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部 迅速撤退            

    走廊中有两个年轻人站着,一看到了我,就现出十分注意的神色,我知道这时候,我是
一点不能表现沉不住气的。

    所以我反向他们两人,招了招手:“请过来。”

    那两个年轻人互望了一眼,显然弄不清我用意何在,但是他们还是向我走了过来,我等
到他们走近,便大模大样吩咐道:“替我准备一辆车。”

    他们的脸上现出疑惑的神色来,我根本不给他们多作考虑,便道:“我和博士谈好了,
我来参加他的工作,我要回去拿些东西,博士就在里面,你们是不是要去问一问他才肯听我
的话?”

    我一面说,一面作势要去推门。

    这时候,我作两个打算,如果他们真的要探头进去看博士的话,那我在他们的背后突然
偷袭,足可以将他们两人也击昏过去的。

    而如果他们表示信我的话,那自然最好了。

    结果,在我作势去推门之际,他们两人一起道:“不必了,但是我们……没有多余的车
子。”

    我显得不耐烦:“那么,打电话替我召一辆计程车来!”

    他们两人答应着,我已向门口走去,当我来到门口之后不久,一辆计程车也来了,我发
现那两个年轻人一直在我的身后,我在上车的时候,还向他们挥了挥手。

    计程车驶出了街口,我吩咐司机驶得快些,我大口大口地吸着气,像是我才被活埋过而
又掘了出来一样。

    我当然不曾被活埋过,但是我却的确有那种极度的窒息之感。

    我的怪动作,引得那司机频频向我看来,而且还十分关心地问道:“先生,不舒服
么?”

    我忙道:“没有,我只希望快一点到,请你将车子开快一些。”

    那司机十分喜欢说话,又道:“先生,你的脸色很不好,你好像刚给人家绑了票,从匪
巢逃了出来。”

    我勉强又笑了一下,车子已转进了闹市,不一会,便在小郭的事务所前,停了下来。

    我几乎是直冲进小郭的事务所的,所有的人,全以十分奇怪的神色望着我,我推开了小
郭办公室的门,小郭正和一个珠光宝气的胖妇人在交谈着。

    我当时的样子,一定十分难看,因为那胖妇人一看到了我,竟肉麻地尖叫了起来。

    我冷冷地向那胖妇人瞪了一眼,喝道:“出去!”

    那胖妇人不知所措地站了起来,我再度大喝一声,她狼狈奔了出去,我关好了门,小郭
摊了摊手:“你赶走了我的主顾了!”

    我并不说什么,拉开他的酒柜,取出一瓶威士忌来,拔开了塞,喝了两大口,才转过头
来:“小郭,你比我幸运得多!”

    小郭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只是瞪大了眼望着我,我又道:“你没有给他们拣中,而我却
遇到了蒙博士,给他们带去做实验!”

    小郭立时现出十分兴奋的神情来:“真的,你遇到了一些什么?”

    我的脑中十分乱,我遇到的事太多了,一下子也根本难以讲得完,而且,我讲出来,小
郭也未必会相信的,所以我只是喘着气。

    小郭是深知我为人的,是以他看到我这等情形,更知道事情非同小可!

    小郭连忙道:“你怎么?可是你已被他们--”

    他的话还未曾讲完,我便想起那些接受试验的老人,变成的那种怪样子来,我忙摇头
道:“不,我没有什么,没有什么发生在我的身上!”

    小郭呆呆地望着我,他大概也被我的神态吓呆了,所以一句话也讲不出来,直到我渐渐
缓过气来,他才又道:“那么……究竟怎么了。”

    我想告诉他,我在蒙博士那里,究竟见到了一些什么。但是那样的事,我甚至连再想一
想的勇气都没有,别说再叫我讲一遍了。

    我摇着头:“别问我。”

    小郭苦笑着:“别问你?那怎么行,我要知道事情的真相啊。”

    我站了起来:“我告诉你一个地址,你快去告知警方,最好和警方的高级人员一起去,
到了那里之后,你就可以知道真相了!”

    我讲完之后,又喘了几下,才将蒙博士的地址,对他讲了出来。

    小郭连忙振笔疾书,将我告诉他的地址,记了下来,但是他的脸上,仍然充满了疑惑的
神色。

    但是,我不等他问出来,便道:“你不必问我什么,等你到了那里,看到了那里的情形
之后,你也会和我一样,再也不愿提起它!”

    小郭没有说什么,我像是喝醉酒一样,摇摇晃晃地向外走去。

    小郭忙道:“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我摇手道:“当然不必,你还是快和警方联络的好,迟了怕会有意外。”

    小郭点着头,我走出了他的事务所,出了那幢大厦,然后回到了家中,蒙头大睡。

    我在熟睡中,做了很多恶梦,最后,我梦见那个肉球一样的怪物,伸出章鱼触须似的东
西,在摇我的身子,我吓得大叫了起来。

    我一面叫,一面睁开了眼,在我的面前,当然不是那个肉球,而是一张十分美丽的脸,
属于我的妻子白素。

    在那一刹间,我不禁发起呆来,白素自然是美丽可爱,但是人的样子,在别的生物眼中
看来,是不是也可以算怪异莫名的呢,我自问着。

    如果我是样子与人截然不同的生物,那么看到人的怪模样之后,说不定也会引起一阵恶
心的。

    人的样子,如果仔细形容起来,真可以说是怪到了极点,试看,人有一个球状体在最上
面,在那圆球之上,有着几个孔眼,其中的两个孔眼上,还生着毛,而整个圆球上,也有
毛,在一个大洞中,甚至还有一条会伸缩的软的,有着发腻的液体,异样的红色的东西,和
两排白森森的骨头!够了,只讲到人的头,已是够怪异了,但是因为我们一出世就看到它,
所以一点不觉得怪,还会觉得它美丽可爱!

    白素看到我那样一眨也不眨地瞪着她,十分吃惊:“你怎么了?”

    我忙道:“没有什么,我……做了一个大噩梦,幸亏你及时摇醒了我。”

    白素笑了起来:“我不是因为你做噩梦而摇醒你的,有客人来了。”

    我懒洋洋地问道:“什么人?”

    “小郭,还有警方的杰克中校。”

    一听得是他们两人,我立时从床上,直跳了起来,他们两人来了,那一定是为了蒙博士
的事情。

    但是白素却现出十分忧虑的神色来:“你可是闯了什么祸?因为我看到那位中校,似乎
十分恼怒,小郭也有点手足无措的样子。”

    我摇着头道:“不,我没有闯祸。”

    在我那样讲的时候,我心中想,杰克和小郭两人,一个恼怒,一个不知所措,那应该是
看到了蒙博士那里的情形之后,正常的反应。

    但是接着,我便知道我自己想错了。

    我急急地向客厅走去,当我看到了小郭和杰克中校之际,他们两人的神情,正如白素所
形容,但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杰克中校本来是在来回踱步的,但是他在一看到了我之
后,便立时站定了身子,冷冷地道:“来了,英雄人物来了!”

    小郭也连忙从沙发上站起来,苦笑着:“你将我害苦了!”

    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所以我道:“小郭,但是你总算看到了事情的真相。”

    杰克中校突然大叫了起来:“我们什么也没有看到,只看到你这小丑,在胡言乱语!”

    听得杰克中校那样讲,我不禁大为愕然,我暂且压抑着心头的怒意:“这是什么意
思?”

    小郭苦笑着:“照你所说的地址,我和警方人员一起赶去,可是,那是一所空屋子!”

    “空屋子?”我叫了起来。

    杰克仍然气乎乎地望着我,小郭则点头道:“是的,全是空的,什么也没有。”

    我忙道:“那不可能,我离开并没有多久,你们可能是找错了地方,我们再去!”

    杰克中校冷冷地道:“卫斯理,你花样实在太多,我可没有兴趣了。”

    我大声道:“你一定要去,在那里,你会见到前所未见的怪诞东西。”

    小郭必竟对我有信心,他立即站到我这一边:“好,我们再去!”

    我们两个人都向杰克中校望去,杰克毕竟也是一位十分出色的警务人员,只要事情有值
得怀疑之处,他也不会放弃的,所以,他呆了半分钟之后,自嘲地道:“好,我不妨再去做
一次傻瓜!”

    我们三人一起出了门,门外停着一辆警车,我请驾车的那位警员坐开去,由我来驾驶,
我将车子的速度,提高到了可怕的程度,相信有史以来,从来未有一辆警车,如此在市区之
内横冲直撞的。

    我将车突然停了下来,车子正在蒙博士的住所门口,杰克也立时发出了一下冷笑:“我
们没有找错地方,看看我们的大英雄,能发现一些什么?”

    我忍耐着杰克的冷嘲热讽:“小郭,你们刚才才来的就是这里?”

    小郭点头道:“是的,是这里。”

    我略呆了几秒钟,在那几秒钟之内,我想了许多事,我想到我在这屋子中所见到的和听
到的一切,那一定是事实,绝不可能是我个人的幻觉!

    由于我在车中坐着不动,是以杰克又恶言相向起来,他冷笑着道:“咦?怎样了?临阵退
缩了?还是要告诉我们,你只是做了一场梦?”

    “杰克!”我不禁十分气愤,大喝了一声:“不要那样,或许是在我离开之后,他们知
道本身的秘密不能保留,是以迅速撤退了!”

    我讲到这里,略顿了一顿,杰克仍然用不屑的神情望着我,他能够有一个机会那样攻击
我,他心中可能得意得要将这件事刻在墓碑之上的。

    因为我和他打过很多次交道,每次都是他落下风,他的心中,有着一股对我难以宣泄的
恨意,自然不肯放过我。

    我继续道:“只不过他们不会有太多的时间去撤退,他们一定会留下些东西,我也一定
可以在空屋子中找到一点东西!”

    杰克冷笑着道:“那你就去啊,还坐在车子中不动作什么?”

    我打开车门,跳下了车,小郭连忙跟在我的身后,杰克中校带着几个警员,也下了车,
我们一起进了那幢外表看来十分古老的房屋。

    像那样外表古老的房屋,在本市可以是独一无二的了,我当然不会找错,而且在我进去
之后,客厅中的陈设,并没有多大的变更。

    但是一切却和上次来的时候大不相同,客厅之中凌乱不堪。

    我继续向前走去,我记得这房子的结构,我一间又一间房地找过去。可是找到的却只是
凌乱,有几间房间,乱得像是有几百头大象来蹂躏过一样。

    我终于来到了蒙博士带我看到了那两个怪物的那间大房间门前。

    那大房间在走廊的尽头,我推了推门,门锁着,我也懒得对杰克说话,只是向他作了一
个手势,杰克立时向门锁射了两枪。

    门锁损坏,我一脚踢开了门,走了进去。

    才一走进来,未曾打开另外的几扇门前,我自然看不到那些怪物,但是我已不由自主,
起了一阵战栗的感觉,我的声音甚至也发起颤来。

    我指着那些门,道:“那些门,你们看到没有,你们只要打开其中的任何一扇,就可以
看到你们一生之中,从来也未曾看见过的怪物!”

    我一说完了那几句话,立时大踏步地走了出去,小郭惊讶道:“咦,你作什么?”

    我已然退到了门外:“没有什么,只不过我不愿意再看那些怪物而已。”

    我在到了门外之后,又听到了一下枪声,然后便是“砰”地一声,有一扇门被踹开的声
音,再接着,便是杰克的一下怒吼声。

    而我在那时,身子已不由自主,发起抖来。

    想起那些小房间中的怪物,实在是没有法子不发抖,我连忙又向前走出了两步,对那种
怪物,离得越远,心理上越好过的。

    但是,我才走开,我的肩头,便已被人紧紧抓住。那种事发生在我的身上,真是讲出去
也没有人相信的,因为我是一个身手极之敏捷的人,有人在背后走近我,我一定可以觉察。

    但是,由于想着那些怪物,心头恐怖莫名,竟使我被人抓住了肩头才知道。

    我忙转过身来,看到抓住我的肩头的,正是杰克,我忙道:“你看到那些怪物了?你能
够想象……那些怪物原来是什么样子的!”

    杰克放了我的肩头,但是他却大声吼叫了起来:“我难以想象,你是那样无聊的骗
徒!”

    我不禁愕然,杰克叫道:“那些小房间中什么也没有,全是空的!”

    我本来是再也没有勇气走进那房间去的了,听得那样说,我才又走了进去,几乎所有的
门全被打开了,每一扇门内,都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我冲到一扇门前,在那间房中,本来有一个玻璃氧气箱,箱中有一个果实一样的东西,
据蒙博士说,那是人的生命形成时的原始形态。

    但是。现在房间中什么也没有了!

    我呆呆地站着,喃喃地道:“搬走了,他们竟什么都搬走了!”

    杰克在我身后冷笑着:“对不起,我也再见了!”

    他向那几个警员挥了挥手,几个警员立时跟着他一起走了出去,小郭望着我,迟疑着未
曾走,我则仍然像木头一样地站着。

    过了好久,小郭才道:“你还不走么!”

    我摇着头:“不走,我还要仔细地找一找,看看他们可有什么东西留下来,他们并没有
多少时间,总应该有点东西留下的。”

    小郭叹了一声:“你为什么一定不肯告诉我,你在这里遇见了什么怪事?”

    我望了小郭半晌,在我望着他的时候,我几乎已要决定将事情的经过讲给他听了。但是
终于,我还是改变了我的主意,我叹了一声:“不,我不说给你听,你最好还是不知道。”

    小郭有点生气,但是在我的面前,他自然是发不出脾气来的,他只是挥了挥手,我道:
“我们上上下下找一找,看可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东西。”

    小郭没有再说什么,于是我们就在这屋子中,仔细地搜寻起来,我们搜寻了好几小时,
才停止了那种没有意义的工作。

    我说这种工作没有意义,是因为我们根本找不到什么,什么也没有,留下来的东西,全
是在任何屋子中都可以找得到的东西,而我想发现的一切,却全被蒙博士所带走了,蒙博士
在撤退工作方面做得如此彻底,那实在是我料不到的事情。

    我和小郭走出了那巨宅,来到了路上,我的神情十分沮丧,低着头,慢慢地走着,小郭
忽然道:“我倒有一条线索,可以追寻他们。”

    我沮丧得甚至懒得讲话,只是望着他。

    小郭道:“他们搬走了许多东西---照你所说,那么,他们一定要动用许多卡车,和许
多十分熟练的搬运工人,一定是有规模的搬运公司来完成这件事的,你说是不是呢!”

    “当然是!”我兴奋了起来。

    “去调查所有的搬运公司,可以有眉目,”小郭接着说:“这件事可以由我来进行,你
应该去休息一下,你的精神似乎不很好。”

    我知道以小郭的才能而论,进行一件那样的事,简直轻而易举,而我,也的确需要休息
一下了,所以我点了点头。

    小郭伸手,截住了一辆街车,他先让我上车,我道:“别忘记,一有了消息,立即通知
我!”

    “当然,你放心!”他回答着。

    我上了车,在车中,思绪混乱到了极点。

    到了家中,我也一言不发,只是坐着发呆。

    我想,在我离开之后,到小郭会同杰克,一起到那所古老大屋去,其间至多不过四五小
时的时间,蒙博士的行事,竟如此干净利落。

    我实在难以想象他搬到什么地方去了,在那屋子中,不但有器材,而且还有很多那样的
怪物!

    现在,蒙博士在何处,只有依靠小郭的调查了,我不由自主地叹起气来,白素用同情的
眼光望着我,柔声道:“你有什么心事?”

    我摇了摇头:“没有什么,我们要找的人走了,我正在想,他到什么地方去了。”

    白素握着我的手:“别想得太多了,你在想的事,实在都是和你无关的,是不是?”

    我又呆了片刻,才道:“可以说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是却也不是全然无关,你还记得那
天晚上,在歌剧院出来,我们见到的那中年人,他叫蒙博士,你知道蒙博士和生命开了什么
玩笑?”

    白素摇了摇头,并不出声。

    我又叹了几下,本来是绝不想将蒙博士所作的一切讲给任何人听的,但是那样的事,如
果我藏在心里,不讲给人家听,那又会造成我内心极大的不安,是以我还是非讲出来不可。

    我将蒙博士的所作所为,详详细细,向白素讲了一遍。等到讲完之后,白素的面色,十
分苍白,而我的心中,则轻松了不少。

    过了好一会,白素才道:“那太可怕了,那实实在在,太可怕了!”

    我苦笑着:“但蒙博士还洋洋自得,以为他做了一件十分好的好事,他还扬言,以后将
不会有死亡,那种种奇形怪状的‘再造人’,将和我们一起生活在地球上!”

    白素有点失神地睁大了眼睛:“我想,那不可能,只不过是他的梦想而已。”

    我没有再说什么,因为,就算那是蒙博士的梦想,那么,他的梦想,也已经实行了一部
分,因为他已有了十几个那样的再造人!

    小郭的消息,一直到第二天的中午才来,他在电话中道:“我已查到了,蒙博士也料到
我们会去调查搬运公司,所以他吩咐搬运公司不可对人说,但是,我还是一样查到了!”

    “他将一切搬到了什么地方?”

    “一共是七辆大型搬运车,搬到了码头,又有三艘趸船,将东西运走,我们还未曾找到
那三艘船,是以还没有法子追查他真正的下落。”

    我皱着眉道:“三艘船是无法隐藏的,只要再查下去,一定可以查到的。”

    小郭道:“是,我再去查。”

    小郭第二次消息,是下午三点钟来的,他说;“我已查到那三艘船了。”

    我急忙道:“怎么样?”

    小郭道:“据那三艘船的船主说,他们将一切,运到了停泊在海港的一艘中型轮船之
旁,上了货,他们就离开了。”

    “那是什么轮船。”

    “困难就在这里,那轮船国籍不明,据称,一上了货之后,立即就驶离了海港,只知道
它很残旧!”

    我吸了一口气:“可能是蒙博士的私人轮船!”

    小郭表示同意:“我也那样想。”

    我又道:“即使是私人轮船,也可以从港口的管理处查到它的去向。”

    “我查过了,据那艘船的呈报,是驶往所罗门群岛的,那是一个很长的航程,而且,也
不知道他确切的目的地,究竟在何处?”

    我叹了一声:“希望蒙博士的实验,至此为止,那实在太可怕了!”

    小郭在电话中静了片刻,才道:“你究竟看到了什么,应该讲给我听的。”

    我考虑了一下,小郭是我的好朋友,我当然不应该隐瞒他的,是以我又将事情的详细经
过,和小郭讲了一遍,我叙述得十分之详细,连我自己,又忍不住再一次有恶心之感。

    当我讲完了之后,小郭的苦笑声,传了过来:“我真是幸运得很!”

    我知道他那样说的意思,他说他“幸运”,是因为我们两人,同时扮成了老人,但是我
却被蒙博士找到,他却没有那样可怕的经历。

    我叹了一声,小郭道:“这件事,我看就此算了吧,蒙博士已离开了本地,事情的本
身,又如此可怕,还是别再追究了。”

    我立即回答道:“小郭,你这种话是白说的,你明知那和我的性格不合!”

    小郭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道:“那么,我再去留意一下那轮船的动向。”

    “好的,”我放下了电话。

    接下来好几天,我都心神恍惚,我几乎每天晚上,都做噩梦,而且我噩梦中出现的,又
毫无例外,全是那样的怪物。

    但是一直没有蒙博士的消息,也没有老人再神秘失踪,随着时间的过去,我的那种恐怖
的印象,也惭渐淡薄了,当然我无法忘记,想起来之时,仍然不免有一种寒冷之感。

    一直过了大半年,我几乎将蒙博士这个人忘记了,而那天早上,我打开报纸,却看到一
则新闻:夏威夷出现怪物,目睹者惊至昏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