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廿叁章 祸福无常            

    刘梅影大叫道:“妹子可别大意,拿姐姐的剑去用。

    金露蓉尖声答道:“阿姐,我不要,打这两人还用什麽兵器。边说边打,连连劈出数
掌。

    马奇突突觉剑上如被压了一座小山似的,沉重得展不开招式。

    库里索同样受到压力,心中吓得¨咚咚。直跳,倏然心生一计,厉声叫道:“马兄,你
令师那条百金蛇现在正好用上了,这两个厉害娘们非好好地整一下不可,快点放出来!

    马奇突闻言,知道库里索见危施计,立即大声答道:“库兄不提兄弟倒差点忘了。说着
将手探入怀里。

    刘梅影生怕金露蓉遇险,立即叫道:“妹子留心!

    金露蓉心中忐忑不安,虽未曾松懈战斗,目光始终不离马奇突左手。

    马奇突左手在怀中掏了半天却无法拿出来,然而却摸到一件东西,立即大喝一声向外抛
出!

    金露蓉倏然看到月影里有一点金光飞射而到,陡然一震,火速往後就撤!

    库里索早就有备,霍然拔身而起,拼命就往树林飞窜而去,但是,他们刚刚扑近树林,
猛然看到一个火红巨物猛扑相阻,百忙中扫眼看去,竟是一匹威猛无比的大红马,他无暇思
索,管它如何,立即就想将马劈翻在地,然而,任他使尽力气,劈出之剑气却丝毫发生不了
作用不惟伤不了红马,相反地几乎反遭红马的巨口咬伤,这一下更吓得心惊胆落,甚至他敌
不住红马竟连逃也相当困难!在无可奈何之下,只见他拼命往上拔起,险险抢过树梢而去。

    马奇突较库里索安全得多,他走的是另一方向,在刘梅影和金露蓉发现中计之时,他已
走得无影无踪了。

    金露蓉只气得高声大骂,她如不因有长辈旁,几乎恨不得要跨马追上前去。

    黄道招手叫道¨¨蓉儿放他们去罢,今晚也够他们胆落魂飞了,快来让伯伯们看看许久
不见,你的武功大有进境啦。

    徐涛呵呵笑道:“有了那麽一个本领高强的白哥哥,当然不是吴下阿蒙了。

    金露蓉本有一肚子大火,继而见伯伯们没有遭受重伤始稍觉平息,闻言跑近问道:“黄
伯伯,徐伯伯,你们伤在什麽地方?

    刘梅影笑接道:“妹子放心,伯伯们只是一点皮肉之伤而已,现在敷了药也快好啦。

    二老笑笑望着她,黄道见她走近时呵呵笑道:“蓉儿,长大成闰女啦,这位是谁呀?伯
伯们尚未请教呢!说着伸手指了刘梅影。

    金露蓉娇声答道:“伯伯,你真糊涂,这麽久了还不知道我阿姐的姓名呀,真是;她就
是南仙前辈的义女,别人不知道只说是南仙前辈的女儿,这个其实都一样,现在又是我的拜
姐啦,嗯,阿姐叫刘梅影。

    黄道与徐涛起身拱手;黄道以平辈的口气道:“刘姑娘辈份极尊,老朽等高攀了,今後
以平辈相称罢?

    刘梅影恭声道:“这个晚辈不敢。

    金露蓉跳起道:“这个我也不答应,她是我阿姐啊,而且也是白哥哥的¨哎呀,现在不
透露消息。

    徐涛和黄道见她说到一半即转了口,心中都有几分明白,仅笑而不言。

    刘梅影一见即知二老已深明内情,只羞得直朝金露蓉瞪眼!

    金露蓉知道自己露了马脚,伸伸舌头作了个鬼脸。

    刘梅影一见笑骂道:“丫头,你道底是被什麽东西惊退的?到手的贼人都被你放掉了。

    一言提醒了金露蓉,尖叫道:“是一点金光啊,我当是真的百毒金蛇哩,吓,那一定是
假的,待我去寻寻看,好像是掉在地上了。

    他边说边往四下寻去,只见月光下金确还有一点金光在闪动不已,小心上前一看!不由
呸声大骂道:“该死的马奇突,原来他用金子当蛇啊,阿姐,你说他有多鬼。

    二老和刘梅影闻言同声大笑不已,齐皆走上前去,只见乃是是一锭数两重的小金锭搁在
地上。

    刘梅影笑骂道:“你平时专会捣鬼,这下子可栽了筋斗啦。

    黄道和徐涛二老亲自动手埋了叁具体;金露蓉拾起金锭格格笑道:“这叫作拿钱买命
啊。

    刘梅影闻言,噗的笑道:“丫头真是见钱眼开,没有出息。

    金露蓉轻笑道:“一锭金子买两条命我还不愿意哩;现在我们只有再向南行了,一方面
护送两位伯伯,另一方面去看看武当派怎麽样了。

    徐涛急道:“蓉儿快和你梅姐赶往武当救援,伯伯等无须护送,事情非常紧急了。

    金露蓉不依道:“要被敌人困住了可怎麽办。

    黄道摇手道:“江湖之上没有绝对安全的事,伯伯们小心谨慎就是了,救援武当迫在眉
睫,蓉儿快去。

    刘梅影一想心知不能两全,答道:“二位前辈既然决意如此,晚辈们只好遵命了;蓉妹
也必固执,我们上马赶路罢,天快要亮了。

    金露蓉依依不舍的道:“黄伯伯和徐伯伯要小心啊,蓉儿去啦。

    二老摆摆手,目送两女去後,也就启程南行。

    在四人分批走後两个时辰,天已大明,晨风轻拂中,突然从天空降下两人,竟是血帜双
魔!两魔落地即朝四野观察,顿时发现一事,黑魔厉声道:“对了,必是这里,马坷突并非
假言欺骗,你看,那叁个土堆定是埋的叁个被杀之人,嘿嘿,他们都走了很久啦。

    红魔冷笑道:“先追两个女娃,不怕她们飞上天去。说着拔身飞起。

    黑魔纵起叫道:“听说二女有匹红马,这是很好的目标,她们想必是朝武当方面驰去
了。

    红魔闻言,迳向南面闪电般飞去;一个时辰过去,双魔还是没有发现有红马出见,黑魔
不禁起了疑问,叫道:“妹子,那匹马怎能有恁般快法?

    红魔也感奇怪,摇头道:“前面就是南阳城了,我们已飞过几千里啦!

    黑魔倏然一指前面道:“妹子,你看下面那点红影可是?

    红魔似也看出地上有点红影闪动,因距离太高,看不清红影是否即为红马,立即朝红影
闪动处疾冲而下。

    黑魔性情更急,立即抢在头里疾降而下,但是,待至双魔接近红影时,发现那里是什麽
红马,乃是人家门口晒了一床大红被单!

    黑魔气得举掌劈出,¨呼。的一声,那床被单竟如遭了狂风似的卷上半天而去。红魔看
得啼笑皆非,一把拉住他道:“我们进南阳吃点东西再说罢,可能那两个小女孩也进城落店
了。

    南阳是河南省临近湖北的大城市,交通便利,人口拥挤,商业非常发达;双魔进城未
几,找到一家馆子,进店就大呼酒菜。

    菜刚上桌,倏然从门外走进叁个垂头丧气的大汉,衣服上尘土满布!腰间的束带都已不
知去向,手中都还提着兵器,连鞘上的泥土都没有擦拭一下。

    其实这并没有什麽值得大惊小怪的,江湖上本来就是形形色色,五花八门,然而,这叁
人甫一进店,却引起在座者不少议论,莫不是窃窃私语不休。

    红魔侧身倾听之下,突然轻轻一震,向黑魔道:“哥哥听到没有?这叁个人也是本派之
人。

    黑魔低头大吃大喝,根本就没有把周围事物放在心上,闻言一怔接道:“这有什麽希
奇,金城堡和汤池庄的人员多得不可胜数,我们收服其主要人物,其他不识的还多着哩,快
吃罢,否则那两个小妞又走远了,说不定还会赶到武当山去替道士们打接应,嗯,陆权不知
派了些什麽人物去攻击武当派?红魔冷哼一声骂道:“你就是一辈子迷糊不清难道这也要你
解释不成,哼,这叁人就是吃了败仗回来的,你仔细听听傍人讲些什麽?

    ¨拍。的一声,黑魔重重的放下酒杯瞪眼道:“什麽?败了?我叫陆权慎重其事,多派
能手,武当派怎能抵敌得住呢?

    他声音越来越大,顿时引起傍人留心,最後一句出口,店里顷刻溜得只剩下几个乡下
佬,都是些全无知识的人。

    然而,後进店的叁个人却就不同了,闻言一致大惊失色,同时起身跑了过来,¨咚咚
咚。,并排儿都朝双魔跪下了,其一颤声道:“属下等不知是令主等在此,未曾参见,罪该
万死。

    黑魔铁青着脸,右手似乎有所举动!

    红魔一见知他动了杀机,立即摆手道:“这不能怪他们。

    黑魔闻言,稍微一顿,重重地哼了一声;这声重哼乃是他停止行凶的表示,但是,跪在
地上的叁人反而吓得面色惨白如灰,他们都不明白这位太上皇的个性。

    红魔知已无事,面上微带笑容的道:“你们都起来,大令主已饶恕你们了,快将攻击武
当派的经过报告一番。

    叁人如获大赦,一致起身退立;左侧一人恭声道:“属下等共一百二十八人,分成四路
向武当采取夜袭,初步进袭尚称顺利,第一批武当弟子被属下等全部消灭!但是,第二次却
起了变化,武当派道士似是出动整个精华,一直抗拒到天快黎明时,谁知竟又来了无上高
手,本派之人竟无能敌,连络顿告中断,以属下北面一队来说,未及两个时辰已告支离溃
散,惨叫之声不断传出,死的都是我方之人,於是阵势大乱,各自奔逃,属下叁人侥幸留得
性命至此,其馀不知尚有何人逃脱?

    黑魔厉声问道:“所谓无上高手是谁?武当派难道还有什麽老辈人物不成?

    另一人恭声答道:“禀令主,那些人不是武当派道士,属下是最後脱逃之人,似曾听到
说是什麽红尘叁异。

    红魔冷笑道:“原来是他们,好,这仇越结越深了,总有一天要教他们栽在我们手里,
大哥,我们走,如追二妞不到,先找叁异再说。

    黑魔忽然立起道:“重阳日还有七天,现在到那去找叁异?我们先收拾了武当派再讲,
非杀他个寸草不留不可,看还有谁敢出来撑腰。

    红魔朝叁人道:“你们会账回庄去罢,见着陆盟主时,叫他迅速连络海盟主於七日赶到
天目山会齐。

    黑魔领先出店,迳朝南门出城;红魔相随在後叫道:“大哥,武当派不难收拾,最重要
倒是潜龙奇侠和那南白华小子,这两人都有隐身之术,对我们威胁太大,如若能去此暗中之
敌,其馀的就於对付了,还是那两个小妞为上。

    黑魔默默不语,未置可否。

    出城未几,突然从前途如飞奔来一匹快马,马上之人一见双魔,立即滚鞍下马,恭立道
傍。

    黑魔一见,大声道:“是姜先生麽?

    来人恭答道:“属下姜尚安参见二位令主安好。

    红魔颔首问道:“姜先生,近来有何动态?

    姜尚安答道:“属下有两点重要消息须向二位令主报告,不意正好在此地相遇;第一
点,天欲宫全部精华齐集天目山南面,似是对天目大会有了大规模布置,但属下也已派出四
批快马通报两位盟主和本派南北各路重要人员,只等二位令主一到即可调派,第二,红尘叁
异得各大门派奉为盟主,现已集结於天目山以东各地。

    微顿又道:“只有潜龙奇侠尚未现身,不知其将来采取什麽态度,然而,南白华却在西
湖有了行踪,本日凌晨之时,属下接得急报,据言西湖近来常有各方武林人物源源而至,然
而却查不出他们的落脚之地,看情形似有什麽密藏身之地。

    黑魔沈吟有顷始道:“先生所得消息,本座早有预料,叁异势单力孤,自然会接受各派
请求,这点并不为异,惟独潜龙奇侠与南白华最为可虑,潜龙孤立,为害尚浅,南白华则大
不相同,其势力较天欲宫暨叁异一夥更盛,我们必须出奇制胜方可。

    姜尚安倏然道:“令主已将捉到的刘姓女娃给放了?

    红魔摇头道:“那是被人在暗中救出的,目前正在追拿中姜先生有什麽发现吗?

    姜尚安然道:“属下得知攻武当失败之讯息後,曾独自暗探武当一次,是以得知武当派
已倾巢而出,全部赶往天目山去了,山上仅留一部份无用之人,然而属下在下山之时,却发
现一匹红马上坐着两个女娃,经注目之下,认出一为刘姓女娃,另一则为南白华那小子之随
身少女金露蓉,今听令主说刘姓女娃已被人救出,据属下判断,必是金姓女娃所救无疑,那
丫头聪明绝顶,料事尺下久经风浪的江湖高手,如要想压迫南小子,那非将金姓女娃捉到不
可。

    红魔急问道:“先生见其向那方行走,现还赶得及吗?

    姜尚安稍一沉吟道:“只要她们不放马奔驰,大概以令主的御气飞行功尚能赶得及,否
则恐已到达临安了。

    黑魔急道:“先生宜速赶往临安布置,本座须急速捉拿二女。

    他说完不待回答,立即拔身飞起;红魔也无暇多说,只朝姜尚安摆手示意,同样高飞相
随。

    双魔不向湖北飞,相反地迳朝安徽黄山方面拦截!未出双魔预料,竟在经过九华山之
际,发现下面有一匹红马飞驰前行。

    红魔首先扑下,霍然拦在前途。

    那匹红马正是火龙神驹,它灵敏之极,似是早已发现前面有警,立即长嘶一声,转身回
驰!

    金露蓉一见知有大事发生轻声问道:“阿姐,前途定有厉害人物出现,阿红从来不似这
般惊恐的!

    刘梅影经验更丰,立即叫道:“妹子快下马,火龙目标太大,让它引敌去罢。

    金露蓉一听有理,双双跃下火龙,立即隐入树林之内。

    火龙似乎懂得二人之意,怒声长嘶,放蹄疾驰!

    可惜,红魔虽闻声追去,然黑魔却如幽灵般暗自潜入树林。

    金露蓉突觉身後有了异徵,但为时已晚,身还没转动,忽感脊上一麻,竟遭黑魔所制!

    刘梅影内功不如金露蓉,反应自是稍缓,但一见金露蓉面色有异时,也同样遭人制住而
不能动弹。

    黑魔一见得手,立即发出厉啸,其意在召唤红魔,然而红魔却在此时与火龙大打出手!

    原来红魔追出後一见前面仅是一匹空马,深知人已逃脱,气怒之下,追上火龙就是一掌
劈出。

    岂知火龙根本不怕掌力,虽被劈得翻身一滚,但是迅又立了起来,反而引发劣性,立即
反扑对抗,其势猛不可挡!

    红魔一见大奇,立起收服之心,於是展开一场人马大战。

    红魔功力何等强盛但也不过只能将火龙屡次打翻而已,要想将其制服却是全无可能,一
闻黑魔啸声,知二女已被擒住,便节节朝发声处边打边诱,立意想和黑魔合力捉拿。

    火龙那管什麽厉害,拼命追扑不休,渐渐的,红魔已退到黑魔立身之地¨黑魔一见大讶
道:“妹子,怎麽反倒被马追来了?

    红魔大叫道:“这是一匹神奇宝马,我的掌力对它无能为力,大哥快帮忙将它收服。

    金露蓉这时口尚能言,一见不妙,立即尖叫道:“阿红快走,这两个魔头你打不过,赶
快报告你主人,我和梅姐被捉住啦。

    火龙闻言悲嘶一声,翻身狂驰。

    黑魔怕二女有失,不敢离开;红魔则独力降服不了,眼睁睁的望着火龙如风而去。

    双魔怔立良久;黑魔道:“妹子,这次可怎麽办,你要带两个啦。

    红魔沉吟答道:“携带两个不方便,不如杀了一个省事。

    她说得声带煞气,面不动容。

    黑魔尚未开口;金露蓉冷笑接道:“要生同时生,要死同时死,你们随便杀了我姐妹那
一个都没有区别,我们虽说四肢不能动弹,然而丹田之气你们却无法控制,逆气裂心之法,
想必你们也懂得那是自杀的最快方法。

    两魔闻言不禁一怔!红魔疑道:“她是竟已炼就逆气裂心的内功?

    刘梅影鄙视的冷笑道:“这点不必多噜苏,不信你杀一个试试。

    红魔犹豫一会,知道如无二女在握,将永远控制不了南白华,杀既不敢冒险,那就只有
都带着走。

    黑魔见她不语,一沉道:“妹子,反正我们也不须将她们藏起来,这次一到西湖,相信
南小子定必露面,如他再隐而不见那就只好将这两个妞儿先杀了出气。

    红魔点头道:“就这麽办罢。说完将二女挟在左右两胁就走,迳朝西湖奔去¨

    九华山距西湖不到两千里,这时正是未申之,悲嘶的火龙神驹,这时已飞到浙江的百丈
峰下,沿途的行人,仅仅只感到有一条红影掠过,谁也不知那是什麽东西,然而,他们的耳
朵里,却不断地听到忿怒而鸣的长嘶声!火龙的悲嘶,沿途传出不绝,声音远达十馀里!它
也不知西湖到底在那个方向,唯有朝前奔驰,神驹护主的忠心,似此表露无遗。

    突然,在百丈峰顶之上,有一声强劲的清啸扬起,继而长长拖曳而来!

    火龙一闻啸声,那悲鸣嘶声更加紧急,似是找到了什麽救星!

    瞬眼之间,啸声和长嘶声相聚,火龙面前倏然现出一个蓝杉少年来,不言而知,正是火
龙的主人南白华!

    火龙一见南白华,四蹄愤怒的踪跑一阵,转身又朝回头路上奔驰!

    南白华似已懂它的意思,不由面色大变,紧紧跟在它的後面忖道:“天啦,蓉儿遇险
了,这叫我如何是好!

    火龙返身回驰了不到一个时辰,突然刹住四蹄,两眼瞪得似灯笼般大,一声声怒吼不
停!南白华举目看去,不由身上冒出遍体冷汗,触目处发现血帜双魔已在道路转角处出现。

    双魔是何等人物,於火龙的怒嘶声中,早就看清了南白华,黑魔一见暗道:“南小子,
这次恐怕再也无法隐身不见了罢,本仙长只要看到你的形像也就够了,如再想隐去也不要
紧,那你就在暗中看我将这个女娃折磨至死罢。

    南白华眼见金露蓉和刘梅影那软绵绵的可怜像,心中犹如刀绞一般难受,差点掉下泪
来,竭力压制胸中的痛苦,但却禁不住颤声说道:“黑魔,你捉住我的人到底要怎麽样?

    ¨嘿嘿。黑魔阴笑两声,得意的道:“当然有目的啦。

    红魔接着浪笑道:“大哥,让我来谈条件。

    南白华冷笑道:“红魔,条件休要太苛,否则本人情愿牺牲两个人,然後将你们碎万
段。

    红魔得意的大笑道:“这个本仙姑早就知道啦,否则这两个妞儿那里还有命在。

    金露蓉和刘梅影见南白华受制於人,心中悲痛已极,眼泪如泉水般流了下来,金露蓉咬
牙叫道:“白哥哥,他们存心不良,你不要答应他们的条件,随他们怎麽样也不要答应,你
将来只要替我和梅姐报仇就是。

    红魔¨拍。的一声打了金露蓉一个耳光冷笑道:“臭丫头,你给我闭嘴。

    南白华一见金露蓉被打得半个脸通红,心中怒哼一声,提掌就待拼命¨

    黑魔伸手按住二女头顶厉喝道:“南小子别动,一动本仙就下手杀!

    南白华两眼怒火高张,但却无可奈何。

    刘梅影从来就没有叫过南白华,这时再也忍不住了,决然叫道:“白华,大丈夫不要被
困儿女之手,你放手干罢,千万武林命运的生死都操在你的手里,不要为了我们受制於人。

    红魔见南白华面露煞气,心中顿起惶恐,右胁一紧,立即将刘梅影挟得惨叫出声!

    南白华大喝一声¨¨住手。忿然叱道:“双魔,你们有条件赶快提出,如再侮辱她俩,
当心我要豁出去了。

    黑魔冷笑接道:“我要你死!

    南白华嗤声答道:“谅你们也不敢提出这个条件!

    红魔浪笑道:“你有把握吗?

    南白华仰首望天,淡然冷笑答道:“被迫而死不如同归於尽,你们有这个决心麽?

    黑魔阴笑道:“但也要废除你一身武功,之後仍然难免一死之危。

    南白华纵声怒笑道:“哈哈,这就要看条件如何了,谈到废除武功,恐怕连我自己也不
可能办到。

    双魔互视一眼,红魔接道:“这个我们很清楚,『叁舍利』禅功自生反应,任何内功也
无法奈其何,但你莫忘了十二红豆中的四颗爆炸豆之力?

    南白华点头道:“这是你们的既成之策,但本人如不运用内功引发红豆,生命依然安
全。

    黑魔冷笑道:“假使用外力激发呢?

    南白华冷笑道:“百丈之内万物同灭,百丈之外运力将其引发,恐天下无此高强武功之
人。

    红魔点头道:“算计确够精明,那就以此为条件,只要吞下十二红豆双方从此各不相
干。

    南白华毫不犹豫,首先将自己叁颗启盒吞下。

    黑魔见他举动乾脆,也就摸出九颗红豆,轻轻置於地上道:“还有九颗在此,赶快吞下
罢。

    南白华警告道:“双魔,现在我已吞下叁颗,说不定这叁颗就有爆炸豆在内,你们如想
捣鬼,本人就立即运内功引发。

    双魔闻言之下,不由面色大变!

    南白华冷笑道:“快放人罢,我要亲眼看到她们毫发无损才放心,现在生死相关,我不
想活,你们也休想独存。

    红魔无奈,只得替金露蓉和刘梅影解开穴道,意在早些脱离危境,但是,她还不敢立即
放手。

    南白华走上前去,他肯定双魔不敢有所举动,轻声朝二女道:“梅姐和蓉儿感觉如何?

    二女如痴如呆,内心悲哀到了极点,见问只同时摇摇头。

    黑魔一指地上道:“南白华还有九颗快吞罢。

    南白华毫不在乎,一一启盒吞食完毕。

    红魔双手一松,同时与黑魔急急离开。

    南白华朗声大笑¨¨从今日开始,本人所到之处,你们这些邪魔只有远避为上,否则本
人情愿牺牲小我与你们同归於尽。

    两魔立於百丈之外,茫然如痴¨

    良久,红魔突然道:“南白华,假使本仙姑不惜牺牲群众,派出大批武功甚强之人,以
四面围战之势向你进攻,同样也可将你消灭。

    南白华大笑答道:“红魔,除了天欲妖妇,漠龙,雪煞,暨你们双魔外,谁又是我梅
姐,蓉儿和火龙的敌手,莫说百几十人,就是再加上两倍又何惧。

    双魔一想不假,怔立无言。

    金露蓉和刘梅影同时上前扶住他,莫不泫然泪下。

    南白华内心何尝不难过!一个惊天动地的人材,而今却变成无用的废物,再高的理智也
难免哀,但是,他当着敌人面前,不得不作出无动於衷的样子,这时见二女暗泣得像两个泪
人,自然更不敢有任何消极的表示,当下轻声道:“梅姐和蓉儿别哭,人生一世,福祸本就
无常,我的生命其实并无危险啊。

    刘梅影胸口一阵激烈的起伏,她蕴藏了很久的真情,这时再也无法保留下去了,疯狂的
抱住南白华放声大哭不已!

    金露蓉一见刘梅影大放悲声,她倒反而冷静了不少,擦擦眼泪道:“白哥哥,都是我们
害了你,今後怎麽办啊?

    南白华扶起刘梅影,故作沉静道:“蓉儿,只要你和梅姐脱了险,目前算是非常安全
了,十二红豆中虽有四颗爆炸品,如不运用内劲,它是不会爆炸的。

    刘梅影稍收哭声,泪眼婆娑的望着南白华!南白华深情的注视她良久;双方无言中交流
了心底的情愫。

    金露蓉似在沉思什麽,突然惊颤的大叫道:“红豆,红豆!白哥哥,还有四颗奇红豆
啊!

    刘梅影霎时吓得面色惨白,颤声道:“白华,你觉得腹中怎样?

    南白华一怔道:“没有什麽呀?腹中并无任何反应!嗯,不要紧,我不怕,发作时有解
金蝉解厄。

    金露蓉仍不放心,急促道:“白哥哥,幸喜双魔未曾想到这点,否则恐怕另有诡诈捣出
来;你快放出金蝉试试看。

    南白华摇头道:“一发作时,解金蝉自能冲出玉盒,这倒不必担心,双魔走远了,我们
也快赶路罢,回临安时,首先通知自己人,叫他们千万别参加重阳之会。

    刘梅影叹口气道:“那你快上马罢,我和蓉妹走路相随。

    南白华苦笑道:“转眼之间,我竟变成废物了,但不知爆炸红豆要有多大的内劲才能引
发得了,如果运叁成功力还不能引起爆炸的话,那我就依然能运用化形珠防身了,甚至还可
替武林作一部份工作,梅姐,我真想试试。

    他话还未完,突闻火龙连连轻嘶叁声。

    南白华闻声欣然道:“有自己人来了。

    金露蓉一指左侧道:“是万里风,他真能干,怎麽会找到这里的?

    万里风远远发现叁人,欢叫一声,放腿奔至,高声道:“主人,俺找得您好苦啊!哈,
刘小姐安全啦!金小姐也在呀。

    南白华见他活泼依然,轻叹一声,感触良多,点头道:“里风,你辛苦了。

    他不愿透露刚才的经过,是以话到中途又住口不语。

    万里风异的睁着一双小猴眼,紧紧的瞪住他主人,讶然道:“主人,古师叔真是神人,
他料得一点也不错!

    叁人不明他言中之意,都讶异的看着他。

    万里风一拍头顶道:“俺真糊涂;您是不是被双魔胁迫吞下了十二颗红豆?

    南白华一怔道:“是的,这消息谁传出去的,也不过是刚才的事呀?

    万里风摇头道:“不是刚才罢?天都快黑啦,您老定是忘了时刻啦。

    金露蓉啊声接道:“是啊,我们说着耽搁久了。

    万里风又摇头道:“不会太久,双魔放出消息只有一个多时辰,古师叔是最早得到消息
的人,这里距百丈峰,天目山,临安城等地,最远也只叁百里远近,以双魔飞行之术最多只
需片刻时间即可办到,是以传播非常迅速,古师叔一得到消息之後,立即通知潜龙洞隐藏之
人,力主不必惊慌,紧接着派俺朝这条路上来寻主人,他老人家怕主人。

    南白华微笑岔道:“怕我自杀是不是,哈哈。

    他豪放的朗笑两声又道:“里风,我才不会那样消极呢,何况还有老夫人在堂。说着又
望望刘梅影和金露蓉,那是说,其次还有一双爱侣。

    刘梅影见他目吐情焰!同样报以嫣然一笑。

    金露蓉全无保留,笑得忘了一切;万里风似也会意,敬爱的道:“俺就知主人您不会消
极的,古师叔临别时郑重的说¨¨要主人放胆试运四成内劲,他判断爆炸豆尚有可疑,四成
劲绝无危险,但也不宜全不相信,有了四成内力即可运用化形珠防身,他现在正力求红豆之
密,相信还有挽救的希望。

    南白华闻言大喜,立即道:“梅姐快带蓉儿离开,里风将火龙也带去,距离要远。

    金露蓉尖声道:“我和梅姐不离开,里风快将阿红赶走。

    万里风沉声道:“金小姐,里风和火龙同样坚持不离。

    金露蓉歉然道:“里风,是我失口,请你原谅。

    刘梅影向南白华笑道:“傻子,别望有一人离,你看,火龙也在瞪眼呢,要死大家死,
谁也不愿单独生存,你快运劲罢。

    南白华见人家都是一条心,他真提不起勇气来,咬着牙,缓缓默运功力,心中紧张得¨
咚咚。直跳,一分一分的,由一成而两成¨

    金露蓉大声道:“白哥哥快停止,你的身体不见了。

    南白华闻言一怔,暗道:“我功夫还未运到两成,怎能会起化形作用,难道内功又高了
一倍?

    然而此时他已无暇想它,只要能够隐形,似是於愿已足,立即散去功力,深深地长吁了
一口气道:“真把我紧张得快窒息了,好了,能够化形今後行动就方便多了。

    刘梅影欣然道:“现在快上马,我们最好早点赶到临安。

    南白华有了一点希望在握,立即又豪放起来,大笑道:“梅姐快和蓉儿上马,有了一成
功力,火龙已不能撇下我了,大家不妨来赛趟脚力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