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灵琴杀手
那是一座三层高的古老平房,在大城市的边缘区域里,
显得与四周的现代楼房有点格格不入。但我已没有别的
选择了,因为它向街的大窗刚可监视着冒险者俱乐部
的大门。
我今次来是要杀一个人。
一个名列国际十大通缉犯的恐怖分子和毒枭。
我已为追踪他跑了十九个国家,耗费了我四个月的
宝贵时光,也花了委托我这项任务的人的庞大的金钱,
我的收费是以"分钟"去计算的。
负责带我看屋的屈臣太太唠唠叨叨地道:"连家私
租金是四百英镑一星期,两个月按金,一个月上期,水
电费自付。先生!你真的要租吗?"
这时我们刚来到三楼。屋中的巨型沙发,深棕色
嵌花的大柜,强烈的营造出深沉暮气的气氛,使人心
理感到很不舒服,但环境对我来说并不会形成任何影响。
我不答反问道:"那道楼梯通往什么地方?"
屈臣太太道:"啊!那是积节爵士储物的阁楼,门
是锁着的。爵士吩咐谁也不能进去,事实上里面也没
有什么东西,除了一个废置了的大琴外。"
我淡淡道:"爵士现在到了什么地方,这所古老房
子为和不拆了来从建?"
屈臣太太道:"爵士是怀旧得人,要他拆这房子不
如要了他的命,如非他怕附近的不良青年强行入占这
所房子,他亦不肯将它租出去呢。他现在去了非洲,三
年多没回来了。"
原来如此,我赶快付了按金和一个月的租金,将
这寂寞多言的老太打发走了。
天色逐渐黑沉下来。
我来到向街的窗前,拉开了窗帘布,向对街望下去。
冒险者俱乐部的大招牌亮了起来,不时见道豪华
房车驶进去,隐没在高墙之后,三十万英镑的入会费,
使它成为了富商巨贾的专利品。
我从袋里取出一张照片,是个西装笔挺的男子,
年纪在三十五,六间,模样粗矿里带着三分俊伟,有股
说不出的魅力。
这就是我今次要找的目标,"屠夫"纳帝。据闻他
除好杀外,也是个好色得人。
他原本并不是这模样的,但今天高明的改型手术,
已可使人变成任何样子。
屠夫纳帝还有两名得力手下,夏罗和沙根,两人
都是一等一的好手。故此以我丰富的杀人经验,仍要
非常小心,况且纳帝是国际间一些恶势力包庇得人,
一个不好,我可能还要丢了性命。
我停止了窥视,取出大皮箱,拿出衣物,揭开暗
格,里面便是我的生财工具,式样繁多的各种枪械配
件。外行人很难了解我们花在枪械上的时间,枪械保
养和枪械五花八门的性能同样是深奥的学问。
每发射一颗子弹,都会对枪作成某一程度的伤害,
撞针会损耗,枪管内俗称"来复线"的弹道纹会磨蚀,
使子弹不能再已螺旋形的原有性能推进,减去了杀伤
和刺破力,甚至连枪的驳口也会因震动而损坏。一个
象我这样的第一流杀手,首要之务就是使武器时常保
持在最优越的状态。
我小心翼翼的将枪支嵌配成我理想中的组合,有
拣选了尖锐的德国制的刚弹头,即便纳帝是只穿上了
避弹衣的犀牛,也难逃命丧当场的厄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