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言            

    在科幻小说的创作中,第一次接触到“蛊”这个题材,就是本书两篇故事之一的“蛊
惑”。

    《蛊惑》这个故事,在所有卫斯理故事中,相当奇特,苗族少女芭珠的葬礼上,卫斯理
也不禁放声大哭,可知当时的情景之动人。故事中对“蛊”的解释,自然是想象出来的,事
实上是不是这样,无人可以断定。而“盅”却又是一种事实的存在,大抵总有一天,可以有
确实的答案,不必再靠设想的。

    “蛊”和“降头”不同,降头的范围更广,甚至包括了法术、巫术等内容,而“蛊惑”
这个故事,提及的只是各种各样的蛊。

    “再来一次”的设想,利用了生物进化过程中的一种“返祖现象”,而返祖竟然返到了
几亿年之前,自然极其骇人。

    这个故事,基本上是一个喜剧,生命已结束的老人得到了新的生命,尽管新生命的外形
和原来大不相同,但毕竟是生命,生命,总比死亡好。

    卫斯理

    一九九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