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 恢复青春的实验            

    所以我想一想,便没有挥拳出去,我决定再混下去。混到几时是几时,反正蒙博士的面
色虽然阴森,他却也未必是谋财害命的凶徒,就算真相拆穿,他也不会将我怎样的。

    蒙博士见我不出声,又问道:“你是不是愿意先接受一些测验?”

    我点头道:“好的。”

    那年轻人扶着我,走进了那幢屋子。那幢古老的屋子的内部,大得不可思议,我经过了
一个大客厅,走到了屋后,然后从一道楼梯,走到了二楼,我被带进了一间不是很大,但是
却十分精美的卧室之中,那年轻人道:“这是你的房间,请随便休息。”

    我点了点头,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那年轻人走出去,就只留下我一个人在那卧室之中。我起先以为,一定很快就会有人来
和我进行测验的,可是出乎我意料之外,我一等再等,等了足足半小时之多,还是什么人也
未见。

    我未免有点心急起来,站了起身。

    当我站起身之后,我陡地想起,我现在是一个老人,老人是不会急躁的,因为他已走到
了生命的尽头,再急躁也没有用了。

    这间卧室中虽然没有人,但是可能有无数双眼睛,正通过隐秘的电视摄像管,在注视着
我,我必须使自己像一个老人。

    于是,我慢慢地走着,观察着卧室的每一部分,卧室和一间浴室相通,我在浴室中照了
照镜子,镜子中的我,十足是一个八十岁的老人,我心中不禁十分高兴。

    我又回到了房间中。

    在回到了房间中之后,我索性装得像一些,是以我伏在沙发上瞌睡了起来。

    我当然睡不着,但我也假装睡了一小时多,那时,我觉得肚饿了,却依然没有人来,我
到了房门,想打开门,却发觉门锁着。

    我敲着门,发出“嘭澎”的声响来,自然,要以我身边的小道具,弄开那扇门,那是轻
而易举的事,但是我却没有那么做。

    在我敲打了半分钟之后,在我的背后,突然响起了一个十分动声的女人声音:“老先
生,你想作什么?”

    我连忙转身,声音是从一只花瓶中发出来的,当然是那花瓶中装着传音器的缘故。

    既然有传音器,自然也可能有我早已料到的电视摄像管,所以我立即装出一个十分惊奇
的神色来:“你是谁,我怎么看不到你?”

    那女人笑了起来:“是的,你看不见我,我不在你的房间中。”

    我咕哝了几句现在的机器真新奇之类的话,然后才大声道:“我肚子饿了!”

    “好的,老先生,你想吃什么,我替你送来。”

    我的肚子实在很饿,我想说什么都吃得下,但是我却报了几样只有老年人才喜欢吃的东
西。

    那女人答应着,我又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又过了足有半小时,我听到门上“砰”地一声响,一个女人推着一辆餐车,走了进来。

    那女人大约三十岁,十分美丽,身材健美,她走路的那种夸张姿势,不由使人想起性感
艳星。

    她推着餐车,直来到我的面前,我要的食物全在了。我慢慢地吃着我并不喜欢吃的食
物,而且还装出津津有味的样子来。

    那对我来说,实在并不容易,所以,当我吃了一半,推说吃不下时,倒反而显得十分自
然。

    那女人一直笑盈盈地坐在我的对面望着我,等我吃好时,她将一条香喷喷的手巾递给
我,我抹了抹脸,表示已吃饱了时,她突然在我身边坐了下来。

    那张单人沙发虽然很宽大,但是挤上两个人,那两个人总是紧紧挤在一起的了。

    我已经说过,那女人美丽,身材健美,充满了女性的诱惑。而且,当她挤在我的身边之
后,她的手臂挂在我的颈上

    那实在是一种极度的诱惑。我感到尴尬极了,我想要立即挣脱开去。可是那女人却笑
着:“怎么样,我弄的食物还可口么?”

    她那种故意作出来的媚态,倒使我突然之间,恍然大悟了!

    她的出现,她挤在我的身边,那正是蒙博士“初步测验”的一部分!

    蒙博士将我关在房中,不来理我,那是在测验我的耐性,他刚才一定也已详细观察了我
进食的情形,现在,他又在试验我对异性挑逗的反应。

    我虽然明白了这一点,但是我的处境,却仍然是十分不妙。

    如果我真是一个老头子的话,那就没有问题,因为男人若是到了我化装所显示的那个年
龄,就算是有美女挤在身边,也不会动心。

    然而糟糕的是,我并不是老头子!

    但是,我却又不能不竭力装出自己是老头子来。我发觉一个人要扮老头子,最困难的时
候,莫过于我在那十分钟之内的情形了。

    在那一段时间中,我没有别的办法,我只有不断打着饱隔,剔着牙齿,来表示我对那美
人儿没有兴趣。总算好,捱过了那十分钟,那女人一笑,站了起来,推着餐车走出去了!

    我打了一个呵欠,又在沙发背上,挨了下去,假寐了一会,这次我倒是真睡着了。我是
被人摇醒的,当我醒过来时,蒙博士已在我面前。

    他手中拿着一叠文件:“在试验进行之前,你得签下自愿书。”

    我接过了文件,摸出了老花镜,化了很多时间来看着,然后才签了一个假名字。

    然后,蒙博士身后的两个年轻人便道:“请跟我们来,你需要扶持么?”

    我站了起来:“不要!”

    一面说着“不要”,一面身子却摇摇欲倒,那两个年轻人立时过来将我扶住,我们一起
出了卧室,走下楼梯,又经过了一条十分阴暗的走廊,然后,来到一间宽大的房间之中。

    一走进那房间,我突然产生了一种毛发直竖,可怖之极的感觉!

    那实在是十分没有来由的,因为那间房间中,并没有什么令我感到害怕的东西。但是即
使我看清楚了房间中的一切之后,我仍然有那种感觉!

    我缓缓地吸了一口气,再仔细打量这房间中的一切,那房间中的布置,是医院中的手术
室,在一张手术床旁边,是几具我从来未见过的仪器,和一橱医学上的用品。

    蒙博士在一张书桌前坐下,令我坐在他的对面。

    那两个年轻人便忙于替我记录体温,测度我那脉搏等等的工作。

    在刹那间,我假冒的身份,面临被揭穿的最高峰,幸而那两个年轻人并没有拉起我的衣
服来,不然,我一定立即被揭穿了。

    而那时,我也知道,何以我一进房间,便会有极其恐怖的感觉的由来了!

    因为有一阵阵极低极低的声音,传人我的耳中。我难以形容那是什么声音,那像是好几
个人在一起发出绝望的呼叫声。但是那声音却实在太微弱了,必须屏住了气息,才可以听得
出来。

    就是那种声音,予人以恐怖之感。

    而我虽然隐隐约约地听到那种声音,却也不能肯定那种声音是何处发出来的。我屏住了
气息,以便将那种声音听得更清楚些,但是当我真正聚精会神时,那种声音反倒不存在了,
那令我感到一分疑惑。

    一定是我的神情实在太全神贯注了,是以引起蒙博士的注意,他问我:“你在作什
么?”

    我道:“我好像听到一种十分怪的声音。”

    我看到蒙博士的神色变了一变,他道:“你弄错了。到了你这年纪,听觉是不会太灵敏
的了。”

    我看出他在说话的时候,还在竭力装出一个笑容来,可是他的笑容,却极其勉强。

    这时,一个年轻人走了过来:“老先生,请你躺在那张床上去。”

    我依言走到床边,躺了下去,那年轻人伸手按在我的胸前,我看到他自一具仪器中,拉
出了一条很长的管子来,那管子的一端,是一枚很长的针。

    然后他道:“卷起你的衣袖来。”

    我的手部,虽然经过化装,但化装却只到手腕为止,如果卷起衣袖来,那么我肌肉结实
的手臂,绝不是一个老人所有的,也立即不能再假冒下去了。

    我想了想,并不动手,只是问道:“作什么?”

    那年轻人笑着:“我们会注射一些东西进你的静脉,使你的血液起变化。”

    我忙道:“那太可怕了,我不干了!”

    蒙博士来到了我的身边:“老先生,可是,那是你自己同意的啊。”

    我摇着头:“虽然我曾经同意,但现在我害怕起来,我不干了!”

    蒙博士的声音,十分柔和,他道:“老先生,对你来说,实在没有什么值得可怕的,你
已经快死了,最多是死,请问,你还有什么可怕的?”

    他们一面说,一面突然抓住我的手臂,我用力一挣,我身上的衣服,全是陈年的旧货,
经不起我的一挣,“嗤”地一声响,一只衣袖已断了下来。

    衣袖一撕了下来,我看到那两个年轻人和蒙博士,都呆了一呆。

    而我立即知道,我再留下去,绝不会有什么好处,是以我陡地从床上跳了起来,向窗前
冲去,我准备冲到了窗前,立时穿窗而出。

    可是,我还未曾穿到窗前,枪声便响了,随着枪声,便是蒙博士的大喝:“站住!”

    我不得不站住,因为那子弹就在我的身边掠过,击破了我身前的窗子。

    蒙博士接着命令道:“转过身来!”

    我转过身来,蒙博士阴森的脸上,充满了怒容。

    他面上肌肉抽搐着,眼中闪耀着愤怒的火花,我很少看到一个人愤怒到这种地步的。

    他厉声道:“你是谁?”

    我苦笑了一下,摊了摊手。

    我还未曾出声,但是他已在我的动作上,认出了我是谁来了,他道:“你是卫斯理?”

    我只得点了点头。

    他咬牙切齿地道:“卫斯理,我认为你是一个卑鄙无信的小人!”

    他用那样刻薄的话骂着我,自然是因为我答应了他,不再干扰他的事,但是却又假扮了
老人前来侦查他的缘故,由于我确然曾答应过他,是以我也不说什么,只是道:“真对不
起,蒙博士!”

    在那一刹间,我看到蒙博士的手指在枪机上渐渐扣紧,那令得我大吃一惊!

    我忙道:“蒙博士,我只不过是好奇,你何必那样紧张?这……只不过是玩笑罢了!”

    蒙博士的面色铁青:“好奇就是你们这种笨蛋的致命伤,与你无关的事,你好什么奇?
像你这样的人,是典型的小人,世界上很多纷扰,就是因为你这种多管闲事的小人而引起
的!”

    我很少给人那样地骂过,而且,蒙博士骂我的话,太不客气了。

    好奇心绝不是人类的美德,但是我要探索蒙博士的秘密,我那种好奇,却和无知之徒涌
在街上看热闹的那种好奇,不可同日而语。

    所以我立即道:“博士,你太苛责我了,如果不是好奇心,你也一定不会去研究人的生
命的奥秘,也不会想到如何使老人恢复青春!”

    蒙博士仍然双目神光炯炯地望着我,但是我却注意到他扣住枪机的手指,不再那么紧,
这令得我松了一口气,我又道:“博士,你那种试验,对人类来说,是一项伟大的贡献,你
可以将之公开的,为什么你要那样……神秘呢?”

    我本来是想问他为什么要那样鬼鬼祟祟的,但是继而一想,现在那样的情形下,自然是
以不激怒他为妙,是以才中途改了口。

    蒙博士望了我半晌,才道:“因为我的试验,没有成功,失败了!”

    当他那样讲的时候,他的脸上,现出相当沮丧的神情来,他面部的线条,本来是十分坚
强的,以至令得他的脸面,看来像是石头雕刻出来的一样。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他那时现出沮丧的神情,也更可以使人深切了解到他心中的苦况。

    我摊了摊手:“博士,没有什么科学成就是一次就成功的!”

    蒙博士突然吼叫了起来:“我比你更明白这个道理,可是你知道么?我一上来就用人来
做试验,而我的试验却一直失败!”

    我听得蒙博士那样讲法,也不禁陡地打了一个寒战,我小心地反问道:“你是说,你已
杀死了近二十个老年人,那是因为你的试验失败了?”

    蒙博士尖声笑了起来,他的笑声十分可怖,在恐怖电影中,那种怪医生怪博士的配音,
望尘莫及,他笑了足足半分钟,才道:“不,他们没有死。”

    我大大地松了口气!

    因为如果蒙博士已经杀死了近二十个老人的话,他不会在乎多杀我一个,如今那些老人
既然没有死,他自然不会杀我。

    找的胆子大了许多:“那么,你可以再继续进行试验。”

    蒙博士望了我半晌,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可能根本没有听到我的话,在那样的情形
下,我自然也只好静了下来。

    静了足有几分钟,蒙博士的手枪,始终对着我,然后,蒙博士才道:“我不知道如何处
置你才好!”

    我趁机道:“博士,最好的办法,是让我参加你的工作,我对一切稀奇古怪的事,都很
有兴趣。”

    蒙博士“嘿嘿”地笑了起来:“你参加我的工作?像你这种没有信用的小人,我能信任
你么?”

    我不禁有点光火,大声道:“好吧,你可以一枪把我打死!”

    蒙博士又静默了半晌,才道:“好,我可以先让你看看我试验的恶果,你先去将化装弄
干净,我们或者可以合作的。”

    我十分高兴:“那太好了,我虽然不是专家,但是我在理论上,支持一切世俗眼光认为
不可能的事,在别人想来,恢复青春,是根本不可能的事,但是我至少不否认这种事的可能
性!”

    蒙博士点头道:“这一点,对我们的工作来说,是极其重要!”

    他一面说着,一面已收起了枪来,同时向那两个年轻人,挥了挥手,我跟着他们,一起
走了出去仍然回到了那间房间中。

    在那房间中,我用了大半小时来清除化装,恢复了我本来的面目。当我走出房间时,迎
面碰到了那曾为我送食物来的女人,她显然已从蒙博士口中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是以一见
到了我,脸上顿时红了起来,低着头,匆匆在我身边,走了过去。

    在那一刹间,我真想开开她的玩笑,但是我却没有做什么,因为那两个年轻人已在我的
面前出现,他们脸上的神情,十分严肃。

    接着,蒙博士也迎面走来。

    蒙博士来到我的面前之后,带着我向走廊的一端走去,一面走,他一面说道:“我的试
验失败了,在世俗法律的眼光来看,我是有罪的。”

    他停了一停,像是在观察我的反应,我没有表示什么,只是等他讲下去。

    蒙博士又道:“法律是狠可笑的,杀死一个九十八岁的老太婆,和杀死一个十几岁的少
女,罪名相等。一个人若是生了癌症,会在绝大的痛苦中死亡,但如果有人想令他减轻痛
苦,早一点令他在毫无痛苦中死去的话,他犯谋杀罪。”

    我道:“一个人在未死之前,没有什么人有权取走他的生命。”

    “自欺欺人!”蒙博士叫了起来:“那纯粹是自欺欺人,谁都知道他很快会死,可是却
还希望有奇迹出现,奇迹在哪里?”

    我没有再说什么,因为这个问题,我的看法是和蒙博士相同的,对一个明知没有希望的
病人而言,快一些死,实在比活着抵受痛苦仁慈得多。

    可是法律的观点不同,那又有什么好说的?

    我们在说话时间,已来到了走廊的尽头的一扇门前,蒙博士取出了一串钥匙来,打开了
那扇门。那扇门才一打开,我又听到了那种令人毛发直竖的声音!

    这一次,那种恐怖之极的声音,听来清楚了许多,好像就是从那间房间中发出来的,但
是当我向那房间看去时,却发现那房间是空的。

    那间房间十分奇特,它没有任何陈设,但是三面墙上,却各有着四扇门,总共是十二扇
门。我走了进来之后,不由自主,感到了阵阵寒意,我下意识中已经有那样的感觉,我感到
有什么极其可怕的事,就快要发生:那一定是我前所未经历过的可怕事情。

    我向蒙博士看去,只见他的脸色,也十分可怕,接近死灰色,他先郑重其事地锁好了
门,然后,他转过头来,望着我。

    他勉强地笑着:“你的脸色不很好,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声音?”

    我忙道:“是的,那是什么声音?何以那么可怖,像是……像是……”

    我一时之间,也难以找得出适当的形容词来。

    蒙博士道:“是的,这种声音的确很令人讨厌,卫先生,你必须镇定些,因为等一会,
你所看到的情形,可能是你一生中从未见过的。”

    我点着头:“我已有准备了。”

    蒙博士到了那十二扇门中的一扇之前,找出了一柄钥匙,将锁打开。

    当他开了锁之后,他又停了片刻,像是没有勇气将门打开来,我一声不出地等着,自然
十分紧张,手心在不由自主冒着汗。

    我等了足有一分钟之久,才看到蒙博士回过头来,向我苦笑了一下,然后,才突然推开
了门。而当他一推开门之后,他立时向后跳了出来,我想不到蒙博士的动作,竟如此之矫
健。

    他跳到了我的身边,抓着我的手臂,他手指用力,以致我的手臂被他抓得十分痛,我更
知道一定会有可怕事发生!

    我屏气静息,向那被蒙博士推开的门看去,我看到,那是一间很小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