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琴棋剑昆仑叁圣            

    有琴闻樱的这番话一出口,险些没把秦方甲气得晕死过去,只见那秦方甲一张白脸已胀
成了猪肝色,再也没了初来时的英俊潇洒,竟是硬生生地给僵在了那里,再也说不出话来。

    杨思忘万没想到她说的那位剑术名家便是自己,当下也呆在了那里不知说些什么才好。

    有琴闻樱却在暗自得意,心想我便是不说这杨思忘是我所敬佩的剑术名家,你也一样的
恨不得他死了才好,索性便把他抬出来羞你一羞,也解了我胸中闷气,也替思忘报那暗算之
仇。

    只听那秦方中道:“好,好,好,好,那么便请杨公子指点在下剑术罢1

    杨思忘毕竟于人情事故所知甚少,想到有琴闻樱既说自己是剑术名家,哪自己便须对得
起这“剑术名家”的称号,不可给闻樱姐姐丢了面子。当下清了清喉咙,挺了挺腰板,这两
下做作,险些没让有琴闻樱笑将出来,心中暗想这杨思忘倒是同我配合得好呢,见我作弄这
秦坛主有趣,倒也真舍得给我面子。

    ,秦方甲的脸色却是紫上加紫,已看不清是什么颜色了,直是恨不得扑去一掌将他毙
了。

    杨思忘待得诸事整毕,觉得自己已经象是一个剑术名家了,方始缓缓说道,“秦坛主的
剑术我以前是从来没见过的,不知属于哪一门哪一派,但剑术优劣不在于门派,而在于剑术
本身,即便是没有任何门派的剑术剑法,只要是高明的,便不愁今后不能发扬光大,成为新
的名门大派。”说完了清了清喉咙。

    这番话居然说的似模似样,有琴闻樱忍伎了笑,细思这番话,却觉得道理颇深,当下也
不去阻拦,任由他说下去。

    秦方甲的眼睛已气得快要鼓了出来。

    杨思忘的这番话却是模访了杨过说的,那当然的确算得上剑学高论,至理名言了,但往
下就要说到这秦坛主的剑术了,卸不知如何说才好,终不能把爸爸的话向这个秦坛主背个不
休,那不是变成了“剑论”么?却哪里是什么指点了?自己须得当真的指点这秦坛主一下才
好,可不要失了闻樱姐姐的面子,当下沉思起来,再不言语了。

    秦方甲呼呼地立在那里直喘粗气。

    有琴闻樱道:“秦坛主也不是外人,你不用客气,有什么话就直说便了,不用难为
情。”

    思忘道:“如此,那我就直说了,这个,这个...这个秦坛主的剑术可以说已经达到了
剑术中的二流境地,虽较之一流的剑术远远不如,剑招之中尚且留有许多破绽,临敌之际难
免受制于人,但能够练到此等境地,确也相当不易了,一般...

    秦方甲再也忍耐不住,大叫一声,举剑向思忘刺去。

    有琴闻樱此时再也忍不住了,只笑得前仰后合,突见秦方甲大叫着挺剑向思忘刺去,欲
待相救,却已然不及,脚下刚一挪动,便见一条人影腾空而起,接着便听到呛郎地一阵响。

    那条人影斜飘五尺,曼妙之极地一个转身,稳稳地站在了地上,却正是杨思忘。

    再看地上,正自横着那柄长剑,秦方甲两眼呆果地望着那剑,怔在那里,险上已不是怒
极了之后那种紫猪肝色,而是一片死灰,没了一点血色。

    从秦方甲的脸色紫红到死灰之间,只有短短的一瞬,这当真是奇迹一般,常人便是如何
操练也不会练到这般快法。

    思忘也怔在了那里,看了眼地上的长剑,再看一眼自己的手指,好似有诸多事情不明,
却又不能不相信面前的事实。最后似乎明白了,脸上微微一笑,抬眼向有琴闻樱望去。

    有琴闻樱此时也正自望向思忘,二人目光相接,有琴闻樱虽心中有着无限的疑问,却还
是面露危险过后的平安之感,向思忘一笑。

    在有琴闻樱此际的心中,思忘活着,比思忘有着上乘的武功剑术更重要。刚才秦方甲那
一剑,有琴闻樱心中立刻有一种绝望之极的感觉,直是比那一剑刺向自己还要惊怒和难过,
如果思忘因为那一剑死了,她真不知道自己会去干什么。

    那时候懊悔和赎罪都是没有用的。

    思忘亦向有琴闻樱一笑,却听得一声叹息,那秦方甲竞自转身奔去了,连地上的长剑也
没拾起来。

    有琴闻樱过来拉住了恩忘之手,神情中充满了欣悦,问道:“刚才真是吓死我了,你是
怎么打掉他的长剑的7

    思忘道,“我是用中指弹的。”

    有琴闻樱睁大了眼睛,惊奇之极地看着思忘,把他的右手举起来看那中指,却并无异
样。思忘把左手举起来,中指做了一个弹的动作,微徽一笑。

    有琴闻樱再看思忘左手,也没有什么两样,抬起眼来看着思忘。

    思忘道:“爸爸教我的,叫做弹指神通功夫,以前我也试过,却没有今天这么灵验,看
来我内功自从这秦坛主给我疗伤之后大长呢,好似浑身有使不完的劲一般,刚才一跳,我也
没料到会跳得这么高。”’有琴闻樱道:“是了,一则你的内力修为比之刚来之时大有进境
了,二来这秦坛主现下已经没有什么内力厂,居然经不起你的—指头。”说完了咯咯而笑。

    思忘道:“这秦坛主脾气太也不好,我好意指点他武功,父说得这样客气,生伯惹得他
不高兴,故意把他的剑术说得高明了一些,他反倒用剑来刺我,其实他的剑术哪有什么二流
了,便是排在了叁流也有所不及。”

    有琴闻樱睁大厂惊奇之极的眼睛看了他‘会,旋即又哈哈地大笑起来,直笑得前仰后
合,把眼泪也都笑了出来。

    思忘看到她笑个不住,不知她笑什么,只道她是笑那秦坛主狠狈而去的样子,当下也陪
着她微微笑了。

    他这一笑不打紧,有琴闻樱却笑得更加重了,直是笑得直不起腰来,口中哺哺地道:
“思忘一你一你当真的一便是一便是使剑的一大一大行家么7

    思忘道:“你既说我是使剑的大行家,我便是使剑的大行家,总不成让你丢了面子。再
说那秦坛主的剑法成也糟糕,破绽百出,虽不能把他的破绽全都一一指出来,他逼得急了,
随便找几处破绽出来指点他一下也就是了。”

    有琴闻樱本来已止住了笑,挺认真地听思忘在说,听到最后一句,又忍不住的笑了起
来,等得笑够了,才用衣袖抹了笑出的眼泪道:“今天真是开心死了。那秦坛主的剑法中当
真有好多的破绽么?我怎么看不出来呢?”

    思忘倒是一下怔住了:“你不是对他说了你看出他剑法中的破绽么?难道你是骗他
么?”

    有琴闻樱道:“我可没说他的剑法中有许多破绽,只是说,倘若临敌之际把内力注入创
中,补足了剑招中的缺点’,这和我说‘你的剑招之中尚有许多破绽’可是大不相同呢。”

    思忘道:“横竖是你看出了他剑招中有缺点,缺点便是破绽,破绽也定然是缺点,那还
不是一样的么?”

    有琴闻樱笑了,道:“我哪里看得出他剑招中的缺点啦,这秦坛主总管内坛,母亲对他
甚是看重呢,武功上当然更有过人之处了。我武功远不及他,只是猜想他剑招中定然有着许
多缺点,是以这样说丁气他,但要我指点,可也是难死我也,气气他还可以,指点我是指点
不来的。”

    思忘道:“你怎么会猜出来呢?”

    有琴闻樱道:“这还不容易得很么,那秦坛主向来自负内力深厚,剑招之中也尽是霸道
之极的进手招式,没受内伤之际,他的剑上内力激荡,甚是了得,自然的剑法不精妙也该精
炒了,现下他的剑中一点内力也无,只是一些空空架子,尽是做来好看的,便必然会有缺点
了。”

    思忘道:“只是你这一猜不打紧,若不是我当真的看出他剑中有许多破绽,那一剑还不
是刺死了我么?”

    有琴闻樱把思忘的手抓紧了,放在胸前,柔声道,“现在想起来,尚自害怕呢,我真是
有些对你不住。”

    思忘道:“我不怪你的,我只是想跟你开玩笑逗你笑的,刚才你笑起来很有风度呢,好
象是古书上说的如风摆椰。”

    有琴闻樱道:‘我只道你当真一派朴实,却没想到你这样顽皮,看我不打你!”说完了
一掌向思忘肩上打去,思忘哈哈大笑,脚下一动便早已躲了开去。有琴闻樱脚下不动也随后
跟来,仍是一掌拍向思忘肩头。

    两人瞎闹着,浑忘了时间已逝。此时天已暗了,只影影绰绰地见得潭边的两条人影。这
时又有一条人影急速向潭边奔去,到得两人近前了叫道:“小姐,小姐,快别闹了,出大事
了!”原来是叶儿。

    有琴闻樱道;“出什么大事了,把你急的样子。”

    叶儿道:“有人闯到六合谷中来了,大厅上已聚了好多的人呢,谷主怕你出事,叫人到
处找你。”

    有琴闻樱一惊,二话没说,拉了恩忘就走。

    思忘刚走得两步,忽又站住了,道,“等我一下。”回去把秦坛主的剑拾了起来。他想
该把剑还给秦坛主,结怨太深终究不妥。转身奔到了有琴闻樱身边,有琴闻樱仍是牵了他的
手,快速的向谷中聚豪厅中奔去。

    聚豪厅顾名思义,乃在谷之正中,为圣毒教群豪聚会之所。

    每遇教中大事,凡教中庄主以上人物,都聚在聚豪厅中商议。一般外来访客,视对中教
态度如何再定款待礼数。凡与本教为友之人,不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人物,一般不在聚豪厅
中接待,若是平常江湖人物便只接在潭北的精舍之中好生款待;那与本教为敌之人,便必得
于聚豪厅中接待了,一则凡是与本教为敌之人很少孤军深入的,非聚豪厅之外之处所能容,
二来也是比武较艺之所。

    有琴闻樱、杨思忘、叶儿向聚豪厅中奔来,看看距厅中尚有半里,猛地里从路边树丛中
跳出四个人来,拦住了叁人。

    有琴闻樱将扬思忘向身后一拉,挡在了他的身前,也不问青红皂白,挥掌便向对面的两
个黑衣人拍去。那两个黑衣人对她的双掌似乎颇为忌惮,急忙向两旁跃开了,不与她的手掌
正面相接。

    有琴闻樱道:“叶儿,带着我妹妹快走!”

    叶儿也不多说,拉了思忘便走。

    思忘却左右看了一眼,心想难道闻樱姐姐的妹妹在这附近么只这么想得一想,另外两名
黑衣人已抽兵刃扑了上来。叶儿更不答话,右手一扬,但所得哧哧声响,显是向那两人发射
了什么暗器。那两个黑衣人却是不待暗器出手,只见叶儿的右手一扬,便已向旁急跃,显是
极为害怕叶儿的暗器。待得哧哧声响一过,那两人便又急忙扑了上来,可是叶儿已牵了思忘
之手脱出了黑衣人的拦截,急急向聚豪厅中奔去。

    有琴闻樱正自同那两个黑衣人相斗,猛觉身后一股急风扑至,面前的两个黑衣人面对着
有琴闻樱,似是早已料到了有此变化,分从左右攻至。

    危急间不及细想,急忙纵身跃起,那二股力道撞在了—起,只听得轰地一声巨响。

    有琴闻樱脸上变色,她本以为自己虽然不能取胜,但脱身总不成问题的,是以叫叶儿带
了思忘先走,哪想到对方所来的偷袭之人,也是这般的武功了得,竟似不下予江湖上成名的
高手。

    那叁个对掌之人可能也没料到有琴闻樱居然武功了得,对得一掌之后各自跃开,显是自
挣身份,不愿同一个身在半空的女孩子动手。

    有琴闻樱一个转身,向旁边的一棵树旁飘去,这是在她跃起之际就已经想到的。倘若那
二人乘她身在半空无从借力之际再行攻击,那她自有应付之策,她轻功极佳,人又聪明,在
四个高手围攻之下居然心下不乱。

    哪知在她将要落地之际,从那树后猛地有人一掌拍了出来,欲出掌相抵已然不及,想要
躲闪却无从借力,这攻击之人显然心思计谋都已不是泛泛之辈,算准厂这种时刻一掌拍来,
当真是阴毒险恶到了极点。

    危急之间有琴闻樱猛地一个侧身,身子跟着向前一俯,但觉左臂肩上一阵剧痛,啊地一
声叫了出来。

    叶儿同思忘向前奔行几步,思忘便回头去看,叶儿道:“你不用耽心,小姐武功好的
很,她现下是缠任了敌人,待我们走远了,她自会脱身追上来。”

    思忘心下稍宽,但足下仍是不肯加力,只是和不会轻功之人一般无异,叶儿手一抄,想
要带起他快行,却听得后面有琴闻樱一声惨呼,叶儿眼前一花,却哪里还有思忘的影子。

    有琴闻樱依在树上微微喘息,脸色苍白,显然已经是伤得不轻。那四个黑衣人却将她团
团围住了,似对她有所忌惮,并没有扑上前去,却听得一个人阴侧侧地说道:“有琴小姐跟
我们走一趟吧,你已经中了我的黑风掌,没有本门解药,最多也只是活到叁天的期限。”

    有琴闻樱靠在树上,显是在借对方说话的时机稍事休息。

    那个黑衣人跨前一步,又道:“你妹妹不会叫得人来救你了v你们教主现在是泥菩萨过
河,自身难保呢。”

    有琴闻樱道:“阁下是何门何源,能否见告?”

    那黑衣人嘿嘿一阵冷笑:“这个可是不太方便,总之你去了就会受到我们教主的好生接
待,我们路上也不难为你就是。”

    猛地里有琴闻樱手一扬,那四个黑衣人急忙闪避,她却纵身而起,脱出了四个人的合
围,向外便奔,用的居然是同叶儿突围用的一模一样的法子。

    四个黑衣人回身扑上来,猛地里眼前自光闪动,四个人同时被笼罩在一片剑光之下,好
似全身大穴都被这眼前的剑光所笼罩一般,当真是惊骇之极。危急间不及细想便都一般的伏
地滚倒,逃丁开去,却有一个逃得慢了一些的,叫也没有叫得一声,半边脑袋已经没有了,
虽是和其他叁个黑衣人一般的滚倒,但从今而后是再也爬不起来了。

    这时有琴闻樱也一趔趄,叶儿上前扶住了。二人都惊诧之极地看着眼前的变化,浑忘了
大敌当前的危险。

    她二人吃惊,那叁个爬起来的黑衣人更惊,站在他们面前的便是那个俏丽的少女装束的
去而复返的杨思忘,你叫他们如何不惊?

    叁个人不相信地看着面前的扬思忘,但见他站在那里,面上极是愤怒,两只眼睛瞪得如
同要掉出来一般,左手拎着一把普通之极的长剑,那剑拎在他的手里,如同拿在不会使剑的
孩童手里一般的没有章法,浑然不知是何门何派的剑术。

    黑衣人交换了一下眼色,极是不信刚才那惊恐之极的一剑是眼前这个小姑娘所使,但周
围又确实再没有旁人了。

    两个黑衣人□哨一声拔剑扑上来,那第叁个黑衣人亦是挥掌拍来,叁个江湖上的好手居
然已各尽了全力来对付这眼前的小姑娘。

    有琴闻樱看出局势凶险,欲要上前相助,苦于肩上剧痛,半身酸麻不听使唤,只在心中
暗暗叫苦。

    思忘待那两只长剑将及自己左右两肋,面前的黑衣人一掌也出得实了,猛然纵声清啸,
腾身而起,避开了面前的黑衣人那凶恶之极的一掌,左手一挥,又是一片剑光茫茫,但听得
两声惨呼,那两个黑衣人的头已不知去向,只剩下身子几自立着,一会儿便极其缓慢地倒
了。‘面前的黑衣人只惊得四肢僵硬,立在那里,嘴张开,眼不动,果呆地看着杨思忘。

    杨恩忘亦已两眼发直,扫了一眼躺在地下的叁具尸体,剑缓缓地抬了起来,指向了面前
的黑衣人,剑刃上一滴一滴的尚自流着先前叁人的血。

    那黑衣人发一声喊,声音惨厉之极,便是剑尖真的刺在了胸上也不会是这么个惨法,转
身没命地飞也似的奔去了,脚下好似有些破,但奔得却是快速绍伦,转眼间便消失了踪影。

    黑衣人的那声喊只把有琴闻樱的毛发都惊得根根竖了起来、时儿的手更是握紧了有琴闻
樱的手臂,浑忘了她身上有伤,二人都把目光投向了慢慢走到近前的杨思忘脸上,好似看一
个陌生人一般的看着他。

    杨思忘拎着剑走到有琴闻樱跟前,眼睛尚自果呆的有些直,看到有琴闻樱同叶儿的神
情,一楞,好似猛然梦醒,眼睛瞬即流露出无限的爱意和柔情来,问道,“闻樱姐姐,你伤
得重不重?”

    有琴闻樱被思忘一问,顿觉臂上剧痛钻心,不觉的脚下不稳,晃了一下,思忘上前扶佐
了。

    有琴闻樱苦笑了一下道:“忘儿,今天是你第一次杀人么?

    怎么忒地凶狠,我们圣毒教中的大魔头好似也不及你。”

    思忘一怔,“我杀人了么?”随即向身后看去,看到了地上的叁具黑糊糊的尸体,呆了
一会儿道:“是的,是我杀了他们,我看到他们打伤了你,一时间气得也晕了,却不知怎么
将他们都杀了,爸爸知道了定然会怪我。”

    有琴闻樱道,‘你杀了该杀之人,那谁也不会怪你,便是你爸爸也是杀过人的,那十多
年前的金轮法王不是死于你爸爸手里么?便是那蒙古皇帝也杀了。只是这些人来历不明,杀
了他们,忘儿、只伯你今后有得麻烦了。”

    时儿道:“便是有得麻烦那也是杀了,他们把小姐打成了这样,若是我,连那破脚的人
也一并杀了干净。咱们快走吧,那边聚豪厅上教主这么久见不到小姐,定然是急也急死了l

    有琴闻樱恍然醒道:“忘儿,我们快去!”

    叁人急速奔向聚豪厅,此时天已完全黑了下来,聚豪厅上灯火通明,但听得呼喝打斗之
声阵阵传出,偶有兵刃交击之声掺杂其间,却听不出是些什么兵刃,声音甚是刺耳。

    有琴闻樱被叶儿掺扶着,牵了思忘的手,却并不走那正门,悄悄地来到了聚豪厅后墙之
外,左右看看无人,又仔细地听了听,确知并无异样,这才轻轻地在墙上叩了叁下,隔了一
会又叩了五下,再隔一会又叩两下,那墙便悄无声息的开了一道缝。

    思忘看那墙上,好似没有什么异样,却硬生生地被有琴闻樱给敲出一道门来,好似比古
墓中的石屋石门又高明了一些。有琴闻樱手一拉,思忘便钻了进去,但听得打斗呼喝之声却
似被隔在了外面,黑暗中思忘被有琴闻樱牵佐了手一步一步的向前挪去,那打斗呼喝之声已
越来越是清晰。又拐了一个弯,眼前一亮,叁人居然已经来到了大厅之中。只是眼前立着一
副黑色的屏帐,因之终究看不清楚是何人在厅上相斗。有琴闻樱领思忘来到屏帐跟前,伸手
轻轻一揭,便有一个小小的窗口现了出来,当下便迫不及待地伸头去看,两个头便“蓬”地
一声撞在了一起。这一下撞得甚重,但两人又都同时伸手去摸对方的头,在那相撞的部位揉
了几下,却听得背后有人吃吃地极力忍伎了笑。

    有琴闻樱回头瞪了叶儿一眼,轻声道:“笑,笑,这也好笑么,看一会儿我掌你嘴
巴!”

    叶儿使劲忍任了,却仍是冲她作鬼脸。

    有琴闻樱只作不见,回身楼住了思忘肩膀,两人都凑在了那小窗口上向厅上望去。

    这一望两人都是一惊。有琴闻樱那与思忘握在一起的手也觉出了思忘不由自主地用力一
握,险些把她握得叫出声来,心下暗赞他内力竟练到了这般田地。

    场上相斗的只有两人。

    但这两人的确叫人吃惊。一个身躯高大的巨人,足有平常成人的一个半那么高。传说中
叁国中蜀国的关羽身长九尺,那已算得上正常人中相当高大之人了,眼前厅上这个人却是足
足的有十叁四尺那么高,当真是头大如斗,手似簸箕,两只大脚咕略咕略地踏来踏去,手中
使的,哪里是什么兵刃,却是两只铁铸的车轮。那两只车轮显是生铁打铸,每只车轮足足有
叁百余斤,两只车轮加在了一起,那是少说也得有六百余斤。这么重的份量,常人便是搬也
搬不动,压也压死了,却被这个巨人如同耍弄玩具似的当做兵刃来使,当真是惊世骇俗之
极。

    再看那与巨人相斗的对手,也是一般的惊世骇俗,身子虽与正常人的身子无异,但一只
头确是硕大无朋,足足有磨盘大小,便是那身高十叁尺余的巨人,单单是看那头部,就如同
婴儿与成人相比,自是远远不如。

    有琴闻樱轻轻道,“与那个巨人相斗的,就是我们圣毒教中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却不
知那巨人叫什么,是何来历。”

    思忘见那巨人甚是恐怖吓人,便转眼去看那个大头人。那大头人背向着屏帐,手中使两
柄铜锤,也是一样的份量极重,显是每只铜锤均在八十斤以上,但被大头人使得滚圆溜熟。
大头人绕着圈子疾走,竟是不敢与巨人铁轮相碰。

    思忘道:“这个大头人叫什么名字?”

    有琴闻樱道:“我告诉你了,他叫大魔头。”

    思忘道,‘大魔头?那是他名字么?”

    有琴闻樱道,‘是呀,待会儿你看。”

    思忘再不言语,凝神看着,觉得有琴闻樱的青丝擦得耳朵极是麻痒,心下却幸福之极。

    场中大魔头绕着巨人游斗。那巨人身躯高大,行动甚为不便,轻功显然差劲之极。大魔
头正是抓住了那巨人的这一缺点在场内不停地游走,转了一圈又一圈,转了一圈又再转一圈
地转着,偶然两人兵刃相交,便是刺耳之极的一声响。

    初时思忘不觉得如何,待得看那大魔头转过五六团以后,当真是心下惊骇之极,一张嘴
竟是张开了再也合不上。

    原来那大魔头便当真是大魔头,一张大脸有如在变魔术一般的千变万化,有无穷无尽的
面相,无穷无尽的表情一般。思忘盯着他看他转了八圈,第一圈转到对面时是呈青黄色的
脸,脸上布满了皱纹,待得第二圈转过来,那脸色已变得浅黄,险上。

    皱纹也不似第一次那么多了,思忘只道是自己眼花,哪知待得转到第八圈时,那张硕大
的脸已经变得粉嫩异常,便如一个婴儿,险上表情也是一派天真,没有任何皱纹,没有任何
凶残猛恶之相。

    恩忘当下明白了有琴闻樱的话中之意。那是说这个大魔头除了杀人不眨眼之外,头本身
也是如魔术一般的变幻无方,却不知如何把一只脑袋弄得到了如此地步。

    猛听得又是一声极难听的铜锤和车轮的碰击之声,接着是众人的一声惊呼,场上相斗的
二人已起了变化。

    但见那个大魔头的一张脸竟已变得如同鬼魅一般,脸色青紫,双眼深陷,口唇巨大而外
翻,露出口中鲜红色的巨大的牙齿,满头的乱发也无风自飘,根根竖起,一张本就巨大异常
的头顿时显得愈发庞大惊人,便是鬼魅,恐怕也不会有这般吓人的相貌。

    当下把思忘吓得闭了眼睛,把头挪离了窗口,有琴闻樱虽知必将如此,心中已有准备,
也还是闭了眼睛不敢再看。

    场内众人之中倒听得有几人已惊叫出声,声音甚是恐怖凄厉,显是那大魔头又有什么新
的、更吓人的花样变化出来了。

    思忘虽然惊恐之极,究是孩子心性,有如小孩子虽然怕鬼却终日缠住了大人要大人讲那
鬼的故事一般,当下又把头向那小窗上凑过去。

    有琴闻樱也是一般的心思,两人又把头挤在了那小小的窗

    口。

    场内的大魔头此时背向屏风,两人看不清他的面目,但与之相斗的巨人脸上却也同样地
现出惊恐之极的模样,两个人却还是看得到的,那些看得见大魔头脸面的众人有的惊叫出
声,有的别转了脸,有的干脆把头低下去不再看了。

    那巨人本来将两只铁铸的车轮舞得极是纯熟,逼佳了大魔头,此际却是使得没有任何章
法,愈舞愈快,脚下亦是咕降咕降的脚步不停。

    待得那大魔头的脸又朝向屏风的小窗口时,有琴闻樱吓得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杨思忘亦险些叫了出来,但不知怎么他竟然忍住了没有叫,反倒伸出手去又握住了有琴
闻樱的手。

    场上的大魔头此时不知怎的面色已是全自,额上的头发一缕一缕的飘落,之后额头上的
白骨似的皮肤便露了出来,两只眼睛此时已成了两个黑洞,鼻子已经完全塌陷下去,成了一
个黑黑的深坑;更可怕的是那张嘴上现在已经没有了嘴唇,只剩下牙齿露在外面。

    这是彻头彻尾的头骨骷髅。

    与骷髅不同的是他在场内快速的,鬼魅似的游走,自森森的牙齿间鲜红的、血淋淋的宽
大异常的舌一下一下的伸出来又缩回去,手中的两只铜锤也毫不停留快速进招。

    巨人此时似是已忍到了最后的极限,汗水顺着脸颊流下来,随着他大踏步的走动,一颠
一颠地便有汗水甩落到地上。终于,那巨人猛地站在了场中不再走动,呆了一下,接着大叫
一声,整个大厅要被震塌了似的嗡嗡响了起来。那巨人把两只巨大沉重的铁轮猛地向地下一
掷,只听得“轰”地一声响,房屋也似在颤动一般,接着那巨人便向大厅门前奔去,门旁的
人急忙闪在了一旁,巨人便轰隆一声出去了,把上边的门框和半边墙撞了下来。

    巨人的那声绝望而愤怒的大叫仍在厅上嗡嗡地响个不休。

    厅上变得静寂异常,好似每人的呼吸之声都清晰可闻了一般,思忘的心略略地跳个不
休,那握着有琴闻樱的手徽微地有些抖,极力地使劲忍住了。

    大魔头在厅上站立半晌,转头竟是向这屏风走来,恩忘的一颗心顿时抽紧了,却听到旁
边的有琴闻樱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思忘拾眼望向大魔头,却见那恐怖的面目已踪影不见,那张巨大的脸又变得如孩童一般
的粉嫩天真。思忘这番心下的吃惊绝不下于刚才看到白骨骷髅的那一刻,只是呆呆地怔在那
里。

    却忽觉眼前一黑,那大魔头竟坐在了他们的小窗口之前,挡住了两人的视线。

    思忘的心抨怦地跳动着,气也不敢喘了。

    却听得有琴闻樱小声道,“大魔头,闪开一些,你挡了本小姐看热闹了1”‘那大魔头
果然动了一下,闪在了一旁,小窗口顿时又亮了起来。

    这时听得头上有声音响了起来,那是一个女人的声音,甚是悦耳动听:“各位英雄远来
是客,本教本当略尽地主之谊,给各位英雄预备一些晚餐点心,但江湖上谈及我圣毒教之
时,往往以我教倚毒为胜,对我教诸多偏见和不信任,因此如给各位准备了晚餐,各位也不
见得会给敝教面子,这一节就算免了吧。

    各位须怪不得敞教简慢了天下诸豪侠英雄。现下本教已胜了第一场,余下的两场怎么个
比法,还请各位英雄指教1

    厅上议论之声立时响了起来,这时思忘方看到对面黑压压地坐满了人,算来总有八、九
十人之多。

    过了一会儿,那议论的声音渐渐地低了下去,只听得居中而坐的一个黑脸瘦高的僧人
道:“有琴教主既是这般说,我们如果不划出个道儿出来,倒是显得各位同来的英雄小气
了,现下我们中间就请王撞王亿两位道兄下场,代同来的英雄们领教圣毒教的绝妙武学。”

    那僧人说完了,从人群中站起两个上人来,一黑一白,虽然都是道袍,但黑自分明,再
说,众人虽见过穿道袍之人,却从没见过穿白色道袍之人,因此都把目光齐向那二人看去。
那二人一站起来,也不见如何作势,身体轻轻一纵便即越过众人的头顶,站在了场中,众人
齐声喝了声彩。

    两人站在了场中,一齐躬身抱拳向圣毒教方向行了一礼,然后直身而立,等着圣毒教的
人下场。两人这一直身,思忘就听倒屏风前面有人轻声说道:“嚏,这两人的相貌怎么一模
一样,也不知是什么来头。”另一个道:“这是黑白双道,江湖上很少看到他们的行踪,这
二人是胞兄弟,无门无派,潜心道学武学,传闻轻功极是了得,刚才你们不是看到吗,那传
闻看来是不差的。”说这话的人声音甚是苍老。

    思忘这才知道屏风前面尚坐得有人,想是刚才巨人与那大魔头相斗甚是骇人,因而并没
听到这些人的呼吸之声。

    其实刚才这些屏风前面的人都没有惊呼和喝彩,一则圣毒教门规严整,不似那边厢的群
豪那般杂七杂八没有约束,二来圣毒教的人都知道大魔头的怪异恐怖,心里有了准备,也就
不会惊吓出声,是以刚才思忘不知屏风前面尚坐得许多人。

    这时又有一人问道:“法长老,这黑白二道跟那阴阳双道是什么关系?”先前那个苍老
的声音道:“黑白双道便是阴阳双道,阴阳双道也是这黑白双道,称呼不一样,叫的可都是
场中的这两个人,待会他们转身之际你们当可看到他们背上各有一个太极盘,那着黑衣之人
太极盘为白色,着白衣之人太极盘为黑色,这等面上的颜色对比已是鲜明之极,武功上..武
功上..在下猜想武功上定然一定也有不少过人之处。”

    又有一人问道:“这二人如此了得,却不知教会让谁下场。”

    有人续道:“那当然也是一对胞兄弟最好,我看咱们的水火兄弟和绿衣双使都可以下
场。”又有人接道:“我看水火兄弟可以,绿衣双使...”另有人打岔道:“不一定非得胞
兄弟,我看我们的七绝剑下场去足可以胜得这场。”法长老道:“七绝剑是七人联手,黑白
双道便只有两个人,怕是胜之不武。”又有人接道:“那么便叫牟新石牟坛主单独下场去会
会这双道,我看也是可以的。”

    法长老道:“那又似不够稳妥,这场倘若败了,对方再出来一个怪异人物,又或是五毒
不侵之辈,那我们是定然不好办了。

    搞不好,那好不容易抢到手中的杨公子便要让出去。”

    思忘一惊,却觉得有琴闻樱全身一震,身体软软的便欲摔倒,猛然想起,听得那个黑衣
跋脚人说她是中了“黑风掌”,好似活不长久,自己神智一失,便出手杀了人,怎的这么一
个多时辰倒是忘了呢?想到此际,便俯身过去,在她耳畔轻声问道:“闻樱姐姐,你身上的
伤好痛么?”

    有琴闻樱嚷地一声,用力站直了,隔了半晌才轻轻地哑着嗓子道,“不碍事。”

    思忘心下稍宽,却听得屏风前有人说道:“看,教主要发话了。”众人瞬即鸦雀无声
了。

    场上那黑白双道王潼王亿也抬眼向这屏风之侧的上方看去。

    思忘心下明白,教主定然坐在那里了。

    只听那个女人的悦耳的声音又响起来:“群豪这样看得起敝教,请了阴阳双道这样的能
人出来,敝教也不敢失了礼数,便请绿衣双使下场,领教二位道兄的绝妙武学。”

    众人但觉眼前一花,场上已是站得两人,都是一样装束,绿衣一袭,金黄色束腰。

    思忘虽看不见绿衣双使惨白的面目,从背影已然认出这二人就是那日伤了巨雕又打昏了
自己将自己携来六合谷之人。当下只气得脸色紫涨,手上不由自主的用力,竟是将有琴闻樱
捏’得轻轻地叫了一声。思忘顿然醒悟,放脱了有琴闻樱的手。忽觉鼻中一阵清香,接着是
脸颊上的麻痒之感,却听得有琴闻樱俯在他耳边道:“你恨他们,便连我也恨了么7

    思忘半晌不语,隔了一会儿才伸手去握住了她手,听到她轻轻地叹了曰气。

    场上的四人面对着站在那里,却并不动手,已是站了—会儿,都在试探对方底细。

    绿衣双使还是先开了口,“请二位道兄亮兵刃罢,在下领教二位的绝妙武学。”

    那黑自双道却怔在那里,在绿衣双使的脸上看来看去,显然是在探寻他二人是谁在说
话。

    那着黑色道袍的王潼问道,“我们是要领教你们两位的绝妙武学,咱们事先言明了,可
不是想领教你们的装神弄鬼,邪魔外道!”话音一落,那边群豪纷纷呼喝叫好,显是对己方
刚才输的那一场极是不服。

    这边圣毒教中也有人在说了:“什么邪魔外道,装神弄鬼?

    我看你们两位道爷便不象是正道上的人物。”又有人说;“穿黑衣的道人便是见过,穿
白衣的道人我是从所末见。”马上有人接道:“那便是装神弄鬼的本家了。”

    黑白双道不理这边圣毒教中的议论,接着说道:“若论法术道行,我们原也是有一些
的,只是今日既言明了是比武决胜负,那便是在武功上较一高下,二位以为如何。”这是白
道所说。

    绿衣双使道:“那好极了,我绿衣双使便只会武功,不会道术,比武正是我之所长,论
道却是我不及你.何乐不为呢?”

    黑白双道又怔在那里看着绿衣双使,目光在他二人脸上扫来扫去。终于忍不佳问道:
“你们两人是谁在说话。”绿衣双使道,“我!”

    黑衣道人道:“我叫王幢,着黑衣,这是胞弟王亿,穿白衣。”

    绿衣双使对望一眼,冲王撞;“你叫王幢。”又转向王亿:

    你叫王亿,记住了。”

    黑衣道人道:“那么你们呢?叫什么?”

    绿衣双使又对望一眼道:“我叫公孙轩,这是胞弟公孙辕,我叫公孙辕,这是哥哥公孙
轩。”

    黑白双道仍是糊涂,这时厅上群豪已听出为何黑白双道只是询问而不曾动手,原来是至
今没有弄明白双使中是谁在说话,纷纷叫嚷中这不是装神弄鬼么!”“分明没有动手就在故
弄玄虚,哪里是要好好比武的样子J”“这架是不能打了,我们就一齐上吧,同这种人有人
什么理好讲1”“那恐怕也不妥,杨公于毕竟还在他们手里。”

    只听得那女人的悦耳之声又响起来:“众人都不要吵了,绿衣双使,你们二位听着,公
孙轩上前一步,公孙辕退后一步,自今而后凡有对答皆由长兄公孙轩承戴,公孙辕不可擅自
开口。”

    虽在众人吵闹声中,这几句话厅中众人无不听得清清楚楚。

    果然绿衣双使便即分开,那公孙轩向前跨了一步,公孙辕向后退了一步。但众人仔细看
那二人,也只是暗自叹息无可奈何,因为他二人长得太也相象,浑没有半点分别,又都着得
一样装束,此际虽然一前一后分开,待得动起手来,却是向哪里再去分辨得明白?

    公孙轩道:“你二位亮兵刃罢。”

    黑自双道再不答话,分别从背上抽出长剑。初时思忘看那黑衣道人所使乃是白剑,甚是
明亮刺眼,白衣道人所使乃是黑剑,黑沉沉的似是极重;待得二人举剑亮式,猛可地那柄黑
刨变成丁白剑,白剑也变成了黑剑。

    思忘心下奇怪之极,甚是惊异,想世间居然有如此宝剑。细细一想,又哑然失笑,明白
那二道所使宝剑乃是一模一样的一对,是一面黑一面白的。

    绿衣双使对望一眼,却是谁也没有看见谁。众人有的已发出轻轻的笑声。他们贯常总是
并列站着,今日教主硬要他们分开,却使得他们不大方便。当下绿衣双使各出一掌,向黑自
双道攻击。

    有琴闻樱低声道:“今日绿衣双使恐怕要输,妈妈真是糊涂。”

    思忘道:“你怎知双使要输?”

    有琴闻樱好似没有听到思忘的问话,呆呆地出了会儿神,悠悠地道:“倘若绿衣双使输
了,不知第叁场怎么个比法,倘若第叁场输了,倘若第叁场输了,...”思忘听得她竟然抽
抽噎噎地哭了出来,当下伸手楼住了有琴闻樱的脖子道:“闻樱姐姐,圣毒教是不会输的,
绿衣双使武功高得很,是不会输的。就算是绿衣双使真的输了,那黑白双道把绿衣双使杀
了,那么第叁场也不会输的,闻樱姐姐,不要这般难过好么?”

    有琴闻樱伸手使劲搂紧了思忘的手臂,好似再也不会松开,却几自轻轻地吸泣不休。

    思忘为了分散她注意力,脑子一转道,“你看那绿衣双使,好似大占上风呢,怎么会输?
他们两个就是给黑白双道杀了也不会输1

    有琴闻樱扑哧地笑了,道:“你恨极了绿衣双使,只想着黑自双道杀了他们才好,他们
人都死了又怎么会赢?”

    思忘道;“我只说他们不会输,又没说他们会赢1

    有琴闻樱道:“那还不是一样么7

    终究是孩子,浑忘了刚才的难过哭泣,竟然和思忘辩起来。

    思忘见她已不再难过,便不再继续同她相辩,却把眼光顺着窗口向厅上看去,此时场上
已打得极是热闹,这番相斗.又与巨人同大魔头的相斗大不相同,那是一场恐怖之极的交
战,众人至今思之犹如恶梦一般,冷汗不觉渗然。这场交战的双方却甚是好看,一来颜色分
明,黑是黑、白是白,绿是绿;二来是四人交战,又都是长相相同的双胞胎,斗起来极是有
趣;那叁呢,这四个人都是轻功极佳的,但见场中激斗游走,剑光霍霍,初时尚看得清招
式,斗到激烈之时,却连人影也看得不甚清楚,只见场中四道光影在盘旋闪烁,分别是一黑
一自和二绿。

    思忘道:“他们斗起来十分好看呢,那阴阳双道的剑法单个看来破绽百出,怎的两个人
同使便强出许多了呢?要是缘衣双使手中有兵刃的话,只怕不见得会输呢。”

    这番话教有琴闻樱听了,只是唉声叹气。

    场中黑自双道更是大占优势,双剑或黑或白、或亮或暗,闪烁不定,饶是绿衣双使轻功
高妙之极,却仍是给双剑的剑光逼在了圈内。

    看来黑白农道亦知绿衣双使轻功甚高,故而将绿衣双使逼在了圈内,但见黑白双道的两
柄阴阳剑划出了两道强烈刺眼的剑光,把绿衣双使罩佐了。

    思忘不知是忧是喜,看看那黑白双道将要胜了,却又盼那绿衣双使不要便因此落败,但
心中终究对那绿衣双使十分痛恨,只盼黑白双道就此将缘衣双使诛除,也替自己和雕公公及
杨守出一日恶气。想到妹妹杨守,他不由自主地向有琴闻樱望了一眼。

    有琴闻樱盯着场内,口中似在自言自语;“他们被挤在一块了,那黑自双道恐怕要
糟。”

    思忘忙向场内看。却见绿衣双使此际已被挤在了一起,背靠着背正自努力撑持,而黑白
双道显然已占尽上风,哪里有一点要糟的意思。但仔细一想,猛可的脑中一闪,便即明白了
有琴闻樱的话中之意。那日在终南山后林中相斗之际,缘衣双使一直是手牵着手的,因此那
些与他二人相斗之人没有一个是挡得了他二人一击的。今日黑白双道大占上风,便只因圣毒
教主的一句话,便让他二人一前一后地分开了各自为战,既不能手牵着手,又不能相视一
笑,自然的落于下风无疑。

    此际黑自双道不明就里,只因缘衣双使轻功了得,便将他二人向一处逼,那不是在自寻
死路么?这样想着,手心中已是替那场中的黑自双道捏了一把汗。

    那黑自双道把缘衣双使逼住了,却冗自不能取胜,当下二人对视一眼心意相通,猛地不
再绕着绿衣双使转动,却是停在了公孙轩的身前,双剑齐使,同向缘衣双使的胸口刺去。但
见那阴阳双剑合壁的威力果是非同凡响,猛地剑光暴长,公孙轩就要伤在黑白双道的剑下。

    众人都是心下一沉,想那绿衣双使便算完了。猛地众人眼前一花,突见两道黄光从绿衣
双使身上射出去,一横一竖迎上了黑白双道的剑光,但听得刺耳的哗哗哗一阵响动,却不知
到底有多少下兵刃的交击之声传出,接着便是死一般的沉寂。

    有琴闻樱低了头不敢向场内去看。思忘也是一样的心思,看定了有琴闻樱,却不去看那
窗口。

    猛听得场内一阵喝彩声,都从圣毒教对面的群豪中传出来,显是在为黑白双道喝采。

    有琴闻樱抬起头来,目光正和思忘的目光相接。两人对视了片刻,终于忍不住还是向场
内看去。

    只见场内相斗的四人都呆立在当场,绿衣双使的金色束腰不见了,却见地下到处散满了
碎金子。绿衣双使都是左肩上殷红一片,脸色却是更为惨白。

    那黑白双道亦是呆在了当地,各自看着手中的宝剑,虽见不到面色,但想来定然也是十
分惊骇。绿衣双使是输在兵刃不如对方了。

    那黑自双道的背上果然各画得一个太极盘。终于,两人双手握剑,向绿衣双使拜了一
拜,转身走下了场去。显见虽是胜了,心中也并不是十分快慰的。

    绿衣双使亦相掺着走到屏风之前,双双跪倒,向上拜了叁拜,却并不起身。

    那个悦耳的女人的声音道:“你们起来吧,我不怪罪你们。

    井非你们技不如人,乃是因为兵刃上输给了对方,要罚也该罚你们的兵刃,而不是罚你
们,这一点大家都听清了,井非是本教主宽免他们。好了,你们下去吧。”

    这几句话说得冰冷异常,虽然声音悦耳之极,但众人听来却都是心下一颤。

    便是思忘也不觉地心中一动,觉得周身好似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竟是不寒而栗。

    那边群豪不待这边圣毒教主发话,便已走出了一人,显是群豪预先已想好了人选,这第
叁场比武志在必得,因而先发制人,不待对方发话谦让便已派出人来,自是害怕圣毒教主再
出古怪题目叫他们不好应付。’那人一定入场中,众人都是眼前一亮。只见那人年届四十,
局身儒雅盈盈,手中捧着一张焦尾琴走到当场,也不向圣毒教主行礼,也不向众人打揖,竞
自坐到了地上,将焦尾琴放到膝上弹了起来。‘但听得琴声悠扬之极,却似并无曲调,也一
样的悦耳动听。

    初时众人见他弹琴,心想此人定然内力非凡,因此不少圣毒教中的高手都离椅坐在了地
上,准备运内力与之相抗,但听得数声始知所料差矣。

    思忘轻声问:“闻樱姐姐,他弹的是什么曲子?”有琴闻樱答:“我也没听说过,好似
其中有许多的鸟在叫一般。”思忘听了一下,果然是有鸟在叫,但似乎有些不对,问道:
“我也听得有鸟在叫,但似乎在房子外边叫,而不是他弹出来的。”有琴闻樱道:“这冲时
刻,鸟早就回窝睡觉去了,却哪里会到这来凑这热闹。”说完了不觉地咦了一声,又仔细地
听了听,道;“好象真的有鸟在叫呢!”

    此时场上众人亦觉出有异,纷纷仰望头顶或是把脸扭向窗子,向外望去,脸上均现出又
是惊奇又是不相信的神色来。

    只见那白衣雅士仍旧自在之极地弹着,众人已听不清鸟声究是来自琴上还是来自屋外,
但听得似乎有鸟雀,黄莺、杜鹃、喜鹊,及各种鸟类之属和琴声或一问一答,或齐声和唱。

    又过得一会儿,琴声渐响,但愈到响处,愈是和醇,众人再也不闻鸟语,但闻琴韵悠
悠,极是荡人心怀。忽然之间,从那被巨人撞破的大洞之中飞入无数只鸟来,竟是毫不将厅
上百余人放在眼内,直飞到那自衣雅士的身畔,或是落在他的肩头。

    众人都惊得呆住了,不言一语,看着眼前的实难令人相信的奇妙景观。

    那琴声平和中正,隐然有王者之意。

    思忘和有琴闻樱看得有趣之极,两只脑袋都挤在了那小窗口上,犹自向前探着。

    忽听得头顶上一声叹息,叹息声里隐含着不尽的人生悲欢,不尽的感叹。思忘听出这叹
息声是教主所发,却不解其中的诸多含义。

    那人弹到后来,琴声渐低,落在场中的鸟雀和停在他肩上的鸟雀一齐起面盘旋飞舞,只
把厅上烛火煽得明灭闪动,那些鸟雀投在墙上的影子也是忽大忽小。那琴声美妙之极,景象
却怪异之至,直把众人惊奇得呆了。突然锋的一声,琴声止歇,群鸟飞翔了一会儿,渐次又
从那破洞之中飞了出去。

    那个悦耳的女人声问道:“此曲便是那有名的‘百禽来朝’么7

    那白衣雅士道:“正是。教主知音,实堪难得。”说完了这话,径自从琴底抽出一柄剑
来,用力在青石地上—道一道地划了起来。

    众人都伸长了脖子向场内看去,却见他死自一道一道的划个不休,不知他到底要弄什么
玄虚。但见他运剑划石,举重若轻,心下都暗赞他内力了得。那些坐得稍远之人,因看不到
他划些什么,有的竟自站了起来,走到前面的都有,但一样的看过亦是深皱眉头,浑不知这
自衣雅干又要搞些什么古怪名堂。

    待得他横着划完了又竖着划了几道之后,场上终于有人叫了出来:“是棋盘1”众人细
看果是棋盘。

    那个悦耳的女人声音道:“阁下可是昆仑叁圣么?”

    白衣雅士道:“昆仑叁圣何足道。”

    众人都暗觉奇怪,却听那女人又道,“果然是你,那么这场是不用比了。我教中虽诸多
武功高强之士,如阁下这等全才之人却是一人也无,敝教认输便是。”

    白衣雅士道:“刚才在下抚琴,乃是给众位助兴,并非有意熔技,现下刻得棋盘,也非
故示奇技,只为日后留得一个纪念而已,他日诸位见此棋盘,想今日比武较技,当感是时豪
兴。贵教即盲明比武较技以定胜负,这等雕虫小技,当真何足道哉。好在在下尚有一技,可
与贵教知音一切一琢。”这番话亦古亦雅,把众人说得直是瞪眼,未了一句话说完了,竟是
将长剑平放焦尾琴上,端坐以待。

    那悦耳的女人声道:“很好,很好,如此甚是公平,敝教便也出一剑士便了。”

    当下众人悄声议论起来。

    有琴闻樱向思忘望了一眼,想了想,又向思忘望了一眼,轻声问道;“忘儿,你肯帮姐
姐一个忙么?”’




    (录入: 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