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惊天程式

  枭风坐在巴西保罗市的五星级大酒店“蜜月酒店”的大堂里,心焦地守候着。
  这时葛伦波匆匆来到他身旁,坐下低声道:“凤丝雅是国际杂志《男士》的明
星女记者,专责访问各地杰出的男性,曾替几个超级富豪和大政客写过传记,每本
销量都在百万以上,为现今炙手可热的传记作家所以身家丰厚,非常难服待。”
  枭风凝望着大堂入口处,心中苦笑,想不到自己一把年纪,竟会像个年轻小子
般心头火热地在这里恭候一位美人儿。
  他早过了以各种手段强迫女性就范的年纪,那是杀鸡取卵,了无情趣的一回事。
通常当他不想费时间时,便直接以花花钞票去打动美女的芳心,兴至时也会享受一
下凭风度手段的追求之乐,至今仍是无往而不利。
  表面上,他是拥有合法跨国企业的大商家,只是这身分地位已可使美女们趋之
若惊,自动投怀送抱。
  只就是这感觉,便带给他前所未有的刺激和兴奋。
  自巴西帮的大头子施里安纳点头答应出手对付凌渡宇后,他整个人都轻松下来,
很需要一点新鲜的刺激,凤丝雅将是迎合这需要、最无可比拟的恩物了。
  这么夜了,她为何未来。
  葛伦波续道:“《男士》杂志却非田性读物,是专供思想解放的女性阅读的娱
乐杂志。据我调查得来的消息,凤丝雅是杂志内身价最高的记者,明天让我弄本来
给老板过目吧!”
  枭风愁苦地叹息一声,问道:“她的家世如何?”
  葛伦波道:“父亲是意大利著名的时装设计师,母亲则是希腊籍的著名美女,
曾是风头很劲的明星,嫁了她父亲后才息影,现在两人都退休了,过着隐居的生活。
”
  枭风暗忖原来她是意大利和希腊两个盛产美女的地方携手合作而来的精品,难
怪如此动人。
  身后的保镖低嚷道:“来了!”
  枭风的瞳孔登时放大,朝大堂入口望去。
  凤丝雅换了一身雪白潇洒的银色丝质宽身长裙,长垂至脚,低胸露臂,把暴露
和密实柔合在一身之上,肩上写意地搭着一条枣红色的丝质披肩,红白对此,夺人
眼目。
  乌黑的秀发轻柔自然地垂在肩背处,以她独特的步法,婀娜多姿地举步走进大
门来。
  黑发白肌,立时吸引了大堂内所有的人注意力。
  只恨她的手臂却穿在一名轩昂英伟、西装笔挺的男士的臂弯里。
  枭风差点便要吐血,冷喝道:“这小子是谁?”
  凤丝雅这时停下脚步,娇贵的玉手由男士的臂弯脱了出来。两掌按在那男人的
胸膛上,笑意盈盈地低声说话,似在劝那送她的回来的男人离开。
  施里安纳的得力手下白理斯坐在枭风另一侧,手肘一震道:“枭风老板切匆轻
举妄动,此人叫富明度,是这里著名的政客,连我们老板都要给他几分面子。”
  枭风看得双目喷火,幸好凤丝雅半强迫地把那一脸不情愿的小子推得到了大门,
又凤丝雅亲了他一个嘴儿后,才怅然离开。
  枭风大喜,站了起来,迎向正掉转头往升降机入口走去的超级意大利希腊混血
美女。
  一生人里,枭风首次兴起去打一场全无把握的大仗的感觉。
            *   *   *
  兰芝呆坐在沙发里,霍克深、杰沙上校、强生等都是神情木然。
  这一仗可说是败得太突然和太凄惨了。
  沈翎和凌渡宇联决而回,只看两人的表情,便知韩力果然把股权让给了西霸。
  接着当然是股权的收购战,但双方的实力相差太远了,只是石油俱乐部的成员,
已有足够实力买起几个探索者国际企业,更不用说在背后支持的产油大国了。
  凌渡宇坐到兰芝旁边,柔声道:“截着韩力了,他坦然承认把手上股权全让了
给西霸,还请我向你说一声对不起,他实在别无选择,辛苦了大半生后,他只希望
和家人过点舒适安乐的日子。”
  “砰!”
  上校一掌拍在身旁的小几上,咬牙切齿道:“我要把这老糊涂撕开作两边。”
  兰芝咬着下唇道:“他没权这样做,那是爸一手创立出来的。”
  沈翎舒服地坐到兰芝身旁的沙发上,还伸了一下懒腰,若无其事道:“只要股
票是他的,他就有权这样做。”
  兰芝大怒道:“你究竟在帮哪一边?”
  沈翎好整以暇道:“我只是说出事实,现在我们需要的是绝对的冷静,现在有
两条路可以走,一是与那些混蛋展开收购战,一是佯进实退,狠狠赚他们一大笔,
这世界只要有钱,何事不可成?”
  霍克深道:“无论我们如何筹集资金,也绝非西霸的对手。”
  凌渡宇笑道:“钱少有钱少的手法,例如我若请‘救世主’帮忙,又即使他不
肯帮忙,亦可借他的名义向股民痛陈西霸卑鄙的目的和阴谋,制造声势,那时就算
所有财经报纸都变成西霸的喉舌,反而足以暴露他们意欲垄断能源的阴谋,欲盖弥
彰,我们并非全无机会的,毕竟兰芝手上现时仍拥有有百分之三十一的股权,西霸
起超过她并不容易。”
  兰芝一对秀目亮起来,颤声道:“‘救世主’肯帮我们吗?”
  上校道:“马诺奇先生一手创出来的东西必须不惜一切也要保留下来。”
  沈翎淡道:“但这只是下下之策,真正的关键仍是能源火藻,就算让西霸把整
个探索者抢过去,能源火藻亦没有他的分,只要我们能制造出新的能源,西霸会立
即一无所有,那岂非比和他争争夺夺写意得多?”
  兰芝愤然道:“你说来倒轻松容易,但可有想过我的感受,那是你爸交给我的
东西,现在不但要失去,还落在爸最不喜欢的手上,他死也不能暝目。”
  转向凌渡宇道:“你怎么说!”
  凌渡宇无奈不摊手,尚未有机会说话时,强生插入道:“最大的总是若果能火
藻的研究失败了,我们也什么都没有了,这个险值得去冒吗?”
  霍克深道:“假若‘救世主’肯帮忙,我们确非全无手之力。嘿!不知小姐手
上有多少现金可调动?”
  兰芝沉吟半响后,颓然道:“大概可以动用约十亿美元吧!”
  沈翎道:“那是否是须变卖所有物业和收藏呢?”
  兰芝想起了在三藩市家中的收藏和马谛斯的名画,心痛地点了点头。
  沈翎道:“小凌是个对钱很有办法的人,就当我们手上有二十亿吧!但这里有
更大的风险,一旦收购失败小姐手上只会剩下一批没有话事权的废股,那时西霸再
来一招合并的话......”
  兰芝愤然打断他道:“就算什么都没有,我也不介意。”
  转向凌宇道:“求你可以吗?快找‘救世主’来打救我们吧!”
            *   *   *
  枭风追在凤丝雅无限美好的娇躯后,以最动人的声音道:“小姐!我们又见面
了!”
  凤丝雅像完全听不见地进入大堂中央的拱形空间,四周是八扇升降机的金属门,
她旋风般别转娇躯,美丽的凤目光闪闪的,盯着正追来的枭风道:“这世界为何这
么多喜欢吊膀子的男人?”
  此时枭风的保镖们亦赶了过来,远远立定。
  枭风大感委屈道:“小姐该说我一片苦心才对呵!”
  凤丝雅反手往后按“呼唤”升降机的按钮,笑意盈盈地道:“不是要十多人一
起随我进房间吧!那只是一张双人床,容纳不了这么多人哩!”
  看到她那迷死人和充满挑逗性的风情,枭风内内外外都痒了起来,尴尬地道:
“凤小姐切勿误会,我......”
  “当!”
  其中一部升降机门上的批示灯亮了起来,接着机门中分而开。
  凤丝雅横了枭风一眼后,盈盈多姿地步了进去。
  枭风唯有死跟进去,打出手势,只许葛伦波和两名保镖跟进来。
  门关。
  升降机往上攀去。
  凤丝雅按了二十八楼的按钮,伸了个懒腰道:“对不起,今晚我的房间并不准
备接待男宾。”
  枭风则按了最顶层餐厅的按钮,陪着笑脸道:“凤小姐有没有兴趣写一本关于
我的传记呢?保证那会比你以前任何一本书更有趣和畅销。”升降机在二十八楼停
下,开了门。
  凤丝雅按实使门继续打开的按钮不放,淡淡道:“一分钟时间,报上你的资格
来。”
  枭风心头一热道:“本人枭风,身家超过一百亿美元,名列国际十大危险物之
一,但却从没有人可以把我放时监仓去。”
  凤丝雅俏目亮了起来,放开按掣,任由机门拢合起来,柔声道:“算你过了第
一关吧!”
  金属小空间往上升去。
            *   *   *  
  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把沈翎赶出房外后,凌渡宇才心情紧张地在电脑前坐下来,
盯着亮了起来的荧幕,键入呼唤“救世主”的程式。
  一如往常的,“救世主”又出现了。
  “凌渡宇!又遇上烦恼了吗?为何平时总不见你来找我呢?”
  凌渡宇愕然键入道:“我竟可有事无事都找你吗?”
  “救世主”以文字在荧幕道:“当然可以,因为你是我拣选了的人。”
  凌渡宇实在有千百个问题梗在心中要问他,最后只键入道:你不用睡觉吗?”
  荧幕现出一个笑嘻嘻的可爱婴儿,一行字打出来道:“不答你这个没有礼貌的
问题。”
  凌渡宇亦知不宜岔到太远去,键入道:“韩力把手上百分之二十的股权卖了给
西霸,若你不出手,探索者就要完了。”
  荧幕生出变化,中分成两幅画面,一幅是放大了的凌渡宇半身照,另一边是深
黑的星空。而凌渡宇的说话,就显现在他玉照的胸膛处。
  属于“救世主”那边的“地盘”现出两行字:“石油终有一天会完蛋的,有没
有探索者,算什么一回事呢?”
  凌渡宇键入道:“但暂时石油仍是这世界最通用和不可一日无之的能源呵!”
  原本说话中的字母逐个被取被取代,换成了他新的说话。
  同样在情况发生在“救世主”的半边荧幕上,凤相等的速度道:“你或者觉察
不到,自从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英相丘吉尔宣布以石油全面代替煤油,以作战艇
的动力源,这世界就进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纪,一个石油的世纪,由那一刻开始,石
油成了电脑晶片之外对人类最有影响力的东西,石油公司更成了超级企业里的超级
企业,在《财富》杂志排行二十名名内的顶级跨国公司里,占了七间是石油公司。
石油不但可刺激经济增长,也可支配通胀,成为了无处不在的重要影响力。”
  凌渡宇对“救世主”的识见广博早见怪不怪,他说得很对,无论作为军需品和
日用品,石油一直是全球各大势力急于控制的东西,影响到战略和政策的制定。
  一九九零年八月二日,当伊拉克挥军进入科威特时,战争便不可避免,若让伊
拉克得到了科威特的石油,伊拉克立即拥有全球称冠的石油产量,其他国家无论如
何强大,亦只有俯首称臣。
  争夺石油的战争,不断在明里暗里,大规模或小规模地在不同层面进行着。
  资本主义的崛兴和现代跨国企业的出现,更使问题复杂化。
  石油就是“黑色的黄金”。
  石油代表着财富和权力。
  随着石油,人类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唯一能与它并驾并驱的就是电脑晶片。
  “救世主”续道:“石油的影响和作用是无处不在,包括我们的生活方式、工
作、旅行。它的副产品是化学肥料的主要元素,它让我们的运输工具把财货、食物
送到世界每一个角落去,由它提练出来的化学原料和塑胶料,是构成现代社会的支
柱,假若全世界的油井忽然干了,整个人类文明立时崩溃,但它既是人类进步的象
征,亦是破坏环境的元凶。无论如何,终有一天它都会完蛋的,任何漠视这事实的
人只是自我欺骗,有远见的人均须早作绸缪。现在起步已是迟了。”
  凌渡宇深吸一口气,后键入道:“我们应怎么办呢?你说的当然有道理,更是
独一无二的真理,可是我们这些可怜的世人是否就眼白白看着西霸把探索者夺走吞
并,不作任何反抗呢?”
  “救世主”答道:“人类的文明正由不断的科技创新而重新塑造着;电脑化、
全球的通信网和资讯经济,已和由十九世纪脱胎而来的工业经济并驾齐驱,这世界
最重要的就是知识,只有全新的能源,才可使文明继续下去,你们手中的能源火藻,
将会把世界彻底改变过来,进入全新的世纪,你们唯一的问题就是缺乏开发这能源
的知识,区区一个探索者,算得什么的一回事。”
  凌渡宇苦笑了一下,问道:“但是我们对是否能研究出这知识,却是全无把握。
”
  荧幕生出变化,整个画面都给人类居住的美丽蓝色星球占据了,然后一行字现
了出来,道:“请把磁碟放进机内,火藻激素程式立即传输。”
  凌渡宇登时目瞪口呆,手颤颤地半天才找到一张空白磁碟,送进机内时,才醒
觉这世界可能已因这简单的动作而彻底改变。
            *   *   *
  在酒店顶层可作三百六十度俯视巴西圣保罗市的透明壁旋餐厅里,性感的巴西
女郎正以充满挑逗性的嗓音低哼着情歌,枭风面对着凤丝雅,竟生出年轻时初恋的
醉人感觉。
  “叮!”
  杯子相碰,里面的香槟泛起了一圈圈的涟漪。
  凤丝雅把美酒一口喝掉,懒慵慵地伸展着腰肢,强调了上身动人的线条后,打
了个呵欠道:“玩了整天,人都累了,最好就是上床睡他个不省人事,唉!明天我
还要坐早机到纽约去。”
  枭风大为紧张道:“你不是要为我写传记吗?”
  凤丝雅眯了他俏皮的一眼道:“你不怕有人拿着这本传记告上法庭去吗?”
  枭风笑道:“有哪本传记会真的自揭丑事呢?但只是合法的部分,已可包你销
千万本以上了,到时我还可弄些声势出来,保证无人能不动心。”
  心想既不能以“财”打动这美女,唯有诱之以“名”了。
  凤丝雅道:“我还要作个小调查,看你是否那么有吸引力,你留下联络的方法
给我吧!”
  枭风苦着脸道:“不要让我久等好吗?”
  凤丝雅瞄了他一眼,诱人的红唇微微张开,轻吐道:“怎也须等我去度假后才
可开工,每年我都会拨两星期的时间到瑞士滑雪,天王老子都不能改变这决定。”
  枭风试探道:“不若我陪你去滑雪,顺便可研究一下这部传记应如何着手。”
  凤丝雅俯身过来,伸出纤手托起枭风下颔,在他唇上晴蜓点水地轻轻一吻,呵
气如兰地柔声道:“那看你是否真如口中吹嘘得那么厉害的好孩子了,等我的命令
吧!”
  心中同时想到快要见面的“原野鹰”和“龙鹰”,已三年没见过这两个可恨的
家伙了,不知能否迷得他们像枭风般神魂颠倒,那将是这世界最有趣的玩意儿之一
了。



        第二章 情天惊变

  翌日股市开始,立即有人抢购探索者的股票,使它直线往上狂升。
  兰芝如常返回总部的办公室,由凌渡宇陪侍在侧,加强她的斗志。
  沈翎、上校、强生三人则拿着可能改变整个人类命运,来自“救世主”有关能
源火藻生长激素的方程式,秘密上路,把仅余的能源火藻安排运离美国,送返在波
利维亚“抗暴联盟”的总部。
  探索者总公司内流传着各式各样的消息,弥漫着异样的气氛,兰芝与包括叛徒
表兄直克在内的高层人员开了个闭门会议,宣布韩力已把手上股权出让了给西霸后,
众人都哗然,却又无可奈何。
  此时收购战已进入如火如荼的阶段。
  负责兰芝股票买卖的经纪先生佯装要与对方抢购,但实暗暗放出股票,但股票
仍是直线飚升。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当抢购者手上的股票到达某一法定的数量时,
必须全面收购。那将使收购者用上天文数字般的金钱。
  当兰芝和西霸各自向报界发布了简单的声明后,收购战更进入白热化的阶段,
正午过后,因价格的反常攀升,终于被暂时停牌,兰芝此时已放出了手上三分一的
股权。
  肖蛮姿这时才施施然回来,茫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步进办公室时,凌渡宇正一个人在邻接办公室的休息厅内看电视上的新闻节目,
兰芝则到了会议室与各部门开第二轮会议。
  肖蛮姿坐到凌渡宇旁,正要说话时,蓦地听到电视上有关收购战的报导,整个
人呆在当场,瞠目结舌。
  凌渡宇对她昨晚随导演男友去风流快活一事,仍是心中有气,冷淡守把事情说
了出来,便起身离开。 
  肖蛮姿跳了起来,一把扯着他,俏目含泪颤声道:“现在怎办哩!”
  凌渡宇潇洒地一耸肩头道:“有什么怎办的,只好听天由命了。”轻轻推开了
她,走出办公室去。
  刚好有电话找他,凌渡宇坐到兰芝的办公椅内,按着了对话器,立即传来金统
的声音道:“小凌!这是怎么一回事?”
  凌渡宇瞥了刚坐在他桌对面的肖蛮姿一眼,轻松地道:“武的不成,便来文的,
别人要塞钱进我们的袋内,怎能拒绝他们的好意呢?”
  肖蛮姿神色平静下来,咬着唇皮,像犯了错事的孩子般偷看凌渡宇。
  那边厢一头雾水的金统道:“探索者被人控制了,你们一点都不担心吗?”
  凌渡宇狠狠盯了肖蛮姿一眼,笑道:“‘救世主’会打救世人,明白了吗?迟
些再向阁下报告吧!”
  金统虽仍不知凌渡宇葫芦里所卖何药,但总猜到不是一面倒的惨败,“咕哝”
了两声后,叹了一口气道:“看来你的心情关非太坏,该可以听另一个不好的消息
了。”
  凌渡宇吓了一跳道:“不要吓我,究竟有什么事了。”
  金统声音低沉下去,颓然道:“楚媛休假了!”
  凌渡宇生出很不详的感觉,愕然道:“为什么要休假?”
  肖蛮姿立时露出注意的神色。
  凌渡宇阻止了金统说话后,向肖蛮姿道:“小姐可否让我有点私隐权呢?”
  肖蛮姿狠狠瞪了他一眼,气鼓鼓地返回休息室去。
  待她走后,凌渡宇才道:“说吧!”
  金统再叹了一口气,道:“听说是结婚了,不!该说是她嫁人去了,今早我收
到了结婚通知卡,你那张也在我这里。”
  凌渡宇全身发麻,手足冰冷,失声道:“什么?”
  金统试探道:“你不会自杀吧!”
  凌渡宇连说笑的心情也失去了,沉声道:“有什么方法可找到她?”
  金统苦笑道:“我用尽了一切方法,但仍联络不到她。唉!楚媛是国际刑警最
著名的美女,只是在行内追求她的已大不乏人,今次独占花魁的是个叫尚彼思的法
国人,是个年轻有为的航空业巨子,也是业余的赛车好手,我看过他的照片,长相
不会输你多少,我早听闻楚媛和他过从甚密了,只是不敢告诉你吧。”
  凌渡宇的心直沉至十八层地狱的底部,整个人飘飘荡荡的,三魂七魄都似散了
开来。
  既自悲自苦,又深深责备自己,此事早有先兆,只是自己忙于探索者的事情,
以致失去力挽狂澜的最后机会。
  现在一切都没有了。
  金统叫道:“小凌!你在听着吗?”
  凌渡宇嘴角牵出一丝凄苦的笑容,呻吟道:“老金!我想先静一静,或者痛哭
一场后,再与你联络吧!”
  言罢挂断了电话。
  连站起来的力量都似消失了。
  “凌渡宇!”
  凌渡宇抬头望去,肖蛮姿倚着贯通办公和休息两室的门,正以同情的眼光看着
他,显然是偷听了他和金统的对话。
  凌渡宇更是心情大坏,打手势阻止她说下去道:“我的事不用你管,正如我也
没有资格去管你的事。”
  肖蛮姿俏脸转白,跺足大怒道:“谁有空管你,人家只是一片好心,你……”
  “哗!”的一声哭了出来,旋风掩脸奔出办公室去了。
  凌渡宇没有半点觉得自己过分的感觉,肖蛮姿实在太不给面子自己──这至少
算是“半个男朋友”的人。
  唉!
  卓楚媛终于花落别家了。
  却一点不能怪她,要怪就怪自己好了。
  电话再次响了起来,秘书道:“凌先生,有位小姐找你,却不肯说是谁。”
  凌渡宇生出希望,忙道:“快接进来!”
  不一会一把充满磁性、野性的动人女人声响起,操着带点异国口音的英语道:
“是凌渡宇吗?”
  凌渡宇最后一线希望都泯灭了,颓然道:“是谁?”
  那女子道:“‘龙鹰’,你怎么了,一副快要去见上帝的样子,我来了!你和
沈翎那混帐家伙准备怎样款待我,至少也要狂欢一晚才行。”
  凌渡宇吃了一惊,坐直身体道:“‘凤鹰’!你在哪里?”
  “凤鹰”凤丝雅道:“这是机场,今晚见,快说时间地点吧!又有吊膀子的讨
厌鬼来了。”
  凌渡宇刚说了时间地点,凤丝雅立即挂断电话,只剩他一个人在发呆。
  以往每次见到这诱惑力惊人的美女,都是在“抗暴联盟”两年一过的例会上,
对她认识并不深刻,想不到终于有了合作的机会,可见“高山鹰”对能源火藻的重
视。
  兰芝这时开会回来,随行的不有霍克深。
  凌渡宇勉强压下心中的伤痛,让出霸占了的办公椅。
  兰芝哂道:“坐吧!那已不是我的座位了。”优美地在刚才肖蛮姿的位置坐下
来,伸展手足和纤腰道:“昨晚又没睡过,今天还要应付一波接一波的各式人等,
但奇怪的是,精神却很亢奋,今晚还想找你陪我去跳舞。”
  霍克深来到兰芝身后,沉声道:“西霸赢了这场收购战哩!对我们来说却不知
是凶是吉,若‘救世主’那条方程式不灵光,我们就完了。”
  兰芝道:“情况并未至那么恶劣,探索者只是爸创立的企业中最大和最主要的
一份,其他还有十多间有关连而又独立的公司,我都占有可以话事的股权,将来若
真的开发出新能源,由于不用钻井打油,这些公司可合并成横跨全球的发展销售网,
加上我现在手头上有足够的现金,正是何事不可为,一身轻松的,真后悔昨晚顶撞
了你的老友。”
  仰后向霍克深道:“霍叔给我去安抚其他人,谁想继续跟随我,兰芝都不会教
他们失望。”
  霍克深应命去了。
  兰芝抛了凌渡宇一个媚眼,笑道:“今晚跳狂欢舞,不醉无休,凌先生肯赏脸
吗?”
  凌渡宇正要告诉她约了“凤鹰”时,“嘟!”的一声,秘书小姐的声音在对话
器响起道:“马诺……”
  兰芝不悦道:“我都说过再不接电话了。”
  秘书小姐嗫嚅道:“是小西霸……”
  兰芝呆了半晌,才沉声道:“接进来吧!”
  凌渡宇正要离开,给兰芝一手拉着,低声道:“我要你一起听。”
  凌渡宇无可奈何地坐回位里时,约迪逊·西霸的声音在对话器响起道:“兰芝!
我找了你一整天了,他们都说你在开会。”
  兰芝冷冷道:“你还要什么呢?探索者现在是你的了。”
  小西霸惶急地道:“韩力和爸的交易,我到今早才知道,唉!兰芝,我的心情
绝不会比你好受。”
  兰芝有点失常地笑起来道:“自爸被狼心狗肺的人谋杀后,我根本没有心情可
言,所以也没有什么难受。告诉你可敬的父亲,马诺奇的女儿永远不会屈服,叫他
走着瞧吧!”
  挂断了对话,同时通知秘书再不可接外人的电话进来。
  兰芝看着凌渡宇,摊手耸肩道:“完了!今次我和小西霸真的完了。”
  凌渡宇立即想起卓楚媛,他们也真的完了,禁不住生出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
苦涩地笑了笑。
  兰芝终是玲珑剔透的人,看出了他异样的神态,奇道:“你没什么吧!”
  凌渡宇颓然道:“没有什么,只不过刚听到女朋友出嫁的消息,新郎当然不是
我哩!”
  兰芝呆了一呆,道:“像你这么好的男人,她也舍得放弃吗?”
  凌渡宇颓然道:“一年见不上一次的男人,再好都没有用,何况我并非那么好,
只不过你尚未发觉小弟的缺点吧!”
  兰芝一对妙目转了几转,岔开话题道:“肖蛮姿还未回来吗?”
  凌渡宇道:“早回来了,却给我骂走。”
  兰芝瞪了他半晌后,缓缓道:“你是妒忌吗?”
  凌渡宇潇洒地耸了耸肩胛,道:“肖蛮姿大概也可算是我的女朋友吧!在那种
情况下,我自然会有点妒意和不开心,说话上重了点,更是不稀奇,只想不到他的
反应这么激烈。”
  兰芝侧头想了想,平静地道:“肖蛮姿的脾气一向很大,又自我中心,爱和恨
都很强烈,很多时只为了极小的事,就和男朋友闹翻,今趟我看你们也完了,我从
未见过肖蛮姿会向任何男人屈服的。”
  凌渡宇一阵心烦,气道:“完蛋便完蛋吧!这样的女友稀罕来做什么,而且正
事要紧,一天能源火藻仍在我们手上,西霸、枭风甚至政府都不肯放过我们,斗争
仍是没完没了。”
  对话器又再响起来。
  兰芝正要发脾气,凌渡宇制止了她,问道:“什么事?”
  秘书小姐道:“韩力先生要和凌先生你说话。”
  凌渡宇愕然地和兰芝对望一眼后,接通对话器,韩力的声音响起:“凌先生!
只是你一个人吗?”
  兰芝早忍不住道:“你这出卖探索者的人,还有脸打电话来,枉你是爸最信任
的朋友。”
  韩力默然片刻后,才凄然道:“兰芝,从小到大,力叔都是最疼你的人,今次
我的行为确是对不起你们,但这是迟早都会发生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