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独战群魔            

    盖天古佛皱眉道¨「他要推展势力?如此则对你我不无冲突了?

    傲世天尊诡秘笑道¨「他已许下诺言,中原由你我负责掌握,条件是放弃八奇果。」

    ¨道兄已与对方认可?

    ¨阳奉阴违,大师可否同意?

    ¨哈哈,贫僧正有此意,道兄真乃贫僧知己。」

    二人说着信步而行,渐渐深入丛山之地,傲世天尊突然停步道¨「大师闻这气味是什
麽?

    盖天古佛停步一嗅,沉声道¨「血腥气!

    傲世天尊道¨「而且是人血味,前面谷中定有何人遇害,恐怕还不止一个。」

    盖天古佛领先走向谷地道¨「定属武林末流打斗,一看便知分晓。」

    傲世天尊抢先一步道¨「事情往往出於想像之外这血腥发生未久,难道凭你我还听不到
半点声息,近在咫尺之间,意能瞒过你我二人,该下手之手显然并不简单。」

    二人进谷不到百丈,盖天古佛倏然一指右侧山石间道¨「就在那里。」

    傲世天尊上前一看,只见乱石中横躺叁人,一个个仰面朝天,都在胸口现出一个指大血
窟,这时鲜血还在往外泊泊冒出,注目下不由大惊道¨「数饿狼叁煞!

    盖天古佛面色大变道¨「丹心指所伤!不好,是那少年对头南白华所为!¨

    傲世天尊点头道¨「此人有隐身之能,大师千万要防他暗袭!

    盖天古佛冷笑道¨「百步之内他还无法满过贫僧感应,惟此叁人已成金刚不坏之体,难
道其罩门正在心口不成?否则那小子丹心指必另有玄妙!此人不除,你我将无雄之地。」

    突然一声沉笑发自山头,紧接只听一人阴声道¨「盖天大师臆测不错,但却有点过於自
信,南白华的丹心指已已到达神化之境,而且已练就无声无色剑气!只怕他在你叁尺之内也
无从察知其形迹。」

    傲世天尊闻声立道¨「阁下是谁?听口音似非中原人物?

    那人嘿嘿两声答道¨「傲世道长曾数履敝国,本座对阁下非常面熟,但未现身相迎,在
此当面致歉。」

    盖天古佛合十道¨「施主莫非即罗刹国大教主¨无情神。?贫僧久仰之至。」

    那有声无形之人闻言後,依然冷声道¨「盖天大师好说,本座正是。」

    傲世天尊念声无是寿佛道¨「大教主教此多久了?是否亲见饿狼叁煞遭害?

    ¨本座刚来,虽非目睹,但知此叁人胸口并非罩门。」

    盖天古佛本有请他现身之意,但碍於启齿,一沉接道¨「大教主似与南白华会过几面?
此人宜早日除去。」

    无情神良久未答,似有难言之苦,半晌始道¨「当二位面前,本座没有相瞒必要,南少
年功力之高,举目武林无有其敌,熟思之下只有智取一途,然彼心计更甚於其功力!智取又
奈他何?

    僧、道二人听他口气,知其已数败於南姓少年,是以都沉默不语。

    无情神又道¨「目前有一计可用,那就红豆女所设太虚大阵,此阵除本座与吾王外,天
下无人能进,甚且难察其位置,欲破该阵,非有『镇幻神镜』不可,但此镜虽有两面在吾王
与本座身上,然非知其用法者莫达其功,本座之所以迟迟未采取行动者实因南姓少年暗盯太
紧之故,恐防在行动之际遭其阻住而有伤部属,否则破阵易如反掌,一旦成功,挟其全部中
原各派武林而胁迫之,於是一战而竟全功,那怕其有通天之力也只有俯首称臣。」

    傲世天尊欣然接道¨「大教主不如将神镜授与他人破阵,自己与贵大王双战南白华,这
样岂不是妥当之极麽?

    ¨傲世道长有所不知,神镜乃敝国神授至宝,历代祗有教主与国王可以配带,法律使
然,他人不可触及,否则早就采取行动破阵了。」

    盖天古佛建议道¨「贫僧有一计不知是否可行?

    无情神声道微带兴奋道¨「大师有何妙计?

    盖天古佛道¨「破阵之先,贫僧与傲世道兄好清风居士,明月散人,西域二无常,黄泉
双,流沙叁魂等十一人,放弃一己之成见联手困住南姓少年,然後则由大教主与贵大王率众
破阵,此举岂不有胜无败?

    无情神闻言似感大喜道¨「大师此计甚妙,只怕其他九人不似大师开明。」

    傲世天尊接口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大教主意下如何?

    无情神沉沉道¨「中原武林一旦臣服之後,除推行我罗刹教之外,其馀一切概由二位全
权处理。」

    盖天古佛乾笑一声道¨「八奇果应属於谁?

    无情神叹声道¨「二位有所不知,八奇果现已被南姓少年得去,本座之所以遭南姓少年
死追不舍者,那完全是八奇果之力,此事二位过後自能知道详情,此刻时间不多,请恕本座
未能详加解释,现请二位尽速行事,本座就此告别。」

    傲世天尊与盖天古佛对望一眼,心知无情神已去,随即亦携手拔身而起。

    叁人去後不久,忽由林右之间现出一人,只见他低首沉思,慢步而行,似有大事未决,
半晌,突抬头恨声道¨「你们联手困我,我则个个击破!倒看看谁的手段高强。」

    语毕即拔身直往西湖方面掠去。

    ××××

    燕草如碧丝,秦低绿枝,当君怀归日,是妾断肠时¨「¨冬尽春初。

    这时在苏堤柳林中有一个美如天仙的少女正在低首徘徊,轻吟细诉,显出她寂寞孤独,
心事重重之态。

    那少女不是别人!她正是轰动武林的金露蓉,苏堤是她幼时与南白华当游之地,近数月
来,每当回忆意中人时,她必定要到这柳林中徘徊一会才觉稍减相思之苦。

    近月来西湖非常冷清,游人似是得到什麽警告而放弃这春光明媚的季节,因是之故,苏
堤上只有她一人在那里徘徊。

    倏然,正当她闷结难解之际,突觉腰间遭人紧紧抱住!但在她要采取反击行动时,岂知
鼻中嗅到一股非常熟识的气味,那气味曾使她神魂颠倒,意乱情迷,不由喜极轻叫道¨
「啊!白哥哥!

    ¨蓉儿,你怎麽一个人在此?

    金露蓉闻声回头,扭身双手抱住道¨「均L「¨我在¨「¨想你啊!说着,情不自禁的
流下泪来!

    南白华爱怜的叹口气道¨「蓉儿,我又何尝不想你,当我从万莽洞出困之时,,就恨不
得马上找到父母岳父母和你与梅姐,却不料刚好遇上无情神,後又得知罗刹王也进了中原,
我不能因私情而弃武林於不顾,现在情况更严重了,中原武林已危机四伏啦。」

    他说着抱住金露蓉坐於柳树下又道¨「蓉儿,事情紧急了,家里的事我都很清楚,我的
经过待会再告诉你,现在你快将这颗内丹吞下,这是八奇果为了报答我的卫护相送的。」

    金露蓉闭着眼,她这时感觉享受已极,闻言也不睁眼,只慢慢的张开樱口。

    南白华将一颗色泽晶莹的奇丹送入她口中道¨「此丹是八奇果腹内结晶神品,食後不须
运功调气,祗要顿饭之後即能助长内功,这样一来你可与任何老魔头抗衡而不败。」

    金露蓉只感觉满口清香,精神陡长,通身舒适至极,嗯声道¨「你自己为何不吃?

    南白华和声道¨「我得八奇果的利益太多了,否则那能是无情神的敌人?

    金露蓉沉吟一会道¨「还有四位大人和梅姐呢?

    南白华最爱她就是这一点,凡是有好处都忘不了公婆和父母,接道¨「延年益寿的露液
还有,将来再孝敬四位大人,梅姐处也还有一颗内丹在此,目前她有孕不能吃,过後再给她
罢。

    一停後又将无情神与盖天古佛,傲世天尊等人的计谋告知她道¨「你回去後立即告诉人
猿王与南北二老,在事情已发时务必沉着应战,红豆仙子与人猿王敌住罗刹王或无情神,虽
不能胜,但一时半刻是败不了的,凭你已吞食八奇果内丹之效,也可敌住一人,我於是就放
心收拾盖天古佛等十一人,馀下双魔之辈则必陷阵中,蓉儿,现在你可以回去了,我在阵外
巡逻,主要是保护阵眼,罗刹王与无情神如不取阵眼也难越雷池一步,好了,快去。」

    金露蓉亲他一下道¨「我真能敌住无情神或罗刹魔君吗?

    南白华壮胆的道¨「你只管放手干,保你足足有馀。」

    金露蓉双手一松,嫣然笑道¨「那我希望他们快来啊!

    南白华微笑转身道¨「但也别轻敌,这一战只准成功不准失败。」

    说完隐去身形,直朝岳王坟方向缓缓行去,回头只见金露蓉面含微笑的朝百丈峰下奔走
如飞,神情愉快已极。

    南白华由岳王坟绕保叔塔进城,他在大街小巷巡查了两个时辰,见城里竟没有一个特殊
人物,之後出城直奔百丈峰,那地方非常冷清,太虚阵的阵眼就在那个峰上,南白华走至山
脚之际,突然发现有人在林隙一闪而没,不由忖道¨「那家伙好像是雪煞!

    忖着也不追赶,一直就往峰顶奔去;远远的,只见四海苍虬在一土台上立着,台傍还有
一间茅舍,南白华是隐身而上的,四海苍虬当然没有发现,但他神情却似非常紧张,显然是
已有什麽警觉。

    ¨四海伯伯。」南白华走近现身,轻轻叫了一声。

    四海苍虬闻声回头,一见惊喜道¨「华儿,是你!

    南白华上前见礼道¨「伯伯发现什麽没有,山下好像有雪煞现身。」

    ¨啊!四海苍虬悚然的啊了一声道¨「难怪『微警铃』刚才非常震动,我还当是你来的
原因呢。」

    南白华解释道¨「宝铃对自己人不会传警的,雪煞虽已现身,但此台他是看不见的,太
虚阵玄妙就在这地方,伯伯速将台上那叁面黄旗取下来。」

    四海苍虬闻言一怔道¨「黄旗取下就会现出此台位置,敌人岂不马上就会发现?

    南白华哼声道¨「就是要他们来送死,顶多让他看一眼就永远看不到第二眼了!

    四海苍虬知他要诱敌杀人!立即取下叁旗道¨「只伯敌人来得太多了。」

    南白华立即隐去身形道¨「伯伯不要管他多少,你老只在台上勿动就是。」

    四海苍虬点头道¨「这点伯伯知道,华儿动手可不能留下活口,否则消息就会走露。」

    南白华侧耳一听,传声道¨「山之四周只有两人,前山那人没有动,後山一人却反倒往
山脚而行,伯伯快发一声轻啸诱其上来。」

    四海苍虬微微一笑,忖道¨「这小家伙连追都不追,硬要教人送上门来。」

    忖着张口轻啸一声,眼睛却注定山下乱转,心想¨「雪煞之辈也是江湖奇士了,他竟视
如襄中之物,此子诚属天生奇人。」

    忖思中只听南白华传音道¨「来了!好家伙,原来是雪煞与叁心客。」

    四海苍虬耳听他语落之际,前山之人已适时翻上峰头。

    ¨嘿嘿,原来阵眼就设在这里呀,小辈,你就是四海苍虬麽?雪煞一到就阴声卖老。四
海苍虬哈哈大笑道¨「阁下明知故问,这并非是什麽阵眼,真名叫作『阴阳界』,观阁下气
色不佳,显然离死不远了!

    他话音一落,後山的叁心客亦适时奔上,只见他面对雪煞厉叱道¨「雪老鬼,你敢动
手?

    雪煞哼声冷笑道¨「你这叁心二意的东西又待怎样?

    ¨嘿嘿!人人都说我作事主张,但这次可就不同了,你们要作罗刹国走狗,我叁心客却
不同意!

    四海苍虬哈哈朗声道¨「这才是有骨头的中原奇士,显然大事不糊涂。」

    雪煞上前一步道¨「你们两人不识时务,竟敢以卵击石,罗刹王势力之强,哼一哼可使
山崩地裂!凭你也敢抗衡。」

    他语音刚落,突见身侧现出一人,注视之下不由面色大变,惊叫道¨「南白华!

    南白华冷哼一声不理,面朝叁心客拱手道¨「前辈对大事当机立断,使後学者钦佩莫
名,请问独梅姑前辈是如何死的?

    叁心客眼含痛泪道¨「叁日之前才知是天欲妖妇害死的,半老邪现正追蹑其踪,但因势
力不够,深望小哥相助一臂之力。」

    南白华戚然道¨「报仇之事,後学义不容辞,现请胁助看守此台。」

    说完不待叁心客回话即扭身面对雪煞冷笑道¨「屡次未取你这老狗之命,那是念在同为
华裔同胞,不料你竟作起异类走狗来了,天欲妖妇何在?说出来让你死个痛快。」

    他语音一落,只见雪煞立时面如死灰,全身抖个不停,显然情知逃走无望,打又不敢,
闻言颤声道¨「小子,老夫与你何仇?却硬要向我下手?

    南白华双目一睁,两道神光如电射出,嘿嘿冷笑道¨「你当真是临死尚不知己过何在
麽?少爷懒得噜苏,快答妖妇何在?

    雪煞知已难免一死,突然抬臂一挥,立朝叁心客与四海苍虬射出一线金光!

    南白华不料他临死尚想害人,见状冷笑一声,倏忽间伸手一招,立将那金光吸到手中,
触掌便知何物,叱声道¨「老坏蛋,你真是穷凶恶极,竟敢用百毒金蛇害人!

    说完摊开手掌道¨「雕虫小技也敢在少爷面前卖弄。」

    雪煞身怀百毒金蛇!可说是武林尽知,然而此际在南白华掌中的,竟已变成一堆枯灰!
无疑是遭他无上内功给炼化了!

    雪煞放出金蛇,只不过想在死前找几人填命而已,岂知又告落空,只见他在一切绝望之
际,突然仰天就想发出厉啸¨「¨

    南白华睹情大急,生怕他啸声指出阵眼所地,立即大喝一声,猛烈点出一指!

    雪煞口还未张,腹下丹田处如遭电击,只¨吭。的翻身裁倒!

    叁心客与四海苍虬一见神招,他们都看出雪煞被丹心指穿了个过前後相通,这时正鲜血
狂喷不止。

    南白华回身立道¨「四伯伯快将黄旗插起,八奇果已在空中出现了,那是罗刹魔君与无
情神已向这面行动的信号。」

    叁心客闻言一怔道¨「你已将八奇果收服啦?

    南白华点头道¨「它已修练圆满,现在已无人能将它得到了,惟对後学非常信任,它现
是我追踪无情神与罗刹魔君的唯一得力助手。」

    ¨四海苍虬。插起黄旗後叹口气道¨「灵宝择主,无怪其然,它一定是得你处处卫护所
致。。

    南白华点头道¨「万莽洞中之期,正是它最後修练一关,在八层洞外全部崩塌的时候,
群魔九人中就有七位发现第九层进口处,那时我因护它之故,守住进口约计达二十日之
久。」

    语落,突听四海苍虬沉声道¨「白华注意,『微警铃』震动非常激烈啦!

    南白华侧耳细察有顷立道¨「敌人不是从空中来的,庄外似也有呐喊之声,伯伯快传讯
中途暗卡。」

    四海苍虬反身奔至台上,紧急敲响信号铜钟,一连十响之後,跳下台来道¨「白华快赶
往庄外御敌,可能被人大举发动了。」

    叁心客接道¨「此地既是阵眼,敌人不攻下此台那能攻进去,勿中敌方调虎离山之计,
攻庄的恐还未找出方位。」

    南白华点头道¨「喊声只怕是阵外小接触,罗刹魔君与无情神虽有宝镜,但必须攻下此
台才能破阵,二老紧守此台,让晚辈绕山巡查一赵再定去留。」

    说完隐去身形,顺峰顶拔身纵起,耳目并用的谨慎巡查。

    突然,只见正南方一道金光如流星般激射而来,他认出那正是八奇果发出的光芒,知道
罗刹魔君与无情神正向这面而来。

    金光一现立隐,紧接着倏感有股清香扑鼻而入,忖道¨「两魔已到目前不远了。」

    原来那清香正是八奇果的显示,他随着清香的引导,猛然一提丹田全劲,双掌如电攻
出。

    霎那间,祗觉对面顿起强烈抗力,顷闻一人阴声道¨「小子,你敢现身与本教主明讨明
战麽?

    南白华闻声大笑道¨「你敢现身?少爷定当奉陪。」

    他语音一落,只见二十丈处立刻现出两人并排而立,左面之人全身金色装束,其貌凶恶
已极,一见便知他是异国之人,五官发肤难看而突出,右面之人与边疆土人相若,衣着却是
异装。

    华白华一瞥之後,现身问道¨「金衣者可是罗刹魔君?既然偷进吾土,定知我大汉语
文,你不怕由江湖争斗引起两国冲突麽?那土老儿莫非是那无情神,阁下屡败於我,尚有何
颜在中原立足?

    金衣人阴阴冷笑道¨「本大王亲进中土,志在宏扬武学,这两大宗旨天下可行,谁人敢
说不当?

    南白华冷冷答道¨「你偷进我国土,得我国家许可没有?我国虽不歧视异教,然武学却
博大精深,你蕞尔小国也敢谈¨宏扬。两字。」

    罗刹魔君阴声笑道¨「贵国边疆等於废置,官吏都是贪污腐化之徒,本大王岂能与彼辈
会面而失尊严,致於武学深浅如何,口说无凭,本大王要会尽中土武林精英才能深信。」

    南白华朗声道¨「贵国武学以何技最为出色?区区以个人所学想向阁下领教一番如何?

    那番子模样之人抢答道¨「敝国武学繁盛已极,握发难数,就以本教主与你动手的¨飞
空。掌,¨地行。拳如何?

    南白华朗声笑道¨「两艺虽精,但在中土只能算是普通功夫而已,二位身挂奇兵,谅对
剑术定有心得,当此难得之机,最好二位同上,你我略加印证可否?

    原来他看出罗刹魔君与无情神身挂高把奇剑,剑身窄长、宽仅一指略强,长却有四尺开
外,通体银白,显然剑身亦然,护手形似圆碗,柄上无穗,其式古怪,显为奇兵利器无疑。

    罗刹魔君闻言怪声笑道¨「小子过於自骄,本大王剑术曾横扫西土十馀国而所向无敌,
飞空剑术号称『剑祖』,听闻你身藏什麽双龙古剑一把,甚是锋利,本大王早晚自有与你印
证之期,但目前还不到时候。」说完发出一声怪啸。

    南白华早知他二人诡计,这声怪啸显然是召集盖天古佛等信号。

    他忖思未竟,耳听破空之声紧接而至,瞬息之间,面前落下来十一个奇形怪状人物,一
见便知那是|盖天古佛、傲世天尊、清风居士、明明散人、西域二无常、黄泉双、流沙叁魂
等。

    只听无情神得意的大声道¨「这批前辈奇人,你虽所识不多,但没有一人你未交过手
的,他们现为本教忠实信徒,也是吾国在中土武林中得力精华。」

    南白华沉声冷笑道¨「在区区眼睛里祗是一批出卖国家、同胞的武林败类而已。」

    他语音一落,霎时引起数声厉喝,只见人群中冲出两个枯瘦如柴之人,其一尖声骂道¨
「无知小辈,你敢侮辱老夫等前辈尊长?

    南白华伸手一指问道¨「观你二人这幅非人打扮,莫不是西域二无常?前辈尊长?你们
这批人够在少爷面前称尊道长?想死的就再上前五尺!

    二人尚未开口,紧接又冲出叁人,其形状不亚庙内泥塑厉鬼,南白华指出问道¨「你叁
人定为什麽流沙叁魂了?五人不够,最好一齐上。」

    一停又道¨「左侧莫非是『黄泉双』?别呆着,你们不是十一人联手麽?

    语音一落,突见山下急急奔来一人,视之竟是金露蓉,立即叫道¨「蓉儿来得正好。」

    说着一指无情神与罗刹魔君道¨「他二人你随便挑一个就行了。」

    金露蓉落至他身前一停,妙目滴溜溜的转了一阵接道¨「白哥哥,阵中无人冲进,姑姑
与丁老头就快到了。」

    南白华微笑道¨「刚才呐喊为什麽?

    金露蓉冷笑道¨「那是小丑佯玫,我们都没有理他们。」

    南白华一指罗刹魔君与无情神朗声道¨「阁下等既然现身出战,相信不会畏缩隐去,二
位谁敢与内子拚斗叁千招?

    无情神闻言大疑,阴笑道¨「凭这妞儿敢与本教主动手?

    金露蓉只要有他白哥哥在傍,胆量无形中高涨百倍,闻言素手一挥,娇声叱道¨「土老
儿,你吹什麽牛,有胆就过来,哼!

    她语音一落,突听山下传来一声沉重的闷哼¨「¨

    南白华哈哈笑道¨「蓉儿,漠龙被丁老儿收拾了!那是他临死的最後一声哀嚎。」

    金露蓉嫣然笑答道¨「姑姑与丁老儿守在山下,白哥哥快动手。」

    南白华一指前立十一人道¨「他们还没想好计划呢?

    无情神抢声冷哼道¨「本教主本有心暂不动手,既然如此那只好收拾这妞了。」他说着
慢步踱出。

    金露蓉面对些响当当的大魔头,心中岂无怯惧?但一想到意中人在场,下意识地挺挺酥
胸道¨「你这土老儿瞧不起人嘛,接招!

    她双掌一扬,¨呼呼呼。连劈叁式顺天掌,岂知,掌风毫不似过去那般形状,竟连一点
声息都没有!

    无情神见她掌出无声,神情上陡然变色,立时凝神应敌,两条毛臂迅速展开,大喝道¨
「原来你也练有无声内劲。」

    南白华一见金露蓉内丹生效,朗声笑道¨「阁下眼高於顶,这次不败那是侥幸。」

    金露蓉初时不明缘由,还以为自己掌力失效,但一见对方神态,不由惊喜莫名,深知功
力已到达另一境界了,於是出掌如飞,娇声道¨「土老头,再接拯危拳!

    言出拳至,身形飘飘起舞,她竟用出十成全力。

    无情神越打越惊,只感到对方拳掌之劲如山岳般四面束来。

    罗刹魔君静观久之,心中的骄傲霎时尽皆去,这时才知中土能人确实不可轻视。

    南白华目注全场,手指艺天古佛等冷笑道¨「是时候了,你们就此都上罢,少爷首先声
明,目前只有两条路可走,那就是不打则滚,一旦动上了手,咱掌下可是决不留情。」

    十一人见目前一个少女尚能与无情神抗衡,心中已是惊震之极,但无一不是久负盛名人
物,明知厉害也难於下台,互视一眼後,同声大喝,立由叁面攻出。

    南白华冷笑道¨「来罢,这次可不似当初在万莽洞中了。」

    说完双掌一翻,霎时将十人接住,大叫道¨「蓉儿注意,你只将土老头逼住勿让他离
开,待我逐个收拾了这批老狗再说。」

    金露蓉这时已将无情神迫到叁十丈之外,闻言立答道¨「还有穿金衣的罗刹王呢?

    南白华尚未开口,突听人猿王远远接道¨「妞儿放心动手,一人无法攻进阵去。」

    这时红豆仙子亦已来到,她见金露蓉确能敌住无情神,不由心花怒放,走近人猿王道¨
「丁兄,白华真正是奇人中的奇人,他将蓉儿教得如此出色实出我们意料之外!

    人猿王宏笑一声道¨「仙子,咱们看住罗刹老魔,你看他有多麽焦急。」

    他话刚停口,红豆仙子,立接道¨「快看,大无常防备稍迟,已挨了白华一指了!

    人猿王注目道¨「那恶鬼内功较当年深厚数倍了,那一指只能将他击退数步而已,要收
拾掉还真不容易。」

    突听南白华陡然大喝一声,右掌向外一侧,方向正对着盖天古佛。

    突然,罗刹魔君道¨「盖天大师留意,那小子已发出无声无色剑气了。」

    只见盖天古佛身形一侧,双掌平平端起道¨「大王放心,贫僧有备。」

    南白华闻言突又大喝一声道¨「你能挡住也得滚开。」

    开字一落,只见盖天古佛¨吭。的一声倒退五步之远。

    人猿王惊声道¨「仙子,白华突过第叁关了,他竟练成无色无声剑气!

    红豆仙子微笑接道¨「他险难虽过,还得数十年才告功成圆满。」

    这时罗刹魔君一看形势不对,立将注意力转至人猿王与红豆仙子,他心中揣摩着这两人
的实力如何?红豆仙子当年虽然与他会过数面,那是因其子与千古恨通奸所致,然而却不曾
当真交手,红豆仙子当年声誉之隆,可说是天下皆知,他沉吟久之不便冒然出手,生怕又被
对方缠住不能脱身。

    红豆仙子见情传音人猿王道¨「丁兄留意,那老魔王可能要向我等有所行动,论实力你
我绝对不是他的敌手,不要说他,就是盖天古佛你我也得稍透一筹,他如果真的发动攻势
时,这一架恐怕相当困难。」

    人猿王传音道¨「白华对你估计恐也有错误,否则也不会叫我你来对付这强敌,他未发
动之前,表面上可千万别露出形迹来。」

    红豆仙子一沉之後,忽然心念一动,立即传音南白华道¨「华儿,姑姑功力不如当年,
只怕敌罗刹王不住呢?

    南白华闻声大震,他确实是估计错了,边打边忖道¨「这如何是好¨「¨。

    半晌灵机一动,立即朗声朝罗刹魔君讥笑道¨「老魔王,你注意看着,现在我要流沙叁
魂的命了,你准备替他收。」

    他的意思是想激起罗刹魔君参加战斗,语音一落,陡然运起十二奇功,双掌左右一分,
立将两侧之敌排开,紧接着右手出掌,左手出指,他竟双管齐下,右掌心的无声剑气以全力
攻向流沙一魂前胸,左手中,食二指凝聚丹心指力,同时攻向另外二魂,其动作真是快到极
点,在罗刹魔君尚未答话中,霎时传出叁声凄厉的惨嚎。

    他说到作到,流沙叁魂在他全力一击之下,真正遭他吓人至极的奇劲当场击毙!

    罗刹魔君那曾料到他本领竟已到了这个超然之境,目睹斯情,不由神摇心震,似此,就
是十一人中同时去了叁大力量,馀下盖天古佛等人人无不心惊胆颤,攻势立见颓溃,幸有罗
刹魔君适时冲上稳住阵脚,否则只有败退一途。

    红豆仙子见情大急传音道¨「华儿接得住吗?

    南白华传音道¨「姑姑快到庄前察看,那儿似已有了变化,小侄暂时无妨。」

    红豆仙子闻言大急,立即传音人猿王道¨「华儿说庄前有变化!你我快去接应。」

    人猿王闻言一怔,问道¨「谁能攻入阵去?

    红豆仙子转身起步,急道¨「有人进阵是不可能,只怕是阵内有性急的出外迎敌。」

    人猿王相随急奔,回首一指山顶道¨「蓉儿将无情神引离太远,她不会有危险吧?

    红豆仙子无暇顾及其他,拔身御气道¨「先救庄前要紧。」

    人猿王闻言无所适从,只得紧随而去,这时金露蓉已打到峰顶另一边去了,她虽不能将
无情神完全击败,但此时却信心不输,显出功力略胜一筹。

    南白华有罗刹王参加群魔中抢攻一阵,渐渐感到压力大增,但他心机灵活无比,这时只
见他避重就轻,身形幻化中,专寻弱者下手,只打得黄泉双与西域二无常满山游走。

    罗刹魔君为了拯救这四人,每每束手缚足,无法专心对敌。

    打斗逐渐延长,天色渐趋黄昏,这时庄前却闹得乌烟瘴气,红豆仙子估计不错,除了守
阵的叁百几十人外,各派老辈人物都因受不了敌人侮辱而出阵应敌了,然然庄外所到的敌人
也非弱者,除血帜双魔外,还有天煞圣母,这叁人岂是各派老辈能够挡得住的?幸好这时他
们尚未出手,人猿王与红豆仙子一到大异,打斗的敌方却没有一个能够识得,那是一批化外
之人,其中却有四个特别人物,像雪煞传言中的||罗刹魔君身边四员大将。

    红豆仙子一见双魔与天欲圣母尚未出手,随也传音人猿王道¨「他们不动,你我也只有
在傍监视。」

    人猿王指着己方阵中道¨「你看,那攻势最猛的大汉不是戈壁雷是谁!他一定得知白华
消息而赶来了。」

    红豆仙子微笑道¨「一点不错,树林傍边立着的那个小孩似的人你注意到没有?那是万
里风啊!

    树林二字引起人猿王陡然一震道¨「你在这里监视,那林中似也有激烈拚斗!

    红豆仙子点头道¨「如我揣想不错,那一女一马在同拚我那师姐千古恨。」

    一停叹口气道¨「她也参加魔鬼一方了,真正痛心之极,丁兄快去,那女孩子可能是绿
色鸠绛云姑娘,马却是白华的火龙驹,只怕都不是我师姐的对手。」

    人猿王拔身纵起,应声道¨「仙子特别要注意天欲妖女,她的天欲香太邪恶了,你虽不
放在心上,中原武林恐无人能防。」

    一语提醒红豆仙子,她不禁陡郑重起来,无暇目送人猿王,立即发出一声号令。

    各派武林老辈闻声知警,似是早有通知,这号令显然是促其速退入阵的暗号。

    於是,只是一个个边打边往庄前方向退去。

    人猿王与红豆仙子一到之际,天欲圣母与双魔何尝不知,当年这两人的声誉,可说在他
们印象里不亚神人,起初不动手,这时更加不敢有所举动,只见他们以在看热闹似的伫立一
傍。

    中原武林退去之际,黑魔本有动手的企图,但红魔却非常乖巧,立即道¨「罗刹王与无
情神此际不到,无疑是被南小子给拖住了,否则红豆仙子与老猴子不会前来,我们在此有害
无益,天欲妹子,咱们得见机自保,退去为上。」

    他们所立之地是背朝西湖一面,天欲圣母闻言正中下怀,漠龙遭人猿王杀却之事,她这
时馀悸犹存,目光向双魔一递,身形已不由自主的往後悄然退去。

    红豆仙子装着毫未注意,存心让他叁人逃离,原因是护阵要紧。

    她一覆叁人隐去後,立即招呼万里风道¨「孩子过来。」

    万里风闻唤走了过来道¨「姑姑,俺主人在那里?

    红豆仙子见他还是在万莽洞时那副可怜相,身上依然披着兽皮,须发未理,面也未洗,
不由爱怜的道¨「孩子,放心好了,你主人正在百丈峰打斗,他不会有危险的,快回庄去
吧,此地非常凶险。」

    万里风摇头道¨「俺和桑大哥非见主人不可,你老只管注意大局就是。」

    他语音未落,敌方已追去甚远,中原各老已接近设阵之区,突然只听一声大喝传来道¨
「罗刹教友快停,教主曾有严令,前面是危险界!

    红豆仙子闻声道¨「孩子,敌人已然向左撤向岳王坟了,你既非看主人不可,那就去叫
戈壁雷同行罢。」

    万里风应声奔往庄前,迎面只见戈壁雷追着一人,他一见立叫道¨「桑大哥,顺天掌,
揍翻他!

    戈壁雷宏声道¨「这家伙走不了,老万,主人有下落吗?

    万里风大声道¨「在百丈峰,收拾他咱们同去。」

    他语音发出中,只听一声惨叫传来,眼见戈壁雷一掌将那敌人打出十丈之外。

    戈壁雷一掌成功之後,连看也不看就奔来宏声道¨「老万,先帮绛云姑娘要紧,咱们快
去。万里风哈哈笑道¨「俺那猴子大王早去了,还是奔百丈峰为上,看看主人的非常神功多
妙。

    戈壁雷一把将他拉起,顺势往肩上一抛,抗起就走道¨「妙极了,听说主人功力更加惊
人啦。」

    万里风被他捉小鸡似的带起飞奔,哈哈笑道¨「几个月来,你也进步多啦,如果主人再
教你几手奥妙的,嗨嗨,你将来必然成为大英雄罗。」

    戈壁雷未答,突然一停道¨「老万别作声,有人过来了。」

    万里风一跳下地道¨「看势作为,能打的就打他。」

    戈壁雷侧耳一听,道¨「叁个人,由对面树林里快出来了。」

    万里风一把拉他道¨「桑大哥,躲起来,先看清对象再动手。」