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叁章 小顽童情窦初开            

    杨思忘但觉忽轻忽重,一会儿觉得温暖异常,一会儿又觉得寒冷彻骨。嘴里也不知是什
么滋味,一会儿咸,一会儿苦。

    他觉得似是有人抱住了自己,二会儿又觉得自己躺在了一张又大又软的床上。那张大床
甚是柔软温暖,比自己在古墓中睡的那张又冷又硬的石头床却是大不相同。那石头床自己五
岁开始就睡在上面的,母亲说应该让他睡在上面了,都五岁了,又是男孩子。那床睡上去却
是极难受的。但为了让母亲高兴,自己第一夜硬是咬着牙不从那床上下来,全身冻得也发
抖,如同光着身子站在冬天的外面,不,可比那要冷得多了。第二天早晨呢,第二天早晨
呢..他脑中一片晕,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不知过了多久,忽觉有人向自己口里送一种冰凉的水,思忘顺从地喝了。他虽睁不开眼
睛,却觉得那给自己水喝的人手掌甚是滑腻,象是母亲的手,母亲让自己干什么,自己可从
来没有反对过,便是从心里也没有一丝反对过,想那天早上一那天早上..对啦,他现在终于
想了起来,脑中也似清晰得多了‘那天早晨,自己无论如何也爬不起来,脑中也是这般的一
阵清楚一阵糊涂,母亲的泪水滴到自己脸上来,自己为了伯母亲难过,便说这张床睡起来很
舒服。母亲便死死地抱住了自己,那时候觉得母亲的身体温暖极了,现在真想让母亲再那样
地抱着自己。再后来母亲就给自己喝那种非常甜非常甜的玉蜂浆,自己平日里也喝这玉蜂
浆,却不知道玉蜂浆会是这么个甜法。

    这样想着,思忘忽觉当真有一只小匙在向自己的嘴里送,便不由自主的张开了嘴。但忽
又觉出这哪里是什么玉蜂浆了,分明是极苦极昔的蛇胆,倒是雕公公有时给自己吃的东西。
思忘嘴一张便欲吐出去,忽又觉得那样的话母亲便又要皱眉头了,于是强自忍住,把那极苦
极苦的蛇胆之类的东西咽下去。

    说也奇怪,他忽然觉得清醒了许多。这时听到似乎有人在说话,那声音有点象母亲的声
音,但不知另一个声音是谁,显然是女孩子的声音,却不是杨守的声音。听这声音,这女孩
子可是比杨守大得多了。

    听得母亲说道:“这孩子死不了了,绿衣双使当真是又狠心又糊涂,对这么小的孩子也
下这样重的手。”

    女孩子的声音道:“绿衣双使说他们不是有意打这孩子,当时神雕大侠就要到了。是一
个青年高手护在孩子身边,为了抢到这孩子,不得不出重手想逼开那个青年高手,不料这个
孩子却是自己扑上来挡了绿衣双使的一掌。这么小的孩子,被绿衣双使击得一掌,他能活转
来也当真是万万之幸啦。”说到后来竟是有些呜咽了。

    思忘实在想不起这个女孩子是谁,但听声音便对她产生了极大的好感。极想睁开眼睛看
看她,但眼皮似有千钧,怎么也是睁不开。却听得母亲又在说话:“这么小的孩子,却这么
重义气,比之江湖上的许多自称侠义的人不知要强出多少倍了。唉,将来定会是个了不起的
人物。那个青年高手能够挡得了绿衣双使的纵横一击,武功也当真了得,却没的让孩子来挡
绿衣双怪那猛恶的一掌。”

    思忘忽觉奇怪,怎么今日母亲的话这么多了,却似又将自己当成了外人?

    那女孩子道,“亏得他话转来,否则绿衣双使便难逃活命,我们圣毒教也可能就此毁
了。”

    又听那似母亲的声音道:“神雕大侠不但功力通神,兼之在江湖上侠名素着,—呼百
应,朋友又多得很,我们万万不能树此强敌,谷主的计谋是好的,却不料让绿衣双使办成了
这等模样,叫他们绿衣双怪便也比叫双使更恰当一些。”

    。思忘已听出这个说话酷似母亲的人其实不是母亲,只是自己想念母亲心切便把她当成
了母亲。那么自己现下是在什么地方呢?父亲母亲找不到自己不知该有多么着急,杨守小妹
妹又怎么样了呢?

    他心下一急,这许多问题却如何能解,脑中嗡地一声便又失去了知觉。

    忽觉眼前一亮,觉得自己百会穴上有一团极热极热的气团在盘绕,脑中各种各样的图案
纷至查来,一会儿是一只巨大的鞋子一样的东西浮在水上,一会儿又是几只青蛙在眼前跳来
跳去,更可怕的是还有那种青花色的毒蛇。他们在外面玩耍时,每当雕公公见到这样的毒
蛇,从来不让他们接近,不是上去一日咬死,便是用巨足把蛇踩佐了把蛇胆取出来。

    这时那个酷似母亲的声音又响起来:“秦坛主,你看这孩子有救么?”

    一个男人的声音说:“死是死不了,不过圣毒教中的高手却是谁也救不了这个孩子。”

    那个酷似母亲的声音竟似有些呜咽,“为什么,这么好的一个孩子你们为什么不救
他?”

    那个被称作秦坛主的人道:‘不是我们不救他,屠管家,你也不用难过,我问你,我们
圣毒教中的高手可有谁的内力不带有剧毒的么?”

    思忘心下明白,这个人果然不是母亲。现在听来她的声音已和母亲的声音大不相同,却
何以把她听成了母亲呢。她是有名字的,叫做屠管家,母亲却没有名字。记得有一次听父亲
叫母亲龙儿,自己便缠着问母亲:“我的名字叫思忘,妈妈,你的名字便叫作龙儿么?”母
亲当即便笑了出来,说道:“不可乱说,龙儿是你爸爸叫我的,世上便只他一个人能这样叫
我,别人万万是不能叫的,妈妈自小便没名字,你也不用问了,只叫妈妈中是很好么?”

    思忘这样想着,却觉这个屠管家甚是关心自己,何以半天没有言语呢7却隐隐听到了抽
泣之声。

    秦坛主道:“屠管家,你也不用哭了,万事自有天定,一切事情都是老天安排好了的。
这孩子的内伤原不难治,只要有一位内力纯正的高手以内家真力驱散他聚在胸口的恶气便行
了。

    他内功底子原本是不弱的,唉,都是命,都是命,谁教他落在圣毒教的手里呢7

    屠管家道:“我们便请一位内力纯正的高手来不行么?”

    秦坛主叹了一口气。显然这件事不是他能作得了主的,而且看来他对这孩子的伤势亦颇
为关心呢。

    屠管家道,“也是,这孩子太也命苦,偏偏赶上了这种时候。

    那些内力纯正之人都是名门正派的高手,如何肯为我们出力呢。”

    秦坛主道:“说不得,只好把这孩子送回去,在这里,没的要了这孩子的小命。”

    屠管家叹了口气道:“谷主不会同意的,小姐也哭着求过多次了。唉,这么小的一个孩
子,都叫小姐费了这许多心思,守在这里叁日叁夜没睡,今天早晨实在抗不住了,好说歹说
总算去睡了。”

    秦坛主轻轻笑了。思忘觉得这个小姐倒是一个不错的人呢,居然守了自己叁日叁夜没
睡,比母亲还多了一夜呢。记得小时自己不小心在山林间被蛇咬了一日,便也是这般的昏昏
沉沉地睡了,母亲便守了自己叁日两夜呢。

    他正自想着,猛觉得不对,何以刚才头顶上那个热热的气团是热的现在却变得冰冷了
呢。那头上的气团似是越来越冷,从头顶直向自己的夹脊关压下去。他一想不好,父亲曾说
过,经脉逆行常导致神智不清,他的义父就是因为经脉逆行而疯了的。

    难道这个秦坛主不知道么?是了,定是这个秦坛主不知道,他又怎么会认得西毒欧阳锋
呢。听父亲说,欧阳锋在好多年前和一个丐帮的老帮主在华山顶上比武时累死了,这个秦坛
主听声音倒似很年轻的,不会认得父亲的义父,那自是不知道经脉逆行的危险了。

    但思忘只是这样想着而已,一则睁不开眼睛,二则说不出话来,只好任由秦坛主施为。
那秦坛主功力甚是了得,片刻间已将他背后督脉叁关逆向打通,那股冰冷的气息刹时令思忘
全身颤抖起来,却好似比睡在那寒五床上的第一晚更要冷些。

    接着那股冷气又经过会阴穴向他的任脉逆向冲来。思忘本能地将那股冷气向脚心涌泉穴
上引去。但稍过得片刻,那秦坛主似是发觉不对,伸指点了思忘大腿两例环跳穴,思忘两条
腿上一时间没了知觉。

    只听得屠管家问道:“秦坛主,你点他腿上穴道作甚,难道他的腿也和胸口的恶气有关
么?”

    显是屠管家已发现有什么地方不对了,言词间竞似流露出一种女性所具的威严来。

    那秦坛主并不理会,只是驱着那股凉气向他的曲骨穴上冲来,片刻间便即过了。随即便
是中极穴,恩忘大惊,知道中极一过,便是关元和气海,关元和气海一入凉气,那是神仙到
来也救不得自己了,这个秦坛主也当真是糊涂透顶。

    那股冷气冲击了中极两次便欲通过,这时听得屠管家说:“秦坛主的玄阴气也算得是纯
正的内家真力么7”严词显得愤而不满。

    秦坛主仍不说话,只是催动那股玄阴冷气向中极冲击。

    恩忘此时倒是有些同情这个秦坛主厂,想他为了替自己疗伤定是极其损耗内力的,那屠
管家不帮忙也还罢了,却多次的用言语挑逗秦坛主说话,秦坛主此刻怎能说话呢?他一说话
势必导致他受内伤,自己也非跟着再次受伤不可。

    想那屠管家也是一样的心思,因此只是用言语警告秦坛主却没有出手制止。

    中极穴一阵疼痛之后便即过了,思忘不及多想,忙调集丹田中真气与那冷气相抗。说也
奇怪,在此之前思忘也曾调集身上真气聚向丹田,可是却无论如何也聚不起来,这时猛然间
觉得丹田鼓胀,有如万流归海,竟自不可抑制,那股冷气瞬间便被弹了开去。

    但是过得片刻,那股冷气又向丹田气海攻来,思忘这次也没怎么调动,只是一丝意念若
有若无地守在了丹田,那股玄阴冷气却总是被弹了开去。思忘觉得甚是对不佳这秦坛主。

    他原本是出自一片好意,觉得自己不能太过和这秦坛主作对,这秦坛主给自己疗伤,原
本出自一番好意,自己当以好意报之。若太过用力与之相抗,一则让这秦坛主伤心,二则甚
是消耗他力气,那便十分不好,因此只是淡淡地守在了自己的丹田,若守非守不样意念。心
想他如果让冷气进入了我丹田之中,那也是我命短,却是怨他不得的。他的功力那么强,我
若用力和他相抗也没有用,那只是多耗他的一些真力而已,终究那股玄阴寒气还是要攻入自
己丹田。

    他却不知他正是在用武学上的正宗内功心法与这个圣毒教的邪派高手比拼内力。

    内力讲究不着意念,通督讲究勿忘勿助r内力的发挥更是讲究用意不用力。思忘的这一
番心思原是替秦坛主着想,却不意间救了自己的一条小命。

    恩忘但觉那股内力愈来愈强,却总是被自己的丹田之气弹天出去,而且每弹出去一次便
觉得自己丹田中又温暖了许多,倒是如同那秦坛主在给自己补充内力一般。’这样一想思忘
险些叫了出来,但苦于胸口有如千钩重压般的压伎了,却是什么也叫不出来。但他终觉不
妥,如何不妥,却不知道。’仔细想来,马上便即明白了,原来这位秦坛主攻人自己体内的
玄阴寒气倒是都被自己吸收了一般,这可不累坏了秦坛主么?否则何以这个秦坛主以这么强
的内力冲击自己的气海穴却是冲不过去呢7唤,是了,看来这个秦坛主的气功和别人的气功
大不一样,进来时极凉而一进丹田附近就变热了。

    这样想着他忽觉自己已不如先前的那么冷了,就如同自己家中那寒玉床一样,刚一睡上
去可是难受之极的,但到后来却觉得甚是舒服。看来这个秦坛主的功力不但高,而且学问也
当真是大得很,居然知道自己的内力和寒玉床有关,那自是刚才自己睡着之际把脉得知的
了。

    这时那股内力更加强烈地攻入他的体内,有如长江大河,他的督脉似是被冰冻住了,却
仍有一股不可抗拒的洪流一般的玄阴真气从那里通过,直过叁关,闯会阳,再过曲骨穴,闯
中极穴向气海大穴扑来。

    思忘只觉全身有如火炉般地热了起来,背后那股玄阴冷气愈浓,自己的局身便是愈热,
竟是有些不能自禁。

    那秦坛主几自催动内力向思忘的督脉冲击,先前尚是十分有理性地被自己控制着,到得
后来觉得自己在江湖上也算得是成名的人物,怎么居然连一个小孩子的内力也能与自己相抗
呢,竟是义气勃发,使上了九成真力。

    但当真是奇怪之极,自己的内力一大,这孩子的抗性就愈大。越是到得后来,那攻入这
孩子体内的玄阴真气竟是被这孩子使用什么极其古怪的法儿化掉了。

    秦坛主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头上也冒出了腾腾自气,想要撤了手掌,却觉得自己的手
掌如同胶在了这小孩子的头顶上一般再也拿不开了。

    秦坛主这一惊更甚。’思忘但觉全身越来越热,那秦坛主的玄阴冷气还是不住地注入到
体内来,而胸口的烦恶之气也跟着加重,有如千斤巨石压在了胸口之上,呼吸起来也觉得困
难了。他心中只是着急,却是毫无办法,胸口越重他的头便越重,头越重眼皮越重,连睁开
眼来看看都不能够。

    这时他的心思却是清楚的,并没有如父亲说的那般经脉逆行所导致的神智不清,想到此
点心下稍安,耳边却是传来秦坛主愈来愈重的呼吸之声。还有一种声音,那是屠管家的极重
的呼吸声。

    思忘不明白屠客家何以这般的呼吸,难道是她也在帮自己疗伤么?那可是更加不好了。

    这时听那屠管家道:“你在这里罢!我去找小姐。”说完脚步声响,急匆匆地走了。

    恩忘听到屠管家说去找小姐,心中竟自隐隐的有些喜欢,不知为什么,可能是那小姐才
是真正的关心自己,不似这个秦坛主这么冒失,也可能是自己喜欢听那小姐的说话声,总之
是喜欢。

    猛然问恩忘觉得自己的气海穴上一麻,似是有人在上面戳了一指,接着聚在丹田中的那
许多热气便轰地一下炸了开来,胸口一阵烦恶,那重压好似一瞬间被掀掉了,接着是一阵恶
心,想要忍住却那里忍得住,猛地张口吐了两口,却觉得口中又咸又苫,极其难闻的一般腥
气,接着又吐了两口,同样的是咸中带昔。

    可是说也奇怪,吐完之后甚觉舒服,正自努力想睁开眼睛看看,猛然觉得头上一轻,似
是有人摔倒的声音,接着脑中嗡地一响,如同炸裂开来一般极是疼痛,眼前金光乱闪,接着
是片漆黑,便又失去了知觉。

    忽然觉得四肢极是舒服,眼前热热的,红红的,好似有一个极大极大的火球在脸上滚来
滚去的,思忘觉得眼皮也不那么重了,但他不想便睁开眼来,他想多享受一会儿这种舒服的
感觉。

    觉得有人又拿小匙送到了自己的曰边来,他张口喝了,觉得不是那种极苦的蛇胆之类的
东西,也不是玉蜂浆之类的甜的东西,倒似是普通的大米。大米也是药么?莫非自己的伤已
好了么T这样想着,他猛然睁开眼来,但随即又闭上了,因为正好阳光透过窗纬照到了自己
脸上来。

    停了一下,他又睁开了眼睛,这次有准备了,已不似前一次那样觉得刺眼,但仍是模糊
的有些看不清楚,片刻他觉得看清了,却惊异地睁大了眼睛,简直有些不相信自己了。

    思望看到有一张极自的极美的脸流露出极是关切的神情在注视着自己。初时他觉得那是
自己的母亲,觉得自己这一切的经历都是做了一个长长的梦。但阳光告诉他这不是梦,因为
他在古墓之中醒来时是从来看不见阳光的。

    而且属于这张脸上的那一双眼睛也告诉他这不是梦。母亲的眼睛也是明澈,美丽,但却
比这双眼睛平静,母亲的眼睛也是这样的温柔但却没有这双眼睛所流露的温柔这么让他激
动。

    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他看得出这些不一样。

    这双眼睛的睫毛长长的,比母亲的眼睫毛还要长些呢,只是这张脸却是比母亲的险要年
轻的多了。看来也只有十五六岁的样子。

    那少女看思忘睁开了眼睛,竞自怔在那里,两只手一只端着青花瓷碗,另一只端着玉
匙,都似凝在了空中动也不动,只是眼睛却似会说话一般忽闪着长睫毛看定了思忘。

    思忘看了那少女一会,微微地笑了一下。

    那少女也微微地笑了,微笑中眼里晶莹的好似含着泪光。

    思忘忽然想起来这少女有叁日叁夜不曾睡了,却脸上并没有看出些疲累来,莫非她不是
屠管家所说的小姐不成7思忘问:“姐姐,你是不是很累了?”

    少女笑了,笑得极是甜蜜:“我不累,只是当真怕死了,你这小鬼,一睡就是十天,当
真吓死人了呢。”

    思忘睁大了眼睛,他实在不知自己在这里躺了有十天了。

    这时外面又进来了一名小姐,高高的个子,鸭蛋形脸,进屋先笑,脸边上两个酒窝甚是
招人喜受。那小姐一进来就说:“小姐,谷主叫你。”

    少女道:“嗯,我就去,你好好照看杨公子。”

    那小姐冲思忘点了下头,微微一笑,转身出去了。

    思忘问:“姐姐,你叫什么名字?”

    那小姐忙道:“千万别叫我姐姐,你就叫我叶儿就行了,我是侍候小姐的丫环,你叫我
姐姐,你那个小姐姐该不高兴了。”

    说完一笑。

    思忘问:“那个小姐姐叫什么?”

    叶儿道:“我们是不敢叫她名字的,你还叫得,她叫有琴闻樱,你可能没听说有姓这个
性的人家,我也奇怪,可是她就姓这个姓。”

    思忘道:“姓什么?姓有么7

    叶儿道:“姓有琴啊。”

    思忘道:“百家姓里边有岳帅喉元况后有琴,想是这个有琴啦。”

    叶儿道:“还是你脑子好用,我便记不住。”

    叶儿说完了便拿起玉匙喂思忘喝那碗里的羹汤,那是大米放到野山参中煮熟了,将山参
捞出之后而成,甚是可口,虽微有些苦,但入口之后却极是舒泰,不知因何。

    思忘觉得自己手臂似有使不完的力气一般,便伸手接了自己来喝。喝得两曰,便把五匙
放下,将那碗端到嘴边竟是一曰全都喝完了。只把叶儿看得只是抿着嘴儿笑。待得思忘喝完
了一碗便去又给他盛了一碗,直是喝了有六七碗,方始觉得肚子有些饱了。忽又觉得有些下
急起来,持眼看着叶儿,想说又有些不好意思。

    叶儿似乎早就看出了他的心思,出去拿了一个瓷盆进来放在了床边,站在那里看着。

    ’思忘却红了脸,不动。

    叶儿咯咯一笑转身走了出去。

    思忘急忙起身,却发现自己居然是一丝不桂的,不禁的羞红了脸,观看四周,却那里有
什么衣服,只是一些小姐闺房中的摆设而已,危急间也顾不了许多,匆匆忙忙的办完了事便
又钻进了被子之中。

    叶儿推门进来,思忘想她定然是在门口听着,脸羞得更加的红了。叶儿只作没看到思忘
的窘态,自顾端起瓷盆出去了。

    过了一会儿,有琴闻樱推门走了进来,拿来了一套崭新的衣服,颜色却甚是鲜艳。

    思忘一见有琴闻樱进来,心中便涌满了一种喜悦之感。自从那日昏沉间听说她守了自己
叁日叁夜,便从心中对她生出一股说不上来的情感。刚才她只出去一会儿,便觉得心中空落
落的,此时见她进来,也没见她手里拿着衣服,只是盯着她眼睛先自徽微笑了。

    有琴闻樱亦微笑了,走到床前问道:“你叫什么名字7

    恩忘道,“杨思忘。你叫有琴闻樱,对么?”

    有琴闻樱道:“是叶儿告诉你的么?这个快嘴丫头,一会儿看我掌她嘴巴。”

    恩忘道,“是我问的,这不怪她。”

    有琴闻樱道:“你问我不好么?我定会告诉你的。”

    思忘脸莫名其妙地腾地红丁,心中却觉得甚是甜蜜。

    有琴闻樱道:“你几岁了7”、恩忘道:“我十叁岁了,只是长得小。”

    有琴闻樱轻轻笑了,说道:“不算小了,在我眼中,你比我们的秦方甲和牟新石两个坛
主还大得多呢,只是现下要委屈你了,这是我的衣服,你先穿着吧,过两天体的衣服就做好
了。”

    思忘道:“我原来的衣服呢?”

    有琴闻樱道:“你原来的衣服让绿衣双使给打碎了不说,秦坛主又弄得你吐了许多血出
来污在上面,那自是无法穿了。”

    思忘道:“那是我妈妈给我缝的衣服,我自是还要穿的,洗干净了就好啦,只是一

    有琴闻樱盯着看了一会儿思忘,叹了口气,悠悠地道:“你自是想着你妈妈多些,我叫
时儿把你的衣服洗干净了送来。”说着站起身来。

    思忘看到有琴闻樱脸上神情似是有些难过,听她话音那是责怪自己宁要母亲缝的破衣衫
丽不要她的新衣服了,心中一动便即叫道:“闻樱姐姐1

    有琴闻樱站在了门边,回过身来看着他。

    思忘道:“我要穿你拿来的衣服。”

    有琴闻樱有些惊奇地看了他一眼,道:“那么你母亲衣服便不用洗了么7

    思忘道,“还是要洗的。”

    有琴闻樱道:“那你为什么要穿我的衣服?”

    思念道:“我要叫你高兴。”

    有琴闻樱盯着思忘看了半晌,终于笑了,转回身来把衣服放在了床头问,“你的伤好了
么7”思忘道:“我觉得好啦。”

    有琴闻樱道:“那么重的伤,才十几天就好了,这可真是奇了。”

    思忘道:“多亏了秦坛主帮我疗伤,也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

    有琴闻樱道:“他帮你疗伤?那可真是奇了,你也不用谢他,他是误打误撞治好了体。
也是你命不该绝,他那么厉害的玄阴掌力没要了你的命不说,倒是把你救活了。我母亲也惧
他叁分呢,现在可好了。他的武功能保住算是他积过点阴德。”说完转身走出了房门。

    这番话只把思忘说得丈叁金刚摸不着头脑,当下张大了嘴巴半天合不拢。

    当下思忘把那身衣服换上了。

    叶儿推门进来,见了不住口地夸赞:“扬公子当真是漂亮得很呢,穿上小姐的衣服,也
不见得小,倒是十分合体,好似特意为你做的一般。”

    思忘亦觉得穿上小姐的衣服甚是合体。只是如何漂亮却并不知道。叶儿捧了一面铜镜过
来,思忘一照,当真是惊奇万分,那镜中的人儿哪是什么杨公于了,明明便是一个漂漂亮亮
的娇小姐,比之有琴闻樱也绝不逊色。当下以为自己看错了,仔细看看,那不正是自己么?

    只是思忘同有琴闻樱比起来更为苗条一些。

    有琴闻樱虽是少女,但已充分显现出成熟女性的特点来。思忘虽然身高同有琴闻樱相仿
佛,毕竟是少年,总是有些单薄,但眉宇之间的一股英气同有琴闻樱相比,却又比之有琴闻
樱的娇媚似乎更有魅力。

    习武之人,当然不同于平常百姓。

    叶儿只看得啧啧称奇。

    这日午后,六合谷西山瀑布之下,站着两名俏丽非凡的少女,在那里仰望瀑布飞泻的奇
丽胜景。

    。这二人正是杨思忘同有琴闻樱。

    杨思忘的脸色现在业已红润光泽,不知内情之人,便当他是少女无疑。

    有琴闻樱今日穿了一身鲜红的衣衫,长发没束,已过腰际,衬在白茫茫、雾蒙蒙的瀑布
之上,有如出尘仙子一般,更是比仙子多了几分人间的抚媚。

    杨思忘这身衣饰,虽是有琴闻樱特意挑选的自己衣饰中最为淡雅的一袭,思忘穿来却仍
是娇艳之极。怀春少女,又哪里有什么谈雅的衣衫呢,加之有琴闻樱又天生的喜欢艳丽。那
是一身淡紫色的衣杉,腰间是青绿柬带。

    他二人站在瀑布之下,只把屠管家看得也呆了。

    有琴闻樱忽然问道:“你到六合谷中已一月有余,为什么不问我这是什么地方,你怎么
会到这么个地方来?”

    恩忘看着悠然而降的瀑布飞流,当真是感慨万千,若说自己不便问那自是见外于有琴闻
樱,若说自己留恋于有琴闻樱而不忍离去那更是说不出口。思前想后,只好如实说道:“初
时听说我重伤之际你守了我叁日叁夜,我心中极是感激,心中只想着若是你有要我相帮之处
我定当尽力,后来...

    有琴闻樱本来面向瀑布而立,听到扬思忘说到此处顿住了,豁然转过身来看着思忘,浓
浓的睫毛下两只眼睛略带忧伤,似含着一层薄雾,盯住了思忘问道:“后来怎样7

    思忘看到有琴闻樱的神情,不由自主地心中一颤,道:“后来我猜想你们谷主是要我留
在这里,好教我爸爸帮你们圣毒教做什么事了,便不再问你,也没有问叶儿。”

    有琴闻樱惊奇之极地看了思忘一会儿,终于似下定了决心一般缓缓说道:“你猜的一点
不错,只是我们圣毒教却并不想用你来挟制你爸爸,你爸爸武功通神,兼之侠名素着,不会
为了你一人而做出违背侠义精神之事。”

    思忘却觉得这事看来当真奇怪之极。那么圣毒教把自己抓到这六合谷来干什么呢7有琴
闻樱似知道思忘的心思一般继续说道:“我们圣毒教原本在云南,只是近十年来教中出了一
件大事.才举教迁到四川来...”‘思忘心中一惊,原来自己已在四川,那离终南山当真是
非常之远了,听爸爸说,古墓家中是在陕西。

    当下虽心中暗惊却并不言语,闻樱继续不停地说着:“一途中曾数次遭到各大门派高手
的围攻,教主也因此受了轻伤,一怒之下,便开杀戒,可是这更树了许多强敌。光是这些敌
人也还并不在圣毒教的眼下,只是最近听江湖上传言,神雕大侠杨过知道圣毒教北下,要再
次召开英雄大会,号召天下的武学高手同仇敌慨,一举歼灭毒教,教主这时可真有些急了,
苦思无策,想那神雕侠如果与我教为敌,那是我教的末日来临之期了。”

    思忘听到爸爸在江湖上居然有此等威望,不自禁的热血沸腾,一颗心急剧地跳个不住。

    有琴闻樱看了思忘一眼问道:“你有这么个好爸爸,可教我教上下头疼得紧呢。”说完
轻轻一笑,也不待思忘回答便接着说道:“后来谷主多方派人查探神雕侠杨过的消息,知道
他已隐居到古墓之中,于是一颗心总算放丁下来,没想到最近我教的一名庄主出外办事竟然
是身受重伤而归,说是被神雕侠打伤的。那名庄主的武功是不弱的,常人原是奈何不了他。
教主心下一急,便派人到古墓查看,终于得知体和你妹妹每到春天都由一头巨大的雕儿带着
出古墓来玩。唉,我们本不愿与你爸爸为敌,但也不愿你爸爸与我们为敌,教主便派了绿衣
双使去到终南山后,后来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思忘却仍是有好些事情不知道。自己被绿衣双使带来了六合谷,那是可以想到的事实,
但这二年多来爸爸一直在古墓之中没有出来过,难道是自己记锗了么?或者是爸爸趁自己和
守妹睡着之际出了古墓么?须得回去问问爸爸。

    再有,那日到终南山后树林中的人中,还有一个大胡子,他说他是圣斧教的人,绿衣双
使好象也认得他,后来不知怎么,把他劈成了四半。还有两个道人,一个长胡须,一个黑脸
膛,还有那个穿自服的大哥哥,叫作熊品牙的,自己就是看到他受了伤又来保护自己才扑上
去和绿衣双使拼了命的,这些人都是怎么到的终南山呢?’思忘小小年纪,却极是聪敏过
人,表面上不动声色,极是朴实,内心却极是机敏。虽然自小便在古墓之中不见外人,但从
小龙女和杨过的讲述当中已知道江湖上的人物极是险恶异常,光靠着武功高强终是必败无
疑。他小小的心中想象着未来自己踏入江湖之时,将如何如何的应付各种计谋。这一点恰恰
补偿了他少涉世事的缺点。杨过机智非凡,不同于郭靖的鲁钝,自然知道孩子将来在江湖上
闯荡最需要的是什么,因此每日以讲故事的方式教了思忘和杨守许多应付各种事体的办法。

    思忘本非愚人,—点即透,又贯能融会贯通,深得杨过喜爱。

    杨过更喜欢这孩子暗藏心思不事声张的作派,因此更注重教他怎么在心思机敏看清世事
之后又要坦诚做人。

    这一切有琴闻樱却不知道了,她初时觉得这孩子秀气可爱,后来又觉得这孩子早熟且懂
事,再到后来呢一再到后来有琴闻樱便觉得思忘是自己一个特别知心的人,她心中已经不再
把他看成是一个比自己小的孩子,而是把他看成了一个比自己年纪大的兄长。这样说可能是
有些过份,思忘毕竟是个十叁岁的少年,虽早熟也不免孩儿心态,有琴闻樱如何看不出来呢
7但有琴闻樱每当此际心中丝毫没有瞧思忘不起,反倒涌起一种又似姐姐又似乎不是姐姐的
奇怪的温情。

    女孩子到了十六七岁,自觉不觉间总要寻找一个异性的朋友。不论是谁,当此机缘踏入
她的世界便成了她此生最受欢迎的客人。

    本来杨思忘一个十二叁岁的孩子,不会被有琴闻樱这样的少女看重,但当有琴闻樱心窍
初开之际,恰逢思忘被劫到六合谷之中。听到思忘一个小小孩子居然有如此侠义之举,心便
抨然而动。

    也可能杨思忘只是被有琴闻樱幻想中涂上了绚丽色彩的理想人物,但少女的心思乃是谜
中之谜,既猜之不透,谁又能左右得了呢7本来谷中不乏青年高手和蔚洒俊逸之士,但他们
却都是有琴闻樱的属下,自不能引发有琴闻樱的少女之思。

    此际有琴闻樱看着思忘,觉得他处处透着一股说不上来的俊逸潇洒之气,虽着女装,非
但不显得柔弱娇艳,比之寻常男子,却是更加多了几分洁净高雅,超尘脱俗之感。

    思忘临潭而立,望瀑布飞落潭中,溅起滔滔白浪,发出轰声不绝于耳,忽地想起那日被
绿衣双使所困之际,父亲所发的急迫啸声,那啸声至今回想仍不绝于耳,心中难过,脱曰便
道,“我便回去同父亲说知,叫他不要与圣毒教为敌...

    有琴闻樱打断他的话,悠悠地道,“这六合谷中便这样枯躁没趣,让扬公子待得一月便
够了么?"思忘心中一动,觉得便是此际让自己回到古墓中去,自己便也绝不能毫不犹疑地断
然离去。正在说话,却听得一个声音朗朗传来,“小姐当真好兴致,同杨公子赏景么?"思忘
听声音觉得甚是耳熟,看那人时,却见那人二十六七岁年纪,容貌甚是不俗,穿一袭鹅黄色
衣衫,腰束彩金带,挎了长剑,跨步走来,举止蔚洒之极。

    有琴闻樱道:“秦坛主是来赏景呢,还是有事?”

    那青年一呆,随即不在意的一笑:“兼而有之?”

    思忘猛然想起他就是那位替自己疗伤,使用玄阴掌力逆冲自已经脉的秦坛主。心中暗惊
他这么年轻便有那么好的内功。当下思忘双手一揖道:“多谢秦坛主疗伤之德。”

    因为听有琴闻樱前面的话中之意,似是对这个秦坛主并不十分喜欢,思忘当下也不多
说。秦坛主当下也双手一拱:“在下秦方甲,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有琴闻樱微微一笑问道:“秦坛主的伤可好了吗T

    秦方甲脸上一红,神情甚是巡航,但一闪即逝,微笑道:“多谢小姐挂怀,一点轻微内
伤,早已好啦。”‘思忘想要插嘴说话,却见有琴闻缨飞快地向自己膘了一眼,那神情似是
要自己等着看什么有趣的事情,当下并不言语。

    有琴闻樱道:“久闻秦坛主剑术通神,今日可否演练几手,一则伤愈可活筋脉,二则也
可让我们开开眼界?”

    秦方甲脸上神色变了几变,一会儿红一会儿白,眼睛却是不离开有琴闻樱。.有琴闻樱
微笑地看着秦方甲,眼睛微眯起来,长长的睫毛下眼睛里不知是什么内容。

    思忘道:“秦坛主内伤初愈,静养要紧,就不要让他累了吧!”

    有琴闻樱看了思忘一眼,神情明朗之极,目光中极是充满了爱意,不似看那秦坛主的那
般模棱两可,莫测高深的眼神。

    秦方甲亦看了思忘一眼,倒是把思忘吓了一跳。思忘从来不知道世间居然有这种眼神。
那是一种怨毒、嫉妒、羡慕加仇恨的极其复杂的眼神,思忘小小年纪,纵是机敏过人却如何
能解。

    却听得有琴闻樱道;“还是杨公子心细,重伤之后,哪能做此剧烈动作,秦坛主就不要
演了罢,算是我多嘴。”

    明明秦坛主刚才自己已说了“轻微内伤”四个宇,有琴闻樱却说“重伤之后”云云,思
忘看了有琴闻樱一眼,不知她是有意还是无意。

    秦方甲朗声而笑,良久不绝,思忘但觉心族摇荡,暗自慷佩秦坛主内力深厚。秦方甲笑
毕呛朗地抽出长剑绕身一匝,但见一片剑光霍霍,把个秦方甲罩住了,似是看不清鹅黄色衣
衫,只见茫茫剑光。

    有琴闻樱徽微变色,但随即眯起了眼睛看秦方甲舞剑。

    思忘虽然七八岁即已随同父母习剑,但所学剑术,自是全真派剑法和五女素心剑法,虽
听杨过讲述一些剑学要者,终究不涉江湖,从未见过别派剑法面目,当下认认真真地看那秦
坛主舞剑,神情甚是谦恭。

    但见秦方甲已把一柄长剑舞得风雨不透,遍地生光。秦方甲见到有琴闻樱眯起了眼睛看
自己舞剑,只道她是看不出自己剑上的招式变化,心中自不自觉地便有些得意;再看思忘那
脸上的一片谦恭神色,心中便觉得如同喝了蜜糖又睡在了云彩上面,那当真是又甜蜜又觉飘
然。

    有琴闻樱看了一会儿,觉得这个秦坛主虽然是有些熔耀,但剑法上确有精妙过人之处。
再看得一会儿,终于发觉秦坛主的剑招虽然灵动异常却显得飘浮不定,想了一会儿,心下恍
然,果然不出自己所料。

    思忘初时看那秦方甲的剑招变化,竟是有些看不明白,仔细看了半天,却也还是和初时
一般没有明白多少,反倒觉得愈看愈是糊涂了。他不明白为何秦坛主的剑招之中总是有那许
多破绽,难道这是诱敌之术么?仔细看来,又不象,因为诱敌之术须得前后连贯,每一招的
破绽必被下一招填补;相应地针对敌人攻向自己剑招之破绽的来势变化,生出反击之无穷后
招。而秦坛主的剑招之中破绽倒只是破绽,因无相继后招,便只是一般之极的剑法,却与真
正的高明剑术大不相同了。

    当下思忘虽看出他剑招中的诸多破绽却并不言语,唯恐自己说出来不对了让有琴闻樱见
笑。

    其实他这是多虑了。独孤求败剑术通神,杨过其时已达独孤求败当年的剑术水平不说,
更有超出独孤求败之处。当年他曾修习过全真剑法,之后又修习了玉女剑法。那全真剑法博
大精深,其实乃是极其高炒精深的剑法,全真诸道仗此行侠江湖立下许多威名,那自是非同
小可。后来所习的玉女剑法却恰恰是这全真剑法的克星,处处专是寻求全真剑法中的破绽,
那更是奇妙之极的剑法了。有此剑法做根基而修习独孤求败的练剑之术,只怕天下几百年内
再也无人有此奇缘。以剑而论,杨过当可说得是天下无敌。

    思忘虽然年纪幼小,但实乃习武之上上根苗。当年于荒野之中,天下五绝之中倒有叁绝
见了他都极是喜爱,兼之聪敏过人,寻常之人所习叁年之事,他一年便已学完。杨过久历江
湖,临敌经验十分丰富,又不似郭靖那样肚子里有水倒不出来。这一对父子有教有学,结果
如何,那自是可想而知了。

    其实更有许多旁人所可想而不可知之处。

    杨过那日从华山下来,同长眉老人一战,顿使他悟到了以无剑胜有剑,以无招胜有招的
武学至高无上的境界。因此他教思忘武功剑招之时,往往无论多么精妙的剑招,怎么解,怎
么破,他也都一并一一讲解。初时思忘暗暗记涌,依法演习,默默领会,到得后来,终于有
一日问道:“爸爸,你虽教了我这许多的精妙招式,但每一招每一式都能被别人破得,那不
是还不如没有这些累赘之极的劳什子剑招了呢!”杨过遂大笑,给他讲解了以无招胜有招的
至上武学。思忘顿然领悟。那其实不是思忘天才过人,小小年纪就能领略至高武学,而是杨
过教导有方,从一开始的那一天,就为这最后领悟的一日铺下道路。

    那时思忘十一岁,其后一年有余,除了精研剑招剑式之外,尚勤修内功,并暗自钻研剑
法剑术上的无穷奥妙。杨过此后再不给恩忘讲剑,只给他讲解各派武学的长短和临敌经验。

    至此,到思忘被劫来六合谷中之时,杨思忘于剑术造诣,实已达到了江湖上一流商手的
境地,只是他自己尚臣不知而已。杨过自然知道他的剑术当今天下除自己之外已没有放手,
但怎会与他说知呢?

    思忘小小年纪,内功自然不如别人,那日被绿衣双使一阵惊吓,心中实在已把自己当成
了孩子,却如何会想到如果一剑在手,纵是绿衣双使这等高手也奈何不得自己呢?

    但自从六合谷疗伤,他的心中实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那有琴闻樱个性奇特,浑没将世俗的一切现成规范放在眼里。思忘明明便是个十二叁岁
的孩子,但她因为听说这个十二叁岁的孩子有了那种成年人也不易做出的舍己勇为,便把他
当做成年人来看待,甚至待他比待成年人还要好些。这原只是少女的任性胡为,却因此改变
了两个人的命运,她的和思忘的,也便因此而改变了江湖上诸多人的命运。

    思忘虽然已达剑术通神的境地,但终究是个孩子,常人如果只把他当成孩子看待,那他
就只好再湮没无闻几年,直到别人把他真的当成了大人的那一天,他也才能够有机会脱颖而
出。

    因为比武较量,武功招式固然重要,更重要的是个人心思。

    相同的功力招式之下,自是那充满自信,心思机敏的人胜。如果人人都把思忘当成孩
子,他势必自己不会当自己是大人,也便不会冒然的去同大人比武较艺,纵是迫不得已动上
了手,也是心中畏缩,寻求保护的心思居多,而靠自力取胜的心思便有也不会有。那便是孩
子一般无疑,什么本领也发挥不得。

    一切只是因为有琴闻樱把他当成了大人看待,心中的感情也把他当成大人来交流,他的
心中,已在这一月之中全然变了。

    他不再是一个需要别人保护的孩子,现在他的心中涌满了要去保护别人的欲望,因为他
保护别人的行为已得到了有琴闻樱的认可和喜奖,甚至崇拜。他不再是一个万事都要向别人
请教的孩子,而是诸事学会了用自己的思维去分析和判断。他也不再是一个不诸男女之情的
男子,他的心中充满着把自己做为一个男人来同有琴闻樱进行交流的欲望,因为有琴闻樱是
这样同他进行交流的。

    现在的杨恩忘,回头再看自己一个多月之前在终南山后密林中同扬守妹妹追逐玩耍的种
种情态,当真是恍如隔世。

    这一切变化自在杨思忘的心中,他自己也不知晓,旁人更亦不知,仍是当他孩子无疑。

    杨思忘看出秦方甲剑招中的许多破绽,那是自不足怪了,他自己更是不知剑术已达上乘
之境,只是觉得这般使剑,看起来极是别极,这样一想着,便越看越是别扭,终于忍无可忍
把脸扭向旁边去看那瀑布。

    此时已近傍晚,太阳已垂在了西山后面,把无数的金箭向天空中散射,朵朵白云此际也
全都变得浅红,连在一起甚是壮丽,瀑布飞流,红霞万朵,更有佳人才子俏立碧潭之畔,当
真是美景如画,令人生叹,思忘望着满天红霞,又看了一眼艳红装束的有琴闻樱,心中涌起
万千感慨,却是一句也说不出来。

    此时一直凝神看剑的有琴闻樱也转眼向思望看来,猛见到思望如此眼神,竞呆在了当
地,眼睛再也娜不开去,如同胶住丁一般。

    两个人都是一样的心思,便这样对视着站在那里,把万千的情思都从眼中传给了对方,
浑然已不知身外还有一个世界,更不会去看那秦坛主如何使剑了。

    秦方甲自在使剑,演练到得意之处,不自禁的抢眼向有琴闻樱望去,这偷眼一望,直望
得他半身冰冷,哪里还有什么心思使剑,只把余下的那几式潦草之极的演完了,抽剑退在一
旁,已是累得有些喘息了。却听得有琴闻樱道:“秦坛主剑术果然了得,倘若临敌之际把内
力注入剑中,补足了剑招中的缺点,那自是非同小可之极了。”

    这一番话只把秦方甲说得大为吃惊,极是不满。吃惊的是她居然看出自己内伤并没有痊
愈,剑上使不出内力,因而出语讽刺自己,那自是因为自己先前强自出头把话说得满了,不
满的乃是你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妨娘能有多大的本领,居然敢说我剑招之中尚有破绽?

    当下双手抱拳说道,“小姐既说在下剑招之中尚有许多破绽,便请指点一二如何?”

    杨思忘也是一样的心思,抬眼向有琴闻樱望去,想看看她说的是否和自己看到的有些相
同。一则他想证实自己所观是对是错,二来,他也真想知道肯琴闻樱到底武功剑术如何。心
中想着,只伯她比不上爸爸,但看出了秦坛主剑上的破绽,那自是比自己强些了。

    有琴闻樱道:“我虽然能看出你的剑招之中有许多破绽,要我指点可不敢当。”说实竟
自咯咯而笑。

    秦方甲一股怒气涌上来,便欲发作,转念又想,她一个孩子胡说八道,自己又何必当真
呢7于是又忍住。

    但你说他把有琴闻樱当孩子,那是因为有琴闻樱小看了他的剑术之故。江湖人物,大多
把本门武功家数看得极重,叁言两语,若是言及对方武功中些微短处,便极易翻脸动手,最
后酿至世代仇怨的都有。有琴闻樱乃教主之女,说他剑中短处他日中能翻脸,但又咽不下这
口恶气,只好把她当成孩子,孩子的见地极是可笑,那是算不得数的,心下些微有些平静
了。但他平素却是把有琴闻樱当成一个女人来追求的,这一节,他瞒得了别人,却瞒不了自
己。屠管家,叶儿,和有琴闻樱自己心下都早已雪亮。

    有了这种心思,他便极想让有琴闻樱看得自己重些。

    秦方甲心中七上八下的总不是滋味,于是又对有琴闻樱道,“小姐如愿指点,那么说说
在下剑术之中的破绽也是好的。”

    说来说去的,却仍是要和有琴闻樱辨解。

    有琴闻樱猛然之间也不明白了,其实说出他剑术中的短处和指点他武艺又有什么分别。

    思忘向有琴闻樱看着,那目光好似在求恳一般。

    有琴闻樱本欲再开个玩笑遮掩过去,看到恩忘神情,便收敛了笑容,想要认认真真的同
他讲述一番,但转念想到他平素那种讨厌之极的做派,加之听说自己对思忘好些便欲置其死
她的狠毒心肠,只想多多作弄他一番,再看一眼思忘那想欲开说话的神情,便突发奇想地对
秦方甲道:“我看出了你剑术中的缺点不假,却不敢妄加评论,但你如果真的想在剑术上出
人头地,我便帮你介绍一位相当了不起的剑术名家,让他指点你一些,我想你会有些进
益。”

    秦方甲楞了一下,说道:“要访寻什么剑术名家,我自己腿上也长得有脚,但目下小姐
既看出在下剑术中的破绽不说,他日临敌之际在下恐怕要误了教中大事。”他非得用言语挤
住了有琴闻樱,让她当下指点自己剑术不可。

    有琴闻樱道:“我看到了你腿上长得有脚,并且知道你臂上长得有手!但这位剑术名家
的剑术那是极高极高的了,一般人不得他的指点便很难在江湖上进入高手之列,你若不要他
指点,我却也不敢乱说,那就只好请秦坛主自己去苦思冥想了。”

    思忘亦不知道这位剑术名家是谁,但盼有琴闻樱快点说出来,正欲开口,却被秦方甲打
断了,只听见秦方甲一阵大笑,笑声中充满了苦涩之意,只把杨思忘笑得心中一颤,对他甚
是同情。秦方甲道:“也好,也好,小姐既然不肯指教,那是在下福缘不够,就请告知那位
剑术名家的仙乡居处,在下也好去向他请教:

    有琴闻樱听出了秦方甲话语中的怨毒之意,不禁的心中一呆,本想脱曰而出的话却卡在
了口边。她心下明白如果她现时说出谁的名字来,那无疑是为这人在不知觉间树了一个强
敌。秦方甲的武功如何,她是知道一些的,加之此人心思极重,树此强敌,那是平空多了叁
分凶险。

    思前想后,总是不能不说,以自己的身份,说话当然应该算数,说是指点明师于他,那
便须把那人的名字说出来,便是玩笑也须开到最后了,当下便把手指向了杨思忘道:“这位
剑术名师也不用你到外边去寻他,也不用知道他的仙乡居处,便就是眼前的这位杨公子了』




    (录入: 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