武功·也一样是要来跟你一较高低我们
      玉家的人无论武功比得上你骨头总是硬的。”
      
        陆上龙王突然级声长笑,道“好,好硬的骨头·好大的胆子。”
      
        长笑声中他身子忽然从斜损上腾空而起,就象是下面有双看不见的手在托他
      似的。
      
        玉玲戏情不自禁,後退了半步。
      
        她认得出这拍正是传说中“天龙八式”里的第式“潜龙升
      
        但她却从未想到世上真的有人能将轻功练到这样的火候。
      
        谁知陆上龙王身予腾空居然还能开口说话沉声道“小心你的左有青灵穴。”
      
        这“青灵穴”在两脑内侧之下·约叁分之处若被点中肩膀不举不能带衣。
      
        但你若中将双臂举起别人也根本无法点中你这两处穴道。
      
        五玲斑冷笑在心里想“我就算不是你的敌手但你若要点中我的青灵穴,怕还
      不容易。”
      
        她下定决心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绝不将双臂举起。
      
        以陆上龙王的身份地位既然已说明要点她的青灵穴·自然绝不会再向别处下
      手。
      
        就在这时陆上龙王的人忽然间已到了她面前服强劲的风声·震得她衣襟飘飘
      飞起。
      
        她身子转·刚想借势将这股力量化开只听“啪啪”两响,左右肩井穴已被拍
      住,两条手臂再也举不起来。
      
        再看陆上龙王,不知何时已又躺在那软银上·神态还是那麽悠闲,谁也看不
      出他刚曾经出过手的。
      
        玉玲斑急得脸都红了·大声道“你点的是我的肩并穴不是青欢乐荣耀灵灾。
      
        陆亡龙王淡谈道“这倒用不你提醒,肩井穴和青灵穴,我倒还分得出。”
      
        玉玲斑道“想不到你这麽大个人说出来的话也不算数。”
      
        陆上龙王道“我几时说过要点你的青灵穴?”
      
        五玲斑道“你刚明明说过。”
      
        陆上龙王道“我只不过要你留意面已和人交手时·身上每处穴道都该留意的
      。”
      
        他淡淡接道“何况武功道,本以临敌匝变、机智圆通为要我点不中你的青灵
      众·自然就只好点你的肩井穴反正你两条手臂还是样无法举起我又何苦要点你青
      灵穴?你若连道理都不懂·就算再练百叁十年也样无法成为高手的。”
      
        他妮据说来就好像师博在教诺徒弟父叔在教导予侄。
      
        五玲屈气得张脸又由红变白咬牙道“好你杀了我吧。”
      
        陆上龙王道☆你不服气。”
      
        玉珍戏道“死也不服。”
      
        陆上龙王道“好。”
      
        好字出声只听“碳”的声也不知是什麽东西从他手中发出打在她神封灾上。
      ,
      
        五玲斑只觉‘股力量自胸门布达四肢两条手臂立刻可以动了。
      
        隔空打穴·已是江湖中极少见的绝顶武功·想不到这陆上龙王竟能隔空解穴
      。
      
        玉玲瑰咬咬牙,虽然已明细对方武功深不可调也已准备拼
      
        谁知她身子刚掠起’剂还未使出忽然觉得‘阵暖风吹过左右青灵穴上麻了麻
      ·个人又落在地上,两条手臂又无法举起。
      
        再看陆卜龙王已又躺回软锡·神情还是那麽悠闲,就好像根本没有动过。
      
        玉玲瑰面如死灰。
      
        她就算再骄傲现在也已看出陆上龙王若要取她的性命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
      。
      
        她那‘身也曾震谅过很多人的武功,到了陆上龙王面前竞变得连出手的机会
      都没有。
      
        陆七龙王看她谈淡道“现在你服不服?”
      
        她突又冷笑,很快的接道“但我服的只是你的武功不是你的人。”
      
        陆上龙王道“哦?”
      
        玉玲瑰通“你的武功级然天下无敌,但你的人卸是个气量偏狭的小人·你就
      算把我们玉家的人全都挫骨扬灰也没有人会服你。”
      
        陆上龙王沉下了脸道“小妨娘好利的图竟敢在我面前如此放肆。”
      
        玉玲斑冷笑道“我为什麽不敢?连死我都不怕,还有什麽好伯的。”
      
        陆上龙王目光闪动蹄哺道“不错,个人若巳明知自己必她无疑还有什麽事不
      敢做什麽话不敢说的?”
      
        他嘴角忽又露出一丝奇特的笑,接道“但我若答应不杀你义如何”
      
        五玲域怔了怔道“你……你说什麽?”
      
        陆上龙王道“我非但不杀伤而且绝不伤你毫发你我两家的思怨也从此…笔勾
      销。”玉玲瑰道“真……真的?”
      
        陆火龙于道“我说的话·几时有过不算数的?”
      
        玉玲现忽然觉得身子发软几乎连站都站不住了。
      
        她刚面对空前未有的强敌,明知必死,却还是员然无惧。
      
        但现在别人已答应不杀她,她两条腿反而软了直到这时她刀发现她本来是不
      想死的。
      
        一个人只要还能活得下去又有谁还真的想死呢?
      
        陆上龙王锐利的目光·似已看透了她的心慢慢的接道“只要你答应我件事,
      我立刻就让你走从此绝不再找你。”
      
        玉玲聪忍不住问道“什麽事?”
      
        陆上龙王道“只要你从此不提你和我儿子订下的那门亲事从此不再见他。”
      
        五玲线的脸色又变了田声道“你”一☆你要我从此不再见他?”
      
        陆上龙王道,“从今以後,你只当世上根本没有他这麽样个人只当从来没有
      见过他,你样还是能活得很好的。”
      
        他忽又笑了笑谈淡道“世上的男人很多你说不定很快就会忘了他。”欢乐英
      雄
      
        五玲斑脸色苍白身子又开始频抖谊“我若不答应呢?”
      
        陆上龙王悠然道“你为什麽不答应?你死了之後岂非还是样见不到他?”
      
        玉玲成倡馒的摇了摇头哺哺道“不样…─.绝不一样。。
      
        陆上龙王道“有什麽不一样?”
      
        五玲斑凄然一笑·道“你不会幢的·你这种人永远都不会懂的。”
      
        她笑得虽凄凉但目中却又仿佛充满了种神秘的幸福之意。
      
        因为她巴爱过。
      
        这种感觉既没有任何事能代替也没有任何人能夺走。
      
        无论她爱的是苫是甜至少已比那些从未爱过的人幸福得多。
      
        陆上龙王看到她面上的表情自己的脑色似已变了忽然从金榜旁的只碧玉壶中
      ·倒出了杯惨碧色的酒沉声道“你若真的不答应,就将这杯酒喝下去从此也不再
      有烦恼。”
      
        天玲斑盯这杯毒酒字宇道“我只能答顷你件事。”陆上龙王道“什麽事”
      
        玉玲戏目光凝视到远方道“我绝不能忘记他·也绝不会忘记他,我无论是死
      是活,我心里总有他无论伤有多大的本事。也拿我没办法。”
      
        她忽然冲出将那杯毒酒喝下。
      
        然後她的人也立刻倒下。
      
        可是她的田角·却还是带那种神秘的、幸福的徽笑。
      
        因为她知道,此後无论是天上地下,都没有人再能要她忘记他
      
        四
      
        陆上龙王似已怔任。
      
        世上居然真有这种人这种情感这的确是他永远不能了解的。
      
        林太平已冲了过去扑倒在玉玲斑身上。
      
        陆上龙王没有去看他已不忍再去看他。
      
        也不知过了多久林太平才站起来,脸上毫无血色·眼睛里却满是血丝瞪他,
      四声道“你答应过我的。…“
      
        陆上龙王只长长叹息了一声,似也不知道该说什麽了。
      
        林太平道“弥答应过我定会做得很公平,但现在……”
      
        陆上龙王打断厂他的话,道“我知道这并不公乎·但世上不公平的事本就很
      多‘个人若想活下左·就应该学会忍受这种事。”
      
        林太平道“我学不会永远都学不会…。“
      
        他股上的表情忽然也变得很神秘很奇特嘴里甚至也露出丝和玉玲域同样的微
      笑·慢慢的接道“我只知道世上绝没有人能要她忘记我也绝没有人能要我忘记她
      ……”
      
        听到这句话看到他面的表情翱大路的热抱已忍不住泉水般夺眶而出。
      
        他了解这种人了解这种情感。
      
        他知道林太平也不想活了忍不住跳起来就要冲出去。
      
        但也不知为了什麽王动却拉住了他沉声道“再等一等。”
      
        郭大路嘎声迢“现在还等什麽?”
      
        王动的眼睛里发光·道“再等等你就会知道的。”
      
        但就在这时林太平已将桌卜的那壶毒酒全都喝了下去。
      
        “我也答应过你你若杀厂她·我也定要杀个林家的人。”
      
        他杀厂他日己。
      
        他也倒了下去倒在玉玲域身上。
      
        两个人的嘴角·都带同样的微笑笑得幸福而神秘─一,
      
        郭大路眼睛都红了·正想把揪住于动·问他为什麽要他等?
      
        恫也就在这时,他忽然听到个神秘而动人的声音“你辙了。”
      
        一个人忽然已出现在帐幕里,长身玉立风华绝代赫然竟是林太平的母亲“卫
      犬人”。
      
        她围角竟也带同样神秘的微笑。
      
        郭大路又怔佐。
      
        她看自己的儿子此在面前怎麽还笑得出?
      
        陆上龙王脸卜的表情也很奇特也不知是愉快?还是痛苦?是得意?还最失望
      ?
      
        过了很久他才馒慢的点了点头长叹道“不错我输了。”
      
        卫夫人道“现在你总该相信并不是每个人都和你一样郁是为自己活的·现在
      你总该知道世上有很多事都比生命更重要。”
      
        陆上龙王垂下头忽又笑了笑道“总算我知道得还不太迟。”
      
        卫夫人凝视他柔声道“还不太迟?”
      
        陆上龙王也始起头凝视她·道“不迟。”
      
        两个人目光中忽然都涌出一种神秘的情感,忽然相视笑。欢乐英缀
      
        他们多年的误会和恩怨·就仿佛都已在这笑之中,化作了春风。
      
        本就是刻骨难忘的人她对他还有什麽不能原谅·不能了解的事呢?
      
        可是她的儿子……
      
        陆亡龙王眼睛还在凝视她微笑道“他已喝下了他们生中员苫的杯酒现在你已
      不妨给他们喝些甜的。”卫夫人柔声道“大家都应该赐些甜的了…”“
      
        她忽然回头向垂中的郭大路他们笑,道“现在你们总该巴明白是怎麽回事厂
      ,为什麽还不出来喝‘杯甜酒?”
      
        翱大路还不明白,燕七却已明白了。
      
        燕七道“第个银陆上龙王赌的并不是王巷大是卫夫人。”
      
        工动道“为了她儿子─生的幸福所以她才不借去找陆上龙王赌。”
      
        燕七道“她的赌法也跟我们一样她知道世上有很多人都可以为别人牺牲他自
      己的所以她赢了。”
      
        她凝视郭大路目中也充满厂温柔之窟。
      
        郭大路轻轻握住她的手柔声道“不错明白这道理的人永远都不会输的。”
      
        王动道“陆上龙王给他们喝的那杯酒当然绝不是真的毒酒。”
      
        当然不是。
      
        因为林太平和玉玲成现在已站了起来,正紧紧的拥抱在起。
      
        现在世欠已绝没有任何人再能拆散他仍了因为他们有勇气喝下他们生命中最
      苫的那杯酒。
      
        是苦酒但却不是毒酒。
      
        你知不知道世卜有种神秘的油能让你逃避这尘世片刻然後再复活?
      
        你细不知道世上本就有很多神秘的事,是特地为了真心相爱的人丽存在的
      
        郭大路转向王动。道“你刚习’拉佐我,难道你早巳知道那不是毒酒?”
      
        王动道“我不知道但我却知道,没有个做父亲的人能忍心毒死自己的儿中,
      我相信只要是人就定有人性。”
      
        郭大路道“你有信心?”
      
        王动道“有”
      
        郭大路叹了口气道“这就难怪你也众远不会输了。”
      
        垂後已只剩下红娘子和王动。
      
        红娘子垂头道“他们都在外面等你,你还不出去?”
      
        王动道“你呢?”
      
        红娘子道“我……我不配跟你们在一起。”
      
        王动道“为什麽不配”
      
        红娘子目中已有厂泪光垂头道;“因为我也跪陆上龙王一样、从来不知道真
      正的情感是用不用任何手段的你若要得到别人的真情·只有用自己的真情去换取
      绝没有第二种法于。”
      
        王动道“但现在你已经知道了?”
      
        红娘子点点头。
      
        王动道“你现在知道总算还不太迟。”
      
        红娘子霍然抬起头凝视他日中充满了希望道“现在还不太迟?”
      
        王动也在凝视她声音也变得非常温柔柔声道“不迟只要你真的能明白这道理
      永远都不会太迟的。”
      
        他伸出了手握住了她的手柔声道“所以现在我们也应该跟他们起去喝杯甜酒
      ,我订的苦酒也已喝得太多了。”
      
        五
      
        酒是甜的甜而美只有禁得佐考验受得佐打击的人才能喝到这种酒。
      
        也只有他们才配喝。
      
        陆上龙王金携在手·看他的儿子和媳妇·道“我亏待了你打我应该哆偿·随
      便你们要什麽,我都可以给你们。”
      
        林太平道“我们不要。”
      
        陆上龙王道“为什麽不要”
      
        林太平道“因为我们要的没有人能给我们你也不能。”
      
        陆上龙王道“我也不能给你们?谁能给你们?”
      
        林太平限睛里发光·道“我们自己只有我们自己。”
      
        陆上龙王道“你们究竟要什麽?”
      
        林太平道:“我们耍的现在我们已经有了。”欢乐英耀
      
        他握住他妻子的手充满了幸福和满足。因为他要的是自由、爱情和快乐现在
      他全都得到。
      
        这绝不是别人赐给他仍的也绝没有任何人能给他们。
      
        你若也想要自由、爱情和快乐就只有用你的信心、决心和爱心去换取☆除此
      之外绝对没有别的法子。
      
        绝对没有。就因为他们明白这道理·所以他仍才能得到。所以!
      
        他们永远都很快乐。
      
        谁说英雄寂寞?
      
        我们的英雄就是欢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