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 遇到怪物的少妇            

    那新闻说,夏威夷有两个少妇,用手推车推着她们的婴儿,在海边漫步,忽然看到一个
样子十分可怖的怪物。两个少妇都吓昏了过去,她们在醒过来之后,甚至难以形容这怪物的
形状。

    我对着这则新闻,发了好一会呆。

    蒙博士和他的怪物,是不是在夏威夷呢?至少,有可能!

    而我自然要去查根究底,因为我决不是对任何事情轻易中途放弃的人。

    我瞒着白素,开始去办出门的手续,第二天下午,我对白素撒了一个谎,说是在夏威夷
的几个朋友,有一些要紧的事要我去一次,几天就回来。

    当天晚上,我就到了夏威夷,第二天,我就往那一则新闻记载的地方去了。

    那里是一个很幽静的海滩,有浓密的林木,隐藏在林木中的,则是一幢幢的房子。

    一切很平静,海滩上躺着不少在晒太阳的人,也有人在逐水嬉戏,那则新闻几乎并没有
影响人们的享乐,那自然是当地人未曾想到这件事的严重性,只想到那可能是这两个少妇眼
花而已。

    我在一家沿海的餐室中坐了下来,和在当地报馆中服务的一个朋友,通了一个电话,告
诉他我在夏威夷,现在在什么地方,要他立即查一查那两个发现怪物少妇的住址,我准备去
找她们。

    报馆的那个朋友知道我的为人,也知道我对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最有兴趣,是以他立时在
电话中打趣道:“那是什么怪物,是金星来的,还是火星来的?”

    我却全然没有心情和他开玩笑,我只是严肃地道:“那是地球上的,谢谢你,现在别再
问了,快去查那两个少妇的地址吧!”

    那朋友笑着:“好,听你的语气,好像是世界末日就快到了一样,你等一等。”

    我等了大约十分钟,才又听到了他声音:“她们是邻居,她们的丈夫也是好朋友,合股
开设一家出租游艇的公司。”

    “我要她们的地址。”

    “你听我说下去啊,”我那朋友说:“他们的游艇公司,叫着占和布朗游艇公司,招牌
是红底白字,如果你在海滩边上--”

    我忙道:“是的,我看到那招牌了。”

    “那你就可以到那公司去,她们轮流一个在家照顾孩子,一个在公司照顾业务。你到公
司去,不是见到占太太,就一定见到布朗太太。”

    “好,谢谢你!”我放下了电话,立即推开了电话亭,迎着清凉的海风,向前走去,那
家游艇公司,离电话亭只不过十来码。

    我到了游艇公司的门口,看到一个身形壮硕的少女,穿着短裤,从一张桌子后站起来,
笑脸可亲,道:“先生,你需要什么?”

    我忙道:“我想见占太太,或布朗太太。”

    少妇呆了一呆:“我是布朗太太。”

    我作了一番简单的自我介绍,我假称是一家通讯社特派来的,派来采访有关她见到的那
个怪物的消息,请她合作。

    当我讲到她见到的那个怪物的时候,她脸上红润的神色立时消退,她变得十分惊惧和苍
白。她连看也不向我看一下,就下了逐客令:“对不起,我不想再提这件事了,请你走
吧!”

    我知道像这一类的美国家庭,他们的收入都不会太丰裕,大多数都期望着一笔额外的收
入,所以我并不离开,又道:“布朗太太,如果你能和我合作,详细描述那怪物的情形,通
讯社方面,可以付出一笔相当数目的钱,作为报酬。”

    可是布朗太太却显然没有兴趣听我的话,她的脸色更苍白,同时她高声叫了起来,道:
“布朗!”

    一个身形壮硕,高大,至少有二百二十磅的大汉,像旋风一样地卷到了她的身边,布朗
太太像是要昏了过去,而那大汉将她扶住。

    布朗太太指着我:“布朗,请他离开,他在骚扰我,请他离开!”

    大汉立时向我瞪眼,向我道:“你听到我太太的话了么?你是想自己离去,还是我将你
抛出去?”

    我尽量使自己的脸上保持着微笑,我道:“我是一点恶意也没有,我只不过替你们带来
一笔外快而已。”

    一听到了“外快”那个词,那大汉的眼中,立即闪耀出异样的光辉来,他立即吹了一下
口哨,道:“什么外快,有多少?”

    我道:“大约是七千到一万元,那要看尊夫人的合作程度而言。”

    他的口哨声更响:“你不是在开玩笑吧,你想要她做什么?”

    我道:“十分简单,只要她和占太大,能将当日遇到怪物的经过,详详细细讲出来,并
且答复我的问题,她和占太太就可以最高得到一万元。”

    布朗太太的心情,我十分明白,因为我自己在蒙博士那里,见到了那样的怪物之后,我
也是一样不想再提起它们来的。

    可是现在,我却又非做残酷的事不可,因为我希望得知事情的真相。

    我故意叹了一声,摇了摇头:“那真太可惜了,我只好去找另外的题材了,再见!”

    我转身向门外走去,我知道布朗先生一定会阻止我离去的,果然,他立即大叫了起来:
“喂,你别走,事情可以商量,是不是?”

    我再转过身来,布朗已握住了她妻子的手:“亲爱的,一万元,你想想,有了一万元,
我们就可以增购两艘游艇,而只要一个夏天,那两艘游艇,就可以替我们赚来另外两艘!”

    布朗夫人紧闭着眼,一声不出。布朗先生继续道:“而你所要做的,只不过是将那天经
过的情形讲一遍而已,你不是已向警方和记者都讲过了一遍么?什么也没有得到,再讲上一
遍,又怕什么?”

    布朗夫人叹了一口气道:“好吧,但是我一个人没有这勇气。”

    布朗忙道:“我知道,我知道,你们是两个人一起遇到那怪物的,当然要两个人一起
说,一万元也由你们两人平分,买两艘游艇,一艘叫莎莉,另一艘,就叫维拉莉丝号!”

    布朗神采飞逸,看他的样子,像是可以靠这一万元发大财一样,我也知道,“莎莉”和
“维拉莉丝”,一定是布朗太太和占太太的名字。

    他又兴奋地道:“先生,请到我们的家中来,我们详细谈谈。”

    我自然欢迎他们讲得越详细越好,是以我点头道:“谈好了,我立即可以将支票付给你
们。”

    布朗拉着他的妻子,走出了店铺,向海滩上一幢幢的屋子走去,二十分钟之后,在一连
两幢平房之前,停了下来,他叫道:“占太太!”

    另一个少妇从窗中探出头来,布朗连忙走过去,将我的要求告诉她。我看得很清楚,和
布朗太太一样,她的脸上也现出十分吃惊的神色来。

    但是布朗却不断说服她,她终于勉强点了点头,于是,我们一起进了屋子,占太大正在
照料两个不足一岁的婴孩,等我们全坐了下来之后,除婴孩吮吸手指的声音之外,没有别的
声音。

    还是由我最先打破沉寂,我道:“事情究竟是怎样开始的,请告诉我。”

    两位太太一起用手遮住了脸,然后,占太太才道:“我们是不想再提起它了,那天,天
气很好,我和莎莉一起推着婴儿车在散步--”

    占太太讲到这里,略停了一停,深呼吸了一口气,才又道:“忽然之间,我们听到灌木
丛中,有一种异样的声音,传了出来。”

    布朗太太忙道:“是的,那是一种很怪异的声音,要不然也不会引起我们的注意。”

    我问道:“你们可以确切地形容一下那种怪异的声音像是什么?”

    “像是一个人在呻吟!”两位太太同时回答。

    我的脸色,也不由自主,变得十分难看起来。

    占太太又补充道:“那像是一个人在呻吟,好像是有人被绑住了口在发出声音那样,当
时,我们都向灌木丛中望去,就看到那……怪物……”

    她讲到这里,身子竟不由自主,发起抖来!

    我忙道:“那怪物怎样?”

    “那怪物,”占太大又喘着气:“从灌木丛中,走了出来!”

    在她讲了那句话之后,房间中立时又静了下来。我在过了片刻之后,问道:“你说‘走
出来’,那么,这怪物是一个人,或是兽?”

    布朗太太脸上的神情,可以证明她在竭力使自己有勇气讲述那一切,她道:“那……可
以说是一个人,但是我们真的很难形容,它像是一个人,但是它……它就像是………就像
是……”

    在布朗太太不知如何形容那怪物之际,占太太接了上去:“就像是一个蜡做成的人,但
是却开始溶化了一样,一切全是变形的,又好像那是随便用面粉搓成的人,而面粉又太稀
了!”

    占太太的形容,已经十分贴切了!

    尽管我未看到这怪物,但是我也可以肯定,这两位太太所看到的怪物,正是我在蒙博士
那里见到过的那第一个怪物,也就是被蒙博士称之为“成绩最好的”那个!

    我心中又是恐怖,又是兴奋,我忙又问道:“你们当时怎样呢?”

    我们尖声叫了起来,那怪物的头上,有几个孔,其中的一个,发出怪异之极的声音,我
们听得像是有一个人在呼喝着,接着我们就昏了过去。”

    “你们能形容那呼喝的声音么?”

    两位太太互望了一眼,然后摇了摇头:“不,我们当时实在太惊恐了,是不是真有呼喝
声,还是我们的错觉,也未能肯定。”

    “那么,救醒你们的是什么人?”

    “是我们的邻居,一位大学教授的两位学生,他们经过,见到我们昏过去,将我们救醒
的。”

    我一听得“大学教授的两个学生”,心中便陡地一动,我忙道:“那两个人救醒了你们
之后,他们对那怪物有什么表示?”

    “他们说我们一定是眼花了,但是事实上,我们决无可能同时眼花的,所以我们就向警
方投诉,可是警方搜查,却没有结果。”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那大学教授,可是又高又瘦,双眼十分有神,经常穿着黑色衣服
的么?”

    两位先生和两位太太,都现出十分惊讶的神色来:“原来你是认识杰教授的!”

    我只是含糊地应了一声。事情再明白也没有了,所谓杰教授,就是蒙博士。

    我又问:“那位教授的屋子在哪里?”

    占太太向窗外一指,道:“从这里去,只不过一百码,那房子本来就有很高的围墙,教
授来了之后,又将围墙加高了许多,他一定是一个怪癖的人,但他为人倒是很和蔼的。”

    我沉默了半晌,布朗先生已问道:“先生,我们可以得到那一万元么?”

    我立即道:“可以,但是你们必需对我的访问,保守秘密,那是怕有同行会和我们竞争
的缘故,希望你们能够和我合作。”

    “当然,当然!”布朗先生愉快地说。

    我签了一张一万元的支票给他们,他们接过了支票之后,那种高兴的神情,使人不容易
忘怀,连两位太太也一起笑了起来。

    而我也和他们告辞,离开了那幢房子之后,我直向布朗太太所指的方向走去。

    不到十分钟,我就看到了那幢高得异样的围墙,那围墙一眼就可以看出,是分两次建成
的,因为它分成上下两截,下面那截,大约有八尺高,全是一块一块大麻石砌成的,而上面
那截,显然是后来加上去的,也有七八尺,那样高的围墙,看来的确十分异样。

    但这里既然是一个自由发展的国度,自然就算将围墙加高三十尺,也不会有人来干涉
的。

    我在看到了围墙之后,略停了一停,在考虑着应该如何做。

    蒙博士就住在围墙之内的那幢屋子中,那是毫无疑问的事。

    不但是蒙博士,而且他的助手,那些仪器,以及那些怪物,也一定是在那幢屋子之中,
他在离开之际,讹称到所罗门群岛去,但是实际上,他却是到夏威夷来了,如果不是那两位
太太遇到了怪物,而且新闻又传了出来,我自然不容易再找到他。

    但是现在,我应该怎样办呢?

    我是走到门口去求见蒙博士,还是偷偷地从围墙中爬进去?

    我考虑了大约三分钟,已经有了决定,我要通过在报馆任职的那位朋友,和当地警方联
络,然后,突然间冲进去,将他的所作所为公开!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定要和蒙博士过不去,因为在理论上来说,蒙博士在做的,的确是
一件好事,而不是一种坏事。

    他使一些已走到生命尽头,随时可能死亡的老人,重新获得生命!

    单从这一句话来看,他所做的,简直是一件大大的好事!

    可是,谁又能想到,当生命再来一次之后,它的外在形式,竟会变得如此可怕!

    那或者就是我总不肯放过蒙博士,要使得他的工作停止的原因。我决定了之后,转身向
外走去,我是低着头在向前疾走的,对于路上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我也根本未曾在意。

    突然之间,有一辆车子,在我的身边,停了下来。

    车子停下之际,所发出紧急刹车的声音,令我直跳了起来,我连忙向车子望去,车中也
有人伸出头来望着我,刹那间,我们两人都呆住了。

    我的惊愕,比车中的人更甚,因为车中的人是在见到我后才停车的。

    车中的人是蒙博士!

    蒙博士看来瘦了不少,他的脸色,也很苍白,可见这半年来,他的日子并不怎么理想。

    蒙博士的双眼,仍然那样炯炯有神,我决未曾想到我会在那样的情形之下遇到他的,是
以我呆住了,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蒙博士冷笑起来。

    他一面冷笑,一面道:“你果然追来了,你是什么,一头超级的猎狗?”

    我定了定神:“我想你这次逃不掉了,蒙博士,上次你走得真快,快得就像一只兔子一
样!”

    蒙博士突然笑了起来,但是我自然可以听得到,他的笑声十分之苦涩,他道:“好,既
然来了,请进来坐坐吧,我有一些意外的消息要给你,是关于那些新生命的,我想你一定有
兴趣听。”

    一想起那些“新生命”,我的全身,都不由自主,起了一阵战栗之感来。

    我后退了一步:“我不想看那些东西,而且,我也要设法使你停止这种把戏!”

    “为了什么?就为了两个无知妇人的尖叫,你就要我停止那么伟大的事业。”

    “如果你的事业真是那么伟大,你为什么不公开进行?”我对着他吼叫着:“为什么你
要鬼鬼祟祟,见不得人?为什么你要在几小时内,搬得干干净净?”

    在听得我那样说之后,蒙博士之神情的变化,来得非常之快。

    终于,他那种和我针锋相对怒意消失了,而变得相当沮丧,他的语气也平和了许多,他
徐徐地道:“你问得好,问得十分对,那也正是我的悲剧,你知道么?我太先进了,我走到
了时代的前面!”

    蒙博士的话,将他自己夸张到了近乎神话的地步,但是他的神情,却表示他的心中,真
正在忍受着十二万分的痛苦。

    我没有出声,只是望着他。

    蒙博士又道:“我远远走在时代之前,一百年,甚至二百年,三百年,或者一千年,走
在时代之前的人,是最痛苦的,他会被认为是疯子,是妖怪,甚至有被人活活烧死的例
子!”

    我仍然不出声,蒙博士摊开了手:“这就是我的悲剧,而我从来也没有对任何人说起
过,你是我第一个说起的人。”

    我苦笑着:“你为什么要对我说?”

    蒙博士摇着头:“谁知道?或许我认为你是最能了解我的心情!”

    我的确了解他的心情,虽然我认为他狂妄,然而不可否认的是,蒙博士做的一切,的确
是不应该在这个时代发生的事。

    或许,在将来,事实正如蒙博士所说,地球上的人种之分,不但有肤色之分,而且有形
状之分--事实上,白种人和黑种人的外形,已经有很大的分别--地球上会有各种各样形状的
人。

    或许到了那时候,人人会见怪不怪,会和一个肉球或是一只蟑螂似的“人”,一起生
活。但这种事在现在,一提起来,就要被人认为疯子!

    我也不由自主,叹了一声。

    蒙博士道:“还记得那十九个生命么?他们又有一些极出人意料的发展,他们的智力,
发展得极快,每天呈几何级数进展。你看到过的那一个,现在的智力,已和一个成年人无异
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